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借着事奉成全人—提醒人的范例 | mswe1.org

第五篇 借着事奉成全人—提醒人的范例



第五篇  借着事奉成全人
—提醒人的范例

我们这一连串的交通,主要是交通怎么成全人。一讲到成全人,我们的反应都是想到自己需要被成全。这是毋庸置疑的。但现在我们不是讲自己怎么被成全,乃是讲怎么去成全别人。已过我们常用三类的人来作比喻。C 类的人是什么都不作;B 类的人是自己老老实实地作,但是作到最后就像李弟兄所说的,达到了饱和点,再也无法有突破;而 A 类的人不光是自己作,还成全别人来作。

换句话说,我们交通这一系列信息的目的与重点,不光是 C 类的人要升级变作 B 类的人,自己实实际际地作;B 类的人更要升级变作 A 类的人,不光把自己作进去了,还要把别人拉进来作。譬如,自己读经也要拉别人来读经,自己传福音也要拉别人来传福音。今天在主的恢复里,A 类的人实在太少了。问题就出在很多B类的人都有一种观念: 我自己还没有被成全,怎么成全别人?事实上,你从头一天得救就可以作A类的人,作成全人的人。

好比有的人十八岁就生孩子作了母亲,就必须成全自己孩子。十八岁的女孩自己还很需要被成全,但是她一旦作了母亲,即使自己懂得不多,也要成全自己的孩子。今天,我们需要除去所谓自我谦卑的观念—我怎能成全别人?我自己还需要被成全!所以我们这一连串的信息,就是要交通怎么成全别人。换言之,不是说你自己完全被成全了,才够资格成全别人;而是你有多少就给人多少的成全,至少你能够成全比你后进的人。

其实在你成全后进者的过程中,你自己也得着了成全—学会如何成全人。我们作主的工,要学会怎么作进去,也要学会怎么作出来。作进去是把事情作好了;作出来是成全别人来作你所作的,不是作到末了都只是你在那里作。你自己要好好作进去,作好以后,还要把别人带进来作。一个人作就是一分力量,一百个人作就是一百分力量。每一分力量就算只有你的十分之一,一百分力量也抵得上你的十倍。所以,力量是在群体里, 群体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力量。今天我们要特别注意这件事。

生命和功用并重

神的经纶(弗一 10)与神恩典的管家职分(三 2)同字。神的经纶就是神的管家职分,就是将神的恩典分赐给人,以完成祂的旨意。马太二十四章四十五节讲到忠信精明的奴仆为主人所派,按时分粮给主人的家人。马太二十五章十五节讲到按照各人的才干, 个别给他们银子。换句话说,神实行祂经纶的路,不仅是按时分粮,更是按才分工。按才分工,就是把神家里的事分工给神家里的人,让神家里的人都有事作。所以,分派工作给人作,不是一件凡俗的事,乃是有圣经的根据,与神的整个经纶息息相关!

基督徒在主面前的光景有两面的讲究:一面是生命,一面是功用。生命需要长大, 功用需要显出。然而,整个基督教的制度把信徒的功用都扼杀了,根本显不出属灵的功用。就像一只鸟被关在鸟笼里,怎么发展它飞的本能呢?基督教主日作礼拜就是一个鸟笼。人得救的那一天还能显出一点功用,然而一旦被关进作礼拜的鸟笼里,一段时间之后就没有办法叫他尽功用了,既不能申言也不会传福音,因为他生机的功用都被牧师取代了。这是制度的问题,制度扼杀了人属灵的功用。

今天我们在主的恢复里,绝不能走基督教制度的路;我们乃是要走一条平衡的路。一面我们要吃喝享受主,注重生命的长大;一面我们也要殷勤服事主,显出生机的功用。关于生命的一面,我们中间讲了很多,所以我们要多交通功用的一面,怎么把功用显出来。有的人一直追求生命长进,但是功用却一直显不出来。原因之一是由于没有人去鼓励他,原因之二是由于他所处的生态环境不对,不能促使他显出功用来。一旦有了促使他显出功用的环境,他的功用就显出来了。

每个得救的人都有生命,每个得救的人也都有功用。这两件事是大家要看清楚的。每个得救的人都有生命,没有说得救了却没有生命的。同样的,也没有说得救了只有生命却没有功用的。我们在主的恢复里,大家都认同:一呼求主名就有生命,但是一说到有没有功用,或说有什么功用,就三缄其口,不敢说了。这就是功用没有被显明的一个情形与现象。

帮助人显明功用

前面我们讲过,我们要帮助别人显明功用,需要有几方面的讲究:要有异象,要发掘人的恩赐,要把事情委派给人作,要作榜样,要供应、鼓励等等。这些可以说是成全人的原则与要素,也可以说是成全人的技巧,也可以说是成全人的步骤。要给人有异象, 就连擦桌子,也要给人有异象。你要给人看见,他是在主的会幕里服事!现在我们要推动大家传福音,也是要给人有异象,看见为什么要传福音。

然后,我们要发掘各人的恩赐。每个人的恩赐都不一样,不能以一概全,以为每个人都是一样的。譬如,你自己是音乐家,你拼命想要儿子作音乐家,其实他的天赋不是音乐家而是画家,你要他作音乐家就是在抹杀他天赋的功能,好实现你自己的理想。这是天然的一面,属灵的一面也是一样。每个人的功用不同,你要发现他特有的功用是什么。有的人不喜欢讲话,但是他很喜欢敲敲打打,这就是他的功用。

前两周我对一位弟兄说,你的功用就是去赚钱。你赚得到别人赚不到的钱,你好好赚吧。这是主给你的恩赐。但是你不要骄傲,你要敬畏神,把它当作你对主的服事。这就是罗马书十二章所说的运用不同的恩赐,大家要有这个观念。有的人照顾儿童是他的恩赐,有的人唱诗歌是他的恩赐,有的人写诗歌是他的恩赐……。你要发现他的恩赐, 不要把你自己的那一套观念加诸在别人身上。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就是你要把事情分派、委派(assignment)给人去作,这是成全人很重要的一环。有的人从来不知道怎么分派、委派别人作事。你没有孩子或是孩子还小的时候,你是自己一手包办家务。等孩子长大了,就逼着你一定要训练孩子,一定要分派事情给孩子作。譬如,你要孩子每天倒垃圾,或者你要他每天把报纸拿进来,这就是分派工作。在召会里也是一样,要敢把事情委派给人去作。如果你怕他会作错,或是怕他不肯接过去作,就不把事情委派给他,那他永远不会作。

譬如,你叫孩子去倒垃圾,你怕他不倒,就自己去倒,而不叫他倒。你倒一辈子垃圾,你的孩子就永远不会倒垃圾。在召会里也是一样。你一定要把事情交出去给人作。不肯把事情交出去给人作,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问题!我们这些服事主的人,要么就是没心服事,这事根本不归我管;要么就是服事到底,一头栽进那个服事里,怎么拔都拔不出来,说什么就是不肯放下。他一放下那个服事,就像没事干了一样,吊在半空中空荡荡的。这就表明:你是嫁给了服事,不是嫁给了主。

所以我们一定要会作进去,也一定要会作出来。作进去就是你把事情担在自己的肩头上,作出来就是从你的肩头上交到别人的肩头上,由别人来担责任。你能够有这个恩赐、有这个看见、有这个学习,你这个人就能够生生不息!我看过很多人好像没有什么恩赐,但是人一沾到他,就会起来事奉,就会起来为主发热心。这是怎么回事?原因在于他会把事情交给人作。这是我们大家都需要学习的。

借着作事成全人

早上我要跟大家交通的,就是怎么把事情搞出来给人作,也就是怎么把人都摆到服事里去。要帮助人显出功用,就需要搞出事情来。事情越搞越多,功用就越作越显明。无事要生出事来,没事要变有事,那你就能够事奉了。我这不是讲笑话。一个召会的行政和治理,如果持一种大事化小事、小事变无事的态度,迟早是要关门大吉的。如果我们的服事是持一种大事化小事、小事变无事的态度,那就没有工作可作了。你要成全人,就要没事搞出事,来给人作。

召会原本是不存在的,但是有人信了主,就有了召会。这就是没事变有事了。召会里的事情越多就越兴旺。照顾人也是这样。我为什么要照顾人呢?我有我的生活,你有你的生活,他有他的生活,彼此互不相干—无事。但是你一去照顾人,没事就变有事了, 小事就变大事了,少事就变多事了。你看一个兴旺的召会,一定有很多事要作:早上有事,下午有事,晚上有事,周末有事,周中有事。一堆的事是怎么出来的?人搞出来的。搞得出事情才能搞得出功用,才能把人的功用挖掘出来、显明出来。

当然,今天我们所受的带领是:主看重我们的所是过于我们的所作;主的恢复是要成全人,不是要成功事;是人要被成全,不是事被成就;神不是要我们为祂作多少事, 乃是要作工在我们身上,成全我们这个人;人对了,事就能够作出来……。这些讲法都没错,也都是关于生命长大的一面,已过我们讲得很多。今天我们所要讲的,是关于功用显明的一面。这就需要借着事来成全人,借着事来帮助人显明功用。

就着人与事来说,如果光有事没有人,就不过是一个组织,或者是纸上谈兵,空有计划没有执行;如果光有人没有事,就是英雄无用武之地,没法显出功用。譬如,新泽西一周训练有很多人都奉献了,但是没有事给他们作,他们的功用就不能被显明出来。一面我们要把人搞活了,但是人搞活了,没事给他去作,就没法帮助他显出功用。生命是显在人上,功用是显在事上。你要带人长大,就要带人生命长大;你要带人尽功用, 就要找出事来。事情来了,就有凭借来成全人显出功用。

所以,我们要成全人,就要没事找出事来给人作。譬如,活力排要生生不息,就要成全人作提醒人。现在我们作活力排的有三千人,作提醒人的有六、七百人。如果我们把提醒人加到一千人,自然作活力排的就会加到五千人。但问题是,你怎么把三、四百人加进来作提醒人呢?换句话说,你能够把这三、四百人加进来作提醒服事,你的功用就借着这件事被显出来了。

事奉带进生命的长大

今天我们要成全人,就要有两面的成全,一面是生命的成全,一面是功用的成全。前者在于真理的追求与生命的经历,后者在于把具体的服事委派给人去作。其实这两面是相辅相成的。人一对主有心就很愿意服事;反过来说,人一有服事就把心拉来了。譬如,一个姊妹对追求主没有负担,聚会踢踢踏踏的,但是你安排她来司琴,来了几周她就开始对主有心了。又譬如,一个弟兄跟着他的姊妹受浸,跟着他的姊妹来聚会,既不积极也不主动,有一天你安排他作招待,安排他开奉献箱,作了几周他这个人就积极主动起来了。

你说,这不够属灵,应该让人从正门进来:先奉献,再吃主喝主、爱主,然后生命长大,再给他服事。这样讲也对。但是从基督教团体的实例来看,他们既不讲奉献,也不讲生命,更不管生命长大,就把人拉来服事。一段时间之后,你想把这个人从他们中间拉出来,是拉不出来的。因为他在那里有服事,服事就把他勾住、吸住了。他不是从生命的线入门的,而是从功用的线入门的。

你从功用的线入门,慢慢带他也会带到生命的线上。譬如,你传福音带新人得救, 你开始喂养他,之后就会觉得自己的构成很不够,需要有更多真理的装备,也觉得自己需要被对付,除去拦阻生命长大的因素。可见,事奉是可以带人进到生命的经历里,带人进到生命的追求与长大里。

有许多年轻人,你叫他追求生命长大,他听不进去,但是你叫他作事、敲敲打打, 慢慢他就有兴趣追求主。或是你叫他去传福音,他传一传福音就开始对主有经历,生命也就开始长大了。换句话说,我们成全一个人,可以从生命的线入门,生命在先、事奉在后;也可以从功用的线入门,事奉在先、生命在后。大家要清楚这个观念。所以我们今天要成全人,就要找出事来给他作。譬如,你现在服事主了,给你挂三、五个人,你就要替这三、五个人找事情作,他们作一作就显出功用了。

事奉是成全人的凭借

李弟兄早期训练人是很厉害的,所有进去工人之家的,每个人的责任是什么,谁洗厕所、谁擦玻璃、谁烧饭……都安排得清清楚楚、有条不紊。我记得,李弟兄刚搬到安那翰,就设立一个执事室。其实没有执事室也可以,很多一两百人的召会都没有执事室。但是你设立一个执事室,就有很多事需要人作,就有一班人进到服事里。

李弟兄是怎么设立执事室的呢?第一,把该作的事定义好。什么叫作执事室,在执事室上班是怎样的情形,有几班,作什么事,文书怎么分类归档,怎么接听电话,怎么作记录,怎么作财务……都列出来、定规好。第二,给大家讲事奉主的异象。第三,呼召愿意服事的人。然后,把签了名愿意服事的人带进服事里。

李弟兄那时候带人服事执事室,因着他自己是相当执着、认真,所以服事的人也跟着戒慎恐惧、战战兢兢的,觉得这是一件重大的服事,不敢随随便便看报纸、喝咖啡。头三个人认真了,后来的人也跟着认真了,这就形成了一个规范、制度,就能把服事的人成全出来。召会里的服事也是这样。比如抹椅子,谁不会抹?但是你把它作成一个规范、制度:谁要来抹椅子,就先经过一点的训练:每次来服事要先祷告,然后一面抹椅子一面祷告,服事的弟兄姊妹每三个月出去相调一次……。

无论什么服事,都认认真真地把它作成一个规范、制度,就能够作为成全人的凭借。这就是李弟兄所说的“生意”。召会的治理是这样,看望也是一样。人人都可以看望,也都应该看望。如果你把看望作成一个有条有理的制度,就能够产生一个看望的事奉体系。譬如,台北召会开头在新公园传福音,每次都收到许多福音条子,然后每周一就把那些条子分派给弟兄姊妹去看望,结果就把大家动员起来,人人都有事奉了。

李弟兄早期在这些事上真是一个专家。我们都听过他在烟台的故事。他搞一个厕所, 很认真花时间去设计,然后动手去作,作完了就交给人去服事。他从传教士那里买了一架钢琴,就安排姊妹用布作成罩子把它盖起来,然后安排司琴的人……。这就是没事搞出事情给人服事,无事变有事、小事变大事。就像我们上网看 google map,你可以放大(zoom in)来看,也可以缩小(zoom out)来看。就如召会的治理,这样大的事可以占你七天的时间,而一个不起眼的服事也可以占你七天的时间,就看你要怎么作。

如果你不会把事情“放大”,你的服事就会大而化之,大事化小事、小事化无事。用属灵的话来说,就是作每一件事都要认真。你一认真摆进去,自然就能没事变有事、小事变大事、少事变多事。你不会把事情搞出来给人作,就不能成全人。这是李弟兄早期成全人的路—以事成全人。譬如,倪弟兄说到“恢复全教会传福音”,怎么作呢?就是有人作招待,有人派单张,有人守望祷告……;这样就把全教会都带进福音的事奉里! 这是我们早期的作法:找出一些事分派给大家作,借由作事来达到成全人的目的。

科学化地成全人

现在我们的作法比以前更往前了。不光是借着“作事情”来成全人,更是借着“牧养人”来成全人。我们曾经点出,有几个范围是急切需要把人成全出来的,如活力排、校园工作、团体生活、召会的牧养、配搭负责人(coordinator)等等。其实这每一项的成全与服事,本身就与牧养有关。譬如活力排的提醒人,主要的服事是“联络、供应、提醒、鼓励”,就是一种的牧养。换句话说,他们乃是借着去牧养人而被成全。

以我们比照李弟兄从前的作法来说,他花多少时间来设计厕所,今天我们也要用同样的时间来思考怎么作提醒人。为什么要花时间思考呢?举例来说,消遣性地养鸡:只要关几只鸡在后院的鸡笼里养就可以了。但科学化的养鸡就有很多的讲究:要研究饲料配方,要研究鸡的作息与环境……。今天,提醒人的服事就是借着“联络、供应、提醒、鼓励”来牧养人,而且是科学化的牧养,每一步、每个细节都需要花时间思考、研究。

成全提醒人的范例

以成全提醒人为例,现在有人愿意作提醒人,怎么帮助他起步呢?从前李弟兄安排人进到事奉里,原则上就是作两件事。第一是订出服事的步骤,第二是把服事分类或分成一个个小块。将整个服事的过程规范成步骤 123……,就是步骤化、程序化。有的人很不喜欢把程序步骤化,认为太麻烦、太机械了,不够生机。当然,你能够生机地作那是最好;但是要成全一个没有作过的新手来作,就要把整个流程步骤化,好让他一步步学着怎么作。其实步骤化的训练是一种科学化的训练。他没有经过步骤化的训练,就很难有生机的作法。刚开始他是按步骤来作,等作到相当娴熟、成为专家了,自然就会产生一种生机的作法。

譬如,一九九二年李弟兄释放了《关于活力排之急切需要的交通》,这本书最后一页讲到“如何在召会生活中产生并设立活力排”,就是把整个程序都步骤化了:壹、一二三四五,贰、一二三四。对新手来说,程序步骤化是非常好的学习方式,跟着步骤作就很容易上手。我们以成全孩子洗碗为例。你将洗碗的程序步骤化了,既容易教也容易学: 第一要先穿上围裙,免得弄脏衣服;第二要倒出一点洗碗精,一个个洗过;第三要一个个用清水冲洗干净……。其实外面教人作技术性的事,也是给你一张程序步骤化的表, 让你一步步学着作,再一项项打勾。

程序化与系统化

所以,我们要把人带上路,第一需要程序化、步骤化,第二需要系统化、分类分工, 就是把服事分门别类,或是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然后分给人去作,这样就能把许多人带进服事里。分类分工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五○年代,台北一会所约二千块玻璃的整洁服事。二千块玻璃让弟兄姊妹来认领,每一块玻璃都有专人负责作整洁,叫大家都有事作。这就是所谓的“按部就班”:一面按程序步骤化来学习,一面按分类分工来完成。

对于新进的提醒人,他们以前没有作过提醒人,我们要怎么帮助他们开始服事呢? 首先,你要把提醒的对象分派给他。把人分派给他去服事有两种情形:一种是有现成的对象,可以立刻分派给他,让他立刻拿起来作;一种是没有现成的对象,就要他自己去找,或者你帮他找,或者他跟着你一起去找,直到找着提醒的对象为止。可以从传福音着手,也可以找那些久不聚会的。无论如何都要把人找出来,让他有服事的对象。

基本的原则,就是没事要替他想出事来,没步骤要替他想出步骤来,也要替他想出分类分工来。譬如,提醒人主要的服事是“联络、供应、提醒、鼓励”,这四件事可以是一个口号,也可以是四大块很值得研究的题目。其实“联络、供应、提醒、鼓励”很大一部分的工作,就是“扶持”。扶持是什么?就是弟兄姊妹有了难处,就去扶持他。这简短一句话就讲完了,但是你怎么扶持他呢?却是一个很大的学问。

现在基督教团体里最大一块的服事,就是咨询辅导(counseling)。每当人遇到困境、挫折时,譬如酗酒、家庭破裂、失业、得癌症等,就可以寻求咨询辅导,而得着理性和知性的忠告与辅导。我们扶持弟兄姊妹:听他讲话,帮他解决难处,不单在作咨询辅导的事,更是带着属灵牧养的成分在内。这在基督教团体里,乃是一个心理学博士才能胜任的职位,可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在主的恢复里,主乃是成全我们都作这事。

李弟兄说我们去照顾人,主要是作两件事,一是神性的喂养(nourishing),一是人性的顾惜(cherishing)。喂养就是给人属灵的供应,顾惜就是给人爱和温暖。你把这些话当作一篇道来听,或是当作成全聚会的信息纲目来讲,都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你真要去作,作得有实际有内容,就不容易了。

怎么作神性的喂养呢?你需要进入一年七次的信息、晨兴圣言、生命读经、恢复本圣经,都追求、消化了,还要融会贯通、有味道地供应给人。这也是一门大学问!怎么作人性的顾惜呢?就是联络、供应、扶持、鼓励他。其实召会生活百分之七八十都在作人性的顾惜。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姊妹作提醒人比弟兄们作得更好的原因。

大量地成全人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不是只要有一、两位很会作的明星型姊妹就好了,而是要大体圣徒都能作“联络、供应、提醒、鼓励”。所以,我们必须把提醒人的服事科学化,才能大量地成全人。我盼望大家都看见,这不是简单的事。现在我们讲神命定之路、讲牧养,对有些人讲得都快变八股了,实际真正去作的有多少人呢?

这几年我们搞出一班姊妹作提醒叮咛人,多少是作了一点,但是作得还不够透、也不够普遍。从前五、六十年代,李弟兄搞看望服事,香港初期搞保母制度,所有姊妹都要认养小羊,好像搞了很多噱头、花样,其实就是没事找出事情来作,借着服事成全出有功用的人。现在我们搞提醒服事,成全叮咛提醒人实实际际地牧养人,也是这个原则和目的。

祷告联于主

要科学化地成全人,就得花时间和心思好好想过,怎么把程序步骤化,怎么把系统分类分工。以提醒人来说,就是把他每一次的提醒行动,很科学地分成几个步骤。第一步,一定要先祷告联于主。你不祷告就打电话,一定不成功。

联络—问安、分享、扶持

第二步,打电话给人,电话一接通一定要先问安。什么是问安?简单来说,就是今天的 twitter。你把现在正在作的想的,透过 twitter 社交网络告知你的朋友,你的朋友也把他作的想的告知你。比如,现在我换衣服,现在我吃冰淇淋,现在我走路,现在我购物……都是一些生活的琐事。所以提醒人打电话给人,第一件事不是分享高峰的真理, 而是先关心他的生活琐事!你知道他的生活琐事,就会对他有人性的顾惜。这就是问安。

不要轻看问安的功用。如果召会里没有人问安,整天他作什么都没有人知道,就很难摸他的生活,也很难对他有真正的牧养。但如果有人天天打电话给他,关心他的生活, 问他在作什么,只要他不拒绝也不觉得讨厌,就能够成为他一个很大的牧者。其实今天人的生活,大部分都在这个模式里。父母跟儿女交谈、沟通,就是聊一些生活琐事。这些都是牧养的一部分。

换句话说,提醒人打电话给人,第一件事是嘘寒问暖,讲生活的琐事,这是一块大学问。第二件事是分享你今天的享受和经历,可以是天也可以是地。天就是属灵的,地就是非属灵的。属灵的、非属灵的都可以聊,你一聊就和他联起来了。第三件事是扶持。因为谈生活琐事,谈到末了就是一个个的难处。没事突然之间事情来了,这就是人生。其实事情来了,就是扶持他的好机会,也是他经历属灵转折的好机会。所以提醒人的服事,一大块的工作就是扶持。

作属灵的媒—搭配

第三步,要把人配对、搭配(matching)起来。这件事讲得高一点、属灵一点,就是召会的建造。现在你爱主、奉献了,我需要替你找一个搭配的同伴(不是替你找配偶),把你建造到召会里。我一天没替你找到搭配的同伴,你就一天没有建造到召会里。其实你牧养人,最重要的是替他找到搭配的同伴,这样他就被建造到召会里了。

今天,电视上的配对节目或是一些作配对的网路,就是以一种科学的作法,把人配对起来,把互不认识的人搞相识了。现在连政府都在搞搭配。因为年轻人不结婚、不生育,大大影响国民生产,所以新加坡政府、台湾政府都积极在作搭配,使人与人之间多有沟通,特别是 80 后、90 后的年轻人不肯沟通。你就看见,搭配是多么重要。

现在我们作提醒人,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替人作属灵的媒,把人两两三三地搭配起来,形成一个“操练的活力排”。这不是讲笑话。比如,校园福音一次受浸了十个人, 这十个人都是生面孔,谁也不认识谁,怎么挂住他们、喂养他们?一个人能挂多少人? 一个人没办法喂养那么多人,所以一定要替他们找一个搭配的同伴。他们各个都搭配一个人,或加到一个活力排里,很快就可以把他们带到属灵喂养的路上。

其实,活力排的提醒服事就是一种的牧养—神性的喂养和人性的顾惜。这与一般召会生活、小排生活里传统的牧养,有何不同呢?最基本、关键的区别是,一般传统的牧养只是顾到单个的人,为的是得人、留人、成全人;而活力排的提醒牧养,不光是顾到单个的人,而且是以活力排的架构来牧养人,把人搭配在活力排里,为的是形成活力排、繁增活力排,并带进以活力排为架构的繁殖与扩增。

换言之,福音朋友、刚受浸的新人或久不聚会的圣徒,乃是被带进活力排里,以活力排的架构来牧养、照顾他们。一段时间之后,还要帮助他们形成自己的活力排(增排),并以活力排的架构来照顾、喂养别人。也就是说,一般传统的牧养是以单个的人为繁增的单位,而活力排的提醒牧养是以活力排为繁增的单位。所以,在活力排的提醒服事上, 搭配是一个很重要、很关键的服事,是一门大学问。

关切活力排的现况

第四步,关切活力排的现况。譬如,我们说所有活力排都要变成福音活力排,就是出外访人、接触人。作为提醒人就要自己先作,然后和他们分享传福音的喜乐和祝福, 还要带着他们一同出外访人、接触人。又譬如,你要提供属灵的信息和材料,以及激励人的实例和见证,这就是作供应的节和联络的筋。再譬如,你要注意活力排的繁殖与扩增,找出具有潜力的活力排,给予充足的鼓励与扶持,以成为活力排的生长点等等。总之,要竭尽所能地帮助每个活力排繁殖扩增、不老旧。

我再重复,第一你要祷告,第二你要问安,分享你的享受与喜乐,然后就着他的难处给予扶持。任何一个难处都不是一次就能解决的。所有作咨询辅导的都知道,咨询辅导没有一次就解决问题的,至少要经过三、五次。我们扶持人更是这样。人提出一个难处,我们为这个难处和他一同祷告,之后就要持续地跟进,直到难处慢慢过去。

难处被带过去了,神对他就变得很实际,比他听一千篇道更实际。今天我们带人过关,带人建造在召会里,就在乎这些生活上的经历,其实这就是召会生活的一大部分。第三你要把他们搭配起来,形成一个个活力排。第四你要关切他们的现况,帮助他们出外访人,帮助他们繁殖扩增等等。

按部就班地成全人

这里我们是用活力排的提醒人作范例,其实作儿童工作、作大专工作、作召会里分区的成全都是一样。你要把每一项服事弄得易懂易学易作。首先,你要把没事作成有事;事有了,就要把它步骤化,把它分类、分工,然后把人带进服事里,按部就班地成全他。这就是主耶稣说的,按照各人的才干,个别地把银子分给各人(太二五 15)。

我再讲,从前李弟兄在烟台成全人,是借着服事事务,比如把会所的整洁分类、分工给人作;现在我们成全人是借着服事人,把对人的牧养与照顾分类、分工给人作,叫人的功用显出来。这比会所的整洁更在神圣经纶的核心里。事是死的,人是活的。一面我们要帮助新人在生命里长大,一面也要帮助他们,从得救那一天起就能显出功用。我们大家要有这个看见,也要有这个信心。

 

二○一○年八月二十六日于加州安那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