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从巴比伦毁灭到白色大宝座审判的各项事件 | mswe1.org

第四十一章 从巴比伦毁灭到白色大宝座审判的各项事件


第四十一章 从巴比伦毁灭到白色大宝座审判的各项事件书名:由基督与召会的观点看新约概要
 

读经:启示录十八至二十章。

启示录的目标乃是二十一和二十二章的新耶路撒冷。然而,我们必须先来看十八至二十章。

大巴比伦及其毁灭

物质方面

启示录十八章一节说,‘这些事以后,我看见另一位有大权柄的天使从天降下,地就因祂的荣耀发光。’这位天使乃是 基督,因为只有基督的荣耀能使地发光。在八章三至五节,基督是另一位天使,献上香同着众圣徒的祷告;在十章一节,基督是另一位大力的天使,来据有全地。现 今在十八章一至三节,基督是另一位天使,来审判并倾覆政治和物质的巴比伦。

我们已经看过,启示录十七章是记载大巴比伦宗教方面的倾倒。十七章使我们对这事实有深刻的印象:大妓女,就是背 道的罗马天主教,要越来越占优势,直到这世代末了。这妓女已经骑在象征罗马帝国和敌基督二者的兽上,好利用其政治势力。从康士坦丁大帝将基督教定为国教之 时起,罗马天主教便大大的利用政治情势。宗教与政治这样的结合,乃是淫乱,这要继续到敌基督同他的十王转而敌对罗马天主教,用火烧灭她的那日为止。那就了 结罗马天主教。按照十七章十七节,这乃是神的作为。十七节说,‘因为神将意念放在诸王的心中,要他们行祂的心意,并心意一致,且把自己的国给那兽,直等到 神的话都成就了。’罗马天主教大大的利用了罗马帝国,但至终罗马帝国要了结罗马天主教,这乃是出于神。这是神的事,也是主的主宰权柄的事。

然而,启示录十八章所记载巴比伦的倾倒(即罗马城)的倒塌,主要是指政治和物质的方面。这是物质的方面,可由十节说到‘大城’,还有十一至十三节说到货物交易得到证明。主要回来,特意审判物质的巴比伦,将其了结。

与今天共产主义有关之大巴比伦预言的应用

我在专科读书的时候,苏俄布尔什维克(Bolsheviks),就是共产党员,派遣人来灌输并毒化中国青年人。我看见这些共产党员如何在学生当中作工,我的一些同学也被他们得着了。今天大部分共产党的领导人都是在我这个年龄,原因就在于此。

共产主义者的目的是要创造他们自己那套版本的天国。一九三九年,一位年轻而傲慢,经常听我讲道的中国人,来对我 说,‘李先生,你传扬天国,但我们把天国实行出来。’他没有告诉我他是共产主义者,但我一听他的用辞,就知道他是共产党员。共产主义者的目的是要建立一种 新的人类社会,而不管需要付出多少人命的代价。只要得到少数年轻的一辈,他们甚至宁可牺牲大部分人类。这是他们属鬼魔的目标。

一九五八年我来到西方时,很多基督徒朋友深表关切,担心共产主义者会接管西方世界,包括美国和西欧在内。这使我 非常意外,我无法明白西方世界竟有这么多人被属鬼魔之共产主义者虚伪的宣传所蒙骗。一九五八年,我被邀请到伦敦和丹麦。在逗留期间,甚至一些最属灵的人也 向我表示,惟恐全欧洲都将很快的落到共产主义者手中。他们在信息中尝试要预备圣徒们的心,好面对在中国大陆亲爱的弟兄们所面对相同的局面。因着我来自中 国,他们就问我,对此事的感觉如何。我是微不足道,也没有神学学位的人,但我放胆的说,‘亲爱的朋友,不要相信谎言。放心吧。那些属鬼魔的人绝不会接管你 们的国家。’当然今天西欧确实仍是稳妥的。

在丹麦和英国的圣徒不懂,我既不是国王,也不是首相或总统,甚至不是预言家,怎能预言这事。因此,我告诉他们理 由。我说,在共产主义者心里,他们今天只有两个敌人,其一是宗教的,其二是政治和军事的。他们宗教的敌人是罗马天主教,而他们政治的敌人是美国。所以,他 们的目标是要铲除这两者。他们若达到这个目标,就可以在全世界一帆风顺,享有他们的‘国度’。然而,照启示录十七章圣言的预言来看,天主教要非常盛行,直 到这世代末了。这是强有力的记号,共产主义绝不会盛行遍及全世界。不仅如此,我们在启示录十八章所看见的,不是共产主义,乃是百分之百与共产主义相反。共 产主义没有十至十三节描绘的商业买卖,所以这一章是另一个强有力的记号,这世代末了时,共产主义不会盛行于世界。所以,请放心吧。主为着祂的定旨,会保守 这地上的局势。

羔羊的婚娶

启示录十九章一至六节是大批圣徒、天使、和所有受造之物的赞美。在这之后,七节说,‘我们要喜乐欢腾,将荣耀归 与祂;因为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新妇也自己预备好了。’在消极一面,向神赞美是因为大巴比伦倾倒了;但在积极一面,乃是因为荣耀的新妇预备好了。这两个女 人乃是十二至二十二章预言的主要中心点。在这些章节里,我们看见妓女的毁灭,以及新妇预备好了。一个女人被了结,另一个女人预备好了,为着羔羊的婚娶。

八节继续说,‘又赐她得穿明亮洁净的细麻衣,这细麻衣就是圣徒所行的义。’严格说来,细麻衣不是指我们所接受, 使我们得救的义(就是基督-林前一30),乃是义的行为,就是我们活出的基督。就这一面的意义说,我们可以说称义有两步。头一步是在基督里被称义,叫我们 得救;第二步乃是借着义的日常行事为人,就是义的生活,而在神眼中得称义。这种生活,这种日常的行事为人,就是细麻衣所预表的义行,乃是在我们里面作生命 的基督所作出的。头一方面的称义已足够叫我们得救,但我们要参加羔羊的婚娶,就有第二方面称义的要求。

启示录十九章八节的‘义’这字是复数,指所行的义。基督自己这义已足够叫我们被称义而得救;这乃是单数的义。然 而,使用复数的‘义’,证明八节所题到的,不是指基督作我们的义,使我们得称义,乃是指义的行为,亦即日常的行事为人或基督徒的生活,也就是作我们生命的 基督,通过我们所作出的。这内里生命所作出的就是我们所穿白色的麻衣。我们要参加盛宴,尤其是婚筵,就必须穿着合宜。同样的,我们需要合宜的服装,好参加 羔羊的婚筵。

九节说,‘天使对我说,你要写上,凡被请赴羔羊婚筵的有福了。又对我说,这是神真实的话。’这羔羊的婚筵要持续一千年之久。这一千年是婚娶日,因为在主千年如一日。(彼后三8。)被请赴婚筵,就是有权享有千年国与基督一同作王。

哈米吉顿的战争

启示录十九章十一至十三节说,‘我看见天开了,并且看哪,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忠信真实,祂审判、争战 都凭着公义。祂的眼睛如火焰,头上戴着许多冠冕,又有写着的名字,除了祂自己没有人晓得。祂穿着蘸过血的衣服,祂的名称为神的话。’骑在白马上的是奇妙的 基督自己。祂穿着蘸过血的衣服,与祂踹神烈怒的酒榨有关。(15,赛六三1~3。)祂的名称为神的话,意思是祂是神的彰显、见证和说话。

启示录十九章十四节说,‘在天上的众军,骑着白马,穿着细麻衣,又白又洁,跟随着祂。’这些众军是圣徒,就是十 七章十四节所说的那些人。十七章十四节说,兽和十王‘要与羔羊争战,羔羊必胜过他们,因为羔羊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同着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选忠信的人, 也必得胜’。‘同着羔羊的’,是指得胜的圣徒,成了天上的军队。主不要独自争战。原则上,主对付仇敌时,需要圣徒作祂的军队。

十九章十四节的细麻衣,就是八节羔羊的新妇所穿的细麻衣,指明参加婚筵的那些人,成了争战的军队。

十五节上半说,‘有利剑从祂口中出来,可以用以击杀列国;祂必用铁杖辖管他们这应验了诗篇二篇八至九节,那里告诉我们,基督要用铁杖辖管列国。

启示录十九章二十节说,兽和假申言者被擒拿,‘活活的被扔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这两个已经死了,却又复起;不是神使他们复起,乃是撒但使他们复起。他们是首先直接进入火湖的,而没有经过进一步的死或复活,像所有其他的灭亡者一样。

二十一节说,‘其余的被骑白马者口中出来的剑杀了,所有的飞鸟都吃饱了他们的肉。’这事要在踹神烈怒酒榨的哈米 吉顿之战时发生。酒榨里的葡萄乃是众王、众军、和敌基督的跟随者。他们的目的是要争战抵挡基督,但神的目的是要将他们聚拢到酒榨里,使基督能来踹他们,将 他们了结。

千年国

在上好的复活中

启示录二十章一至三节记载撒但在无底坑里受监禁一千年。接着,四至五节说,‘我又看见几个宝座和坐在上面的,有 审判的权柄赐给他们。我又看见那些为耶稣的见证、并为神的话被斩者,以及那些没有拜过兽与兽像,额上和手上也没有受过它印记之人的魂,他们都活了,与基督 一同作王一千年。这是头一次的复活。其余的死人还没有复活,直等那一千年完了。’这里‘头一次的’这辞,在原文里与路加十五章二十二节里‘上好的’是同一 个字。路加十五章二十二节说到‘上好的袍子’,就是父亲给回头的浪子所穿的。所以,启示录二十章五节的这个语辞,可以译为‘上好的复活’。

许多基督徒对复活有错误的观念。使徒保罗在腓立比三章十一节说,‘或者我可以达到那从死人中杰出的复活。’在一 章二十四至二十五节他说,为着主的见证,他宁可留在地上;在三章二十节,他指出我们应当等候主回来。这意思是说,保罗在这里没有表示他盼望死,然而他仍然 渴望达到某一种复活。三章十一节里‘复活’这辞,在原文不是普通复活的辞,乃是有一个介词加上去,使其成为‘杰出的复活’。从死人中杰出的复活乃是卓越的 复活,上好的复活。这就好比毕业。一个人也许从学校毕业,但他的毕业也许不是上好的毕业。只有顶尖的少数毕业生享有上好的毕业。这个上好的复活,不仅包括 已死的得胜者,也包括活着被提的得胜者,如启示录十四章一至五节的初熟果子,就是有分于头一次复活之结果的人。

有千年的祭司职任与君王职任

启示录二十章六节说,‘在头一次复活有分的有福了,圣别了,第二次的死在他们身上没有权柄;他们还要作神和基督 的祭司,并要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我们已经看过,首先的复活不是普通的复活,乃是上好的复活,带着君王职任的复活。这一节所说到的这些人复活,不仅是 活着,也要作王,就是与基督一同作王。许多人相信,他们得救以后,不管是那一种基督徒,当主耶稣回来时,他们都要忽然成为王。这很可笑。每一个想要成为王 的人,都必须受训练。许多时候我看看自己,不禁问说,看起来像王么?’主耶稣若是今天就来,将我们放在宝座上作王,我们也许自己会告诉祂,我们不够资格。 神的目的不是仅仅救我们,乃是要拯救我们成为祭司和君王。一个人生在王室家庭,需要许多训练和纪律,才能成为合式的君王。许多基督徒很可怜,他们仅仅得 救,却从未爱主,或答应将自己交给祂,受祂的管教和训练。他们怎能与基督一同作王?在二十章中与基督一同生活并一同作王的人,不仅是得救的人;他们得救之 后,还经过一些经历,使他们能胜任,预备好成为王。

末次的背叛

启示录二十章七至八节说,‘那一千年完了,撒但必从监牢里被释放,要出来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国,就是歌革和玛各, 叫他们聚集争战,他们的数目多如海沙。’以西结三十八和三十九章题到歌革和玛各。以西结三十八章二节说,‘人子阿,你要面向玛各地的歌革、就是罗施、米 设、土巴的王,发预言攻击他。’玛各是指从北方极处来的人,(创十2,结三九1~2,)米设相当于今天的莫斯科。所以,大部分研读圣经的人都同意,歌革和 玛各是指俄罗斯。这是我们推断今天世界局势的题示。至终,地上的人与神之间的问题,要集中于那地区。

按照启示录二十章八节和九节,由于魔鬼的作工,甚至基督作王千年之后,地上的人类仍是叛逆的。九节上半说,‘他 们上来遍满了全地,围住圣徒的营,与蒙爱的城在十九章十四节,得胜的圣徒称为在天上的众军。哈米吉顿的争战之后,在一千年期间,天上的众军成为与基督一同 作王之圣徒的营。此外,蒙爱的城是耶路撒冷,就是以色列遗民所住的地方。这两班人-圣徒的营和蒙爱的城-要成为仇敌攻击的目标。撒但要煽动背叛的人类,尽 所能的毁灭信徒和犹太人。然而,九节下半继续说,‘就有火从天降下,烧灭了他们。’接着,魔鬼就被扔到火湖里,就是兽和假申言者所在之处。(10。)

白色大宝座前的审判

此后就有白色大宝座前的审判。十一至十二节说,‘我又看见一个白色的大宝座和那坐在上面的,从祂面前天地都逃 遁,再无可见之处了。我又看见死了的,无论大小,都站在宝座前。案卷展开了,并且另有一卷展开,就是生命册。死了的都凭着这些案卷所记载的,照他们所行的 受审判。’十一节里的‘祂’,必定是指审判活人死人的主耶稣。(约五22,徒十42,十七31,提后四1,罗二16。)旧天旧地要从祂面前逃遁,也就是要 消失。

启示录二十章十二节说到两种案卷。第一种案卷记载不信者的所行和行为,第二种案卷是生命册。

十三节继续说,‘于是海交出其中的死者,死亡和阴间也交出其中的死者,他们都各自照所行的受审判。’若是海中的 死者与阴间的死者是相同的,为何还需要分开题到海中的死者?这需要很多研读。彭伯(G. H. Pember)使我们清楚明白这一点。他说,海中的死者也许不是人,乃是亚当以前的时代那些活类的灵(即现今的鬼)。这就是何以鬼从人身上赶出来之后,就 进到海里。(太八31~32,十二43。)在神复造的第二天,祂造了天空,将下面的水与上面的水分开。(创一6~7。)在两个地方-空中和海里-都有邪恶 的东西。在海里的邪恶东西是鬼。启示录十一章七节和十七章八节告诉我们,兽从无底坑上来,但十三章一节说,兽从海中上来。这也许指明海是无底坑的出口。

启示录二十章十四至十五节说,‘死亡和阴间也被扔在火湖里,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无论谁在生命册上不见是记着的,就被扔在火湖里。’现今在启示录二十章末了,一切都清理干净了。所有的‘污物’都已经被扔到这个宇宙的‘垃圾箱’,就是火湖里。

不仅如此,二十一章一节说,‘海也不再有了。’对神来说,海是一个问题。在创世记一章,地上的众水是神必须对付 的问题。在消极一面,神作工限制海;在积极一面,祂作工使陆地露出来,好为着祂的定旨生长一些东西。迦南美地是地的进一步进展。地乃是基督的预表。基督在 第三天从死水中复活,祂借着复活,产生了许多生命。海是神仇敌所在之处,所以神必须除去海。

至终在圣经末了有两个终极完成,就是在积极一面的新耶路撒冷,和在消极一面的火湖。神从地产生新耶路撒冷,并将 海消减为湖。原初的大海现今在湖里,就是在火湖里。我们可以将这个比作打扫房子。起先房子也许很脏乱,但经过打扫之后,脏乱就被限制在小垃圾桶内。同样 的,宇宙中一切的污秽与错误的事物都要被限制在一个小小的地点,就是火湖里。海要被限制成为湖,而殿要扩大成为城。海受限制而消减,殿却扩大了。海不再有 了,没有任何污秽或垃圾。兽、假申言者、龙,这三者的跟随者、海中的死者、阴间的死者,以及死亡和阴间本身,要一起被扔在宇宙的‘垃圾,就是火湖里。这 样,一切消极的事物就都清除干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