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due University福音报导

您的评定: 平均: 5 (1 票)
Purdue Univ. 福音真理座谈报导
 
“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信的人……”(罗一16)
普度大学自2006年来的首次福音真理座谈,十月二日在Purdue Village Community Center 举行。中英文圣徒的甜蜜配搭,为West Lafayette 召会带来秋雨之福,6位新人受浸归入主,圣徒们满了喜乐。
十月一日中午,两位学者福音服事者到达Purdue Village赵弟兄家。午餐期间,大家就第二天的福音真理座谈有甜美的交通。我们了解到,二十多位福音朋友答应来参加聚会;两位大一的姊妹愿意周六受浸。下午,赵弟兄回学校完成老板布置的任务;两位服事者则开始在Purdue Village 挨家挨户发邀请卡。Purdue Village 是一片两层的公寓楼,结婚的研究生才能申请入住(也有部分本科生宿舍),其中居住的学生及家属,估计有1000多人,来自超过60多个国家,为传福音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我们一栋一栋地把邀请卡夹在门上(每家的门上都有个铁夹),听到房里有中文的对话或电视剧主题曲,我们就叩门给学生或家长发邀请卡和《新人》杂志。我们随着UPS 的邮递员的脚踪,一路碰到不少中国学生。
接着,我们步行前往校园的中心,在钟楼附近派发邀请卡。当时正值两堂课之间,学生一群群地经过,我们抓住机会在两个方向寻找中国学生。曾在Purdue 校园服事的张师母特地从Santa Barbara 打来电话,鼓励我们,并为我们的福音行动祷告。很奇妙,此后我们遇到许多向福音敞开的学生。有位在学的王弟兄在赶去上下一堂课的路上,绕路过来和我们打招呼,让我们心里热乎乎的。人潮散去之后,我们来到钟楼附近拍照留念。我们请一位访问学者的儿子帮我们拍照,并送给母亲福音单张(福音单张上印上周六的福音聚会信息就是邀请卡)。此前有个访问学者的孩子拿到母亲递给她的《两口气》, 就大声朗诵起来了。求主祝福接受这些福音单张的福音朋友。
我们坐校车回到Purdue Village,来到董弟兄家。不久,一位刚失去妻子的弟兄过来和我们交通。不久前一个周末,普度四位学生去世。这位弟兄的妻子八月刚拿到博士,在作博士后期间忽然因肺栓塞去世,年仅二十八岁。我们听着这位弟兄一个半小时的苦情,不禁深感人生的脆弱。与这位久不聚会的弟兄稍有祷告之后,我们前往Purdue Village Community Center 参加周五的小排聚会。亚特兰大召会的陈弟兄与Indianapolis召会的屈弟兄也赶来了。
爱筵之后,晚上的聚会非常的甜蜜。圣徒们在自我介绍中加上主的话和自己的见证,活而新鲜。叶弟兄分享自己的见证时引用约翰四章三十七节,“那人撒种,这人收割,这话可见是真的。”董弟兄引用林前十三章一至三节,说明自己如何克服罗素哲学的影响而信主。还有两位预备要受浸的姊妹的见证也非常的新鲜感人。几位外地来的弟兄又分享了正常的召会生活和属灵追求,不但不会影响学习和工作,反而会有益处;圣徒们都应当有喂养的小羊,自己的属灵光景才会正常。晚上四位弟兄分别接待在三个家,与圣徒们有更多亲密的交通。
周六早上下起雨来了,是当地久旱后的第一场雨。雨不久就停了。我们为天气祷告,求主保守聚会期间的天气。主真是信实,傍晚聚会前,天就放晴了。上午我们在董弟兄家有简短的交通。中午到赵弟兄家爱筵。爱筵后,圣徒们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形,敞开地交通晚上聚会的负担和程序。末了,弟兄们为聚会献上刚强的祷告。接着,我们兵分三路,前往Wal-Mart、亚洲超市和东方店邀人。屈弟兄和陈弟兄在Wal-Mart 邀到两位女生,晚上聚会期间对福音相当敞开;董弟兄第一次出去传福音,在亚洲超市邀到一个男生,当晚不但来聚会,还受浸归入主。晚上聚会来的33位福音朋友,大部分并非我们这两天接触的;但我们若不出去传福音,主恐怕也很难倾倒祝福给我们。
傍晚时分,加州河滨召会的李弟兄与新近移民Indianapolis的Don Kusch弟兄和Tom Combiths 弟兄一同前来参加福音真理座谈。晚上的爱筵期间,我们就抓紧时间开始自我介绍。七点整,真理座谈会开始,同学们提问非常踊跃,我们择其大要,请弟兄们回答。Don Kusch弟兄和Tom Combiths 弟兄也担任了讲员,屈弟兄为他们翻译。Don 弟兄回答“人为什么活着”时就带领福音朋友们用英语呼求主名,李弟兄再带大家用中文呼求主名就顺理成章了;Tom 弟兄回答“为什么人受浸后很喜乐”,为李弟兄在信息最后呼召受浸埋下了伏笔。在回答“请简单介绍一下圣经”的问题时,弟兄们顺水推舟,呼召福音朋友接受挑战读约翰福音,弟兄姊妹纷纷起来找福音朋友读经,新建立了5个读经小组。当晚准备要受浸的陈姊妹马上就找了一位女生交朋友,读圣经。接下来的见证,由三位在学姊妹分享(包括两位准备要受浸的姊妹)。晚上的信息,陈弟兄和周弟兄结合个人见证的分享,深深的摸着了在场福音朋友的心。当Purdue 毕业的周弟兄提到因肺栓塞去世的博士后女生的事时,Purdue的学生们为之心有戚戚焉。最后呼召受浸时,圣徒们又在诗歌声中劝朋友受浸。其中有几位对受浸有挣扎,散会后还久久不肯散去,围着我们提问题。因场地有时间限制,李弟兄遂决定带这班学生到董弟兄的公寓单位交通。
十几位圣徒和福音朋友,坐在董弟兄家的地毯上,静静地听李弟兄讲以色列人过红海的预表。解答完最后一个问题,一呼召受浸,共有六位站了起来。这中间有一位大一的男生,他和室友因为自习的教室是我们预订的儿童服事场地,被我们邀请来参加晚上的聚会。结果,他来了,还提出“人为什么活着”等问题,会后还和亚特兰大的陈弟兄等弟兄探讨了很长的时间。他因为想看受浸,来到董弟兄家,提了最后一个问题“基督徒会不会失去奋斗的动力”之后,欣然受浸成为我们的弟兄。
当晚,弟兄们三个一组(这些弟兄们有些最近聚会不大正常,却因着此次福音聚会得着了坚固和加强),逐一为四位姊妹、两位弟兄施浸。喜乐充满了这个小小的Apartment的每一个人。董弟兄还亲自为自己邀来的张弟兄施浸。十一点半左右,我们才依依不舍地告别了Purdue 的圣徒,前往Indianapolis召会。当晚凌晨一点多,李弟兄还放心不下,起床为六位新人一一祷告。
Purdue 的圣徒们计划十月九日的周末,带着新受浸的六位圣徒,到Bloomington 的IU 校园访问相调。请圣徒们为此代祷。求主兴起圣徒喂养Purdue新受浸的六位圣徒,求主加强当地的见证,求主差遣有负担的家移民到Purdue 去扶持当地的学生圣徒!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