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新耶路撒冷(四) | mswe1.org

第四十五章 新耶路撒冷(四)


第四十五章 新耶路撒冷(四)书名:由基督与召会的观点看新约概要
 

读经:启示录二十一章二十二至二十七节,二十二章一至二十一节。

在本章里,我们要进一步来看新耶路撒冷的几方面,以及启示录结束的段落。

扩大的殿

启示录二十一章二十二节说,‘我未见城内有殿,因主神全能者和羔羊为城的殿殿是我们接触神并事奉神的所在。古时以色列人要事奉主并敬拜神,就必须到圣殿去。然而在圣城里,不需要到某一个地方去事奉神,因为神自己在基督里将是殿。我们要在神自己里面事奉神。

今天在新约时代,在灵里原则是一样的。我们不需要到圣殿去,因为我们在祂里面,并且在主自己里面事奉主。今天祂 对我们是非常亲爱、亲近、便利、同在且直接的。祂总是与我们同在,而祂今天的同在乃是我们的居所。在永世里更是这样。我们不需要有圣殿来接触神,因为神和 羔羊就是殿。在新耶路撒冷里,神自己在基督里将是我们的一切。

城的光与灯

二十三节接着说,‘那城内不需要日月光照,因有神的荣耀光照,又有羔羊为城的灯。’神是光,羔羊是灯。光在灯里表征神在基督里。神自己在基督里乃是光,所以神的荣耀就照透圣城。因此,白天不需要日光,夜晚不需要月光。

古时帐幕的外院子白天有日头光照,夜晚有月亮光照;而圣所是由灯台照亮。然而在至圣所里,没有日头,没有月亮, 也没有灯台。至圣所的光乃是神自己在祂永远的荣耀里。同样的,在将来永世的圣城里,也不需要日头或月亮,因为神自己乃是光。这指明新耶路撒冷全城将是至圣 所。在前一篇信息我们看见,城长、宽、高的量度也证明这城乃是至圣所。在整本圣经里,除了新耶路撒冷之外,只有帐幕和圣殿的至圣所长、宽、高的量度是一样 的。同样的,在整本圣经里,在新耶路撒冷之外,至圣所是惟一的地方不需要神以外的光。这告诉我们,在永世里圣城将是至圣所。我们再说一次,在新耶路撒冷 里,神自己在基督里将是我们的一切。

周围的列国

二十四节说,‘列国要借着城的光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将自己的荣耀带进那城。’甚至在千年国之后,列国仍要作为万 民活在新地上。(3~4。)列国有君王,他们要将他们的荣耀带进这城。在创世记三十一章一节的荣耀也可译为财富,雅各的财富就是他的荣耀。因此,启示录二 十一章二十四节列国的荣耀指荣美,包括财富。在永世里,我们蒙救赎的人乃是君尊的家庭,治理列国。

二十五节接着说,‘城门白昼总不关闭,在那里原没有黑夜。’虽然这节说没有黑夜,但仍然用了白昼一辞。这指明在 新天新地里仍然有日夜的区别,但在新耶路撒冷里没有这样的区别。这是因为在圣城里,正如在至圣所里,不需要日月,因为神自己要作光。再者,那时我们蒙救赎 的人会有复活的身体,绝不会疲倦,所以我们不需要为着睡眠的夜间。反之,我们要不断的事奉神。我们没有黑夜,只有白昼,因为在圣城里神自己要作永不下落的 ‘日头’。

二十六至二十七节说,‘人必将列国的荣耀尊贵带进那城。凡俗污的,并那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绝不得进那城,只有 记在羔羊生命册上的,才得进去。’任何俗污的事物都与圣别的事物相对。(利十10,结四四23。)‘俗污的’,意思不仅是不洁的或玷污的,也是天然的或属 肉体的。任何天然的事物,即使是好的,也是俗污的。任何俗污的事物都无权进入圣城,或有分于其中,因为这城乃是圣的。同样的原则,任何属召会的事物必是圣 的、分别的;一切俗污的或天然的,在召会中都没有地位。

二十七节也说到行可憎之事,指拜偶像。再者,说谎是从撒但来的。因此,俗污的事物、可憎之事和虚谎,都与撒但有关,他们在圣城里没有分。

生命水的河与生命树

生命水的河

圣经的最后一章,启示录二十二章一开始说,‘天使又指给我看在城内街道当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从神和 羔羊的宝座流出来。’(1。)神和羔羊二者在一个宝座上,指明神在羔羊里。这与二十一章二十三节相似,那里说,神是光,在作灯的羔羊里。在永世里神乃是在 基督里。在基督之外,我们无法遇见神。如果我们要找神,就必须在基督里找祂。神住在基督里,基督乃是祂的具体化身。神作为光,乃是在作为灯的基督里,而一 个宝座乃是神的宝座和羔羊的宝座。

从这宝座流出生命水的河。宝座是权柄的事,而涌流的河乃是交通的事。生命的交通就是圣灵的流。宝座在城的最高点和中心,代表神圣的权柄,从这宝座流出河来,作为全城的交通。借这涌流,全城享受神圣的交通和交流;在这交通里,有神的权柄。权柄总是随着交通。

我们将旧约与新约一起读,就能看见,神的建造总是需要君王职分和祭司职分。我们要建造神的居所,就需要君王职分 为着权柄,以及祭司职分为着交通。在撒迦利亚六章十二至十三节里,主耶稣是建造神殿的那一位,祂有两种身分-作为君王为着权柄,作为祭司为着交通。我们要 正确的建造地方召会,就需要元首权柄、君王职分、权柄、以及神的宝座,并且我们也需要祂的祭司职分,作为真实的交通。这是由从宝座流出之生命水的河所表征 的。

生命树

一个宝座、一道河、一条街道、和一棵生命树

启示录二十二章二节说,‘在河这边与那边有生命树,生产十二样果子,每月都结出果子,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 民。’新英文圣经(The New English Bible)将二节末了的辞译为‘众树的叶子(the leaves of the trees)’。这完全是一个错误的翻译。在新耶路撒冷里,一切都是独一的:有一个宝座、一道河、一条街道、和一棵生命树。新英文圣经的编者也许不晓得一 棵树怎能在河的这边与那边。在螺旋的街道当中有生命水的河,而生命树在当中长着,并扩展到河的两岸。

凭内里的涌流,在主的元首权柄之下行事为人

街道是我们行走并行动的地方。我们日常的行事为人和行动必须按照神圣的水流。我们若没有这流,就没有主的引导, 这就是说,我们不在主的路上。无论我们作什么或去那里,都必须按照我们里面的涌流。如果我们在百货公司挑选一件衬衫,我们里面的流也许停止了;若是这样, 我们就不该买那件衬衫,因为我们没有路,没有‘街道’可以买那件衬衫。相反的,如果有涌流,就有路。我们也许说我们有主的引导作一件事,但我们有涌流么? 如果流停了,我们所作的就不是主的路。如果我们所作的是在主的路上,我们里面就必定有涌流。有时甚至我在一些地方尽职时,也没有路可以说话;因为没有涌 流,所以我必须停止。

内里的涌流来自神的宝座。我们要有涌流,神在基督里就必须在我们里面登宝座,我们必须在祂的权柄之下。如果我们 背叛神,不在祂的权柄之下,我们就没有涌流。如果我们让基督登宝座,尊崇并尊敬在宝座上的基督,且在每件事上服在祂的权柄之下,我们里面立刻就有涌流。内 里的涌流就是我们所跟随的路,并且内里的涌流来自服从宝座。许多次我们里面是背叛的。所有的罪都来自背叛,背叛是一切罪的根,而背叛来自我们的己。甚至在 小事上,我们也可能不服从主。我们把主摆在一边,将我们自己摆在宝座上。因此,我们里面的涌流就停止了。然而如果我们悔改,让基督登宝座,服从祂,并接受 祂的权柄和元首地位,我们里面的涌流就恢复了。

靠着跟随水流而接受生命的供应

在水流中有生命树,生命的供应。我们能够从经历中证实这事。当我们里面有涌流时,我们就有路,而当我们跟随这流时,我们就得着满足并得着滋养。我们有东西吃,我们就天天得满足、得加强、得释放、得复苏、并得复兴。

二节说生命树生产十二样果子,每月都结出果子。我们的经历不该像以色列人,他们四十年里每天都吃同样的食物,就 是吗哪。我们应当有新果,就是对基督新的经历。有些亲爱的弟兄姊妹享受同样的果子二十年了。他们有一年见证他们对基督的经历,多年之后他们依旧见证同样的 经历。至终他们就没有胃口作同样的见证。他们的经历是好的,但太老旧。我们需要对基督有新的经历。

基督是无限的,祂的丰富是追测不尽的。活水的河乃是圣灵的流,而生命树乃是活的基督。生命树长在河流中,表征活的基督是在圣灵的流里。那灵活的流在那里,那里就有活的基督。我们都需要经历生命河与生命树。

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

二节下半说,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新地上的万民,乃是在千年国末了对背叛人类末了的审判之后所留下的人。他 们要从千年国被迁到新地上作万民。信徒乃是重生的人,他们蒙重生,在神君尊的家中作王,并且是新耶路撒冷的构成成分。然而复兴的万民没有蒙重生,只是按照 神对他们的安排得复兴。

要来国度的一千年将是复兴的时期。一切受造之物,包括植物、日头、以及一切,都要得复兴,回到他们原初受造的光 景。按照以赛亚三十章二十六节,在千年国里日光要加七倍,像七日的光一样。因着人的堕落,整个创造都败落了,但在千年国时,一切都要复兴。甚至人类也要得 复兴。在这期间,如果有人活到一百岁,仍算是孩童。(六五20。)此后,复兴的人类要从千年国被迁到新地上作列国和万民,受新耶路撒冷的管治。

万民没有蒙重生,怎能活到永远?乃是靠生命树的叶子。重生的信徒吃生命树的果子,而复兴的万民被生命树的叶子所 医治。在此叶子乃是象征。叶子是树的遮盖,好像衣服一样;在圣经里衣服预表人的行为。(创三7。)复兴的万民是靠生命树的叶子得医治,表征他们以基督的行 为作外在的引导和规律。照主耶稣的榜样而活,这将医治万民,解决他们的问题。然而我们蒙重生的信徒,要享受基督作我们的生命。

神所救赎的人在永远里的福分

不再有咒诅,有神和羔羊的宝座

启示录二十二章三节上半说,‘一切咒诅必不再有。在城里有神和羔羊的宝座。’在新天新地里不再有咒诅,因为罪和死都过去了。然而有一个附加的原则在这里:神的宝座在那里设立,那里咒诅就过去了。有咒诅,意思是我们没有宝座。如果神的宝座在我们里面,我们就没有咒诅。

事奉神和羔羊

三节下半接着说,‘祂的奴仆都要事奉祂。’我们不仅要与主一同作王掌权,我们也要作祭司事奉祂。与主一同作王,是君王职分的一面,而事奉主乃是祭司职分的事。

见神和羔羊的面,额上有神和羔羊的名

四节接着说,‘也要见祂的面;祂的名字必在他们的额上。’那些事奉神的人要见祂的面,这指明真实的事奉带我们进 入与主的交通和同在中。我们的事奉是否正确,可以如此查验:我们的事奉引我们进入主的同在么?有些人越事奉,就越没有与主交通,越失去主的同在。这意思是 他们的事奉错了。事奉正确的路乃是,我们越事奉,就越见神的面。再者,因着祂的名在神所救赎之人的额上,因此人很快就认得这些人属于祂。

在主神的光照之下

五节说,‘不再有黑夜,他们也不需要灯光日光,因为主神要光照他们;他们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灯光是人造 的,日光是天然的光。在圣城里,我们不需要人造光或天然光。古时帐幕的外院子需要日光,圣所需要灯光。但至圣所里不需要日头或灯,因为神自己是光。这再次 证明圣城乃是至圣所。

作王直到永远

在永世里神所救赎的人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一面,他们是祭司,到主面前事奉祂;另一面,他们是王,到人中间去管 理列国。彼前二章五节和九节说到两种祭司职分,圣别的祭司体系和君尊的祭司体系。按照圣别的祭司体系,我们乃是到神面前;按照君尊的祭司体系,我们乃是到 人面前。当我们到主面前为人祷告时,我们是圣别的祭司;当我们从主的同在中出来供应人时,我们乃是君尊的祭司。当我们进到主的面光中,我们是按照亚伦等次 的祭司;当我们从神的面光中出来,去将出于神的东西供应给人,我们乃是按照麦基洗德等次的祭司,供应人饼和酒。(来五6,10,六20,七11,17,创 十四18。)在永世里神将是我们的一切。祂要将自己与我们相调和,住在我们中间;祂也要使我们与祂成为一,好作祭司事奉祂,并与祂一同作王掌权。

在启示录二十二章一至五节,神带着权柄坐在宝座上,作为圣城的中心。从宝座流出生命水的河,在这水流里有生命的 供应。随着这流有一街道。再者,这位在基督里的神乃是我们的殿,祂是圣城里的光。神自己在基督里乃是我们的一切。我们读圣经的这段话时,主要的是找到神自 己。我们所喝的水、我们所吃的食物、我们所走在其上的街道、我们在其中事奉的殿、以及我们所凭以生活的光,都是在基督里的神自己。那时神将是我们的一切。 在神之外,我们一无所需。

我们怎样进入这样的经历?乃是凭着珍珠门,就是基督的死与复活。因此,我们必须蒙重生并被变化。一切天然的、有 罪的、和老旧的事物,必须在珍珠门那里,凭十字架,就是凭基督的死,过滤出去。只有蒙重生并被变化的,才能通过珍珠门。然后,我们由珍珠门进入之后,就走 在神圣生命和性情的路上。这样我们就有生命的涌流,而在这生命的涌流中有生命的供应。一天过一天,我们享受圣灵连同包罗万有的基督作我们的供应。我们是在 圣灵之流的交通里,并在神在基督里的元首权柄、君王职分和权柄之下。这样,三一神就与我们调和,并且圣灵的工作产生宝石,好为着建造。

这些经历必须是每一个作为基督身体在地方上彰显之召会的模型、榜样、实际和目标。在召会中必须没有任何有罪的、 属肉体的、属魂的、属世的、或个人主义的事物。每一件事必须是神圣的,并且即使是人性的,也都是在复活里的。每一个人都必须蒙重生、被变化、并被和谐的建 造起来,为着彰显神。

在圣城的图画里,我们看见三一神。神是光,子基督是灯。再者,神在基督里坐在宝座上,而圣灵作为活水从宝座流 出,将神的权柄以及子的生命供应,供应给神所救赎的人。这样,全城都从三一神得喂养,凭三一神而活,并与三一神调和,同被建造成为一个团体的身体,以彰显 祂,事奉祂,并与祂一同作王,而完成祂永远的定旨。这是我用人的发表所能说的一切。真是太美妙了!

此外,这必须是我们的目标。我们一切日常的行事为人、生活、工作和活动,都必须向着这目标。这是整本圣经终极的 结论。神永远的计划乃是要达到这目标。读完启示录二十一和二十二章之后,我们能回头看圣经六十六卷,而看见说,这乃是神一切创造和救赎之工作的目标。神的 目标乃是要得着基督团体的身体,好彰显三一神。这也必须是我们今天的目标。

主最后的警告,与使徒末了的祷告

启示录二十二章六至二十一节乃是主最后的警告,与使徒末了的祷告。在七节上半主耶稣说,‘看哪,我必快来!凡遵 守这书上预言之话的有福了。’我们必须遵守这书上预言的话,这是极重要的!主在十节继续说,‘不可封住这书上预言的话,因为时候近了。’虽然使徒约翰没有 封住这书上的预言,神的仇敌撒但却将这卷书封住许多世纪。这卷书乃是一卷敞开的书,因为其中的奥秘都开封了,但对许多信徒来说,这书仍是封住的。我们很难 找到真正明白这卷书的基督徒。

十一节继续说,‘行不义的,叫他仍旧行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行污秽;义的,叫他仍旧行义;圣别的,叫他仍旧圣别。’我们必须小心。我们若是不义的或污秽的,却没有对付这问题,主也许任凭我们留在这光景中。

在十三节主说祂是阿拉法,也是俄梅嘎;是首先的,也是末后的;是初,也是终。这话与神自己在二十一章六节的话相似,这证明主耶稣就是神。十五节继续说到那些在城外的人。这是指那些与撒但合作之有罪的人将要在其中的火湖。

十六节继续说,‘我耶稣差遣我的使者,为众召会将这些事向你们作见证。我是大卫的根,又是他的后裔,我是明亮的 晨星。’在神性方面,基督是大卫的根,是他的源头;在人性方面,基督是大卫的后裔,是他的后代。这启示主耶稣的两种性情。这里所题明亮的晨星,只向警醒的 人显现。松懒的信徒将看不见晨星;他们只能看见在普通一面作日头的基督。

十七节说,‘那灵和新妇说,来!听见的人也该说,来!口渴的人也当来;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头二个 ‘来’是指主的来,第三个‘来’是指口渴的人。一面,那灵和新妇以及那些听见而响应的人喊说,‘来!’另一面,那灵和新妇渴望那些口渴的罪人,也来取生命 的水作他们的满足。

末了,十八至二十一节说,‘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之话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话上加添什么,神必将写在这书上的 灾害加在他身上;若有人从这书上预言的话删去什么,神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分。见证这些事的说,是的,我必快来!阿们。主耶稣阿,我愿 你来!愿主耶稣的恩与众圣徒同在。阿们。’

看见属天的异象,接受神终极的目的作我们惟一的目标

愿我们都仰望主,求祂将这些事启示在我们灵里,使我们从今起有一个属天的异象。这样,我们一旦看见属天的异象, 就绝不能说我们没有看见。我们必须能够向宇宙说,‘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徒二六19。)愿主恩待我们,使我们真看见,神终极的心意、永远 的定旨、和终极的目标乃是要为基督得着一个身体,作三一神团体的彰显。今天我们必须接受这个作我们惟一的目标,并为这事将自己献上。愿主怜悯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