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成全人的负担、异象和实行 | mswe1.org

第二篇 成全人的负担、异象和实行



第二篇  成全人的负担、异象和实行

 

上一篇信息,我们交通到成全人的急切需要。首先,从消极一面来看,我们如果不成全人,主的恢复就没有路;从积极一面来看,今天主的恢复在全球各地,新人进到召会里的速度,远比我们成全人的速度快得多。换言之,我们的脚步己经远远落后于主的脚步。如果我们再不急起直追,就太亏欠主了,因为我们没有充分与主配合。

同时,我也具体点出至少有六方面,是当前急切需要成全人的。我盼望,我们能就着这六方面详尽地一一交通,最好每一方面都能有一篇信息作深入的研讨。譬如,怎么成全人作活力排、怎么成全学生作校园工作等等。此外,我也点出成全人至少有七项原则或要素。譬如,我们需要给人异象、带人有承诺、把服事派给人、给人训练作榜样且带人作、要给人鼓励、要一直跟进、要有奖励等等。换句话说,我不仅点出了纵向的需要,也点出了横向的需要。这形成一个矩阵/表格(matrix/table),提供我们在这些点上作深层的交通与研讨。

现在各地都盼望我们能作出一些关于成全人的材料,供他们作一个周末或五次、十次的训练。关于这一点,在我们交通到“预备训练材料”时,会作深入的交通。但是我要重复地声明:材料不是最重要的,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不是说有了阿司匹林,就可以开业医病了。我们需要看见:每个人所需要的成全不一样,很难有统一的教材,特别是我们需要成全各式各样的人。

成全人是首要的工作

我们从李弟兄的《召会中的牧养与青年人的成全》一书,第三篇信息“在事奉上改观念—教导人成全人”,可以读出他的负担,乃是:我们要把成全人放在第一位,成全人是我们首要的工作。我们首要的工作,不是埋首于自己所服事的那一块,而一直忠心到底作“光杆司令”;若是这样,我们的事奉就是失败的。今天,我们首要的任务,乃是要成全别人作我们所作的,并且作得和我们一样好,甚至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如果我们作不到这一点,我们的工作就是失败的。

譬如,全时间训练规定每位学员都要到校园接触人。有些学员到校园根本不去接触人,而是听 MP3、iPod;那是 C 类的学员。当然,绝大部分学员都会遵照训练的带领, 实实在在地接触人、邀人读经等;那是 B 类的学员。而 A 类的学员就是,不光自己受训练,而且还作教练,教别人作他所作的。其实,全时间训练应该训练出 A 类的教练学员来;遗憾的是,目前全时间训练还没有 A 类的学员。

一般来说,全时间训练只要训练出绝大多数是B类的学员,就算是成功的训练。我们没有一个观念:要训练出 A 类的学员,才算是成功的训练。换句话说,我们都要转观念:无论哪一种训练都要作出 A 类的学员,作不出 A 类的就不能算是成功的。同样的原则,每个服事单位也要成全出 A 类的服事者。只要我们作不出 A 类的,服事就会死在我们手中—达到饱和点就停顿不前。

成全人的圣经根据

我们先来看主的话是怎么说的。圣经里讲“成全”,讲得最清楚的是以弗所四章十一至十二节:“祂所赐的,有些是使徒,有些是申言者,有些是传福音者,有些是牧人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然后下一句才是“目的是为着职事的工作,为着建造基督的身体”。根据这两节圣经,我们可以归纳出三个点:

第一,成全圣徒的工作是直接的,建造基督身体的工作是间接的,甚至为着那职事的工作也是间接的。也就是说,今天无论我们作什么工,直接的工作是成全圣徒,间接的工作是建造基督的身体。这与我们的观念恰恰相反。我们以为直接的工作是建造基督的身体,而间接的工作是成全圣徒—顺手带人跟着我们一起作。然而,以弗所四章给我们看见,成全圣徒是直接的工作,建造基督身体是间接的工作;乃是通过那些被成全的人间接去建造的,不是工人直接去建造。这是第一点:成全人的工作是直接的。

第二,成全圣徒的工作是优先的。按照经文前后次序来看,首先是成全圣徒,其次是为着职事的工作,最后是为着建造基督的身体。今天,我们说我们是为着职事的工作, 就以为跟随职事是首要的,而成全人是次要的、带手作的。不,我们首要的工作是成全人,然后才是把人带到职事的工作里。因此,从以弗所四章的观点来看,成全人乃是所有恩赐者首要的工作,也是最优先的工作。

第三,成全人乃是翻版、复制的工作。换句话说,使徒要成全出使徒,申言者要成全出申言者,传福音者要成全出传福音者。不是说作到天地末日都只有你作使徒、都只有你作申言者、都只有你作传福音者。这是不对的。你是使徒就要成全出使徒,你是传福音者就要成全出传福音者,这样代代相传,召会才能绵延下去。也就是说,我们必须作翻版、复制的工作。任何一个服事没有作出翻版、复制,都是不行的。

当然,时代的职事—倪弟兄、李弟兄的职事,是没法翻版的。除此之外,我们所有的服事:作长老、作同工、作话语服事、作校园工作……,都需要作出翻版、复制来。你不翻版、复制,服事就会断送在你手中—后继无人。李弟兄在信息里语重心长地指出:今天我们的工作达到了饱和点。达到了饱和点,就是因为没有翻版、没有复制;作来作去始终那几个人在作,这是不对的。

“作进去”与“作出来”

我们过去服事的模式,最多只能作出 B 类—光自己作,不会带人来作。带人来作, 叫人作我所作的,作到我能够“作出来”,才是最首要、最重要的服事。换句话说,我们的服事很简单,就是两句话。第一,一定要“作进去”:作进去了就是 B 类,作不进去就是 C 类。第二,一定要“作出来”:光是 B 类—作进去了,还不够;你作进去了,还要作出来—把人成全出来,那就是 A 类。

譬如,你作儿童、作区负责、作牧养等,都要能够作进去。但是你作进去之后,如果一直坐在所谓“忠心服事”的位子上,永永远远都是你在服事,这就证明你没有作出来。现在有些地方实行每隔几年调整服事人位的作法,不让服事者在一处生了窝;然而这种外面的调动,只是“出来”,还不是“作出来”,因为没有把人成全出来。好比移民,你移到其他地方,而原来地方没有产生出人来,所以不是“作出来”!

就像洗牌,洗来洗去四张 A 还是四张 A,有什么差别呢?如果四张 A 能够洗出八张A 来,那就大不同了!换句话说,这不是调一调位置的问题,乃是你要成全人来顶替你, 然后自己再另起炉灶,开始一个新的服事。最近,我对韩国弟兄们也是这样的交通。这几年各地召会都走向年轻化,所以我大力鼓励较年长的同工们交棒给年轻人。但是他们交来交去,就是交不出去,因为他们没有把人成全出来。

正常的情形应该是:你服事几年之后就把棒子交出去,自己再去开疆拓土,另辟新的服事。李弟兄就是这样。他到台湾开疆拓土,作出来之后就交给人,然后自己到美国另辟新的战场、工地。他一直是“作进去”再“作出来”,“作进去”再“作出来”,所以成全出那么多的人!反观有些同工作到今天,还是自己一个人作,因为他没有把人成全出来。可见,成全人和不成全人,其结果是何等的不同!

 

主恢复最基本的纤维

其实主的恢复从头一天开始,就是恢复基督的身体—恢复众肢体尽功用。这是因为基督教所遗传的,是一种叫基督身体瘫痪、不健康的制度,所以主必须兴起祂的恢复, 来应付这个时代的需要。我们从以弗所书生命读经第四十一篇信息“被成全的路”,就能体会李弟兄对成全人的负担是何等的重!他说,

我对在主恢复里我们中间的光景负担很重。我必须诚实地问自己,到底有多少弟兄姊妹在这职事下得了成全?……在这些日子里,我对成全圣徒有很重的负担。除非等到我看见众圣徒都能作早期的使徒、申言者、传福音者、牧人和教师所作的同样工作,否则我不能卸下这负担。……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卸下我对训练一事的负担。……我的负担是在一段时间以后,也许三、四年后,这里所有主恢复中的圣徒,都受过充分的训练。(三四四至三四七页)

一九四八年,倪弟兄的职事被恢复时,他头一个负担就是要众圣徒起来尽功用。这个负担是延续他一九三九年身体之异象的负担,就是全身体复兴起来,全身体传福音, 全身体事奉。李弟兄无论怎样打负担、怎样带新路,其宗旨与目的就是要所有的圣徒都起来尽功用。换言之,这乃是主恢复中一以贯之的负担。可以说,“成全人”牵涉到整个主的恢复最基本的纤维。

成全人的需要与负担

我们这一系列的交通,不光讲到成全人的需要与负担,也要交通怎样实际地成全人。头一类最需要成全的是活力排,这也是召会里最基本最该作的一项。譬如,我们有一处召会,现在人数发展得很快,很需要增排增区,但是区负责不够,所以急需作成全训练, 好尽快把新手训练成老手,以应付这个紧急的需要。

问题是,新手怎么变成老手呢?如果新手不好好作活力排,也没有实际去照顾人, 怎么变成老手呢?这是不可能的。毕竟属灵的牧养与开奉献箱、作账、作事务,是很不同的。如果他不是一个照顾人的人,训练很可能叫他成为一个没有活力的老手。那是不行的。所以,我们要成全人,还得一个一个地成全。

我们成全人的第一项原则与要素,就是要给人异象、给人启示、给人话语。如果你不给人启示,人就不知道为什么要作这件事。譬如,你要我去传福音,你不能光叫我去传福音,那是不管用的;你必须先对我讲说圣经中的启示和话语,讲到我觉得真的很需要去传福音,不传福音就有祸了。至少我要在观念上认同这一件事,然后你再对我作其他的原则与要素。换言之,启示、异象好比一个理论基础。

就着启示这一面来说,职事的信息讲得多而又多。马太二十五章说到两个比喻,先是儆醒的比喻—童女,后是忠信的比喻—奴仆;童女象征生命的一面,奴仆象征功用的一面。换句话说,一个基督徒必须兼备这两方面:生命要长大,功用要显明,才能算是正常的基督徒。这两面就像人的左右手,没有孰重孰轻之分。过去我们在生命一面强调得比较多,所以大家在生命一面就努力得多;而在功用、恩赐这一面强调得比较少, 很少用整篇信息来交通这一面,通常只是附带地提一下,以致我们在成全人上就比较缓慢而不够。

关于功用和恩赐的启示

关于显明功用、发展恩赐这方面的话语,其实倪弟兄、李弟兄的信息讲得很多很多; 我简单地列出九点关于这方面的启示,供你们作参考:

第一,关于功用(function)。罗马十二章四节说,“正如我们一个身体上有好些肢体,但肢体不都有一样的功用。”换言之,每个肢体都各有不同的功用。林前十四章三十一节说,“因为你们都能一个一个地申言……。”换言之,大家都要尽申言的功用,也就是“人人尽功用”的意思。在职事信息里有很多关于尽功用的话语。

第二,关于恩赐(gift)。我们一提起恩赐,就觉得是负面的。其实恩赐与肢体尽功用,有密不可分的关系。继罗马十二章四节说到功用之后,六节说“照着所赐给我们的恩典,我们得了不同的恩赐……”,而以弗所四章七节说“但恩典赐给我们各人,是照着基督恩赐的度量”。这两处经节都提到恩典与恩赐。一处是先恩典、后恩赐,一处是先恩赐、后恩典。无论是先恩典后恩赐,或是先恩赐后恩典,都给我们看见:每个得救的人都有自己的恩赐,且必须发展他的恩赐。你的恩赐就是你的银子(太二五 1430)。如果你不发展你的恩赐(银子),你就是不忠信的奴仆。

第三,关于事奉(service)。生命课程第二册第二十三课的题目是“事奉主”。以色列人蒙拯救脱离埃及,目的是要事奉神(出三 12)。我们得救之前,是事奉偶像、事奉自己的肚腹、事奉撒但与世界;得救之后,乃是要一生一世事奉神(路一 75,帖前一 9, 来十二 28)。即使到了永世,我们仍然要在神的宝座面前事奉祂(启二二 3)。我们爱主、将身体献上(罗十二 1)、不愿意自由(出二一 5)等,都是为了事奉神。

圣经和职事信息里有许多关于事奉的话语,都可以作为我们给人的启示。譬如,罗马一章九节:“我在祂儿子的福音上,在我灵里所事奉的神……”,七章六节:“……叫我们在灵的新样里服事,不在字句的旧样里”,十二章一节:“……将身体献上,当作圣别并讨神喜悦的活祭,这是你们合理的事奉”,十二章十一节:“……要灵里火热,常常服事主”等。

生命课程第一册讲到:知道得救了、全家要得救、清理旧生活、呼求主名、祷告、读经等,都是热门的课题,大家都喜欢带新人读这些课程。而第二册讲到:聚会、奉献自己、传福音、事奉主、奉献财物等,则是冷门的课题,很少有人带新人读这些课程。这说出我们的观念,比较偏向生命的长大,而轻忽功用的成全。其实新人从头一天得救, 就应该给他一个观念,就是事奉主、尽功用、发展恩赐的观念,并且带着他一起来作。

第四,关于管家职分(stewardship)。以弗所三章二节说到“神恩典的管家职分”,管家职分就是事奉;而 stewardship 这字的希腊文就是 oikonomia(经纶),所以神的整个经纶与我们的事奉有莫大的关系。我们乃是借着事奉来完成神的经纶。

第五,关于奴仆(slave)。马太二十五章揭示,我们是奴仆。出埃及二十一章六节说“主人……用锥子穿他的耳朵,他就永远服事主人”,预表我们作奴仆永远事奉主。约翰十二章二十六节说,“若有人服事我,就当跟从我;我在哪里,服事我的人也要在哪里……。”换句话说,我们每个人都是奴仆,都是管家,都有功用,都有一份恩赐,都要事奉主。

第六,关于牧养(shepherding)。约翰二十一章说到我们爱主,就应当喂养主的羊、牧养主的羊(1517)。换句话说,我们每个人都是牧养人的人。基督复活、升天以后,祂是群羊的大牧人(来十三 20)执行祂牧养的职事。使徒们在地上继续祂牧养的职事,而我们每个人也要尽牧养的职事。

第七,关于结果子(bear-fruit)。约翰十五章五节说,我们是葡萄树上的枝子,住在主里面的就多结果子;二节说,“凡在我里面不结果子的枝子,祂就剪去;凡结果子的,祂就修理干净,使枝子结果子更多。” 换句话说,结果子乃是基督徒的命定。

第八,关于国度(kingdom)。国度与我们的事奉特别有关。马太二十五章忠信的比喻,说到我们如果在事奉上忠信,就要在国度里得赏赐;但我们如果在事奉上不忠信, 就要在国度里受惩治。当然,国度的奖赏和惩治,与我们生命的长大有关,但也与我们的事奉有关。你不事奉,就会在国度里受惩治;你事奉得好,就会在国度里得奖赏,与主一同坐席(路二二 2930)。

第九,关于圣灵的两方面。一面是内里的充满,为着生命与生存;一面是外面的充溢,为着能力与工作。在我们的观念里,总以为内里的充满最重要,而外面的充溢不重要;其实这两方面是同等的重要。换句话说,我们必须同样地注重外面的充溢。这与我们的工作、事奉有关。我们要传福音,就一定要追求圣灵充溢。你不追求圣灵充溢,怎么传福音?你光追求圣灵充满、膏油涂抹,还有可能缺乏事奉主的能力。

当然,我们说追求圣灵充溢,不是指为着说方言或灵恩运动,乃是指为着事奉而被圣灵充溢。所以,我们今天不能光是主日来聚聚会,还要把时间、力量摆在服事上,一生一世服事主。因为我们是基督身体上的肢体,我们需要运用恩赐、尽功用,也需要作奴仆、作管家、作牧人、作祭司事奉神。我们的事奉直接与国度的奖赏和惩罚有关。

 

实际带人走路

今天,我们要成全人进入事奉,首先要给人圣经的启示,作为一个理论基础。但是启示不是一切,不要以为话语讲通了,讲得他阿们了,讲得他流泪了,他就会自己上路。没这个事。给人启示最多只占五分之一,更重要的是接下来怎么实际带人走路。我们过去的难处,就是把这五分之一当作是五分之五。以为给人启示就完事了,根本不带人实际走路。换句话说,我们是理论多多,但实际带人走路缺缺,所以没有成全出什么人来。

我们天然的观念总以为,最重要的是给人异象、启示。没错,给人异象是很需要的, 而与这个同样需要的是一个带着一个来作。也就是说,我们是借着榜样来成全人。最典型的代表就是主耶稣。祂是在死而复活的过程里,带着门徒一同经历,叫门徒看着祂怎么走向耶路撒冷、怎么否认己、怎么钉十字架等。让门徒观看祂是怎么作的,叫门徒也跟着作,就得了成全。

旁观者,参与者,受托者

譬如,现在我们作活力排,人数一直停留在三千人,要怎么突破呢?怎么把三千人作成四千人呢?或者说,怎么把三个人作成六个人?怎么把一个活力排作成两个活力排?我的答案是三个阶段:第一,把人作成旁观者;第二,把人作成参与者;第三,把人作成受托者。第一阶段是他来旁观;第二阶段是他从旁观,进而参与;第三阶段是他不仅参与,并且受托分担你的负担—以他为主体,而你作辅助。也就是说,第一,你要得着一班旁观的人;第二,从这班旁观的人当中,作出一些参与的人;第三,再从这些参与的人当中,作出几个能够受托的人。

换言之,如果你有三个旁观者,他们什么都不作,就只是看着你作;你作作作,慢慢就作出一个参与者,跟着你一起祷告,跟着你一起看望,你作什么他也作什么,他参与了。不要指望三个旁观者都变成参与者,只要有三分之一就够了。同样地,如果你有两个参与者跟着你一起作,就慢慢从当中作出一个受托者。你不在的时候,他可以顶起来作你所作的,接受负担与托付。

你就看见,这三个阶段形成一个金字塔:你要有一个受托者,就要有两个参与者; 你要有两个参与者,就要有六个旁观者;你要有六个旁观者,至少就要有十二至十五个人在你的名单上。这就是为什么你需要有一堆新人的名单。这样,你才能够从其中产生看光景的旁观者,然后从看光景的旁观者当中产生愿意作跟班或同伴的参与者,这时候你仍然是主体。等作了一阵子、时机成熟了,你再交托给他作主体,他就成了受托者。

 

在成全人上全力以赴

这样成全人的步骤,你不全力以赴地作,是不会有结果的。三个人永远是三个人, 甚至三个人减成了二个人或一个人。就如李弟兄说的,你要成全人,非得认认真真把它当作一件事来作不可。现在我们在各处,无论是作小排、家聚会或活力排,真正有这种成全观念的人很少很少,都是作因循的工作。上一周怎样,这一周维持上一周的就好了。你不能说他不照顾人,他也照顾人,但却是一种维持现状的照顾,不是一种繁殖扩增的照顾,不是以成全人为目标的照顾。

其实这三种人:第一种人—旁观者,就是 C 类—你作他不作;第二种人—参与者, 就是 B 类—你作他也作;第三种人—受托者,就是 A 类—你托给他作,你不需要作。你不需要作不是你不作,而是你去作别的。唯有这样,你才能实际地把人成全出来。作母亲的教女儿学作菜也是这样。先是女儿作旁观者,在一旁观看;然后作参与者,帮忙洗菜、切菜、烧菜;最后成为受托者,由她主厨烧菜,母亲就不用下厨了。学任何一种技艺都是这样。先是师父示范给徒弟看,然后徒弟动手跟着一起作,最后徒弟学成出师, 就可以独当一面、自立门户,甚至收徒为师。这就是成全人。

 

一个个地成全

这种成全是一个一个来作的。你不需要作很多人,你半年作出一个,从旁观者变成参与者,又从参与者变成受托者,那你就成功了。反而你半年开了五、六个特会,打神命定之路的负担,虽然有三、五百人听你讲,但如果没有后续的步骤—一个个地作在人身上,就很难看见果效!我们成全人有很多不同的方面,可以说是许多不同的原则、要素、项目、单元、工具等。打负担、讲启示、带人参加特会、给人看见异象,绝对有它的需要,但这只是第一步!最重要的原则、要素,就是作榜样—一个带着一个地作。你不带着他作,就不能期望他作得像你一样。神造人、生孩子也是这样。一胎只有一个, 一个照顾一个。这是今天成全人最需要的原则、要素!

换句话说,我们列出至少有六方面急切需要成全人的项目:活力排、校园工作、召会的服事、各单位负责人、网路服事、团体生活等,每一项都需要一个带一个地成全, 可以说这是我们最欠缺的要素!因着长老同工自己缺少这个要素,所以弟兄姊妹也就缺少这个要素。在有些地方,姊妹作得比弟兄好,实实际际一个盯住一个地成全。我再说, 你要盯出一个受托者,就需要盯住六个旁观者。你盯住六个旁观者,就有两个是跟着你作跟班的参与者;而两个跟班的参与者就可以有一个接班的受托者。

譬如,这个月韩国首尔要作三堂读经活力排的训练,他们就交通要用什么材料;其实训练用什么材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有效的作法就是一个人带着另一个人作“复制自己”(duplicate  myself)的工作。正如以弗所四章十一至十二节所启示,成全人的工作,乃是优先的工作,也是直接的工作,且是翻版的工作,一个人翻一个版。你要作翻版的工作,就需要有人愿意跟着你作;而鼓励人来跟着你作,最有效的路就是见证。

 

见证是激发人行动很好的路

无论是作活力排、作校园,或是作任何一项服事,你作一个见证,远比讲一篇道更能激励人来跟着你作。因为“讲道叫人感动,见证叫人行动”。讲道最多叫你感动,但见证很容易激发人行动。譬如,你听一个打开家的见证,就可以如法泡制打开家;你听一个作团体生活的见证,就可以依样画葫芦作团体生活;你听一个作弟兄之家好的见证, 就可以跟着作弟兄之家;你听一个网络传福音成功的见证,就可以学着作网络传福音。事实证明,见证比任何一篇道都来得有功效。见证的确是一条复制、翻版很好的路。

 

 

二〇一〇年五月二十日于加州安那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