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身体里受引导(一) | mswe1.org

第三篇 身体里受引导(一)


在线答题


读经:使徒行传一章四至五节,八节,十三章一至四节。

我们曾说过,为主作工当注意的第一点是呼召,第二点是异象或启示,第三点是恩赐,第四点是职事。一个为主作工的人,这四点是他的本钱。如同一个人去作生意,要有资本;去教书,要受过教育。同样的,你为主作工,也要有本钱,这本钱就是这四个点。

关于职事

关于职事方面,可以说,职事乃是圣灵组织成功的。在一个弟兄或姊妹身上,职事要显出来,必须有圣灵在他身上组织才可以。比方,宾路易师母(Mrs.Jess一epenn-Lewis)是认识神相当深的人,她兴起来所给召会的供应,都是关于基督十字架的方面。在宾路易师母出来之先,召会历史有一千多年之久,讲十字架的书寥寥无几。等到宾路易师母出来了,她传十字架同死的信息,最少传了十多年。她自己编了一个报,叫“得胜报”,里面所传的都是十字架的同死。她一直讲基督的十字架如何结束旧造,结束旧人,成功了神永远的旨意。她在神面前所受的托付,就是传十字架的信息。十字架的信息在她身上,不光是恩赐的发表,十字架在她身上还有更深刻的组织,成了她的职事.,她那个人就是十字架的信息。所以,职事总得经过圣灵一段时间的组织才可以。

千万不要以为,我们身上有了恩赐,就可以夸口了。在召会中,应该越过越有职事显出来。在我们身上,最少应该有一个职事显出来。经过圣灵多年组织的工作,主的生命在我们里面,使我们无须讲那个道,我们自己就是那个道,因为那个道在我们里面成了职事。我们怕召会中没有恩赐,但更怕召会中只有恩赐而没有职事。

我们仰望主怜悯我们,叫我们不只有信息,乃是有信息组织的生命;不只传十字架,乃是让十字架在我们里面组织,变作一个生命的职事。我们不应该宝贝传讲信息的恩赐过于职事。

要了解恩赐,旧约里有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巴兰骑的驴子突然会说人话。(民二二28~30。)一只驴能说人话,就是因为牠得着了一个恩赐。那天牠得到了一个恩赐,就会说人话。但并不是说,牠会说人话就能变作人了。牠是讲了人话,但牠还是一只驴。恩赐是得着了,但牠本身没有改变。

有的人讲十字架的道,实在讲得有条有理,也很动听,但是刚刚讲完,下了讲台就发脾气了。然而像摩西作为神的仆人,特别到他年老时,他不只会说神的话,并且他已经变作神人了。诗篇九十篇的标题,是说“神人摩西的祷告”。那时,摩西不只会说神的话,甚至他就是神人。神在他里面经过了几十年,组织了几十年。不错,他仍是一个人,但神组织在他这个人里面。所以,等到他一百二十岁的时候,他在那里对以色列人说话,不是恩赐,乃是职事。到那时候,他说的话,就是神的话;他所祝福的,就是神所祝福的。他不只口里说神的话,他这人里面就是神自己。这个就是职事。召会中必须要有职事.,有职事显出来,召会才刚强。

工作的引导是在召会中

除了呼召、异象、恩赐和职事之外,为主作工的第五件要事,乃是引导的问题。我们必须学习受引导。事奉主必须受引导,而不能照着自己的看法、心意和拣选。你所有的行动,都得受主引导。关于受引导这件事,非常有讲究,我们必须仔细来看。

一个人要清楚如何为主作工,就要把使徒行传好好读过。许多人说,使徒行传告诉人如何得着圣灵。这虽不错,但使徒行传里还有一件事,和得着圣灵一样重要,就是受引导。首先,使徒们受圣灵,就是受引导而得着的。在一章主对门徒说,不要离开耶路撒冷,就必得着父所应许的圣灵。(45,8。)若是那一百二十人,不肯留在耶路撒冷,反而回加利利去,请问他们能不能得着圣灵的浇灌?绝对不能。所以,他们连受圣灵都是因为接受了引导。可见在使徒行传里,第一个重要的不是受圣灵,乃是受引导。

第二,使徒行传所给我们看见的引导,特别是工作上的引导,难得有个人的,可以说都是团体的。在一章里,主不是对彼得一个人说,你自己在耶路撒冷等候圣灵降下来。主乃是叫门徒们一同在耶路撒冷等候,这是团体的。不是彼得个人、约翰个人、或马利亚个人受引导等候圣灵,乃是一百二十个人团体的受引导。

在圣经里有一个原则,凡头一次记载的那件事,就立定了那一类事的原则。头一件如何,接下来的也如何。使徒行传里的第一个引导是团体的,不是个人的。然后我们看见,二章也不是个人受引导。那里说,“彼得同十一位使徒。”(14。)虽然八章记载腓利是一个人到撒玛利亚传福音,但圣灵还是把一部分工作扣住了。撒玛利亚人听了,信了,但是不能得着圣灵的浇灌。乃是等彼得、约翰来按手祷告,圣灵才降在他们身上。(14 17。)这意思是,仅有腓利个人的行动,圣灵不出来;圣灵乃是要等候团体的印证。所以,腓利好像是个人受引导,事实上,他受的引导,包括在团体里面。他不是一个人单独行动,乃是在召会的行动里受引导。

到了十三章,神工作的流从耶路撒冷流出来,流到了安提阿。当神工作的流在往前的时候,一个一个人被带到流里,都不是零散的、个人的。今天的基督教里虽然有许多人在作工,但都是各作各的。然而,当初使徒们在事奉主的事上,所受的引导不是零散的,乃是一道流。这道流,彼得在其中,约翰在其中,保罗在其中;有先得救的,有后得救的,他们来去都在流里。你明明看见,从行传二章起,这道流一直流,一直流,流到了安提阿。到了十三章,这道流好像要转一个弯,转向西方去。这时在安提阿的召会中,有五个申言者和教师受引导。(1。)他们不是五个独立的申言者和教师,他们乃是在召会里,他们五个人所受的引导是召会的引导;这给我们看见团体的原则。

单独受引导会产生单独行动

在此我们都必须受题醒。比方,你也许说,“我现在有一个清楚的引导,要到某地作工。”要知道,你这样说是有危险的,就是单独行动的危险。所以,你要查问你的引导是单独接受的呢,还是在召会里,和一同事奉的人共同接受的?在安提阿的召会中,乃是那五位申言者和教师,一同禁食祷告,圣灵才吩咐说,“要为我分别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2。)不错,是他们五个人,但他们是在安提阿的召会中;所以,他们所受的引导是团体的引导。你所受的引导是否如此?请记得,个人受的引导,与一同事奉主的人共同受的引导,这二者很不同。个人的引导会叫你在事奉主的事上,有单独的行动,作你个人的工作;团体在主面前所接受的引导,乃是叫你在基督里有召会的行动。二者有很大的不同。

圣经说,在安提阿当地的召会中,有五位申言者和教师,祷告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别巴拿巴和扫罗。”(徒十三12。)这里有一个大圈,是安提阿的召会;还有一个小圏,是五位申言者和教师。巴拿巴和扫罗所受的引导,就是从这里出来的,一点个人的成分都没有。从大圈来说,他们在召会中;从小圈来说,他们在同工中;而同工并不是在召会之外的一个团体,乃是在召会中。

召会是合一的,不可有单独

愿主怜悯,叫我们看见这些基本的原则。因着今天的基督教走样了,堕落了, 才有这么多个人的引导,才有这么多个人的工作,和这么多单独的行动。在我们之外的一班基督徒,常常对我们不解,说我们不和人合作。然而主知道,我们是要和人合呢,还是要和人分?请想想看,外面一个个基督教团体,他们是合的么?他们最多是联合,不是合一。但我们是要合一,不是要联合。召会是合一的,召会不是联合的,这个分别很大。

我二十二岁的时候,有一天,一位引导我的牧师,和我谈到基督教的联合会。那时我虽然很年轻,但已经蒙了一点光照。因着我是受带领的,所以恭恭敬敬的听。他说,“我们基督教成立联合会了,从前不兼容的,现在联合在一起了。”我说,“某某牧师,各公会需要联合,岂不证明已经分了?”他听了立时变了脸色。的确,分不是需要联合来解决的,分乃是需要合一来解决的。

以今天的联合国为例,各国代表在那里一直议论。极权在里面,民主也在里面,至终联合的结果,英国还是英国,美国还是美国,法国还是法国。同样的,基督教里讲的联合是什么?就是大家来在一起,但是你保守你的美以美会,我保守我的长老会,他保守他的路德会,谁也不要破碎自己,大家都保守自己;你不要碰我,我不要碰你,大家来联合。然而在事奉主的事上,没有独立门户。所有的事都是你在圣灵里,和一同事奉主的人走同一条道路。召会乃是一,没有联合,只有合一。如果需要联合,就证明你已经独立门户了。

我们都知道召会是基督的身体,身体就是一。什么时候身体不一了,身体就有毛病,脱节了。召会的行动,召会的工作,召会的事奉乃是一。我们没有意思要独树一帜,那是可咒诅的。我们只有一个意思,凡不是出乎主的,不是合乎圣经的,我们都摆在一边。不管别人怎样赞成那个东西,我们绝不苟同。我们要的是召会的路,不是我们的路;要的是召会的立场,不是我们的立场。什么人要站在这立场上都可以,这立场不是我们独占的。

今天我们一同在这里事奉,是你跟随我呢,还是我跟随你?到底是谁跟谁?请记得,不是你跟随我,也不是我跟随你,乃是你有一颗心单纯的要基督,我也有一颗心单纯的要基督,结果我们就同走一条爱主的路。因着主的怜悯,你我里面是服下来的,乐意接受别人的帮助,也乐意帮助别人,这是我们所蒙的恩典。我们乃是学习共同受引导。

有的弟兄姊妹很怕我,也怕某某负责弟兄。我们没有管辖你们。但因着主的怜悯和主的引导,我和负责弟兄们一同定规事情,有时也一同责备不规矩的事。我们每个人要学习活在主面前,不要怕前头的负责弟兄,乃要敬畏我们的主。我常说,事情只要弟兄姊妹说得通,看得过,都可以作。在我们中间没有人的组织,没有人的权柄,人的权柄在我们中间是可咒可诅的。

有人说,我们中间的组织非常严密;我不承认我们有组织。在我们中间,乃是一位弟兄蒙怜悯,爱主跟随主;另一位弟兄也蒙怜悯,爱主跟随主;这位姊妹蒙怜悯,爱主跟随主;那位姊妹也蒙怜悯,爱主跟随主。众人都在这样的灵里,同走这条路,自然就在这里合一,不必组织就是一了。

事奉主的引导,乃是这样出来的。所以,人什么时候不活在主里面,不跟随灵而行,有自己的贪求,有自己的欲望,有自己的目的,马上就在这个一之外,有个人的单独行动。

要与一同事奉的人共同接受引导

常有弟兄姊妹很尊敬的对我说,“李弟兄,我愿意从你知道,我的前途该怎样定规。”我就会告诉他们说,“最好你和当地召会的负责弟兄谈一谈。”我们实在应该学习活在召会中。不要以为有人真能通透万事,这是错误的观念。真实的引导,乃是你和一同事奉主的人,在召会中一同接受的;凡不是这样的都不准确。你总得看见,事奉不是你一个人的,乃是你在召会里和弟兄姊妹一同事奉。你该如何受引导,别人难懂得,但和你在召会中一同事奉主的人,他们懂得。关于你事奉主的前途该怎样定规,除了主清楚之外,最清楚的就是和你一同事奉的人。若是他们说,他们对这位弟兄的事一点也不清楚,我们就当知道那个召会有问题。召会若没有问题,众人同心合意,在一里面事奉主,一同配搭的弟兄姊妹定规清楚,神在你身上的旨意和带领。所以不要忘了,引导是在身体里大家共同事奉时所受的;这身体就是召会。

脱离自己 才能受引导

问:有一位弟兄到某地作工,先是他个人受引导,然后 才有召会的印证,变作召会的引导,这种引导是否准确?

答:这很清楚的显出,他和召会的交通有一点欠缺,因此在起初的时候,他只注意个人受引导。一旦他注意到召会的交通,这个引导就变成在召会里的事。

问:正常情形的引导该是如何?

答:正常的引导,基本的条件乃是活在召会的交通里。你不活在召会的交通里,就难以得到召会所受交通的引导。或许就着有些弟兄姊妹来说,需要五年之后 才懂得这个要求。这个要求要你脱离自己的眼光,脱离自己的选择,脱离自己的爱好。这个要求要你脱离个人,而活在召会的交通里。

我们常听见弟兄姊妹和有些人谈到事奉主的行动时,谈来谈去,末了,他们几乎都是说这句话:“等我看看主怎样引导。”这句话有好的方面,也有不好的方面。好的方面表示说,这人在主面前相当敬畏,不敢随意。不好的方面,是因为他里面有一个愿望,所以他要回去衡量自己的愿望。以后他回来说,“我知道主的旨意不要我这样作。”实在说,不是主不要他这样作,是他自己不愿意这样作。十个弟兄中,难得有一个真肯受主引导的,因为引导需要一个先决条件,就是把自己对付出去。这个条件很少人能 够履行。

原刊于一九六四年十一月“话语职事”第一百六十一期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