Ohio State University福音报导

没有投票
Ohio State Univ. 福音真理座谈报导

 

整个福音真理座谈,华语、英语圣徒的配搭非常甜美,主的灵运行,非常畅顺(smooth),三个小时,一气呵成……

 

去年OSU的福音聚会给我们留下一点遗憾:我们接触40多位学生,却只有11位参加聚会,1位受浸(受浸后即不再聚会)。感谢主!去年Elyria的圣徒们带来了一些福音朋友,并有1位受浸归入主。去年参加福音聚会的总人数约30人。

 

今年参加夏季训练后,又有台湾之行,新泽西训练,我觉得很疲惫,所以当时觉得无力作些什么。但是,夏季训练《以赛亚书结晶读经(一)》的信息提醒我要有卑微的灵、痛悔的心。我就在主面前流泪祷告,为缺少果子、缺乏带人得救的能力、缺乏扩增向主悔改,继续寻求主的怜悯,巴望能看见圣灵的真正工作,因为神“愿意万人得救”(提前二4)。

 

主以美妙的方式开始作工。主知道我们不想行动,祂就调度万有,从其他地方召会差遣三位新得救的姊妹和两位福音朋友来,我们只好去探望他们,自然而然地就邀到他们的朋友和室友。一下子我们周五的聚会就有了七至八位新学生。这样蒙恩的情形又兴起一位弟兄和我们一起配搭服事。

 

有一天当我照顾我的小孩时,主开我的眼睛看见书架上一套我从新泽西训练买回来的福音问答60题CD,主就给我感觉使用这些CD让新生们分组进入两三个问答,之后再读一些约翰福音,我们也带圣徒和学生一起看luke54.org 和新泽西成全训练DVD的见证录像。就这样,我们能在福音真理座谈之前把这些新生留在聚会中。

 

与此同时,我们当地的召会生活有许多迎新生的活动,如Welcome dinner, OSU Oval BFA table, OSU Oval pizza cook out, apple picking, bon fire and dinner。配合参加这些活动,我们得到更多的名单,也向更多的新生传扬福音。许多华语学生参加了这些活动,因此,我不用去发单张,手中却有50个新生名單可以联系。

 

接着,弟兄们交通到OSU的福音真理座谈。我们马上租下能容纳80人的Buckeye village recreation center,并挑了一个没有美式足球比赛的日子(去年福音聚会碰上了比赛日)。此后,我压力很大,因为有去年那样的“挫折”经历的缘故。故此,我尽力坚定持续地日夜祷告,甚至我的姊妹都在问我晚上究竟有没有在睡觉。我也努力为主作工:架一个网站供学生报名;设计海报贴在校园里;印制邀请卡供散发。我作出一个google doc 以记录新生的联系方式、到会情形、跟进、接送、购物等信息,所有的圣徒都可以根据这个文件上的信息配搭照顾学生。主真是奇妙,让我再次为福音而“疯狂”!

 

这里有件事值得一提:因为今年中国来的学生太多,有一位新生一时找不到地方住。学校里的一位弟兄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可以让他暂住一段时间。我同意了。现在这位学生不但周五和我们聚会,主日也来聚会,他被我们“一个新人”的见证深深地摸着了,所以一再来参加主日的聚会。我帮他搬出我家后,又带他到Buckeye village 一中国女生处买灯。没想到这位女生去年参加过我们的福音聚会,她曾和一些美国朋友读圣经,却没有向主敞开祷告接受祂。我就邀请她再来参加我们今年的福音真理座谈,但她说她马上要回国了。我就为她和她的家人祷告。最后,她同意和我一起祷告接受主。我深深地被主的爱和主宰摸着:一方面,主用这个经历给我印证,祂与我同在;另一方面,主可以等一整年,就在这位女生要回国之前,让我遇见这位女生,并让她接受主的救恩!

 

帮这位男生搬到新住处時,我又接触到他的室友及附近的学生,我带他们一起去购物,在过程中我有机会和他们谈到主。结果,这些学生中有一位在福音真理座谈受浸,现在和我一对一读圣经。

 

福音真理座谈之前的主日聚会,弟兄们向全召会宣布了福音真理座谈的通知。我请弟兄们给我一点时间交通福音真理座谈的负担。主给了我两个经节:

 

Act 26: 14 And when we all fell to the ground, I heard a voice saying to me in the Hebrew dialect, Saul, Saul, why are you persecuting Me?

 

我们都仆倒在地上,我就听见有声音,用希伯来语向我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你踢犁棒是难的。(徒二六14)

 

在以上这个经节里,主用扫罗自己的方言(即希伯来语)对他说话。

 

Act 2:6 And when this sound occurred, the multitude came together and was confounded because each one heard them speaking in his own dialect. 7 And they were amazed and marveled, saying, Behold, are not all these who are speaking Galileans?

 

这声音一响,许多人都来在一起,各人因听见门徒用听众各人的本地话讲论,就感困惑。他们都惊讶希奇,说,看哪,这些说话的不都是加利利人么?(徒二6-7)

 

当圣灵被倾倒下来时,门徒“用听众各人的本地话讲论”,这样听众才能听得懂。

 

我根据圣经和圣徒们交通,我们必须使用听众的母语向他们传扬福音。如果主耶稣和一个中国人交谈,祂会用华语。我也交通说,许多华语学生从未有机会听过福音,福音真理座谈给了他们这个机会。

 

主日之后,我们开始确认参加福音真理座谈的学生。因为学生们开始有期中考试了,我有点担心他们许多人来不了。所以我们继续日以继夜地不住地祷告。至终,我们得到20位学生确认要来,大部分是新生邀来的。我也打电话邀一些社区的福音朋友,他们也答应会来。

 

周二晚,我们在召会的祷告聚会祷告。英语的圣徒更多地配搭进来,包括饭食服事、钢琴服事,一位英语的弟兄担任真理座谈的讲员,当地的一位带领弟兄在真理座谈前向新人介绍召会。

 

周三晚上(福音真理座谈前三天)各地配搭的弟兄们有一次conference call 交通。当晚,我的姊妹打电话给一个姊妹,她说自己的室友忽然觉得新的工作很枯燥乏味,想要来聚会并受浸归入主。另外一位我在摘苹果活动中认识的学生确认他要来。之前他已致电问我如何祷告、认罪和接受主,他愿意一试。

 

福音真理座谈之前的晚上,St. Louis 的圣徒们赶到OSU。他们同着本地的圣徒们,一起交通主在预备福音真理座谈的进展。我们也开始交通各项服事的具体安排。

 

周六早上,一些学生帮助我们布置会场。其中一位帮忙的学生已经信主,只是对受浸的真理不清楚。他说他家乡的教会要先上课才能受浸。我们于是打开圣经和他查读使徒行传八章、十六章和二十二章,没有一个行传里记载的例子表明人得先上课才能受浸。他于是决定要在福音真理座谈后受浸。布置完会场,我们带学生到我家吃午饭。饭后,St. Louis的学生们想去OSU校园参观;OSU的学生们想回家稍有休息或作功课。就在这时,一位弟兄到我家,他以为我们当时有聚会,我说下午在Buckeye village 有福音真理座谈 ,他正好可以顺路带OSU的学生回家小憩。我真是为主应时的帮助感到奇妙,我们之前没有任何计划,祂就给我们准备好了车辆应付我们临时的需要。

 

下午四点,服事者们有最后的祷告和交通。五点,我们出去接学生。我们计划接23位学生。

 

整个福音真理座谈,华语、英语圣徒的配搭非常甜美,主的灵运行,非常畅顺(smooth),三个小时,一气呵成。会场挤满了福音朋友和圣徒,光成年人就超出70人,一些人只好站在外边,食物也一扫而光。最后呼召时,自动站起来要受浸的就有11位。所以Buckeye village的两个家打开服事受浸。另有位姊妹要受浸,却被她的丈夫拦住,但姊妹临走前表示,她要在感恩节受浸。感谢主!此后,又有一位学生在和弟兄们交通了很久了之后,决定受浸归入主。最后,OSU有7位受浸,St. Louis Missouri Univ.有3位受浸,Akron Univ. 有1位受浸,总共有11位受浸。

 

我们请新受浸的新人主日来聚会。除了两位外,其他均向整个召会介绍了自己。圣徒们看见这些新人满了喜乐,当带领的弟兄们请新人站起来时,大家都鼓掌欢迎这些新人加入神的大家庭。聚会之后,一位尚未受浸的年长弟兄被主摸着,请这些新人及其他华语圣徒一起出去吃饭。

 

目前,我们有三位弟兄愿意开始一对一(或一对二,一对三)地带新受浸的圣徒读约翰福音,照顾并顾惜他们。我们将有更多的交通,确定每位新人都有人照顾。

 

结论:荣耀归主!如果我们有卑微的灵、痛悔的心去悔改并与祂拯救万人的心愿是一,主是信实的!主确实在大陆来的华语学生中行动,我深感,主爱中国。但在中国,还有亿万人甚至没有机会听见福音。主正在得着这一代年轻人,好将福音带回中国,为主回来前在中国的行动预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