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写给七个召会的信(二) | mswe1.org

第三十四章 写给七个召会的信(二)


第三十四章 写给七个召会的信(二)书名:由基督与召会的观点看新约概要
 

读经:启示录二章十八节至三章二十二节。

启示录是一卷用象征来讲说预言的书,二、三章的七封信包含许多象征。我们若仅仅照着字面来领会,这些书信并不是 那么有意义。我们若照着象征来领会,这些书信就有意义多了。这两章里的称号、名字和事件都是象征,给我们看见,到了召会的第三个时期,巴兰的教训和尼哥拉 党的教训,已经使召会在形式和性质上有了改变。

在召会堕落的情形中,召会与政权和政治有了不正当的搀混,这乃是照着巴兰的教训。(二14。)因着这教训,召会与世界有了联合。这是属灵的淫乱,随后又有偶像崇拜。我们在召会的历史中,可以追溯这个发展。

此外,还有尼哥拉党的教训,(15,)就是宗教阶级制度的教训,有了圣品阶级和平信徒的区分。‘尼哥拉’原文出 自两个字根-nikao(尼开欧),意‘征服或胜过’;以及laos(拉欧斯),意‘非专行人或平民’。尼哥拉意指征服平民,这就产生了圣品阶级,就是居 间阶级,将一些犹太教的东西带进基督教,这也是一种不正当的搀混。巴兰的教训带进了召会与世界的联合,尼哥拉党的教训将召会与犹太教搀混在一起。历史告诉 我们,在第四、五、六世纪时,这些事的确这样发生了。召会采用了犹太教的形式和礼仪,以及一些犹太教的专门用语和称号。

在推雅推喇的召会

第四封信是写给在推雅推喇的召会。(18~29。)历史告诉我们,大约在康士坦丁使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国教的两个世纪以后,在第六世纪后期,这个国教成了罗马天主教。当罗马主教开始被尊为教皇,罗马天主教就为众人所公认而正式成立。这开始了召会的另一个时期。

主在马太十三章三十三节预言到罗马天主教,说有一个妇人拿面酵搀在细面里。这妇人就是启示录二章二十节那邪恶的耶洗别。耶洗别是以色列王亚哈的异教妻子,因着她嫁给亚哈,神国的子民就和异教有了搀杂。在主眼中,罗马天主教变得和这妇人一样,将许多异教作法带进召会。

耶洗别自称是女申言者,教导主的子民。(20。)按照新约的原则,主从来不准女人用权柄施教。(提前二12。) 同样的,召会自己也不可以施教,因为在主眼中,召会乃是处于女人的地位。只有主自己是男人,有权施教,有权说是或不是,对或不对。然而,按照历史和现今的 光景来看,天主教里的人却说,‘天主教会说…。’我们很难劝服在天主教里的人。我们若告诉他们:‘圣经说,’他们就回答:‘天主教会说。’不论我们引用多 少段圣经节,他们只有一个回答:‘天主教会说。’他们这样,乃是不在乎圣经,只在乎天主教会所说的。天主教会有最高的权柄;凡天主教会所说的就是对的。这 个‘天主教会’乃是邪恶的妇人耶洗别。罗马天主教是一个施教的女人。

因着这妇人的施教,许多外邦和异教事物被带进召会,造成淫乱和拜偶像。(启二20。)著名的罗马天主教大教堂满 了偶像,包括彼得、保罗、和许多其他所谓圣徒的像,以及耶稣和马利亚的像。许多人点着蜡烛进到这些教堂里,就是为了要崇拜这些偶像。已过一些著作揭发了天 主教里面许多邪恶的奥秘。我们若读召会历史,就会发现,主在给推雅推喇这封书信中的预言,实际上已经应验。主所预言的,都准确的应验了。从第六世纪到十六 世纪改教时的这一千年,乃是黑暗时期。

马太十三章、启示录二章、和启示录十七章的三个女人乃是同一个人。在马太十三章三十三节,一个妇人拿面酵藏在三 斗面里;在启示录十七章一至六节,那邪恶的女人骑在兽上;在二章二十至二十三节,这同一个妇人称为耶洗别。这三个妇人都是指罗马天主教。罗马天主教将面酵 带到细面里,罗马天主教就是骑在兽上的妓女,罗马天主教就是耶洗别,败坏了基督教。在一九二九年,墨索里尼签了同意书,将梵谛冈交给教皇,作他的领地。从 那时候起,梵谛冈成了一个独立国家,有自己的管辖权,并且处理外交事务,这真是耶洗别。

在撒狄的召会

启示录二、三章的召会,代表召会历史的各个时期。召会末后几个时期与我们今天的关系,超过前面几个时期与我们的 关系,所以我们必须对召会末后几个时期更熟悉。在撒狄的召会描绘召会历史的第五个时期,就是改教的时期。(三1~6。)‘撒狄’原文意‘余剩者或恢复’。 毫无疑问的,路德马丁时代开始的改教,应验了这封书信中的预言。改教虽然好,但其中的一切都非常软弱。按照历史来看,改教所作的,没有一样是完成的。 (2。)所以主说,‘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1。)

一面,改教运动把许多东西恢复了;但另一面,那些恢复的东西有许多都衰微了。在改革的召会里,也就是在更正教 里,通常都是有了恢复之后,接着就衰微,然后有更多的恢复和更多的衰微。有许多的复兴,过后又都衰退了。更正教的历史乃是复兴又没落,恢复又衰微的历史, 其中没有一件事是刚强、够分量、活而长久的。所以,主对改革的召会-撒狄-并不满意。

罗马天主教成了国际的教会,与所有的国家搀混在一起,而以教皇为首。虽然在改教期间,召会放弃了国际的特性,却 又形成了国教。路德自己承认这是不对的,但他无法避免这事,因为政治的影响力太大了。路德是主最大的仆人之一,我们不愿批评他,但我们必须说实话。他刚强 的对付教皇,但在君王面前却是软弱的。我们无法说他为什么这样,也许因为他到底只是人。他刚强的对付天主教和教皇,但他对付德国的君王却显得软弱。至终德 国的君王成立了德国国教,其他国家也循例而行;这就是今天我们有国教的原因。在丹麦,国王就是丹麦国教-路德会-的首领。同样的,在英国,女皇就是英国国 教的首领。

国教成立以后,许多寻求者对国教不满意。他们成了反对国教的人,开始成立许多不从国教、反对国教的召会;这些乃 是民间的召会,就如长老会和浸信会。在主眼中,国教和民间召会都是软弱且满了死亡的,所以主责备他们。改革的召会不能满足主的心,因为他们没有完全回到召 会正常的光景。

在非拉铁非的召会

大约在改教运动三百年之后,召会的第六个时期开始了,由在非拉铁非的召会所表征。(7~13。)在启示录二、三 章的书信中,有几个有含意的名字,如巴兰、尼哥拉党和耶洗别。现在七节说到‘非拉铁非’,意思是‘弟兄相爱’。按照召会的历史,这封书信的预言乃是应验在 弟兄会的实行中,他们是主在十九世纪初期兴起的。在起初的二十年间,弟兄会非常美好。弟兄会恢复了许多属灵的事,也开启了神的话。他们真的回到召会正常的 光景。弟兄会绝对否认并弃绝巴兰教训、尼哥拉党教训、和耶洗别教训所带进召会的一切事物。

一些圣经教师,比如潘汤(D. M. Panton),告诉我们,弟兄会运动比改教运动更有能力,不过今天许多人对这事所知不多。改教运动与政治事务牵联太多,以致大体上成了属世的运动。另一 面,弟兄会不宣传自己,他们和属世事务没有任何牵联。弟兄会中有些人在社会上是贵族和贵妇,但他们为着这个见证被得着的时候,放弃了他们的头衔。在整个召 会历史中,从来没有一个信徒团体像弟兄会这样绝对的撇弃世界。

弟兄会丰富的恢复了真理。基督教的基要教训中,百分之九十以上出自弟兄会教师的发现。今天在美国,司可福参考圣 经(The Scofield Reference Bible)非常普遍,但司可福只是他教训的‘推销员’,不是‘制造工厂’。在他的参考圣经中,几乎所有注解中的真理,以及他函授课程的教训,都是出自弟 兄会的著作。马金多(C. H. Mackintosh)是弟兄会许多伟大的教师之一。上一世纪,伟大的美国布道家慕迪(D. L. Moody)曾经说过,若有人要将全世界的书都付之一炬,他只要拥有一本圣经和一套马金多的摩西五经略解(Notes on the Pentateuch),就心满意足了。对慕迪来说,除了这些书以外,其他基督教的著作都没有多大意义。除了马金多以外,弟兄会中间还有许多伟大的教师, 包括柏勒(J. G. Bellett)和开雷(William Kelly)。司布真(C. H. Spurgeon)曾经描述开雷说,他的心思像宇宙一般大。阅读弟兄们写的书,是大有帮助的。

弟兄会在他们的时代非常具有影响力。在十九世纪中,一次飓风造成牙买加岛很大的损害。消息传出不久,世界各地的弟兄会就将财物馈送寄到那个岛上,以解救那里的弟兄们。他们寄去作为馈送的金额,总数超过英国政府寄去的金额。

弟兄会在三件事上相当突出-弟兄相爱、遵守主的话、以及没有否认主的名。(8。)他们富有弟兄之爱,他们是真正 的‘弟兄们’。不仅如此,他们放弃各种名称和头衔,告诉人说,他们惟独在主的名里聚集,他们也一直遵守主的话。弟兄相爱、遵守主的话、以及不否认主的名- 这些在他们中间是很显著的,他们也撇弃其他的一切事物。他们中间没有圣品阶级或平信徒。倪柝声弟兄有一次告诉我们,在弟兄会中间,甚至一个厨师也比传教士 更懂得圣经。在他们中间,即使是小弟兄也非常清楚主的话。

弟兄会大约在一八二五年开始聚会,到了一八二九年,在义大利也有了聚会。他们在短时间内扩展得很快,甚至到了亚拉伯。

在老底嘉的召会

第七个时期的召会由在老底嘉的召会所表征。(三14~22。)今天有些人错误的教导人说,在老底嘉的召会代表堕 落、冷淡的改革召会。然而,我们若透彻研读召会的历史,就会看见老底嘉代表堕落的弟兄会。在这封书信里,主所责备他们的,不外是属灵的骄傲。主没有题到罪 或巴兰的教训、尼哥拉党的教训、或耶洗别的教训。除了骄傲,他们没有别的难处。他们宣称自己是富足且发了财,一样都不缺,但实际上他们也不冷也不热,乃是 像温水一样。(15~17上。)

一个世纪多以前,弟兄会有很好的起头,但是大约二十五年以后,他们中间有许多人堕落了。当我们参加他们在欧洲、 英国或美国的聚会,就能感觉到这书信的应验。我们感谢主,他们其中一些人还在非拉铁非的光景中,但为数不多。他们因着丰富的知识而有属灵的骄傲,但是他们 没有多少属灵的经历。他们没有多少活的信心,也没有眼药擦他们的眼睛,使他们能看见属灵的事。他们甚至失去主的同在;主乃是在他们的门外。(20。)

在改革的召会中,仍然有巴兰的教训、尼哥拉党的教训,甚至多多少少有耶洗别的教训。然而,在老底嘉我们找不到这 些事。所以,老底嘉不是代表改革的召会,乃是代表堕落的弟兄会。他们堕落不是因着罪,乃是因着骄傲。他们说,‘我们知道创世记所教导的,我们也知道启示录 所教导的。我们有伟大的教师解释但以理书,以及其他的教训。有谁知道的比我们还多?’他们这样骄傲,是因为在知识上富足,在道理上正确。然而,主说他们是 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17下。)他们对主没有多少经历,没有多少活的信心,他们的眼睛也没有真的被开启,反而被道理弄瞎了。他们有头脑的知 识和道理,灵里却没有光。所以,他们需要付代价。(18。)

我们若再读写给老底嘉的信,并且参加弟兄会的聚会,我们就必须承认,这正应验了主在第七封书信的预言。这是真正的老底嘉,像温水一样不热也不冷,因着头脑的知识瞎了眼,又缺少一切活的事物。我们看见了,就会说,‘主,怜悯我。’

选择作非拉铁非的召会

请参考这里的召会历史系统表,取材自倪柝声弟兄的‘教会的正统’这本书。(六五页。)这图表指明,以弗所、士每 拿、和别迦摩所代表的召会时期,都已经结束。今天这三个召会中没有一个还存在。然而,召会过程中第四个时期的推雅推喇召会,今天还存在,并且要存留到这世 代末了。在给推雅推喇的书信中,主清楚的指明,这召会要存留到祂来的时候。(二25。)今天罗马天主教不仅存在,而且享有盛名。此外,在撒狄的召会,就是 改革的召会,也要一直存在到主再来的时候。(三3。)照样,非拉铁非和老底嘉也要一直存留到主回来的时候。(11。)

今天,在主回来以前,四种召会存在我们面前-罗马天主教、更正教、弟兄相爱的召会、以及堕落的弟兄会。我们若生 在五百年以前,在我们面前就没有什么可拣选的,因为只有一种召会。然而,改教运动以后,有了两种召会。大约一百四十年以前,有了三种召会。在本世纪的今 天,有四种关乎召会的选择。当然,我们可能都同意我们和推雅推喇毫无关联,但有些人对撒狄仍有争议。但严格的说,撒狄不该是我们的选择。你满意成为撒狄的 一部分么?我在一九二七年离开了撒狄。实际上,只有两种召会留在我们面前。我们是弟兄相爱的召会,还是老底嘉?我们一旦成为非拉铁非,就再也不可能是撒 狄。但我们必须谨慎,不要成为老底嘉。

这图表的前段指明,以弗所虽然失去了起初的爱,却还维持在正常的水准。所以,在以弗所的召会仍然是美好、可称羡 且可爱的。在这之后是受苦的士每拿召会,还维持在正常的水准。然而,到了别迦摩的时候,召会变得不正常,推雅推喇则继续同样的趋势。撒狄转回正常的水准, 却半途而废。路德的著作告诉我们,路德本人也对改教运动不满。遗憾的是,他的许多跟从者却感到满意。我们赞美主,非拉铁非完全回到正常的水准,但不久之后 就堕落,落到正常水准以下。这个图表清楚的给我们看见,今天基督教真实的光景。

我们面前的四种召会,都要存留到主回来的时候。现在我们必须问自己,我们要选择四种当中的那一种。我相信我们都清楚那一种召会能使主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