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召会四会所团体神人生活见证
在爱里彼此担就


       我入住弟兄之家将近一年了,实在感谢主,因着主的怜悯和安排,把我摆在最合适、也最成全我的环境中。已过的弟兄之家出现了一些情形,主要就是家里比较大,住的人多,大家属灵情形不同,有初信的,有福音朋友,有不太聚会的,导致整体的属灵氛围和日常生活的光景不是太好。所以2014年秋季,弟兄们决定重新找一个弟兄之家,房间不要太多,人数要控制,主要是保证入住弟兄的质量,住进来的弟兄都是有心愿一起操练团体生活的。

       已过弟兄之家共有8个房间,新弟兄之家只有4个房间,5位弟兄。相对来说,新的弟兄之家虽然人少,但是因着有共同的异象,心都是向主的,家里也签订了生活公约,遇到问题大家都在灵里有敞开的交通,借着交通和祷告,大家彼此建造。

       在这一年的团体生活中,最让我得着的就是己的破碎与拆毁。具体来说,就是学会“凡事卑微,温柔,恒忍,在爱里彼此担就”。有一次,有几位圣徒因着各自的情形,当时无法进入服事。有一次我觉得自己服事的量超出了度量,心中生了很多抱怨。服事完后就回到卧室一言不发。这时,有弟兄带我一起祷告转向主,我自己也唱诗歌《十架窄路》,我们与主同行的不是宽路,而是十字架的窄路。主问彼得说,“你爱我吗”,彼得三次回答“是的,我爱你”,最后却三次否认主。之前家里另一位弟兄因着一些事情有些软弱,退出了服事,我心里还想,“自己以后一定要在主里站住”,没想到不久之后我自己就绊跌了。蒙主光照,我看见,我在这团体生活中是看人呢还是看基督呢?我是不是也像彼得自认为很爱主,很刚强,其实很容易就被主暴露而软弱了呢?我应该做的是里面抱怨,还是为这两位弟兄祷告?转向主后一系列的问题让我感到自己祷告的亏欠。自那之后我开始为那位暂时在软弱时期的弟兄祷告,陪他一起追求属灵书报,同他一起背圣经,一同经历基督的复活。这事之后,主一点点地扩大了我的度量。在之后的服事中,我的灵里畅快了很多,因为“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同时在团体生活中,看见同伴软弱心里真的很焦急,深深摸到诗歌中那句“我们同是主身上肢体”,一个身体上,一根手指失灵了,动不了了,别的器官也会受到很大影响,而且是生命的影响。在这样的环境中,实在需要祷告,需要“本于祂”,求基督这元首生机地调动其他肢体来帮助受伤的肢体,也求主给他复活的大能。当弟兄被恢复时,心中那份喜乐真是涌流不止。这正是“也叫我们在爱里生根立基,满有力量,能和众圣徒一同领略何为那扩长高深。”(李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