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放下作人的哲学与原则尊重身体里的恩赐 | mswe1.org

第九篇 放下作人的哲学与原则尊重身体里的恩赐



第九篇 放下作人的哲学与原则
尊重身体里的恩赐

配搭的问题很有讲究,我们怎样能够在一起生活,在一起事奉,特别是在一起事奉,这是很有讲究的。在美国有配搭的难处,在远东也有这个难处,特别是在中国大陆更有这个难处。今天,圣灵在中国大陆作工,到处兴起圣灵的水流。大家都说自己是绝对跟随一年七次信息的,但彼此就是合不来。你说要甲去顺服乙么?也不是;你说要乙顺服甲么?也不太对。这怎么办呢?

比如,有些地方很明显有带领的弟兄,所以大家跟着这个带领的弟兄走就是了。但不是每个地方都这样,很多地方并没有一个明显的带领。我讲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今天李弟兄如果在这里,我们大家都接受他的带领,一点没有问题。但现在李弟兄不在了,说我接受你的带领么?好象不太对劲;说你接受我的带领么?我也不敢。这种情形怎么办呢?

回过头来看,召会里被绊跌、出难处、赌气、甩手走掉的,大半都是因为配搭上有了难处。当然,有的是犯了罪,自己退出服事;有的是炒股票、爱世界,而退出事奉。但这些算是少数。无论是在地方召会里服事,或是在工作里服事,大半是因为配搭不下去,而退出服事的。所以,我们来谈配搭这件事,是有很大的需要。

配搭不能标新立异、与众不同,乃要与人合唱

今天,如果要我们自己去搞天下,不仅自己觉得没有那一分,也觉得没有那个负担。要我们象基督教那样,各人自己搞一个天下,实在觉得没有味道;但是要我们在一起配搭又很难,总是会被得罪,总是会有难处。要能不被得罪,这功力真是很深啊。有位年长的同工说过,主的恢复好象是少林寺,你要能打进去,还要能打出来。你要进出自如,一定要有高深的武艺。自己挥舞刀剑比较简单,但要与人共武,就需要有更高境界的武艺。

近有个同工离开了主的恢复,他就是只能独唱不能合唱的例子。他鹤立鸡群,独唱是唱得很好,可能我们都没有他唱得那么好,真是唱得叫人生死落泪,但是合唱就不行了。他有一种不能流于通俗、一般的观念和哲学:他一定要标新立异、与众不同,才能有一席之地。在世界里的确是这样。如果这条街大家都卖汉堡,你也卖汉堡,又跟别人没有什么两样,那你卖得出去么?所以你一定要打出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但是,你在配搭里一有这种的观念,就没有办法与人配搭、合唱了。

在配搭里,要学习怎么说话,怎么听话

所以,如何配搭是一门很大的功课。我们在配搭里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学习怎么说话。很多时候我们得罪人,闯很大的祸,与人闹翻了,就是因为说话出了问题。以弗所四章开始是讲在基督身体里所需要的生活与职责,都是讲恩赐、建造召会、在爱里彼此建造的大道理;但是到了后面就讲在日常行事上所需要的生活,很多都是与说话有关。比如,二十五节“脱去谎言”,就是说话的问题,然后“说实话”也是说话的问题;二十九节“败坏的话”、“建造人的好话”也是说话的问题。我们在配搭里很需要学习怎么说话。

另外一点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就是要学习怎么听话。你学会了听话,就学会了一大块怎么配搭,这是十八般武艺里的一大招。雅各一章十九节下半说,“你们各人要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在配搭里真是这样:要听得多,听得快,听得准,听得细,听得耐心。多听听,就多有光了。所以听话也是配搭里很大的一部分。

在配搭里,身体要奉献,心思要更新

罗马十二章讲到实行身体的生活,真是讲对题了。实行身体的生活,第一,要将身体献上(1 节),这是讲到我们的身体;第二,不要模仿这世代,要心思更新而变化(2 节),这是讲到我们的心思。先是身体要奉献,然后心思要更新。我们在生命长大的过程里,乃是灵、魂、体;但在配搭事奉的过程里,则是体、魂、灵。换句话说,体要先摆进来;体不摆进来,就没有下文了。体摆进来,不能立刻跳到灵里火热,中间还有一个心思的问题,就是心思需要更新、变化,叫我们验证何为神那美好、可喜悦、并纯全的旨意。

然后下一节说,“我借着所赐给我的恩典,对你们各人说,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乃要照着神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度量,看得清明适度。”也就是说,你的心思不要被模成世界的心思。世界的心思就是世界的哲学、世界的哲理、在世界里怎么作人等等。你如果把世界的那一套东西放在配搭里,就会出问题。

放下自己的哲学、原则、价值观,就很容易与人配搭

今天很多人在配搭上出轨,就是你有你的哲学,我有我的哲学,各有不同的哲学。每个人的哲学根据又是从世界来的,从这个世代来的。有的姊妹说,我没法配搭,因为我有我作人的原则。你作人的原则其实就是你的哲学。也有人说,我不是没有骨头的水母。以前有个背叛出去的弟兄说,我是有性格的,你不要惹我;我就象皮球,你越打,我就越弹跳。独唱的人要越有性格越好,合唱的人要越没有性格越好。你越有性格就越难配搭。所以,你要和人配搭,就要把你作人的哲学和原则放下。

在世界里就是要培养出有性格的人。你看那些世界里的明星,哪一个是没有性格的?他没有性格就不能成为明星。他要成为明星,就一定要培养出一个独特的性格,或是怪癖的性格,或是快乐的性格,或是哀哭的性格,他总要有一个独特的性格。我们很多人的观念都以为,作人要有原则,配搭也要有原则,不能无限量地让步、放弃,退让总要有一个底线。岂不知这个底线就是我们配搭的难处。所以,三节说“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乃是根据二节的话:“不要模仿这世代”(be not conformed to the world),就是心思不要被这世界所模成,却要被更新、变化(but be transformed)。

今天,我们 大的难处就是,我们都在世界里浸过,然后才来到主的恢复里。四十岁得救的人在世界里浸过,二十岁得救的人也在世界里浸过,所以每个人都标榜自己的原则:“我有我的原则”(I have my principle)。年轻人是这样,年长的也是一样。人人都有自己的原则,都有自己的价值观,也都有自己的哲学。这就造成配搭上很大的问题。但如果我们都没有自己的哲学、价值观和原则了,我们就很容易配搭在一起。

不要有高见,乃要彼此想法一致

三节说,我们“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乃要照着神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度量,看得清明适度”。这里的“看”字,希腊文是 phroneō,就是指你的价值观,你是怎么看事情的?你的看是远看、超看,还是高看呢?而 super phroneō就是高见。很多时候,我们问姊妹有没有什么高见?通常她们都会说没有。其实她们里面都有自己的高见,只是不讲出来而已。弟兄也是一样,坐在那里不讲话,其实肚子里很多话、一大堆高见。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高见,这个高见就成为我们配搭上的难处。

“看”这个字也用在十六节,但中文圣经看不出来。和合本圣经是翻作“要彼此同心”,恢复本圣经翻作“要彼此思念相同的事”。这里的“思念”就是 phroneō这个字。换句话说,彼此的想法要一致。人家是怎么想的,你就怎么想;不要人家是这样想的,你还要附加一个“但是”。弟兄 喜欢说“很好,但是……”,这不一定是反的意思,但至少是再加上的,就证明还是有自己的看法。

放下意见,讲赞美的话

我们在配搭里应当怎样说话呢?well speaking 的意思,不光是讲好话,更是讲赞美的话。这在配搭里是很难的事。讲“好,但是……”却很容易,谁都会讲,连三岁孩子都会讲。你问三岁孩子:“去买糖果好不好?”他会说“好啊!但是……”,才三岁都知道这样讲。讲反话,讲所谓平衡的话、所谓附加的话,意思就是我有高见、更有远见,也就是 “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很多时候,配搭交通不下去,就是因为高见太多了。在配搭里不缺乏有高见的人,惟独缺乏没有意见的人。

我们很多人都以为,一进到配搭里,就一定要有所贡献;如果没有贡献,就等于在配搭里没有功用。但大家一提起贡献,就以为是贡献意见;如果没有贡献自己独到的意见,就等于没有贡献。比如,一个人在委员会里总要有他的贡献(意见)。如果他一直点头,不发表意见,不久就会被轻看、被淘汰;如果他要在委员会里出人头地,就一定要贡献自己的意见。其实我们在配搭里可以贡献灵、贡献生命、贡献祷告,而我们的意见往往成为配搭上的难处。

我们来到配搭里,第一件事就是学习缴械。就好象你进入联邦大楼(Federal Building),第一件事就是你身上有什么刀、枪械、危险物品,都要先拿出来、缴械、丢掉,一概都不能带进去。所以,我们配搭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先缴械,要舍掉很多东西。这样,你才能够有长命的配搭和事奉。

尊重身体里的恩赐

四至五节说,“正如我们一个身体上有好些肢体,但肢体不都有一样的功用;我们这许多人,在基督里是一个身体,并且各个互相作肢体,也是如此。”你有你的功用,我有我的功用。六至八节说,“照着所赐给我们的恩典,我们得了不同的恩赐:或申言,就当照着信心的程度申言;或服事,就当忠于服事;或作教导的,就当忠于教导;或作劝勉的,就当忠于劝勉;分授的,就当单纯;带领的,就当殷勤;怜悯人的,就当甘心乐意。” 换句话说,我们每个人都有恩赐,都要在身体里学习配搭,学习与人合唱。

恩赐是照着所赐给我们的恩典来的。你越享受恩典,就越有恩赐。这与以弗所四章不一样。以弗所四章是恩赐越多,恩典就越多。就好象越是大的器官,养分、血液就越多流到那里。但这里是说,恩赐是根据我们的恩典:我们在生命里享受的恩典越多,就越有恩赐。并且每个人的恩赐都不一样。有的人是申言的,有的人是施舍的、分授的,这是两个很不同的恩赐。

比如在职事站服事,有的人是文官,不能动武;有的人是武官,只能建筑会所,你叫他作文字,叫他讲道,就没有办法。但这些都是身体里的恩赐,我们都要尊重。每个人总会有他那一分的恩赐,我们要看出他那一分的恩赐是什么。你不要说他只会作这些事;他作这些事是他会作的,这就是身体的需要,要把他纳进来,要把他用上去。

虽然每个人的恩赐都不一样,但里面的光景都一样,都需要心思得更新而变化,这是大家共通的平台。比如文官和武官,武官说你们统统是讲道的人,不会作事,要作事就要找我,我才知道怎么作事。他这样讲,就有一个观念:论作事要靠我,我的意见才是对的;聚会怎么聚你来管,买会所怎么买我来管,这是我的长处。文官说好吧,电脑都由你来管,但一说到讲道,那只有我才能够讲。这是我们一般配搭的观念。

配搭的最底线,就是不持守自己的原则

其实每一样服事,每个人都能够作一点。我们配搭的 底线,就是不持守自己的原则。你不能持守一个观念,认为这件事只有你才能作。在神的眼中,没有一个人能够作任何事。你这么有信心,迟早神会叫你栽一个大跟头,让你学会不再坚持自己的原则。在配搭里,

“我是有原则的”这句话,不能讲也讲不得。在配搭里不能有原则。中国人和印度人摆在一起配搭,中国人说我有我的原则,印度人说我有我的原则,两个完全不一样的观念一摆出来,就没法配搭了。如果大家都没有原则,配搭自然就容易了。

我讲的这些不是太空火箭难懂的科学,但在我们的配搭里却很管用。我再说,你如果和李弟兄配搭,不会有问题,因为你不需要有人来缴你的械,你老早就缴械了。你和你服事的人配搭也没有问题,你会很俯就他们。但是我们和同辈、平行并排的人配搭,不仅不容易俯就,还会彼此较劲。所以,我们在配搭里的挑战,乃是在和同辈、平行并排的人配搭时,我们需要缴械。有的人以为在配搭里不讲话,就等于他认输了。他在聚会里一定要讲话,要发言;如果他不行使他的发言权,就算他弃权、败阵了。其实在一个配搭里,需要有更多的人操练不讲话。

有的配搭服事是人人都要发言过一次,才算通过。所以芝麻绿豆的事,也要人人发言,才叫作摸到大家的感觉。其实真正的配搭并不需要人人都发言。一件事讲了,可以作了,大家就没意见了。但是因为大家有一个观念,认为事情总要大家都投出一票才能去作,所以配搭就会浪费很多时间。如果在世界里也是这样配搭,那个公司老早就倒闭了。谈一点点事,也要每个人都发表意见。他以为这样才是配搭,才是在交通里。其实这是操练民主,人人都有神圣的一票。

不要模成世代的形像,乃要心思更新而变化

我讲这些,大家不是不知道;我一讲,大家里面都会心微笑。我们在各个服事单位、各个召会配搭的时候,都有这些难处。在圣经里 high-mindedness,意思就是高见。我们在配搭里,一定要放弃想要有高见的欲望。归根究底,这是世界的思想(worldly thought),亦即模成世代的形像。我们不能模成世代的形像,乃要心思更新而变化。罗马十二章讲变化,林后三章也讲变化。你要更新、变化,你的心就要天天转向主。

首先,你要看见自己有病。你看见自己有病,就会去找医生。很多人看不见这是病,以为这在配搭里是理所当然、一定要这样作的。有的时候两个人配搭,甲君一天到晚意见多,一天到晚抢着讲,乙君看见要缴械、放下,但是甲君不肯放下,怎么办呢?你想乙君能够顶他、压他、平衡他吗?只有主才能够摸他。配搭之间的关系和夫妇是很象的。夫妇俩有一方一天到晚有高见,另一方要去顶他么?在公司里你可以顶回去,在家庭里你顶么?顶不了一个月,顶不了一年,你顶不下去的,迟早你要缴械,任凭他讲就是了。

在主的恢复里,大家在配搭里都要放下。我们现在的配搭是以弟兄为主,所以这些基本上是弟兄的毛病。长老同工聚会、负责人聚会统统都是弟兄。弟兄一交通很容易擦起火花,就是因为没有缴械。长老没有姊妹的分,同工没有姊妹的分,工作也没有姊妹的分,所以姊妹配搭上的问题是另一方面的。

学习阿们别人的话,找出可取之处

问:我们配搭的时候,大家在一起交通,我们要怎样不说话?比如,我们寻求该怎么往前,大家堆加讲讲,借着交通就出来一个负担或者方向,这个你是怎么看的?

我们要学习阿们别人的话。比如你说,你提出的方案实在很好,我本来也在想,但是没有想到,现在给你想到了,太好了。其实这个方案好不好呢?排名第七,不是第一;但是经你这样一讲,第七就变成第二、第三了。的确是这样。你说明明是坏主意,难道坏主意也去作么?我们配搭 重要的是同心合意。一同心合意,坏的也可以变成好的;但是一吵吵闹闹,一讨论,灵就没有掉了,还会有什么好的呢?

没有一个意见是完全没有可取的地方,所以你听人家讲的时候,要尽量找出它可取的地方,不要去找出它不可取的地方。为什么你要拼命讲“但是”呢?为什么人家讲的时候,你的心里总想找出他的毛病,总想找出他的缺点,总想找出他的不足而再补上去呢?我们的心 不应该这样。反之,如果十分是满分,而他的意见只有三分,你就看他这三分好在哪里,然后就往那个地方去肯定他。其实我们对待自己的孩子也应该这样,要尽量去肯定他们。(中国父母普遍的难处是不肯定自己的孩子。)

中国人说德智体群,德就是你的德行,智就是你的智慧,体就是你的体力,群就是你的群性。如果你光有德行、智慧、体力,没有群性,那你的发展还不够完全。如果把它对应到属灵的一面来讲,就是我们要有生命、真理、恩赐和配搭。你光有生命、真理、恩赐,还不够,你还要学会与人配搭。会讲道的人不一定就会配搭,就好象十八般武艺,会耍枪的不一定就会耍鞭子。所以,我们总要学习如何与人配搭。

有的人有一个观念,以为配搭就是平衡,就是牵制。其实配搭得好,就象四活物的配搭一样,行动快如闪电,比你个人行动还要快。我们大家都看过四活物配搭的图画,就是百分之二十五的时间是往前走,百分之二十五的时间是倒退走,百分之五十的时间是往旁走。换句话说,你百分之七十五的时间是瞎着眼睛跟着走,只有百分之二十五的时间是需要用你的眼睛。

 

二〇〇九年三月二十三日于新泽西州富兰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