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配搭里人性的美德 | mswe1.org

第七篇 配搭里人性的美德



第七篇 配搭里人性的美德

我开头在交通关于配搭的一些基本原则时就点出,我们所交通的配搭不是指上对下或下对上的垂直配搭,乃是指平辈的水平配搭,就是在一起服事或在一起聚会的弟兄姊妹之间的配搭。这种配搭的讲究,可以说是我们今天 大的需要。因为我们上对下或下对上的配搭不是太多,难处也不是太大,但我们与周围弟兄姊妹之间的配搭,可说处处可见、频不胜举,其中也有很多的难处。所以,我们与周围的人如何配搭,在这点上,我觉得大家都处在一个学习的阶段。

素祭就是相调的一幅图画

配搭其实就是一种的相调。圣经说,配搭就是建造,而建造就是相调。说到相调,我们需要来看利未记中的素祭。素祭就是相调的一幅图画。在旧约,素祭就是神与祭司的食物,里面有好几种成分,各有不同的属灵意义。首先,素祭主要的成分是细面,表征主的人性象细面一样柔细、均 、纯洁。以弗所四章说到在基督身体里的生活与职责,首要的是保守那灵的一,这与我们的人性有关。一节说,“我在主里的囚犯劝你们,行事为人要与你们所蒙的呼召相配。”我们行事为人的人性不对,就无法合一,也无法配搭。人性是我们配搭上的一大问题,很多难处就是出在我们的人性上。

二节说,“凡事卑微、温柔、恒忍,在爱里彼此担就。”这里提到四件事,就是卑微、温柔、恒忍、在爱里彼此担就。这些都是人性的美德,它们都是比较柔和、被动,而不是刚烈、主动的。在配搭里,这些美德是 重要的。其实主耶稣来作人,祂所彰显的人性美德几乎都注重在这一面,比如俯就、卑微、同情、动了慈心、柔和谦卑、不坚持自己的地位等等。注解说,“卑微是留在低微的地位上,温柔是不为自己争什么。”在配搭里,没有人喜欢留在低微的地位上,都想要争取较高的地位,也都想要为自己争得什么。

有时候,其实也没有争什么,不过是争一口气。比如,我提了一个意见,因为是我发表的,所以和我发生很大的关系,谁不接受我这意见,就是对我这个人的一大挑战。要我们不为自己争名利、争地位,这比较容易;但要我们不为自己争意见、争立场,就比较困难。注解还说,“恒忍是忍受错待;”错待是经常会有的。比如,别人讲论我们的不是,我们就觉得,“我不是这样啊,为什么要这样说我?”这就是一种的错待。对于别人的错待,我们需要恒忍;然而我们要尽量不错待别人,不误会别人,不论断别人,免得我们被论断。注解又说,“借着这些美德,我们彼此担就(不是彼此宽忍),也就是说,我们不弃绝那些麻烦的人,乃在爱里担就他们。”彼此担就,不仅仅是彼此宽忍,更是不弃绝那些麻烦的人。在配搭里,多的是麻烦的人,其实我们自己就是一个麻烦的人。配搭原本就是一件麻烦的事,你不能忍受麻烦,就没法配搭。注解又说,“这些美德在我们天然的人性里是看不到的,只有在耶稣的人性里才有。”正如旧约的约柜是用皂荚木造的,里外包上精金。约柜预表基督,皂荚木表征耶稣的人性。换句话说,耶稣的人性(皂荚木)乃是作神见证之基督(约柜)的基本架构。如果没有耶稣的人性作基础、作根基,就无法正确地建造约柜。所以在我们的配搭与建造里,主必须来摸我们的人性。

素祭不可有酵和蜜

利未记说到献祭的条例,所以我们读利未记,就象读烹饪的食谱一样,不仅列出所需的食材,还详细地明示如何烹调。二章一至十六节说到素祭,其中有四样东西是正面必需的,另有两样东西是反面不可有的。四样积极必需的东西,除了细面之外,还有三种香料,就是油、乳香和盐。两样消极不可有的东西,就是酵和蜜。因为酵和蜜都容易发酵,会腐败食物,所以严禁使用。

配搭中必须除去酵—世界、罪恶、肉体的事及假冒为善

十一节说,“你们献给耶和华的素祭都不可搀酵;因为你们不可烧一点酵、一点蜜当作火祭献给耶和华。”所以素祭,第一不能搀酵。在圣经中,酵代表罪恶、不好的一面,举凡世界的、罪孽的、败坏的与各样的恶事,都是酵。林前五章七节说,“你们要把旧酵除净,好使你们成为新团。”在旧约,逾越节过后,紧接着就是除酵节,要吃七日的无酵饼,这表征我们必须除去任何看得见的罪,弃绝觉得的罪,并对付显明的罪。(参出十二 15注1)比如在配搭里,你得罪了弟兄或弟兄得罪了你,就需要去认罪、对付;不然,时间久了夜长梦多,就会有难处。

我们的认罪就是清账,一定要常常清账,把账结清,就不会有陈年旧账,配搭也不会有难处。如果你一直记账而不清账,结果记了一大堆烂账,末了就很难再配搭下去。配搭的秘诀,就是不能记老账。我们记忆里不要记太多东西,如果去年前年大前年再前年,一直到二十年以前的旧账通通记得,那就没法配搭了。就如夫妻的关系一样,如果之间有什么事成为伤痕、裂口、破洞,就需要在主面前尽快地对付、清理。否则一直留在那里,就会破坏配搭的甜美与愉快。

此外,我们在配搭的关系上,也要保守纯洁,那些罪恶、肉体的事都必须除去。在世界里,男女的分别与界限很模糊,男的侵犯女的、女的侵犯男的,这是很平常的事,甚至男女不分,男男女女分不清楚。但在配搭里,我们在男女的分别与界限上,一定要特别留意谨慎,尤其是弟兄姊妹调在一起是不可避免的事。要知道,我们惟一能完全敞开的,就是自己的配偶,除此以外,我们不能建立任何感情上的关系。这件事说起来虽然是显而易懂,但还是破坏了好多人。好多弟兄姊妹在服事的时候,因为一天到晚见面,就在这件事上不小心而落入网罗里。

有的是落在肉体的罪恶里,有的是落在情感的罪恶里,这些都是罪恶,是绝对隐藏不了的,迟早都要暴露,一暴露就会败坏人。李弟兄说,我们在事奉里,有两件事是 败坏人的,一是“财”,一是“色”。我们在配搭里,需要彼此守住这个界限。你要找属灵同伴,就要找同性的,不要找异性。如果在这件事上不小心,第一个被破坏的就是自己,然后就是破坏配搭,也负面地影响别人。但凡有这些情感上,甚至肉体上的事发生,整个工作都会受打岔、受亏损。一有这样的事发生,惟一的方法就是停下来,退去。

酵另有一个应用,就是主耶稣要门徒提防“法利赛人的酵”,也就是假冒为善(路十二 1)。假冒为善(hypocrisy)也是酵,就是作“两面人”,对某人是一种说辞,对另一个人又是另一种说辞。表面上,这些说辞好象都在为对方着想,其实骨子里是另有企图、另有作用。凡是这种假冒的东西,都要在配搭里除去。卫斯理约翰说过一段格言,是论到同工们之间彼此的约,就是同工彼此之间该有的相处之道与对待的规格。比如,不能在同工背后评论;要说什么,一定要当面说,绝对不能在背后说长道短。就是对的,也不应该背后说,一说就会破坏配搭。

还有,彼此当面谈过的事,不能盼望借由第三者来影响对方;否则,这也是一种的虚假。今天所谓的搞政治,完全就是搞虚假。在官场上,谁 圆滑,谁就平步青云;谁 不圆滑,谁就被淘汰。所以官场上, 重要的就是玩弄虚假的技巧;如果学不会这一套,那是混不下去的。有的人把这些虚假的技巧摆到召会里,应用在配搭里,就成了假冒的人。我们不能说假冒是肉体,但却是搞政治、耍手腕。这在官场上可以让你亨通,在商场上也可以让你亨通,但在召会里是不管用、行不通的。要知道,在召会里有神、有主耶稣!

一面,召会是人与人之间水平的关系;但另一面,召会也是神与人之间垂直的关系。在召会里,有主、有基督、有圣灵。如果你把官场、商场那一套手腕、作风、作法带进召会里,迟早这块石头要砸在自己的脚上!千万不要在召会中作一些假冒的事。以西结书说到四活物,其中“他们的腿是直的,脚掌好象牛犊之蹄,都灿烂如明亮的铜”(一7)。牛犊的腿是直的,不同于人弯曲的腿;牛犊的腿也是分蹄的,有分辨的能力;牛犊的腿灿烂如明亮的铜,就是被主试验、察验,而能发光照亮别人。所以,我们的行事为人必须是正直的,象牛犊的腿,不能有弯曲、假冒的成分。

彼前二章说,“所以要脱去一切的恶毒、和一切的诡诈、并伪善、嫉妒、以及一切毁谤的话,象才生的婴孩一样,切慕那纯净的话奶,叫你们靠此长大,以致得救。”(1~2) 换句话说,我们要先脱去一切的恶毒、诡诈、伪善、嫉妒、毁谤的话,然后才能切慕纯净的话奶。注解说,“这里所提五件消极的事,是按着次序的。恶毒是根,是源头,毁谤的话是表现。诡诈、伪善和嫉妒,乃是从源头到表现逐步往下的发展。”换句话说,这五件消极的事就象五个环,一环扣一环,一环带一环。恶毒是 里面的根,然后生出诡诈,接着生出伪善就是假冒,再从假冒产生嫉妒,末了嫉妒表现出来就是毁谤的话。所以毁谤的话,它的源头是恶毒,中间的转圜就是假冒、伪善的酵。

配搭中不能有蜜—天然的关系

第二,素祭不能有蜜。在圣经中,蜜代表天然好的一面,包括我们天然的关系、天然的情感、天然的爱好。我们都有自己喜欢与不喜欢的人,我们也会找一些性格一致的人一起配搭,这就是蜜。其实我们不是凭着天然的情投意合、志同道合而配搭一起,乃是凭着主的安排。一个人在配搭里是否过得了关,可以说,是在于他能不能被调动。如果他不能被调动,他在配搭上就过不了关。有的人就是调不动,你要他作这件事,他可以作;你要他换个服事,他就作不来。比如,作儿童可以,换作大专就不行;作文字可以,但是放下文字出去叩访人、照顾人、牧养人,就作不来。

凡调不动的,都隐藏着不同的原因,有性格上、本事上或年纪上各样的问题。也有些是人际关系上的问题,他想自己和这班弟兄姊妹已经建立很好的人际关系,换个陌生环境不知道会怎样,或者不想再重新适应新的环境。他不愿调动,不是怕没本事,而是在人际关系上有天然的喜好和天然的拣选;这不一定是爱上那个人,可能只是觉得相处得来,而另外那些人比较不熟悉、不习惯吧了。其实这都是蜜。耶利米四十八章十一节说,“摩押自幼年以来,常享安逸,如酒在渣滓上澄清,没有从这器皿倒在那器皿里,也未曾被迁徙;因此,他的原味尚存,香气未变。”摩押的原味尚存,香气未变,就是因为没有从这个器皿倒到另一个器皿里,也从来被迁徙过。

从前的人作酒,就是把酒从一个器皿倒到另一个器皿里,倒到只剩下一些混浊的渣滓,然后再把那些渣滓倒掉,所以每倒一次就会去掉一些渣滓,这样反复地倒来倒去, 终就把酒纯净了。换句话说,我们每一次改变服事的环境,重新被安排一个新的环境,就是从一个器皿倒到另一个器皿里,这同时也倒掉旧器皿里的一些渣滓,也就是让主拆毁我们天然的关系与天然的喜好,至终我们要纯净到一个地步,无论和什么人配搭都不成问题。主无论把你摆在哪个环境,都能在那个环境里配搭服事,并且你的配搭不是基于人、事、物的关系,乃是完全因着主的关系。

素祭要有细面、油、乳香与盐

利未记二章一至三节说,“若有人献素祭为供物给耶和华,就要用细面浇上油,加上乳香,带到亚伦子孙作祭司的那里;祭司就要从细面中取出一把来,并取些油和所有的乳香,然后把所取的这些作为素祭记念的部分,烧在坛上,是献与耶和华为怡爽香气的火祭。素祭所剩的要归给亚伦和他的子孙;这是献与耶和华的火祭中为至圣的。”然后十三节说,“凡献为素祭的供物都要用盐调和,在素祭上不可缺了你神立约的盐;你一切的供物都要配盐而献。”这给我们看见,人献素祭的时候,是把细面、油、乳香与盐带到祭司那里,由祭司抓一把细面,取些油和所有的乳香,配上盐,烧在坛上献给神,然后其余部分包括细面、油、盐(但不包括乳香),才是祭司的食物。

油和乳香—神圣的灵和基督复活的馨香

所以,素祭中第一种香料就是油,表征神圣的灵。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无论在哪里配搭服事,都需要有很多的祷告。因为不祷告就没法在灵里;要在灵里就一定要祷告。你们每周总有几次的祷告,这是很需要的。我们祷告就是把油调在细面里;我们一祷告,就没法留在自己的肉体、心思里。第二种香料就是乳香,表征基督在复活里的馨香,乃是完全献给神的火祭。所以,素祭无论是在炉中烤的、在煎盘上作的、在锅里预备的,都没有乳香。(4~7)第三种香料就是盐,表征基督的死或基督的十字架,这说出主耶稣一直过一种调盐的生活,就是在十字架下的生活。

盐—杀菌、防腐、调味、恩典

盐有三方面的功用。第一,盐有杀菌、杀死的功用。马太五章和路加十四章说到,信徒对世界的影响象盐一样,要腌败坏的世界;而马可九章说到,盐就是炼净的火,要腌犯罪的信徒。(参50注1)用盐腌就能消杀细菌。第二,盐有防腐、保存的功用。利未记说,在素祭上不可缺了你“神立约的盐”(二 13)。所以,这盐与神的约有关,神的约要长久保存,要有永远的功效,就需要有盐。换句话说,我们的配搭要长长久久,要有永远的价值,就需要有盐。有的人配搭的模式,就象走马看花一样,每隔半年就要换环境,因为配搭不下去了。大家见他有心服事,就替他想也给他换,但过没多久,又配搭不下去,又需要再换环境。这就是说,他的配搭缺少长久、永远的成分。这如同世界的人,在职场上就象蜻蜓点水一样,第一天上班把东西拿去;过没多久不想干了,或是被炒鱿鱼了,没问题,把东西收拾一下,再换个码头就是了。他们就象无根浮萍一样,到处漂浮,看似洒脱,却没有永远的成分与价值。反观李弟兄,他和别人配搭,一配搭就是一辈子,同工就是一辈子的同工;这就是说,他的配搭满了立约的盐,有永远的价值。第三,盐有调味的功用。就如我们烹煮食物,如果没有盐就会淡而无味,难以下咽;但如果加上一点盐,就会成为美味,令人垂涎。所以,我们的配搭也必须要有盐,使我们的配搭真真正正满有味道,能够天长地久。

盐也表征神的恩典。歌罗西四章六节说,“你们的言语总要带着恩典,好象用盐调和,就可知道你们应当怎样回答各人。”所以,我们的配搭百分之八十都在于我们的说话,在于我们怎样回答各人。我们也许坐姿叫人不满意,或是摆东西乱一点,这些都是小问题;然而我们怎么说话,却是 关键、紧要的事。歌罗西书说到召会生活中的人际关系,要怎样智慧的行事。同一处经节,和合本翻作,“你们的言语要常常带着和气。”和气其实就是一种恩典。弟兄容易在这方面有难处,就是失去和气,却带来火气。特别是事情一多的时候,火气就来了,这就是缺少恩典。这时候, 好把事情放下,出去走一走;不然火气一出来,冲撞别人,就很不好。

我们有的人就不喜欢说正面、积极的话,总以为正面的话没什么好说的,要说就要说得刀刀见血,其他多余的话不值一提。这样的配搭就象在枪林弹雨中,满了刀光剑影,气氛就弄得很紧张。所以我建议,你们如果要配搭得好,就要多说恩典的话,多说感谢的话,多说享受的话。你可能觉得,这些话跟主说就好了。不,不是这样。这些话可能是多余的,但你跟你的配搭多说一点,他就多得供应,也能灵里喜乐、畅快。不然,你过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光道,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即使配搭不出事,也谈不上有味道、有建造,那有什么意思?所以,要多祷告、多有主的话,作我们的恩典与调和,这就是我们配搭能长命百岁的秘诀。

奠祭的酒

除了以上三种香料之外,还有作为奠祭的酒。酒就是奠祭,乃是附带加上去的祭。利未记二十三章说到每年有七个节期,就是逾越节、无酵节、初熟节、五旬节、吹角节、遮罪节、住棚节。以色列人在节期时要献祭给耶和华,其中五个是基本祭,就是燔祭、素祭、平安祭、赎罪祭、赎愆祭,另有二个是附加的祭,就是摇祭与奠祭。民数记十五章说到许特别的愿或作甘心祭,也要加上奠祭的酒。民数记二十八章说到供物,有每天常献的、每安息日献的、每月朔献的燔祭,以及无酵节、初熟节、吹角节、遮罪节、住棚节这五个节期献的燔祭,都要同献奠祭。

将属天的喜乐带给人,作为额外的享受

酒表征属天的享受,奠祭预表献祭的人所享受的基督。保罗在腓立比二章十七节说, “即使我成为奠祭,浇奠在你们信心的祭物和供奉上,也是喜乐,并且与你们一同喜乐。” 我们在配搭里,有时候要加一点奠祭的酒,就是花一点代价,有一些的牺牲,好将属天的喜乐带给人,作为额外的享受(Bonus)。比如,你到超市买东西时,想起配搭的弟兄姊妹,就多买几样回来给大家吃,这就是奠祭。不是说天天都要这样作,但偶而出一点代价,就能叫大家多一分的喜乐。这不是作人情,也不是搞关系,乃是在主面前的一点牺牲。

多照顾人一点乃是美事

倪弟兄说,他买钢笔总是多买几支送给同工们。李弟兄以前到菲律宾去,回来就带衣服和水果,也是多带一些给同工们。这都是为着同工们在主里的喜乐而摆上的牺牲,是很有助益的,不要轻看这一点的摆上。我常到外地去,到一个地方就寄一张明信片给我女儿,她就很开心。其实明信片也没写什么,但是她在邮箱里拿到我寄的明信片,感觉就是不一样,特别有味道。我们在配搭里,有时就需要摆上一点的牺牲,是为着给弟兄们、姊妹们多一分的喜乐。我们要多摆一点,不要整天只想等着别人来照顾。你多出去照顾人,自然会回馈回来。

其实,召会里没有一个人被照顾的量是过多的,大家都是不足、有欠缺的。既然这样,我们多照顾别人一点,也是美事。所以,我们的配搭要象素祭一样,要细面调油、献乳香、加盐、去酵、去蜜,然后在炉中烤、在煎盘上煎、在锅里作,有时候还要加上奠祭的酒,这样烹调出来,定规是很好的配搭。大家想想,我们有时候是不是火气多过和气?有时候忙了一阵子上山相调一下,也是需要的。那年,我在香港养病,邀请远东各地负责的同工们来相调。他们老远过来,一见面就说,“有什么事要谈啊?”我说,“有事谈事,没事相调!”我们不能只为了谈事情而聚在一起,还需要为着相调而聚在一起。这样,我们才能够保持一个和谐的配搭。

 

 

二〇〇七年三月十四日于加州安那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