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哥林多后书中的职事与众执事 | mswe1.org

第十四章 哥林多后书中的职事与众执事


第十四章 哥林多后书中的职事与众执事书名:由基督与召会的观点看新约概要
 

读经:哥林多后书三章三节,六节,十七至十八节,四章七节,十至十一节,十六节,六章四至十节,十一章二十三至二十九节,十二章七至十节,十三章十四节。

活的职事书写基督的活信

林后三章三节说,‘你们显明是基督的信,由我们供职所写的,不是用墨,乃是用活神的灵写的,不是写在石版上,乃 是写在肉版,就是心上。’这话指明,基督的一些成分已经作到人里面,使他们成为基督的活信。这是活的职事的工作,不是任何一种恩赐的工作。我从来没有看过 一个人,仅仅凭着恩赐,就让基督的生命作到他里面。我们无法仅仅凭着恩赐、教训、话语或知识,将基督供应到人里面;乃是必须凭着已经作到我们里面的基督, 使我们不仅成为基督的执事,也成为基督的职事。乃是我们这些人,成了基督活的职事。我们供职的时候,不仅向人传递关于基督的知识,更是借着话,将基督自己 供应到他们里面。

这种职事将基督作到人里面,使他们成为基督的活信。他们被构成为活信,不是仅仅凭着知识或话语,更是凭着基督的 素质、元素。基督自己作为那灵的成分,已经作到祂子民的生命和性情里,使他们成为基督的活信。这些信不是用墨写的,也就是说,不是用知识的字句写的,乃是 用活神的灵,就是以神自己作生命写的。我们若要这样供职,仅仅有知识还不够好。我们必须在灵里,这样,当我们讲说、传讲和教导的时候,那灵的元素、素质就 供应到人里面,作到人里面,使他们成为基督的活信。

不是属于字句,乃是属于灵和生命的执事

六节说,‘祂使我们够资格作新约的执事,这些执事不是属于字句,乃是属于灵,因为那字句杀死人,那灵却叫人活。’这里有一个重要的原则。我们不应当搞律法的字句,不应当只注意字句,因为字句杀死人。叫人活的,乃是那灵。

字句因为是生命以外的东西,所以杀死人

我们可能不完全明白这一节中‘杀死’的更深意义。我们若注意神生命以外的事物,那是真正的杀死。杀死乃是将生命 摆在一个不运行的地位,使生命失去功用。我们也许觉得带进死亡是杀死,但即使我们没有带进死,只要我们注意生命以外的事物,就是真正的杀死。表面看来,我 们也许没有带进死的事物,但我们会把人的注意力,从生命吸引到许多其他的事物。表面上这似乎不是死,但事实上,这是真正的杀死。

我多年对‘那字句杀死人’这辞句感到困扰。就我所领会的,我处理字句的时候,似乎没有被杀死,而且我也没有意思 要杀死人。过了很长的时间,我逐渐开始明白正确的意思。我们说那字句杀死人,意思是说,仅仅有道理、字句的知识,就会叫人注意生命以外的事物。一个人供职 的时候,似乎没有什么死的事物,但那里可能没有生命,只有生命以外的事物。我们也许不说这是死,但这与生命毫无关系,是没有生命的;所以这就是杀死人。这 是‘那字句杀死人’的正确意思。这辞句更深的意思是,我们处理或注意生命以外的事物时,那就是杀死人。

从字句转向生命的个人见证

在我自己的基督徒生活里,有过这样的经历。我刚得救的时候非常活。一个人得救之后,立刻活了,并且渴慕祷告、读 经。青年弟兄尤其喜欢获得更多知识。于是有人带我接触一个弟兄会的团体,这个团体在研读并解释圣经上特别严谨。我七年之久在弟兄会的教师跟前学习。在这段 期间,我几乎参加了他们每一次聚集。我听了一千多篇信息,逐卷论到圣经一切的预表、预言和解说。

弟兄会花了很多时间研读但以理二、七、九和十一章,特别着重九章末了,那里说到七十个七和末七的后半,就是这世 代末了的三年半。我与弟兄会在一起的那七年里,对他们的教训真是‘上了瘾’。我甚至能够逐字背诵他们所教导的。表面看来没有什么不对,也没有死。他们不批 评别人,乃是积极的将他们所有的传递给人。但在那七年中,我从来没有听到一篇信息说基督是我们的生命,以及这活的基督现今住在我们里面。没有人说到这事。 他们反而一直谈论预表、预言和预言的应验。他们中间有一个人简直就是‘活经文汇编’,他能够很快的告诉你,任何一节圣经的出处在那一卷书的那一章。他在研 读圣经的字句上,受过相当的训练。

主的大怜悯临到了我。我和弟兄会在一起七年后,一九三一年秋天,我里面觉悟到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我不爱世界; 我这个青年人已经弃绝了世界。我也没有犯罪,我也有心寻求主,天天读祂的话。我也经常聚会,有时甚至涉深雪去参加聚会。但我仍然觉得里面发死,并且没有结 果子。我七年之久没有带一个人归主。我感觉软弱、贫穷且没有能力。这时我继续参加他们的聚会,但我每早晨起来祷告时,就到离家十至十五分钟远的山上。我向 主祷告且哭诉:‘主,我有什么地方不对?’这样过了大约六个月,就是从秋天到第二年春天,我有了突破。那时我觉悟到,我接受的一切教导虽然健全而且合乎圣 经,却是杀死人的。这些教训七年来一直杀死我。我刚得救的时候虽然很活,七年之后却发死,字句的教训将我弄死了。

大约在一九三二年七月,在我这样祷告了六个月之后,主在祂的主宰之下作了事,带我接触到倪柝声弟兄。主将他带到 我住的那个城里。那是我一生中的转机、转捩点。我原先没有打算停止参加弟兄会的聚集,但倪弟兄离开的第二天,有一个人来看我。他来谈个人的事,不是属灵的 事。但那晚主带我们到海边,那人要求我为他施浸。那是一件奇妙的事。我还年轻,觉得我不能这样作,但他有立场要求我为他施浸,因为我已经跟他分享过许多关 于受浸的事;那时我大约二十五岁。这是主的工作在我家乡的开始。

很自然的,圣灵引导我们停止去公会,我们两个人开始一起聚会。两天后,另有两个人听说我为第一位施了浸,他们也 来受浸。第三天,我们又浸了两位。到主日我们共有七位,再过一周有了九位。接下去的那个主日,我们十一个人开始擘饼聚会。我们十一位都是弟兄,没有一个姊 妹,像是十一个门徒。我们这样聚了三周,然后一位姊妹开始跟我们聚会。人数增加得很快,到那一年底,差不多有八十个人跟我们一起聚会。这事的发生是因为我 整个人从字句转向生命。我虽然年轻,所知不多,但我的信息积极进取,且富有挑战,人很受吸引。

借此我领悟了字句杀死人的意思,就是注意知识,不注意生命。在许多神学院和圣经学院里,他们越教导,就越借着教 训杀死人。许多年轻人得救时很活,并且寻求主,但进了神学院之后,整天都在知识字句的杀死之下。我们必须学习,不要只注意知识和字句,更要注意灵和生命。 我们若注意任何生命以外的事物,就会杀死人。虽然我们不是有意这样作,但我们不知不觉就把人杀死了。

那字句杀死人,那灵却叫人活。所以我们必须操练灵,并且让那灵带头,这样生命就能供应出去。要构成基督的活信,只有凭着那灵,凭着生命的供应,而不是凭着知识、教训或道理。

观看并返照,变化成为基督的形像

林后三章十七至十八节说,‘而且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那里,那里就有自由。但我们众人既然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 好像镜子观看并返照主的荣光,就渐渐变化成为与祂同样的形像,从荣耀到荣耀,乃是从主灵变化成的。’较好的翻译者同意,这里‘观看’的原文需要加上另一个 动词。一些译本用‘观看’这辞,另一些译本指明‘返照’的意思。但原文表达的意思是观看以返照。所以,我们必须加上第二个动词‘返照’,而读为‘观看以返 照’或‘观看并返照’。我们把这两个辞放在一起,就是原文的正确意思。

十八节不是说我们‘在’镜子‘里’观看并返照,乃是说我们‘好像’镜子观看并返照,因为我们自己就是镜子。我们 以敞开、没有帕子遮蔽的脸,好像镜子观看并返照。我们脸上若有帕子遮盖,就没有敞开的脸,但如今帕子已经挪去。我们有了没有帕子遮蔽的脸,好像毫无遮蔽的 镜子,可以观看并返照镜子的对象。镜子观看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在镜子里,而镜子返照那个人。我们不需要直接看这个人,因为我们在镜子里能看到他。镜子观 看他,也就返照他。从前以色列百姓有帕子遮蔽,如今我们却没有帕子,所以没有什么遮蔽我们。我们是镜子,以没有帕子遮蔽、敞开的脸注视基督,并观看基督。 我们越观看祂,就越返照祂。

十八节继续说,我们渐渐变化成为基督的形像。钦定英文译本将这辞翻作‘改变’,这太不达意了。同样的字在罗马十 二章二节翻作‘变化’。我们借着观看并返照基督,就变化成为同样的形像,也就是基督的形像,从荣耀到荣耀,乃是从主灵变化成的。起初镜子里没有任何形像, 但镜子越观看某个人,那个人的形像就越在镜子里。这样,镜子就变化成为那个形像。我们这些镜子原先观看基督以外的事物,但借着基督的救赎,已经除去了那情 形。如今我们这些镜子就不受霸占、没有帕子遮蔽的观看基督,并且我们越观看基督,祂的形像就越印在我们里面。这样,我们就变化成为基督的形像。

真正的生命职事,乃是帮助人领悟,如何像没有帕子遮蔽的镜子观看基督,并且变化成为祂的形像。我们越观看祂,就 越返照祂,并且变化成为祂的形像。如果镜子只观看人半分钟,镜子里不会返照那个人多少。我们作为镜子观看基督越久,就越变化成为祂的形像,而完全返照祂的 形像。这不是恩赐、教训或知识,这乃是生命的、活的职事。

我们需要受主对付,才会知道如何帮助人接受主对付,如何除去他们的帕子,以及如何使他们的心转向。他们与基督就 有正确的关系,知道如何仰望祂,观看祂,与祂有直接的交通,而没有任何拦阻。他们要渐渐变化成为基督的形像,成为基督真正且完全的返照。这是生命的、活的 职事工作的果子。这是恩赐、知识和教训永远无法完成的工作。

这种工作惟有借着生命的、活的职事才能完成,这职事来自十字架的工作,以及作到我们里面活的基督。我们借着十字 架的工作,以及活的基督作到我们里面,而有这职事,并成为这职事。人乃是借着这活的职事得帮助,成为没有帕子遮蔽的镜子,观看并返照基督,而变化成为祂的 形像。这不是仅仅将客观的知识传授给人,乃是在灵里借着十字架的工作,将非常活而主观的东西供应给人。

外面的人毁坏,里面的人更新

四章七节说,‘但我们有这宝贝在瓦器里。’毫无疑问的,我们是瓦器,我们里面的宝贝是基督,就是三一神的具体化身。我们里面的这宝贝如何能得胜、显明、并供应给人?没有别的路,只有借着十字架的工作将我们破碎。

魂与身体或灵站在一起

十六节说,‘所以我们不丧胆,反而我们外面的人虽然在毁坏,我们里面的人却日日在更新。’这里我们有读经上的一 个大问题:什么是外面的人,什么是里面的人?我们也许很快就回答说,外面的人是天然的人,里面的人是属灵的人。但我们若这样匆促作答,就会犯错。解释圣经 里的一节或一章并不容易,随便解释却很容易。要解释圣经任何一部分,正确的路乃是明白其上下文。我们需要读林后四章的全文。按照十和十一节来看,‘外面的 人’不仅是指魂,更是指身体。十节说,‘身体上常带着耶稣的治死。’

严格来说,这一章外面的人是指身体,但也包括和身体站在一起,且被身体控制的魂。外面的人乃是与魂联结且合并的 身体。在神的主宰之下,我们的身体总是遭受苦难。身体带着魂总是被销毁。使徒保罗大部分的苦难都是销毁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受了许多苦。按照九节所说,他被 ‘打倒了,却不至灭亡’。这意思是说,他遭受逼迫的时候,身体被打倒了,他自己却没有被杀死,没有被毁灭。这一段上下文所题到的一切事,大部分是指身体的 苦难和销毁。然而魂和身体很有关系。我们身体受苦时,魂也受苦。我们的身体若没有某种苦难,我们的魂难得受多少苦。魂受苦主要是借着身体受苦。

那么里面的人是什么?严格说来,里面的人在这里不仅是指灵,乃是指我们里面的部分-魂以及灵。罗马八章六节证实 这一点。那一节说,我们魂的主要部分-心思,可以和肉体或灵站在一起。我们的魂若与肉体站在一起,就成了外面的人的一部分。我们的魂若与灵站在一起,就成 了里面的人的一部分。这是林后四章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的意思。

借着苦难得更新

外面的人是身体以及魂,必须被销毁。里面的人是魂以及灵,必须得更新。我们借着经历可以领略这事。我们也许受某 种疾病之苦,这是经由身体来的苦难。然而这时候,不仅我们的身体被销毁,我们的魂也被销毁。但就在这同时,我们的魂因着我们的灵而得复兴。在遭受苦难以 前,我们的魂密切联于我们的身体;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苦难之后,我们的魂大大的转向灵。魂和身体之间的关系被销毁,魂和灵之间的关系得着复兴与更新。

逼迫的人若拷打我们,将我们关入监牢,我们的身体必定受苦。同时,与我们身体有关联的魂也会受苦。我们的魂若与 我们的身体没有关联,身体受苦的时候,魂就不会受苦。我们的身体受苦时,魂也受苦,因为身体和魂已经‘结婚’。因为我们的魂联于身体,主就为我们的身体兴 起苦难,为要将我们的魂从身体转向灵。所以,在我们的身体遭受疾病和牢狱之苦以后,结果就是,魂从身体转向灵,并且得着变化。魂与身体的关系得了洁净,魂 与灵的关系得了复兴与更新。这样,我们的心思、意志和情感,就得着属灵的复兴、加强和更新。

我们遭受苦难以前,我们的魂太联于身体,太为着身体,所以魂就成了外面的人的一部分。因此,主需要对付外面的 人,使外面的人受苦,也就是被销毁。外面的人越被销毁,我们的魂就越从肉体转向灵。另一面,魂因着灵得以更新并复兴。这是四章十六节毁坏和更新的正确意 思。这样,我们的魂不再紧联于身体,也就是肉体。我们的魂得着纯净、调整、更新并转向灵,与灵合作,且与灵合并。这更新的魂-更新的心思、意志和情感-适 合于为着灵彰显基督。这又不是恩赐或知识的话,乃是活的职事的话。

职事的工作将我们的魂从身体转向灵

不信者的魂百分之百在他身体那一边,他的魂没有一点转向他的灵。在基督里年幼信徒的魂,大部分也在他身体那一 边。他虽然爱主,但他的魂和灵不太有合并。我们自己的魂有多少联于我们的肉体,有多少站在我们灵的一边?我们花太多时间和肉体在一起,花非常少时间和灵在 一起。我们的魂如何能从肉体转向灵?不是借着教训,乃是借着受苦。教训不足以使我们的魂从身体转向灵,教训能使我们明白,却不能带我们进入实际。

一位弟兄或姊妹越在肉身或物质方面受苦,他或她的魂,就越渐进的从肉体一边转向灵。这意思是说,外面的人渐渐在 销毁,里面的人渐渐在更新。我看过许多亲爱的弟兄姊妹,在遭受苦难以前是很强的人,身体和肉体都很强。于是主将他们摆在疾病中,在肉身上受苦多年。逐渐 的,他们肉身越受苦,他们的心思、意志和情感,越从身体转向灵。长期在肉身上受苦的人,最终变得非常属灵。他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非常在灵的一边,而不 在肉体那一边。这指明外面的人被销毁,里面的人得更新。主就是这样对付我们的魂。受苦将我们的魂从身体转向灵;这是职事的工作。

十字架的工作产生神的执事

有主的制作并认识主

六章强调十字架的工作,以及基督作到我们里面。四节上半与八节中段说,‘反倒在各样的事上…证荐自己是神的执 事。’在使徒保罗写的其他书卷中,他称自己是仆人或奴仆;但在这卷书中,他多半用‘执事’这辞。在原文里,‘奴仆’和‘执事’是不同的。‘奴仆’这辞有特 殊的背景。当时在地中海沿岸有一种习俗,一个人可以卖给一个主人作奴仆,成为一个没有自由的人。这是保罗用‘奴仆’这辞时的意思。使徒是主的奴仆。另一 面,‘执事’这辞的意思是,主的成分已经作到一个人里面,使他成为主的执事。

一个人可能作人的奴仆,却不是他主人的好执事。奴仆的意思是,他没有自由,他已经卖给人,他没有权利,他顺服他 的主人。然而,他很可能对他的主人一无所知。他也许知道如何顺服主人,但他不知道主人想要作什么,也不知道主人的思想和愿望。所以,他虽然是个好奴仆,却 不是个好执事。一个人若要作执事,代表他的主人来对待人,就必须让他的主人作工在他身上。那个人必须清楚主人的心意、愿望、目的、思想、以及与人的关系。 这样他就可以成为执事,代表他的主人去接触人,完全照着主人来说话。

我们在外交事务上可以看见这一点。一个国家的外交使节,就如美国派去中国的大使,必须是一个认识美国政府事务的 人。一个人如果知道他政府的心意、目的、政策、愿望、以及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他就可以成为正确的代表,派到别国去。然而,一个人如果是一个国家的公民,对 政府的事务却一无所知,就绝不能成为使节代表国家。同样的,若主的成分已经作到主的仆人里面,他就成了主的执事。

哥林多后书中用‘执事’这辞,比其他各卷书都多,这是因为在这卷书中,主的仆人身上有主的工作。主的性格、生命、目的、愿望和定旨,已经作到他们里面,使他们成为基督的执事。

借着受苦并经历恩典,成为基督的执事

六章四至十节描述新约的执事,说,‘反倒在各样的事上,在多方的忍耐上、在患难上、在贫困上、在困苦上、在鞭打 上、在监禁上、在扰乱上、在劳苦上、在不睡上、在不食上,以纯洁、以知识、以恒忍、以恩慈、以圣别的灵、以无伪的爱、以真实的话、以神的大能,借着在右在 左义的兵器,借着荣耀和羞辱,借着恶名和美名,证荐自己是神的执事;似乎是迷惑人的,却是真诚的;似乎不为人所知,却是人所共知的;似乎在死,看哪,我们 却活着;似乎受管教,却不被治死;似乎忧愁,却常常喜乐;似乎贫穷,却叫许多人富足;似乎一无所有,却拥有万有。’

八节说到恶名。许多时候,恶名实际上安慰了我们。我们不该认为,因着我们向主忠信,我们就会一直得着美名。我们 可能会得到许多恶名,甚至使徒保罗也受许多恶名之苦。八节也说,执事被看作是迷惑人的。我们若向主忠信,许多时候人会说我们是迷惑人的。惟有当我们向主不 忠信时,每个人都会赞美我们是诚实的。然而,那种诚实不是真正的诚实,那是外交手腕的诚实。

十一章再次说到主执事身上的苦难和十字架的工作。保罗在二十三至二十九节说,‘他们是基督的执事么?我疯狂的 说,我更是!论劳苦,是更多的;论下监,是更多的;论鞭打,是过重的;论冒死,是屡次有的。我给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给棍打了三次,给石 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在深海里过了一昼一夜;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 险、假弟兄中的危险;劳碌辛苦,论警醒,是多次的;论饥渴、论不食,是多次的;论寒冷和赤身-除了没有题起的事,还有为众召会的挂虑,天天压在我身上。有 谁软弱,我不软弱?有谁绊跌,我不焦急?’在此我们看见一个受苦的人。职事来自这种受苦。

十二章七节说,‘又恐怕我因所得启示的超越,就过于高抬自己,所以有一根刺,就是撒但的使者,加在我的肉体上, 为要攻击我,免得我过于高抬自己。’主知道,甚至连使徒保罗也会骄傲,并且高抬自己,所以有一根刺加在他肉体上。这里的‘肉体上’是指身体上肉身的受苦。 八至九节继续说,‘为这事,我三次求过主,叫这刺离开我。祂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极其喜欢夸我的软 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主没有答应保罗所求而挪开那根刺,却让那刺留在那里,为保罗创造一个机会,多而又多的经历主的恩典。

十节说,‘因此,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贫困、逼迫、困苦为可喜悦的,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有能力了。’这是对执事和那职事的描绘。那职事来自受苦,以及对主自己作恩典的真实经历。力量和权能,乃是我们所经历并成为我们恩典的主自己。

三一神的执事

哥林多后书总结于:‘愿主耶稣基督的恩,神的爱,圣灵的交通,与你们众人同在。’(十三14。)这就是说,三一 神与你们众人同在。爱是恩典的源头;恩典是爱的显出、流露;交通是这恩典向我们的传输。爱在恩典中,恩典在交通中。不仅如此,交通是属于圣灵的。当我们有 圣灵的交通,我们就享受基督的恩;当我们享受基督的恩,我们就有神的爱。这意思是说,三一神已经作到我们里面,并且我们与三一神是一。这样,我们就成了三 一神的执事,并且有三一神的职事。我们不仅有恩赐,更有三一神的职事,我们也将三一神供应给人。这就是哥林多后书的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