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事奉主者的资格-神在身体里作我们的“够” | mswe1.org

第三篇 事奉主者的资格-神在身体里作我们的“够”


在线答题




在神的计划里,一面,祂要将祂自己作到我们里面;另一面,祂要把我们这些有神的人,作成为一个团体的器皿,就是召会-基督的身体。有人说,这些我们都听多了,听惯了;然而,这不是一件听多或听惯的事,而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神要将祂自己作到一个团体的器皿里

在这个宇宙中,不光是在这个时代,甚至是从已过的永远到将来的永远,神所作的,就是要将祂自己作到我们里面。这样的信息,虽然我们从前说了很多,但是明白这些辞句,听过这些道是一件事;忠实、实际的碰着它,摸着它,接触它,却是另一件事。惟有等你碰着它了,你才会觉得这是重大的。

神为什么要把祂自己作到我们里面?实在说,就是要把我们作成一个器皿,一个召会,成为一个身体。祂这位无限量、伟大的神,在宇宙间所要作的事,就是把祂自己放在我们这个宇宙的器皿里。惟有到了这时候,神的计划、创造、救赎才算完成。

圣经告诉我们,神在宇宙间没有别的事可作,祂只作一件事,就是把祂自己作到人里面。祂不想医病,不想赶鬼,也没有想要可怜穷人、行神迹,这一切祂都不想,甚至创造天地,也不是祂的目的。因为这些都不过是祂那件伟大工作里的局部,是零零星星的一件件小事。神在宇宙中所要作的,没有别的,就是要将祂自己作到一个大器皿里,再从这个大器皿里,将祂自己彰显出来。

只要神将祂自己作在一个大器皿里,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若是宇宙间有黑暗,黑暗就在那里解决了;若是宇宙间有死亡,死亡就在那里解决了。神在宇宙间的仇敌,那个背叛的权势,那个恶者也在那里被解决了。什么时候这件事作成功了,那就是光来了,就是生命吞灭死亡,也就是撒但和他的使者完全被丢到火湖里的时候,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同时,凡神在积极方面,关乎生命的事,都要往前,也都很自然的在完成。我们所感觉的软弱、荒凉、够不上、不行等问题,无路可以得着解决,只有当神调在人里面作生命,并把人作成一个团体的器皿,这些问题才得以解决。

神拉紧人,使人看见自己的不够

在我几十年追求的过程里,有许多时候,我感觉好像越追求,越感觉不满意,而想要改正自己的生活,总觉得自己不像个基督徒。再看看召会的光景,也不觉得满意;既不满意自己,也不满意别人。只有一些时候,感觉好像有点成就,有点可夸。那是神稍微把你放松一些,让你有一点所谓的得着,所谓的成就。那时你会觉得相当不错,好像能够满意,也能够安息。然而,你并不觉得那是你被神放松了。等到事过境迁,自己再回头看时,才知道那是一段神放松你的时间,神没有把你拉得很紧。

神若将你紧紧握在手里,你会觉得自己十分荒凉。你越感觉荒凉,越证明神的手在你身上拉得紧。祂再把你拉一拉,把你紧一紧,你就更觉得荒凉。只有当神把你松一松的时候,你才会觉得有所看见、经历和得着,你才觉得自己在工作上作的不错,你的工作有相当好的结果。若不是神有祂的尺度,请记得,神再松一下,就是我们跌倒的时候。然而,感谢主,很多时候,神还是怜悯我们,拉紧我们。

每一次当祂稍微拉一拉我们,马上我们就觉得不行,觉得荒凉。虽然我们觉得不行,但是也无法定罪,因为是我们自己不行。若是神再拉你一下,你会觉得你更不行。比方,你批评站讲台的弟兄不行,神就把你拉一下,指给你看,别人讲台不行,你更不行。这些都是神在那里拉紧我们。

只有被神拉紧,被神带领到一个地步的人,才会看见一切的我行、我能、我可以,都不在我们人里面,全数是神自己。你永远不能,也永远不能是,全数都是神自己。神要把你拉紧到一个地步,使你对自己不再有希望。你感觉世界黑暗,一点不希奇。神要把你拉紧到一个地步,让你看见你没有办法不黑暗,没有办法不荒凉,没有办法不软弱;你这个人比一朵花还不如。所有的刚强,所有的能,不是我们,乃是祂。

我们的“够”乃是神自己

林后三章五至六节说,“并不是我们凭自己够资格将什么估计作像是出于我们自己的;我们之所以够资格,乃是出于神;祂使我们够资格作新约的执事,这些执事不是属于字句,乃是属于灵,因为那字句杀死人,那灵却叫人活。”作为事奉主者,我们的资格,我们的“够”,是在神里面,神自己就是我们的“够”;这个“够”是神自己。使徒保罗仿佛在那里说,“我们能成为新约的执事,不是在于我们,乃是在于神;不是我保罗够资格作新约的执事,我是永远不够的,这个“够”乃是神自己。”

保罗在以弗所三章也说,“我作了这福音的执事,是照着神恩典的恩赐,这恩赐是照着祂大能的运行所赐给我的。”(7.)这运行的大能就是神自己。多年来我一直观察,一直摸我们众人的光景,我发现神在我们中间所作的,没有别的,乃是要显明祂的心意,就是祂要进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能力,作我们的亮光,作我们的“够”。这个“够”能在我们里头,担当新约的职事。你让神把祂自己调在你里头,你就“够”;没有神,你就缺少“够”立刻你就不够。

到了林后四章,使徒保罗更说,“但我们有这宝贝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超越的能力,是属于神,不是出于我们。”这给我们看见,林后三章与四章是连起来的。这意思是,神自己要进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的“够”作我们的生命、能力、亮光。我们总盼望自己能够明亮、刚强,能承担什么事,但神就是要来打掉我们的能。我们要明亮,神就来打掉我们的明亮;我们要刚强,祂就来打掉这个刚强;我们要动,神偏不给我们动。因为神要训练、引导我们,叫我们知道我们的“够”,不在乎自己,乃在乎祂。我们的明亮是神自己,我们的刚强也是神自己。

有一天,当我们真看见这亮光时,就是我们在毗努伊勒的经历。在毗努伊勒,雅各蒙神光照,看见自己不再是雅各,而是以色列。(创三二22-32。)换句话说,在毗努伊勒,你不再盼望自己明亮,不再盼望自己刚强,也不再盼望自己够。你看见一切乃是神自己,是神自己在你里面。从今以后,你在神面前像瘸了腿一样。瘸腿的雅各,不是别的,就是对自己不再抱任何希望,不再为自己的黑暗难过,不再为自己的荒凉忧伤。一面,一个蒙恩的人该为自己的荒凉、黑暗、忧伤难过;但是另一面,当他真看见异象的时候,就蒙了拯救,不为自己的荒凉、黑暗忧伤,而知道那些都是属于“艾”(十二8。),不过是乱堆。

我确实知道,有一位祂是生命、是亮光,祂在我们里面,是我们的“够”。我虽然是个瓦器,但祂是宝贝。不仅如此,当你真看见这些的时候,你会发现,神如此将祂自己作到你我里面,乃是要将我们众人作成一个完全的器皿。结果你就不会太注意自己的光景如何,而会学习倚靠身体,靠着召会在神面前服事。不是你刚强的问题,乃是身体刚强的问题;不是你明亮的问题,乃是身体明亮的问题;不是你作得好的问题,乃是身体作得好的问题。我个人刚强软弱,不成问题;即使我软弱,但身体不软弱。

神要一步一步的开我们的窍,一面感觉不是我们,乃是神;祂在你我里面作生命,作亮光,作能力,作我们的“够”。另一面叫我们感觉,不是你我个人单独的生命明亮了,够了,乃是你我在身体里面明亮了,够了。所以有人见证,当我们和弟兄姊妹多有交通时,会得着更多供应。我们不仅要看见主在我们里面作生命,还要看见这个生命是在身体里;不仅要看见主要与我们调和,更要看见这调和是为着成功一个身体。你什么时候要调和而不要身体,就立刻会失去这个调和。调和乃是为着身体。

得着神必须是在身体里

全本圣经只有一件事,就是神在永世里,在宇宙间,要把祂自己作到我们这些蒙救赎的人里面,并把我们作成一个独一的团体大器。仅仅有前面一半还不够,必须后面一半再加上去。从经历里我们知道,每一次我们自己介入时,都是没有用的;另一面,当我们以为自己得着神就可以时,我们所得着的就立刻失去了。得着神必须是在身体里。当我们个人追求有所得着时,就要用所得着的,去供应别人,与身体联结。我们所得着的,若不用在身体里,马上就要看见,这些得着被消灭了。惟有在身体里,我们所得着的才能更加倍、更丰富。

我们需要一直学习否认自己,学习看见一切对于我们都是主自己。祂是生命,祂是亮光,祂是能力,祂是我们的“够”;在祂里面所有问题都得解决。另一面还要看见,神一切的丰富都是为着身体,也是在身体里越过越加多,越过摸着的越丰富。这样,你就会懂得,也会觉得,你一否认自己,而注重神,问题就容易解决。你再进到神里面,问题更是全数解决。你还要与众圣徒多有接触,无论是行动、工作,都要和弟兄姊妹一直有交通,绝不单独,不信自己够,而信那“够”的乃是神自己。并且这个神自己,这个“够”是在身体里的。你我都倚靠神,也倚靠弟兄姊妹,结果我们就看见,基督是在召会里。事实上,创世记一章二十八节管理的权柄,是属于召会的。

盼望我们看见两面的事:一面,神要进到我们里面;另一面,神在我们里面作我们的一切,乃是在召会中,在身体里的。任何的个别肢体,都没有办法单独享受这个丰满;我们若要把丰富留在自己里面,单独享受,立刻我们就变成脱节的肢体。在福音书末了,主向个人的显现,都是为着团体。祂向马利亚显现过,向彼得显现过,这些个别向着个人的显现,都是为着团体的。什么时候你得着主的显现,而把这个显现留在自己里头,不肯带到众圣徒中,马上这显现就会模糊。你我属灵的得着都是为着身体,什么时候我们把它扣住,为着自己,这在神面前就毫无价值。然而,你若将这得着带到身体里,这得着就要更加丰富。

所以,我们无须自怨自艾,只要承认我们爬也爬不起来,刚强也刚强不了。不要勉强自己,装作刚强,对人说自己在主面前还不错。你我可以在交通聚会、擘饼聚会、或是祷告聚会末了,站起来告诉弟兄姊妹,我们是何等的不行,里头是何等的荒凉;结果,你我就活了。你不必站起来说一段教训的话,只要学习把自己信托给主,学习把自己摆在身体里,倚靠身体,供应就来了。

一九六零年八月二日讲于台北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