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新耶路撒冷(二) | mswe1.org

第四十三章 新耶路撒冷(二)


第四十三章 新耶路撒冷(二)书名:由基督与召会的观点看新约概要
 

读经:启示录二十一章十二至二十一节。

在本章里,我们要进一步来看新耶路撒冷的几方面。

城的结构与量度

启示录二十一章十二至十三节说,城‘有高大的墙;有十二个门,门上有十二位天使;门上又写着以色列十二个支派的名字;东边有三门,北边有三门,南边有三门,西边有三门’。

神居所的四个方向

东北南西是帐幕方向的属灵顺序,表达神居所的思想。帐幕的四个方向开始于东,就是入口面对的方向。一个人要进帐 幕,他是由东边进去。然后他从东边转向北边陈设饼的桌子、南边的灯台、以及西边的香坛。然后在香坛后面的是至圣所。在写圣经时,圣灵在启示录二十一章很仔 细的记载细节,给我们看见圣城乃是神的帐幕;东北南西是神居所的方向。

均衡的在四边各有三个门

新耶路撒冷城有四边,每边有三个门,指明这城在宇宙的中心,并且城的本身就是中心。比如,有人把一栋建筑建在一块地的角落,这建筑就只能在两边有门,因为另两边没有面向这块地的入口。一栋建筑要在四边有门,每一出口都均衡的面向那块地,这建筑就必须在中心。

我一生中接触过许多信徒。我在主血的遮盖之下能够见证说,我从未见过一个人像倪柝声弟兄一样,在许多方向上这样 的均衡。这是我乐意将自己服在他以下的原因之一,虽然他只比我大两岁。他的均衡对我们以及对远东的众召会乃是极大的帮助。靠着主的怜悯,远东的众召会一直 在许多方面是均衡的。

近年来有些参加我们聚会的信徒,好几次告诉我们说,我们像圣洁会。后来,有人来说我们像浸信会、长老会和弟兄 会。当有人问我们是不是弟兄会,我们说,一面说是的,但不是在每一面。’另有人以为我们是灵恩派。人很难说我们是什么。我们什么也不是,但我们好像样样都 有。我们不能给自己名称。如果我们在每一面都是均衡的,别人就很难给我们加上名称。

新耶路撒冷四边有十二个门,不是一边只有一个门。我们绝不要在‘地的角落’建造。我们绝不要走到任何的极端,或立在角落上。如果有人把我们拉到一边,我们应当也靠向另一边。我们不该像‘没有翻过的饼’,(何七8,)一面烧焦,一面却没有熟。

然而,在中心并不是中立。成为伟大最好的路,就是保持中立而妥协,但我们该圣别,不该伟大。我们不是巴比伦大城的一部分,乃是圣城新耶路撒冷的一部分。因此,一面我们必须绝对、不妥协,但另一面我们必须均衡。

长宽高都相等,既完全又完整

启示录二十一章十六节说,‘城是四方的,长宽一样;天使用苇子量那城,共有一万二千斯泰底亚,长宽高都相等。’ 我们要解释这象征,就需要有智慧,也需要整本圣经。摩西所建的帐幕和所罗门所建的圣殿里,至圣所的长宽高都相等。帐幕的至圣所长十肘,宽十肘,高十肘, (出二六2~8,)而圣殿的至圣所长二十肘,宽二十肘,高二十肘。(王上六20。)在整本圣经中只有这三样建筑-旧约里帐幕和圣殿的至圣所,以及新约里的 新耶路撒冷-是长宽高都相等。这指明整座新耶路撒冷不仅是神的帐幕,也是至圣所。在旧约里帐幕有两部分,圣所和至圣所,但在作为神帐幕的新耶路撒冷里只有 一部分。这意思是说,这两部分之间的幔子已经除去了。

新耶路撒冷的长宽高都相等,指明她在各面都是完全、完整、绝对平直、毫不歪斜的;没有一点太短或太长。这样完全的东西必是出于神自己的;只有神自己是如此的完全。

长宽高的量度是一万二千斯泰底亚。一万二千是十二的一千倍。诗篇八十四篇十节说,在神的院宇一日,胜似在别处千 日。彼后三章八节说,在主千年如一日。此外,国度时代将是一千年。(启二十4~6。)因此在圣经中一千乃是完满的数字。再者,这城长宽高三个方向都是一万 二千斯泰底亚,含示在至圣所中的三一神。

纯净而透明

启示录二十一章十八节说,‘墙是用碧玉造的,城是纯金的,如同明净的玻璃。’城是新耶路撒冷整体,而墙是环绕城 而建,为了分别。城是纯金的,而墙是碧玉。墙是碧玉,显出城的样子;而由墙围绕的城本身是纯金的,如同明净的玻璃。按圣经的预表,金表征神的神圣性情。彼 后一章四节告诉我们,我们有分于神圣的性情。我们里面神圣的性情就像纯而透明的金子,没有任何搀杂或杂质。

许多时候我们是不透明的,因为我们仍然活在属魂的生命里。按照我们的经历,我们越活在魂里,活在自己里,活在肉 体里,我们就越不透明;但每当我们愿意让十字架对付我们的己、肉体、和天然的生命,我们里面就变得明净而透明。许多时候弟兄们问我怎能知道主的引导。只有 一条路:我们必须一再的将十字架应用在我们自己身上。我们要清楚主的旨意和引导,就必须留在祭坛上。我们越应用十字架,并受十字架对付,就越明净而透明; 我们里面神圣的性情就明净如玻璃。

神圣的性情乃是透明的。虽然是金子,但不是不透明的金子。不透明乃因我们堕落的性情。如果我们仍然留在自己里, 留在肉体里,我们就不能明净。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被破碎。只要有一点破碎,光就能从里面照出来。我们也许以为光来自上头,但实际上光来自里面。我们里面 已经有光,但有东西盖住它。当我们的己、肉体、天然生命和旧人有一点破碎时,光就照出来,我们就是明净的。神的神圣性情乃是纯金的,如同明净的玻璃。

借着炙热与压力而有对基督的经历所产生的

启示录二十一章十九至二十节说,‘城墙的根基是用各样宝石装饰的。第一根基是碧玉,第二是蓝宝石,第三是玛瑙, 第四是绿宝石,第五是红玛瑙,第六是红宝石,第七是黄璧玺,第八是水苍玉,第九是黄玉,第十是翡翠,第十一是紫玛瑙,第十二是紫晶。’城本身是金的,表征 我们里面神圣的性情。神圣的性情乃是我们共有的分。只要我们相信主耶稣,我们就都有神圣的性情。然而在宝石这面来说,我们是不同的。有些信徒只有金子-神 圣的性情,就是他们得救时所领受的。他们没有多少宝石建造在他们里面。宝石表征我们里面圣灵的工作。我们得救时,就接受了神圣的性情;但我们以后有多少宝 石建造在里面,乃在乎我们让圣灵在我们里面作工有多少。圣灵在我们得救之后的工作,乃是将属基督的东西建造到我们里面,就是宝石所表征的。

金是神原初所造的元素;但宝石不是神原初所造的。宝石乃是其他的元素经过火热和高压的过程合成的。比如,树被烧 成炭,然后经过长时间受压,就成为宝石。我们必须被烧并受压。不要因这话害怕,我们许多人有这种的经历。许多时候主为我们安排了‘烤箱’。有时主用高温, 有时祂用低温,正如姊妹们知道用什么温度烤什么东西。许多时候主这样把我摆在烤箱里,甚至我们周围亲爱的人对我们也成了高温。有时我们的妻子还不足以作成 这事,我们也需要几个儿女来‘烧’我们。作妻子的也许‘烧’她的丈夫,然后儿女合作也来烧他。然而,姊妹们也并不好过。许多作丈夫的乃是烧妻子的热火。为 着焚烧和压力我们赞美主。我们原来只是木、草、禾秸,(林前三12,)所以我们需要焚烧和压力,好使我们能成为宝石。

我们得着对基督真实的经历,并不是借着讲说,乃是借着圣灵的工作;许多时候,这些经历乃是来自焚烧和压力。有时 我们也许遇到一位弟兄,觉得他身上有些东西很宝贝,不是在道理上,乃在被焚烧和压力的经历上。林后一章八节保罗说,他被压太重,力不能胜。这样乃是要使他 成为宝石。金子对我们所有人是共有的,每一个重生的人得救那天起都有金子。但我们有多少宝石?我们有多少借着圣灵的工作,在焚烧和压力之下,对基督宝贝的 经历?这些经历有益于建造、保护、分别、以及神的彰显。彰显、保护、圣别和分别,总是在于这种对基督宝贵的经历。

人常常误用罗马八章二十八节,这节说,万有都互相效力,叫人得益处。然而我们不该引用二十八节而忘了二十九节。 二十九节说,我们正在被模成神儿子的形像。万有都互相效力,不是给我们平安、喜乐或享受。反之,万有互相效力,乃是来焚烧我们,压迫我们,好叫我们得益 处,使我们模成神儿子的形像。有些人也许见证说,从前他们的房子很差,但因着环境,他们有了比较好的房子;万有互相效力,叫他们得益处,而有一栋新房子。 许多人这样的见证,误用了罗马八章二十八节。我们应当把这种见证翻转过来。如果有一天我们失去房子,流落在街上,我们该说,‘主,感谢你。万有互相效力, 使我被焚烧,被压迫,好叫我模成神儿子的形像。’我们需要主的怜悯。我们的环境不在我们的手里,乃在祂的手里;祂知道如何对待我们。

墙的根基在颜色和亮度上不同

城本身只有一种金子,但墙的根基有十二种宝石。我们每人里面对基督的经历都不同。神圣的性情对我们众人是共同 的,但神圣性情通过我们的彰显是不同的。彼得、约翰和保罗,各有他们自己的属灵特征,并且在颜色和亮度上各不相同。因此,我们不该想要使别人与我们一式一 样。我们不该想要说服别人和我们一样。反之,我们需要珍赏他们的颜色,并为着他们的亮度感谢主。

垂直一面建造得有次有序

不同的宝石以特别的方式被建造成为墙的根基。十二根基是十二块水平的建造在一起,或是十二层垂直的建造在一起? 十二块石头垂直的一层一层叠上去,产生较好的颜色安排。此外,水平的建造没有次序,但垂直的安排就有正确的次序。任何垂直建造的东西都是坚固的。比如我们 的身体,在垂直站立时是活而强健的,但平躺的身体是死的,或者至少是睡着的。你很难使一个死人或睡着的人垂直站立;只有强健而活着的人垂直站立。基督的身 体就着三面的量度说,是垂直的,这保持正确的次序。我们必须一直在正确的次序上持守我们的地位,欣赏并尊重别人的经历,并且尽力与别人配搭并相合。这是主 建造祂召会的路。

我们不该有任何一种组织,但我们在身体里的确需要有次序。一位姊妹也许想要像弟兄一样背负责任,而一位弟兄也许 想要像姊妹一样不背负责任。我们也许可以将这事比喻为:脸上的眼、鼻、牙齿都要水平的排成一线。那会成了什么样的脸?这样的脸不会美丽,也没有正确的功 用。按照人的思想,唇比鼻低,而鼻比眼低。然而,这不是高低的问题,乃是正确的地位与功用的问题。我们必须学习持守垂直的次序。活的生机体没有组织,但有 活的次序。当召会所有的肢体都合式结构在一起,每个人都持守正确的次序地位,就有真正的美丽、力量和功用。美丽、力量和功用来自正确的次序。

基于神的信实而有祂的扩大显出

城墙根基的颜色,显出的样子像虹一样。在四章三节,神显出来的样子好像碧玉,祂坐在宝座上,又有虹围着宝座;在 二十一章有城显出来的样子好像碧玉,由那有彩虹颜色的墙根基所包围。虹是神立约的记号,提醒我们,神要守祂的约。这城建造在不能摇动的根基上,建造在神那 不能改变的约上,就是建造在祂不改变的信实上。这城的根基如同神的信实那样确定。

在四章有碧玉的样子,并有虹围着;在二十一章也有碧玉的样子,并有虹围着,但现今扩大了。早先只有神自己有碧玉的样子,但现今神同着一个身体有这样子。神的样子和见证扩大了,但祂的信实仍是一样的。

借着基督的死与复活进入这城

二十一章二十一节说,‘十二个门是十二颗珍珠,每一个门各自是一颗珍珠造的,城内的街道是纯金,好像透明的玻 璃。’每一个门都是一颗很大的珍珠。新耶路撒冷的材料乃是金、宝石和珍珠。这三种材料也见于创世记二章十一至十二节。我们已经看过,金象征神的神圣性情。 此外,宝石象征圣灵内里生命的工作。珍珠产自死水中的蚌。当蚌被砂粒所伤,而砂粒留在伤处,蚌就分泌生命汁液包裹砂粒,使其成为宝贵的珍珠。这描绘基督的 死与复活。基督这位永活者进到死水中,为我们所伤。当我们留在祂的伤处,祂就分泌祂的复活生命变化我们。原来我们只是小砂粒,但现在我们蒙重生被变化成为 宝贵的珍珠。

城的三种材料表征三一神三重的工作。金表征父神是这城的性质。珍珠表征死而复活的子神,我们借祂的死与复活得蒙重生。宝石表征圣灵内里生命的工作,我们借此变化成为宝贵的东西。

城的入口是珍珠门。我们是借着重生,进入属灵的事物,进入神的国。我们借着基督的死而复活蒙了重生,使我们有入 口得以进入神,进入属灵的事物,并进入神的国。再者,我们借着对基督的死与复活的经历有了入口与开口,使召会得以增长。我们越经历祂的死与复活,就越被破 碎而产生开口以致增长。

在神圣性情的路上行事为人

二十一章二十一节下半说,‘城内的街道是纯金,好像透明的玻璃。’我们经过门进入之后,就开始走在街道上。我们 蒙重生之后,里面就有神圣的生命和性情作我们的道路。重生之后走在金的街道上,乃是在神圣生命和性情的路上行事为人。我们是从自己的经历上知道这事。每当 我们得复兴之后,我们就重新经历基督的死与复活,并且我们又开始行走在金的街道上,就是在神的神圣生命和性情上行事为人。

什么是主的道路?主自己就是门,也是道路。(约十7,十四6。)借着祂的死与复活,我们进入属灵的范围,进入神 自己,并进入祂的国,就是神的范围和领域。借此我们得着神的生命和性情,这生命和性情就成了我们的路。我们进入属灵的范围之后,就走在神圣性情的道路上, 并照着神圣的生命生活、行事并为人。我们也许可以这样应用这事。一位弟兄也许问我们他该买什么样的上衣。我们若真知道如何行走在金的街道上,就不会告诉他 买什么。我们只该说,‘不要来找我,我不是你的道路。你里面纯金的街道,就是神圣的生命和性情,才是你的道路。现在你必须走在这条路上只有一条路,所以没 有人会在这条路上走迷路。

我们的道路,乃是我们里面的主自己这神圣的生命和性情;这道路就是我们的引导。我们若有道路,就有引导。今天在 美国有许多高速公路和快速公路。无论我们要去那里,只要开上高速公路,我们就会到达那里。这说明道路就是引导本身。主自己必须是我们的生命,祂必须是我们 里面的性情。这样祂就是我们的道路;如果祂是我们的道路,祂就是我们的引导,这就使我们很容易往前。在新耶路撒冷里,在召会中,在属灵的范围里,只有一条 道路。

走在一条道路上直往一个目标

在新耶路撒冷城墙的四面,每面有三个门,城中心有宝座。我们年轻时,花很多时间研究,要知道十二个门怎能只有一 条街道通往神的宝座。首先我们必须指出,新耶路撒冷城墙高一百四十四肘,但城本身高一万二千斯泰底亚。(启二一16~17。)墙较低而城较高,这指明城本 身像一座山,就如马太五章十四节所说立在山上的城。再者,神的宝座在这山顶的中心。因此一条街道必是螺旋状达到所有十二个门。

不管我们从那个门进去,都在同一条街道上。在这条街道上,没有左线道、右线道、或多线道。我们都在同一线道上, 一个跟一个往前到锡安山。无论我们来自美国、非洲、澳洲、欧洲、亚洲、或任何方向,我们都在同一条街道上。这样,我们就成了一个军队,一个召会,一种人, 在同一线道上,向同一个目标往前去。这线道就是神自己神圣的生命和性情作为纯金的道路。

召会真正、真实的图画

新耶路撒冷整座城,一点不差就是神自己作到人性里,并与人性调和。这是一幅完整而真实的图画,描绘今天召会必须是什么。我们越经历神在基督里作我们的生命和性情,就越在这条道路上。在这条道路上有活水的流,而在这活水的流中有生命树。

我们从经历中能见证,我们在这里所说的每一件事都是真实的。我们经历过这些事,并且我们仍然在经历。当我们经过 珍珠门,就是经过基督的死与复活,我们就领受了神圣的性情,并且开始在这性情中行事为人,而凭这性情生活。同时圣灵在我们里面作工,把我们变化成宝石,为 着建造城墙。借着子和圣灵的工作,加上父神的性情,三一神将祂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将我们变化成祂的形像。

没有人类的语言能说尽这些奇妙的事。我曾多次就着启示录二十一和二十二章供应话语,但我没有一次说尽。你们若多给我一点时间,我仍然不能说尽。这二章里所包含的太丰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