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事奉上的几点交通 | mswe1.org

第九篇 事奉上的几点交通


在线答题


职分与恩赐

按圣经来看,地方召会中有两班的职分,一班是长老,一班是执事。在职分之外,还有恩赐。比如,你不是长老,也不是执事,然而你有话语的恩赐,能在聚会中站起来供应话语。或者你有医病的恩赐,或者你有爱人的一分,有照顾人的一分,或者你有爱心接待客旅,人进到你家里,就觉得非常温暖,有主的同在。主给各人都有他的一分恩赐。

举例来说,主给我的一分可能就是释放主的话。我把圣经一打开,莫名其妙就有亮光,并且能发表丰富的话,这是主给我的。可能有人把主的话打开,读了几遍,不一定有什么感觉,但是客旅一到他那里,仅仅是坐一坐,莫名其妙就受了感动,越交通越甜美;那就是主给他的一分。这就像眼睛有眼睛的用处,耳朵有耳朵的用处;你要耳朵作眼睛是不成的,你要眼睛作鼻子也是不行的。在身体上,眼睛就是眼睛,鼻子就是鼻子,这些都是恩赐。恩赐个个都有,但是职分不是个个都有。

召会的事奉就是根据这两面。在职分这一面,召会中有长老,有执事。长老是治理带领全召会,执事是服事全召会。台北召会是个大召会,分作好多会所,又有许多的分家。会所是居间的单位,实际的事奉乃是在分家里头,所以无论是弟兄还是姊妹,凡是作执事的,都是安排在分家里事奉。

因此,召会治理的强与弱,召会带领的准确与不准确,乃是长老的事;而召会实际的事奉活不活,丰富不丰富,强不强,就完全在于分家。若是家弱了、虚了、空了,召会就差了,就塌下去了。所以,分家是个很重要的单位,服事者的安排也必须慎重,需要人有一点属灵的分量,有一点基督的身量。

圣经上的话,有时我们表面上是明白了,实际上却不够明白。比如,只要一题到长老、执事,在人的观念里就觉得长老高,执事低,执事要顺服长老。这话不能说不对,但是说的时候要小心,因为这个高和低不是世界里的高低。在世界里,如果我是部长,你是司长,当然司长比部长低。等到我这个部长到了院长面前,我又低了一层。这种高低在召会中绝对不可以有。

虽然圣经是说,长老们在召会中是代表的权柄,我们大家都得服从,(参罗十三1,提前五17,)但是圣经还有一句话说,我们众人要彼此服从。(弗五21。)按职责说,长老是重一点,但是主也说,你们中间谁是大的,就要服事小的。(太二十26~27,路二二26。)这里的观念与世界完全不同,不是被服事的大,乃是服事人的大。不是我在那里享受,我就为大;乃是我在那里服事,我才为大。

试问到底鼻子和眼睛谁大?在我们脸上,看起来似乎眉毛最高,眼睛其次,依序下来是鼻子、嘴唇;但事实上这没有大小之分。圣经的观念也是如此,在召会中事奉的人,根本没有大小之分,没有上下之分,只有功用的分别。

向心与离心

说到事奉,相信我们都知道,宇宙的存在是根据两个相反的力量;一个是向心力,一个是离心力。地球所以能保持在绕日的轨道上,就是靠着这两种力量,一种力向心,一种力离心。以美国为例,这个国家是联邦组织,联邦就是向心,各州政府就是离心。每一个州都有她独立的权柄,独立的法律,并不由中央统治。若是全由中央统治,只有向心而没有离心,就会非常的偏。若是完全离心而没有向心,又会非常的散。要既向心又离心,离心又向心,结果就会集中而强了。圣经里定规召会的事奉也是向心而离心,向心是在于长老的治理,离心是在于各分家的发展。各分家绝对有自由,为着主的见证有发展,但是必须在向心里。

比如,一个会所该不该有一次福音聚会,这不一定要长老们吩咐。到底该怎样传福音,该怎样带学生,怎样作儿童,这是由会所或分家配合着来作。有人说,既是这样,为什么不完全由各会所、各分家自己定规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有长老们的交通?因为若是完全由各会所、各分家定规,就没有向心力,召会就要解体了。所以,召会要传福音,治理那一个召会的长老,就要将这事带到长老聚会里,让全体长老以召会全盘的眼光来看,来定规。有时长老们见到某一个会所、某一个分家,在某方面应该推展,也可以主动题议,推动。然而,长老们不是在那里完全的控制,好像长老说作才作,说不作就不作,这又是不对的。

比方,接纳的事,慢慢的也应该越过越分出去,不必都在长老身上。长老们可以规定一些原则,之后通知各分家;各分家服事者,就按这些原则执行接纳的事。这样作才有效能,并且有一个祭司体系。

所以从一面说,长老们是把全召会联在一起的,但长老们并不完全统治,不是集权的。另一面,各分家都可以自由发展,但又不是单独行动,还是联在长老聚会中。这就是向心而离心,离心而向心。这样,召会就能强而有力的存在,并且各人的功用都能尽上去。

我们无法把界线划得太清楚,到底那件事一定要在长老聚会作,那件事一定不在长老聚会作;我们只能说一个原则,就是向心而又离心。各会所、各分家都可以自由发展,但在原则上都要征得长老们的同意,不可轻忽长老聚会,不理长老聚会。同时长老聚会虽是个行政的地方,有地位与权柄通过或不通过一个会所或一个分家的题议,但是却不应该专断。长老们不能说,我们不要你作,你就不作;我们要你作,你就作。总是应该两面兼顾,一面是向心的,一面是离心的。

顺服与和谐

在事奉里,蒙福最大的秘诀就是和谐。什么时候我们的和谐失去了,我们的祝福就没有了。家负责与家负责之间失去了和谐,这个祝福没有了。长老与长老之间失去了和谐,这个祝福也没有了。长老和执事之间失去了和谐,这个祝福也没有了。祝福最大的秘诀就是和谐。要和谐,绝不能忽略彼此的顺服;没有彼此的顺服,就没有彼此的和谐。

关于彼此顺服,谈起来容易,实行起来却很难。有的人很注意谁是第一位,谁是第二位,谁列在前面,谁列在后面;如果我是第一,你就要听我的话。这个观念是完全错误的。如果你自己说你是第一,你就不该作第一。在属灵的原则上,谁要争第一,谁就是最末了一个。谁说话说得最响亮,谁就是末了一个。谁哑口无声,谁就是第一。所以,到底谁第一,谁第二,并不在于外面的安排,乃是灵里的故事。

召会实在是一个家庭,谁是老大,谁是老二,一生下来就知道。我们来在一起事奉,谁是第一,这是灵里的一个印证,大家里头是知道的。弟兄姊妹来在一起,很自然的就排起队来了,不必说你第一,我第二,他第三;圣灵自然会说话。

然而,并不是说他是第一,所以什么事都是他说了算。有的人就说,我知道我的地位是老二,他比我年长,所以每件事让他说吧,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不应该是这样,因为圣灵也会借着老二说话。今天我们在这里一同事奉,不管我自己是老大,还是老二,我总是把自己敞开,让主的灵通过。也许主今天不叫老大说话,也不叫老二说话,偏叫老三说话。圣灵往往不照你的意思,也不照我的意思,乃是照主的意思。

怎样能知道主的意思呢?这就在于大家有感觉都要发表出来。我们在一同事奉的时候,最难能可贵的,是大家自由发表意见,却一点也不坚持。最难办的是人不发表意见则已,一发表非通过不可。圣灵不能与这样的人同在。盼望我们中间能有一种光景,你敞开自己,一直说,说到末了,弟兄们一句都不接受,你还能感谢赞美主。这就非常好。下一次你再说,弟兄们还是不接受,你还是感谢赞美主。这样的人是圣灵能用的。所以弟兄们来在一起,一定要学习顺服,要敞开发表感觉,却不坚持。若是坚持,就容易有摩擦。一摩擦,今天摩一点,明天擦一点,久了就会有伤痕。

我们要带进主的祝福,非要有和谐不可。要有这个和谐,第一要彼此顺服,第二要敞开,第三不坚持,第四喜欢接受别人的意见。只要不是罪恶,不是拜偶像,我们在许多事上总要尽力俯就弟兄姊妹的感觉。弟兄姊妹在一起事奉,最宝贵的是和谐与甜美。你就我,我就你,这个甜美就带进祝福,这比圣灵的浇灌还有能力。众人好像都没有多大的能力,但是即使是最刚硬的人,都能被这个和谐与甜美征服。

我们的确应当谦卑,觉得不一定我所题的就对,我所题的就好,可能弟兄姊妹看见的,我并没有看见。你我都应当有这样的态度,只要弟兄姊妹所题的,不是拜鬼魔,不是沾染偶像,不是沾染罪恶就可以了。弟兄姊妹在一起,一定要保持和谐,一定要尽力俯就。

没有划一的规条

此外,我们不该有一定的规条。有一件事在我们中间作得最好,就是姊妹们蒙头的事。当然从属灵方面看,姊妹们都应该蒙头,但这不是外面的规律,不是一种仪式与规条。我们若是有一个定规,姊妹们不蒙头是不行的,大家都得蒙头,这就没有属灵的价值,我们不能那样作。到底蒙头不蒙头,这该留给姊妹们,让她们凭着灵里的感觉定规。这样,当一位姊妹生命的程度到了一个地步,觉得该蒙头,这才是真的蒙头。她这样作,里头会满了膏油,非常有属灵的价值。这件事在我们中间作得真好。

祷读也是如此,千万不要逼弟兄姊妹祷读。我们不是祷读召会,有的弟兄姊妹不祷读,也是一样可爱。若是我们大家都这样,在我们中间就没有什么人的规条。

罗马十二至十五章都是讲身体的生活,连十六章的问安都是关乎身体的生活。十二章是纲领,十四章是实际的生活。十四章说,有的人要吃荤,有的人要吃素;有的人要守日,有的说日日都一样。(2,5。)保罗就说,吃也可以,不吃也可以;守也可以,不守也可以。他说,吃的人不要批评不吃的人,不吃的人不要批评吃的人;守日的人是向主守的,不守的人也是向主不守的。(3,6。)福音书也给我们看见,约翰来了,也不吃也不喝;人子来了,也吃也喝,(约十一18~19,)在这些事上没有规条。若是我们要求划一,要大家一致,这就会把不一的人划出去了;我们不能这样作。只要人是蒙主宝血所赎,是神所生的,就是我们的弟兄姊妹;只要他没有罪恶,不沾染鬼魔就够了。诸如蒙头不蒙头,祷读不祷读的事,应该留给圣灵作。千万不要作划一的工作,我们必须既不重这个,也不轻那个。这一点我们都得操练,这和我们的事奉很有关系。我们无论作长老也罢,作执事也罢,都背负着召会相当的责任;若是我们看不清楚,处处要划一,召会就受亏损了。

我年幼的时候,若是吃饭用左手拿筷子,大人就要管教,不许用左手。然而这几年我在美国,看到他们有许多是用左手的,有的人用左手写字甚至比用右手写还快。在美国,他们不管人是用左手还是用右手,只要把字写出来,叫人看懂就好了。我们也应当这样,只要能把事情作出来,怎么作都可以。这一切都是为着召会中的和谐。和谐是个很嫩的东西,你不能伤了它,一定要保守它。

扶助成全别人

再者,我们事奉的时候,绝对不要只有自己作,一定要扶助别人也来作,这样才能带出人。召会总是要往前开展的,比方,一个分家要分作两个分家,就需要加倍的服事者来负责,所以一定要产生出人。要带出人,就得你作,也带着他们作;你会作,也教他们会作。

中国有句俗话:有状元徒弟,没有状元师傅。这意思是,很可能你带出一个人比你高明。你虽然考不上状元,但你可以教出一个状元。同样的原则,也许我没有这样大的功用,但是我能带出一个功用比我还大的。故此,我们要注意成全人。事情一到我们身上,立刻要把它分出去,一直分。千万不要作了家负责,就把一切事都握在手里,你不发指令,别人都不敢动。我看见有的分家负责真厉害,真会管治,全分家都听他的;他没有指令,谁也不敢动。这个分家一定很稳,不大会出问题;但同时这样的分家也不容易发展,不容易出人才。在那位家负责的眼里,谁都不如他,谁都不可靠。

每一个人都会作错事,但是这一次错了,也许下一次就不错了。作错事也是个经历,人不会一直错的,慢慢的就产生出人才。十几年前,召会刚建立,兴起来事奉的人不少,但因为大家的经历不多,对别人也就没有什么要求。现在大家经历多了,对别人的要求无形中提高了许多。十几年前,台北召会的根基还不稳,一阵轻风就可以摇动她;但是今天即使刮来一阵台风,也不一定能摇得动她。台北召会的确是相当稳固了,但是在稳的里头,难免有点陈旧。我们需要反省,要多放手给弟兄姊妹作;因为弟兄姊妹都有主的恩典,即使有一点错,等错上几次,就不会错了。你我若是要求太高,永远不会带出人来。所以,只要不是原则上的错,仅仅是技术上的错,统统可以让它过去。

试想,有那一个理发师是天生会理发的呢?我小时候就看得很清楚,大人去理发店都是师傅剪,我一去总是徒弟理,他们就欺负我是个小孩子。我现在想,幸亏有我们那些小孩子,不然作徒弟的怎能学得出来?所以,只要不是原则错,不是存心错,就不要怕错;这样才会产生出人才。

这些事虽不是什么大道理,却是很紧要的。一部机器缺少不了一个小螺丝钉,甚至不能缺少一滴油。求主怜悯我们,使我们学一点功课,一面维持我们中间的和谐,一面还发展启用后面的人。有时家负责弟兄姊妹在一起谈事,有弟兄姊妹恰巧在旁边,你们也不必那么保密,那么慎重,非要等他们走开再谈。其实没有什么天大的事,大家不妨坐下一起谈谈。有的弟兄姊妹关心分家里的事,也可以听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也不能说,那么把大家都叫来罢;这也不对。总之,一切服事都要顺乎生命,出乎自然。

事奉要在灵里

末了一项就是灵的问题。我们的事奉该全数在灵里,所以到末了,还要归到灵的问题。不是意见的问题,不是涵养的问题,乃是灵的问题。我们要一直的学一个功课,就是操练灵。我们的自己、我们的旧造总要弃绝,乃要回到灵里,操练我们的灵。这样,我们的灵就新鲜、明亮、活泼、高昂、丰富。在事奉中,我们的灵就很容易出来。

总之,在召会中弟兄姊妹都爱主,我们可以放心的让他们作,既不要摩擦,也不必坚持,总要彼此维持甘甜的和谐。然而另一面,众人的灵必须刚强,无论什么聚会都要释放灵。这是我们众人所需要的。只要有了灵,即使别方面差一点也没有关系。一切在乎灵。弟兄姊妹要在这一点上追求再追求。生命有长进在于灵,祷告有能力在于灵,对弟兄姊妹有爱心也在于灵,一切都在于灵。所以,召会的事奉到末了,就是一个灵的问题。什么都不必争,全数在于灵;只要没有罪恶,没有拜偶像,没有鬼魔,并且个个灵是强的,就可以了。 

一九六八年十一月四日讲于台北

原刊于一九六九年五月“话语职事”第二百十五期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