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事奉主者工作的两面-让神作工,并根据人实际的属灵需要作工 | mswe1.org

第四篇  事奉主者工作的两面-让神作工,并根据人实际的属灵需要作工


在线答题




属灵的经历乃是起起落落的

许多人在得救一段时间后,会忽然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得救,然后竭尽所能要寻找自己得救的凭据和把握。倪柝声弟兄曾说,凡疑惑自己得救的人,都是证明他得救了;凡没有疑惑过自己得救的人,应该知道自己其实没有得救。这意思是,我们不必怀疑自己得救的情形,或怀疑自己究竟得救了没有。

每次说到自己的得救,我们都不太觉得是怎样了不起的一件事。一切属灵的经历,就我们而言,几乎一直是起起落落的。初得救时,喜乐又高昂,觉得自己得救了,不一样了。等过了一段时间,就开始怀疑自己到底得救了没有,人跟着落下去了。说到认识自己,奉献自己,接受十字架的功课,出代价跟从主,也都是如此。每一个人仿佛都定规有一个时期,属灵的光景起来时,就事奉神,出代价接受十字架,好像祷告也很摸着神。但是到了一个时候,属灵的光景落下去了。实际上,并不一定是落下去,只是觉得自己这个功课没学好,那个功课也没有学好,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

感觉过多证明活在自己里面

当我们觉得自己真奉献的时候,不一定就是真奉献;当我们觉得自己出代价的时候,也不一定真是出代价。这些都不一定真确。同样的,当我们觉得自己在奉献上有了问题时,也不一定真有了问题;当我们觉得自己不肯出代价时,也不一定是不肯出代价。这的确很奇妙,人的感觉与事实不一定相合。你觉得你是那样出代价,不一定;你觉得你没有出代价,不一定。你觉得你这个人谦卑,不一定;你觉得自己骄傲,恐怕那是你最谦卑的时候。许多时候,事实和你自己所以为的感觉、想像恰恰相反。

有时你觉得你和主之间的光景很好,事实上并不那样好。有时你觉得你与主之间关系很差,很不像样,你既不大亲近主,也不爱主;不料,在主眼里,此时却是你和主关系最好的时候。所以我们怎样觉得自己,怎样想像自己,全数是不可靠的。事实完全不是如我们自己所想的。

我们所以会这样,有起有落,没有别的原因,全在于我们是在自己里面。当你觉得读经好的时候,要记得那不过是证明你在自己里面。你若不在自己里面,即使读经好,你也不会觉得。你若是不在自己里面 ,即使你顶谦卑,你都不会觉得自己谦卑。

旧约时代,当摩西从西乃山上下来时,他没有看见,也不觉得自己的脸上放光,,而是别人看见了。(出三四29-30。)所以,当我们觉得自己奉献,出了代价,摸着一点属灵的实际,认识召会,能看见属灵的亮光,读经开窍,祷告有摸着时,这一切的感觉,无非证明我们是在自己里面。过一段时间,可能我们又觉得,自己是相反的情形,觉得自己不行,起不来,觉得自己不是那样积极。请记得,这又证明我们是在自己里面。这些感觉都证明我们在自己里面。我们若不在自己里面,读经读得好也罢,读得差也罢,我们都不会觉得。属灵功课学得好不好,我们也不会有什么觉得。这是很奇妙的事。实在说,事情是在那里,但因为我们脱离了自己,就没有那个“觉得”。所以,你若还觉得这个,觉得那个,就证明你还在自己里头,分析自己属灵不属灵。

在人际关系中学习破碎的功课

神是很有智慧的,一直把我们摆在人群当中。试想,若是把我们任何一个人,单独摆在一处,每一个人都会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好的。因为在我们眼中,宇宙间只有一位创造的主,和一位受造者-就是“我”,所以我是最完全的。我的骄傲显不出来,因为既没有焦急的环境,也没有可发脾气的事,所以什么都显不出来。然而,事实上不可能有这样的环境,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

神所作的是最有智慧的,在我们还没有得救时,就把我们摆在人群中。得救了以后,仍是把我们摆在社会中,借着一层一层的人际关系,显出我们真实的光景。比方,当我们有了家庭,家里还有三个孩子时,请问你还会觉得自己很好么?可能这时我们会想,为什么主不把我们摆在一个环境里,使我们能运用恩赐,一作工,人就爱主,工作就开了?不,主不给我们这个环境。无论我们如何挣扎,都无法逃开这一层一层的人际关系,神就是要把我们摆在这一层层的人际关系里,借此,把你我真实的光景,显得清清楚楚,并且要我们从其中学习真实的功课,有真实的破碎。

没有人可以不和其他人发生关系,而能学习破碎的功课。若是有一位圣徒,他没有任何亲人,只有他一个人;他也没有任何同工,就是他一个人作工,请问他能从何处学到破碎的功课,或者他有什么地方需要破碎?请记得,不在人群中学习被破碎,就永远不能把自己真实的光景显出来。

一切的破碎,都是在人群中学得的。多一层人际关系,就多一层破碎的需要;多一层人际关系,就多一层破碎的要求。这是定规的。未婚时,少一层破碎;结了婚,就多一层破碎的要求。生了一个孩子,多一点破碎;再多几个孩子,就更多破碎。没有和弟兄们住在一起,就少了一层破碎的要求;和弟兄们住在一起,就多一层破碎。没有作负责弟兄,就少了一层破碎的要求;一旦作了负责弟兄,就多一层破碎的要求。我们要看见,多一层人际关系,就多一层破碎的要求。若是我们今天在召会中作个弟兄,不作长老,不作执事,不和圣徒配搭,只是自己活在主面前,与主有交通,规规矩矩的读经、祷告,我们就永远不会被破碎。

请想想看,如果有这样一位弟兄在我们中间,这个人身上会不会有一点破碎的要求?当然不会。然而,主有祂智慧的安排,祂安排给我们层层的人际关系,是我们无法脱开。你若没有结婚,没有家庭,祂就给你同坐肢体的,叫你们一同事奉,一同负责,一同相处。借着层层的人际关系,你就被要求要破碎,你的光景就显出来了。

要为神作工,就要先让神作工

当神把我们这些蒙恩的人,摆在一层一层的人际关系里,我们的光景就被显露出来。这不是为着别的,乃是为要破碎我们。的的确确,神并不太注意我们为他作了什么工;但祂的确在意,祂在我们身上能作多少工。凡没有让神在他身上作过工的,都没有办法为神作什么。因为在宇宙间,神要先作一个工,把祂自己,在祂儿子里,借着祂的灵,作到我们里面。我们肯出代价也罢,不肯出代价也罢;有真实的奉献也罢,没有真实的奉献也罢,这都是小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到底神在我们身上,有没有一个工作,能把祂自己在祂儿子里,借着祂的灵作到我们里面。

这个作到我们里面的工作,没有办法不经过破碎。祂若没有破碎我们,就没有办法将祂自己作到我们里面来。我们可以作许多的工,今天在地上,基督教的工作很多,传教士也多,但认真说,神在人身上的工作,却是寥寥无几。的的确确,人是作了宗教的工作,宗教的事业,有许多工作的活动,但在人身上真实的光景并没有显出神。

我为那些服事青少年的弟兄姊妹祷告的时候,常有一个感觉:他们在带领少年人时,到底是在作一个什么工作?他们是不是把纯洁的生命,供应给这些少年人?他们能不能把纯洁的生命,供应给这些少年人,端看他们在主面前有没有被主纯洁过、破碎过。作工的果效,不在于用高言大智,解释一篇篇动听的道,那只是鸣的锣,响的钹。真实的果效,乃在于神在我们身上所作的。

以目前的光景来说,弟兄姊妹最应该作的,不是去讲一篇篇高言大智的道,乃要好好作见证。不要讲别的,只要把自己是怎样的人,好好说给弟兄姊妹听。说说这一年半来,自己经过怎样的过程,有怎样的破碎,相信这比一般信息更有果效。原则乃是,只有神在我们身上作过的那一部分,我们才能作到别人身上。神在我们身上没有作过工的,即便我们觉得自己很有口才,很有道理,也讲不到、作不到别人里面,是收不到什么果效的。

神的话和宇宙中的定律是铁定的,种的是什么,收的就是什么;撒什么样的种,就长什么样的东西。(加六7。)我们都无法否认,一个事奉神的人就是一粒种子。所以,不是我们如何讲、如何作的问题。我们是怎样一粒种子,只会结出和我们一样的果子,这是无法逃避的。中国有句俚语:“有状元徒弟,没有状元师傅。”在世界里,不是状元的师父,却有可能教出状元的徒弟,因为没有生命的问题。然而在生命里,不可能如此。要生鸡,就必须是鸡。一只羊生出来的,必定是羊;我们无法叫一只羊生出一只牛。猴子学吃西餐,这是可能的,因为外面的行为是可以教导的。然而请记得,猴子绝没有办法生出人,因为这是生命的问题。在学问上,没有状元师父,也可能产生状元徒弟;但是在属灵生命里,没有这样的事。你就是你,你工作的果效,永远不可能超过你这个人。凡没有让神厉害作过工的人,都无法作好的工。为这缘故,一个在神手里为神所用的人,一生不容易有顺畅的时期。许多事摆在别人身上没有问题。一摆在这样的人身上就是问题。因为神乃是要在这样的人身上,作厉害的工作。

当我们留在自己里面时,我们常是满有感觉。比方,属灵情形好一点,属灵情形起来时,真是趾高气昂,非常了不得。等过了一段时间,又垂头丧气,叹息自己不行。这都是因为留在自己里面,而有许多的感觉。所以,神要借在我们身上作工,破碎我们,对付我们,使我们脱离自己。到一个地步,我们即使在属灵上有所看见,也默不作声,即使里面有什么压制,有什么为难,也像是没有一样。有些事物虽然摸着我们,有的难处虽然压在我们身上,但我们自己的感觉却是轻多了。这就证明,我们已经相当从自己里面出来了。

简单的说,我们给神破碎越多,拯救越多,我们留在自己里面就越少。我们留在自己里面越少,自己的感觉就除去得越多,而无所谓骄傲,无所谓情感,无所谓快乐,也无所谓痛苦。既没有多少可夸,也没有多少可灰心,因为我们已相当脱离自己。这些过程没有别的,乃是神来摸我们,以带领、拯救我们。

属灵追求的两面-根据带领者的学习与受带领者实际的情形

我们一再说过,在召会的事奉里,必须有一点属灵的追求。若是我们的事奉,只是在聚会中,按时候事奉配搭,按时候安排事情,而失去属灵的追求,就会落到形式里,成为空的、死的。若要使我们的事奉是活的,并且实际而有路线,有目标、有章程,就必须有属灵的追求。

属灵的追求,需要根据两方面的情形。一方面是我们这些事奉的人,在神面前有属灵的学习,不只是得救,并且受过十字架的对付,学十字架破碎的功课,懂得如何交通,如何在圣灵里与人配搭,甚至有合式的建造。我们越学得好,越有属灵的异象,就能看见神在今天所要得着的。这时,我们给人属灵的带领,就是独特的。我们若没有这些学习,便无法带领人有更深的追求。

属灵追求的另一面,是需要顾到受带领人实际的情形。比方,你到了一个地方,看见人还没有得救,或是刚得救还没有稳固,就需要给人一个供应,带他追求得救的证实。或是你看见人得救了,已经有得救的把握,只是爱主的情形不够,奉献还没有过关,你就需要带领他有奉献。或者一些弟兄姊妹已将自己奉献给主,但是还没有学习如何与主交通,你就要带他们学习与主交通。

总之,属灵的追求,一面是根据带领者所学习的,一面是根据受带领者实际的情形。这如同一个教育家办教育,首先,教育家本身需要先受相当的教育。他若仅仅读过小学,便谈不上办教育,因为中学的他不懂,大学的更不明白。他总得是个有相当教育程度的人,才能办教育。另一面,当他实际办教育时,就必须观察社会中的环境。如果一地有小学,大部分人是小学毕业,就可以接着办中学;若是那里已经有中学,就可以接着办专科或大学;如果完全没有任何教育可言,就得从头作起。一面教育家必须受相当高的教育,另一面必须观察人群社会里,教育程度到了什么地步。根据这两面的情形,就知道该如何带领当地的教育。

属灵的带领也是这样。同工们无论在哪一个会所,或者哪一个地方召会,都得把当地圣徒属灵的光景好好看过。了解他们属灵程度到了什么境地,再带领他们注意哪一部分,有哪一方面的追求。从同工们的交通中,找出一个结论,再找出人作话语的出口,释放话语,以应付圣徒中间属灵的饥渴,和属灵的需要。比方,我们观察到圣徒们还没有好好学习被圣灵充满,让圣灵有地位、有主权。我们就在事奉交通中交通,等有了结论,就该有人接受负担,用话语开导、启发弟兄姊妹。一面,在讲台上释放一篇一篇的话语,使弟兄姊妹被圣灵充满,让圣灵有地位、有主权。另一面,和长老们或各分家负责弟兄交通时,也要注意这件事,好使弟兄姊妹中间,很快的有一种属天的空气,有一种属灵的气氛,众人都追求圣灵里面的充满,让圣灵在我们里面有地位、有主权。

全时间服事的弟兄姊妹需要负起带头作用,不仅自己要这样的追求,有这个祷告,甚至需要禁食祷告。或许有时不要先召集大聚会释放信息,而先召集少数有心的人聚集。这样的聚集,不是正式的聚会,而是非正式的谈一谈,看看圣徒们的光景如何,弟兄姊妹有什么属灵的需要。众人一同交通,一同祷告,把感觉灌输到弟兄姊妹里面,请他们回去祷告,并且和配搭的一同交通,如何在聚会中释放该有的信息。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弟兄姊妹差不多都带过来了,到那时,就可再往前进入另一个阶段。

各地召会或各会所,若是缺乏属灵追求的空气,事奉就没有中心,没有目标,没有路线,里头自然是空洞、没有进度的。以讲台信息为例,今天我觉得有这样的负担,就讲这么一篇;明天你觉得有那一个负担,就讲那一篇。结果篇篇是好道,众人听来却都是空洞、没有内容的话。若是事奉和聚会没有中心,没有带领,没有一个号筒,发出同样的号声,叫大家能共同跟随,很快的一年、二年过去了,众圣徒属灵的光景不会有任何的进步。

这如同办教育一样,小学生读过小学,马上升入初中。这时,无论是给他们国文、数学、化学、或其他一切的学问,都是初中程度的。这里就有一个中心,一个目标,一条路线,教这些学生们。同时很有进度,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然后初中毕业了。接着上到高中,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高中也毕业了。经过六年,这些青年子弟,在教育上因着有进度,就有了长足的进步。他们不仅读书、识字,并且在教育知识上,有确定的进度。

同工们在一个地方会不会作工,讲究相当大。他们可以在一地带一年、二年,甚至三年,却什么也没有带出来。好像办教育的人不懂得教育,不过让人在那里读书,读这个也好,读那个也可以,至于人的程度如何,该有什么进度,什么中心,什么路线,都无所谓。结果,人什么也没有学到。所以,我们必须来在一起,彻底研究圣徒们属灵的程度。了解他们到底到了什么境地,今后需要什么带领。这样研究出一个结论,让尽话语职事的弟兄们接受负担,释放这一方面的信息。这样的信息就有中心,有路线,有目标,能叫弟兄姊妹都起来饥渴的追求。

这样作了三个月,众人都有所得着后,再照着那时的情形,定规下一阶段属灵追求的内容。认真说,每一个会所都当如此作,甚至每一个分家的负责都该如此。这完全如同办教育一样,有中心,有路线,有目标,有系统。一天过一天,一年过一年,青年人就会让我们带着往前去。

盼望同工们都学会作工,好好研究各会所的情形,有多少人曾经参加聚会,又有多少人经常参加聚会,照着圣徒不同的情形,好好牧养、教导、造就、建造。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工作。一天天、一周周、一年年,人被摆我们手中,我们是有责任的。不要因着一些属灵的开启,就喜出望外;或是因着看自己这个不行,那个不行,就垂头丧气。要知道,高兴没有用,丧气没有用,骄傲没有用,谦卑也没有用。我们要蒙怜悯脱离自己的感觉,在主面前好好接受负担,背负人属灵长进的担子,清楚人属灵的需要,给人属灵的带领,使弟兄姊妹都在意属灵的长进。结果,全会所都能闻到属灵追求的气氛和空气。这就是好的工作。

然而,若是同工中没有够多的交通,永远不要盼望能为主作什么工作。同工们必须多有交通,具体的找出圣徒们的需要。但交通的意思,并不是说,我们众人谈好,你照你的负担,用台语释放一篇信息;他照他的负担,讲关于“爱”的话,另一个人讲关于“信”的信息;等再过一周,一个人讲“望”,另一个就讲“忍耐”。要知道,这在属灵上是没有用,是骗人的。从教育的角度来看,这叫“误人子弟”。这不是办教育,而是拿弟兄姊妹开玩笑。我们需要好好观察弟兄姊妹的属灵情形,了解他们究竟需要什么。得到结论后,站讲台的弟兄就接受这个负担,探望的人跟上这个负担,见证、谈论的也照着这个负担,让会所里充满这个属灵的空气。若是这样,我们才是真的作了一点工;我们才能看见,神的灵随着这个一再的祝福我们,使许多人得救,奉献,走前面的道路。

会观察人实际的属灵需要,就是会作工

许多基督的工人一再作工,一再讲道,作了几年,讲了几年,却没有人清楚得救。这就说出那些讲道的人,不懂什么是作工。我们却不能这样。我们到了一个地方,一看见圣徒对救恩不清楚,就要释放关于救恩的真理,带人相信、清楚自己得救了。不但如此,还要带人奉献,带领人有对付。等众人都进入了再带领他们往前去。这样我们才是会作工,我们的工夫才不白费。请记得,骄傲一点用处都没有用,谦卑一点也不值钱。我们一定要照着弟兄姊妹实际的情形,一同担负弟兄姊妹属灵的担子,研究弟兄姊妹中间属灵的情形,不断的往前。这才能摸着神的心意,才是有价值的工作。

在使徒行传里,当使徒保罗来到以弗所,遇见几位门徒,他立刻就问,他们信的时候,受了圣灵没有。他们回答说,他们连圣灵都没有听说过。保罗便立刻向他们陈明,他们所受的是约翰的浸,但他们应当信入那在约翰以后来的,就是耶稣。接着就为他们施浸、按手,使他们接受圣灵的浇灌。(十九1-7。)使徒保罗不是喜欢释放哪一篇道,就讲哪一篇道,他乃是照着人实际的需要,在那里服事。所以,我们要懂得人的需要,给人实际的带领。盼望同工们在这点上要注意,要学会作工。

作工的两面

什么是会作工?会作工有两面,一面是自己要让神作工,另一面是在作工的技术上有些研究。让神在我们里面作工,就是让神除去我们不该有的、天然的,并带领我们、教导我们学美好的功课。另一面还得在工作的技术上,有一点研究,清楚到底在一般人身上,以及在圣徒中间有什么需要。然后根据人的需要,给人实际的带领,有实际属灵的追求。这样,我们的事奉才能有属灵的味道,才有在生命里的服事,才有中心,有实际,才是活的,有进度、有目标的。原主怜悯我们,使我们大大的注意这件事,否则时间过去,人经过我们的服事,却没有实际的得着,就太可惜,也太亏欠。

一九六零年八月九日讲于台北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