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如何得着那地(三) 借着管理的原则

第十一章 如何得着那地(三)
借着管理的原则

读经:

出埃及记四十章三十六至三十八节,利未记八章七至八节、十至十二节、三十节,二十章二十六节,二十六章四十六节。

在 未看民数记之前,我们必须在出埃及记和利未记两卷书里多看一点。我们已经看见,进入那美地的路是借着从逾越节羊羔开始,一步一步地享受基督,并在度量上一 直地增加往前。但是在经历中还有比这更重要的,那就是管理的原则,管理的因素。我们已经看见,要得着那美地,要进入包罗万有的基督,是不能靠着个人来完成 的,必须是靠一个团体的人。这是很清楚的。但是我们必须看见,特别对于团体的人,有一些管理的原则是必需的。必须有次序。在一个团体里,各种事情必须有次 序。若是没有一些管理的原则,结果就是紊乱和纷乱,而紊乱纷乱和仇敌是相连的。若是我们失去了次序,我们就被破坏了,并且与撒但联结了。这样,我们就绝不 可能进到美地去。为着要在神的儿女中间维持次序,就必须有一些管理的原则,管理的因素。

在出埃及记和利未记这两卷书中,我们不只看见享受基督的各种项目,并且看见神在祂的儿女中间所设立的管理原则。这里至少有三个紧要、重大的管理因素或原则。

神的同在

第 一个管理的原则是在云柱和火柱中神的同在。在云柱和火柱中神的同在是第一个管理的原则。这一个因素是与神子民的聚集、活动或行动有关的。神的子民该什么时 候行动,该如何行动,该往哪里行动,都是看在云柱、火柱中所启示给他们神的同在。换一句话说,我们若是要往前去得着那地,我们必须是在神的同在中而去,若 是神的同在与我们同去,我们就能进去并享受那地。你记得神如何应许摩西说:“我的同在必和你同去,使你得安息。”(出三三14,原文)这意思就是说,祂要用祂的同在领以色列人去得着那地。所以摩西对神说:“你的同在若不与我同去,就不要把我们从这里领上去。”摩西要求神的同在必须与他同去,否则他就不去。

“我的同在必和你同去”,这是很奇特的一句话。我的同在和你同去。这并不是说,祂要去。祂要去是一件事,祂的同在要去是另一件事。你有否看见这里不同之处?

让 我用一个故事来说明。有一次我们四、五位一同服事主的人出门到某地去,我们都走在一起。有一位弟兄那时对我们不太高兴,但他没有选择的余地,只好与我们同 行。我们都坐同一列火车,但是我们坐在第一车厢,唯独这一位弟兄自己一人坐在第二车厢。他是与我们同去,但是他的同在并没有和我们同去。他与我们一同离 开,与我们一同旅行,也与我们一同到达,但是他的同在不与我们在一起。当弟兄们来欢迎我们的时候,他在那里;我们在那地方一切的访问,他都在;他和我们在 一起,但他的同在不和我们在一起。这实在是奇怪。

弟兄姊妹们,许多时候神会与你同去,但是祂的同在不与你同去。许多时候神真是帮助你,但是你确实知道,祂对你不高兴。你会得着祂的帮助,但你要失去祂的同在。祂带你到你的目的地,祂也祝福你,但在整个旅途中,你不觉得祂的同在。祂与你同去,但祂的同在却不与你同去。

哦,这不是一个理论,这是我们真实的经历。已过的年间,当我服事主的时候,许多次我觉得祂的帮助。主是非帮助我不可,祂为祂自己名的缘故必须帮助我。但是我能告诉你,许多时候我并没有神的同在,只因祂对我不太高兴。祂不得不与我同去,但是祂并不开心。我是坐在第一车厢,祂是坐在第二车厢。祂随着去,但是祂把祂的同在扣回去,好叫我知道祂不愉快。

几 年前一位青年姊妹和我谈到她婚姻的事。她说:“弟兄,我觉得是神的旨意要我和某某先生订婚。主实在是在这一件事上帮助了我,因此在某某日子我们就要宣布订 婚。”我对于她的情形有点知道,所以我就对那位姊妹说:“没有疑问神是帮助了你,我的确相信你的话,但是在这一件事上神对你高兴么?当你在打算这件订婚的 事时,你有没有神的同在?”她回答说:“弟兄,我告诉你实在的话,我知道主并不高兴我。我知道!一面祂是帮助了我,但是另一面我知道祂并不高兴我。”我问:“你怎么知道呢?”她的答案很有意思:“每一次,我想到这件事时,我觉得我失去了祂的同在。”这是一个很好的说明。主是帮助了她,但是主收回了祂的同在。

弟 兄姊妹们,你必须清楚,千万不要以为只要有主的帮助,就够了。不,不!差得太远了。我们必须有主的同在。我们必须学习这样祷告:“主,你若是不把你的同在 赐给我,我就要和你留在这里,若是你的同在不与我同去,我就不去。我不要受你帮助的管理,我要你同在的管理。”我们还必须进一步地祷告说:“哦,主啊!我 不要你的帮助,但是我要你的同在。主,我必须有你的同在。没有你的帮助,我行,但是没有你的同在,我就不行。”你能这样对主说么?

许多弟兄姊妹来对我说:“哦,弟兄,主真是帮助了我!”我就常想问他们说:“你觉得主的同在么?你是得着了祂的帮助,但是你有没有觉得祂的同在?”许多人是得着了主的帮助,但是少有得着主的同在的。祂的帮助并不是管理的因素,祂的同在才是。

有 些为主作工的人对我说:“弟兄,你有没有看见主帮助了我们?你不信主祝福了我们么?”我这样回答:“没有疑问主是帮助了你,也祝福了你,但是让我们在主面 前安静一会儿。”过一会,我这样问他:“弟兄,在你最深处的感觉中,你是不是觉得你有主的同在?我知道你曾为主作过一些工,也知道主帮助了你,祝福了你; 但是我愿意问你这一个问题,在你全人的最深处,你有没有觉得主是那么亲自地与你同在?你有没有一直觉得祂向你显露笑容,并且祂的 微笑进入你的里面?你有没有这一个?”这是很细嫩、很深入的话。作为主的一个仆人,多数是不能撒谎的,他们必须说实在的话。到最后,这样的弟兄们就说: “我必须告诉你,已经有一段时间我是失去了与主的交通。”然后我就问:“弟兄,这是什么呢?你是受主帮助的管理呢,或是受主同在的管理?你是受祂祝福的管理呢,或是受祂笑容的管理?”

弟 兄姊妹们,即使我们眼中带着泪水,我们天天还得这样说:“主,除了你微笑的同在,无别能使我满足。除了你荣脸上的微笑,我别的什么都不要。只要我有这一 个,我就不管天塌下来,或是地裂开。全世界可以都起来反对我,但是只要你的笑脸在我身上,我就能赞美你,并且一切都可以使我满意。”主说:“我的同在必与 你同去。”何等宝贝!主的同在,主的微笑,乃是管理的原则。我们必须惧怕从主有所接受,却失去祂的同在。这的确是一件可怕的事。很可能主自己会把什么东西给你,但是那一件东西却将主的同在从你夺去。祂要帮助你,祂要祝福你,但是那个帮助,那个祝福却叫你得不着祂的同在。我们必须学习只受主同在的保守、掌管、管理并指引。我们必须告诉主,我们除了祂直接的同在之外,别的什么都不要。我们不要祂间接的同在。许多时候,你只有主间接的同在;不是头手的,不是直接的。你要学习单单受主直接、头手同在的管理。

这不仅是一个条件,一个资格,也是一个能力,使你能进去得着那地。主头手的同在要以力量加强你去得着基督的丰富与万有。哦,神头手的同在有何等的力量,何等的大能!这实在不是一个道理,乃是我们最深处的经历。

“我的同在必与你同去。”主是何等的奇妙,何等的荣耀,何等的奥妙!祂是怎样将祂的同在显给我们看呢?我们是怎样经历祂的同在呢?在古时,祂的同在白天一直是在云中,晚上一直是在火中,就是在云柱中和火柱中。在白天当太阳照耀的时候,云就在那里;在晚上黑暗之中,就有火在那里。主的同在启示给祂的儿女们,在白日时是在云中,在黑夜时是在火中。

这 两件东西,云和火,是什么意思呢?圣经好几处给我们看见,云是圣灵的记号。在我们的经历中,圣灵有时像一片云彩一样。主的同在是在圣灵里。许多时候我们知 道主的同在与我们在一起。怎么知道?因为我们在圣灵里感觉到。我相信我们大部分的人都有一点这样的经历。我们是在圣灵里经历了神的同在。这实在是奥妙。若 是你问,你怎样才能在圣灵里经历主的同在?我只能回答说,我经历它,我体会它。主是在圣灵里,祂是在圣灵里使我体会到祂的同在。那个实际乃是在圣灵里。有的时候也许是因着我们的软弱,或者是因为主觉得我们需要鼓励或印证,祂就给我们一点领会,甚至一些感觉,圣灵真是像一片云彩一样。

一 九三五年有一次我释放一篇关于圣灵浇灌的信息。正在传信息之中,我忽然觉得有一片云彩覆罩我,好像我是在云彩里。立刻聚会有一个确定的转变,从我口中出来 的话就像活水一样倒出来。全会众都吃了一惊。当你有这样一个经历时,你不需要凭着心思来说什么,话语是从灵里涌流出来。

那就是主的同在显在云柱中。你能这样觉得它,它临到成为一种的引导和鼓舞。你为着主有所负担,主就给你这样一个鼓励,使你觉得在圣灵里祂的同在。不过这是主赐给的一个特别经历。每一天我们应该都能正常、平常地经历圣灵里主的同在。

那 么火柱的意思是什么呢?在晚上黑暗时我们需要火,火的意思和云一样。云就是火,火就是云。当太阳照耀的时候,主的同在就以云的形状出现;当黑夜来临时,它 就以火的形状出现。这是一件实体,显于不同的形状。那么火代表什么呢?它代表话。云是圣灵,火是话。当太阳照耀的时候,你在圣灵里是非常地清楚;你能很容 易地跟随云。但是许多时候就像在晚上,你就在黑暗中。你不能信靠你的灵,你的灵是非常地不清楚。在这一种情形下,你必须信靠主的话。主的话就像火燃烧、发 光、照亮。诗篇一百一十九篇一百零五节说:“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当天空清明,一切明亮时,有云彩就够了。但是当黑暗笼罩天空,你分辨不 清哪是云彩,哪不是云彩;你就必须跟随火。有的时候你的天,你的日子极其清明,阳光又灿烂又强烈,你能毫无错误地看见圣灵的去路,而照着跟随。但是或许更 多的时候,你走在黑暗中,你是在晚上;昨天你那么清楚,但是今天你这么黑暗;你很糊涂困惑。但是不必忧虑,你还有话。你可以跟随话。话就是火,是烧着的 火、放明的光。当你在黑暗中时,你能跟随这光,因为主的同在是在火中。

许多时候弟兄们对我说:“弟兄,我现在在黑暗中。”我就回答说:“赞美主,这正是你需要来取用主话的时候。你若不在黑暗中,你就没有机会在话中来经历主。只要取用祂的话。”当我们在黑暗中时,在祂话中来经历基督是多么的好!

主的同在一直是在这两件东西里头,不是在圣灵里,就是在话里。当你清楚的时候,你能觉得祂是在圣灵里。当你在黑暗中的时候,你能在话中看见祂。祂总是在这两样中,在圣灵里,并在话中。你今天很清楚么?赞美主,你能在圣灵里觉得主。你在黑暗中么?你也能赞美祂,因为你能在祂的话中看见祂。有的时候我们是在白天,有阳光照耀;也有的时候我们是在晚上,在黑暗中。但是我们不必挂虑。在白天清明之时,我们有圣灵如同云一样;在晚上黑暗之时,我们有话像火一样。我们能借着在圣灵和在话里主的同在而跟随主。

祭司职任与乌陵、土明

第二个管理的原则就是在膏油涂抹下的祭司职任并乌陵与土明。什么是祭司职任?这是一件奇妙而荣耀的事。祭司职任包括与神的交通,和在祂面前的生活与事奉。祭司的体系乃是一班不断与神有交通的人。他们继续不断与神交通并在祂面前事奉。他们就这样的生活、行动,作一切的事。当我们与主有交通,当我们日日时时与主有交通,当我们在这一种活的交通中生活、事奉并行动,我们就是祭司的体系。

我们若是失去了祭司体系,我们就失去了这一个管理的原则。这一个管理原则不是为着引导,乃是为着判断。在云火柱中主的同在是为着引导,而在膏油涂抹下的祭司体系并乌陵土明乃是为着判断。

让 我们举例说明。比方有两个弟兄彼此争吵,我们该怎么办?我们是神的儿女,我们是神的子民,但是有这么一件事发生在中间,我们怎样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怎样能 得到一个适当的判断?我们是不是要召集一个会议来投票表决?当然不。所有这样的问题只能由祭司体系来解决。这需要一班神的儿女是一直与主有交通的,是在主 面前事奉的,无论他们在哪里或者作什么,他们都继续不断地活在主面前。这样的一班人是在圣灵的涂抹之下,并且有乌陵和土明。因此,他们能得着判断,得着主 的断案。借着乌陵、土明和祭司体系,他们就能判断决定任何一件事。

祭 司职任包括三件事:与主的交通或来往,圣灵的涂抹,以及乌陵、土明。在这里我们只能简要地说到最后一点,就是乌陵与土明。乌陵在希伯来文的意思就是光,而 土明的意思是完全或完满。差不多在三十年以前,我读到一个希伯来作者所写的一篇文章,说到土明是一块宝石,其上雕刻了希伯来文中的四个字母。在大祭司的胸 牌上,有以色列十二个支派的名字,刻在十二块宝石上,这十二个支派的名字只包含了希伯来文二十二个字母中的十八个字母。因此在大祭司的胸牌上缺了四个字 母,而所缺的这四个字母就雕刻在土明上。当这块宝石摆在胸牌里的时候,那里就完全了,就完满了。那里就有了完整的二十二个字母,希伯来文的所有字母都在那 里。圣经又告诉我们,乌陵是放在胸牌里的一块宝石,是为着放光的。在此我们就有了乌陵和土明的意义:光和完全。

那 么乌陵和土明怎样用法呢?当以色列子民中间发生了一些问题或难处时,大祭司就把这件事带到主面前去,借着胸牌去得着答案。那位希伯来作者在那篇文章里说, 当大祭司到神面前去的时候,胸牌上某些宝石带着其上的字母就会发光,在别的时候又有别的宝石带着其上的字母发光。大祭司在宝石发光的时候,就把所代表的字 母记下来拼成单字,再拼成句子。最终他就从神得到了一个完全的答案或判断。那篇文章说,亚干犯了罪,他们从以色列所有的百姓中把他找出来,就是用这个方法 (书七)。

这样说来,神的百姓要解决问题,应该根据什么管理的原则呢?乃是需要他们中间有一个祭司体系,将神的儿女放在怀里,带到主面前去。祭司体系必须在爱里把他们带到神面前,把他们当字母来读,这样,借着圣经的亮光,祭司体系就能认识主的心意,从祂得到一些与祂儿女们情形有关的话语。

现 在,关于那两个争吵的弟兄,我们就有答案了。我们能告诉他们说:“弟兄们,请安静一些时候,我们要到主面前去。”我们要把这问题带到主面前去,在主的同在 中用圣经的亮光来读这些弟兄们。这就是祭司体系对于胸牌中乌陵、土明的运用,借此我们就得着了那些字母、单字,再拼成话语,而得着了关于这件事该有的断 定。

你 知道使徒怎样写他们的书信么?就是照这个方法。保罗给哥林多信徒的第一封信,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保罗在那个教会中遇到了好些问题:分门别类、惩治、婚 姻、复活的教训等等。几乎什么样的问题都有。他怎么作?他就把所有的问题和那教会中所有的弟兄姊妹都放在他的心上,然后在圣经的亮光中,他在主面前来读这 些。这岂不是这样么?当他这样在话语的光中来读的时候,他就看见了真情和答案。他从主得着了一个判断,一个决断,因此他就写了哥林多前书。你想想所有的书 信。使徒所写的书信都是这样写出来的。并不是他们坐在房间里读一读,理论理论,然后就写出来了。不。在神的儿女们中间,总是有一些情形,需要从主得到一个 答案,得到一句话。使徒以祭司的身分来尽职,就把这一切问题连同神的儿女,都带到神面前去。他们在祂的同在中来读这些问题,在主话的光中来读那些信徒。这样他们就得着了亮光;他们从主得着了单字、句子和思想。然后他们就写了那些书信,把主的心意告诉圣徒们。

这是一个管理的原则。第一个管理的原则是在云柱和火柱中主的同在。第二个就是在膏油涂抹下的祭司职任以及这两件奇特的东西—乌陵和土明。

弟 兄姊妹们,若是你来告诉我一些你与别人之间的问题,我应该怎样作?我必须运用我的灵,将你和那些人带到主面前去。我必须把你和那些弟兄姊妹,用爱放在心 上,就是放在我的怀里。我必须把你们全部带到主面前去,说:“主,这里有一些亲爱的圣徒们。照亮他们。把你的光给我。”我要读你。我要读你的心思和情感。 我要读你的意念,你的动机,和你的动作。我必须在话语的光中来读你的问题,以及与你有关的许多事情。读了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我渐渐得着了一个字。然后得 着了另外一个字。最终我就得着了一句,然后一个信息。我就从主有所知道。我就能知道主对于你的思想,主对于你的意念是什么。

你 们带头的弟兄们,在教会中遇见许多种的问题,给你们有机会操练这一种祭司的事奉。有时一位弟兄会来跟你交通,他和他父亲之间的问题,他的父亲是在主里的一 位弟兄。他会问你,他应该怎么办。隔一天可能有一个姊妹来找你,告诉你她和她婆婆之间的难处,而她婆婆也是教会里的一个姊妹。你要怎么办?你能告诉他们, 叫他们到法庭里去见法官么?当然不能那样作。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刚刚所说的,你必须有一颗心,你必须有一个胸怀,你必须有爱。你把他们放在心上,把他们这 样带到主面前去,运用你的灵在主面前读他们。先读父亲,再读儿子。读他们的习惯,他们的国籍,他们的个性,他们的思想,他们的教育程度。不是照着你自己的 想法,乃是照着话语的光。这些全数都要读。读过之后,你就会一点一点得着句子和言语。你必从主那里得着话语,得着祂心 意的启示。然后你就能对儿子和父亲说话。对于那位姊妹和她婆婆也是照样作法。你就能对他们说:“这是神的心意,你去祷告祷告。”你已经从主得着了判断和答 案。这是神百姓的法庭。我们是需要这样一个法庭。我们需要天上最高法院在地上的代表。这法庭就是在圣灵涂抹下的祭司体系和乌陵、土明。

一 班神的儿女能配搭在一起,团体的事奉主,这不是一件小事。这不是简单的事。想想你自己的家。你是否有个家庭法院来解决你们所有的问题?我们在教会中的家庭 法院是什么呢?不是别的,乃是祭司体系在圣灵的涂抹之下与主交通,借着话语的亮光来读所有的弟兄姊妹。用这种方法,我们就得着了所有事情的判断和决定。我 们所有的问题和难处都是用这种方法解决的。不是借着争辩,不是借着商量、理论和安排,像一个政客或一个地上的法官一样。只有借着交通和膏油涂抹,在爱里, 在主话语的光中来读信徒们的情况、性情和日常生活。

圣洁生活的条例

第 三个管理的因素是圣洁生活的条例。这些条例是什么呢?在利未记里面,我们有各种的祭,有祭司的体系,和许多的条例。利未记可以分作三部分:第一关于各种的 祭,是从第一章至第七章;第二关于祭司体系,是从第八章至第十章;第三,从第十一章到这卷书的末了,是关于许多的条例。对于一个圣洁的生活,是有许多条例 的。我们现在不能仔细全部都看过,若是能的话,我们就要看见那些条例是何等有趣,何等甜美,并何等富有意义。有许多条例是关于什么是洁净的,什么是不洁净 的;怎样是从俗的和属世的事物分别出来的,怎样是没有分别出来的;以及该怎样行动,不该怎样行动。这些都是圣洁生活的条例。

简 单地说,这些条例可以归纳起来分成三个小一点的原则。第一,我们是属于神的子民。这是一个该规律我们的较小原则。要记得你是属于神的,你是神的子民。你若 是记得这一个,你就要从许多事里蒙保守。你想当你记得你是神的子民时,你能去看电影么?这一个思想是够使你退缩不前了。你想你能与人吵架,而同时记起你是 属于主的么?你试试看,你就会看见,你的吵架变成了什么。

在 远东的时候,有一次我雇了一部人力车出去。人力车夫开头告诉我要五块钱,我就同意了。等我到达目的地之后,我发现我只有一张十元的钞票;我就把票子递给 他,等着他找钱。他翻遍他的口袋,最终说,很抱歉,他只有四元零钱可以找还我。这是他们的诡计,我就开始和他争吵。但是忽然间我记起,我是神的一个儿子。 就是这么一个记起,我就放弃了争吵。我说:“好,好,算了吧;一块钱算不了什么。”我这一个神的儿子怎能和人力车夫争吵呢?那就是把主的名羞辱了。

每 一次当你要作什么事的时候,你必须记得你是神的儿女。不要说这是太律法了。你我必须这么律法才可以。有的姊妹们,特别在远东,有时候穿的衣服不太合于神儿 女的体统。只要她们肯记得她们是属于主的,这个想法就必使她们不敢这样打扮。她们根本忘了她们是神的儿女,所以穿戴得像魔鬼的儿女一样。记得我们是神的子 民,这是条例中第一个小的原则。

第 二,我们已经从世界里分别出来了。神说:“我已经将你们从众民中分别出来了。”我们已经被主从这世界中分别出来了。他们能作的我们不能,他们能说的我们不 能,他们能有的我们不能。许多时候我去百货公司,无法买任何一件东西,我只能摇摇头说:“不,不,没有一件是为我的,我是分别出来的。”

从 西雅图到旧金山,再到洛杉矶,我一直想买一双皮鞋。在店里有许多奇异时髦的样式,却难以找到一双合于神儿女的。我若是买了其中的一些,我怕我就无法站起来 向神的儿女们讲道了。哦,百货公司里所卖的那些东西,那些属世的东西!若是所有世界的人都得救了,并且记得他们是神的儿女,是从这世界里分别出来的,所有 的百货公司必要被迫停业。他们再作不到什么生意。可惜大部分的人还没有得救,但最可怜的是那些被主救回来的人尚未从这世界里分别出来。至少我们这些蒙主救 赎的人必须记得,我们是主从这世界里所分别出来的人。这也是一个该管理我们的原则。不要说这是太律法了,我们必须这么律法。

第三个小的原则,主是圣洁的,所以我们也必须是圣洁的。主是分别的,是与一切别的事物不同的;所以我们也必须从一切事物中圣别出来。我们必须在一切事上圣洁,像祂圣洁一样。

这三个小原则组成一个大的管理原则,而这些原则乃是圣别生活的条例。第一,要记得你是神的儿女;第二,要记得你已经从这世界分别出来了;第三,要记得你的神是圣别的,你也必须像祂一样的圣别。这三个原则该管理你生活中的一切。

总结地说,主的同在是我们这一个团体的引导。到底我们是该去,或是该留,我们能借着主的同在来知道。我们必须只受祂同 在的指引。这是第一个管理的原则。若是我们中间有些难处,我们不需要用外面的方法去寻得解决。我们有祭司体系的法庭,借着我们中间在圣灵涂抹之下与主的交 通,并借着在话语光中用爱来读所有的弟兄姊妹们,我们就能得着所需要的判断,适当的决定。这是第二个管理的原则。至于我们日常的生活和日常的活动,我们必 须记得我们是神的儿女,我们是从世界中分别出来的,并且我们必须圣洁像神是圣洁的一样。这是第三个管理的原则。我们若是受这些原则的管理,我们就是准备好 了,够资格往前去得着那美地。我们就能进入基督包罗万有的丰富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