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日(传一1~三15) | mswe1.org

第262日(传一1~三15)

旧约:传一1~三15

周二(第三十八周)

传道书

主题:所罗门的教训,给人看见败坏世界里的人生,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壹 开头的话 一1~11

第一章1在耶路撒冷作王,大卫的儿子,传道者的言语。2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3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4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存立。5日头升起,日头落下,急归升起之处。6风往南刮,又向北转,不住的旋转,而且返回转行原道。7江河都往海里流,海却不满;江河往何处流,仍再流往何处。8万事令人厌烦,人不能说尽。眼看,看不饱;耳听,听不足。9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作的事,后必再作。日光之下并无新事。10岂有一件事人能指着说,这是新的?那知,在我们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11已过的世代,无人记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记念。

贰 著者的实验 一12~六12

一 在智慧和知识上 一12~18

12我传道者在耶路撒冷作过以色列的王。13我专心用智慧寻求、查究天下所作的一切;乃知神叫世人所操劳的,是极重的辛劳。14我见日光之下所作的一切工,看哪,都是虚空,都是捕风。15弯曲的不能变直,缺少的不能足数。16我自己心里说,我得了大智慧,胜过以前所有治理耶路撒冷的人,我的心也见识了许多智慧和知识的事。17我又专心要明白智慧,并要明白狂妄和愚昧,乃知这也是捕风。18因为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伤。

二 在享乐上 二1~11

第二章1我心里说,来吧,我要试一试享乐,好享美福!谁知,这也是虚空。2我指嬉笑说,这是狂妄;论享乐说,这有何功效呢?3我心里查究,如何用酒使我肉体舒畅,我心却仍以智慧引导我;又如何持住愚昧,等我看明,世人在天下一生有数的日子中所作的,有何好处。4我为自己动大工程,建造房屋,栽种葡萄园,5修造园囿,在其中栽种各样果树;6挖造水池,用以浇灌生长的林木。7我买了仆婢,也有生在家中的奴仆;又拥有许多的牛群羊群,胜过以前在耶路撒冷的众人。8我又为自己积蓄金银,和君王并各省的财宝;又得唱歌的男女,和世人所喜爱的物,并许多的妃嫔。9这样,我就日见昌大,胜过以前在耶路撒冷的众人;我的智慧仍然存留。10凡我眼所要的,我没有不给的;我不禁止我的心有任何的享乐;因我的心在我一切劳碌中得了快乐,这就是我从一切劳碌中所得的分。11后来,我转看我手所作的一切工,和我工作中的劳碌;谁知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在日光之下毫无益处。

三 在作智慧人或愚昧人上 二12~26

12我转看智慧、狂妄和愚昧。在王以后来的人还能作什么呢?也不过作早先所作的就是了。13我便看出智慧胜过愚昧,如同光明胜过黑暗。14智慧人的眼目光明,愚昧人在黑暗里行;但我也看明,这两等人所遭遇的都是一样。15我就心里说,愚昧人所遭遇的,我也必遭遇。既是这样,我为何更有智慧呢?我心里说,这也是虚空。16智慧人和愚昧人一样,永远无人记念,因为日后都要被遗忘;可叹智慧人死亡,与愚昧人无异!17所以我恨恶生命,因为在日光之下所作的工,我都以为烦恼;一切都是虚空,都是捕风。18我恨恶一切的劳碌,就是我在日光之下的劳碌,因为我所得的都必留给我以后的人。19那人是智慧是愚昧,谁能知道?他竟要管理我劳碌所得的一切,就是我在日光之下用智慧所得的。这也是虚空。20故此,我转想我在日光之下劳碌所得的一切,心便绝望。21因为有人用智慧、知识、技能所劳碌得来的,却要留给未曾劳碌的人为分。这也是虚空,也是大患。22人在日光之下劳碌操心,在他一切的劳碌上得着什么呢?23因为他一生的日子都是忧伤,他的辛劳成为愁烦,连夜间心也不安息。这也是虚空。24人莫强如吃喝,且让自己在劳碌中享美福。我看这也是出于神的手。25因为离了祂,谁能吃用、享受呢?26神看谁为好,就给谁智慧、知识和喜乐;却将辛劳给罪人,叫他将所收聚的、所堆积的,归给神看为好的人。这也是虚空,也是捕风。

四 在神主宰权能之命定上 三1~15

第三章1凡事都有定期,天下各样事务都有定时。2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3杀戮有时,医治有时;拆毁有时,建造有时;4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5抛掷石头有时,堆聚石头有时;拥抱有时,不拥抱有时;6寻找有时,失落有时;保守有时,舍弃有时;7撕裂有时,缝补有时;静默有时,说话有时;8爱有时,恨有时;战争有时,和平有时。9这样看来,作事的人在他的劳碌上有什么益处呢?10我见神将辛劳给世人,使他们在其中操劳。11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远安置在世人心里。虽是这样,人并不能参透神从始至终的作为。12我知道人莫强如一生喜乐行善;13并且人人吃喝,在他一切劳碌中享美福,这乃是神的恩赐。14我知道神一切所作的都必永存;无可增添,无可减少。神这样行,是要人在祂面前敬畏祂。15现今的事早先就有了,将来的事早已也有了,并且神使已过的事重新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