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膏油的功用 | mswe1.org

第九篇 膏油的功用



读经:

利未记八章十二节:‘又把膏油倒在亚伦的头上膏他,使他成圣。’

三十节:‘摩西取点膏油,和坛上的血,弹在亚伦和他的衣服上,并他儿子和他儿子的衣服上,使他和他们的衣服,一同成圣。’

路加福音四章十八至十九节:‘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祂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

使徒行传十章三十八节:‘神怎样以圣灵和能力,膏拿撒勒人耶稣,这都是你们知道的;祂周流四方行善事,医好凡被魔鬼压制的人;因为神与祂同在。’

约翰一书二章二十七节:‘你们从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们心里,并不用人教训你们;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训你们;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你们要按这恩膏的教训,住在主里面。’

诗篇一百三十三篇一至三节:‘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这好比那贵重的油,浇在亚伦的头上,流到胡须;又流到他的衣襟;又好比黑门的甘露,降在锡安山;因为在那里有耶和华所命定的福,就是永远的生命。’

膏油在神面前是分别为圣

利未记八章说到亚伦受膏油,九章说到他献祭。大卫还没有作王之先,也是先受撒母耳替他抹油,然后他才起首按神所赐给他的职分来事奉神。(撒上十六12~13。)这很清楚的给我们看见,职事是在膏油之后。一个人在神面前有职事,他必定在神面前先得着膏油。主耶稣也是这样。祂说,‘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祂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路四18~19。)所以,从神的话语来看,一个在神手里有用处的人,必定先在神面前得着膏油。如果人在神面前没有得着膏油,就不能事奉,就不能作工。

得着膏油这一件事,很容易在神的儿女之中变作一件外表的事。我们很容易把膏油和能力连在一起。不错,膏油是和能力在一起的,因为神是用圣灵和能力膏了拿撒勒人耶稣。不错,圣灵是和能力在一起的,并且圣灵也就是神的能力。但是,圣灵在人身上作能力是膏油的结果,圣灵在人身上作能力并不是神的第一个意思,不是神给人膏油的时候神心里所有的思想。我们要知道,人得着膏油不是为着说方言,人得着膏油不是为着显神迹,人得着膏油不是为着行奇事,人得着膏油乃是为着在神面前分别为圣。

在旧约中说膏油的地方很多,但是在旧约中你没有看见膏油和能力连在一起。受膏在旧约中只有一个意思,就是表明这一个人是属于神的。我们说,这一本书是属于我的,我们就盖上一个图章;神说,这个人是属于祂的,神就用膏油膏他。膏油是为着分别,膏油也是为着成圣,抹油的意思就是分别成圣归于耶和华,或者说归于耶和华为圣。

就是这一种的完全归于主,是职事的第一个条件。没有人能在神面前有职事,而他不是分别为圣归于耶和华的。只有分别为圣归于耶和华的人才有职事,只有分别为圣归于耶和华的人才有工作。什么时候奉献一停止,什么时候工作也停止;什么时候分别为圣一改变,什么时候职事也就改变了。

当圣灵降在主耶稣身上的时候,第一件事不是祂去工作,而是神的承认—‘这是我的爱子,’(太三17,)这是神说的话。所以,膏油乃是表明神的所有权。在这里有一个人,神能说是祂的,神能说是祂所能差遣的,神能说是祂所能用的,然后你就看见有能力,自然的有能力,结果就是有福音传给贫穷的人,瞎眼的得看见,被捆绑的得着释放,人能听见神悦纳人的禧年。

膏油在别人身上是能力

神是用圣灵和能力膏了拿撒勒人耶稣,然后主耶稣才周流四方行善事,医好凡被鬼压制的人。在这里说神用膏膏祂,这一个膏是什么?是圣灵,也是能力。这一件事是很希奇也是很宝贵的,就是圣灵在我们身上是膏油,而在别人身上是能力。圣灵的能力是在别人身上发现的,在你自己身上则是膏油。膏油如果在你身上,人与你接触的时候就摸着能力。

所以,我们在神面前分别为圣,就自然而然叫我们在别人身上有能力。能力不是第一个问题,能力是第二个问题。在神面前分别为圣的问题如果得着解决,就自然而然在别人身上有能力的问题也能得着解决。什么时候奉献(或者说分别为圣)出问题,就什么时候能力也出问题,工作也出问题。膏油,是自然而然有能力。在大卫身上,我们看见是这样;在亚伦身上,我们看见也是这样。

膏油在自己身上是教训

我们学习事奉神,常常找到一个事实,就是当你起来说话的时候,你如果是为着神说话,就有膏油在你身上。你觉得不是你在那里勉强说,不是你在那里花工夫说,你知道有膏油在你身上。你的话是普普通通的话,简简单单的话,但是你越说越有力量,你觉得有膏油。你在那里觉得有膏油的时候,别人在那里就觉得有能力。有的时候你也说话,但是你在那一个时候像车胎泄了气一样,你一点不觉得有意思,别人也不觉得有能力。分别就在这里:有膏油就有能力,没有膏油就没有能力。膏油在自己身上是滋润,在别人身上是能力。

约壹二章二十七节说,‘你们从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们心里,并不用人教训你们;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训你们;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你们要按这恩膏的教训,住在主里面。’这里所说的话包括很大,恩膏是在凡事上教训我们。膏油的教训和人的教训完全两样。人的教训是要讲许许多多的理由,是要说许许多多的话,所以问题就很复杂。但是,膏油的教训就不然。膏油的教训不是在那里告诉你许许多多的事,不是在那里告诉你许许多多的话,膏油的教训是借着祂的在那里或者不在那里来教训的。这是一个特点。比方你今天要去作一件事,如果是主要你作的,当你动的时候,你就有膏油,你就知道这是对的;如果是不该作的,你就觉得像车胎泄了气一样,你就知道不对。恩膏的教训,不是用道理,不是用理由。如果是用道理,用理由,我们人的头脑就都得换过,因为我们头脑的程度和神的意念差得太远,我们是没有法子领会神的理由的。

所以,我们的是非是根据膏油的同在不同在,不是根据于有道理没有道理。所有神的儿女,要学习一个功课,就是:我们在跟从神的事情上,不是讲理由,而是看圣灵给不给我一个滋润的感觉。许多时候,我们要作一件事,想一想顶有道理,但是去作的时候,你觉得是你这一个人去作,主不与你同在。这就是没有膏油,这就是说你作错了。比方你和人谈话吧,你如果没有膏油,你就越说越没有力量,越说里面越空,你感觉枯燥,你觉得像车胎泄了气一样。相反的情形,你里面有一个重担,你越作里面越说阿们,里面越觉得轻松,你就知道这是神要你作的。所以没有一个神的儿女可以动,如果他觉得里头没有膏油。他自己一动,就觉得完了。当你没有膏油的时候,你外面越作,里面越冷,别人也摸不着东西。当你自己觉得有膏油的时候,别人也就觉得有能力从你身上出去。就是这一个膏油,在我们身上是教训、是知识,在别人身上是能力。

有许多的弟兄寻求能力,像许多的弟兄寻求生命一样。但是神的话乃是对我们说,死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命就在别人身上发动。(林后四12。)凡是在自己身上寻求生命的,反而得不着生命;是死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命就在别人身上发动。照样,我们不要去看自己有没有能力,我们只要问自己有没有膏油。膏油在我们身上,能力就在别人身上。你如果在这里寻求能力,恐怕能力不会来,恐怕只有那一个外表的,也许是神奇的,也许是感觉的,但并不是神的话所说的那一个属灵的能力。可惜有的神的儿女就是在那里寻求觉得的能力!寻求我自己能觉得的能力,我自己能有把握的能力;以为我有了这一个能力,我就有办法去帮助别人了。这完全错了。我们所应当注意的,不是能力,乃是有没有膏油,有没有按着恩膏的教训住在主里面。不按着恩膏的教训去作,人就摸不着生命。你能说好些人喜欢听的话,说好些人觉得很有意思的话,但是没有膏油在里头,你立刻看见没有属灵的实际,没有生命。乃是当你自己在神面前有膏油的时候,自然而然有的人觉得得着帮助,摸着生命,摸着主自己。

还有一件事,我们要注意的,就是膏油不只是个人的,不只是我一个人在那里经历的,并且是为着身体的。膏油是倒在亚伦的头上,流到胡须,又流到他的衣襟。在这一种情形之下,你才看见是何等的善,是何等的美。所以,我们不只寻求在我们里头的膏油的教训,我们也寻求住在基督的身体里的膏油的教训;我们不只受住在我们里头的膏油的引导,我们也受住在基督身体里的膏油的引导。许多的事,主在那里安排,主在那里带领,你不能违反膏油来作事。

我们举一个例:有一位弟兄,本来应该去领一次聚会,但是他里面觉得空得很,没有话,他就请另外一位弟兄去讲。那一位弟兄走在路上的时候,觉得要作一点见证。他向来的脾气是不大喜欢作见证的,但是这一次里头的膏油觉得他应当作见证,所以他最后还是作了见证。刚刚好有两位朋友,来听过几次道,都听不懂,觉得没有意思,很久没有来,那一天晚上被朋友拖了来。也有弟兄为他们两个人祷告,求神为他们安排合式的话语。结果,那一位弟兄所作的见证,就是为着他们两个人。这就是膏油在我们里面引导,膏油也在聚会中作工。我们要记得,我们绝不能事奉神过于在我们身上的膏油。我们身上有多少膏油,我们事奉神就只能作到那一个地步为止,再过就不行,再过就妨碍了别人,叫别人受亏。我们只能按着主所量给我们的界限。

当我们真认识膏油的时候,我们才起首知道什么叫作话语的事奉,或者说用神的话来事奉。因为有膏油在我们身上的时候,我们就有话,所以我们是借着膏油来事奉神。是神叫我们注意祂所注意的,是神给我们话,叫我们用这些话来事奉神,来服事神的儿女。

※ ※ ※

末了,我们盼望弟兄姊妹好好的将自己奉献给神。一切的事奉,根据于分别为圣。神所给你的膏油,是为着证明你是祂的。你有那一个膏油,你就有那一个感觉—我是神的人!我是主的人!你有膏油,你就觉得是主要你这样作。你按着膏油去作的时候,在别人身上就是能力。这能力不是像我们头脑里所想的那一个能力,不是在讲台上声音很大,不是行神迹,不是行奇事;这能力是你在那里事奉,神就叫人能摸着生命。这一个能力没有别的,就是膏油。但愿神赐福给我们,使我们真是按着恩膏的教训住在主里面。

(收录于‘倪柝声文集’第二辑第十七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