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破碎的紧要 | mswe1.org

第一章 破碎的紧要



每一个事奉神的人,迟早都会发现,拦阻他工作的并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每一个事奉神的人,迟早也都要找出,他外面的人和他里面的人不一致,里面的人是倾向一个方向,外面的人是倾向另外一个方向。每一个事奉神的人,迟早都要感觉,他外面的人不能顺服灵的管理,不能按神最高的命令去作。每一个事奉神的人,迟早总要找出,他工作最大的难处就在他这个外面的人,这个外面的人就是拦阻他使用灵的。本来每一个事奉神的人,都能够使用他的灵,都能够用灵与神同在,用灵认识神的话,用灵摸人的情形,用灵将神的话送出去,也能够用灵摸着和接受神的启示,但是,因着这个外面的人的打扰,就不能使用灵。许多事奉神的人不能作基本的工作,就是因为他外面的人没有在基本上受过对付。这个基本的对付一缺少,结果就不可能作基本的工作。任何的奋兴,任何的热忱,任何的苦求,都变作白花工夫。只有这个基本的对付,才能使我们在神面前作一个有用的人。

里面的人与外面的人

罗马书里面有一句话:「按着我里面的人,我是喜欢神的律。」(七22)我们里面的人,是喜欢神的律的。以弗所书也给我们看见:「藉着祂的灵,叫你们里面的人的力量刚强起来。」(三16,照原文另译)。保罗在别的地方也给我们看见:「外面的人虽然毁坏,里面的(人)却一天新似一天。」(林后四16,照原文另译)圣经把我们人分作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神所住的那个人是里面的人,神所住的那个人之外的人是外面的人。换句话说,我们这个人的灵就是里面的人,一般人所感觉得到的人就是外面的人。我们里面的人是穿上了一个外面的人,好象穿上了一件衣服一样。神将祂自己摆在我们里面,神将祂的灵摆在我们里面,神将祂的生命、能力都摆在我们里面,乃是摆在我们这个里面的人里面;在这个里面的人的外面,有我们的思想,有我们的情感,有我们的意志;最外面有我们的身体,有我们整个肉体。

我们要知道,一个人能为神作工,就是他里面的人能出来。里面的人不能冲过外面的人而出来,这是事奉神的人基本的难处。里面的人要出来,必须冲过外面的人。所以,我们在神面前必须认准,我们工作的第一个难处,不是在对方的人身上,而是在我们自己身上。我们里面的人是一个受监禁的人,像关在监牢里一样。我们的灵就像被单子罩着一样,不容易出来。如果我们没有学习怎样让我们的灵冲过外面的人而出来,我们就不能工作。没有一件东西能拦阻我们,像这个外面的人一样。我们的工作能不能有果效,就是看我们外面的人有没有被主打碎,让里面的人经过这个破碎的外面的人而出来。这是基本的问题。主要拆毁我们外面的人,让里面的人有一条路出来。里面的人一出来,许多的罪人都要蒙福,许多的基督徒都要蒙恩。

死与结子粒

主耶稣在约翰福音第十二章告诉我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生命是在麦子里面;麦子的外面有一层壳子,相当厉害的壳子;这一层壳子一天不裂开,麦子一天不能生长。「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这个死是什么?就是地里面的温度、水分等等所起的作用,使这个壳子裂开。壳子裂开了,然后麦子才能长出来。所以问题不仅是里面有没有生命,并且是外面的壳子有没有裂开。这段圣经的下文说,人如果爱惜自己的生命,就要失去生命;人如果恨恶自己的生命,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主在这里给我们看见;外面的壳子就是我们自己的生命,里面的生命就是祂所给我们的永生的生命。如果要让里面的生命出来,外面的生命就非损失不可。外面的不破碎,里面的就出不来。

在全世界的人中间有一班是有主生命的人。在这么多有主生命的人中,有两种不同的情形:一种是生命受限制,生命受监禁,生命受包围,生命不能出来的人;一种是主在他身上打通了一条路,生命从他身上能出来的人。今天的问题,不是我们怎样才可以得生命,乃是怎样才可以让生命从我们身上出来。我们说需要主破碎我们,这并不是一种说法,也不是一种道理,乃是我们这个人是应当被主破碎。不是主的生命不能遍满全地,乃是主的生命被我们锁住了!不是主不能祝福教会,乃是主的生命被锁在我们里面,被监禁在我们里面,没有路出去!外面的人不被破碎,我们永远不能变作教会的祝福,我们也不能盼望世人能从我们身上蒙神的恩!

玉瓶要打破

圣经告诉我们,有真哪哒香膏。神的话特意把「真」字放在里面,是真哪达香膏,实实在在是属灵的。但是玉瓶不打破,真哪哒香膏就不能出来。希奇!许多人还在欣赏玉瓶,觉得玉瓶比香膏更值钱,许多人还以为他外面的人比里面的人更可宝贵。这是在教会里的难处。你宝贵你的聪明,以为你自己是了不起的人;他宝贵他的情感,以为他自己是了不起的人;许多人宝贵他的自己,觉得自己比别人好得多,口才比别人好,作事比别人快,下的断案比别人准……但是,我们不是玩古董的人,我们不是欣赏玉瓶的人,我们乃是要闻香膏的人。外面的不破碎,里面的就出不来;这样,不只我们自己没有路走,并且连教会也没有路走。所以我们不能一直那样的宝贵自己。

圣灵并没停止祂的工作,圣灵在许多人身上都没有停止祂的工作。一个遭遇再来一个遭遇,一件事情再来一件事情,这些圣灵的管治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打破我们外面的人,就是要拆毁我们外面的人,让我们里面的人能够冲得出来。但是我们难处就在这里:我们稍微受一点难为就不平,稍微受一点挫折就发怒言。主是在那里预备一条路要用我们,但主的手刚在我们身上摸一下,我们就不乐意;甚至就和神闹意见,就消极。自从我们得救到今天,主多次多方的作工在我们身上,目的就是要拆毁我们这个人。不管我们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主的目的总是要拆毁我们这个外面的人。

宝贝是在瓦器里,但是谁需要你的瓦器?教会所缺少的是宝贝,不是瓦器;世人所缺少的是宝贝,不是瓦器。瓦器如果没有打破,谁能看见里面的宝贝?主在我们身上所作的事到底为什么?就是在那里打破我们这个瓦器,打破我们这个玉瓶,要把我们的外壳打破。主盼望在属乎祂的人身上能有一条祝福的路通到世界去。这是一条祝福的路,也是一条有血迹的路,的的确确是有血在那里,有伤痕在那里。这个外面的人的破碎是何等的紧要。因为如果不是这样,就绝对没有工作。我们把自己奉献给主,为事奉主,我们就得预备被破碎。我们在这里不能放松,不能保留自己,要让主把我们这个外面的人完全破碎了,让主的工作有路可以出去。

我们每一个人都得替自己找出来,主在我们身上到底有什么用意。有一件非常可惜的事,就是有许多人,主在他身上作什么事,有什么用意,他自己不知道。但愿我们每一个人能找出到底主对于我有什么用意。当主开我们的眼睛的时候,我们就看见,我们一生一世所经过的事,每一件都是有意义的。主没有白作一件事。当我们明白主的目的是为要破碎我们外面的人,我们就很明显的看见,每一件的遭遇,都是有意义的;都是主在那里要达到同一个目的,就是要拆毁我们这个人,要打碎我们这个人。

但是,有许多人,主的手还没有动,他已经不乐意了。我们要知道,主所已经给的那些经历,主所已经给的那些困难,主所已经给的那些遭遇,都是为我们最高的好处。我们不能盼望主给更好的,这已经是最好的了。如果有人到主面前去求主,说:「主阿!请你让我拣选一件最好的。」我们相信主要告诉他说:「我所给你的就是最好的,你每天遭遇的就是你最高的好处。」主为我们安排的一切,目的就是要拆毁我们外面的人。我们外面的人被拆毁,灵能够出来的时候,我们才有使用灵的可能。

破碎与时间

主是用两种不同的举动来破碎我们外面的人,一种是积蓄的,一种是忽然的。有的人,主给他一个忽然间的拆毁,后来逐渐逐渐的再拆毁他;这是忽然的在前,积蓄的在后。有的人,是天天都有遭遇,天天都有事情,到有一天,主忽然给他一个大的拆毁;这是积蓄的在前,忽然的在后。一般人的被拆毁总是这样,不是先忽然,后积蓄;就是先积蓄,后忽然。一般说来,路走得正直的人,主也总得花几年的工夫在他身上,才能作成拆毁的工作。

这个时间,我们不能叫它缩短,却能叫它拖长。在有的人身上,经过几年的工夫,主能够作成这个工作,但是,在有的人身上,可能过了十年、二十年这个工作还没有作好。这是一件严肃的事!没有一件事更可怜过于浪费神的时间。许多时候,教会不能蒙福,是因我们!我们的思想能传道,我们的情感能鼓动人来传道,但是,我们不能使用灵,神不能藉我们用祂的灵来摸人。这样,我们把时间拉得太长,损失就非常大。

所以,如果我们从前没有一次彻底的奉献,我们盼望现在能彻底的将自己奉献给主,说:「主!为教会的前途,为福音的前途,为你的路,也为我个人的生命,我把我自己无条件无保留的交在你手里。主!我乐意把我自己交在你手里,我乐意你从我身上打出一条路来。」

十字架的意义

我们一直听见十字架、十字架,也许听得很熟了,但是,究竟什么叫作十字架?十字架的意义,就是破碎外面的人。十字架是使外面的人死了,是使人的壳子裂开了。十字架要把你外面的人的一切都毁了,要把你的意见毁了,要把你的办法毁了,要把你的聪明毁了,要把你的自爱毁了,要把你的一切都毁了。你外面的人一被拆毁,你里面的人就能出来,你的灵就能被使用。这条路是清楚的,是非常清楚的。

我们外面的人一被拆毁,我们的灵就容易出来。像有一位弟兄,认识他的人都承认他是一个思想非常好,意志非常强,情感非常冷非常深的人。可是遇见他的人,总觉得是遇见他的灵,不是遇见他那刚强的意志,聪明的思想,又冷又深的情感。人每逢与他交通的时候,是遇见一个灵,一个干净的灵。缘故在那里?就是因为他这个人是被拆毁过的。又有一位姊妹,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是非常快的人,思想快,说话快,认罪快,写信快,撕信也快。可是遇见她的人,不是遇见她的快,而是遇见她的灵。她这个人是被拆过的。外面的人被拆毁,这是基本的事。我们不能一直保守我们的缺点,不能叫主在那里对付我们五年十年,还是同样的味道。我们总得让主从我们身上打出一条路来。这是主对我们基本的要求。

不能被拆毁的两个原因

为什么有的人经过多少年的对付,还是那么一回事呢?有的人意志强,主能把他拆掉;有的人情感强,主能把他拆掉;有的人思想强,主也能把他拆掉;但是,为什么有的人已经有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被拆掉?我们相信有两个最大的原因:

第一,是因为他们住在黑暗里,他们看不见神的手。神在那里作,神在那里拆毁,他们并不知道是神作的。他们缺少光,他们没有活在光里面。他们所看见的只是人,他们只看见人和他们作对;他们只看见环境,以为环境太坏,所以总是怪环境。但愿神给我们一个启示,看见这是神的手,跪下来对主说:「这是你,这是你,我接受。」我们至少得认识那对付我们的手是谁的手。至少要认识那对付我们的手,不是世人,不是我们家里的人,不是教会里的弟兄姊妹,乃是神的手。是神对付我们。我们要学习像盖恩夫人那样跪下来亲那只手,宝贵那只手。这个光我们总得有,我们必须看见,凡是主所作的事,我们就接受,就相信,因为主所作的事不会错。

第二,是因为他们太自爱。自爱是人被拆毁的一个大拦阻。我们必须求神除去我们爱自己的心。当神要把我们那个自爱的心除去的时候,我们要敬拜说:「主阿!如果这是你的手,就让我从心里接受。」我们要记得,所有的误会,所有的不平,所有的不满,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私下的自爱。因我们私下自爱的缘故,所以我们在那里想法子拯救自己。这是极大的难处。许多时候发生问题,就是因为我们又在那里想拯救自己。

上了十字架而不喝苦胆调醋的人,才是认识主的人!许多人勉强上了十字架,还是想喝苦胆调醋来减轻他的感觉。凡说「我父所给我的那怀,我岂可不喝」的人,就不喝苦胆调醋的杯。他只喝一个杯,不喝两个杯。这样的人是完全不自爱的人。自爱是基本的难处。但愿主今天在我们里面说话,但愿我们能祷告说:「我的神阿!我看见了这一切都是出乎你。过去这五年,过去这十年,过去这二十年,我所有的路都是出乎你;你这样作,没有别的,就是要达到你的目的,好使你的生命能从我身上活出来。但是,我愚昧,没有看见。我因为自爱,作了许多事来拯救我自己,所以耽误了你的时间。今天我看见你的手,我愿意将我自己奉献给你,我再一次将我自己交在你的手里。」

盼望看见创口

没有人能像一个被打碎的人那样美丽。一个刚硬的人,自爱的人,被神打碎了之后,就显得美丽。我们看旧约里的雅各,他在母腹里就已经与哥哥相争,他是一个调皮、诡诈、多计多谋的人。可是,他的一生充满了痛苦,少年时就逃到外面去;二十年之久受拉班的欺骗,心爱的妻子拉结中途死掉,心爱的儿子约瑟被卖掉,过了多少年,便雅悯又被扣留在埃及,他接二连三的被神对付,他遭遇了许多不顺利的事。他一次被神击打,两次被神击打,可以说雅各的历史就是被神击打的历史。雅各经过神多次的对付,他这个人改变了。到他末了的几年,他真是明亮得很。他在埃及回答法老的话是多么庄严。他临终的时候,扶着杖头敬拜神,是多么美丽。他为他的儿孙们祝福,是多么清楚。我们读他末了的一段历史,我们要低下头来敬拜神,在这里有一个人成熟了,在这里有一个人是认识神的。雅各经过几十年的对付,他的外面的人被拆毁了,到他老年的时候,我们看见了一幅美丽的图画。我们个个人多少都有一点雅各的性情在身上,或许不只有一点,乃是有不少。我们就是盼望主在我们身上打出一条路来,把我们外面的人拆毁到一个地步,让里面的人能出来,能看得见。这是宝贵的事,这就是事奉主的人的路。是这样,我们才能事奉;是这样,我们才能带领人到主面前去;是这样,我们才能领人认识神。其余的,没有多大用处,道理没有多大用处,神学没有多大用处。光有圣经的知识有什么用?只有神能从他身上出来的人才有用。

我们外面的人被击打,受对付,经过各种的遭遇,留下创口在我们身上,留下伤痕在我们身上,就能让里面的灵从我们身上出来。我们怕遇见有的弟兄有的姊妹,整个人还是完整的,从来没有受过对付,从来没有改变过。求神怜悯我们,把这条路清楚的摆在我们面前,给我们知道这是唯一的路,没有第二条,并且也给我们看见,主在过去这几年,这十年,这二十年,在我们身上所有的对付,都是为着这个,目的都在这里。所以,没有一个人能轻视主在我们身上所作的。愿意主真是给我们看见什么叫作外面的人被拆毁。外面的人如果不被拆毁,所有的都是在头脑里,都是在知识里,那就没有用。盼望主给我们一个彻底的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