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如何摸圣经(二) | mswe1.org

第九篇 如何摸圣经(二)


在线答题




本篇信息我们要继续说到如何摸圣经。首先,我们要认识圣经是神的灵的所在;所以每当我们接触圣经时,要一直保持一个态度,我们乃是在接触神的灵。我们每一次读经,都要运用我们的灵,并要放下我们的头脑、心思。这是正面的。

这些话语虽然简单,每当弟兄姊妹去操练、练习怎样接触圣经,用灵接触神的灵时,却相当需要花功夫,并不是一个初读圣经的人能作得到的。即便他们作得到,作到的程度也相当受限制;因为有其他种种的因素,叫他们不能达到这地步。换句话说,我们能借着读经,用灵接触神的灵,这在读经的事上,已经达到相当精炼的地步。虽然在我们属灵程度还相当幼嫩时,或许也能作到一点,但程度必定非常受限制;而这受限制的原因很多。

现在我们要说到这些反面、受限制的因素。惟有这些限制的因素逐渐减少,我们里面的灵摸着神的灵的程度,才能越过越提高。这如同一个人被许多重物所压,无法起来,当这些重压逐一减少时,这个人自然能慢慢起来。等到那些重物完全除去时,这个人就能完全起来、完全释放。我们在读经用灵接触神的灵这事上,也是如此。当那些使我们受限制的因素,完全除去之后,我们就能达到一个高的程度。然而,要达到完全除去这些受限制的因素,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人的灵接触神的灵时所受的限制

我们读了许多圣经,却发觉我们的灵碰着神的灵并不多,这就在于我们身上的许多限制,也就是有许多事物压制了我们。我们知道我们需要起来,但是我们起不来,除非这些压制的因素,逐渐的被除去。每拿去一点压制,我们就起来一点;再拿去一点,我们又能起来一点。多拿去一点,我们就多起来一点;完全被拿去时,我们就完全起来了。我们相信,当使徒保罗读经,用灵接触神的灵时,在他身上没有一点的压制,他是脱尽了在这事上所有的压制。我们也相信,每逢他打开神的话,无论他读多少,就能碰着神的灵多少。使徒保罗能达到这地步,必是因为在他身上的压制全被除去了。他如同大鹰,脱开了一切属地的缠累,能展翅上腾,在天空随意翱翔。

在经历上,我们除去压制的程度各有不同。一个初得救的人,在读圣经时,所受的牵制相当多,因为他身上许多的限制都尚未除去。比如一个刚得救的人,他从来没有读过书,一个字都不认识,现在他得救了,知道神给了我们一本圣经,就是祂的话,我们可以借着读经接触祂。请问这位初得救的人,能否借着读圣经,用灵摸着神的灵?当然不可能,因为他受到一个限制,就是不认识字。所以,这样的弟兄姊妹需要花相当的工夫读书、认字,直到圣经的字都能认识,句子都能看得懂,才能去掉那个限制。这时他再来读经,多少都会在他的灵里碰着神的灵。因为灵的感觉必须经过人其他的部分,人若心里不明白,人就不明瞭灵里的感觉。灵的感觉必须经过心思。所以,人若不认识字,不明白这些字句,神的话便不能透过人的头脑,使人明白,人的灵里便无法有灵感,也就无法和神的灵有接触。

故此,每当我们读经碰不着神的灵时,我们就当知道我们有了限制。这时,我们就必须把我们所受的限制找出来。

心的问题

在我们身上所受的第一个限制,通常是心的问题。心的问题相当复杂,我们的心若是偏离到神以外的事物,灵感便不行。我们在前面说过,读经时,要用灵接触神的灵。然而,无论我们的态度如何坚决,只要我们的心偏向神之外的事物,我们的灵感是无法兴起的。我们必须归正我们的心,从偏离之处转回;否则我们的心一偏离,灵感就完全无用。

我们所受的第二个限制是无心。虽然我们是在读经,但如果我们对神的话无心,不知不觉我们便存着可有可无的态度。这样,我们在追求神的话的事上,对于追求神的心是不够的。可能我们的心不一定是偏向神之外的什么事物,但我们对神无心,并且无所谓,好像这样也可以,那样也可以。这样,我们便完全不能明瞭圣经。这不是相对的,乃是绝对的。

第三个限制是三心二意的心。这意思是,说你不要神,你却好像有一点要;说你没有心,你却也有点心;说你没有顺服,好像你也有,但是你却考虑东考虑西,考虑代价。说得重一点,你就是圣经所说“心怀二意”,(雅一8,四8)也就是双魂的人。神只给人造一个魂,具有一个心思,一个意志。双魂的人是即为着神,又为着世界而分心。三心二意的人要神,又要别的,两个都要。想要碰着神的话,又想不要,心志不坚。人一有这种情形,就如同电灯开关的螺丝松了一样,按下去的时候发亮,不按着时不亮,把螺丝转紧了,就能一直亮着。我们三心二意时,就像这个松了的螺丝,总是松松紧紧,明灭不定,灵里一直受到搅扰。我们自己的经历,能说明这个事实。

第四个限制是不绝对的心。我们虽然有点心,也不三心二意,但心不够绝对,不够扎实、坚决。那样的心似乎是轻了、闲了。我们里面接触神有多深,完全在于我们的心在神面前绝对的程度。灵是跟着心走的,我们的心一不绝对,灵就没有办法。盼望你我都能认识这一件事,我们的心稍微保留一点,灵里和神的接触马上就差了;所以,我们都必须学习对付我们的心。

第五个限制是不平静的心,心静不下来。我们都有这个经历,当我们受到搅扰,有事使我们的心情波动的时候,我们的读经就差了。事情一来波动、搅扰我们,我们读经就很难碰着神。我们的心情像海里的浪花一样,起起落落的一直波动,这使我们无法读经。我们要学习这门功课,无论多严重的事临到我们,都要操练平静安稳。无论在我们的环境中有多少波动,我们都要借着神的话接触神,使我们的心情平静,不受搅动。这对基督徒有相当的帮助,当然对我们读经接触神,更有莫大的益处。

第六个限制是有牵挂的心。当我们有难处,环境中有了风波,心里头起起落落的时候,我们需要圣经的话安慰我们。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当我们心中有了牵挂,或是挂着我们的亲人,或是挂着我们的事业,读经常常对我们是有益的。圣经里的话实在安慰我们,成了我们的拯救。然而请记得,神给我们帮助,给我们拯救是一件事,我们灵里能摸着神,又是另一件事。有时我们可以读圣经的话,从话中得到帮助,但并不一定在灵里碰着神。这就是为什么有人在遭遇苦难时,得到圣经话语上的安慰,但等所遭遇的苦难结束后,他里头却留不下什么神的成分。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心里有牵挂时,读经能受安慰,但等牵挂的事过去后,并没有留下多少神的成分在他里面。或许他记得遭遇苦难时,圣经的话怎样安慰他;在他有牵挂时,圣经的话如何给了他一点帮助。然而,等到环境过去了,他里头留下神的成分却不多。他所得着的,只是圣经话语的安慰,却没有在灵里碰着神的灵。

世界的名人格言,也能叫人在危难中得安慰。我们得救前,多少也有这样的经历。然而,这些格言、座右铭,是没有神的。有的弟兄姊妹在苦难中,从圣经的话得着的益处,和世人从名人格言中所得的帮助,并没有分别。因为里面毫无神的成分,不过是一种理智的启迪,或是心理上的加强而已。他们在灵里没有实在的碰着神。

所以,我们在这里看见,有的人经过苦难得到圣经的安慰,但是苦难一过,在他里面并没有留下神的成分。圣经实在的功用,乃是将神供应给人。我们若真在灵里学习接触神的话,不仅在平安无事的时候,即使是在苦难中,我们里面所留下神的成分,必定是多的。我们不只得着神的话的安慰,等到事过境迁,苦难过去了,我们里头所留下的神的成分,能使我们与神有更亲密的关系,有更多的调和。相信在已往的日子里,我们的经历能证实这些事。

因此,我们必须对付这六种心的光景。我们心里一旦有这些情形,我们的灵就无法兴起,无法接触神的灵。我们需要除去我们心的限制,要一一的对付,对付心偏向神之外的事物,对付可有可无的光景,对付三心二意,对付不绝对,不平静,以及心里的牵挂。这样,我们的灵就能越来越容易接触神的灵。或许除了这六项之外,还有其他的情形限制我们,但这六项几乎已经包括了心的所有难处。

头脑的问题

在字义上花工夫,在圣经寓意上受教育

除了心的问题之外,我们也必须对付我们头脑的问题。头脑其实指的是心思,但这里我们不说心思,而用“头脑”。我们头脑所受的限制,第一,是受的教育不够。如我们前面举过的例子,若是我们不认识字,就无法碰着圣经中的灵。然而有一个办法,可以拯救我们不识字的限制,就是找人将圣经读给我们听,叫人代替我们的头脑。但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有时还会成为搅扰。我们都知道,一个人安静的读经是一种光景,别人读给我们听,又是另一种情形。后一种情形,会使我们容易受到搅扰。

原则上,我们必须把圣经的字句读通。最好不仅把中文圣经读通,还要能在好些地方,将希伯来文、希腊文也读通。这对我们摸着灵感是很有帮助的。虽然中文和合译本已相当好,但有些地方的翻译实在有待改进。因为在我们读的时候,仍不知其意,只凭中文无法断定其中的真意。翻译是最难的,特别像圣经这样经典的书,更是难翻;尤其里面还有许多诗词歌赋,像诗篇就非常难翻。所以,我们若是能读通原文,便会受到相当帮助。我们的头脑若是不能领会,灵里便不可能有感觉。灵里的感觉往往是经过头脑的领会,这是一定的。比如,一个不懂中文的人和你一起听道,你相当受感动,他却无法体会。因为话语不能透过他的头脑,他便不能领会。

我们若愿意作个明白圣经的人,愿意作个借着圣经摸着神的人,我们就无法不在文字上花工夫。我常懊恼自己文学造诣不够,所以只好找补救的办法,就是尽力找词典、参考书。我常常是一本圣经,用了二十多种参考书,查出希腊原文的意义。虽然我不是很懂希腊文,但我可以借助于参考书。有的书告诉我们,这个字怎么用法;有的书告诉我们,这个字与哪些字同源,或是由什么字衍生的;有的书告诉我们,这个字在当时风俗民情上如何用,或法律上用法的意义为何;有的书告诉我们,这个字在新约圣经里,一共用了多少次,在什么地方是怎样翻译的;有的书告诉我们,这个字在圣经里的属灵意义。诸如此类,都需要我们花够多的工夫在这上面。

我们无法在每一个字上,如此下工夫研究,但是在一些重要的字上,我们都得花工夫研究。我们若不花工夫,就不会懂得其深意,也就无法摸着圣经中的灵。比方,和合本圣经在旧约里有“赎罪”一词,(出二九33,三二30,利一4,四31,五16,十六6等)我们若不探究原文,就领会说,我们有了罪,得罪了人或神,因此需要花代价把我们的罪赎了。然而,我们去研读时,才发现这词在许多地方原文字根的意思是遮盖,因此更好翻作 “遮罪”。旧约借着祭牲所完成的是遮罪,指向新约中基督所完成的救赎。

又如,圣经里的“创造”(创一1)“造”(二4)和“塑造”(7)等,在字义上也有区别。又如,“公义”、“爱”、“怜悯”等,也需要深入研读。我们若是懂得原文的意思,圣经对我们便会焕然一新。因为这些意义表达在字里,而这些表达在于我们的领会;我们若不能领会,就不能得着其意。

比方,新约圣经里原文最少用了三个不同的字说到“生命”,其中一个是指人的魂生命,另一个是指动物的生命,还有一个是指神永远的生命。这些讲究非常大,若是我们要好好读经,就得在这些事上下够多的工夫。这是用来训练我们的头脑;我们的头脑若没有受训练,就无法有灵感。这就是头脑的教育,是关乎字句的一面。

还有关乎寓意一面的。正确的读经不只有一种读法,乃是有两种:一种是用灵摸神的灵的读法,一种是研究的读法,就是叫我们的头脑受圣经寓意的教育。我们的头脑要受圣经寓意的教育,不仅对圣经的字句要认识,对圣经的寓意也要明白。比方,我们知道民数记是讲“编组成军”,申命记是讲“生活”,这些是寓意上的教育。我们的头脑需要有认识,而不只有字句上的教育。从前我们读申命记时,对其中的字句都认识,但对它的寓意却不甚了解。然而,当我们在寓意上受了一点训练、教育,再读申命记时,头脑便能十分清楚。又比方,我们懂得“十分之一”这四个字,但我们不懂得其在圣经中的寓意,也不懂得还有三种“十分之一”的讲究。(民十八21,申十二5-7,十四28-29)我们若不明白圣经中的寓意,头脑里没有领会,读经时便没有灵感;但我们若明白圣经中的寓意,用灵接触神的灵,灵里的感觉就来了。

我们若要好好从圣经中得着益处,都得操练这两种读经的方法。一种是研究圣经中的寓意,一种是接触圣经中的灵。如同我们预备食物,有些食物是从市场里把鸡、鸭、鱼、肉买回来;有些食物是早先储备着,如奶粉、酱油、米、面等。然而,我们若要吃一餐佳肴,不但要有备办好的食材,还要将这些食材烹调过;这是一面。另一面是我们要吃,“吃”就是我们所说的摸,“摸”圣经就是“吃”神的话。在我们吃以前,我们需要备办、採购、也需要烹调,将食物预备好。然而,有些人懒惰,早晨不肯早起,也不去採购,结果随便东拼西凑,勉强吃两口饼干,喝两口冷水,就算了。这给我们看见,不是吃的问题,而是备办的问题。

不错,我们要借着圣经用灵摸神的灵,但问题是我们平日备办了没有。若我们平日根本毫无备办,读到马太一章的家谱,说到“亚伯拉罕生以撒,以撒生雅各,雅各生犹大和他的弟兄们,”(2)后面我们就糊里糊涂了,这是无法有灵感的;因为我们没有花工夫研究过马太一章。有一本书叫【基督家谱的拾遗】,我们若肯花半天的时间,好好把这本书及马太一章一至十七节的经节研读过,两相对照,将大意都领会了、记忆了。一周后,再用灵来接触马太一章,必定会有灵感。我们若花过像採购食物一样的备办工夫,一坐下来读经,必定有很多可吃的。【基督家谱的拾遗】一书,几乎将基督家谱的属灵意义都发表出来了。

我们从前读出埃及记或申命记时,对其中所讲说的,无论是牛群羊群中头生的、献上十分之一、在神所选立为祂名的地方,或帐幕的尺寸大小等,都觉得没有什么意义,没有灵感,那是因为我们在圣经的属灵“寓意”上,没有受过教育。我们若肯花三、四个月的时间,照着我们曾经说过的,把整卷出埃及记读透,等我们再来读出埃及记时,必定处处都会得着许多开启和滋养。我们这样读经,便能处处都摸着灵感。这意思是,我们不仅在圣经的字句上受过教育,在属灵的寓意上也受过教育。

故此,我们需要读圣经,研究圣经,还要有人教导,甚至有人逼着我们读。好像我们不懂得化学书籍里的意义,便需要有人教导,以了解其中许多的符号。一面说,圣经是浅显的,另一面说,圣经是一本太专门的书,不是一个不信的人随随便便读,就能理解的。我们必须在圣经的寓意上训练、教育我们的头脑,我们的头脑若没有受到够多的教育,在读经上必然吃亏,我们的灵便不容易摸着神的灵。

头脑需要正确

我们的头脑除了受到教育的限制外,第二,我们的头脑常常是不正确的。我们应当承认,人在堕落后,很大的问题是出在头脑里,所以,头脑正确的人不多。甚至心理学家也告诉我们,几乎人人都有一点精神问题。虽然如此,我们还得操练我们的头脑。圣经说到心思的更新。(罗十二2)我们堕落的头脑是不正确的,因此心思需要更新,才会正确。有些人在读经时,心思漫无分际的满天乱飞;结果,什么样的人就读出什么样的圣经。这是我们头脑不正确的问题。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头脑;有什么样的头脑就读出什么样的圣经。我们若学习用灵摸着圣经里的灵,必须仰望神的怜悯,让我们的头脑、心思,能渐渐深入中心,能正确。我们的心思、头脑一不正确,就毫无办法得到正确的灵感,否则即使得到了,也是一些很奇怪的灵感。

头脑需要集中

第三,我们的头脑要集中,换句话说,就是不散漫。一个散漫、纷扰的头脑,无法叫我们的灵里有感觉。我们都承认,没有一个人的心思是绝对集中的、不纷乱的。我们的经历证明,每当我们坐下读经时,心思总是无法集中。我们的心思一下子飘到这里,一下子飘到那里,一会儿飘到这件事上,一会儿飘到那件事上。眼睛虽然盯着圣经,心思却已经飘到别处,如此怎能得着灵感,怎能用我们的灵接触神的灵?所以,我们需要学习让我们的心思集中,管制我们容易乱飞乱窜的思想。

头脑要清晰

第四,我们的头脑要清晰。有些人的头脑很正确,但不够清晰,糊里糊涂的。有些人读经,一读就想入非非。还有些人读到约柜时,明明圣经上写得很清楚,但他就是读不清楚。问他约柜有多长、多宽、多高,他就会讲成祭坛的长、宽、高。再问他祭坛,他又说成香坛。这是很粗略的一个比方。的确,头脑清晰的人并不多。比方我们问人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申命记这几卷书的不同之处,很多人都觉得差不多,都是说些献祭、牛、羊之类的事。这就是头脑不清晰。

又如在新约众使徒的列名中,经常先提彼得,(太十2,可三16,路六14,徒一13)但加拉太书却先提雅各(二9)。我们读经时对此常是囫囵吞枣,读不出这些细节。我们只得承认,在神的儿女中,要寻得头脑正确而清晰的人,的确不容易。有些人真是聪明,但头脑不正确;这样的人不适合读经,因为一读就不知道读到哪里了。有些人真是规矩,动也不敢乱动,但头脑不清晰,暗洞洞的。有些人头脑正确又聪明,却不知受了什么破坏,思想总是无法集中,一直到处乱飞。这些都是撒但的工作。

花功夫研读圣经

我们看见,头脑的教育、头脑的正确、头脑的集中、头脑的清晰,这四项是我们的头脑上所受到的限制,使我们无法摸着神的灵。我们若要摸着神的灵,就必须减少这些限制,减少这些没受教育、不正确不集中和不清晰的情形。我们一定要学习读书、认字,学习研究圣经原文的字义,一点一点的研究。每天花一些时间,借着读经接触神,并且要花够多的时间研读圣经。不要把时间浪费在闲谈里,或看报纸,看电视等,总要花功夫,将所有的脑力、时间省下来,用在神身上,用在圣经上。不要怕麻烦,乃要花三个月研究创世记,三个月研究出埃及记,一年四季能研究完圣经头几卷书,就很好了。以后,再花一点时间研究撒母耳记、列王纪、历代志、诗篇等,这些都不会白费功夫。我们把圣经研究的透透彻彻的,就是在採购食粮,备办食物。这样,无论什么时候我们要吃任何食物,打开仓库都有。要奶油有奶油,要牛奶有牛奶,要蜂蜜、面、酱油、米,什么都有。

有些人读经的仓库一开,里面什么也没有,空空如也;什么都没得吃,只好临时备办一下。结果打开圣经,遇到出埃及记二十五章,说到约柜有多长、多高、多宽,他就什么都不懂了。说到金子包的皂荚木,“皂荚”怎么会成为一个名词,他根本没有读过,翻字典也查不到。这不是说笑话,有人的确是如此。因着我们没有花功夫研究,我们就觉得读经没有意思。我们无法读通圣经,这对我们便是个亏损。

所以我们必须花功夫,惟一的办法就是一卷一卷的,花功夫读神的话。盼望这件事能达到各召会中,弟兄姊妹都起来花功夫读神的话,研究、明白神的话。我们只研究圣经还不够,研究不过是备办,最重要的是要吃。我们必须吃,天天吃一点,天天花时间“摸”圣经,接触神的话。同时我们的心和头脑,在读经上都受过相当的操练,在字义上能明白,在寓意上也能明白。这样,我们再来读经的时候,我们的灵就能很容易碰着神的灵。使徒保罗便是这样的人,他的头脑是受过教育的,是集中、正确而清晰的,无论哪一卷旧约圣经摆在他手里,只要他一读就有灵感,他的灵马上碰着神的灵。因为他具备前面所题应有的条件,他的心受过对付,头脑受过训练,所以容易碰着神的灵。

心情的问题

第三,心情的问题。除了心的问题、头脑的问题,我们还受到一个限制,就是我们的心情。心情和心思不同,心情是指我们平日所说的情绪。我们的情绪不佳时,读经就不容易有灵感,这是必然的。因此,我们都得学习受管制,调整我们的心情、情绪。我们无法一一列举心情上的难处,只能简单地说,我们的情绪需要安定。无论遭遇多快乐、多痛苦的事,或是多有益处、无益处的事,我们心情都要保持平稳。然后,我们的心情要一直学习摆在神身上,就是要“爱神”。我们必须一直把心情摆在神身上,无论遭遇什么,心情都要“定”,要定在神身上。在一切事上学习安静,处之泰然。

心志的问题

第四是心志的问题。意即我们在神面前有无决心、决意要神,遵守神的命令。不要用世界的领会立定志向,世界的立志在此是无用的。要领会我们所说的心志,是指我们的心意坚定。要神,顺服神。这不是我们立志如此,而是我们的心志坚定。并且绝不倚靠自己,因为在心志里一倚靠自己,不仅是自己的失败,更是读经的一个打岔。所以,首先,我们该有心志,但绝不该倚靠自己。

其次,我们的心志必须绝对倚靠神。一个倚靠自己的心志,会带来后果不堪设想的失败。一个人倚靠自己的心志,会成为读经的打岔,因为这样的人会成为相当骄傲的人。我们的心志必须不倚靠自己,不是因着倚靠自己而有这样的志向、心意,而是绝对倚靠神。

第三,我们所以有这样倚靠神的心志,是因为我们知道凡神所命令人作的,都是神要进到人里面,穿着人作。凡神所要人作的,都是神要到人身上替人作,因此我们没有一点的担心、惧怕。我们有坚决的信心说:“神既吩咐,就必定替我作成。”所以,我们要决心决意的和神站在一起。就像迦勒和约书亚那样,专一跟从神。我们读经时能读出,迦勒的专一没有别的,就是他知道神要他们进入迦南美地,不管那里的仇敌有多高大、多强壮,神必定为他们解决一切的难处。神既要他们进入美地,就必为他们作成一切。难道我们知道自己的软弱,神不知道吗?难道我们知道迦南七族的人高大雄伟,神不知道吗?既然神明明知道,为什么神还要叫以色列人进入呢?除非神自己要来替他们征战,解决他们的仇敌。

关于我们在神面前的心志,要谨记这三点:不倚靠自己,完全倚靠神,并且绝对知道,神既吩咐我作,必定穿上我,替我作。神的要求有多高,祂的供应就有多高。我们应当有这样的认识,才能叫我们的心志是一个属灵的心志,这对我们总有帮助。

第四,在我们心志里需要加上一点,就是在神面前说,“神,你要我作,你既吩咐我,我就什么都丧失了,甚至连性命都丧失了,我也甘愿。”我们的心志需要强烈到此地步,就是至死也愿意。只要是神的话吩咐的,神说的,就是到死,我也愿意顺从。用平常的话说,所有的牺牲,所有的代价,都是在所不惜,完全不顾及代价。这样的心志乃是不倚靠自己,专靠神,并且知道神怎样说,就必定替我们作;即使要出任何代价,甚至死,都甘愿顺从。这样的心志乃是一个属灵的心志。

盼望弟兄姊妹操练在心的问题上尽力对付,在头脑上尽力改正,在心情,心志上尽力操练。一面我们尽力操练,另一面我们还要学习,在打开圣经时,不带着头脑而来,乃是要带着我们的灵接触神的灵,如此,我们会看见我们的收获。然而,开头时的确不容易,我们会觉得好像在学骑脚踏车,十分笨拙,不如走路算了。但练过几次后,我们便知道,骑脚踏车的确比走路便当。此外,好的读经一定要配上好的祷告,并要随从灵。我们都该学习随从灵,我们若不好好随从灵,就不能有好的读经。

持守每日读经的时间,看读经比其它任何事都重要

归纳起来,我们每一人,尤其是为主工作的全时间的弟兄姊妹,以及各地召会的负责、带头的人,每天都得拿出相当的时间研读圣经,把这件事当作一回事,坚定持续的作。有时人来找我,我会告诉他,我现在没时间,因为我正在读经。我乃是看读经比其它任何事都重要。在生活中,我们需要分别出一段时间读经,不要把读经当作消遣,或是认为其他事都重要、都得作,惟独读经无所谓,一有人来找,就把圣经放下。我们一定要持守读经的时间,有些信我没有回,就因为我要花时间读经。不能因为要回信就不读经了。若是这样,迟早我们会发现,吃亏的是我们自己。特别是尽话语执事、站讲台的人,若没有花过功夫读圣经,就不能盼望讲台的话语丰富、刚强。

我们读保罗写的书信,应当会赞同他的旧约的确读得很熟,实在是练达,运用自如。我们不像他那样,所以我们的讲道很贫穷。因着我们对圣经认识的不够透亮,所以有时便无道可讲。或是有时我们看见召会中一些情形,我们没有话语应付,无法使弟兄姊妹得开启,有生意。我们圣经若是读得透,读得好,不只能应付一切的需要,更能从圣经这些话的光照和启示,在召会生活中生意,带着召会往前去。比方我们花了三个月的时间,专讲申命记里关于召会的敬拜,结果弟兄姊妹都追求这一个敬拜;这就是讲台刚强、丰富了。

另一面,我们必须常常学习用我们的灵接触神的灵。我们认识了圣经的字句,对圣经的属灵寓意也有相当研究,我们的心在主面前也受过操练,我们的头脑、心情、心思也都受过相当训练;这样,我们随时随地读经,五分钟也好,十分钟也好,随时打开主的话都不会失落。我们读一读主的话,用我们的灵接触神的灵,我们便能说,我又一次吃饱、喝足了。每次我们翻开圣经、打开神的话,我们里面都再度得着滋润、新鲜。并且一天当中,无论何时都可以如此。

我们这样用灵来接触神的灵,对于明白圣经是有深切帮助的。这时,神的心意才被我们摸着,也就是在这样摸着灵的时候,我们里头才有启示,是别人所没有摸着,没有看见的。这二者乃是互为因果,互相依持。研究的读经,和摸着神的灵的读经,二者是彼此相助,互相扶持的。到一个时候,我们对于圣经,就能有相当的认识,那时我们会发觉,有些段落的圣经竟然像是从没有读过,或是从前未读透的;但现在一读到那里,多读两遍,就发现我们能读懂了。因为我们在读经的事上是练达的,我们的思想、灵里的感觉都是受过操练的。我们真实得着一本解开的圣经,整本神的话对我们是开启的,是一本向着我们完全启示出来的书。

这时,我们才看见圣经对我们是活的,我们一点也不迷信,但我们能说,只要我们一接触圣经,没有一次不碰着神;并且不是表面碰着神,乃是碰着神里面的心意,懂得神里头的思想。神在祂的话语中,将祂自己向我们打开。这样我们才是一个认识圣经,得着圣经益处的人。

一九六零年四月二日讲于台北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