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素祭的香料 | mswe1.org

第五篇 素祭的香料



读经:利未记二章四至十六节,六章十四至十八节。

细心察看素祭的香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在正当的烹饪法里,总要有香料。在这里有三种香料是需要的,还有两种是不要的。细面不是香料,它是制作素祭的主要成分。在利未记第二章题到,有好几种香料要加在细面中。

第一种香料是油。我们都知道,在预表中油代表神圣的灵。我用‘神圣’代替‘圣’字。因为今天的基督徒,题到圣灵有许多偏差的想法;在这一章里,我宁愿用神圣的灵,因为神圣的灵就是神的圣灵。细面代表耶稣的人性,油代表耶稣的神性。所以油是神圣的香料,加在素祭中。

细面作素祭,所用的第一种香料是神圣的灵。耶稣是一个人,但祂调了、膏了神圣的灵。神圣的灵不只调了耶稣的人性,并且膏了祂的人性。调比膏更深,但膏比较显然。例如在利未记第二章里,铁鏊上的细面必须调油,然后作成某种形状,分成块子。分成块子之后,再把油浇在上面。‘若用铁鏊上作的物为素祭,就要用调油的无酵细面;分成块子,浇上油,这是素祭。’(5~6。)在调之后还需要浇。调是作在里边,是内在的;而浇是作在外边,是外面的。

主耶稣降生的时候,已经与圣灵调和。祂乃是从圣灵生的。这意思是说,祂的人性已经与神圣的灵调和了。但是,当祂受浸的时候,圣灵仿佛鸽子降下,落在祂身上。(太三16。)祂不仅在里面与神圣的灵调和,并且在外面得着神圣之灵的浇膏。祂不是仅仅抽象的受膏,乃是有形状像鸽子的受膏。因此我们看见,油作为素祭的香料,是用以调细面,也用以浇细面。作我们素祭的耶稣,是被神圣的灵调了,也被神圣的灵膏了。

乳香

素祭的第二种香料是乳香。在预表中,乳香代表基督复活生命的香气和性质。即使在祂被钉和复活以前,祂的行为和活动,总有些事是这样的甜美和芳香。那是复活的生命。在耶稣的人性里,素祭中,有神圣的灵为香料,也有复活的生命为香料。

另一种必要的香料是盐。盐的意义容易明白。第一,盐杀死腐败的细菌。因着盐杀死腐败的素质,所以盐也能保藏,发出持久的能力。盐有杀死的能力、保藏的能力、和持久的能力。

当我们读四福音中耶稣的生平,我们看见祂在地上所有的活动都是永久性的。年月会过去,时代有变迁,但是基督的生命仍然在这里,真有持久的能力。在主耶稣的生活、动作、行为里面,一直有一种保存性。祂的行动,不像天然人的行动。有些人的行动,在第二世纪看为好的,但在今天并不好。有的人在三十年前是好的,但在今天没有人再感觉有兴趣。他们过去了。但是请读四福音,每一页都是那样新鲜有生气。主耶稣所作的每一件事,仍是那样新鲜。没有什么能损伤祂的行动,因为在其中没有腐败的成分。在耶稣那属天、盐的生命中,腐败的成分不能存在,因此主耶稣的生活会延续到永远。我相信将来在新耶路撒冷,我们要时常回想四福音的每一页。

在主耶稣的生活里,特别在祂的人性中,有盐。这就是那杀死的能力,保藏的能力和持久的能力。祂对我们的爱是那样的纯洁。许多时候,我们对于别人的爱,差不多没有盐。昨天是甜的,但今天变苦了,因为其中没有盐,缺了盐。我们的爱会发酵。我们与弟兄们之间的关系上,必须加上盐。喜悦某一个弟兄是好的,但是这种关系需要被杀死。我不是说对某弟兄的喜悦需要被杀死,乃是说在喜悦中那些腐败的成分,必须被杀死。我们需要盐的杀死能力。

阿利路亚!耶稣的人性有油、乳香和盐。当耶稣最亲密的朋友拉撒路病了,他的姐姐马大和马利亚送信给耶稣,告诉耶稣说祂所爱的人病了;如果我们是耶稣,我们可能掉下几滴眼泪,立刻就去看他。但耶稣接到信之后,好像无动于衷,祂在所居之地仍住了两天。不要想祂不爱拉撒路。祂爱他,但在祂的爱里,有杀死的能力,杀死任何腐败的东西。祂的爱是一种纯洁的爱,所以是一种持久的爱。

如果你告诉我说,我很熟识的一位弟兄病了,这真要给我一个考验。如果我忧伤着说,我必须立刻去看这位弟兄,那就证明在我的爱里没有盐,没有杀死的能力。当然,这种爱容易被激动,它是情感的,也是天然的。如果我经历过耶稣那带着盐的人性,当我听说这位弟兄生病的时候,我会立刻向主说,‘主阿,你的感觉如何?我不要凭着我天然的感觉去看他-那必须弃掉。如果你对于这位弟兄的疾病没有感觉,我也就忘掉了吧。’我们实在需要盐来杀死天然的友谊、天然的爱心、天然的感情。盐不仅为杀死,也为着保藏和持久。它确有持久的能力。

不要的香料

在素祭中,油、乳香和盐都是正面必需的香料。但有几种香料是反面,必须拒绝的,这些反面的香料,永远不可加在素祭中。‘凡献给耶和华的素祭,都不可有酵,因为你们不可烧一点酵,一点蜜,当作火祭献给耶和华。’(利二11。)为什么我们不能把酵和蜜加在素祭中呢?因为这两样东西都容易发酵。任何食物一发酵,就腐败了,损坏了。

第一件反面的香料是酵。酵在圣经中代表罪恶。一切世界、罪孽、各种的败坏、各样的恶事,在圣经中都比作酵。

那么,蜜是什么呢?在圣经中,蜜是代表事情好的一面。我们的憎恨是酵,我们的爱心是蜜。我们的骄傲是酵,我们的谦卑是蜜。所有我们的好行为都是蜜。我们的爱可能是好的,但它会发酵。在许多情形之下,恨反而不像爱那样发酵。假设五个弟兄住在一起,彼此相恨,他们倒难以发酵,因为他们在相恨中变得非常冷。但当他们过于亲密的时候,他们就被天然的爱解除了武装,那么在他们当中,只是短短的时间就都发酵了。

在教会中,我们不需要骄傲,也不需要谦恭。我们不喜欢有一位弟兄想他什么都知道,我们也不喜欢有一位弟兄经常说他什么也不晓得。这是蜜。蜜是甜的,也是虚伪的。我们知道恨不对,可是没有人说爱不好。但在利未记二章说,我们不可放任何的酵或蜜在素祭中。酵或蜜神都不悦纳。它不会从祭坛升上去,作为给主的香气。

我们必须不自高也不自卑。我们必须单纯的调上油和乳香,再加上少许的盐。这就是灵,复活和十字架。盐就是消除我们天然的爱,天然的情感,和天然忍耐的十字架。所有这些天然的‘好’必须消除,因为它们会发酵。我常害怕一个忍耐的人。如果你对我一直的忍耐,有一天你要成为世界上最批评我的人。不要欣赏任何天然的忍耐。所有天然的好,都必须借着盐去掉。

盐是十字架,乳香是复活。素祭代表耶稣的为人,在其中有十字架的杀死,也有复活。盐有杀死、保藏和持久的功能;乳香有复活生命的香气。在这一章里,盐被称为神立约的盐。‘凡献为素祭的供物,都要用盐调和,在素祭上不可缺了你神立约的盐,一切的供物,都要配盐而献。’(13。)神与我们立约的基本因素是十字架,是主的钉十字架。这使祂的约存到永远。借着十字架,成立一个永远的约。在素祭中有基督的人性,基督的神性,十字架并复活。有杀死和保藏的十字架,以及复活的馨香,使祂整个的人性满了香气。

这对我们不应该仅仅是一个道理。如果我们吃素祭,我们至终会变成我们所吃的。我们借着所吃的东西活着,渐渐的,我们所吃的就变成我们所是的。素祭包括耶稣的人性,耶稣的神性,耶稣的十字架,和耶稣的复活。在素祭中有细面、油、乳香和盐,而没有酵和蜜的地位。在耶稣为人的生活中,没有任何不纯洁或腐败的地方。如果我们吃这样的一位耶稣,我们就会有细面、油、盐和乳香,而不会有酵或蜜。

对素祭不同的感受

利未记第二章也显示基督作素祭不同的感受。我们已经看见,在燔祭中有公牛,绵羊或山羊,斑鸠或鶵鸽。素祭也有三种不同程度的感受。‘若用炉中烤的物为素祭,就要用调油的无酵细面饼,或是抹油的无酵薄饼。若用铁鏊上作的物为素祭,就要用调油的无酵细面;…若用煎盘作的物为素祭,就要用油与细面作成。’(4~5,7。)

在燔祭中感受的差别是大小的不同,但在基督作素祭的感受中是受苦的程度不同。火炉代表一种痛苦,铁鏊代表另一种的痛苦,而煎盘更代表另一种的痛苦。

当我们把某件东西放在火炉中,那种痛苦是在里面的,是隐藏的痛苦,深入的痛苦。在四福音中,主耶稣的痛苦,有一些就像炉中的痛苦。那些痛苦是隐藏的,只有祂知道,别人都不知道。例如祂在客西马尼园中祷告,连与祂在一起的门徒,也不晓得祂的痛苦有多大。祂确实是在一种火炉中。这是痛苦的耶稣最深的感受。祂的痛苦独自承当,没有别人同情。祂是被放在炉中。我们奉献基督,或是祂在炉中的痛苦,或是祂在铁鏊中的痛苦,全在乎我们的认识和经历。我们的感受是根据对耶稣的认识和经历。

在炉中烤的饼与薄饼都有它的形状。每一块饼与每一块薄饼都有一定的形状。我们对耶稣的经历和感受,在一种较深的认识中,也有某种的形状。在这里希伯来文‘饼’字的意思,是穿孔的饼,刺洞的饼。这是一块穿孔而且满了洞的饼。读四福音,我们看见耶稣是完全的,但是祂却被刺成许多孔洞。我怕我们中间好些人,连一个洞也没有。我们不完全,可是却很完整。完全是好的,但不应该保持我们太完整。在教会生活中,我们的孔洞越多越好。我们不应该保持我们太完整而不受破碎,不被穿孔,也不被刺透。在福音书中耶稣所过的生活,是被刺透又被刺透的生活。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容易吃祂。穿孔与刺洞的饼是容易吃的。

在希伯来文,‘薄饼’的意思是很薄很薄的,也可能是空的,因为这个字根的意思是空虚的。它是如此的薄,如此的空,以致人们吃起来很容易。但祂里面的痛苦却是具体的。这是对于耶稣作素祭,最深的体会。凡把基督当素祭带到聚会中来的,都必须对祂的痛苦有深深的体会。

素祭的第二种感受是细面调油烙在铁鏊上。铁鏊比火炉来说是敞开的,这代表公开的痛苦,容易被别人知道。这种饼也有某种的形状,可以分成块子。但它不像在炉中烤的饼与薄饼的形状。

第三种感受是细面调油烙在煎盘上。这种痛苦更浅些,几乎没有一定的形状。这是耶稣作素祭最低的感受。当我们初得救,大多数对于耶稣都有这种感受。但是当我们吃着主的人性,长大些,我们至少应该对于耶稣有一点饼与薄饼在火炉中的感受。我们对主人性的感受和经历,必须逐渐加深,逐渐加高,也更多有饼的形状。

初熟之物的素祭

除了上面三种感受之外,还有一种感受,是初熟之物的素祭。‘若向耶和华献初熟之物为素祭,要献上烘了的禾穗子,就是轧了的新穗子,当作初熟之物的素祭。’(利二14。)初熟的谷就是轧了的新穗子,这是基督额外的感受。基督正常的感受,是那三种煎烤。此外,耶稣的人性还有额外的感受。有时我们对于基督有一些新的经历,作我们的素祭。有时在聚会中某弟兄的见证,实在有一种青嫩和新鲜的感觉,那也是素祭。因此我们对基督需要有更多更多的经历。如果我们没有收获,怎能有青、鲜的谷穗呢?我们必须在这美地上劳苦,盼望着有一天会有新的收获,新的谷穗,然后我们能把一种额外的素祭带到聚会中。

素祭的吃法

只为着祭司

现在我们来看一件重要的事,就是素祭的吃法。第一,素祭不是为普通人的,它是祭司特别的食物。‘所剩下的,亚伦和他子孙要吃,必在圣处不带酵而吃,要在会幕的院子里吃。’‘凡献给耶和华的火祭,亚伦子孙中的男丁,都要吃这一分,直到万代作他们永得的分;摸这些祭物的,都要成为圣。’(利六16,18。)

素祭是祭司的食物。如果我们没有心愿在教会生活中尽祭司的职分,我们就没有吃祭物的资格。祭司就是在聚会中服事、尽职的。在聚会中尽功用,与不尽功用是大有分别的。如果我们尽功用,我们就会有更多的享受。如果不尽功用,我们就失去了作祭司吃素祭的立场。作为一个祭司,我们必须全心尽功用,来享受素祭特别的食物。

只为着男人

另外一点,素祭只是为着男人的。‘亚伦子孙中的男丁,都要吃这一分。’(利六18。)这并不是说姊妹就没有分。凡在聚会中尽功用的姊妹,都是男的。凡在聚会中不尽功用的弟兄,也都是女的。在圣经中,男的意思是刚强的。基督是无瑕疵的男人。女的意思是比较软弱的。(彼前三7。)男人是刚强的,女人是比较软弱的。在神的眼中,看你是男的或是女的,全在乎你是强的或是弱的。如果我们在聚会中是弱的,我们就是女人;如果我们刚强尽功用,我们就是男的,有合法的地位吃素祭。

只在会幕中

素祭必须在会幕里吃,这不是为你在家中吃的食物。严格说来,我们在家中,对于基督作素祭,不能有适当的享受。我们必须在教会聚会中享受。这不是我们在家中的食物,乃是在神家中的食物。我们在神面前,在祂的居所中,必须是一个有服事的、殷勤工作的人,然后我们才有合法的地位来吃这分食物。许多人能作见证,我们在家中享受基督,总没法与在教会聚会中的享受相比。在教会聚会中,有一些东西是更高、更丰富、无可比的。素祭可以在家中预备,但不能在家中享用。我们必须把我们所准备的带到教会聚会中来享受。这是在会幕院中的食物。

不可搀酵或蜜

当我们来吃素祭的时候,不应该搀着酵或蜜。素祭本身没有酵或蜜,我们也不应该把这些反面的香料搀着素祭同吃。享受基督为素祭,我们必须没有酵或蜜。我们必须拒绝任何天然的坏或好。为着在深处享受基督,我们一定要有盐。我们必须用的香料只有油、乳香和盐-神圣的灵、复活的生命、和十字架的杀死。

圣别凡摸着的人

关于吃素祭的最后一点是无论什么人,一摸着它都要被圣别,被分别。我能作见证,实在是这样。许多次我们在聚会中享受基督作素祭之后,我们就更多的从世界分别出来。因为吃着了素祭,我们就更被分别,更成为圣。当我们实在借着吃素祭享受了主耶稣,我们就要完全的从属世界的事物中分别出来。因为素祭是这样的神圣,任何人摸着它就要从世界分别为圣为着主。只要有一次这样的尝着主,在我们日常行动上就会有大的改变。主自己是这样的神圣,祂就圣别、分别我们,使我们也成为神圣。如果我们自认吃了祂为素祭,而依然故我,我实在怀疑我们所吃的祭物是不是主耶稣基督自己。若是真的素祭,是圣的,任何人摸着祂,就被分别,就会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