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加州团体生活操练及服事实习第五-六周见证

您的评定: 平均: 5 (1 票)

喜瑞都团体生活第五-六周见证

 

我得救的见证-神就是爱

 

 

     大家好,我姓周。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我是怎么得救的。2008年秋天,我初次来到美国求学,只身一人。我的学校是加州州立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初来咋到,人生地不熟。看到身边的美国人跟我原来国内的人确实很不一样。我虽然初到此地,可是遇到的每一个美国人都相当的热情,当时英文不好,学校工作人员每一个都极其耐心的帮助我解决我的问题,弄完了还要再细心的询问我有没有其他问题。实在是感受到美国人的不一般,他们都非常友爱。

      一天我在学校当中走过,看到几个人在大声喊着:“FREE BIBLE, FREE BIBLE”, 我就看到一个棚子立着,下面有张桌子,上面放着许多圣经,有人在分送,有人在招呼。刚来到美国,被昂贵的书本费吓着了,动不动就上百美元,这边厢居然有人送免费的书,居然还是圣经,基督教的经典书籍,一直想读,可从来没有机会见到。我立马上前索取,他们要我的联系方式,没多想也就留下了我的联系方式。后来才知道这些送圣经的,就是当地召会的弟兄姊妹,之后他们也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的家庭聚会,我被温馨的氛围及美味可口的饭食吸引着,就这么进人了召会生活。

      前面说过我感受到美国人的不一样,对人和蔼友爱。我相信神也可以说是看到了SAN BERNARDINO召会的生活。其中有一对年轻的夫妇,他们搬到圣贝之后,也积极参与召会生活。到了09年的春天,姊妹即将临盆生产,可是在周六晚上生产之时出现了难产的情况。第二天,是主日,全召会收到消息后,为这一家祷告。弟兄姊妹的祷告是强烈的,是迫切的。我可以感觉到,他们是在为自己的家人,为自己的亲人祈求。 他们对人的爱,也就是神的爱在此显明了。

约翰一书 4:7:亲爱的,我们应当彼此相爱,因为爱是出于神的。神就是爱。
                4:12:从来没有人见过神;我们若彼此相爱,神就住在我们里面,

      我就是因着看到,召会所有的弟兄姊妹,为着一个小小的家庭,迫切的向神祷告,为他们祈求。这样的爱,折服了我,没有比这跟感人的了,当天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当时我心想,还有比这更美的么。我还要寻觅别的去处么,不论怎么样,我要与这样的一群人在一起。 不久之后,我就受浸归主了。 (FTTA,周弟兄)

 

了结已往的见证


      去年圣诞期间,我离开Oklahoma回旧金山,欠了别人575美金,但是不打算还。因为借我钱的人曾含糊其辞地说,不用还。

      1月10日我来到洛杉矶,当晚受浸。隔天我搬来和大家过团体神人生活。生活充实又欢快,没有比了解神的经纶更有意义的事了。每天活得乐滋滋的。

      胡姊妹有一颗紧的灵,每天跟在我后面追着我牧养。她不厌其烦,我也很配合,可以说是一被逮住就投降,立刻跟她读一篇牧养系列的信息。就在有一天,我的烦恼开始了。

      我承认,从Oklahoma回,旧金山,再到洛杉矶,我心理有个隐藏角落,放着我不愿意深入探讨的一个问题,我到底要不要还别人说了不用还的钱。

      有一天,我和胡姊妹又读起牧养系列的信息,说到我们受浸后有基督做生命,要除旧迎新,清理旧生活,跟过去的旧我彻底断绝关系,若是随身物品、家中摆件任何有偶像的,当销毁扔掉,和别人在金钱上的往来要搞清楚,一定要把旧帐还清。如果旧我去除得不彻底,就无法得更新,因为旧我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会一直出来,正所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读毕,我的心就被揪了一下,难道这是主耶稣知道我的问题,告诉我需要还帐?这时,我们开始了一个聚会,弟兄们播放视频,是李弟兄讲《历史与启示》。听着听着,突然觉得李弟兄所说的,就好像成了主在向我说话,在我的耳里来搅动,“怎么又谈到了钱?”

      故事是说,1930年代,上海弟兄姊妹们准备建一个会所,要买地皮,要筹集210条黄金。那时,因政局变换、货币转换,很多人多年的积蓄变成了一推废纸。在最需要的时候,倪弟兄拿出35根黄金,是他在主面前有智慧,在货币多方贬值的情况下,把多年前未用上的款项保持了价值。那时,风言风语颇多,但是倪弟兄从未解释。却是在最需要的情形中,把35条黄金摆出来,为着会所的建造。弟兄们借此,来帮助我们在钱财的事上操练向神忠信。听到这里,我就想,现在神在我里面看着我,我连575美金都舍不得还给人家,那我也必不配得到主耶稣给予那样大的权柄与祝福。我不敢想下去,我需要几天的时间来缓一缓。

      晚上回到寝室,门一开就见到徐姊妹拿着一件极为精致的风衣,上好的面料配上刺绣,她居然跟我说要剪烂扔掉,因为上门有凤,是偶像。我大吃一惊,就上了楼,在琢磨,今天我和胡姊妹读那个去旧迎新的文章时,徐姊妹没有在旁边呀,就算她要剪掉,为什么是今天。今天让我读到、听到、看到,若不是主耶稣,那还会是谁在我眼前,进入我的心里导演的这一切呢?

      几天后,我去了银行,转了575美金,拨电话告诉朋友我给他打钱了,他几秒中说不出话来。对于把我从经理职位上恶意挤走的他,我竟还了本不一定需要还的钱:这不是我,是那位住在我灵里的基督做的。(陈姊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