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分开与启示 | mswe1.org

第七章 分开与启示



神对于我们外面的人,不只要破碎,还要分开。神要拆毁我们外面的人,神也要我们外面的人不缠累里面的人,神要使我们的灵与魂──里面的人与外面的人──能够分开。

搀杂的灵

在神的儿女身上有一个难处,就是灵与魂的搀杂。什么时候他的灵一出来,他的魂也出来。你难得看见人有干净的灵。许多人就是缺少这个干净。就是因着这个搀杂,所以神不能用他。工作的头一个条件,乃是灵的干净不干净,而不是能力的大或小。多少人盼望有大的能力,却忽略了灵的干净。他虽然有能力来建造,但是他缺少干净,所以他的工作就不能不被拆毁。一面他在那里用力来建造,另一面他用他的搀杂来拆毁。一面他的确有神的能力,可是同时他这个人的灵有搀杂。

有人也许以为只要在神面前得着了能力,那么所有属乎他自己的一切好象都可以升华,都可以被神使用。其实绝没有这件事,属乎外面的人的东西仍然是外面的人的。我们越认识神,就越宝贵干净过于宝贵能力。我们宝贵这个干净。干净就是在属灵的能力之外,没有外面的人的搀杂。一个人外面的人没有受对付,就不能盼望他出来的能力是干净的。他不能因着他有属灵的能力,有工作的果效,就认为可以把他自己搀杂在里面;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就是一个困难,这就是一个罪。

多少青年弟兄,一面他们知道福音是神的大能,而另一面,在他们传福音的时候,把自己的聪明也摆到里面去,把自己的轻浮也摆到里面去,把自己的笑话也摆到里面去,把自己个人的感觉也摆到里面去,叫人同时摸着神的能力,也摸着他们的自己。也许他们本人还不觉得,但是在干净的人身上立刻觉得这里有搀杂。多少时候,我们作神的工作,外表上是热心,事实上有我们的喜好搀杂在里面。多少时候,以外表来看,我们是遵行神的旨意,但事实上乃是因为这一次神的旨意恰巧合乎我们的意思。多少神的旨意里面搀杂了人的喜好!多少热切里面搀杂了人的感觉!多少坚强为神站住的里面搀杂了人刚硬的性格!

搀杂是我们最大的难处。所以神在我们身上的工作,就是要破碎我们外面的人,同时要除去我们的搀杂。一方面,神一步一步的破碎我们,叫我们外面的人不能再完整,叫我们外面的人一次经过破碎,十次经过破碎,二十次经过破碎,到了有一天,真的破碎了,我们在神面前就不再有那一个硬的壳子。另一面,这个外面的人这样搀杂在我们的灵里面,那要怎么办呢?要作另作一部分的工作,就是除去的工作。这个工作不只是藉着圣灵的管治,许多时候乃是藉着圣灵的启示。除去搀杂的路,和破碎外面的人的路不一样。除去搀杂的路,更多的时候是藉着启示。所以我们要看见:神在我们身上有两个不同的对付,一个是外面的人的破碎,一个是外面的人和灵的分开;一个是藉着圣灵的管治,一个是藉着圣灵的启示。

破碎与分开的需要

破碎与分开对于我们的需要是不同的,但这两个的关系又是相当深,要切开却是不可能的。外面的人需要破碎,灵才能出去。灵出去的时候,还要不带着外面的人的情形,不带着外面的人的色彩,不带着一切从人出来的,这就不只是灵能不能出来的问题,并且是灵干净不干净的问题,灵纯不纯的问题。许多时候,我们听见一个弟兄站起来说话,我们觉得有灵,我们能摸着神,但同时我们也能在他的话语里碰着他的自己,碰着他那最强的一点。他的灵不干净。他能给我们多少可赞美的理由,他也能在许多地方使我们感觉痛苦。所以问题不只是灵能不能出来,并且是灵干净不干净。

一个人如果没有蒙神光照,不知道什么叫作外面的人,也没有在神面前深深的受审判,自然他的灵一出来就把他外面的人也带了出来。多少人在神面前说话的时候,我们能摸着他这个人出来了。他能够把神带出来,但因为在他身上有许多东西没有经过审判,所以当他的灵出来的时候,就把他没有经过审判的自己也带了出来。每一次我们碰着人的时候,总是我们那最显露,最刚强的一点碰着人。一个人外面的人如果没有被审判,他碰着人的时候,他外面的人最强的一点就也出来了。这是没有办法装假的。多少人在房间里不属灵,盼望到讲台上去立刻就属灵,没有这件事。多少人记性不好的时候不属灵,要靠着记性叫他属灵,也没有这件事。你绝不能想:今天是我在这里讲道,今天是我在这里作工,所以我要靠着记性把我自己勒住。记性不是我们的救法,人靠着记性不能得救。你是什么样的人,你一开口,你那个人就出来。人不管如何装假,不管如何造作,不管如何掩饰,只要一开口,他的灵就出来。你是什么样的灵,你的灵搀杂什么东西,在你开口的时候就出来了。所以在属灵的事情上,我们没有办法假冒。

你如果要在神面前得着拯救,你那个拯救就必须是基本的,而不是枝节的。神总得在你身上作一个工作,就是对付你那个强的点。神总得把你那强的一点打碎了,这样,你的灵出来的时候,才不会带着那些搀杂的东西到人身上去。如果你没有在基本上被神对付,那么,当你记得的时候,可能作得似乎属灵一点,但在忘记的时候,又是你自己出来了。其实你记得的时候和你忘记的时候,你出来的灵都是一样的,你的灵所带出来的东西也都是一样的,没有两样。

搀杂的问题,乃是作工的人身上最大的问题。多少时候,我们在弟兄身上摸着生命,但也摸着死亡;在弟兄身上摸着神,但也摸着他自己;在弟兄身上摸着温柔的灵,但也摸着他刚硬的自己;人在他身上看见圣灵,也在他身上看见肉体。他站起来说话,给人摸着的是一个搀杂的灵,不是干净的灵。所以,神如果要叫你在祂的话语上事奉祂,你如果必须为着神来开口,你就必须求神赐恩,说:「神,你在我身上作工,破碎我这个外面的人,拆毁我这个外面的人,分开我这个外面的人。」如果你没有得着这样的拯救,那么,当你每一次开口的时候,不知不觉,总是把你外面的人带到人面前去,没有方法隐藏。话一出去,灵就出去。你是什么人,就是什么人,装假不来。你如果要作一个能被神使用的人,你就必须有灵出去,并且灵要干净。人需要得着洁净,外面的人需要拆毁。如果我们外面的人不拆毁,就当我们作话语执事的时候,我们自己的东西也一同带到人面前去,主的名就要受亏损。不是因为我们没有得着生命,使主的名受亏损,乃是因为我们有搀杂,使主的名受亏损,教会也受亏损。

我们已经提起过圣灵的管治,现在我们要提起圣灵的启示。可能圣灵的管治是在圣灵的启示之先,也可能圣灵的启示是在圣灵的管治之先。我们说的时候,可以分前后来说,但在圣灵工作的时候,就不一定那个在先,那个在后。这在经历上是没有一定的。有的人这一个在前面,有的人那一个在前面,是不一样的。也有的人先得着圣灵的管治,再得着圣灵的启示,然后又得着圣灵的管治。也有的人先得着圣灵的启示,再得着圣灵的管治,然后又得着圣灵的启示。不过,在神的儿女的生活中,圣灵的管治是多过于圣灵的启示。我们是讲经历,不是讲道理。许多人都是管治多于启示。总之,灵与魂必须分开,里面的人与外面的人必须分开,外面的人必须完全打破,完全粉碎,完全分开。这样,你的灵才能自由的出来,并且能干净的出来。

怎样分开

希伯来书四章十二至十三节:「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并且被造的,没有一样在祂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开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第十二节的「道」也可以译作「话」,在希腊文里是「劳高斯」(lovgo")。第十三节的「关系」,在希腊文里也是「劳高斯」,这个词有算帐的意思,所以也可以译作审判。第十三节这句话可以这样译:「原来万物在那审判我们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或者译作:「原来万物在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主就是我们的审判。」

第一件事我们要注意的,就是圣经在这里告诉我们说,神的话是活泼的。神的话真的被我们看见的时候,必定是活泼的。当我们还不觉得神的话是活泼的时候,我们就还没有看见神的话。有的人,圣经的字句虽然给他读过了,但是他还没有看见神的话。「神的话是活泼的」,译得准一点,可作「神的话是活的」。什么时么我们摸着活的东西,我们才摸着神的话。

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说:「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有一个人听见了这句话,就跪下来说:「主!我感谢你,赞美你,你爱我,你救我。」我们看见在这里有一个人摸着了神的话,因为这话在他身上是活的。另外有一个人坐在旁边,同样听见这句话,这句话的声音是一样的,但是他不过听见了声音,没有听见神的话,因为他听了这句话并没有活的反应。神的话是活的;如果听见神的话而不是活的,那就没有听见神的话。我们看见神所用的就是祂自己的话,这话是活的。

神的话不只是活的,并且是有功效的。活的,是指它的性质说的;有功效的,是指它在人身上会成功祂所要成功的事。神的话不是马马虎虎的过去,神的话要作出它的事情来,要有结果。神的话不是说了就算了,而是在人身上要发生功效的。

神的话是活的,是有功效的,那么,它对于我们人作些什么事呢?它能「刺入剖开」。神的话是锋利的,它「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这个快是快到怎样呢?快到「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在这里有一个对照:一面是两刃的剑对骨节与骨髓,一面是神的话对魂与灵。骨节与骨髓,是人的身体最深的地方。分开骨节,就是把骨头的上下分开;分开骨髓,就是把骨头的内外分开。两刃的剑能把骨头的上下内外都分开来。在我们的身体上,在物质上,两刃的剑能作到这个地步。但是,有两样东西比骨节与骨髓更不容易分开,就是灵与魂。最快的两刃的剑能分开骨节与骨髓,却不能分开灵与魂;它不能告诉我们什么是灵,什么是魂;它不能叫我们看见那一个是出于魂的,那一个是出于灵的。但是,圣经给我们看见,有一个是能分开灵与魂的,是比一切两刃的剑还要厉害的,就是神的话。神的话是活的,神的话是有功效的,神的话也能刺入,也能剖开。它所刺入的不是骨节,它所剖开的不是骨髓,它所刺入所剖开的是人的灵与魂,它能把人的灵与魂分开。

有人也许要问:我好象并不觉得神的话能作什么特别的事。我听了多少次神的话,也得着了神的启示,但是我并没有得着什么特别的东西,我不知道什么叫作刺入,什么叫作剖开。神的话要刺入,要剖开,要分开灵与魂,这个我也知道,但是在我的经历里,却不知道什么叫作刺入,什么叫作剖开。

这个问题,圣经替我们这样解释:上面说,「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什么叫作魂与灵的刺入和剖开呢?下面就说,「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主意」也可以译作「存心」。思念是我们心里所想的,存心是我们的用意和目的。神的话能辨明我们心中所想的,也能辨明我们里面的存心。

多少时候,我们会说,这个是属乎我们外面的人的,这个是属乎魂的,这个是属乎肉体的,这不过是血气,这不过是出乎我们的自己。但是,我们话虽然会说,实际上我们根本没有看见。直等到有一天神怜悯我们,光照我们,厉害的、沉重的对我们说话:「你多次所说的自己,这就是,这就是你的自己!你平常那么便宜的、无所谓的所谈论的肉体,这就是!就是这个是神所恨的,就是这个是神所不能容让的。」当我们没有看见的时候,我们会说笑话似的说肉体;当我们在光底下的时候,就要倒下来说:「就是这一个!我所说的肉体,原来就是这一个!」灵与魂的分开,不是知识上的分开,乃是有神的话到我们身上来,指明给我们看见:你心中的思念是这样,你心中的主意是这样。灵与魂的分开,乃是我们在神的光照之下看见:原来我这个意念是属乎肉体的,原来我这个思想是属乎肉体的,原来我这样作就是属乎肉体,原来我的存心就是为着我自己。

比方说,这里有两个罪人,他们都是罪人,但并不相同。一个是有知识的罪人,他来到聚会里,听了许多道,知道人是罪人,人这样是罪人,人那样是罪人。讲道的人讲得很清楚,他听到了很多知识,他也承认自己是罪人。但是,当他讲到他自己是罪人的时候,是谈笑风生的讲,是满不在乎的讲。另外有一个人,他听见了同样的话,同时有神的光照在他身上,他就俯伏在地上说:「啊呀!这就是我!我是个罪人!」他听见神的话说他是罪人,他也看见自己真是个罪人,他就定罪自己,他就俯伏,他就仆倒。这个蒙神光照的人能够俯伏认罪,能够得到神的拯救。那个谈笑风生的说自己是罪人的人,他没有真的看见,他也不能够得救。

今天你听见说,外面的人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个属血气的人必须被主打碎。你如果随随便便的把这些话当作一个题目来讲,对你就毫无用处。一个人如果蒙神怜悯,看见了神的光,他就要说:「主阿!我今天才知道我自己,我今天才知道这就是我外面的人。」神的光把你一照,给你看见什么是你外面的人,你就倒下去,你就爬不起来,你就立刻看见,你就是这样的人。本来你说你爱主,当神光照你的时候,你就看见不是那样一回事,你都是爱你自己。你给这个光一照,光就把你分出来。不是你的头脑把你分出来,不是道理把你分出来,是神的光把你分出来。原来你说你热心,现在神的光给你看见,你这个热心完全是血气的行为。本来你传福音,以为是爱罪人,后来光来了,给你看见,原来你这样的传福音,是由于你的好动,是你喜欢说话,是你天然的倾向。光一照你,就把你心中的存心,心中的思念都照出来了。本来你以为你的思念,你的存心都是出乎主的,等到光来的时候就显明出来,这完全是出乎你自己,不是出乎主。就是这样一光照,给你一看,你就仆倒在神面前。有多少我们所认为出乎主的,在事实上都是出乎我们的自己。我们本来糊里胡涂说,这也是为着主,那也是为着主,等到有一天光来的时候,才知道为着主所作的是何等少,许许多多都是为着我们自己作的。也有许多的工作,我们说是主作的,但事实上都是我们自己作的。许多的道,你说是主给你的,但等到神光照你的时候,你就知道没有多少是主对你讲的,也许主根本没有对你讲。许多的工作,你以为是主叫你作的,等到有一天光从天上来的时候,你才看见,这么多的工作,都不过是你血气的活动而已。就是这个真相的被看见,这个实际的被显露,就叫我们明亮了,就叫我们知道有多少是出乎我们自己的,有多少是出乎主的,有多少是从魂里出来的,有多少是从灵里出来的。光照着了,灵与魂就分开了,心中的思念和存心也就辨明了。

这个,我们没有法子用道理来讲。要用道理来分别什么是出乎自己的,什么是出乎主的,什么是出乎肉体的,什么是出乎圣灵的,什么是出乎血气的,什么是出乎主恩典的,什么是我外面的人作的,什么是我里面的人作的,你就是把整张单子细细的去写,细细的去背,你还是不清楚,你还是那样去作,你还是没有法子除去你那个外面的人,那些东西一直在你身上,你没有法子脱离。你能说肉体是不应该有的,血气是不应该有的;你能谈笑风生的说肉体是这样,肉体是那样,血气是这样,血气是那样;但是,这并不能叫你得着拯救。拯救不是从这里来,拯救乃是从神的光而来。神的光就是这么照你一下,你就看见,原来那么多的拒绝肉体也就是肉体,原来那么多的批评血气也就是血气。主把你心中的思念显露出来,主也把你心中的存心显露出来,你看见你心里实在的思念,你看见你心里实在的存心,你就倒下来说:「主阿!现在我知道这就是我外面的人的东西。」弟兄姊妹们,只有这个光照能分开我们外面的人。外面的人的分开,不是从我们的拒绝来的,也不是在乎我们勉强的说我不要它,连这个不要也靠不住。多少时候,连我们的认罪也都是不干净的,我们认罪的眼泪还需要摆在血里去洗。人会愚昧的想,我头脑里所晓得的就是我所有的,但是,神不是这样看。

神说:我的话是活的,我的话是会产生功效的,我的话是最快最利的,我的话来到人身上的时候,能把灵与魂分开,像两刃的剑一样能把骨节与骨髓分开。怎么分呢?就是把你的存心显露出来,把你的思念显露出来。没有多少人认识自己的心!弟兄姊妹们,只有在光底下的人才认识自己的心。不在光底下,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心,连一个也没有!我们完全不认识自己的心。只有神的话来的时候,我们才看见,原来我一切都是为着自己,都是为着满足我自己,都是为着荣耀我自己,我是为着自己寻求,我是要抬高我自己的地位,我是盼望建造我的自己。弟兄姊妹,光来的时候,自己就露出来了,自己就显明了,你就在神面前仆倒下来了。

怎样才是启示

圣经接下去说:「并且被造的,没有一样在祂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审判我们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在这里主给我们看见:到底祂用光照亮我们,把我们的思念和存心都分辨出来,有什么标准?怎样才叫作圣灵的启示?我们要看见到什么地步,才叫作得着启示?这就是第十三节所要说的话。用一句话来说,光的标准就是神的标准,启示就是叫我们在神的标准之下有所看见。万物在祂面前都是赤露敞开的,没有一样是能遮盖的。一切的遮盖都不过是遮盖自己的眼睛,不能遮盖主的眼睛。启示就是神开我们的眼睛,叫我们认识我们的存心,认识我们里面最深处的思念,像祂认识我们一样。我们在祂面前是如何的赤露敞开,得到启示以后,我们在自己面前也是如何的赤露敞开。我们在祂面前是如何的显然,得到启示以后,我们在自己面前也是如何的显然。这就叫作启示。启示就是我们看见主所看见的。

如果神怜悯我们,稍微给我们一点启示,稍微给我们看见一点祂所认识的我们,稍微给我们看见一点我们在祂面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就会立刻仆倒在地。你不必故意的谦卑,你自己会倒下去。在光中的人就是要骄傲都骄傲不来。人只有在黑暗里才会骄傲。人能够趾高气扬,就是因为他在神的光之外。一切在光中的人,在启示里面的人,必定仆倒下来。

所以,怎么能分别什么是属灵的,什么是属魂的,什么是里面的人作的,什么是外面的人作的,这个问题,如果要用道理来说,就很难解释清楚,但是如果有启示,这个问题就非常简单,神只要将你的心意显露,神只要将你自己的存心给你看一下,你的灵与魂就分开了。什么时候你能够辨明你心中的思念和存心,什么时候你也就能够分开灵与魂了。

如果你要作一个有用的人,迟早你总得让这个光照亮你。也只有这个光临到你的时候,你才能得着主的审判。你受了审判,就能仰起头来说:「神阿,我完全靠不住,连我责备自己的时候都不行,连我认罪的时候认什么罪都不知道,只有在光中才知道。」你没有得着光照的时候,你说你自己是罪人,但是你一点没有罪人的感觉;你说你恨恶自己,但是你一点没有恨恶自己的感觉;你说你拒绝自己,但是你一点没有拒绝自己的感觉。这一些必须主来光照。光一照你,就照出你那个「原来」。原来我一辈子都是爱自己,我不是爱主。原来我是一个欺骗自己的人,原来我是一个欺骗主的人,我不是一个爱主的人。这个光给你看见你自己是怎样的人,给你看见你从前所作的是什么事。从那一天起,你才知道什么是出乎灵的,什么是出乎魂的。只有从那一天起,你才从里面知道,那么多的东西都是出乎你自己。人只有从光中受了审判才能知道。若不是从光中受审判,学也学不像。是神用大光照亮你一下,你才看见这就是你的魂。光的审判能叫你辨明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辨明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的时候,也就是你这个人的灵与魂分开的时候。主在我们身上所作的,就是用一次无比的大光照耀我们。或者在我们听道的时候,或者在我们祷告的时候,或者在我们和别的弟兄交通的时候,或者在我们个人走路的时候,有一次无比的光照耀我们,给我们知道有多少是出乎我们自己的。当我们被摆在这一个大光之下,才知道在我们一生之中,出乎主的简直是何等的少。说来说去都是我们自己,活动的也是我们自己,作工的也是我们自己,忙碌的也是我们自己,热心的也是我们自己,讲道的也是我们自己,帮助弟兄姊妹的也是我们自己,传福音的也是我们自己。光照亮你的时候,你才知道你的自己是何等的普遍,你才知道你的自己是何等的广阔,你才知道你的自己所包罗的一共有多少。以往在隐藏里面的自己,今天变作明显了;以往你没有感觉到的自己,今天你感觉到了。你现在清楚了,原来你的自己所包括的是这么大,原来你的自己所作的有这么多。以往那许多都以为是奉主的名作的,今天才知道,在骨子里那许多都是出乎你自己的。你一看见这个,就自然而然能定外面的人为罪。只有在光中看见的,下一次才会审判。你在光中看见了一次,第二次如果有同样原则的事情、话语、存心出来,你就知道前一次所对付的就是这个,你就能立刻拒绝。如果在光中审判过,下一次从这里面再出来一点点的芽,再出来一点点的苗,你立刻就能审判。乃是从这个光照之后,你才能分开灵与魂。在这个光照之前,你所有的不过是道理,就像一个罪人谈笑自若的说他是罪人一样。若没有光,连你的对付都没有用。惟有在光中的对付才有用。当你这样活在主面前的时候,你的灵就能出去,就能干净,主要用你也就没有难处。

灵与魂的分开乃是靠着光照。什么叫作光照呢?求神怜悯我们,叫我们看见什么叫作光照。光照就是叫我们看见神所看见的。神所看见的是什么?就是我们所看不见的。我们所看不见的是什么?就是出乎我们自己的,就是我们所认为出乎神的,其实不是出乎神的。光照就是给我们看见,在我们的生活上有多少我们认为是出乎神的,事实上都是出乎我们自己的。光照就是叫我们看见:有多少本来我们以为是行的,今天都变作不行了;本来我们以为是对的,今天都变作不对了;本来我们以为是属灵的,今天都变作属魂的了;本来我们以为是出乎神的,今天都变作出乎己的了。我们到那个时候才能说:「主!我现在才认识我自己。我是一个瞎眼的人,瞎了二十年三十年还不知道。你所看见的,我没有看见。」

就是那个看见,把你的那个东西去掉。看见就是对付。不要以为看见是一件事,对付又是一件事。神的话是有功效的,神的话发光照你,你的那个外面的人就去掉了。不是听见了神的话,将来慢慢的去作;不是神的光叫你看见,再叫你把所看见的除去;不是看见是一步,除去又是一步。光照就是除去。光照和除去是同时的,光一照,肉体就死。人的肉体摆在光底下都活不了。人遇见这个光,不必谦卑,就完全仆倒。在这个光底下的人,他所有的肉体都枯了。弟兄姊妹们,这就是功效。神的话是活的,神的话是有功效的。不是神说了话等你自己再去产生功效,是这话在你身上就有功效。

求主开我们的眼睛,叫我们看见这两方面的事:一方面是圣灵的管治,一方面是所示。这两方面合起来,就把我们外面的人对付了。盼望神施恩给我们,叫我们能把我们自己摆在神的光底下,也盼望这个光能有一次临到我们身上,我们能倒下来,我们真的能对主说:「主,我是愚昧的,瞎眼的,愚昧瞎眼到一个地步,多少年都是把我自己的当作你的。主,求你怜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