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回家路

您的评定: 平均: 5 (1 票)

 

漫漫回家路

 

徐弟兄:

主日早上我把母亲送到会所去聚会。然后我在停车场,跟姊妹和两个小孩子坐在车子里两个钟头,等到她散会出来,然后再一起去吃饭。

 

直到搬到这里,弟兄们来看望我们。从吃爱筵开始,我们慢慢调进召会生活中。这样调了一段时间,但并不是一直一帆风顺。
 

因为自己对神的话认识不够清楚,我们也离开过一段时间,后来才被恢复的。当时自己被绊跌,因为调的过程中有太多的蜜和酵在里面。有一天自己被绊跌,就在主面前说,“主啊,你要让我到哪里去。”我那个时候软弱到自己好像可以沉到水泥地下面去。我当时软弱到这样的程度。
 

那个时候女儿已经参加了全时间训练。女儿每周回来就问我说,“你这个礼拜读了圣经中的什么书啊?读了有什么感觉啊?”女儿问有什么心得跟她报告。那个时候为了应付女儿,我随便拿了圣经中的一本书来读,读了《约伯记》。随便读的,我也不懂约伯记,读的很枯燥很乏味。
 

可是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希望弟兄姊妹到我家来聚会,于是买了个大房子,有一个很大的客厅,里面摆上圆桌子,摆了十几张。我就是希望弟兄姊妹到我家来,和我们相调聚会。结果呢?弟兄姊妹都从我家门口经过,跑到郑弟兄家去了。做了这个梦,我就很难过。我跟女儿讲我做的这个梦。女儿想都没有想,她就跟我说,“主耶稣把你的喜好全部都剥夺了。”我那个时候很痛苦,就说,“主啊,怎么会这个样子。”

那个时候,我软弱到只参加主日早上的聚会,其他什么聚会都不去。这样将近有一年半的时间。我从《约伯记》开始慢慢一卷一卷往后读,花很多时间,慢慢地读,很仔细地读。

一年半之后,我才跟姊妹一起回去参加周三在职事站的职事信息聚会。因为神的话就是光,慢慢在神话语的光中,就知道自己为什么被绊跌,为什么软弱,为什么不爱祂。因为完全对祂不认识。所以感谢主,祂的话救了我,祂的话就是亮光。

徐姊妹:

那个时候我们住在Cerritos,后来因为我的父母来,我们买了一个新房子。新房子每个礼拜都要打扫。

 

后来,有一天天气很好,好亮,小孩子都不在旁边,只有我一个人在那里打扫。就听到一个声音说:“这个孩子不是你的,你要带回神家。”我说奇怪谁跟我讲话。可是那个声音又出来一次。我就想,是不是我耳朵有问题了。这样连续讲了三次,我就知道神在跟我说话了,“这个家要带回召会,带去聚会。”那个时候我的孩子已经初中了,神要我们脱离不好的生活。但是那个时候我的认识还是不够。

跟弟兄说要回去聚会,他不高兴,小孩子也不高兴,因为孩子从小就没有召会生活。我常是一个人回去聚会,求求他们给个面子他们才去聚会。但是那时候自己对主的话语也不认识。直到搬到Yoba Linda,弟兄姊妹常常来探望我们。我们也有很多不懂事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是召会生活和相调。真的恢复是借着徐弟兄的回转,转向神,对神的话开始有兴趣,对神的话有欣赏。

 

女儿她在大学的时候,校园的服事者对她的照顾非常好。我们自己没有什么见证,这是我们对主的亏欠,对孩子的亏欠。但是有Fullerton的弟兄姊妹的照顾,让女儿在神面前有一个非常坚定的心。她去参加安那翰的全时间训练,她最大的负担就是她的爸爸妈妈。
 

徐弟兄常常问,“今天礼拜几?”我说:“今天礼拜一。”他说,“哎呀,女儿要回来了。女儿一问我读了什么书,我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办。”女儿一进门都不是笑脸,都是说,“爸爸,你这个礼拜都读了什么。”

所以主都是用我们最爱的人来对付我们。因为他最爱他的女儿。也就是因为这样,我们开始慢慢有了比较正常的召会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