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成全人的基本原则(二) —区负责的实例 | mswe1.org

第四篇 成全人的基本原则(二) —区负责的实例



第四篇  成全人的基本原则(二)

—区负责的实例

 

在已过几篇信息里,我们交通到成全人的七项基本原则。我给大家温习一下:第一是给人异象、启示,第二是带人承诺、奉献,第三是交托给人、委派,第四是给人训练、榜样,第五是给人供应、鼓励,第六是一直跟进、监督,第七是给人奖励、激励。交托给人就是把服事、工作分派给人。这在成全人上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与要素,所以我们还要继续交通这个点。

认出人的恩赐

关于成全人这件事,今天普遍的现象,就是召会里有很多恩赐都被埋藏起来,没有好好挖掘、成全出来。原因在于:第一,看不出是恩赐;看不出自己的恩赐,也看不出别人的恩赐。按圣经来说,只要是信入主的人,个个都有恩赐。在理论上,我们都认同这个观点;但在实行上,我们经常犯一个毛病—看不出人有什么恩赐。譬如,很多青年人其实是很有功用的,但你看不出来,就以为这没有用、那也没有用、这个暂时不能用、那个也暂时不能用,结果用来用去都是那几个原有的,所以召会就停顿不前。其实你如果找出他们的功用,他们是很有用的。

所以在成全人的事上,“认出恩赐”是一个重要的环节。譬如,大家去看石头,你看那是一块石头,别人却看出石头里有玉,他就买了。现在召会里的情形就是这样。你看这是石头,看不出有什么功用;但是会看的人就看出里头有玉,成全他三年,大家都对他刮目相看。换句话说,长老、同工以及我们服事主的人,“不会认人”是一个很大的毛病。因着这个毛病,圣徒当中有很多恩赐都被埋藏起来。

譬如,现在我们在盖园区八号楼,有位弟兄说,你叫有些年轻人讲道、作文字、带领青年人……,他永远作不来,但是你叫他拿榔头敲敲打打,他就开始爱主了。也就是说,你叫他作文字,他没有这恩赐;你叫他讲道,他也没这一份;但是你叫他盖房子, 他的功用就显出来了。所以,人人都有不同的功用,你必须认出他的功用是什么。召会里的姊妹也是一样。每个人都有她那一份恩赐;你要认出来,叫她们好好尽上功用。

 

肯定人的恩赐

第二,恩赐不被肯定。我们在召会里,每个人都需要被接纳,也需要被肯定,更需要被委派、交托,以致被成全。这样,每个人的功用才能日渐成形而得以显明出来。换句话说,你要成全一个人,首先你要认出他的恩赐,然后你要肯定他那一份功用。你要对他说,弟兄,你不要怕不会讲道(或不会作文字等),你要知道主必另有给你一份……。要有人去肯定、认定他的功用。

要容许人错

第三,容不下错误;没有度量让人出错。因为新手没有作过,肯定无法完全照你的意思作,也难免会出包、捅篓子,你需要有让人犯错的度量,否则就成全不了人。人错了不要立刻定罪、指责,也不要立刻把它收回,还要继续让他作。譬如,韩国首尔召会原本有两千多人,分成十几个会所,去年我建议他们分成九十六个区。一夜之间,至少有九十六个人作了区负责。这其中当然会有很多人作错、作得不够好,那你就要容许这种情形发生。

如果你要等他们完全够资格了才让他们作区负责,可能到天地末日还等不到。就像人要等到有相当的信心才肯信主受浸一样,那是没可能的;其实他只要有一点点的信心就可以受浸,等受浸之后再慢慢长进,信心自然会增加。或者你要他生命长大才传福音, 也是不对的;其实在他传福音的过程里,他就经历生命的长大。事奉也是这样,就是作父母的也是这样。父母把事情交给孩子去作,就要给他们有作错的空间,容许他们出错。

 

不要太相信自己

第四,太相信自己、太自以为是。我听到一个见证:爸爸要带女儿参加一个活动, 结果女儿对爸爸说,你喜欢的我不一定喜欢;爸爸听了觉得很奇怪,我喜欢的你怎么会不喜欢?没错,女儿的构成就是和爸爸不一样。好的父母乃是让儿女有自我成长的空间, 而不是要他们模成自己的模式。如果作父母的永远不放心交给孩子去作,永远都是父母自己作,孩子就永远没得学、作不好、长不大。

在召会里也是这样。你放手给人作,就要让人去错;说不定他的错才是对的,而你以为对的反而是错的。要知道,我们没有一个人的坐标是客观的,我们的坐标都是根据自己的头脑或经历定的,而我们也会有盲点、错误的时候。所以,不要对自己那么有信心。要少相信自己一点,而多相信主一点,并且要给人有一个与你不尽相同的空间。当然,你交给人去作,你是放手给他作,但是你还得在后面看着。用李弟兄的话来说,就是监督。

监督的意思不是去改正,也不是去管制,而是替他收尾、补缺。譬如,他作了七项, 漏了三项,你就给他补上那三项。又好比从前职事站,每周四让志愿服事者来帮忙打包,结果包得歪七扭八、贴得乱七八糟。这样,他们在前面生产线上作的,你就要在后面收尾:包不好的重新打包、贴纸贴错的重贴……。这就是监督。如果你说太麻烦了,算了, 不给他们作,请一个专人来作,训练几天就什么都会作了。假若这样,就永远没法成全人。我们要成全人就不能这样,作不好还要给他们作,总要把他们成全到会作!

 

要带头作榜样

第五,自己没有带头作榜样。你不光要在后面作监督看着,自己也要带头作榜样: 积极在前面开发新的服事,给人看见你也不闲着、你也很能作,这样他就得着加强了。还有,事情交给别人作,你不要一直怕他反你、背叛你,担心他不跟你交通等。其实这样的感觉也是很有问题。什么叫作交通?什么叫作“不跟我交通”?这里面有很多成分是在表明一个事实:“我不放心”。交通是需要的,但这真的是交通吗?

譬如,你一天到晚要你的孩子跟你交通,那是没用的。而是你要作到一个地步,是他自己主动找你交通、找你问问题,那你就成功了。你一天到晚盯他,怕他错了,怕他写 email 给坏人……。你东也盯西也盯。你越盯他,他越反感,要嘛就反叛,要嘛就撒手不作了。在家里是这样,在召会里也完全一样。所以,你们作属灵父亲的,要带头作榜样:一面要在前头打拼,开发新的服事项目;一面要让他有发展的空间,然后在后头加强他。你不是管他怎么作,而是在后面加强他。

换句话说,我们要把人成全出来:第一,你要认出他的恩赐;第二,你要肯定他的恩赐;第三,你要包容他的错误;第四,你要约束自己,不要过于相信自己,以为你作的都是对的,对别人作的就不放心,这样永远成全不了人;第五,你要带头作榜样,不断开发自己新的服事,也在背后加强他。

 

罗马书十二章的印证

我们可以用罗马书十二章来印证这五个点。罗马十二章六至八节说,“照着所赐给我们的恩典,我们得了不同的恩赐:或申言,就当照着信心的程度申言;或服事,就当忠于服事;或作教导的,就当忠于教导;或作劝勉的,就当忠于劝勉;分授的,就当单纯; 带领的,就当殷勤;怜悯人的,就当甘心乐意。”这里提到七种不同的恩赐:第一是申言, 第二是服事,第三是教导,第四是劝勉,第五是分授,第六是带领,第七是怜悯人。

得了不同的恩赐

“照着所赐给我们的恩典,我们得了不同的恩赐”,这就是第一点:你要认出他的恩赐来。他的恩赐和你的恩赐不一样,可能你的恩赐是服事,而他的恩赐是奉献财物;可能你很会讲道,但他不会讲道,却很会作整洁,那就是他的恩赐。最近我对一个弟兄说, 你过去十几年专门接触一班作生意的人,你以为接触那一班人是不属灵的,而在召会里申言、追求一年七次才是属灵的;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你接触这一班人可能就是主给你的恩赐,要你向他们传福音,你需要认出自己的恩赐来!

这里的重点是,我们每个人各有不同的恩赐,所以不要想搞统一。譬如有些服事青少年的看不上青少年,而青少年也看不上他们的服事者,所以不要想人人都是一个样! 当然罪恶的事、属世的事,总要分清楚界线,总要分别为圣。但你要认出主所给他的那一份是什么,然后鼓励、帮助他在那个恩赐上有所发展。比方,有的人喜欢旅行,这不是犯罪,也不是属世,他就是好动、喜欢到处跑,你就让他去跑,并且鼓励他多传福音。他跑着跑着就跑出一堆福音朋友来,这可能就是他的恩赐。你要认出他的恩赐,也要鼓励他发展他的恩赐。

“我们得了不同的恩赐”,这是保罗所给我们的教训;就是在身体里不要搞统一,不要想一统天下。主耶稣是主,祂是身体的头;你不是主,你再厉害最多是一个器官、一个肢体,并不是整个身体。我们是“各个互相作肢体”(罗十二 5),作手的一定不太懂眼睛的事,所以不太懂的人就要支持懂的人!这是第一点。

争先恭敬人

第二,你认出他的恩赐是什么,就要肯定他的恩赐,不要妄加否定。十节说“恭敬人,要互相争先”,英文是 take the lead in showing honor one to another,就是你要恭敬人、肯定人,不要到了你这里都是否定的。我们中国人就是这样,作父母的对孩子都持一种否定的态度。现在我们在美国待久了就慢慢学会,对孩子最重要的就是要肯定他:要多一点肯定,少一点否定。换句话说,就是要 take the lead in showing honor(争先恭敬人),而不要 take the lead in criticizing(争先批判人)。

还有,不要一大堆意见。所有别人讲的,你都有一个“但是”,把别人讲的全都否定了。我们要学习讲“就是”,不要一天到晚讲“但是”;要把“但是”改成“就是”。你多讲几个“就是”,就把人成全出来了。当然他去犯罪,你不能讲“就是”;但你一定可以找出他值得肯定的地方。比如,他作了十件事,其中六件是胡闹的,三件是属世的,只有一件是值得肯定的,你就不要讲那九件很可挑剔的事,只讲那一件值得肯定的事。这就是 take the lead in showing honor,千万不要 take the lead in criticizing。这是第二点。

 

给神的说话留地步

第三,你要容许人错,给人空间来错;不要他一作错,就把“钥匙”收回来。你让他错,让他自己去感觉他错了,让他自己去领会他的错,他学的东西就会更多。讲起来好像很简单,但是我们在成全人的事上什么都不放心:交给孩子作不放心,开展一个新区也不放心,开展一个召会更不放心。对于青年同工是这不放心、那也不放心,所以到天地末日都是我们自己在作。不光对没有经过训练的年轻人,很不放心;就是对经过训练的年轻人,也不放心。我不是讲笑话,这是我们今天扩展停顿的一大原因。

罗马十二章十八至十九节说,“若是可能,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亲爱的,不要为自己伸冤,宁可给神的忿怒留地步,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不是尽力挑剔,乃是尽力和睦。当然有些情形,你是不能给予印证、肯定的。但在可能的范围内,总要尽量可能、不是尽量不可能地,与众人和睦。还有,不要一下子你自己就发言了,要给神的忿怒留地步。你自己说了话,神就没有机会向他说话了。就像约瑟,如果他一开始就点出他兄弟的错,神就没有机会向他的兄弟说话了。但他一直不讲,错了都不讲,这样就让神有机会讲话。

这意思是:要让人错,让人有机会去错,其实他不会错到哪里的!你真给你的孩子多一点自由、空间去错,他反而会越走越回到正轨;你越不给他空间,他就越叛逆、越背离,反而搞出不可收拾的错误来。在召会里也是这样。换句话说,当你放手给他作的时候,你自己要约束自己、限制自己。每当你想要插手时,就给自己亮一个红灯—慢一点;每当你想帮他时,就给自己亮一个红灯—慢一点。你少一点作为,神就有机会多一点作为。

很多时候,我们在召会里成全不出人,就是因为不约束自己。你不约束自己,就成全不出人。譬如讲道,我喜欢讲,我也能讲,讲啊讲就越讲越会讲,而别人就没有机会讲,也就不会讲。这样,我就需要约束自己不讲,让别人来讲。虽然别人讲得疏漏多多, 但是他被成全了。换句话说,我明明能讲也喜欢讲,但我约束自己、死己,不讲,而成全别人讲。我明明能作,但我不作,让别人作,这样才能成全别人也能作。

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

罗马十二章三节说,“我借着所赐给我的恩典,对你们各人说,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乃要照着神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度量,看得清明适度。”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就是不要高看自己,不要有高见,不要有那么多的鉴别;要贬低你的高见,要把你的“高见、鉴别”都丢到垃圾桶。凡事都要看得清明适度;不要高抬自己,也不要贬低别人。就如十六节说,“……不要思念高傲的事,倒要俯就卑微的人,不要自以为精明。”你怎么知道别人不会作呢?如果你给他空间,可能他作得比你还要好!

当然,凡事都有两面。今天我们说,在召会里成全人有一个很大的难处,总以为我们的眼光比别人好,总以为我们不作就会出事!其实,你想一想我们刚出来服事的时候, 李弟兄给了我们多少犯错的空间?现在我去看那些三十年前的录像带,我自己都不好意思看,而李弟兄却说“很好,很好”。这就是说,你要成全人就要有这个度量。他是讲得乱七八糟、不知所云,你却要说“很好”,说不定五年以后他真的讲得比你好!

李弟兄常说,要作出状元徒弟来!你成全出一个状元徒弟,你以为他只是“青出于蓝”,其实他还可能是“胜于蓝”;或者他是另一种唱腔,比你唱得更好。召会里成全人也是一样。千万不要以为把人成全到跟你一样就可以了,其实应该“青出于蓝胜于蓝” 才对。之前我说过,不肯作的是 C,肯作的是 B,能作到跟师父一样的是 A。现在我说, 作到比师父更好的是 A+。

我们的观念是,能够作到 B 已经很好了,或者能够作到 A 就很高超了。但今天我们都要有一个观念:希望五年之后有人能够取代你我,作你我所作的。因为基督身体上的每个肢体,各有不同的恩赐,我们不要以自己的恩赐来限制别人的恩赐。所以我们都要约束自己,好让别人有更多受成全的机会,并且我们都要作榜样。

殷勤服事主

你不能只是监督别人,看着别人作,自己却不作。这是行不通的,你自己一定要带头作。就如十一节说,“殷勤不可懒惰,要灵里火热,常常服事主。”你自己要火热地带头作,在前面冲锋陷阵、作榜样,然后带同别人跟着你作。换句话说,我们成全人的路, 乃是要人“跟我来”,不是要人所谓的“跟我交通”。

我们在说“要交通”这句话的时候,要很小心:第一,不要给人有一个印象,他们必须跟你交通。你给人有这个印象,你就是在限制人。你不承认你在限制人,但你已经给人这个印象了。第二,人没有把事情跟你谈过,你就拿他作文章。你说,那他错了怎么办?他错了,就让主在他身上给他显明。不要他一作错,就成了一个话题。第三,让别人在他的错误中学功课,而不是在你的训诲里学功课。他错了,让他自己学功课;或许过两周,你再点他,那时候他就听进去了。

犯错是学功课最好的推手。李弟兄就是这样让我们学功课的;我们有很多功课,都是这样学来的。你没有犯过错,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其实“要交通”应该是从学生这一面主动发起的,而不是从老师那一面主动要求的。如果是老师主动要求学生要交通,

 

结果:第一,是在冻结学生的交通。因为学生不是来找老师交通,而是来向老师报告。第二,是在冻结学生的功用。因为多作多错、少作少错、不作不错,学生索性就不作了。其实你要人跟你交通,许多时候是想要让人知道你是老大。

成全区负责的实例

今天,我们真正的工作是什么?我们真正的工作不是作工—自己作,而是分工把工作分给人作。我们都要改观念:我们真正的工作,乃是把工作分给人作。你分成功了,你的工作就扩展出去了,你就成功了。以韩国首尔召会为例。去年全召会分作九十六个区,一夕之间至少多了九十六位区负责,就立刻要成全这些区负责来加强各区。怎么成全这些区负责呢?我对这些区负责说,现在九十六个区交给你们了;你们要把自己那个区的三十几个人成全出来。你们不光是自己作,更是要带着他们作,然后让他们自己作。

我们的老观念、老作法是办训练,先训练这九十六个人。但这次我不办训练,而是向这九十六个人提出一个挑战:要在自己的区里搞出一个副区负责。你搞不出副区负责, 就不是好的区负责。接着,我交通三个重点:第一,确定(identify)服事的职责;第二, 把服事的职责安排出去(assign);第三,要一一跟进(follow-up)。然后,我给他们两分钟,写出自己区里六项最重要的服事职责。

同时,我给了他们一些规范。我说,一个区三十几个人,他们要作的是:第一,总原则是个个作活力人。什么是活力人?按李弟兄的定义:一、要有活力(living);二、要有活动、行动(active)。第二,在总原则之下,有三类的细则:第一类是事奉系列,第二类是聚会系列,第三类是牧养系列。

 

关于事奉系列

在事奉系列里,你的目标是:第一,这三十几个人要有追求;第二,这三十几个人要有祷告;第三,这三十几个人要有福音行动。你怎么达到目标呢?当然,你要用主日聚会、祷告聚会来盯这三件事。但是你自己盯不如找人来盯,譬如你找 S 弟兄帮忙盯追求小组,找 P 姊妹帮忙盯祷告小组,找 G 姊妹帮忙盯福音行动,包括预备福音单张、定出时间……。总之,你先把要作的事一项项地确定了,然后把它交给人来作。换句话说, 你要找出盯追求的提醒人,找出盯祷告的提醒人,找出盯福音的提醒人等。

我说,你们听了那么多信息,又参加了那么多特会,一定知道你需要盯大家追求生命读经,盯大家进入晨兴圣言,盯大家要有祷告小组……。所以第一,你要把这些项目列出来;第二,你要安排人服事这些项目;第三,到了下一周你要有跟进。譬如追求,

 

你要作出追求计划:读每月一书或生命读经,一定要订出一个计划。你光打负担不作计划,是不行的。譬如祷告,你要有祷告事项:今年召会祷告的主题,或是本区六个月的祷告目标,或是每月、每周的祷告负担等。又譬如福音,你要订出福音行动的时间表等。

 

关于聚会系列

在聚会系列里,当然最重要的聚会就是主日区聚会。你作区负责就要安排:谁开会所、谁开奉献箱、谁摆椅子、谁司琴、谁负责饼杯等,然后安排申言相关的事。你找人来服事,不要选内围的人,要先选外围的人,越外围越好。譬如,一个月才来一次的, 他是哪一个主日来聚会,你就安排他作整洁,没问题的。其次是小排聚会,小排里有排负责,你作区负责就要去看望排负责,给他们供应。

第三是活力排:祷告活力排、读经活力排、福音活力排,同时也有提醒人、叮咛人。当然你作区负责,就要自己作提醒、叮咛,对各个活力排的情形了如指掌。如果你作到这一点,就是 B。如果你还拉着别人跟着你作提醒、叮咛,你就是 A。还有,青少年聚会、儿童聚会,也是同样的原则。你要把服事一块块地确定出来,然后把服事安排给人作, 最后再逐一地予以跟进。

关于牧养系列

在牧养系列里,牧养与照顾不重在搞会,而是重在搞人—一个个地牧养。你作区负责,首要的任务应该是牧养照顾人,而不是光在聚会里点诗歌、带诗歌、报告等。换句话说,第一,你需要牧养弟兄姊妹的家庭,一个一个家地认识他们。第二,你需要认识他们家里的儿童。第三,你需要认识圣徒的健康、工作、疾病等,并且及时地顾惜、牧养他们。譬如,看望生病的、安慰忧伤的、帮忙有困难的等,这些与聚会完全不相干, 与追求、祷告也没关系,但却相当重要!此外,也需要带领圣徒有相调、有正当的休闲等。你不作这些,你的区是不会活的!

我把区负责所应当作的,都系统化地列出来,这样他们就清楚要负责什么了。你不这样列出来,有些人还以为区负责就是主日负责区聚会就完事了。其实主日区聚会只是当中的一小块,还要带区里的圣徒追求真理、作活力排、传福音,也要照顾、牧养他们等。这全数都是服事的职责、责任。现在你把这些责任都列出来了,就要安排人来作, 而不是光你自己去作。光你自己去作,你这个区永远不会有繁增。

现在首尔召会分作九十六个区,每个分区的区负责就要抓人来作副区负责。每一块服事都要安排人来作,而且每一个作的人,都要给他空间去发展,也要给他空间去错。然后你自己有一个检验表(check list),每周在后面核对他们作得怎样。若是作得不够,你在后面再补上。我讲这些就是给大家一个实例,怎么应用这三个重点:第一,确定责任;第二,把责任派给人;第三,要有跟进。

当然,你在作的过程中,也要应用我开头所讲的五个点:第一,你要认出恩赐;第二,你要肯定恩赐;第三,你要给人有错的空间;第四,你要约束自己,不要自以为是; 第五,你要带头作榜样,不断开发自己的新项目。开头都是你在作,慢慢你就越作越少。越作越少不是说你不作了,乃是去作别的、新的。无论是同工、长老、区负责、排负责、服事青年人……都要走成全人的路。你不走这条成全人的路,你的事奉就是死路一条— 没有后代,没有繁衍,没有扩展。

召会中的牧养与监督

我给大家读一读李弟兄的信息,以下是摘自《召会中的牧养与青年人的成全》一书, 第二篇信息“召会中的牧养与监督”。他说,

召会扩展缓慢的主要原因,可能是在这两点上有欠缺。第一,我们的牧养不够……第二,是监督的少,照管的多。我们都知道,照管和监督是相当有分别的。按字面看,照管就是你来作,你负责。监督是你不作,别人作,别人负责,而你监督。目前在召会中,我们的照管,也就是治理,太多了。长老、家负责、排负责把所有的事都拿来自己作,而没有把事情交给弟兄姊妹作。我们应该取一个监督的态度,让弟兄姊妹作,而我们监督。圣徒们若是不会作,我们来指导;他们作错了,我们帮忙改正;有不妥之处,我们再来劝导,但始终都是他们作。

有一次,我在某处召会看到聚会前后,同工、长老们忙得不可开交,圣徒们连椅子怎么排,窗户怎么开,大小事都要问他们。这种作法就是只会吩咐人作事,不会把事情交出去给人作。吩咐人作事是一回事,把事情分出去给人作又是一回事。你手上可以有十件事、百件事,但是你统统安排给人,让别人作。这种作法不是你吩咐他们作事,而是你托付他们作事,把事情托给他们,让他们去作。另一个作法,是什么事都抓在你手里,人要作一件,就来问一件。你要作一件,就吩咐一件。这个包裹要寄,人替你写封面,帮你去寄;会所要整洁了,人来替你作整洁。好像你不发命令,别人就不会作,也不能作。

这是我在某处召会看见的光景,所以,我向同工、长老们建议:“你们必须把事情交托出去。会所作整洁,交给一部分人作;管邮件,交给另一部分人作。他们作了,一切事就都给出去了。你们不要再发号施令,不要再吩咐了。”

这样一来,聚会时,同工、长老们应该是轻松愉快的,因为事情统统不在他们手里,而是在众圣徒手里。(二五至二六页)

完全交托,背后监督

长老在召会中,对圣徒,第一,要牧养;第二,要监督。意即牧养之后,要交托人作事情,这不仅是教导,更是把事情交托给人。长老把事情交托之后,就要监督。监督的意思是长老完全不作,而是让弟兄姊妹作,让他们作主,出主张,长老不替他们作,不拿主意。……若是召会中每一件事,都交给弟兄姊妹作,这样就把人统统用上了。

或许有人要问,若是让弟兄姊妹服事,他们出错了怎么办?关于这一点, 我们的态度要开放一点,相信他们即使错,也不会错到哪里。台湾各地召会都已经有一点上轨道,即使他们出错,也不会错得太离谱。然而,当他们真的有错时,就要监督他们,帮助他们。这样效果就更大,事奉的人也就更多了。(三五至三六页)

赋予主权,但非让其独立

长老们对圣徒既牧养,又监督,并且把事情交托他们作,完全让他们作主, 赋予主权,但这并非他们就独立了。

什么叫作交出去?乃是彻根彻底地把事情交给人。譬如,责成一个弟兄去买录音机,连钱都要他去拚出来。他要买好的,买差的,买大的,买小的,钱从哪里来等,这些事都必须他自己到主面前,和配搭的人一同祷告拚出来。

另一面,长老们不要把录音室的钥匙放在自己口袋里,倒要把钥匙交给服事的人,门怎么开,怎么关,怎么管理,都是他的事。长老只要责成他,交给他,然后在后面作监督,就可以了。若是他把录音机随意放在长老室,就提醒他要放好。他若没有放在心上而弄丢了,你也感谢主,回去为他祷告;因为录音机丢了,他就学了功课。不要以为这是在说笑话,只要长老们的方针、制度改一改,人就起来了。

总不能同工、长老在一个地方作了两年,结果是同工被捆在那里,长老也被捆在那里,而别人都不能用上来。我们要改观念,要尽量把所有的人都用上去,把事情交给他们作,不要怕他们错。……我们作工,最宝贵的就是能作出人。(三六至三七页)

我们在一个地方作了两三年,召会的责任应该全部都交到弟兄姊妹身上,统统是他们作。这才是作工的原则。

应该带出有用的人

同工到一个地方,要带领圣徒,但绝对不要代替他们。……正确的作工应该是越作越带出人。

一九四六年我蒙主带领到南京,头一次弟兄们要我起来交通时,我的第一篇道就是说,“我来了,弟兄们都觉得很快乐,以为我到这里,是来帮助弟兄们。不过,我愿提醒弟兄们,我来了之后,你们的责任一点也不会减轻。我是带了满身重担来的,我只要作一天,身上的重担就会转一点到你们身上。我作了一年之后,身上都没有重担了,重担都是你们的了。所以,我不是来帮你们的忙,而是来给你们找苦差事。”结果,我在那里作不到两年,南京的责任完全在弟兄们身上,全数都是由他们作。(三八至三九页)

不该代替,乃要带领别人作

所以,我们在主面前,第一要改观念,第二要改制。不要再代替别人作,最多只能带领他们作。等到他们会作以后,就完全让他们作,我们在背后,在旁边监督就是了。(四○页)

什么是正确的制度呢?正确的制度乃是一个能够成全人的制度。

作到人人都能尽其用

同工们一定要彻底的改观念,下苦工,因为带徒弟不是容易的。年轻人来了,意见就来,但千万不要一下就把他们打掉,因为没有一个人是没有意见的。我们一面打他们的意见,一面还得保留他们,带他们往前,这才有用。(四七页)

接着,他举了余慈度成全倪弟兄的例子。余慈度以为倪弟兄年轻贪玩,就把他退学了。其实,倪弟兄并没有趁机出去玩,也没有偷闲,结果却被送回家去了。然后,又举了和受恩成全倪弟兄的例子。他的结论是:

我们都要学这个功课,不要冤枉了少年人,还丢下他不管。年轻人的意见当然是要受对付,但是你对付他的时候,还要托着他,系着他,不让他走;就算叫他难过,也绝对不要放弃他。总要一点一点地带着他,因为若是现在不带, 将来我们会后继无人。

作的时候要把人带进来,人不会作,就带领他们作;他们作错了,就给他们一点改正。不要他们作错了,就不要他们作了。他们越作错,越要给他们作,总要一直带着他们作。

我们这些人好像是种果园的,不是我们自己结果子,乃是栽种果树结果子。我们不过是作灌溉、修理、消毒的工作。……我们要把人个个都作活了,都能摆进来,训练他们作,使他们有用。(四八至四九页)

所以,重点是同工、长老的观念要转,制度要改,不要代替人作,乃要带领大家作,训练大家作,使每一个人都派上用场,那就有前途了。否则,我们即使在这里有点热心,里头烧起来了,也不过是我们这少数几个人。我们乃必须学习把工作,作到群众中间,把每一个聚会的人都作到有用,让他们有机会学习事奉,学习受改正,受训练,受带领。慢慢的,这个工作就会是大多数人一起发展的。(五一页)

换句话说,工作不在乎作到精,乃在乎作到多。譬如我讲道,肯定是越讲越精。但是,如果讲到天地末日只有我一个人会讲,那就是个失败;反过来说,如果三年以后, 有十个人讲道,虽然没有一个人像我讲得那么好,但是那个结果总比我一个人讲来得好。工作不在乎作到精,乃在乎作到人多。作儿童聚会,老是那几个专家在作,大家都闲在那里,有什么用呢?我们作训练,通常只希望作出 B 类的就很满意了,其实这是错误的观念。

带别人作,教别人作

以下是摘自第三篇信息“在事奉上改观念—教导人成全人”。有些段落,我们以前已经读过了,不过重复再读也很好,加深印象。他说,

我们不需要复兴,我们需要的是会作,也教别人作。(五七页)

现在的出路,就是同工、长老必须改观念,快快教别人作,把责任摆到别人身上,教他们作。若是这样,年长的就不会觉得太累,因为不是要你自己作那么多,而是去教别人作,统统交给年轻人作。我们的出路就在这里,这也是我们症结的所在。我们的同工不会教别人,长老也不肯学着教别人,各地召会都到了饱和点。不仅台北如此,高雄也如此,所能作的就是这么多,都到了饱和点。好像我这个人只能担一百八十斤,你再给我更多担子,我就担不起了。我必须叫别人来帮忙,大家都帮忙,才能担更多的担子。

比方,我们三位在一地作长老。在主安排的环境上,我们没有犯什么大错, 实在是爱主,也没有什么可指摘的。但是我们的作风,就是不肯把责任分给别人,也不肯带别人,无论什么都是我们三个人担,很自然的,就会越作越老资格。因为越作,我们就越老练,什么都懂,似乎这就成了我们的终身职业。十年在这里,二十年在这里,甚至老死在这里。我们三个人都爱主,谁都不能叫我们不作长老,并且我们把长老位置一占,别人都不要想作长老了。所以,不会有长老兴起来,因为我们这三个人都上了宝座。你问我们三人爱不爱主?确实是爱主,敬畏主,无可指摘,按时聚会,对召会的事忠诚、负责。然而,这个不把担子分给别人,也不教别人的老作法,就叫我们的工作到了饱和点。

再者,我们三人不仅占了长老位置,叫别人无法兴起来;若是来了一位同工,还非要照我们的作法不可。我们虽然没有宣称这里是我们的天下,但我们在这里作长老二十年,无形中这里就是我们的天下。谁来这里作工,谁就得照我们的作法。这样一来,就把同工们限制了。除非这位同工真正属灵,真正活,否则就被限制而动弹不得。这样,后面的少年人自然也无法兴起来,因为他们都是我们作长老时出生的,那能赶得上我们三人这么老练。虽然他们都爱主, 已经二十几岁了,看起来却还是冒冒失失,无论怎么看都觉得不妥当,非要他们照我们的作法不可。这样,少年人也走了,其他长老也兴不起来;因为我们占了位置,没有机会给别人。如此,召会哪里能有前途?虽然我们三位都爱主,都有超过十分之一的奉献,每次聚会必定先到后走,什么事都揽在我们身上。我们是天天忙,天天用无亏的良心事奉神,主也保守了我们二十年忠心,一点都没有差错。然而,这个召会就这样被我们三个人作死了。召会如果这样,是无法扩增的,这就是症结所在。

所以现在,同工们第一要学,其次要教,非要学着教别人不可。我们若再不改,我们工作的前途都将达到饱和点。除非主再来转变环境,把我们这些人带到另外一个岛上开荒,才有可能重新再来,从头再起。如果我们再不改变作风,有一个新的学习,我们就只有这么多了,都是老事、老人。同工们都占好老窝,长老们也占老位子,作了二十年,真是爱主,无可指摘,但是不能带别人作。在圣经里,没有明文说到长老退休的事;而这些长老又相当爱主,不愿退休,也没有人能要求他们退休。结果他们就一直占着长老的位子,像北方人所讲的“占窝不下蛋”,这就造成麻烦。

我们能从从良心里说,这些长老实在是好,但不能带别人作,也不能教别人作。若是不能教,不能带,占着长老的位子,使后面的长老不能起来,就是同工去了也没有用,顶多作个小帮手。这些长老虽然没有错,也没有罪,但结果是不能扩展,没有后代。所以,现在我们的观念非转不可,无论老爷爷能作多少,毕竟年纪大了,需要把位子让给下一代,让青年人去作。现在我们若不转观念,不改制度,发展就会达到饱和。(六○至六三页)

我把这些话读给韩国的同工们听。我说,这就是我们的光景。

许多弟兄姊妹在台湾受浸、被恢复,召会在各方面都上了轨道,众人也同心,但结果还是只有那么多人。这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们深入研究,就知道症结的所在,乃是大家能作的只有这么多,而众人都不肯改变作风,从自己作改成教别人作,教到个个都会作。所以,我们都需要改这个风气,长老要改,同工要改,大家都得改。这样就会把人作得多起来,并且同工不管留在当地,或是开展到别地,当地召会都不会受到亏损。

如果这一关,我们打不通,台湾的工作就达到饱和点了;无论怎样作,也只是维持,因为我们的容量就这么多。以军队来说,有生力军加进来,才能再扩展。没有新血轮,没有生力军,我们不会有多少扩展。(六三至六四页)

今天,我们所需要的是转观念,转制度,就是要自己学着会作,也要带别人作。这个责任第一,在同工们身上;第二,在长老们身上。我们已过不是没有注意这事,虽然一再地提,但等到去作时,还是照着我们的习惯与个性,结果仍然没有作出人来。请记得,我们不是去代替,而是去带领人作。我们不仅要学作,会作,还要教别人作,这和我们的习惯完全相反。人都是习惯避难就易,就如水往下流一样。我们都习惯走容易的路,而教别人作的确不简单。所以,同工们在一个地方,一定要学习教别人作。(六六页)

 

实际地把人作活

以下是摘自第八篇信息“有生命果效的属灵工作”。他说,

有人说,作工要注重“核心问题”。然而一个真正会作工的人,不会只作“核心”,他会去作每一个人,把人作活。以办一个党来作比方,不会作党工作的,就天天开会。一个会作党工作的,是看不见他在开会;然而作到末了, 所有的人都入了党,那才是真会作。天天开大会,定宣言;宣到末了,言而不灵,是没用。所以请求你们,特别是长老们,长老聚会可以缩短,次数也要减少,要去在人身上作工。每一位都要去作工,就是个人有个人的办法,只要是活的,也不必强求一致。(一二三至一二四页)

因此,我们都该好好研究出一个作事的办法。虽然环境有为难,但不一定就没有办法。“核心”的办法未尝不可用,但是用的时间太多,并不合宜。我们若一直聚长老聚会、核心聚会,却没有将人作活,至终就一无所成。所以, 你们要把时间、力量用在实际的事奉上,必要时有点联络就可以了。总是尽量把时间、力量用在实际的工作上,而不是用在开会上。(一二五页)

职事的话还有很多要读的,我们先读到这里。

 

二〇一〇年六月三日于新泽西州普林斯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