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篇 接受圣灵的管治(上) | mswe1.org

第十二篇 接受圣灵的管治(上)


在线答题


我们再来看属灵生命的第十二个经历,就是接受圣灵的管治。

壹 圣灵管治的意义

我们所说圣灵的管治,并不是指着圣灵在我们里面管治我们说的,那是圣灵在我们里面作膏油所作的。圣灵的管治,乃是指着圣灵在我们外面的环境中,安排一切人、事、物,借以管治我们说的。

神在圣灵里,在我们身上所有的工作,除了圣灵在我们里面作膏油以外,就以圣灵在我们外面的管治为最主要了。并且这两面差不多就包括了圣灵一切的工作。比方罗马第八章,乃是专一说到圣灵工作的,它前一段说圣灵如何含着生命的律,能释放我们脱离罪,使我们可以靠着祂治死肉体的行为;又如何引导我们,叫我们得以随从祂而活;并怎样帮助我们的软弱,替我们祷告。这些都是说到圣灵在我们里面作膏油的工作。到了后一段就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28。)这就是说到圣灵在我们外面环境中管治的工作。圣灵这些外面管治的工作,是为着配合祂在我们里面的运行和引导。祂是照着神的旨意,调度安排万事万物临到我们身上。虽然祂所安排的,多是叫我们一时感到痛苦、为难的,但至终总是叫爱神的人得着属灵的益处,就是得以逐渐模成神儿子荣耀的模样。这一个安排,就是我们所说的圣灵管治。

圣灵在我们里面的工作,为何还需要祂在外面的管治来配合?因为单单有里面的工作,对于我们常是不够的。可说圣灵在我们里面的工作,多是为着顺服的人,而圣灵在我们外面的管治,多是为着强项的人。圣灵在我们里面涂抹运行的时候,我们若顺从祂所给的感觉,神的旨意在我们身上就得以通行,神的成分在我们里面也得以增多,所以在顺服的人,有了圣灵在里面的涂抹,差不多就够了。但圣灵在我们里面有了涂抹,我们若强项不服,一再违背,圣灵就不得不在我们外面兴起环境,来管教我们,责打我们,使我们服下来。所以圣灵在我们里面的涂抹,乃是神爱心里一个甜美的举动,是出于神的本意;而圣灵在我们外面的管治,却是神手中一个迫不得已的作为,是神外添的工作。

因此,无论在神的本意里,或是在新约的教训中,圣灵管治的地位,都没有圣灵涂抹的地位大。在神的话语中,论到圣灵涂抹那一面的,说得相当多,就如圣灵的引导,圣灵的感动,圣灵的光照,以及我们当顺着圣灵而行,靠着圣灵行事,要体贴圣灵等等。但对于圣灵管治这一面,圣经就很少明文题到,甚至连圣灵管治这个辞也没有。这是因为圣灵管治,在神的感觉中,并不是一件甜美的事。这正如所有作父亲的人,都是给儿女预备好的东西,并不愿意给儿女预备藤鞭和棍棒。许多家庭中所以有鞭打、有责备,都是因着儿女的强项和悖逆,使父亲迫不得已而作的。其实在父亲的感觉中,这些责打从来不是甜美的。照样,神在新约中为我们所预备的,可说都是正面的,都是积极的。乃是因着我们悖逆、强项、不法、不服,才使神不得已来管治我们。按正规,在圣徒身上,在教会中,总该是圣灵的涂抹多于管治,而不应该常常碰到管治。正如一个家庭中,若是天天有打孩子的事,那总是不正常的。

因此,当我们接受圣灵管治的时候,也不该以为这是一件甜美的事。有的弟兄姊妹,见证圣灵管治的经历,好像很光荣,这是不应该的。没有一个孩子被父亲责打,会引以为荣。照样,我们接受圣灵管治的时候,也当觉得羞惭,觉得这是因为自己悖逆、强项、不法、不服,所以招惹来父神的责打。祂责打我,是因为祂爱我,这是不错的。但是说到祂的责打,这不是我的荣耀!我还是那么悖逆、强项,好像一只无知的骡马,逼得神来管治我,这乃是我的羞耻。所以我们不应该夸口所受的管治。所有对于圣灵管治夸口的人,都是不够认识圣灵管治性质的人。

圣灵的管治,既是这样一件不甜美的事,所以在神的本意中,祂实在是注重在我们里面那些积极性的涂抹,而不注重在我们外面这些消极性的管治。但从我们这一面的光景来说,圣灵管治却是太需要了。因为我们乃是悖逆成性,不法不服的人,对于圣灵的感动、光照,常是不理不服,好像光有祂的涂抹还不够,光有祂甜美的作法,还达不到目的,还必须祂用外面的管治来配合,责打我们,对付我们,才能使我们服下来。因此圣灵的管治,在我们的经历中,还是一件不可轻忽的事。

贰 圣灵管治的用意

圣灵的管治,对我们的用意,可以分作管教、教育、和拆毁三方面:

一 管教

希伯来十二章十节说,‘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祂的圣洁上有分。’那里所说的管教,就是圣灵管治的第一个用意,也就是第一类的圣灵管治。

管教就是责打。责打都是因着人的悖逆、强项、和不服。在我们的经历中,许多时候,圣灵在里面已经对我们说过话,有过涂抹,给我们感觉到神的意思,但是因着我们强项悖逆,或别的原因,我们一直不听神的话,不理圣灵的感觉,所以神就只好借着圣灵,在环境中安排一件事物,使我们感觉为难、痛苦、受压、难得过去,而叫我们受到祂的责打管教。

比方有的弟兄,在财物上有不正当的收入,圣灵光照他,要他好好对付,但他因着骄傲,或是顾虑损失,就不肯在这件事上顺服神的旨意。虽然圣灵在他里面一再感动,一再催促,他还是不肯顺服。到这时候,神就只得借着外面的环境来管教他了。也许就是借着一辆汽车把他撞倒了,没有死,也没有大伤,却很痛苦。等到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呻吟难过的时候,圣灵就又向他说话,又把从前的要求提醒他。到这时候,他就会谦卑折服下来,肯照着神的意思去对付了。他这样一顺服,一接受,不久那个伤口也就好了。这就是圣灵在环境中,照着神的意思,也照着人的需要,所安排的管治,专为对付人的刚硬、不服,而给人管教。

管教的事,细分起来,也有两种目的。一种是对付悖逆,这单纯是责打和刑罚,为着惩治人的悖逆。另一种是改正错误,就是当人落在错误里,圣灵给他感觉,他却不肯回头,或是当人正要落在错误里,圣灵给他感觉,他却仍向着那个错误而去,这时圣灵只好兴起环境来打击他,使他有所警惕,而从错误中,或从将错要错的光景中,改正过来,免得堕落。这些都算是管教。

二 教育

圣灵管治的第二个用意,或说第二类的圣灵管治,就是教育。认真说来,前面所说的管教,也可算是一种教育。不过管教的教育,乃是责打,是因着人有错。而单纯的教育,并不是责打,也不是因着人有错。就是人一点错都没有,还是需要教育。所以就这一面来说,圣灵的管治,又是我们每一个人所需要的。

圣灵管治所给人的教育,就是为着配合圣灵在我们里面作膏油的工作,而达成神人调和的目的。我们常说,圣灵在我们里面作膏油的涂抹,乃是要把神的成分涂抹到我们里面。但我们里面却有许多自己的成分,顶替并顶撞了神的成分,成为神成分一个最大的难处。所以圣灵在教育这一面的管治,就是为要借着环境来打掉我们自己的成分,好让神的成分涂抹进来。因此,管教的管治,不过是对付人的错误,乃是关系人外面行为的问题;而教育的管治,却是对付人的成分,乃是关系人里面性质的问题。人外面的行为,无论是好是坏,他里面的性质,总是顶撞神的。

比方一只茶几,它上面的漆很厚、很硬、也很光滑,我们若要涂上别的颜色,就非常困难,因为它不沾,也不染。它原有的成分,就成为我们要涂上去的成分的一个顶撞。所以我们必须先用砂纸把它原有的漆磨掉,使这茶几成为毛的,然后再把颜色涂上去,它才能吸收。照样,我们里面若满了自己的成分,圣灵要在我们里面运行涂抹,就涂不上,所以也需要圣灵兴起环境来,像砂纸一样,把我们打磨打磨。这一种打磨,并不是为着惩治我们的悖逆,也不是为着改正我们的错误,乃是为要把我们这个光滑生硬的人,弄得毛一点,好让圣灵能把神的成分涂上来。

有许多弟兄姊妹,他们里面都像玻璃一样,又滑又硬,圣灵虽然也向他们说话,但他们总是听不进去。他们因着道听得多了,就变作‘道滑子’。无论什么道,他们一听就懂了,甚至才听了头一段,就知道下一段要说什么。事实上,那篇道的实际,他们丝毫没有摸着。这样的人,也只有圣灵兴起环境,安排难处,在他们身上划几下,磨几下,他们才肯郑郑重重的听道。到那时候,圣灵的话,圣灵的感动和运行,在他们里面才能起作用。所以圣灵的管治,第二个意义,就是配合圣灵在我们里面的涂抹,来教育我们,使我们能接受圣灵的工作。

人煮五香蛋,总得把外面完整的蛋壳敲碎了,香味才能烧到里面去。照样,当圣灵要把神的成分、神的味道,烧到我们这些天生的人、天然的人里面来,因着我们是一个完完整整原封未动的人,且有一个光滑的硬壳子,祂也就需要常常为着配合祂那个烧的工作,而兴起环境,来敲我们几下,把我们敲碎了一点,我们才能接受祂的工作。这就是圣灵管治里面教育的意义。

圣灵的管治,在教育这一面的用意,不只是要把我们敲碎了,好让神的成分能调进来,许多时候也是要把我们这个天然生野的人,管治得成熟了。我们把生米煮成熟饭,并不是因为米有错而改它的错。米被摆在锅里,受火烧,受水煮,乃是为要把它生硬的光景,煮成熟而软的,又有香味,又可供人食用。照样,我们每一个人,没有经过神的对付,都是生的、野的、硬的,所以也需经神借着圣灵在环境中的管治,来烧我们,煮我们,叫我们受痛苦,受难为,好像经过水火一样,好使我们生硬的光景,变作熟而柔软的,有一种成熟的香味,且能供应人,叫人得着饱足。

一个生的人,不只是野的、硬的、也是腥的,正如生的鱼肉无论多好,总是带着腥味。同样,在一个生的弟兄或姊妹身上,可能有他天然的美德,很温柔、很谦卑,也很爱主、追求主,甚至还热心事奉主,这些都是好的;但因着他这人还是生的,不是熟的,还是天然的,不是复活的,所以这些美德也带着属人的腥味,不能叫人碰到基督的香气。但这样的弟兄姊妹,若是经过了一场大病,或是受了一段时期的艰难,你再看到他的时候,你就会发觉,虽然他还是一个温柔、谦卑的人,还是爱主、追求主、事奉主,但是那个味道大不同了,生的、腥的味道减去许多,熟的香味有一点流露出来了。若是这样,我们就该低头敬拜主说,这位弟兄或姊妹,是在圣灵的管治里,受了一次好的教育。

三 拆毁

圣灵管治的第三个用意,就是拆毁或说破碎。我们一再说过,神在我们身上的工作,那中心的目的,就是要把祂自己的成分,调和、建造到我们里面来。但要达到这个目的,我们这个人非先被拆毁不可。前面所说的教育,很近乎拆毁,但还不过是零星的、小规模的,叫我们这个人有一点破口,有一点裂痕。而拆毁,乃是整个的把我们打碎了,彻底的把我们拆光了,使我们身上一切天然的、旧造的,尽都倒下来。所以拆毁,乃是圣灵管治最厉害的一步,也是圣灵管治最终的目的。

但直到今天,在我们中间,还很少看见有人受到圣灵管治这样厉害的工作。甚至对圣灵的管治,认识到这样地步的人也不多。相反的,我们却看见有的人越受圣灵的管治,他那个人倒越结实,越被建立起来了。这种光景是错误的。按正规,一个人越受圣灵的管治,他那个人就该越完了。圣灵的管治,到最终总是叫我们这个人被拆毁、被破碎、被磨掉。神就是借着圣灵的管治,把我们的旧造完全拆毁,好叫祂新造的成分,能在我们里面建造起来。

所以,我们如果仅仅把圣灵的管治,看作一种管教,或是一种属灵的教育,就这种管治反而是叫人得着建立,得着成全。好像一个原先不完整的人,给圣灵一管治就完整了;一个原先不像样的人,给圣灵一管治就像样了。但圣灵的管治,从来不是这样的用意。圣灵的管治反而是把完整的人打得稀碎破烂,把像样的人弄得一塌糊涂。因为圣灵管治的本意,根本不是要建立我们这个人,乃是要拆毁我们这个人。所以一个一直温柔的人,圣灵就要把他搅到一个地步,叫他不能再温柔。一个一直与人不争的人,圣灵就要把他搅到一个地步,使他不能不争。千万不要以为,一个人受圣灵的管治,都是因为他不柔顺。有的人一直是柔顺的,圣灵反而兴起环境来,逗他不柔顺,逼他不柔顺,以致他不能不大发脾气。这大发脾气,对于他就是一个拆毁。

神所以要这样拆毁人,就是因为人那些天然的东西,在神面前都是没有地位的。好些人的温柔、顺服,或其他的长处、优点,都是天然的,是生来就有的。有的人,天生的就是不会发脾气,别人因此称赞他,他自己也称义这个。那知,这天然的优点,反而成了圣灵在他身上作工最大的拦阻,叫他属灵的生命无法增长。所以圣灵就不得不一再兴起环境,激动他发脾气。有一天,他实在受不住,就发了一次够厉害的脾气。事后他非常灰心,觉得自己这样发脾气,满了血气,怎么还能事奉主?这样一发脾气,岂不什么都了了?那知道他怕了了,圣灵却惟恐他不了。圣灵那样一直激动他,一直逼他,就是要他了。这就是圣灵管治厉害的地方。

我们在主面前,若多有一点经历,就能承认说,凡圣灵所给我们的管治,无论是管教也好,是教育也好,都是为着拆毁我们。认真的说,没有管教,也没有教育,所有圣灵的管治,都是拆毁,都是破碎。乃是我们细分的时候,才分为管教、教育、和拆毁,这三方面的用意。实在圣灵的管治,最终只有一个用意,就是要拆毁我们这个人,破碎我们这个人。

圣灵管治的主要目的既是为着拆毁,就不一定是因着人有错而有的。你有错祂管治,你没有错祂也要管治。你不听话,祂固然对付,就是你听话,祂也要对付。因为祂的用意,不仅是要把你改对,不仅是要把你对付得听话,更是要拆毁你这个人。祂管治的基本用意,就是要拆毁你这个人。越完整的人,祂越要拆毁。有的人行为一塌糊涂,好像反而不需要祂的管治来拆毁、破碎,因为他已经满身是伤口,只要有一天蒙到光照,深深懊悔就可以了。反而一个从来没出事情,没有跌倒,完完整整,规规矩矩的人,才需要圣灵在环境中敲他、打他、对付他、拆毁他,直到把他打碎、拆光。

神的救恩实在非常特别。祂一面要人好的一面,一面又要敲碎人好的一面。这在人看,实在很矛盾。一个人不顺服,神要他顺服;等到他顺服了,神又要把他的顺服敲碎。一个人不温柔,神要他温柔;等到他温柔了,神又要把他的温柔敲碎。我们不热心不爱主的时候,祂要我们热心,吸引我们爱主;等我们热心爱主了,祂又要把我们这些打碎。在神的带领里面,常是这样矛盾。但这矛盾,就是圣灵的管治,在我们身上所作拆毁的工作。

所以我们在这一个功课上,必须特别注意拆毁这一面的用意。我们要看见,圣灵的管治,虽然也有管教和教育,那两面的意义,但那些的终极用意,还是为着拆毁。简单的说,一切圣灵的管治,都是为着拆毁我们这个人。我们不对,祂要拆毁,对,祂也要拆毁;我们不顺服,祂要拆毁,顺服,祂也要拆毁;我们悖逆,祂要拆毁,不悖逆,祂也要拆毁。我们在神面前坏不值钱,好也不值钱;错不值钱,对也不值钱;不顺服不值钱,顺服也不值钱;悖逆不值钱,不悖逆也不值钱。这些都要拆毁。圣灵的管治,不是建立人。圣灵在外面的管治,完全是拆毁人!

叁 圣灵管治的地位

圣灵的管治,在神整个工作中的地位,第一是外面的,不是里面的。圣灵的管治,所对付的东西,虽然是在我们里面,但祂管治的本身,乃是在我们外面的环境中。圣灵乃是用我们身外的各种环境,来管治我们,拆毁我们。

第二,圣灵的管治,是消极的,不是积极的。我们曾说过,神工作积极的一面,乃是圣灵在我们里面的涂抹、感动、引导、启示、光照等等。这些在圣经中,说得非常多,都是荣耀的、甜美的,也是神所看为首要的。但因着我们还有许多天然的东西需要去掉,所以在神的工作中,还附带配合着环境的对付与管治。这从我们的经历看,虽然极其需要,但终究是痛苦的、羞惭的,在神看,也不是首要的,所以乃是消极的。

并且圣灵在我们里面积极的工作,都是神借着祂的灵作的。但圣灵在环境中消极的管治,却都是利用撒但的作为。圣灵管治里所用的一切人、事、物,都是出自撒但的搬弄。比方有人反对我们,为难我们,这反对和为难,就绝不是直接出乎神,乃是直接出乎撒但。再如小偷偷去我们的衣物,或是房屋遭到火灾,这些也绝不是神直接打发来的,乃是撒但直接打发来的。再如有人因着刚硬背叛,得罪神,结果生病吐血,倒下来了,这病也不是神直接打发来的,直接把病送到我们身上来的,乃是撒但。所以,所有圣灵管治里面所用的人、事、物,虽都是神照着我们的需要,而许可量给我们的,但在这些人、事、物背后作祟,并加害于我们的,乃是撒但。所以我们说圣灵管治不甜美,这也是一个大原因。

圣灵管治的地位,既是外面的,又是消极的,我们就不可看重圣灵的管治,过于圣灵在我们里面积极的涂抹。我们经历圣灵的管治,目的还是为着经历圣灵的涂抹。若是单有圣灵的管治,而没有圣灵的涂抹,那就没有意义了。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