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篇 成全人者的生命 | mswe1.org

第十二篇 成全人者的生命



第十二篇  成全人者的生命

 

我们这一系列信息是讲怎么成全人,已过我们讲了很多关于成全人的路,这一篇信息我们要来看关于成全人者该有的生命。你要把人成全出来,需要有怎样的生命?一个成全人的人该有怎样的生命呢?我们先来看主耶稣是怎么成全门徒的。

主耶稣经死复活的生命

主耶稣经过死而复活,成了赐生命的灵之后,祂向门徒吹了一口气,把赐生命的灵吹入门徒里面,门徒就进到祂的死与复活里,因而成为祂的门徒。所以主耶稣成全人的路,乃是借着死而复活的生命。换句话说,成全人者的生命,乃是一个死而复活的生命。天然的生命不经过死,就不能进到复活里。一个成全人的人,必须是一个经历死而复活的人。凡是经过死,并在复活里的人,才能够成为一个成全人的人。

柱子的建造者

创世记记载:“雅各清早起来,把所枕的石头立作柱子,浇油在上面。”(二八 18)在生命读经里有两篇插进来的信息,专特讲到“柱子的建造者—巧匠户兰”(第八十五与八十六篇)。换句话说,我们不光要成为柱子,还要成为柱子的建造者,就是建造柱子的人。建造柱子的人,就是一个成全人的人!户兰是一个建造柱子的人,他铸造了圣殿廊前的两根柱子。所以,我们要从户兰来看,成全人者的生命是一个怎样的生命!

王上七章十四节上半说,“他是拿弗他利支派中一个寡妇的儿子,他父亲是推罗人,作铜匠的。”代下二章十四节上半说,“他是但支派一个妇人的儿子,父亲是推罗人。”户兰的父亲是推罗人,母亲是但支派的妇人,而他自己是拿弗他利支派。为什么但支派的儿子会变成拿弗他利的支派呢?这是一个奥秘。

拿弗他利的生命—复活的生命

创世记四十九章十七节说,“但必作道上的蛇,路中的虺,咬伤马蹄,使骑马的向后坠落。”接着十八节说,“耶和华啊,我向来等候你的救恩。”然后二十一节说,“拿弗他利是被释放的母鹿,他出嘉美的言语。”这给我们看见,但支派的生命是蛇的生命、虺的生命,因着耶和华的救恩,而成了拿弗他利支派的生命—被释放的母鹿,在高处跳跃。换句话说,拿弗他利支派是复活的支派,拿弗他利的生命乃是复活的生命!

户兰的父亲是推罗人,母亲是但人的一个寡妇,他自己却成为拿弗他利人。这说明什么?父亲表征技能的源头,母亲表征人的生存。寡妇是死了丈夫的妇人。所以,推罗人父亲—属世的技能、成就和一切,必要死去;但人母亲—天然的生命,虽然还活着, 却不能凭着天然的生命而活;乃要凭着复活的生命而活,这样才能成为拿弗他利人。这就是柱子的建造者—巧匠户兰!

 

换句话说,神所造的天然生命还存在,但是你不凭着天然的生命活着,而是凭着复活的生命活着。这样的人就是一个建造柱子的人,一个成全人的人。你在天然的生命里, 永远没办法成为建造柱子的人,永远没办法成为成全人的人。你要把别人成全出来成为柱子,就需要你不凭着天然的生命活着,而只凭着复活的生命活着。这就是说,在我们的服事里,如果我们没有把别人成全出来,就说明我们没有真正活在复活的生命里。

为什么今天在召会里成全人的人那么少?弟兄姊妹要么就是不热心,要么就是凭着天然生命大发热心。你要他不凭着天然的生命来服事,是很难很难的。你要成全别人来作,而不是光自己作,那是要反你天然生命的。天然的人只肯自己作,不肯成全别人来作。我们说“学生工作学生作”,讲起来好像很轻松,其实是比自己作还要麻烦。天然的生命都是选择容易走的路,没有一个人想走麻烦的路。今天我们要建造召会,建造基督的身体,就需要活出一个天然生命所不能活出的生命—复活的生命。

死在我们身上发动

哥林多后书是一卷讲到“新约的职事与执事”的书。四章十二节说,“这样,死是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命却在你们身上发动。”死在我们身上发动,生才能够在别人身上发动。如果死不能在你身上发动,生就永远不能在别人身上发动。过去我们讲了很多关于成全人的点,其实里面一个很大的因素,就是我们需要“死己”—借着天天接受主耶稣的钉死,然后生命就在别人身上发动。

为什么我们在配搭上会有那么多的难处?为什么我们不能把人成全出来?归根究底,乃是因为我们没有“死己”。譬如,为什么我们不能把事情放给人去作?因为我们里面的“己”;为什么我们不能把别人的恩赐成全出来?因为受到自己观念的限制,那也是 “己”;为什么我们不能容让别人作错?不能饶恕别人的错误?都是因为我们里面的“己”。换句话说,我们需要“死己”。

我们前面讲过,你要成全人,就要给人有错的空间。你不让人有错的空间,不让人有与你不同的空间,别人就永远不能被成全。人都是不能容忍自己觉得不舒服的东西。所以你要成全人,就要天天“死己”。讲得深一点,就是必须倒空自己。如果你不倒空自己,还活在自己里面,你就连成全自己都成全不了,怎么能够成全别人呢?有一首诗歌说“一生分给人”;你要一生分给人,首先你要倒空你自己。

 

宽宏的心

成全人者的生命不光是一个死而复活的生命,也是一个有宽宏的心的生命。林后六章十一节说,“哥林多人哪,我们的口向你们是张开的,我们的心是宽宏的。”很多人之所以能够把人成全出来,乃是因为他有一个宽宏的心。按照天然的人来说,没有一个人是宽宏的,也没有一个人能够容忍自己觉得舒服范围以外的东西;他只能够容忍自己觉得舒服范围以内的东西。

换句话说,这个宽宏的心,不是出于天然的生命,不是与生俱有的,而是经过死而复活的,是出于复活的生命,是在复活里的。唯有在复活里的人,才会有宽宏的心。我们成全人,不是要成全出自己的徒弟,搞出自己的班底。我们成全人,乃是为着基督的身体。今天强一点的人,就搞出自己的班底,搞出自己的跟班。这是训练班底,不是成全人。天然的生命只能建造自己的班底,唯有复活的生命才能建造基督的身体。

今天我们在主的工作里、在召会中,不是要训练班底,乃是要成全人。基督身体上的每一个肢体,都是有用的,都需要被成全。每一个肢体要被成全,就需要我们的心是宽宏的。你的心不宽宏,就没有办法把人成全出来。这不光是容纳别人的不同,更是把别人有的而自己没有的恩赐成全出来。所以,我们要成全人,自己就先要在主的生命里接受十字架的扩大。你被扩大了,才能够成全基督身体上的任何一个肢体。

成全各种不同功用的人

旧约雅歌讲到一个追求主的人,如何经历主复活的生命,而成为一个长成的人。一个长成的人,乃是一个成全人的人。八章八至九节说,“我们有一小妹;她的两乳尚未长成:当我们的妹妹被人提亲的日子,我们当为她怎样办理?她若是墙,我们要在其上建造银的城垛;她若是门,我们要用香柏木板围护她。”换句话说,追求主的人长到末了,就是一个成全人的人—成全那尚未长成的小妹。这个尚未长成的小妹,她需要被成全。怎么成全呢?就是照着她的所是来成全她。她若是墙,就在其上建造银的城垛;她若是门,就用香柏木板围护她。

有的人他是作墙的—分别成圣、保护的功用。你要成全他,就要把他这一份墙的功用成全出来建造城垛。有的人他是作门的—福音、入口的功用。你要成全他,就要把他这一份门的功用成全出来—用木板围护。但如果你没有经过死与复活,就很难这样成全人。可能他是墙,你却要他成为门、成为楼板;或者他是门,你却要他成为墙、成为地基。换句话说,我们的心胸需要被扩大,才能把各种不同功用的人成全出来。

真正的爱与关切

林后六章说到宽宏的心,林后七章说到对信徒的亲密关切。换言之,我们的心胸被扩大了,对人就有真正的关切。当我们对人有了真正的关切,就能够把人成全出来。林前八章一节下半说,“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唯有爱建造人。”建造人就是成全人。你真要把人成全出来,就不能照着你自己的模式,而是要借着活出复活的生命,才能对人有真正的爱,尤其是爱那些和你功用不同的人。这样,你才能够把他们的功用成全出来。

什么是真正的爱呢?真正的爱,乃是生命的流露。林前十三章七节说,爱是“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有哪一个人能够活出这样的生命?有哪一个人能够对人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呢?如果你不是在复活里,不是在复活的生命里,怎么能够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呢?我们给人扎过两刀以后,就谁都不相信了。只有在复活里的人,只有活一个钉死复活的生命,才能够凡事相信、凡事包容。

提前一章三至五节说,“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教导与神的经纶不同的事,……这嘱咐的目的乃是爱。”这是保罗对提摩太的成全,叫他嘱咐那些人,不可教导与神的经纶不同的教训。然后他说,这嘱咐的目的乃是爱。换句话说,保罗成全提摩太要学习用爱来服事人,而不是光用知识来服事人;乃是要在爱里服事人。你要在爱里、用爱来服事人,就只能凭着复活的生命活着。

比如,这几年我们帮助人操练活力排、作提醒人。提醒人乃是提醒圣徒操练活力排。按着天然的生命,谁能够提醒别人呢?提醒自己都来不及,怎能去提醒别人呢?你去提醒别人,不是给人命令,也不是给人要求,乃是去成全别人:让他借着操练活力排而有活力,能够照顾人,能够传福音,能够尽功用,能够显明恩赐,能够生命长大……。事实上,作提醒人是需要多而充盈的爱。你要有这样的爱,就只能在复活的生命里。

林前十四章讲到建造召会的路,乃是申言。然而在讲到申言的超越之前,他先在第十三章说到极超越的路,就是爱。按上下文来看,十二章至十四章是讲对付恩赐,其实是讲基督身体的建造,而十三章乃是一段插进来的话。这一段论到爱的话,不是光叫你得着属灵的造诣,成为一个属灵的人,乃是叫你成为一个建造召会的人,成为一个造就别人、成全别人的人。我们讲过,在召会里喂养小羊、成全新人的负担;也讲过喂养人、成全人者的生命,乃是活在复活里的生命,是凭着复活生命而活的生命。唯有死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命才能够在别人身上发动。

保罗成全提摩太的榜样

提摩太前后书,乃是保罗写给提摩太的书信,也是保罗对提摩太的成全。我从这两卷书归纳出,保罗成全提摩太的七个要点,作为“如何成全人”这一系列信息的结语。

第一个要点—“爱”;提前一章五节说,“这嘱咐的目的乃是爱,这爱是出于清洁的心、无亏的良心、并无伪的信心。”换句话说,这爱是出于复活的生命,不是出于我们天然的生命。天然的爱只能成全出自己的班底,不能成全人来为着基督的身体。

第二个要点—“榜样”;提前一章说,“我从前是亵渎神的、逼迫人的、侮慢人的……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然而,我所以蒙了怜悯,是要……给后来信靠祂得永远生命的人作榜样。”(13~16)作榜样就是作模型。今天我们对人的成全,就是借着我们的所是来成全人。这是榜样的成全,而不是技术的成全。

以弗所四章说,“祂所赐的,有些是使徒,有些是申言者,有些是传福音者,有些是牧人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目的是为着职事的工作,为着建造基督的身体。”(11~12)怎么成全圣徒呢?生命读经给我们看见,你是一个传福音者,就要成全出另一个传福音的人。不是说传福音者的工作,就只是作传福音的事;乃是要翻版、复制出另一个传福音的人。这样,他才算是一个传福音者。换句话说,他就是一个模型、一个榜样。

同一篇生命读经说到:使徒保罗就是信徒的榜样。保罗在三章八节说他自己“比众圣徒中最小者还小的”,然而借着成全,他成了使徒、申言者、传福音者、牧人和教师。他什么都是。所以李弟兄说,这就是我们的范本,我们的榜样。今天我们要成全别人, 就要以榜样来成全人。我们是怎样的人,就成全出怎样的人。你是一个爱人的人,就成全出一个爱人的人;你是一个爱真理的人,就成全出一个爱真理的人。

第三个要点—“祷告”;提前二章一节说,“所以我劝你,第一要为万人祈求、祷告、代求、感谢。”八节说,“所以,我愿男人无忿怒,无争论,举起虔圣的手,随处祷告。”今天我们作任何一种服事,都必须借着祷告。我们要成全人就需要祷告。没有祷告,一切都是空的,没有属灵的实际。比如,你要成全你的孩子,就要为他多而又多的祷告。不光在外面给他一些技术上的教导,最重要的是,你要为他有多方的祷告、屈膝的祷告, 甚至是禁食祷告。这才是他真正的需要。

这次我们去以色列,到了示罗。示罗就是撒母耳的母亲向神恳切祷告的地方。她不住地向神祷告,痛痛哭泣地祷告、许愿。因着这样的祷告,就成全出一个转移时代、照着神心意活着的人—撒母耳。倪弟兄有一篇信息“哈拿的祷告”,说到哈拿祷告、祈求神,一定要给她一个儿子,否则她就活不下去了。以今天新约经纶的眼光来看,我们需要迫切地祷告、祈求神,叫我们一定要成全出人来,否则我们就活不下去了。

第四个要点—“嘱咐”(charge);这两卷书多次提到“嘱咐”。比如,“我在神和基督耶稣、并蒙拣选的天使面前,郑重地嘱咐你”(提前五 21),“在神面前郑重地嘱咐他们”(提后二 14),“我在神并那将要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祂的显现和祂的国度,郑重的嘱咐你”(提后四 1)等。换句话说,保罗成全提摩太的路,乃是嘱咐他,并且要他嘱咐别人。

譬如,你要成全一个年轻人在校园里担责任,就一定要对他有正确的嘱咐。我们一说到“嘱咐”,就以为是要对人多一点的教诲、责备。其实“嘱咐”的希腊文是 dia-marturomai, 而 dia 意思是 through and through,又 marturomai 意思是见证人、作见证,所以dia-marturomai 意思是 testify through and through,一而再、再而三地见证,见证了又见证。英文 martyr(殉道者),就是从 marturomai 这个希腊字根来的,所以见证人就是殉道者。

换句话说,什么是“嘱咐”?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作见证,重复不断地作见证。这就是嘱咐人。所以我们说“嘱咐、叮咛”学生,要他们好好作校园的福音,不是要一直去责备、责备、责备,而是要一直去见证、见证、见证,一直去殉道、殉道、殉道。周而复始、无可间断地见证、殉道,这才是真正的嘱咐人。真正的嘱咐是你一直摆出见证来。这是保罗成全提摩太的路。

第五个要点—“交托”(commit);提后二章二节说,“你在许多见证人面前从我所听见的,要托付那忠信、能教导别人的人。”托付就是交托。事情不能一直摆在自己的手中,而是要交托出去。就像主耶稣说过一个比喻:“诸天的国又好比一个人要往外国去,就叫了自己的奴仆来,把他的家业交给他们。”(太二五 14)我们以为把事情交托给人,就是把事情交给人之后,就不再管、不再过问了。其实真正的交托不是那么简单,而是交托给人之后,还要在旁边一直陪着、盯着。

“交托”的希腊文是 para-tithemi,而 para 意思是摆在他旁边。换句话说,交托就是不断的提醒。你把事情交托给人,就是把事情摆在他旁边,隔三差五地把事情摆在他旁边。比如,我们提醒弟兄姊妹操练活力排,不是说你叫他这一周操练作活力排,责任就交出去了,就没事了;或是把两个新人交给他,今后就由他来照管,你就没事了。不是这样,乃是你要经常把这件事摆在他旁边。不断把这件事摆在他旁边,这就是一种的提醒,也就是提醒人所作的事。

你要把人成全出来,既不能是自己作,又不能光是他作;而是要把事情摆在他面前, 一直提醒他来作。就像现在我到各处去交通:年长的要把服事让给年轻人作,好像是要他们交棒一样。有的人是抓得紧紧的不肯交,有的人是交出去就放手不管了。这两种都不是真正的交托。什么叫作“交托”?就是你把一件事放在他旁边,然后在旁边一直盯着、看着他作。这样才是真正的交托。

换句话说,你这一手不能一直抓着不放。你一直抓在手上,他那一手就没办法接起来。但是你放了手,不是不管了。你放手以后,还要一直关心这件事。关心不是把持, 乃是要关心而不把持。这就不容易了。譬如一个召会的事,一个弟兄管了二十年:开会所的门、关会所的门、开奉献箱等等都在他手中。现在你要他交出来,真难啊。等到有一天交通够了,祷告也够了,不得不交了。好,交出来,万念俱寂了,就去隐居吧!也不是这样。你交了出去,还要一直关心着。只关心、不把持,这是难而重要的功课。

第六个要点—“劝勉”(exhort);提前五章一至二节说,“不可严责老年人,只要劝他如同父亲,劝青年人如同弟兄,劝老年妇女如同母亲……劝青年妇女如同姊妹。” 什么叫作“劝”?就是“劝勉”,希腊文是 para-kaleo。para 意思是在旁边,kaleo 意思是讲。所以,“劝勉”就是一直在旁边劝说、勉励。什么叫作“严责”?希腊文是 epi-plesso。epi意思是在上面,plesso  意思是打。所以,“严责”就是在上面拼命打、拼命打,就好像打驴子一样使劲地打。

对待老年人,不要像对待驴子一样,拼命打、使劲打。你以为这样是在帮助他、提醒他,其实越作越叫他反感。就像我们常讲的一个顺口溜:“信息叫人感动,见证叫人行动,要求叫人不动,责备就叫人反动。”劝勉与责备是相对的。我们天然的人最容易作的,就是责备;最难作的,就是劝勉。今天我们作提醒人,就是要劝老年人如同父亲,劝青年人如同弟兄,劝老年妇女如同母亲,劝青年妇女如同姊妹。提醒人就是作这事。你不能责备他们,也不能要求他们,只能在旁边一直不断地劝勉他们。

第七个要点—“提醒”(remind);提后一章六节说,“为这缘故,我提醒你,将那借我按手,在你里面神的恩赐,再如火挑旺起来。”二章十四节说,“你要将这些事提醒众人……”。我们要成全人,就要学习作一个提醒人,经常给人提醒。“提醒”原文的意思,就是挑动他的记忆。你不是去告诉他一件不曾发生的事,而是去告诉他已经在他记忆里的事。比如,他自己已经有过奉献,你现在去提醒他,就是让他想起他那一个奉献。或者,他曾经爱过主,你要让他想起他曾经爱过主。

主耶稣是提醒人绝佳的榜样

其实主耶稣在约翰福音二十一章,就是作提醒人。十五节上半说,“他们吃完了早饭,耶稣对西门彼得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比这些更深么?”什么是“这些”呢?“这些”究竟是指哪些东西呢?因着主在那里预备了饼和鱼给他们吃,所以很多人都以为“这些”就是指饼和鱼说的。然而李弟兄在生命读经里说,其实主说这话,是要激起彼得对祂的爱,也就是要提醒、恢复彼得对祂的爱。主怎么提醒、恢复彼得对祂的爱呢?

在主耶稣被捉的那一天晚上,“耶稣对他们说,今夜你们都要因我绊跌……彼得就应声对祂说,即使众人因你绊跌,我总不绊跌。”(太二六 31~33)然后“耶稣对他说,我实在告诉你,今夜鸡叫以前,你要三次否认我。彼得对祂说,我就是必须和你同死,也绝不会否认你。”(34~35)显然的,彼得表现得比其他门徒更爱主、更忠信。然而,他却是头一个跌倒的,而且三次否认主。

所以,当彼得带头去打鱼的时候,主耶稣来对他说,“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意思是,你真的爱我比其他的门徒爱我更深吗?换句话说,“这些”是指其他的门徒。彼得被主这样一问,他的记忆被挑动了,被提醒了!他想起他曾经对主说过的话:我总不绊跌,绝不会否认你。所以,“彼得对祂说,主啊,是的,你知道我爱你。”(约二一 15  中)主耶稣是一个最好的提醒人,唤醒了彼得对祂的爱。

换句话说,“提醒”就是把已经在记忆里的东西,再召唤出来,再唤醒它。在希腊文里,“提醒”有两个字;一个是 ana-mimnesko,一个是 hupo-mimnesko。ana 意思是在后面,hupo 意思是在下面。譬如,你曾经爱过主,已经奉献给主了,我就在后面提醒你, 或是在下面提醒你,把你记忆里的东西挑一挑、引一引、提一提,再唤醒起来。这就是真正的提醒人。

总 结

保罗成全提摩太的七个要点,就是爱、榜样、祷告、嘱咐、交托、劝勉、提醒。其实,在提摩太前后书没有什么责备的话,大半是这七个点。我们说过,提醒人作哪几件事?第一是联络,第二是供应,第三是提醒,第四是鼓励。这些也是成全人所要作的事。我们成全人,需要在复活的生命里,以宽宏的心、在爱里无限地包容,在背后一直为人祷告,并借着不断地嘱咐、劝勉、提醒,把人带到我们的所是里,叫我们成为他们的范本,而他们成为我们的翻版与复制!

 

二○一一年五月十八日于加州安那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