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使徒行传真实的意义 | mswe1.org

第八章 使徒行传真实的意义


第八章 使徒行传真实的意义书名:由基督与召会的观点看新约概要
 

读经:约翰福音二十章二十二节,马太福音二十八章十八节,诗篇二篇,以弗所书二章六节,使徒行传二章一至四节,一章十四节,二章十四节,四十六至四十七节,八章十四至十七节,启示录二十二章一节。

今天许多基督徒不认识使徒行传这卷书真实的意义。虽然有许多书对使徒行传有所论述,也题出许多教训,但是甚至直到今天,我们对这卷书的领会可能并不太深入。这是因为这卷书所记载的事很奇妙,超过我们人的观念。我们也许认为,使徒行传是一本很简单的故事书,说到基督的门徒在祂升到天上之后,如何运用超越的能力神奇的行事,使人信服,领人归向基督,并且建立众召会。然而,我们对这卷书的领会,若只有这么多,我们就缺少完满的启示与眼光。

被基督的复活所点活

我们需要对这卷书所记载的,有真实的眼光。正如我们在前一章中所看见的,主死之后,有两件重要的事发生-复活与升天。复活强有力的证明,神的儿子乃是神圣的生命,是没有什么能毁坏、拘禁、或征服的生命。(徒二24。)这生命征服一切-撒但、死、阴间和坟墓。没有任何东西,也没有任何人能拘禁、破坏或征服祂。基督的复活将这事完全证明并见证出来。这是复活的一个意义。

然而,基督的复活不仅是证明或见证;基督的复活也将祂自己分赐到祂的肢体里面。基督在祂的复活里,将自己分赐到那些在信心里与祂联合的人里面。(彼前一3。)所以客观的说,祂的复活乃是一个证明,或见证,指明祂是那不能毁坏的生命;主观的说,基督的复活将祂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使我们成为祂身体的肢体。

被摆在基督登宝座的地位上

基督在祂的升天里登宝座,被立为宇宙中万有的头。(弗一22。)所以,祂在宝座上乃是元首、主、君王和受膏者。一面,祂的升天是祂的登宝座。另一面,因着我们在祂的升天里与祂联合,我们也与祂一同被带到诸天上。(二6。)祂钉十字架时,我们在十字架上,在祂里面死了;祂复活时,我们与祂一同复活;祂升天时,我们也与祂一同升到诸天之上。所以,祂的登宝座就是我们的地位。因着祂是在诸天之上的宝座上,所以我们也在诸天上,并在宝座上。登宝座指明权柄的赋与。这就是为什么主耶稣告诉祂的门徒,天上地上所有的权柄,都赐给祂的原因。(太二八18。)诗篇二篇作为基督升天的预言,乃是神对全宇宙的宣告,祂已使祂的儿子这位受膏者登宝座,并立祂为万有的头。

神将宇宙中的一切权柄都赐给祂复活升天的基督。现今我们是在基督里,因此,基督的登宝座乃是我们的地位。我们乃是与基督一同在诸天上的宝座上。主吩咐门徒要去,使万民作门徒,因为天上地上所有的权柄都赐给祂了。他们不是受差遣去传普通的福音,乃是传国度的福音,使人作基督的门徒。这不光是借着祂的话和祂神圣的生命,也是借着祂的权柄才得以完成。

借着基督的复活,我们重生为祂的肢体,并且借着祂的升天,我们登宝座,被带到诸天之上。复活是生命的事,升天是地位的事。在祂的复活里,我们将三一神接受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使我们重生。在祂的升天里,我们被带到诸天之上,在那里被摆在一个地位上且登宝座。这两件事-复活和升天,对我们必须非常清楚。基督的复活是什么?对基督而言,复活乃是一个证明和见证,指明祂是那不能毁坏的生命。对我们而言,基督的复活乃是三一神的分赐,作我们的生命,使我们被点活,得重生,成为祂身体的肢体。基督的升天是什么?对基督而言,基督的升天就是祂的登宝座。对我们而言,基督的升天是我们在诸天界里宝座上的地位。

凭那灵经历复活和升天

基督借复活和升天所完成奇妙、客观的事实,怎能成为我们的经历?只有借着经历圣灵才可能。只有在那灵里,这一切奇妙的事实才能应用在我们身上,为我们所经历。没有那灵,这些事实就只是事实,对我们乃是客观的,且与我们无关。因此,我们需要那灵。

关于圣灵,有两方面。一面,圣灵来到我们里面作生命;另一面,那灵来到我们身上作能力,作权柄。这两个来,都已经完成了。基督复活之后,在‘那日’(约二十19)作为圣灵来到祂的门徒那里,将自己吹入他们里面。当祂向门徒吹入一口气时,祂对他们说,‘你们受圣灵。’(22。)圣灵乃是基督的气。从我们出来的气,是我们这个人的一部分。在复活那日,基督回到门徒那里,将自己作为生命的灵,吹入他们里面。

生命的灵就是基督自己作为生命的气,吹入门徒里面。我们不该相信,圣灵与基督是分开、彼此无关的。实际上,二者乃是一。正如前面曾用的例子,虽然水成了水蒸气,但水和水蒸气只是在形状上不同;他们在素质上乃是一。同样的,基督就是祂在复活那日吹入门徒里面的生命之灵。

接着,基督升到诸天之上,并在五旬节那日降下,不是进入门徒里面,乃是作为一阵暴风刮过,吹在他们身上。(徒二1~4。)复活那日有吹气,五旬节那日有一阵暴风刮过。吹气是为着生命,刮风是为着能力。

基督复活之后,若没有在复活那日回到门徒那里,向他们吹入一口气,祂借着复活所成就的,就与门徒无关。借着祂的吹气,祂在复活里所成就的,才应用到他们身上。同样的原则,祂借着五旬节那日所刮的风,祂在升天里所成就的,就应用到门徒身上。祂借着升天,登上宝座,而我们这些祂的肢体,也被摆在同样的地位。然而门徒乃是借着在五旬节那日所刮的风,登宝座才应用在他们身上。

五旬节那日乃是‘就职’日。一个人在选举日被选上,进入总统的职务与地位,然而他乃是到了就职日,才取用总统真正的权柄。我们借着基督的升天,已经被摆在属天的地位上。然而,乃是在五旬节那日,当那灵作为一阵暴风刮过,从诸天降临到门徒身上时,祂借着升天所成就的,才应用到我们身上。那时,所有的门徒都就职,被指派,有属天的能力和权柄。

凭信应用复活和升天

基督在复活那日,将自己分赐到门徒里面作生命,而在五旬节那日,将所有的信徒放进祂自己里面。正如我们喝水一样,基督在复活那日,将自己作为生命的活水,分赐到祂的门徒里面。正如我们将人浸入水里一样,基督在五旬节那日,将门徒浸入祂自己里面。基督在复活那日,将‘水’放进门徒里面,而在五旬节那日,将门徒放进‘水’里面。这水就是基督,就是三一神自己。在复活那日,三一神被放进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而在五旬节那日,我们被放进三一神里面。三一神对我们是能力;因为我们已经被放进祂里面,被放进祂的能力和权柄里。所以,在我们里面,我们有三一神作我们的生命;在我们身上,我们有三一神作我们的能力和权柄。我们有基督,就是三一神在我们里面,作我们活的饮料,并且在我们外面,作我们的衣服和遮盖。

在基督的复活和升天里,这一切已经成就并应用在我们身上。现今我们所需要作的,就是凭信接受。我们只该接受并说阿们。我们若向主说阿们,就必得着。基督已经复活,并在复活那日,将祂的复活应用在我们身上。同样的,在五旬节那日,基督在祂升天里所得着的属天地位与登宝座,也应用在我们身上。甚至这应用也已经完成了。现今我们只需要向主说阿们。我们说阿们时,就经历在圣灵里的浸。在圣灵里的浸乃是基督登宝座与属天地位的应用。

我们必须清楚,在五旬节那日,借着基督的升天,我们已经被任命、就职、并得着权柄。许多信徒因着没有这个异象,就软弱、下沉而贫穷。然而,我们今天若有这个异象,就会说,‘阿们,阿利路亚!一切都是我的。’我们会凭信享受并经历这一切。

活在行传里,否认己并凭三一神而活

使徒行传这卷书乃是一班人的记载,他们与基督同复活并同升天,有基督在他们里面作他们的生命,并在他们身上作他们的能力和权柄。他们不凭自己活,乃凭基督作生命而活。他们忘了自己的生命,并否认己。不仅如此,他们不凭自己的力量、方式和方法,乃凭基督作他们的能力、方式和方法,而行事为人、行动并工作。现今这位是他们方法、方式和能力的基督,乃是降在他们身上的圣灵。换句话说,他们凭里面的三一神作他们的生命而活,并且凭三一神在他们身上作他们的力量、方式和方法而行动。这是使徒行传这卷书的内容。

我们若相信复活与升天已经完成且应用在我们身上,并且我们若对这事说阿们且凭信接受,我们就必须整天否认己。我们不可以凭自己,乃要凭三一神而活,我们也必须弃绝我们一切的方法、方式、知识、领会、道理和教训。我们必须放弃这一切事,正如那些加利利的门徒至终所作的一样。那些门徒从犹太教学了许多知识。彼得就是最好的例子。因着他非常受犹太教的教训影响,神就不得不从天上给他一个异象。(徒十9~16。)彼得其实不需要那个异象;只因他深受犹太教的教训影响,因此就有需要。

这是一个很强的证明,我们若要活在使徒行传里,就必须放下所有老旧的道理。我们许多人仍然受基督教传统教训错误的影响。在使徒行传的记载中,门徒不是按照犹太教的教训或是旧约而行动或作工。他们的一切所行所作,乃是按照这位登宝座之后降下,并临到他们身上之三一神活的带领。这班人不凭自己,乃凭基督在他们里面作他们的生命而活,并且他们不凭老旧的方式、知识或教训,乃凭三一神活的带领而行事为人、工作并行动。

因此,每当我们凭自己活,我们就不在使徒行传里。同样的,每当我们不按照三一神活的带领,反而按照规条、规则、知识与道理而作工、行动并行事为人,我们就不是使徒行传历史的一部分。我们反而是基督教历史的一部分。原则上,使徒行传只是这样一班人的记载:他们与基督同复活、同升天,有基督在他们里面,作他们的生命,并在他们身上,作他们的能力。不仅如此,他们不凭自己,乃凭他们里面的这位基督而活;并且他们不是按照知识、道理、教训、规则、规条、形式与传统,乃是按照在他们身上活的基督而行动。这是使徒行传这卷书的意义。我们若接受这个观点,再回去读这卷书时,就会得着正确的眼光。

带着属天的权柄传扬福音

在我们里面的圣灵里,我们有复活的实际;凭我们身上的圣灵,我们有升天的实际。所以,在我们里面我们有生命,在我们身上我们有权柄和能力。然而,今天在基督教中的情形,尤其是在传福音的事上,乃是贫穷,甚至是可怜的。今天许多人用世界的方法传福音,例如登广告与筹募基金。他们不是凭属天的权柄传福音。在五旬节那日,门徒不是借着向人哀求,乃是凭属天的授权传福音。在马太二十八章十八至十九节,耶稣说,‘天上地上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我们必须带着基督的权柄去传福音。当我们在耶稣的名里去传福音时,我们就有权柄。我们到世人那里去,不该像乞丐。我们必须作从天上来的大使,来面对这个世界。这是传福音正确的路。

我们有基督的权柄作我们的后盾。因着祂的登宝座是我们的,所以我们乃是从诸天而来的人,把我们王的东西宣扬给祂的百姓。我们乃是带着权柄说话。这是传福音正确的路。我们不仅在传福音的事上,更在任何一种的事奉上,都必须站在基督权柄的地位上。我们若彻底查读使徒行传,就会看见清楚的图画,就是那些受差遣的人,都是带着属天的能力和权柄出去。他们有基督在他们里面作他们的生命,也有基督在他们外面作他们的权柄。基督成了他们的制服。基督不仅是我们的饮料,也是我们的衣服、制服。祂是我们的生命,也是我们的能力。

作为一个身体而行动并行事

使徒行传这卷书的整个记载也给我们看见,有一班人总是作为身体而行动。从第一章起,彼得、约翰、或那一百二十个人,都不单独行动。反之,这班人的一切行动乃是那一个身体的行动。一百二十个人同心合意在一起祷告,他们接受在圣灵里的浸,传福音,背负耶稣的见证,并且总是作为一个身体而行动。(一14,二1,4,14,46~47。)从一章到二十八章,这班人的行动乃是一个身体的行动。

我们很难找到他们中间任何一个人是单独行动。在八章,虽然腓利在撒玛利亚时,看起来是自己在传福音,但是彼得和约翰来,印证了他的传扬。(5,14~17。)降在身体上能力的圣灵,不是借着腓利的传扬而降临在那些信徒身上,乃是当彼得和约翰来,按手在撒玛利亚信徒身上时,在身体上的圣灵才传输到他们身上。这证明,甚至腓利的传扬也不是个人的行动。他的传扬与身体的行动有关。所以在使徒行传一章又一章里所记载的乃是身体,而不是个别信徒的行动与活动。

在使徒行传中所记载的行动,不仅是身体的行动,也是为着身体的行动,也就是为着召会的建造。没有一个人行动是与身体无关的。反之,人人都是为着身体的建造而行动。他们所作的结果与成果,就是召会的建造。在这卷书里的行动,与今天基督教的运动绝对不同。今天在基督教里,许多人的行动不是出于身体,或为着身体。正如我们所已经看见的,使徒行传乃是一班人的记载,他们总是为着身体,并借着身体而行动并作工。所以在本卷书里,召会得以建造,乃是出自那些人的行动。使徒行传包含了信徒同心合意活动、工作与行动的美丽图画。他们总是在身体里行动,并为着身体而行动。

在一个神圣的流里行事、行动并作工

最后,这卷书给我们看见一道神圣的流,一道神圣的水流。这流是从诸天之上的宝座流出来。(启二二1。)使徒行传这卷书里所发生的,与启示录二十二章里的图画一样。从神和登宝座的羔羊基督的宝座,开始了这涌流,而在使徒行传里流到地上,从第一站耶路撒冷开始,基督身体的所有肢体都在这流里。当这流继续往前,他们就在这涌流的水流里行动。这流至终到了安提阿。(徒十一19~21。)安提阿成了这流从东到西行动的转捩点。从安提阿,这流往西转,越过小亚细亚与欧洲东部马其顿之间的爱琴海,并且从爱琴海,这流到达欧洲。(十六10~12。)从那里,主的行动继续往前,到了西欧和罗马。(二八14,30~31。)我们可以画出一条线追溯这流,从耶路撒冷一路到安提阿,往西越过海到东欧,并从那里到欧洲中部,包括罗马。

这神圣的水流往西,而不是往东流动。我们要明白这个,就必须认识当时的历史、地理与文明。那时人很难往东走。因为没有路,所以只能往西。历史告诉我们,罗马帝国建造了许多大路。不仅如此,地中海有许多交通往来,人很容易从巴勒斯坦往西航行。不仅如此,人与人之间有许多相调交融;他们的语言,甚至公民身分,都汇合在一起。人旅行,不需要获得通行证。一个人只要是罗马公民,就能在整个地中海区域通行无阻。这样,所有不同的国家,在罗马帝国统治之下,都成为一了。

从行传二章的耶路撒冷开始,在这地上只有一道水流,所有早期的门徒都在这道流里行事、行动并作工。在这流里,没有两道水流,总是只有一个流。所有主所兴起的人,迟早都被带进这个流里。当这流往西进行时,亚居拉、百基拉、亚波罗、和一些其他信徒,就被主兴起,被带进这一个流里。(十八2,24~28。)

没有任何记载说有一个以上的流。巴拿巴在这一个流里,直到一个时候为止;之后,他与这流分开了。(十五35~39。)以后在使徒行传这卷书里,就没有巴拿巴进一步的记载,因为他已不再在这流里了。只有一道水流,只有一个流。这流不像今天的高速公路,每个方向都有分岔,使人糊涂。在新耶路撒冷里,只有一个流,一条路。

今天许多工作不在这一个流里,就如巴拿巴的工作这例子一样。巴拿巴的工作不在这流里,而使徒保罗与他同工们的工作乃是在这流里。我们也许为主作工,但我们的工作也许并不在这一个神圣的流里。历来整个召会的历史总是有一种情形,就是有些基督徒的工作是在这独一的流里,而许多工作虽是为着主,却不在这流里。例如,罗马天主教的工作,是为着主的工作,却不在这一个流里。在这流里的工作,乃是主今时见证的工作。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看见使徒行传这卷书的原则。我们若在逐章读这卷书时应用这些原则,我们就会清楚,在使徒行传里的是什么。我们会认识其真实的意义,并且会有深入的看见。使徒行传里这流的中心意义,乃是有一班人,他们认识复活与升天的意义。他们不凭自己,乃凭基督作他们的生命而活,并且他们不按照某些方式或方法,乃按照活的基督作他们的力量、能力、方法、道路而行动。不仅如此,他们认识他们乃是身体,他们总是在一个神圣的流里,在身体里,并为着身体而行动。但愿我们都清楚到这样一个程度,使我们不仅认识复活与升天,并且也在复活里生活,在升天里行动,不凭自己,乃在身体里,并为着身体,且在一个流里。这是使徒行传这卷书的真实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