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篇 事奉主者与同工们的关系(一) | mswe1.org

第十九篇 事奉主者与同工们的关系(一)


在线答题



事奉主者不仅和人群有关系,和召会有关系,还和同工们有关系。

 
与同工之间维持对的关系
 
事奉主是无法单独的,必须有同工;就如同一个人无法单独打球,乃必须是结队的。一个事奉主的人,若仅仅和人群、召会关系正确,这并不彀;还有一层比人群、召会更直接的关系,就是同工的关系。而同工的关系,是最难的一种。为甚么呢?第一,同工们是在基督的身体里。基督的身体是宇宙的,而地方召会是一地一地的,与基督的身体有所分别。若是今天你在台北全时间服事,在大专工作里,直接和那些在台北有分于大专工作的弟兄姊妹一同配搭服事,你和他们的关系必须是对的。然而,你和所有一同配搭大专工作的全时间服事者,彼此间的关系也必须是对的。因为彼此的关系若不好,工作就会受到打岔。除了大专工作之外,还有推动国中、高中、福音、小排、儿童等专项服事的同工,彼此间的关系也必须对纔可以。
 
扩大来说,不仅在台北召会这个小范围里的同工,彼此关系必须对,全台湾各处召会的同工们,彼此也要维持良好关系。这就如同身体上的每一个肢体,无论是大的、小的,都得和整个身体维持良好关系。一旦有一个地方出了问题,全身就都受罪。不要认为我们和配搭的人出问题,是我们个人的小事,不会影响别人;岂不知这会使整个身体都受影响。
 
同工的体系是身体的
 
因着神主宰的权柄,使世界各方面的进步,配合了祂时代的行动。由于电报、无线电、电话、交通的发达,地球的确变小了。今天发生在台湾的事,美国立刻就能知道,甚至可以看到。主的确怜悯了祂的恢复,近二十年来,主的见证已经扩展到澳洲、欧洲、美洲、非洲、亚洲,总人数虽不多,却是普及到五大洲。所以,作为一个同工,我们必须记得,我们不仅是在台湾作同工,更是作五大洲的同工。这个同工是有一个体系的,这体系就是身体的体系,是宇宙性的。这实在是主作的,一面祂在物质里作,一面祂也在属灵方面作。所以,我们一加进同工体系,关系就非常广泛。我们在台北作同工,和纽西兰也发生关系;因为我们在此地所作的,直接或间接都与那里有关。所以,我们的眼光要放大。
 
二十多年前,我们当中有一班人,当时是三十多岁。他们受了消极的影响,使主的恢复受到相当大的亏损,末了,他们也从我们中间出去了。这是个警告,对我们是前车之鉴。然而,我相信他们若仍留在我们中间,现今都到了中壮年,必是我们中间最有用的人;他们不是到欧洲,就是到非洲,或是到南美、澳洲去,那真是荣耀。可惜他们今天在我们之外所作的工,都是师出无名。主所量给我们的工作,乃是个荣耀的工作。今天他们并非一点不认识召会,而是不敢题『召会』,因为他们只要一题到『召会』,就把自己封住了。他们并非不知道基督只有一个身体,他们也不能否认这个事实。然而,他们无法作身体的工作。这样,他们所能作的,就非常有限了。
 
当你们进到这个工作里,一定要看见,你们不只是个单独的基督徒,你们还与人群、召会发生关系,并且进入了同工体系。这个同工体系是身体的,虽然有许多同工你们没有见过面,但你们所作的,和那些没有见过面的同工,都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若是你们真从主有领受、有学习,无论你们走到那里,立刻会有许多的人愿意接受你们的供应。现在的问题是,你们有多少东西可以供应人。
 
要切切记得,同工的关系是由地方传达到五大洲的。基督的身体是宇宙性的;今天这个工作也是宇宙性的。你们从起头就要学会这个功课,绝不和同工们发生问题;一和同工发生问题,就和同工体系出了问题。你只要和身边的一位同工出事,就是和整个台北的同工们出事;你和台北的同工们出了事,就和全台湾的同工们出了事。我们必须注意这是很严重的。
 
从起头就和人维持良好的关系,打好根底
 
此外,在召会的配搭中,不要以为『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你就从这一地换到另一地。你这一出去,不要盼望在新的地方作工会蒙主祝福,因为你的良心不会支持你。当你平静下来时,良心就瘪气了。同时,因着你是和别处出了事,纔来到新的地方,很容易把新的地方作成另一个天下。况且现在交通发达,圣徒们来来去去,召会与召会间多有交通、联系,最后恐怕连新的地方的圣徒也不支持你了。
 
再过十年、二十年,相信主会带领你们中间许多人出外,到世界五大洲为祂作工;那时,全时间事奉的情形一定很普遍。所以,你们从起头,就得打好一个底子。第一,和不信的社会人群维持好的关系,不要随便得罪人;即使是信异教的,也不要伤到他们。与亲友相处,要照着圣经的教训而行,尽力维持良好关系。第二,在召会中也当如此,即使不在我们中间聚会的圣徒,也不要对他们另眼看待,乃要和他们维持好的关系。第三,要维系同工体系中的关系;这个体系不是一地或一国的,乃是宇宙的。
 
寻求引导,出外开展
 
我们中间有好些全时间事奉者,已经不是『新手』。他们不仅受过一些训练,并且在召会中已经多年。盼望这些人能好好祷告,寻求主的引导,往外开展。福音化台湾不是一个口号,而是我们现在实际的行动。我们中间没有安排,没有中央集权,也没有统一的作法。我们把自己让给生命,让每一个人去受圣灵引导,看主引导你们往那里去。最好是两位弟兄同去,或者再加上一位姊妹。在生活上,虽然我们交通过,由那个地方出来的全时间者,就由那个地方召会供给,顾到他们生活的需要;但我们知道召会这种供给,是勉强足彀温饱,若有工作上的行动,一定会有别的需要。所以,要操练你们的信心,要相信神。一面,圣徒们听见有同工弟兄为主的缘故,出外工作,就应该祷告,协助这些同工;并要在财物上受主引导,支持他们。另一面,每一个出去的人,都得抱着吃苦的精神。不错,召会会顾到我们的需要,但我们自己还得把一切拚上去;学习有信心,学习祷告,学习仰望主。虽然召会不能跟着我们去,但主会跟着我们去,众圣徒的祷告也会跟着我们去。
 
一九六三年我刚到美国时,两手空空,情形相当艰难;和同工一起出去作工时,还要尽量顾到同工的需要,宁可自己缺乏,也不愿叫同工缺乏。我们都应当有这种灵。为着一些需要同工的地方,你们要为此祷告,寻求主的引导,并彼此有交通,也要和年长的同工们有交通;不要等候召会发号施令,召会是不会发号施令的。你们不吹号便不会有号声,所以,自己吹号自己走罢。你们是吹号的,也是打仗的;是将,也是兵。
 
到了一个新的地方,要学习和当地的圣徒建立好的交通,告诉他们你的负担,但是不要太倚靠人,甚么都得自己学著作。我到美国时,已经六十岁了,还得学着自己作饭。你们出去不能作大少爷,要学洗厕所、盖会所,甚么都作;甚至写文章、编文稿、根据当地的情形写福音单张等。每个同工都必须是万能的,否则不能作同工。我在美国服事时,看到有些美国姊妹白天上班,晚上就到会所刷油漆。从前西教士到中国,也是这样。所以,不要盼望别人替我们开路,替我们打天下。现在最需要的是祷告;你们出去会接触到甚么人,该怎样与人接触,这些都需要祷告,看主怎么引导你们。
 
一九八五年五月二日讲于台北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