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全时间者的追求、性格与事奉 | mswe1.org

第二篇 全时间者的追求、性格与事奉


在线答题


需要有祷告的灵,注意生命和灵

不久前,有一班年轻圣徒奉献自己,出来全时间服事。这些全时间者当中,台北召会的约有七、八十位,其他地方则有一百二十多位。他们的年龄多在二十五至三十五岁之间,按各面来说,的确都需要训练。然而,我深深觉得,为着这样的训练,祷告的空气非常欠缺。我们不能倚靠某个人来训练他们,我们必须有多而又多的祷告,必须有祷告的灵。这些日子实在是祷告的时候,甚至该禁食祷告,因为这不是件小事。

我们应该看见,惟有主是灵,惟有主能给我们生机上的训练。千万不要以为,我们是要办一个神学院。今天基督教的命脉是倚靠他们的神学,然而,他们的神学对于成就神的经纶,并无助益;我们不能走神学的路。因为神学里不重生命,也不重灵;我们却重生命,也重灵。我们天然的人都是倾向不重生命,不重灵,而是重知识,重组织;我们不能随着天然人的倾向而行。然而,我们也不能没有知识,因为圣经的写作虽是根据生命的灵,却是凭着文字,凭着知识。文字就是知识,若是没有文字,神生命的启示、灵的启示就写不出来,所以我们也需要有知识。可惜,基督教完全偏到知识那一面,并不注重生命和灵。我们今天在主的恢复里,需要有正确的圣经知识,但我们不能偏重知识,乃该注重生命和灵。

所以,凡是要全时间受训的弟兄姊妹,都需要在主面前有一个新的起头;这需要你们多有祷告。训练该如何带领,需要你们的祷告。你们自己要祷告,几个人在一起时要祷告,在聚会中更要祷告。按规矩,在训练的聚会里,你们都当一直、不住的祷告。你们要祷告再祷告,一直的祷告。等到你们祷告得透彻,我就会清楚该如何带领。你们若缺少祷告,我就莫知所从,不知道整体训练该如何往前。若是你们准备好来听道,来得知识,那就与主的带领背道而驰。所以,你们都该有祷告的灵。

攻读新约圣经恢复本和生命读经

在全时间受训的人当中,有几位才二十一岁;他们应该继续接受更多的教育,等到完成大学课程之后,再考虑全时间事奉。此外,因着我们不是集中在一个地方受训,所以我要嘱咐所有的全时间者,你们众人要作的第一件事,就是每周一至周五的上午,全时间攻读新约圣经恢复本和生命读经。你们要将这些材料分成四部分进入:第一是经文,第二是注解,第三是生命读经,第四是串珠。串珠要研读多少,可以根据你们的时间而定,但经文要读得通,注解要读得透,生命读经也要读得明白。

你们研读的时候,首先要按着经文里的纲目,一段一段的读经文;把经文读通,而后再把注解和经文合起来读。这些都读通之后,再把那一段的生命读经找出来,配合着经文和注解一起读。盼望你们每周有五天的研读,从早晨八点读到十二点;时间的安排可以像学校上课一样,每读一小时休息十五分钟。若是你们有三、五位来在一起读,相信果效会更好。至于周六就要空出来,有事奉和工作。若是你们肯这样作,四年之后,相信可以把新约全部读完。

只要圣经不要信经

你们要这样进入、追求真理,但千万不要以为那就是我们的‘神学’。‘神学’是很害意的。我们只有圣经,没有神学。我们若追溯基督教的难处,它的起源就在于主后第二、三世纪时,教父们用自己的头脑,从圣经里题出了神学。这一题就形成了‘二层皮’:一层是圣经,一层是神学。在主后三百二十五年的奈西亚大会里,为了定规神学上重要的教义,制订了所谓的信经(Creed)。信经一面是根据使徒们所写的新约,可惜那时的新约还不完全;另一面是根据教父们的教导。这样演变的结果,就使信经变得比圣经还有权威。

虽然有些人拥护信经,认为信经处处都是照着圣经;但实际上,信经并没有圣经那么完全。举例来说,圣经的末一卷书启示录里有七灵,但信经却从未题及。并且有些点,信经里虽然也包括,却不像圣经所说的那么详尽。再者,圣经这本书的写作体裁,与其他的书都不相同;虽然有学者花了不少工夫研究,却难得有人找出一个适当的名词,将圣经的体裁表达清楚。比如约翰福音这卷书,我们很难说它是什么体裁。它与一般写作惯用的体裁不同,不能明显看见题目、中心线、重点和段落的结构;仿佛是星星点点的,这里说一点,那里说一点,并且似乎没有完结篇。所以,我们无法用系统神学(Systematic Theology)来系统化圣经。

再比如,一九八三年,我在德国斯图嘎释放了一系列信息,说到神圣分赐的中心观点。(见‘神圣三一的神圣分赐’上册,第一至十章。)从那时起,我研读圣经中关乎父与子、子与灵、灵与父三者彼此的关系,找出许多项重点,就如‘子来是带着父来’便是其中之一。这个点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基督教的神学,说到子来的时候,并不注重‘带着父来’这个观点。同时,在信经里根本没有点出,当子在地上的时候,父也与祂同在。即便他们的神学说到父、子、灵是一直同时存在的,但那样的说法相当笼统,除非有人特别研读,否则就不会注意到,子来是带着父来。

简单的说,因着信经的不完全,从十九世纪开始,先是在英国的弟兄们,宣称他们只要圣经不要信经;而后在美国的南浸信会,就是美国现今最大的三个公会之一,也跟着宣告‘只要圣经不要信经’;接着还有‘基督的召会’(The Church of Christ )也声称只要圣经不要信经。六十多年前,我们在中国被主兴起来,也宣布:‘只要圣经不要信经。’我们不能说信经错了,然而可以说,信经并不完全,而且有些地方与圣经的说法不一样,体裁也不一样,叫人在领会上难免有差错。

一九八四年下半年,美南浸信会出版了一分刊物,将他们之外的正统基督教团体,列成一个表,我们也被列在其中。同时,他们还把我们所写的几本重要的书,如‘神的经营’之类,作了一些评论。他们的结论是:‘李常受的解经虽不能说是错误,但他太遵照圣经的字义,就叫那些根据历次大会和跟随信经的神学家,很难接受他的解经。’我看了之后就说,‘阿利路亚。’因为我们在美国的口号,就是‘回到神纯正的话语’。我们的争执点在于今天基督教各宗各派的神学并不纯净,但在主恢复里的真理,却是完全根据圣经。我们不是以自己的见解为见解,乃是以圣经的话为依凭。

因着遵从圣经的话,我们中间从倪弟兄的时候开始,对于圣经的讲解,就随着所蒙的光照而进步加多。比如在属灵这一面,他在一九三九年之前,讲与基督同死,就着经历而言,非常看重‘算’;这是根据宣道会的发起人宣信弟兄(A. B. Simpson)的著作。宣信有一首诗歌,其内容说到:‘主曾赐给我们一个小字,…就是算自己向罪真是死…。’那一个小字就是‘算’,倪弟兄也把这首诗歌翻到中文诗歌里。(倪柝声文集第二辑第三册,诗歌,第一百五十三首。)倪弟兄最通行的一本书就是‘正常的基督徒生活’,该信息是在一九三九年以前释放的,书中还相当看重这个‘算’。一九三九年以后,倪弟兄更清楚看见,罗马六章里与基督同死的事实,必须在八章的灵里才能经历;因此,仅仅‘算’没有用,我们必须在八章那个灵里,因为在灵里就有与基督同死的事实。在这件事上,倪弟兄有了一个非常大的往前。

又如关乎召会的实行这一面,倪弟兄于一九三四年,在上海和同工们有一次查经,出版了一本‘聚会的生活’。他完稿以后,还请我写了一篇序。在这本书里,倪弟兄讲到召会的问题,说到我们现在没有正式的使徒,来设立正式的召会,所以没有正式的长老产生。因此,我们所作的,最多是由非正式的使徒,设立非正式的长老、非正式的召会。过了三年,也就是一九三七年,倪弟兄在上海召聚同工们,开始讲‘工作的再思’。他非常强而有力的说到,今天还有使徒,使徒就是被主差遣出去的人;有使徒就有使徒所建立的召会,也就有使徒所设立的长老。可见在这里,倪弟兄也有了大的转变。到了一九四八年,我和几位同工到福州倪弟兄家里,与他同住一段时间。他和我们谈话时就题到,在一九三七年,我们很清楚的看见安提阿的路线,却忽略了耶路撒冷的路线,现在我们要着重讲耶路撒冷的路线。这不是有了不同,而是有了更完全的见地。

我所要强调的点是:我们只要圣经,不要信经。若是你要信经,就不可能更改,不可能再往前。虽然我们今天所看见的只有这么多,所讲的也就这么多;但经过几年,我们看见得更多,所讲的就更多了。我们看得更准确,所讲的也就更准确;因为我们讲解圣经,是可以随时蒙光照而进步加多的。我们不能在圣经之外,再订出一本信经来代替圣经,这在神面前是罪恶。许多公会虽然偏重信经过于圣经,但是到末了,他们也不能否认圣经的权威高过信经。

急切需要对圣经有认识

所有全时间受训者,从现在起要专专来读圣经。认真说,在主的恢复里,我们只要圣经的启示。我们非常不赞同神学院的作法,因为办神学有不对的地方,也有对圣经害意的地方。因此,所有全时间受训者都要了解,你们急切需要训练,也急切需要对圣经有认识。针对这个需要,我们不能开办一个神学院或圣经班。我们的作法,是要你们每一位都花工夫,一天过一天在圣经上研读。你们虽然研读,却不要整天只作这事;如果整天研读,什么事也不作,就会成了圣经‘呆子’。千万不要成为圣经呆子,乃要成为一个精通圣经的人。所以,你们最多用半天研读;这样也会花费不少时间。你们圣经的基础不够,现在需要急起直追,好好在圣经上下一番功夫。

至于年纪较大,超过六十岁的人,要这样研读圣经,的确有点困难,但这全在乎你们自己的努力。以我自己为例,我现在研读圣经,比五十年前更厉害。不要以为我已经把圣经读透了,‘功成名就’了;实在说,我还是个学生,仍在研读。因着不断的研读,才发现我们所知有限;以圣经的丰富来说,我们的认识和经历仍是不足。所以,盼望所有全时间事奉的弟兄姊妹,要有一个好的开头,用四年的时间好好下功夫。不要东奔西跑,作属灵大汉,想要一鸣惊人;乃要安静的在所在的召会里,与配搭的弟兄姊妹一同事奉,并且每天拿半天的工夫研读圣经,专注的作这事。

在研读的作法上,是要用札记,或笔记,或画线,全在于你们自己,这没有一定的规律。惟一的规律,是要你们分别每天上午四小时的时间,来研读圣经。盼望所有全时间者,都接受这个功课。至于半时间摆出来的圣徒,请你们自己断定,不过总得在圣经上下功夫。

再者,全时间事奉的弟兄姊妹都需要作时间预算表,每周一至周五上午,一定要用四个小时读经;至于下午和晚上,就必须尽职工作,周六和主日也要作工。我到美国许多年,从来没有度过假,因为所有的假期,都是我劳苦的时候。我们每年有两次大的训练,夏天正逢美国的国庆日,冬天则遇上圣诞节及新年期间。当别人正在放假时,我们就作工、事奉。这就是你们全时间者所要作的。

关于事奉的内容与项目,大致上有儿童工作、校园工作、以及社会各阶层的福音工作等;这些都还有待训练。那时每一个全时间者,就会像鸡找到自己的窝一样,能到‘自己的窝里去下蛋’。不论你们有分于那一种事奉,每天上午都需要用四小时研读圣经。

建立事奉主的性格-不要有意见

你们出去事奉,在召会里和弟兄们配搭的时候,总要守住一个原则,不要有意见。你们要从这时候起,开始建立起你们的性格。性是天生的,格是养成的。天生的性在性格里只占三成,养成的格在性格里却占七成。你们刚开始学习事奉,不只要读经、研究真理,还得操练有一个事奉主的性格。一个事奉主的性格,应当比作任何一种行业的性格都高。

要养成一个事奉主的性格,首要的条件就是反你原来的性格。若是你原来的性格喜欢谈话,就要反这个谈话。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种相同的性格,就是有意见;这是我们特别需要注意的。我有一个姊姊,比我先得救,很爱主,所以就去读神学。之后我也得救了,因着攻读英文专科,得救后就读英文圣经。我看见英文圣经和中文圣经不同,就有了一点意见,自以为懂得圣经了。我立刻与姊姊通信,告诉她英文圣经比中文圣经好,并且将中文圣经对照英文,写出修改之处寄给她。那时,我还作得很有味道。以后我慢慢多学习一点,就觉得自己那时的举动真是幼稚、天真。

学习了多年以后,我才发现国语和合本是很高明的译本,甚至比钦定英文译本高明。钦定本的特长,是它的英文构造水准非常高明,过于其他英文译本。然而它的原文,乃是根据三百多年前所发现的手抄本。既是经过手抄,就难免有笔误。主后一千六百多年所翻译的钦定英文译本,其所根据的手抄本,准确性就比以后发现的差。所以,到了一千八百多年,英国圣经学者与美国圣经学者,成立了一个委员会,将钦定英文译本重新修订。重订时,为着用不用‘耶和华’这个名字有了不同的看法。英国人赞成仍用‘主’(The Lord),于是出版了英译修订标准本(Revised Standard Version);美国人赞成改用‘耶和华’,于是另行出版了英译美国标准本(American Standard Version)。

这个重新修订的译本于一九○一年完成,在中国的西教士立刻根据英译美国标准本,并照着希伯来文与希腊文,将新旧约重新好好翻译成中文。这个译本于一九一九年出版,就是现在华语基督徒中通用的国语和合本圣经。这是中文翻译里的佼佼者,所用的白话文实在够水准,并且圣经原文的根据,也比钦定英文译本更进步。

现在你们开始学习,不会像我那时候那么困难。因为在主的恢复里,已经有六十年研究真理的历史,可以说已经有相当好的基础,你们不至于花许多白费的工夫。然而,你们要记得,在开始学的时候,不要有意见。盼望你们一开头就建立一种性格,只要学习,没有意见。千万不要批评这个讲的不对,那个讲的不好;要知道我们这样讲,是已经有几十年的经历,而且是根据已过一代又一代许多学者所作的研究。

以我们的英文新约圣经恢复本来说,它的翻译就花费了相当的时间;现今我们还在作修订的工作,在美国有几位全时间的弟兄们,将英文恢复本逐字与希腊文重新思考过,将来要出修订的版本。我们作恢复本时,乃是参照许多译本,可以说最好的参考书都在我们手中,各大家的精萃都在其中。我们的译本不是闭门造车,也不是搬来希腊文字典,再找几本参考书,得到一个定义便完成了。我们不是这样的作法;我们乃是以原文为依据,参考各家的长处,经过审慎的考量之后,才下最后的断案。

在注解方面,我花的工夫更多。这些注解的写作,都是踏在已往十九个世纪正统圣经学者的肩头上。从教父时代开始,一直到现在的名著,我都尽力搜集并参考。并且我写的时候,还有两三位助手在场;有的将书读给我听,有的替我抄写,有的照着我所指明的书籍找材料。这些都不是一蹴可几的事。所以,你们在使用时,若是注解与你们的观念不同,我请求你们先不要批评,乃要先学习。等到你们读透了,学透了,再来批评。我相信到了那时候,要你们批评,你们也没得批评了。无论如何,你们先不要有意见,因为意见很害人。

同样的,你们在各地召会学习事奉,不要因着在配搭中有些作法,与你们的看法不同,就有非议。那都是天真的举动。请你们记得,要建立一个事奉主的性格,就需要操练没有意见;研究真理要认真而没有意见,事奉主要殷勤劳苦而没有意见。总要学习事情作得最多,意见却最少。如果要你吸尘,就要吸得面积广阔,并且吸得透彻;绝不要一面吸尘,一面批评:‘这个地毯买的不对,现在台湾进步了,地毯也该换一换。’那些都是意见。盼望你们事奉的时候,没有意见,只知道殷勤劳苦,多作事情,多学习;总要建立起这样的性格。

若是如此,你们个个都会成为有用的人。相信将来你们有好多人不只会讲道,会解经,并且是根据圣经来讲道。最叫人感觉兴味浓厚的讲道方式,就是根据圣经、以解经方式的讲道,那是最有力量、最能站得住的。没有一本书的写法赶得上圣经,所以最好的讲道法,就是解经的讲道法。你们若是将圣经认识透彻,你们将来的讲道就是解经,你们的解经也就是讲道。当然,这并非三、五年的工夫能作到,乃需要相当的操练。不过,你们在起头四年,要先把新约好好立下基础。你们可以从保罗的十四封书信作起,按着次序一卷一卷读:罗马书、哥林多前后书、加拉太书、以弗所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帖撒罗尼迦前后书、提摩太前后书、提多书、腓利门书、还有希伯来书。这十四封书信读完以后,再回头从马太福音读起,一直读到启示录。

在生机里帮助小排

此外,还有一件事,是我们这段时间的负担,也是我们陆续要题到的,就是你们每一位全时间者,都得去帮助小排。这不是说要你们去带领小排,乃是要你们去帮助他们。因着许多考量,我很踌躇该使用怎样的字眼,来说明这件事。一面,我担心全时间者一听就骄傲起来,自以为现在有资格、有头衔、有使命,能去教导小排。另一面,排里的弟兄姊妹也可能感觉:李弟兄不是告诉我们,小排里没有负责人,也没有带头的人么?怎么还要人来帮助我们呢?我们需要看见,为着避免小排有天然的作法,小排实在需要帮助;然而,去帮助的时候,其中的讲究太大了。

在主的恢复里,我们的实行都不是机关的、组织的,乃是生机的。所以全时间的弟兄姊妹,将来背负担子去帮助小排时,若是组织的就错了,若是生机的就对了。至于怎么作是生机的,怎么作是组织的,是有讲究的。比如,在训练里,我们成全你们怎样帮助小排;等到你们结训之后,分发到各排去。若是你们有一个态度:我是来帮助人的,我懂得如何帮助人,我是教练。那么,你们就成为组织的。你们该有个正确的观念,知道自己不过是个弟兄或姊妹,是个肢体,与小排的弟兄姊妹一同聚集;而不该觉得自己是帮助人的,其他成员是受帮助的。若是你们这样开头,那就近乎生机了。

不仅如此,你们与他们一同聚会时,也必须是生机的。虽然这实在不容易,但你们若能把这一套都学会,每个小排就都要复兴了。比如,在小排聚集时,突然有人端出火锅请大家吃,你们是吃,还是不吃?或者你们要讲一篇信息,说到小排聚集不要世俗化?究竟怎么作才是上策?有的弟兄或许会说,我们要回到灵里,在灵里吃,并且把大家都吃到基督里。这样说似乎很不错,但不容易实行。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就是什么也不办。他们吃,你们就跟着吃,不要盼望当场作什么;因为那种情形有一个空气,使你们不能作什么。所以,最上策就是什么也不作,什么也不说,只跟着他们吃。然而,吃的时候,不要越吃越香甜;而要越吃越没有味道,越吃越食不下咽。

等到吃完火锅后,也不要找机会改正他们。即使你们要告诉他们,物质的事物表征属灵的事,也要说得很小心;因为说得不妥当,就成为‘指桑骂槐’。所以,最妥善的办法,就是当他们请你们说话时,你们就要说些超脱的话。你们要讲基督,但不要讲到吃的事上。因为他们才吃了一个热火锅,好像有了疮疤;你们若谈到火锅,就等于是揭他们的疮疤。这样的事一定要避免。只说一点高超的话,叫他们得益处。或许当天你们没机会帮助他们,第二次去,还是没有机会帮助他们;第三次再去,仍然没有机会;你们就要再等一等。我们必须有这样的忍耐;我们若能忍耐到第四次,就差不多会作小排了。

你们去帮助人时,第一次不能帮助,就不帮助。第二次还是不能帮助,也不帮助;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都是一样,你们可能就会觉得什么都没有作。然而,你们要知道,你们三次、五次、八次、九次的去,这样就立下了一个很好的根基。总有一次,圣灵会预备环境,使你们能很自然的给他们帮助。所以,你们出去帮助人,不要求快,也不要想立功。虽然你们可能跑了半年,还不能帮助他们,但请记得,天下没有白跑的事,只要你们去,总比不去好。

要知道,你们头一次去,他们对于吃火锅不会没有感觉。他们会有感觉,然而他们感觉的深浅、轻重,完全在于你们在主面前的分量有多少。若是使徒保罗去,他们的感觉会更重,里头的疮疤就更深。所以,很可能因着你们去了,他们就有了感觉。所以,你们不一定要立刻作什么,只要一次又一次的去,相信圣灵会给你们机会,你们不会空跑的。能学会不作什么,乃是很厉害的功课;我们作属灵的工作,秘诀就在于此。盼望你们都操练这个,慢慢的在小排里,就脱开了天然的作风,人也会得着你们生命的供应。

一九八五年一月二十二日讲于台北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