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敢于交托给人 | mswe1.org

第十篇 敢于交托给人



第十篇  敢于交托给人

 

上一篇信息我们交通到,你要成全人就需要作榜样。这就牵涉到我们这个人的所是与所作。关于我们这个人的问题还有几方面是需要交通的,但是我们不在这里摸那些点。我们这一系列的信息比较注重怎么把人成全出来,也就是重在作法上的原则与要素。当然有一些原则、要素是与作法没有关系的。譬如,你要将人成全出来,很重要的一个要素,就是你一定要牧养顾惜人。如果你对人没有负担,不去牧养顾惜他,光是把他当作一个所谓训练的对象,这样的成全只能说是技术上的成全,并不是生命上的成全。

真正的成全人,是把人带到与主正确的关系上,以及一个正确的功用上。这需要有大量的牧养和顾惜。其实我们对所有人都需要牧养和顾惜,尤其是对我们所成全的人, 更是需要牧养和顾惜。牧养和顾惜可以说是一个永远交通不完的题目,但不是我们这一系列信息所要关注的点。今天我们要讲的一个要素,就是怎么把事情交给人作。

不怕自己无事可作

在前面信息我们也点出这个要素:你要把人成全出来,就要把事情交给人作。这不是一件难以领会的事,但为什么我们在这件事上会遇到那么大的阻碍呢?今天很多召会的负责弟兄不肯把责任交出去,或者说服事的人服事来服事去就是服事不出人来。他是一直自己作,永远都是自己作。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形呢?

这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就是怕事情交了出去,自己没事可作。是有这个情形, 有些人口里不这么说,心里却是这么觉得:我把事情交出去了,我要作什么?我那么喜欢这个服事,我交了出去,不就失业了吗?……开奉献箱的是这个感觉,作文字、作召会周讯的也是这个感觉。特别是那些服事事务的,心很容易系在事务上、联于事务,所以不想放手,也不想交给人作。这是我们潜意识里真实的光景。

其实我们都要看见,你把事情交出去,无论小至事务的服事,或是大至召会的治理, 你都不会因此而失业的。因为你放手把责任交出去之后,就有更多的时间、精神与力量, 去顾惜牧养新人。其实召会中牧养的需要是非常浩大,牧养的工作是永远作不完的!而且你放手本地的责任,还可以往外开展,从无作到有。原则上,工人或服事者不应该一个萝卜一个坑,一直埋在一个坑里。我们走不出去,就是因为放不了手,结果我们的人力都被套牢、套死了,自然我们的工作就会达到饱和。

我们大家都陷在一个观念里,弟兄是这样,姊妹也是这样。总觉得自己要一直作, 才叫作忠信,一旦放手不作或交了出去,就是不忠信。没错,不作是不忠信;但是你不把人成全出来作,也是不忠信。你不成全人来作,就是一两银子永远是一两银子,就是不忠信,就是又恶又懒的奴仆(太二五 26)。马太二十五章说到忠信的比喻,乃是二两银子的要另赚二两银子,五两银子的要另赚五两银子。对于一两银子始终维持一两银子的, 并不称许。然而我们天然的观念,总以为自己一直服事到主再来,就会蒙称许。

 

不怕自己一堆麻烦事

另一个原因恰恰相反,就是怕事情交出去之后,凭空增添许多麻烦、琐碎的事。自己作,事情还容易;一旦交出去给别人作,就有一堆啰里啰嗦的事,还不如自己作省事。我最常举的例子,就是从前职事站寄书的打包工作,每周四让圣徒来服事。你不请他们来服事,事情还少一点,请他们来服事,事情反而更多。譬如,你要把他们打包所需要的书、纸箱、贴纸、工具等先替他们预备好,等他们一来就可以开始服事;而服事过程中,你要一一地解决他们的问题;甚至他们作得不合格,你还要拆开重新打包。

换句话说,他们来服事,你还要服事他们的服事。你服事他们的服事比你自己第一线服事,还要费时费事。你不光要先作预备,事后你还要收拾、检查、重作……。你服事善后的时间,比你自己服事的时间还要多。其实我们大家都还在天然里,潜意识都要作容易的事。特别是你的眼睛如果只看重事而不看重人,只想快快把事情作完,而不是想把人成全出来,当然你会走一条轻省的路,就是宁可自己作,也不交给别人作。这就是不肯把事情交出去,最主要、起码的两个原因。

要有长远、扩增的眼光

今天我们的难处是,我们很多人要么就是不愿意服事,不肯进入服事里;要么就是一进入服事就永远自己作,一直作到死,还是光杆司令一人,宁愿自己作也不想成全别人来作。原因之一是怕交出去之后,自己就没事作了;原因之二是怕交出去之后,琐碎、麻烦的事就多了,也更劳苦了,既要忙事又要忙人。其实这两个原因一点都不是问题。你交出去之后,自己可以再找新的服事来作,绝对不会没事作的;而服事人、成全人原本就是一件麻烦和劳苦的事。

虽然拉人来作是比你自己作更麻烦、更劳苦,但是你如果看见它远程、长期的效益, 就不会在意这眼前、短暂的麻烦和劳苦了,那不过是至暂至轻的苦楚罢了。因为你把人成全出来,就是你把自己复制了。总的来说,你的服事就有了繁增与扩展!如果我们不断地把人成全出来作我们所作的,我们的工作就永远不会达到饱和。所以,我们的眼光要看远一点、要放长一点:成全人作你所作的,这在扩增上是非常重要且必需的。

 

从成就事转向成全人

除了这两个原因之外,还有一个附带的原因,就是你的眼睛只看重事,并不看重人。如果你的眼目只看重事的话,就会紧紧抓着事不放,而不愿意把事交出去。但如果你的眼目看重的是人,就会愿意把事交出来,为的是把人成全出来。换句话说,你不是在乎事情作得好与不好,乃是在乎有没有把人成全出来。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譬如,一个小姐结婚之后,想的就是怎么把家弄得漂漂亮亮,怎么把厨房弄得干干净净的,她的眼睛看的全是“事”的一面。等到她生了孩子,她的眼睛就从事转到孩子身上了。她想的不再是家弄得漂不漂亮,厨房弄得干不干净,而是她的孩子吃得好不好、长得好不好、怎么给他更好的成全等。即使家里乱一点、厨房脏一点,都没有问题。只要能把孩子带好、养好、多一点的成全,就好了。

你想,她教孩子学走路、学吃饭,不会把客厅、饭桌弄脏弄乱吗?但因着她的心是在孩子的成长与学习上,所以她情愿多抹几次地、多作几次整洁,也不觉得辛苦、麻烦。只要孩子被成全了,要她作什么都没问题。今天在召会里也是这样。你是要把会所弄得漂漂亮亮、干干净净的,还是要把召会里的圣徒一个个成全出来呢?如果你的眼光是从事转到人身上,你就会把事情交出去,叫别人有机会被成全。

就像有些孩子长大了,一点事情都不会作。为什么?因为父母的心太在“事”上了, 并不在孩子的成全上。一天到晚只顾着房子要干净、车子不能弄坏、钱不能弄丢……, 就怕孩子弄脏房子、弄坏车子、弄丢了钱,就怕孩子作不好、出了差错,所以不肯交给孩子来打理。这样,孩子就没有机会被成全,自然就什么事都不会作。

不怕别人错

换句话说,我们之所以不肯交出去,其中一个内在的隐忧,就是怕别人作不好、出了差错。这也是我们下面所要交通的点:一旦我交出去给别人作,别人作不好、出了差错,怎么办?在交通这个点之前,我要再强调:你的眼光一定要从事转到人。如果你光是看着事而不看着人,你就连交都不敢交出去。不管他会不会出差错,你都不敢交出去。但是如果你的焦点是放在人身上,你就敢交出去。因为你的心情与态度是:只要这个人得了成全,即使事情搞砸了,也是值得的。

今天,为什么召会里很多人不敢把事情放出去,主要是因为他的眼目太在事上而不在人上。我们要成全人,要敢把事情放出去,首先我们的注意力要从事转到人。其次,

一个很关键的点,就是不要怕别人出错。你不要怕事情交出去,人家会作错、会砸了锅。这件事说起来一点都不深奥,其实它的学问很大很大。我们先来看李弟兄是怎么讲的。在《召会中的牧养与青年人的成全》一书中,第二篇信息“召会中的牧养与监督”,讲到“召会中的监督完全交托,背后监督”,其中提到:

或许有人要问,若是让弟兄姊妹服事,他们出错了怎么办?(三五页)

这是常有的问题。譬如,新路的实行鼓励分排分区,有些负责弟兄就担忧:“出了事怎么办?”有些年长的不敢把事情交给年轻人去作,理由是:“现在他们还太年幼,如果把事情交给他们,万一出错怎么办?召会是主的见证,不能把召会的事当作儿戏……”。归根究底,都是怕人出错,出错了怎么办?李弟兄的回答是:

关于这一点,我们的态度要开放一点,相信他们即使错,也不会错到哪里。台湾各地召会都已经有一点上轨道,即使他们出错,也不会错得太离谱。然而, 当他们真的有错时,就要监督他们,帮助他们。这样效果就更大,事奉的人也就更多了。(三五至三六页)

让人从错误中学习

接着李弟兄的交通,我要点出一件事:许多的成全是在错误里学来的。你没有机会给人出错,他就根本没有机会被成全。我又用小孩作比喻。你对一个小孩讲:不要玩火柴,不要把手放进电源里去……。他听你讲完一大套理论,和他自己犯一次错,把手指头放到电源里去,“啪”一下被电到了,哪一个印象更深刻呢?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例子,证明“错误对人的成全比理论对人的成全更有效”。我不是说你交给人作,他就不会作错, 而是说他作错了,那个错所带给他的成全,会比你对他讲一堆理论,还要有果效。

我们看主耶稣是怎么成全彼得的。主耶稣成全彼得的路,就是让彼得错一错。彼得失败、出了错,他对这个功课的印象,就比他光听主耶稣讲,还要深刻得多。譬如,主耶稣在钉十字架以前,祂对彼得说,“西门,西门,看哪,撒但想要得着你们,好筛你们像麦子一样。但我已经为你祈求,叫你不至于失了信心,你回转过来,要坚固你的弟兄。”(路二二 31~32)如果主耶稣为彼得的祈求,是叫撒但退去,彼得就不会受到撒但的试探,也就不会三次否认主了。

但是主没有这样祈求,反而让他落在试探的环境里,让他大大地失败。你想,理论和失败,哪一个给他的印象更深刻呢?难怪他在彼前五章八节说,“务要谨守、儆醒。你们的对头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换句话说,他从失败中学到了宝贵的功课:认识撒但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寻找可吞吃的对象,叫人失败跌倒。

从表面来看,主好像很捉弄人,明知道他要跌倒,为什么不为他祷告,叫他不要跌倒?更过分的是,他跌倒以后,主还要他回转过来,去坚固他的弟兄。如果你去照顾一个新人,你会这样为他祷告吗?我们绝不会这样祷告。我们会祷告:“求主保守你,叫你不受试探。”这里,我们看见一个原则,就是不要怕别人出错。

我们不肯把事情放出去给人作,很大的原因就是怕别人出错。我再讲一个比喻:为什么我们作父母的不放心把事物交给孩子呢?就是怕孩子出错!把钱交给他,怕他花了、丢了;把事情交给他,怕他搞砸了。然而,那些不肯把事物交给孩子的,永远成全不了孩子。在召会里也是这样。换句话说,我们要成全人,其中有一个很大的技巧,就是不要怕人错。

李弟兄不怕人错的榜样

讲到这里,我想到李弟兄是怎么成全人的。他成全人就是不怕人错。你看他从大陆到台湾,就是一直把事情交给人。即使出了林三纲、史伯诚,可以说交一件是错一件, 他还是把事情交出去。但是有些老同工却因此很怕把责任交给青年人,担心他们万一闯了祸怎么办?所以都先把他们养在温室里、摆在圈里,叫他们先好好受训练,等到不会犯错了,再把责任交给他们。其实你越是怕他们出错,越是不敢交给他们作,他们就越学不会,也越长不大。

反而,李弟兄的路是对的。他一直到老都是把事情交给人,即使碰了那么多钉子, 他还是交给人,所以他成全了许多青年人。我记得我讲过这个故事。头一次李弟兄有负担办华语学生训练。他先把住的地方、床、被子、椅子、桌子……统统都预备好,然后交给我们青年人去安排住宿的事,还要我们订出训练的生活规范等等。到了特会头一天, 他自己就到宿舍去巡视、检查。一检查就发现:电扇没有关,门窗没有关,家具都离了原位……。等聚完会之后,他打电话叫我过去,我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见了面他就对我说,你们这个训练跟我印象中的训练不一样,我们那时候的训练是……。他就大讲特讲,那给我的印象很深啊。我思前想后了几天,知道错了,就写信给李弟兄,道歉对付这件事。这个事例的重点是什么?就是五个字:不要怕人错。他把事情交给我作,明知道我是初出茅芦的生手,还要交给我去作。交给我作,我肯定失败, 肯定被暴露。一被暴露,那个印象就深了,比他用理论告诉我应该怎么作,那是深刻太多了,永远忘不了。这就是他对我的成全。

后来他是什么事都叫年轻人作,结果年轻人闯了一大堆祸,闹革命、嘲笑长老,把长老赶走,闹到这样的地步。那真是错了。之后,李弟兄就来摸他们的良心,问他们作这件事良心有没有责备?有没有定罪?换句话说,一面他把事情交给人作,一面心里是作好准备—会出错、会走偏、会走样。等到人家出错、走了样以后,他才回头把这个难处点了出来,这样就把人成全了。如果李弟兄那时候什么事都是亲力亲为、自己作,就不可能把我们这班年轻人成全出来。

所以在“不要怕人错”这个点上,有很多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人是从错误里学习的。在福音书里,彼得开口讲话统统都是错话;但是到了使徒行传,彼得开口讲话基本上没什么错话。在整卷使徒行传里,彼得唯一稍微走样的话,就是在第十章,他上房顶祷告看见异象时,主说“彼得,起来,宰了吃”,他却说“主啊,绝对不可”。除了这句话,其他全都是正面的。彼得在五旬节长篇大论所讲的信息,圣灵全都印证了。这是因为他被成全了,而且是在错误里被成全的。

换句话说,召会如果“怕人错”,就成全不出人来。一个召会从来没有错,就不可能把人成全出来。反之,一个召会如果一下出这错、一下又出那错,就肯定有些人会得着成全。出事就证明有活力,没有活力就不会出事。所以,“不要怕人错”是成全人一个很重要的点。今天,无论是在工作上或在召会里,之所以“风平浪静”、不出什么差错,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负责人的心胸太狭窄、性格太保守,所以老把事情抓在自己手里。讲得轻一点,是小心翼翼、过于谨慎;讲得重一点,是成全不了人。

你要成全人,就要把事情交出去,不能怕人出错。事实上,很多时候他们不光没有错,而且他们作得可能比你更好—青出于蓝胜于蓝。你的意思是要作成蓝的,而他作出来的却是青的,跟你的蓝不一样,其实是作得比你更出色;只不过不是照着你的蓝作的, 所以你觉得他出轨了。换句话说,你交出去给他作,许多时候他可能作得比你更好。

譬如,我们说“学生工作学生作”。学生自己来作聚会,可能作出来的不是你要的蓝,然而却更合乎主今日工作的需要—学习尽生机的功用,学习生、养、教、建等。所以, 我们在成全人上,常会有跌破眼镜、刮目相看的时候,就是你自以为是很好很对的路, 结果别人作出来的却比你更好更出色。

让圣灵向人说话,再给人正面的指引

我们把事情交了出去,一面来说,我们要不怕人出错;但另一面来说,如果人真的错了,怎么办呢?我先讲正面的。一个人真是作错了,他自己里面会有感觉的。最好的补课方法,是让圣灵自己来给他补课,让圣灵在他自己的良心里说话,让他自己从圣灵有所学习,这样他的印象就会很深刻。你看,彼得否认主耶稣之后,主耶稣在复活里每次与他见面,都没有责备他,也没有提起他否认主的往事,更没有对他讲一大套的教训和理论;而是积极地供应他、牧养他,把他带往前去的。

换句话说,我们成全人,把事情交给人之后,人真的作错了,要怎么办呢?第一, 我们要给他时间,让主在他里面向他说话。不要他光听见你说话,而听不见主说话。他必须听见主向他说话。第二,等到你向他说话的时候,你要给他正面的牧养与指引,好把他从失败里带出来、带往前去,千万不要光给他负面的责备。

我们读约翰二十一章就看见,当彼得带头去打鱼,又犯错的时候,主耶稣并没有责备他:彼得啊彼得,为什么你的性格那么拗啊?错了一次又错第二次,你什么时候可以变化成熟啊?……而是说,“西门,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然后彼得对祂说,“主啊,是的,你知道我爱你。”主耶稣三次这样问彼得,彼得也三次这样回答主耶稣。这样,主就把彼得带往前去了。

今天,我们服事弟兄姊妹也是这样。他真的作错了,你要给他时间,让圣灵在他里面说话,然后你再给他正面、积极的带领。我又用那次华语学生训练为例。我一开始服事就把事搞砸了。我思前想后了几天,就写信给李弟兄认错。他没有回复那封信。过了两个礼拜,有一天我陪他散步,他开始讲从前那些出去的人的故事。他说那班人就是因为受不了对付,所以离开了主的恢复。如果他们留下来,个个都会很有用。不光在一个召会里有用,也不光在一个国家里有用……!

他跟我讲这段话,一点没有提两周前的学生训练,也没有提风扇没有关、门窗没有关的事,什么错都没有提。听他这一番话,我就得了成全。得什么成全呢?我领悟了一件事:死跟就对了。不管我作得好或不好,脸皮厚一点,死跟到底准不会错。这就是李弟兄用积极的指引来成全我,使我从失败里出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别人失败了, 不是我们作为借口去教训人的机会,乃是我们借以帮助他、成全他的好机会,给他有一个正面、积极的带领。换句话说,所有的错误都是一个教育的好机会。

神作的是创造,人作的是改造

李弟兄常说,只有神作事是从不失败的,祂一作就是最好的,但是人作事不是这样。人作事是从不好变成好,从好变成较好,是慢慢改进的。神作事是创造的,人作事是改造的。人没办法创造,没办法一作就是最好的,只有神才是一作就是最好的。以作文字来说,如果是神写稿子,祂不需要修改,也不需要校对。然而,我们人写出来的稿子, 要一改再改三改四改……。所以,只有神是创造世界,而人是改造世界。

有一次倪弟兄在监里对他的狱友说,“劳动创造世界”这句话,应该改成“劳动改造世界”;因为世界是神创造的,而人是改造世界。没错,你看五旬节的时候,圣灵一浇灌下来,就产生了召会,那是神作的。只有神能一次就作成了,我们人是没办法一次作成的。我们人是第一次错得多一点,第二次错得少一点,然后错得越来越少。这就是人被成全的过程。如果你硬要一开始就创造,一开始就是最好的,那是没有人作得到的。

你要小孩子一开始就讲标准的国语,哪个小孩讲得出来?一开头总是听见他乱讲一通,然后不断教导、纠正,慢慢才讲得出一口标准的国语。人是走改良的路线,脑子里的知识是改良的,身体上的功能也是改良的,人的一切都是改良的。在召会里的服事也是这样。没有一个人一进来作,就统统是最好的。或者你以为,先叫他好好受训练,等把他训练好了,再摆在工作岗位上就是最好的。那没这回事。

神是创造的,人是改造的。无论你怎么训练他,出来之后还是要改良着作。你了解这一点,就知道你要成全人,就一定要陪人走一段改良的路。从错到不错,从有瑕疵到没有瑕疵,从错得离谱到错得少一点。这样渐渐地改良,人才能渐渐被成全出来。从某一方面来说,什么叫作成全?成全就是错越来越少。不是说好越来越好,而是说错越来越少。这就是得了成全。

可教、愿学的时刻

我们这一堂讲的重点,乃是不要怕人错。你越怕别人错,就越怕自己错。那障碍就更大了。所以我们要看见,每一个错误都是人被成全的机会。在我们自己身上是这样, 在别人身上也是这样。英文里有个词叫作 teachable moment,就是“可教、愿学的时刻”。在人的一生中总会有一些时候,是他很容易接受教导、训诲的时刻。在平时,人通常是骄傲的,但突然发生事故了,就叫他柔软下来,那时候就是他的 teachable moment。

所以我们去传福音,很多时候都是在人身体不好、失业、家庭有了变故等环境之下, 最容易接受主,因为那时候就是他的 teachable moment。我们在服事上有了失败或跌倒时, 那也是一个 teachable moment。你永远不失败、不跌倒,就永远没有 teachable moment。所以从这一面来说,出错是健康的,犯错是健康的。你有了这个看见和认知,就不会怕别人错了,也不会怕自己错了。

鉴别出可教的时刻

如果你问我:责备人有没有用?我说,有用,但必须在对方肯接受你责备的时候, 你的责备才会有用。如果对方不是在一个可接受责备的状态里,你的责备就会有反效果。这就在于你有没有本事洞见:他现在是不是在一个 teachable moment,或者他是不是愿意接受你的责备。如果他不是在一个准备好接受责备的状态里,你责备他只会适得其反。

很多人都以为,责备人就是成全人的路。强势的长老都这么认为,殊不知他这样责备人,其实是在绊跌人,而不是在成全人。这样,是不是都说好话,而不要责备人呢? 也不是这样。乃是要看他是不是在一个谦卑受教的状态里。换言之,不是要不要责备的问题,而是有否在一个对的时刻的问题。责备人的人自己需要有这个鉴别力。

 

我讲一个失败的例子。一九八六年李弟兄在台湾办全时间训练,我受李弟兄之托, 负责训练的所有事宜,所以责任心很强。对于那些犯了规矩的受训学员,我就责备他们。有的责备很管用,有的责备不仅没有用,还产生了负面效果,到今天那个被得罪的伤口还在那里。你很难说那个果效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所以,不是责不责备的问题,也不是讲得对不对的问题,乃是鉴别力的问题是否鉴别出一个对的时刻。

马太二十四章四十五节说,“这样,谁是那忠信又精明的奴仆,为主人所派,管理他的家人,按时分粮给他们?”我们服事主,不光要有忠信,而且还要精明、有见识。不能像切豆腐一样,死死板板地一刀切下去。你以为是在成全人,其实是在绊跌人。

 

二○一一年三月二日于加州安那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