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成为榜样,产生复制 | mswe1.org

第九篇 成为榜样,产生复制



第九篇  成为榜样,产生复制

 

成全人,是一件很大很大的事。如果我们的服事单单是自己服事,而不把人成全出来,我们的服事迟早要走到一个尽头。所以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大家都要学习如何成全人。

愿意成全别人

今天我们普遍的观念是,我自己都很需要别人的成全,怎么能够成全别人呢?和受恩可以成全人,倪柝声可以成全人,李常受可以成全人,我怎么能成全别人呢?……这是我们当中一个很大的盲点,或者说是一个很大的限制。就是因为这个观念,所以我们当中成全人的事很少很少。

再者,如果一个团体有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接受成全的,而有兴趣成全人的只有百分之一,你说这个团体能够繁殖扩增么?反之,如果这个团体有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愿意成全人的,先不管他能不能,只要他有这个心愿成全别人来作他所作的,你说这个团体能不繁殖扩增么?你看这整个光景就完全转过来了。

今天好多地方的情形是,服事的人都紧紧抓住自己的服事,舍不得放手。长老、同工、服事者都抓住自己所服事的那一块,从来不想把自己的服事让给别人作,甚至心里有一点的恐惧—“如果我这个服事被别人拿去作,我就没事可作了。”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知道有些地方的负责人放不下手中的服事,就是因为有这一层的恐惧。有些同工不肯把工作交出来,也是因为有这个心态。

他们里面恐惧、担心—“如果别人作了我所作的,我就没得作了,怎么办呢?”我们的难处是,不爱主的时候,事奉成了一个重担;爱主进到事奉里,就把事奉当成自己的私有物,不肯放下。这是我们今天之所以走到一个瓶颈一个很大的原因。换句话说, 我们都要改观念,从一个只想接受成全的人,转变成为一个愿意成全别人的人。

 

成全人在于榜样

我们要如何成全人呢?一九七一年李弟兄回台湾,释放了《召会中的牧养与青年人的成全》一书,主要的负担就是关于成全人。那时,李弟兄给台湾的一个总评是:你们最大的问题是不会成全人,所以工作到了一个瓶颈……。这是当时的情形。一直以来,“如何成全人”始终是我们一个很大的挑战。不光台湾有这样的挑战,各处都有这样的挑战。

关于如何成全人,我们讲过很多的异象和理论,大家听了都很感动,但真正去实行的不多。所以我们前几篇信息就多讲一点实务方面的,诸如怎么在实行上认出别人的恩赐,怎么在实行上把人带进来,怎么在实行上作训练等。如何成全人要讲的点很多,但是讲得太多就容易变成一种理论。其实成全人最直接的路,就是作榜样。这是成全人一个很重要的原则与元素:我们需要用榜样来成全人。它不是一个方法,而是我们这个人。

 

 

主耶稣成全人的路

请看,主耶稣是怎么呼召门徒的?祂乃是说,“来跟从我。”(太四 19)什么叫作“来跟从我”?祂不是给你一个方法,也不是要你来上训练班,而是要你来跟从祂。祂怎么走,你就怎么走;祂怎么作,你就怎么作。换句话说,“来跟从我”的呼召,就包含了成全人的一个原则。什么原则呢?讲得土一点就是“跟我来”。真正的训练,乃是“跟我来”。

一面,主耶稣呼召门徒来跟从祂;一面,祂没有说跟从祂作什么,也没有给他们一套训练的材料。实际上,祂乃是要他们跟从祂这活的人位。换句话说,“来跟从我”就是来跟从我的榜样。就像主耶稣对门徒说,“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着我向你们所作的去作。”(约十三 15)彼得也对信徒说,“你们蒙召原是为此,因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祂的脚踪行。”(彼前二 21)

“榜样”原文的意思,乃是模子。模子就是你把一团泥粘上去,它就变得和模子一个样。现在这个模子是什么?它不是一套理论,也不是一套作法,而是主耶稣这活的人位。主耶稣自己就是那个模子。

成全人就是复制自己

什么是成全人呢?就是把人那一团泥粘到你这个模子上,把人模得和你一个样。就像提前四章十二节说,“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轻,总要在言语、为人、爱、信、纯洁上,都作信徒的榜样。” 换句话说,“榜样”不在于一种作法,乃在于你这个人的所是与生活。当你把人作到和你一个样,那就是成全人。真正的成全人,不是叫人顺服,而是把你自己复制了。

这句话很重要。因为有些人以为,成全人就是把人搞到顺服、听话了。譬如,一个强势的人是怎么成全人呢?通常是先给人一个下马威,把人的意志折服了,人就顺从地跟着他走。即使是一个柔软的人,他成全人也是要人顺服他、听从他。其实成全人,乃是自己成为一个模子,把人作成自己的复制。也就是说,你能够作什么,就叫别人也能作什么。

彼得前书有两处经节说到榜样,一处是二章二十一节,主耶稣自己作榜样。这里所说的榜样,就像一个字帖,让你照着这个字帖在上面写字,而那个字帖就是主耶稣自己。祂没有成全手册,没有训练教材,祂自己就是那个手册、教材、字帖、模子,让你来跟从祂!这就是主耶稣作榜样的意思,可以说是一种的印涂。

 

 

另一处是五章三节,长老要作群羊的榜样。作长老的不要作主辖管人,乃要作群羊的榜样。你要人顺服你,就是作主辖管人;而作群羊的榜样,就是把你自己复制了。所以,如果这个长老是懒惰的,他就复制出一个懒惰的榜样来,那也没有办法。你自己是怎样的,就只能复制出怎样的。你就看见榜样有多么重要!

马可三章十四至十五节说,“祂就选立十二个人,称他们为使徒,要他们和祂同在,好差遣他们去传道,又有权柄赶鬼。”主耶稣选立了十二个使徒,第一件事不是叫他们作事,乃是要他们和祂自己同在。使徒的第一个任务,是在生活里与主同在,然后才是奉差遣去传道,又有权柄赶鬼。所以,传道、赶鬼是在“与主同在”之后。这就是使徒的真正意思。

使徒不光是学生,更是在生活中与主同在,跟着主走。这就是学徒制。这也是倪弟兄想要办的一种训练,乃是把人带进一种的生活里,借着一起生活而学习怎么在属灵生命上长进。现在我们办训练,都重在给人一套一套的课程,较多学校的味道,少有学徒的味道。然而,圣经里的“门徒”,不是学校制的,而是学徒制的。

 

以色列打仗的实例

最近我读了一本关于以色列军队怎么打仗的书,特别是在“六日战争”一役。六日战争是近代战争史上的传奇,它是埃及、叙利亚、约旦三个国家围攻一个小小的以色列国,而以色列反击了六日就把他们全击败了。以色列军队之所以能够打胜仗,这和他们不注重形式、不讲排场、不论等级、只求绩效的作风很有关系。

举例来说,美国军队很注重军阶、威权,比如在一个房间里,大家想要喝咖啡,一定是下级的兵给上级的官拿咖啡。但在以色列军队里不讲究这一套浮而不实的军中文化; 乃是上战场见真章:所有连长、排长、军长等统统冲到前头去作战。换句话说,他们是以“跟我来”的榜样来带兵作战。

从前我读过以色列独眼将军—摩西·达扬(1915-1981)自己写的回忆录。他打过四八年的以色列独立战争、五六年的苏伊士运河战争和六七年的六日战争。他说他不喜欢在后面指挥,只喜欢在战场上身先士卒—自己坐吉普车冲到最前线去。他著名的口号是“跟我冲”,而不是“给我上”。他对美国西点军校的战略研究很不以为然,认为那些都是纸上谈兵,一点都不管用。他说最管用的,就是打仗的时候带头冲到前面去。

 

换句话说,最好的元帅都是自己作榜样带头往前冲的。如乔治·华盛顿、乔治·巴顿、拿破仑,都是自己冲到前头打仗的。以色列军队里那些真正会打仗的人,都不是从学校训练出来的,而是跟随榜样训练出来的。譬如,现任总统希蒙·佩雷斯,就是跟在开国元勋戴维·本-古瑞安旁边作跟班,跟着跟着就被成全,自己也能打天下了。又譬如, 以色列高科技之所以蓬勃发展,绝大部分是靠着一班退役的军人。他们不光作战的精神是冲到前头去,就连退役之后出来创业,也是自己带头冲的。这才是真正的创业精神。

 

自己要作榜样

我讲这些是给大家看见一幅图画:真正的成全人,乃是自己作榜样。今天我们在服事上,一定要有一种的感觉:我们去服事不是指挥人来服事,而是带头作榜样,把人带进这个榜样的服事里。譬如,我们说要推动神命定之路的实行。如何推动呢?就是要有更多实行神命定之路的榜样。同样的,我们要繁殖扩增活力排,就需要繁增更多的提醒人。如何成全出更多的提醒人呢?就是你要成为那个榜样。

你要叫人去作提醒、牧养,就要带同他去作提醒、牧养。你光是打负担,叫他有异象、有感动,那是有一点的用处,但是怎么叫他实际有行动呢?最有效的路,就是“跟我来”。头一次我作你看,第二次再我作你看,第三次让你作我看……。这样,他看了几次又作了几次以后,慢慢就上路了。这跟销售的原则完全一样。谁敢去叩人家的门销售呢?大家都不敢。所以,一开始都是资深、老练的带着新手一起出去销售。头一次老手叩门,第二次老手叩门,第三次新手叩门。

佛州有个叫 James 的人作见证说,他帮助信徒出去叩门,开头是搞训练班,搞了几次发现不太灵光,他自己就再去学习。再次学习的时候,老师对他说“你跟我来”。周一跟,周二跟,周三跟,然后叫他自己作一次。他一作,老师就说“我一看就知道,你从来没作过”。他才顿悟,以前他学的是一大套理论,自己根本没作过。后来他不开训练班, 而是直接把信徒拉出去,实地观摩、见习、演练,把他们都训练成他的翻版。换句话说, 他自己这个榜样就印到那些人里面,他们就能作他所作的。

今天我们都要成为榜样,带人来作你所作的,叫他成为你所是的。换句话说,我们的服事,第一,要从会转向人;不是要搞一个会,而是要以人为本,把人成全出来。第二,要从一种的工作转向一种的生活;不是光搞工作,乃是建立一种榜样的生活,叫人可以“跟我来”。第三,要从供应材料转成自己作榜样。我们这个人就是真正的材料,是活的教材。就像主耶稣,祂没有一套教材说到怎样才是跟从祂,祂自己就是那活的教材。今天我们一说到成全或训练,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训练材料,殊不知真正的训练材料乃是我们这个人!

成全人需要时间

因着我们这个人是真正的训练材料,所以对人的成全就不可能作多、作大、作快。然而,我们太习惯作多、作大、作快了,所以“成全人不可能作多、作大、作快”,乃是很重要的点。如果它光是一个作法,作法一讲完,或是训练一结束,它就结束了。然而它不是一个作法,乃是一个榜样。所以你要先得着一班人被成全了,然后这班人成为榜样,就能去影响别人,这样才会产生扩展繁衍的果效。你看主耶稣,祂作榜样的训练, 花了多少年成全十二个门徒?三年半。可见,成全人没办法作多、作大、作快。

借着效法榜样而得成全

门徒跟在主耶稣身边三年半,借着主耶稣的榜样而得了成全。换句话说,门徒是借着效法主耶稣的榜样而得成全。所以,圣经里多次提到“效法”一辞。譬如,林前十一章一节说,“你们要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样。”又,帖前一章六至七节说,“并且你们在大患难之中,带着圣灵的喜乐,领受了主的话,就效法我们,也效法了主,以致你们成了马其顿和亚该亚所有信徒的榜样。”保罗称赞帖撒罗尼迦信徒,因着他们效法了主与使徒,所以他们成了众召会的榜样。他们乃是主与使徒的模仿者(imitator)。

换句话说,你前面必须有一个榜样,才能有所效法、模仿。譬如,健身房教人作体操,都有一个教练在前面作示范,一边作动作,一边说“跟我来,跟我作,左手摆,右手摆,左脚抬,右脚抬……”,然后大家就跟着作。所以,你光是讲一个理论,果效不会太大,一定要摆出榜样来。今天我们实行神命定之路也是一样,要把榜样摆出来,才能实际地把人成全出来。你不在前面作示范,怎能对人说“跟我来,照顾人,提醒人,牧养人,叩访人,接触人……”呢?你没有榜样,光有一个方法是不够的,那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在英文里,teacher(教师)与 coach(教练)最大的不同是什么?teacher 是传递知识的人,coach 是带人进入实行的人。就实行来说,教师与教练二者都需要,但教练的需要远比教师的需要多很多。教师在教室里教就可以了,但教练不能光在教室里教,还必须到教练场一步一脚印地教人怎么作。主耶稣出生木匠之家,也是从作学徒开始,一步一步地学作木匠。今天我们要实行新路,它不光是一个知识(knowledge),更是一个技能(skill)。知识很快就学会了,但技能要上手并不容易,所以不光需要教师,更需要教练。

 

拿起负担真正去实行

今天我们实行神命定的新路,最大的考验与瓶颈,不是大家不认同新路,而是没有多少人真正去实行。一说到新路,大家都很认同它的理论,但却缺少人把它实行出来。换句话说,我们需要在成全人上有一个大的突破,就是我们每个人都要积极成为一个活的榜样。虽然我们以前讲过一些不同的技巧与作法,但是归根究底,成全人最有效的路, 乃是我们这个人。我们这个人怎样,所成全出来的也是怎样。所以,我们每个人都要向主祷告,求主怜悯,叫我们天天有学习有长进,而能够更好地成为众人的榜样。

譬如,现在我们有很多十七八九岁的本科生,他们很需要被成全。怎么成全他们呢? 我们说最好的成全,就像小鸭子跟在老鸭子后面学。老鸭子怎么走,小鸭子就跟着怎么走。问题是,如果老鸭子只会讲道,小鸭子跟在后面学,就会以为:“如果我要爱主,就要学会讲道;不学讲道或是讲得不好,就没路爱主了。”或是,老鸭子是那种很会照顾人, 也喜欢照顾人,把人照顾得很喜乐的,那跟着他的小鸭子也会变得和他一样。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在各方面多有学习!

总结来说,一面,我们需要在成全人上,自己作榜样把人成全出来;一面,我们需要求主更多的怜悯,更多地拔高我们,叫我们在生命、服事上都能有学习有进步,叫我们能够成为别人走新路的好榜样。

 

二○一一年一月二十六日于加州安那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