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篇 事奉主者与同工们的关系(二) | mswe1.org

第二十篇 事奉主者与同工们的关系(二)


在线答题



所有为主作工的人,都无法一个人作工,都需要同工。然而,人一说到『同』,就会想到组织。比方,一所学校里,同事间的合作,完全是靠组织。学校里有董事会,由董事会聘请校长,再由校长安排各处室主任,然后聘请教职员;这是学校的组织,人一进入这个组织,就要清楚自己的身份,是主任,是教员,或是一般职员;这是人群中一切事务的原则。同样的,一个政府也是如此;有民意机关、议员,有政府组织里的各行政单位,及行政人员。

 
我们一再说,我们没有组织。没有组织是甚么意思呢,是不是各作各的?不是,我们没有组织,但我们还是『同』。我们如何能没有组织,而又能同工?这是人类文化和社会制度里所没有的。就如人的身体没有组织,但四肢百体天天同工。各个肢体在自己的本位上,为着身体尽其本分,而没有一个肢体单独行动。我们活在基督的身体里,也是这样。
 
认识身体的原则,活在身体的交通里
 
我们认识身体的原则,就要运用这原则。比方,有位弟兄有负担到乡下开展,他需要先和谁交通呢?和与他一同服事的人。他无须舍近求远,乃需要先和一同服事的人交通。然后,再与有相同负担的人交通。他若发现别人也有同样的负担,就可以和那人一同交通祷告。若是没有交通,就不是活在身体里。这不是规条,而是很自然的。当你有负担往外去时,要先和一同事奉的人交通,把你的负担告诉他们。你们可以一同祷告,或请他们私下记念你。你可以对他们说,『我实在有这个负担,但不清楚要往那里去。』这一交通,你的事就变作众人的事;你的事,就变作大家一同祷告的题目。我们的交通应该从这里开始。
 
然后,很自然的,要去见你们较常接近,在身体里常给你们帮助的长老。这不是规条,也不是组织上的交代,更不是去向他们辞别,而是在灵里有交通。生命的交通完全是身体里的事。你绝不是去请教,也不是去领命;对方也不会为了人情或客套,不敢向你说直话。大家都学习活在身体的交通里,在灵里说话。
 
再比方,这位外出开展的弟兄出去作工三周,东碰壁、西碰壁,上头浇冷水,下面是冰地,彷佛只有死路一条。这时,他该怎么办?这种情形在初期作工时,百分之八十都会碰上。所以要切记,出外作工顺境不会多,逆境却处处是。因为出去作工乃是去开荒,没有人会给你铺路;你自己就是开路者,所以必然不容易。若是工作失败,是不是就收拾行装,逃到远方呢,或者是禁食祷告?若是禁食祷告主也不听,是不是回来与弟兄们交通呢?不要忘了我们不是一个人去开展,我们是有两三个同伴同行的;所以不要舍近求远,乃要先和这两三位弟兄交通。若是交通之后还是失败,这纔需要与我们去开展前,原先所在地的同工们交通。这就是我们和同工的关系。
 
外出作工要人人万能、事事万能
 
你们出去作工时,若有三个人同去,这三个人经过交通祷告,产生了三个作法;一个要作儿童工作,一个要作年长工作,一个要作青年和在职的。这么作没有甚么不对,事实上,怎么作都可以,只是你们必须交通透彻。
 
出外开展的人,都要学会『万能』。你不能说,『我的恩赐就是在讲台上传福音,大家都得帮我把台子搭好,把人找来,让我好好讲一篇道给众人听。』你们绝不能这样,倒要学会事事万能;会搭台子,会请客人,会作招待,会陪谈。你们出去是开荒,样样都要学著作;不要只专门作一项,要遇到甚么就作甚么。你们的难处就是太呆板,太僵化,所以必须操练不要那么呆板。
 
严格说,没有人不会作儿童;只要你把小孩找来,教他们唱唱诗歌,就可以了。或许你一唱诗就走调,但是那些会唱四部、音韵都对的,不见得有祝福。反而有些年长姊妹唱着不成调的短歌,孩子们却个个都喜欢。你出外作工,没有甚么是不可作的;需要站讲台,你就讲;需要作儿童,你就作。总要学习没有意见,并且一面学,一面作。
 
认识灵、认识生命、认识身体
 
有些年长圣徒退休了,家庭责任也尽完了,就愿意全时间服事,并且也有负担出外开展。这时,若有年轻人能一同去,在一个地方开展;一个年长姊妹陪着几个青年人住在一起,这是何等的甜美,并且处处都方便。年长姊妹可以把左邻右舍的儿童找来,在客厅里唱唱歌,先来个儿童聚会。青年弟兄姊妹则到街上发单张,贴标语。你们要接受这样的交通,不要照着你们天然的作法。我们因着受堕落基督教的影响,又受堕落天性的限制,所以,主在我们身上的出路不多。我蒙主的怜悯,一直脱世俗、脱宗教。尽管基督教不喜欢我,但是他们无法否认我出的书最多,甚至把主的恢复作到全世界了。
 
你们在主面前要学习认识灵、认识生命、认识身体,并要尽所能的活在其中。在事奉上,有三个人配搭,就和三个人交通;有三十个人配搭,就和三十个人交通。交通越多越好,一直这样交通,主的祝福就来了。
 
一九八五年五月三日讲于台北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