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篇 属灵争战 | mswe1.org

第十八篇 属灵争战


在线答题


关于灵命第四层,我们已看过认识身体,认识升天和掌权三项经历。现在接着来看这层里的第四项经历,就是属灵争战。这是第四层里一个重要的经历。我们所以要认识身体,认识升天,所以要掌权,就是为着要有属灵的争战。因此,我们把第四层也称作属灵争战层。

壹 圣经的根据

属灵的争战,目的是为带进神的国度。这在圣经中,乃是一个重大的题目。我们要找出最重要的两处来,作为根据。

我们先看马太十二章二十六节,及二十八至二十九节:‘若撒但赶逐撒但,就是自相分争,他的国怎能站得住呢?…我若靠着神的灵赶鬼,这就是神的国临到你们了。人怎能进壮士家里,抢夺他的家具呢?除非先捆住那壮士,才可以抢夺他的家财。’在主这一段话里,有好几个重要的点,都与属灵的争战有关系。第一,主在这里说,撒但有他的国。在宇宙中,不只有神的国,也有撒但的国。第二,主说,祂靠着神的灵赶鬼,这就是神的国临到人中间了。可见靠着神的灵赶鬼,就是把神的国带进来,也就是属灵的争战。第三,靠着神的灵赶鬼,既是神的国临到,那么在鬼没有被赶出之先,就是撒但的国掌权。撒但就是借着鬼来霸占人,借着鬼来掌权的。第四,主在这里所说的壮士,就是撒但。撒但乃是一个壮士,他有所霸占的,有所据有的。第五,这里题到撒但的国,也题到壮士的家。撒但的国,就是壮士的家。所以世上的人,一面是撒但国里的百姓,一面也是撒但家里的所有物。这里说,有一个人进到壮士家里,抢夺他的家具,就是指着主来到撒但的国里,把他所霸占,所据有的人抢救出来。第六,这里又说,人要抢夺壮士的家财,必须先捆绑那壮士。这就是说,主来抢救我们,必须先胜过撒但,把他捆绑起来。

我们再读马太六章九至十节,及十三节下半:‘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主这段论祷告的话,乃是圣经中很重要的一段,其中的含意,也和属灵的争战相当有关系。

主在这里教导我们祷告,一开头就说出三个‘愿’字。‘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这三个愿,就说出了主所要我们祷告的中心意义。到结尾的时候,又说,‘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这又是说出三个因素。这开头的三个愿和末了的三个因素,就给我们看见属灵争战的目标是什么。

‘愿你的名为圣’,原文的意思,乃是‘愿你的名被分别为圣’。圣经给我们看见,神的名乃是一件大事。人类堕落以后,到了以挪士的时候,人就开始求告耶和华的名。(创四26。)神愿意地上只有祂的名,神愿意人只求告祂的名。但是到了人类建造巴别塔,集体反叛神的时候,就把神的名摆在一边,而来传扬人自己的名。(十一4。)神的旨意,是要祂的名在地上被分别为圣,成为独尊的名。但是,撒但联合着背叛的人类,就把神的名摆在一边,而在神的名之外立了许多的名。这样,就使神的名变得平凡了,变得普通了。所以今天神的名在地上,没有被分别为圣,没有被人尊为圣,就是撒但掌权作祟所弄出的故事。

我们知道,名和权柄是有关联的。名也是相当代表权柄的。一个人的权柄达到什么地方,他的名也必达到什么地方。一个人的名在那里,也就证明他的权柄在那里。比方台湾现在归回了中国的统治之下,中国的权柄达到台湾,所以中国的名字也就到了台湾。通常一件东西上面有谁的名字,那件东西的所有权就属于谁。地上如果有神的名,就是承认神对于地上的所有权。地上如果弃绝神的名,就是拒绝神对于地上的所有权。地是神所造的,上面应该有神的名,应该承认神的所有权。但是,撒但叫人背叛了神,而来把人霸占了,神的名在地上就被弃绝,而不被独尊为圣了。

就是为这缘故,神在地上作工的时候,才一直注重叫祂的名被尊为圣的问题。当神把以色列人救到迦南地的时候,就叫他们在一个地方集中敬拜祂,那个地方就是祂立名的所在。(申十二5~6。)神这样作,就是要叫祂的名,在祂的百姓中被独尊为圣。今天在新约之下,除了主的名,神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叫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四12。)我们受浸,是归于父、子、圣灵的名。(太二八19。)我们祷告,是奉主的名。(约十四13~14,十六23~24。)我们聚会,也是奉主的名。(太十八20。)所以我们是属于神名下的人,神的名在我们身上是被尊为圣的。主耶稣到地上来,就是要得着地上的人,借着人使地重归于神的权下,叫神的名能在地上再成为独尊的名。到那一天,人才真能赞美神说,‘耶和华我们的主阿,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诗八1。)

接著名以下的,就是国度。主要我们祷告所注意的第二点,就是愿神的国降临。这证明今天地上还没有神的国。什么是神的国?神的国,就是神掌权的范围。任何一个国家,不论大小,都是一个掌权的范围。地上不承认神的名,地上就不能有神的掌权。神的名若在这地上被分别为圣,神的国,神的掌权,就要临到地上。所以主说过,愿神的名被分别为圣,接着就说愿神的国临到地上。

圣经给我们看见,宇宙有重要的三部分,就是天上、地上、和空中。从撒但背叛神以后,空中和地上就给撒但霸占了,只剩下天上是神完全掌权的地方。因此,撒但就成了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弗二2,)借着他手下的使者,管治空中和大地。(六12。)地上的人,也就弃绝神的名,而拒绝神的掌权。

虽然神在地上还没有国,但神并没有弃绝地。我们从创世记开始,一直看见一条线,神历代在地上作工,就是要在地上得着一个国,好让祂在地上掌权。神所以呼召亚伯拉罕,就是要得着一个家,好产生一个国。(创十二1~2。)以后神把他的后裔以色列人,从埃及救出来,就叫他们成了一个国,(出十九4~6,)而借着会幕在他们中间掌权了。

等以色列人进了迦南以后,有一天他们又弃绝神,不要神掌权,而效法地上的列国,要人来掌权。(撒上八4~7。)神为此极不喜悦,因为这就是把祂在地上的国抵销了,使祂在地上没有地方可以掌权。以后扫罗过去了,有大卫兴起来。大卫是合神心意的人,所以神就又能借着他在以色列人中间掌权。但到所罗门以后,以色列人又失败了。从此以后,神在地上就一直没有得到一个国,能让祂自由的掌权。

就在这一种情景之下,神差遣了一个人来,就是施浸的约翰。他一开始传道,头一句话就是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接着主耶稣出来传道开头一句话也是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再后,主差遣门徒出去传福音,也是要他们随走随传,说,‘天国近了。’(太三1~2,四17,十5~7。)最后,主所要祂的教会传遍天下的,还是‘天国的福音’。(太二四14,徒八12,二八31。)神在两千年来,差人去传福音,就是要在地上得着一个掌权的范围,而建立祂的国度。这就是主教导我们祷告,第二个愿的意思。

主接着又要我们有第三个愿,就是愿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神的旨意和神的掌权是分不开的。什么地方神能掌权,什么地方神的旨意就能通行。神的旨意,只能通行在天上,不能通行在地上,就是因为地上还没有神可以掌权的国。而地上没有神的国,又是因为神的名在地上没有被人尊为圣。神的名在那里被尊为圣,神的掌权就在那里;神的掌权在那里,神的旨意也就通行在那里。所以主教导我们祷告所注意的,就是要神的名,神的掌权-神的国,和神的旨意,都能通到地上来。

主教导我们的祷告,末了还有一个结束,就是说,‘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国度乃是一个掌权的范围,神就是在这国度里面执掌权柄,而荣耀又是借着掌权得以彰显的;这三者,都永远是属神的。主耶稣就是根据这三个因素,而要求神的名被尊为圣,神的国降临,并神的旨意通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今天神的国虽然还没有完全降到地上,神虽然还没有得着一个完全掌权的范围,祂的荣耀虽然还不能完全得着彰显,但是感谢神,在一个小的地方,在一个小的范围里面,还能有一部分神掌权的光景,还能让神彰显祂一部分的荣耀,这就是教会。教会在今天就是神掌权的一个模型。今天神就是要照着这模型,也是借着这模型,扩大祂掌权的范围。祂要借着教会捆绑撒但,消除他的权势,好使祂的名为全地所尊崇,祂的国度在全地得建立,祂的旨意在全地能通行。这就是教会的使命,这也就是教会属灵争战的目的。

贰 撒但的国和神的国二者的对敌

我们说过在宇宙中有神的国,也有撒但的国。所说的属灵争战,就是这两国之间的争战。所以我们若要有属灵的争战,就先要认识神的国和撒但的国二者的对敌。

神的国无论从时间说,或从空间说,都是永远的。神如何是从永远到永远的,神的国也如何是从永远到永远的。并且神的国也是光明的,就像神自己是光明的一样。

撒但的国不是永远的,按时间说,是在时间里面;按空间说,只限于空中和地面。并且撒但的国也是黑暗的,和神的国相对。

此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分别,就是神的国是合法的,而撒但的国是非法的。宇宙都是神创造的,都是属于神的,所以神有合法的权柄在其中掌权。但撒但的国,却是因着他背叛神而设立的,所以完全是非法的。

在以赛亚十四章十二至十五节,和以西结二十八章十一至十七节,神曾借着为撒但所凭附而利用的巴比伦王和推罗王,说到撒但背叛的经过。撒但原是一个受膏的基路伯,就是一个在神面前有特殊地位的天使长。他因心里骄傲,要高举自己与神同等,就背叛神,要推翻神的权柄,而建立他自己的权柄。从那时起,在宇宙中就有了撒但非法的国。

撒但的国,就是撒但掌权的范围。主耶稣曾称撒但作世界的王。(约十四30。)这给我们看见,撒但不只有他的国,并且还在他的国里作王。在他的国里,还有各种阶级的使者,都是从前跟从他一同背叛神的天使,就是现今天空那些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许多属灵的恶魔,由他作他们的首领。(弗六12,二2,一21。)

此外,撒但的国里还有许多污鬼邪灵,作他的差役。照着圣经各方面的记载,可以断定在天地六日复造之先,就已经有一个世界,其中住着一班有灵的活类。当撒但背叛神的时候,它们也跟从他集体造反。所以神就审判了那个世界,一面封闭天空的日月,使它们都不发光,一面还用水把地和这些活类全都淹没了。这一班活类,因受了淹没的审判,灵就与身体分开,而成为脱体的灵,居住在审判它们的水里,就是圣经中所说的污鬼和邪灵。

所以在撒但的国里,原初的时候,共有三种人物。第一,是撒但作首领,作君王。第二,是跟从撒但而背叛神的天使,作撒但的臣宰、僚属,为他在天空掌权。第三,就是那些脱体的灵,或称污鬼、邪灵,作撒但的差役,为他在地上奔跑。

以后人被造了,撒但又来引诱人,把人骗去,使人就作了他国里的百姓,受他的捉弄和摆布。所以今天撒但的国里就有四等的人物。在空中有撒但和他的使者,在地上有他的差役和百姓,就是无数的污鬼,和许多的世人。当日主耶稣在地上传福音,到处都碰到鬼附的人。今天地上仍旧有成群的鬼,来捉弄世上的人。它们的住处是在海里,但它们却喜欢找一个身体住在里面。我们平常所说人被鬼附,就是指着这些污鬼附在人身上说的。

在撒但的国里,总括的说,就是有这四等人物。他们组织成了一个系统,由撒但借着来霸占空中和地上,以推翻神在其中的权柄,而建立他自己的国。所以撒但用他背叛的势力所组成的这个国,完全是非法的。

这样直到人类堕落四千年以后,新约时代开始了,主耶稣出来作工,就宣告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主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从前在这里是地上的国,是撒但的国,是撒但在掌权,现在天上的国,就是神的国要来,神要来地上掌权。以后主教导门徒们祷告,就说,愿神的国降临。这事的成全,乃是在将来第七号吹响的时候。(启十一15。)那时世上的国,成了神和基督的国,神的国就具体而完满的临到地上。

在那个时候未到以前这段时间,就是神要祂的子民在地上为祂争战的时候。最晚从主耶稣出来作工开始,直到祂再来,所有属神的人,在地上为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属灵的争战。神就是要借着属乎祂的人,把撒但掳去的人抢救回来,而夺回撒但所霸占的地。这一个抢救,这一个夺回,主在马太十二章给我们看见,就是神的国与撒但的国之间的争战。

叁 属灵的工作都是争战

今天地上既是神和撒但两个国在交战,就我们为神所作一切属灵的工作,不论是何方式,只要摸着灵界的事,性质都是争战。比方传福音,主在行传二十六章十八节说,乃是叫人‘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神’。这就给我们看见,传福音不只是叫人眼睛得开,不只是叫人脱离黑暗,并且是叫人脱离撒但的权势。歌罗西一章十三节也说,‘祂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祂爱子的国里。’脱离黑暗的权势,就是脱离撒但的权势,也就是脱离撒但的国;而迁到神爱子的国,也就是迁到神的国里。所以传福音,完全是属灵的争战,为要把撒但的权势从人身上赶出去,而带进神的国来。一个人不信主,明显的就是弃绝神的名,身上没有神掌权的光景,也谈不到神的旨意,反而身上满了撒但的权势,全人都是在撒但黑暗的国度里。等到一个人得救了,第一他信了主的名,第二他求告主的名,第三他也归于主的名,属于主的名。从此他就脱离了撒但的权势,而归于主的名下。主的名一在他身上,主的权柄也来了。主的权柄一临到他身上,撒但的权柄就除去了。所以认真的说,传福音带人得救,带人归主,就是一种属灵的争战。

再比方造就圣徒,这也是争战。因为造就圣徒,就是要把圣徒从撒但借着罪,借着世界,借着肉体,并借着一切与旧造有关系之事的掌权里面救出来,叫他们更多脱离撒但黑暗的权势,更多认识主的名,更多让主在他们身上掌权,也就是更多让神的国临到他们身上。

林后十章三至五节说,‘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却不借着血气争战;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这些话也给我们看见,一个基督徒虽然得救了,他里面的心思意念,可能有相当成分还是撒但坚固的营垒,他许多思想、观念,可能还是撒但所霸占的据点。所以使徒造就圣徒,就是要借着争战,把撒但在圣徒里面这些营垒、据点,一一攻破,将他们的心思意念,都掳回来归顺基督。因此,造就圣徒,也是一种属灵的争战。

不只如此,连治理教会也是争战。因为治理教会,也是要使教会更脱离黑暗的权势,更让神在教会中得着地位掌权,更让神的名在教会中被高举,更让神的旨意通行在教会中,更叫神的荣耀在教会中得着彰显,所以也是一种争战。

就是我们所有的祷告,无论是为着个人,或是为着家庭,或是为着教会的复兴,无论是那一方面,都是为着要叫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所以也都是争战。

我们的眼睛若是被神开启,就要看见,我们整个事奉主的工作,它的性质都是争战的。我们所作的属灵工作,无论是叫人脱离罪,脱离世界,甚或脱离疾病,脱离难处,那终极目的总是要把人从撒但权下夺过来,把撒但黑暗的权势从人身上赶出去,而叫人能给神得着,并且给神得着更多,好让神的名能在人身上被分别为圣,神的国能达到人身上,神的旨意能通行在人身上,以致神的荣耀能彰显在人身上。所以这一切工作的性质,都是属灵的争战。

肆 属灵争战的原则

我们在实际经历属灵争战的时候,有几个基本的原则必须守住:

一 不能用血气的兵器

属灵的争战,头一个原则就是不能用血气的兵器。前面所引使徒保罗在林后十章三至五节的话,已经说得够清楚。他说,‘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却不借着血气争战;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这属血气的兵器,不只是指着发脾气,也是包括一切属人的手腕,和天然的办法。比方我们觉得某弟兄有错,并且这错已经成了教会的难处,我们想去纠正他,又觉得难以为情,以后想起另一位弟兄和他交谊很深,我们就转托这位弟兄去和他说。就是这种转弯的手腕,也是血气的兵器,结果必不能解决属灵的难处。在社会中,在商场里,都是用手腕。但在属灵的战场上,绝不能用手腕。因为我们何时一动血气的手腕,就自己也落在仇敌的手中了,怎能去救别人脱离仇敌的手?

我们看保罗这个人,他从不用血气的兵器。他无论和教会来往,或是和圣徒接触,都是笔直的,宁愿被人看作愚妄人,也不肯丝毫用巧妙的手腕。因此他才能够‘在神面前有能力,…攻破坚固的营垒’,而在属灵的争战中取胜。

照样,我们一切属灵的工作,要想得胜而有功效,也必须弃绝一切血气的兵器。比方传福音,用一点单张图片作提示是可以,如果一味的倚靠各种方法,或是用物质的好处来吸引人,那就是用血气的兵器,最多只能带人入教,不能救人脱离撒但的手。所以弃绝一切血气的兵器,乃是属灵争战中的第一个原则。

二 守住升天的地位

属灵争战的第二个原则,就是要守住升天的地位。我们说过这么多属灵争战的事,但实在说来,只有一种人能够有属灵的争战,就是蒙了救恩,从死里复活过来,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从天上攻打空中的仇敌。所以要有属灵的争战,就必须先守住属天的地位。何时我们一不属天,何时我们一失去天的光景,一切就都完了。我们的福音没有能力,就是因为我们不够属天。我们自己是属地的,又用属地的方法、属血气的兵器,来传福音,结果就是把人救来了,那些人也是拖泥带水的,不能从撒但的权下彻底的被救出来。我们若真要把人从撒但的权下救出来,叫人不仅得救上天堂,还能脱离撒但的手,就我们这些传福音的人,必须是坐在天上,守住升天地位的人。

造就圣徒也是这样。我们若失去升天的地位,也就不能对圣徒有供应,有帮助。若我们所讲的道不过是道理,我们所有的交通不过是知识,里面并没有争战的成分,至多不过给人一些头脑的教导,一些情感的鼓舞,并不能实际的带人更多脱离撒但的权势而归向神。所以若要我们的工作有争战的作用,能叫人脱离撒但的手,我们就得守住升天的地位,一直活在属天的光景中。这是极其重要的一个秘诀,一个门窍。

但是我们许多人的经历,还没有达到升天的境界,为何也能传福音带人得救,也能带人爱主呢?这是因为我们身上终久还有一部分是属天的,在我们身上总还有一部分升天的光景,所以凭那一部分还能叫人得着帮助,得着造就。虽然我们也沾染罪恶,也爱世界,也体贴肉体,但在我们身上还有局部的情形,是在天界里面,所以还能够把人身上局部黑暗的权势对付出去,叫人来归主、爱主。因此,原则并没有两样,总是只有在属天境界里面的人,才能够对付在空中的黑暗权势,而把它赶逐出去。我们所给人的拯救与帮助,完全是根据我们那出于升天性质的一部分。我们属天的光景有多少,赶出黑暗的权势才能有多少。我们属天的成分多一点,属灵的争战就能多一点。我们属天的成分少,就无论怎样也不会有很多属灵争战的成分。所以这两者是成正比例的。等到一个人完全达到属天的境界,他整个的生活、为人、工作、行动,就都是属灵的争战,就都能把黑暗的权势,从他一切所在的地方,和他一切所碰见的人身上,赶逐出去。所以我们一在经历中达到升天的地位,能够掌权的时候,就是我们能够为着神的国度争战,为着神收复失地,而把神的国带进来的时候了。

三 必须用属灵的兵器

属灵争战的第三个原则,就是必须用属灵的兵器。我们在属灵争战时,单是守住属天的地位还不够,还得会积极的使用属灵的兵器。属灵的兵器,就是指以弗所六章十至十七节所说的‘全副军装’,包括真理的腰带,公义的护心镜,和平福音的鞋,信心的盾牌,救恩的头盔,并圣灵的宝剑。这些兵器都是属灵的,我们运用的时候也必须属灵。可说使用属灵兵器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说,一切的活动都必须是出于灵,传福音是出于灵,造就圣徒是出于灵,治理教会是出于灵,无论什么活动都要出于灵,都要让灵来。凡不出于灵的,凡凭自己眼光,凭自己看法,凭自己智慧,凭自己聪明的,都难免是人的方法,都难免是血气的兵器,而不是属灵的兵器。所以我们在争战的时候,一切的活动都要出于灵,都要从灵里面摸出那个感觉来。这也是极其基本的原则。

四 要有争战的祷告

属灵争战的第四个原则,就是要有争战的祷告。使徒在以弗所六章,说过了各种属灵的兵器之后,紧接着就说,要‘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18。)属灵争战绝不能忽略祷告。因为属灵的争战,大部分就是靠在祷告上。可说撒但最怕的,就是圣徒在主面前的屈膝,就是教会在神面前的祷告。就是在旧约里面,我们也能看见许多争战祷告的例子。比方但以理,他一开始祷告,宝座上就有了动作。但当宝座上的答应要通下来的时候,在天空就通不过。但以理就祷告,继续的祷告,他那个祷告就是争战。一个守住升天地位的人,乃是在天上掌权,又能使用属灵的兵器,他所发出的祷告,就大有功效,能摸着神的宝座,也能影响撒但的权势。神就是盼望圣徒有这样的祷告,来与祂同工,为祂争战。

五 靠着血和所见证的道并且不顾惜性命

属灵的争战,除了弃绝血气的兵器,守住升天的地位,使用属灵的兵器,和发出争战的祷告以外,还得靠着血,和所见证的道,并且不顾惜自己的性命。(启十二11。)这也是属灵争战中一个紧要的原则。

靠着血,就是说要主的血来遮盖我们,要主的血来应付撒但的控告和攻击。因为我们直到今天,还在地上,还活在肉身里,我们里外难免还有污秽、败坏、软弱、亏欠,种种不该有的光景。当我们和撒但争战的时候,他头一件所要作的事,就是在我们的良心里面,把我们这些软弱亏欠都点出来,而控告、攻击我们。撒但的控告,不只在我们里面,有时还会在外面说出来。已往有人赶鬼的时候,就是遇见鬼借着所附的人,把他背后的弱点当众说出来。就是旧约中,也有这种故事。撒迦利亚三章一至五节,说到约书亚穿着一件污秽的衣服,撒但就与他作对攻击他。这些都是魔鬼在属灵争战中所必作的。这时,我们就必须认识血的能力,血的功效,用血来回应仇敌一切的控告,告诉他说,我们虽有这些弱点,但主的血已经为此流了,神已经满意了。这样,我们才能在仇敌面前刚强壮胆,与他争战。

第二,还得见证。这就是把主耶稣所成功的,把十字架的得胜,把复活的成就,把升天的地位,都宣告出来。不是讲道,乃是用话语见证出来,宣告出来。

撒但实在是一个诡诈的控告者。有的时候,我们刚刚说胜过世界,他就在里面控告说,你自己不是还在那里爱世界么?他这样一问一截,我们里面就软下去了。这时我们就应当赶快宣告主的得胜。我们应该说,虽然我还没有脱离世界,但主耶稣已经胜过世界了。这样,就能胜过他的攻击。

第三,要不顾惜性命,不自爱自顾。一切的自爱自顾,都会叫我们失去争战的地位,而叫我们不能争战。所以要争战,就得至死不爱惜性命。

总之,一切属灵的工作,都是属灵的争战。没有一次我们站起来作工的时候,不遇着仇敌的攻击。当日尼希米修造耶路撒冷城,因着仇敌的骚扰,他们就一手作工,一手拿兵器。照样,我们今天事奉主,服事人,也得一面作工,一面争战;不顾自己的得失,靠着血,在升天的地位上,宣告主的得胜,运用各样属灵的兵器,来对付撒但,推翻他的权势,而带进神的国度。这些都是我们实际从事属灵争战的时候,所不可忽略的。

伍 属灵争战的结果

属灵争战的结果,第一就是带进神的权柄。我们争战到什么地步,就把神的权柄带进到什么地步;我们争战到什么地方,就能把神的权柄通行到什么地方。这种争战,若是发生在个人身上,神的权柄就达到个人身上;若是发生在家庭中,神的权柄就达到家庭中;若是发生在教会里,神的权柄也就通到教会里。所以属灵争战的结果,第一乃是带进神的权柄。

属灵争战的结果,第二就是撒但被驱除、被赶逐。在个人身上是这样,在家庭中,在教会中,也是这样。连在空中、地面,也都是这样。圣徒属灵争战到什么地方,就把神的权柄带到什么地方,结果就把撒但从那里赶逐出去。

撒但今天还在空中,还在地面掌权,就是因为神的儿女中,属灵争战的人不够多,属灵争战的成分也太少。当我们属灵经历很浅的时候,属灵争战的感觉总是很轻的。我们还觉得我们的问题是罪,是世界,是肉体,是己,是天然。乃是等到我们把这些都对付了,我们进到属灵生命的第四层,有了深的经历,我们也看见了神在宇宙中所用的这个身体,就是教会,到这时候,我们对属灵的争战,才有很重的感觉,知道我们所作的,无论一举一动,一点话语,一点表示,都是影响撒但,都是进攻撒但的。到这时候,我们才很重的感觉到,我们惟一的难处就是撒但,我们在这里乃是战士,为要对付神这个仇敌。到这时候,我们就看见我们传福音不仅是拯救灵魂,更是赶鬼;我们造就圣徒,治理教会,也不仅是建造教会,更是为神争战,把霸占人的黑暗权势,对付出去,好让神的权柄临到一班人,临到一些事,使他们都能让神掌权。到了这个地步,就无论是传福音,或是造就圣徒,治理教会,我们的心境都是以那恶者作对付的对象。我们知道拦阻福音的,不是外面的环境,乃是撒但。我们知道霸占人,叫人不爱主的,不是人情,不是世界,也不是肉体,乃是撒但黑暗的权势。我们也知道教会中的紊乱、纷争、冷落、败坏,原因也都不在别的,乃在撒但。所以我们就不去对付那些表面的事,而是借着升天的地位与权柄,来对付这在一切事背后作祟的,也就是在大地上掌权的黑暗权势,好把神的国带下来。

启示录十二章给我们看见,那预表得胜者的男孩子,一被提到天上去,天上就有了争战。他们一到了天上,就在那里和撒但起了冲突;而把撒但从空中摔到地上来。然后主耶稣带着他们降临到地上,又把在地上的撒但赶到无底坑去。到那时候,空中和地面,黑暗的权势都被清除了,在天上、地上,就都没有撒但的踪迹,神的国就具体的来到了。那时,凡得胜的圣徒,都要与基督一同作王,为神掌权一千年。

最后,到了千年国度的末了,仇敌要暂时被释放,而有他末次的反叛。但他在那里,又受了主和得胜者的对付,就被扔在硫磺的火湖里,凡属仇敌的也与他一同永远灭亡。到那时,先前的天地都过去了,新天新地就开始了。那时就在新天新地里,神的名是独尊的,万有都服在神的权下,神的旨意通行在全宇宙,神的荣耀也完全彰显出来;神在永世里的目的,就完全借着属灵的争战达到了。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