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恩赐与职事 | mswe1.org

第二篇 恩赐与职事


在线答题


读经:哥林多后书三章五至九节,十八节,四章一至二节,七至十一节,十六节。

我们已经看过异象、启示的事,本篇信息我们要来看职事。说到“职事”这辞,在中文有两个读音相同的辞,就是执事和职事。执事是说到人,职事是说到职务;前者是指人,后者是指事。

为主作工的五项基本认识

一个为主作工,事奉神的人,必须有五项基本认识,就是蒙召、异象或启示、恩赐、职事和引导。一个人若是盼望他的事奉有分量,并且能摸着神的旨意,就是神永远的计划,他对于这五件基本的事,必须有透彻的认识。如果你事奉神,却对呼召不清楚,对异象没有看见,恩赐不明显,职事不彻底,在引导上也是胡涂的,你就只能作一个在基督教里所谓的传道人,不能作神的仆人,作神的使者。你若是个神所兴起、所差遣、所使用的一个仆人,在你身上定规呼召是清楚的,启示是清楚的,恩赐是明显的,职事是确定的,而且活在引导里。盼望我们众人都记牢这五件事。这五件事在我们每一个事奉神的人里面,必须有相当的地位和分量。

停下自己, 才得以见光

约伯记给我们看见,当时在全地上有一个最敬畏神的人,那就是约伯。(一1。)在全地上难得找出一个比约伯更敬畏神的人,可以说,约伯是无可指责的。甚至神能告诉撒但说,地上没有人像约伯那样完全且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8。)但 约伯记给我们看见一件事,就是人所谓的完全,人自己的义,如何遮蔽了人的眼睛,叫人不能看见神的启示,不能看见神的光。 约伯这个人实在是好,但整卷约伯记给我们看见,起初 约伯虽好,却没有亮光,没有启示。 约伯敬畏神,无可指责,但他没有亮光,没有活在神的面光中。直到 约伯记末了, 约伯给神遇着了,他才说,“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四二5。)

在四十二章以前, 约伯不过是一个自义的人,他风闻有神,却没有看见神的亮光。在十三章, 约伯曾说,“但我要对全能者说话,我愿与神理论。”(3。) 约伯要和神理论,要神说明他的错在那里?这话证明两件事。第一,证明约伯这个人的确完全,否则怎敢说出那样的话。他的朋友们都对他说,神是公义的,你若没有错,神绝不会使你受这样的责打,但是 约伯拒绝接受他朋友的说法。第二,证明约伯没有找着神。他虽是一个完全人,一个敬畏神,有义行的人,但是他没有光。神容让撒但来对付 约伯,不是因为 约伯有错,反而是因为他太没有错了。

神对付约伯不是因为他错,乃是因为他太对了,对到一个地步,撒但也没有法子对付他;他对到一个地步,要在宇宙中向神挑战,找神理论。然而请记得,对的人,常常是瞎眼的人。自义叫人眼瞎,自义遮蔽人,叫人看不见亮光,看不见神。

这个自义害了约伯,这个对害了约伯。这个对是约伯的难处,也是神的仇敌,所以神不宝贝约伯的完全, 约伯的对。神让撒但来破碎,来击打,打得约伯越来越胡涂。全本圣经没有一卷书记载人吵嘴的篇幅像 约伯记那样长。在 约伯记全卷四十二章里,有三十三章都是记载人吵嘴。约伯同他的三个朋友,吵嘴吵得很厉害。第一个朋友吵了三篇, 约伯不服;(四 ;七,十五 ;十七,二二 ;二四.,)第二个朋友也吵了三篇,约伯又不服;(八—^,十八 ;十九,二五 ;三一.,)第三个朋友又吵二篇, 约伯也把他骏倒。(十一 ;十三,二十 ;二一。)三个朋友合起来至少吵了八篇,但是都被约伯驳倒了。后来又来了一个青年以利户,再吵一篇。(三二 ;三七。)等到末了, 约伯遇着神时,他就说,“谁用无知的言语,使你的旨意隐藏呢?”(四二3。)

我们都知道,与人交谈时,最好先等人把话说完。神最有忍耐,一直让他们吵,吵到末了,三个朋友和以利户都讲完了, 约伯也反驳完了,这时候神 才进来。神不说别的,神问了约伯许多问题。(三八4 ;三九30,四十15 ;四一34。) 约伯记末了几章,都是神问 约伯的问题.,然而, 约伯一个也答不出来。乃是这样一问,约伯里面明亮了,马上说,“谁用无知的言语,使你的旨意隐藏呢?…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四二3,5 ;6。)约伯懊悔什么?他懊悔自己。不是懊悔不好的自己,乃是懊悔好的自己.,不是懊悔败坏的自己,乃是懊悔完全、良善的自己。这个完全良善的自己,遮蔽了神的亮光。

一个人若要看见神的异象,看见神的亮光,他的自己要停下来,他的话要说完。有些弟兄姊妹,直到今天在神面前的话还没有完,他们有自己的看法,有自己的眼光;并且他们觉得,他们的看法最对,他们的眼光最准。就在不久前,有一位弟兄来见我,说,“为什么我们不这样作?为什么不那样作?这样作怎样好,那样作怎样有益处。”遇到这样的问题时,我只有一个答复:“顶好请你去作。”这话的意思是,我们常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当我们去作的时候,才会看见我们说有神的同在,事实上找不着神;我们说蒙神悦纳,事实上没有碰着神。我们真往前走的时候,就发现我们所看的不准确。

当 约伯没有碰着神时,以为整个宇宙中,没有一个人比他自己更对。 约伯自义到一个地步,竟然说,“惟愿我知道在那里可以寻见神,使我可以到祂的座前!我要在祂面前将我的案件陈明,满口辩白。”(二三3,40)约伯这种说法,显示他没有遇见神。没有遇见神光照的人,不知道自己多胡涂,多瞎眼。等过了一段时间,神进来了; 约伯看见神,才服下来。他末了那段话,意思是说,“我从前不过风闻有你,现在才亲眼看见你。我从前那么多的话,都是无知的言语,毫无益处,只能叫你的旨意隐藏,只能叫你的光受遮蔽。现在我懊悔,只懊悔这个完全的自己。”(参四二1 ;6。)这指明约伯看见了光。

看见光的人,定规是话说完了的人,定规是定下来的人。盼望我们事奉神的人,都能看见这个。你里外都能定下,能 够不动,神就能够出来。什么时候你在说话,什么时候神就不说了。这就是马利亚和马大的分别。马利亚是定下来的,马大是不肯停的。(路十38;42。)结果一个得着主的说话,一个没有得着。难道主真的没有对马大说话么?不!不是主没有说话,是因为马大里面停不下来,所以她听也听不见。

在事奉主的事上,每一位弟兄姊妹都要学习把自己定下来,不把自己的意见、眼光和看法带进来。你要能在神面前说,“神阿,我整个人打住了,整个人停下来,里头的话语止息了。”你这样来读圣经,亲近神,定规有亮光,有启示,有异象,能摸着神在地上所要走的道路,所要作的工作。

没有亮光的人,总归是因为他里面有问题;没有异象的人,总归是因为他里面有东西。难处不在神那一面,难处都在人这一面。请记得,人若没有异象,没有启示,就不能事奉主,只能事奉自己的看法、见地、眼光和办法。你只能作自己的工作,不能作神的工作;因为你没有神的启示,没有神的异象,没有看见神所要给你的。

恩赐的益处有限

异象有了,启示有了,接着是恩赐的问题。恩赐应该是接着异象的。有异象,就能看见主自己,看见事奉的内容.,然而怎样能把所看见的异象事奉出去呢?这就需要恩赐。比方,我从外面买了鱼回来,但是我不会烧,没有烧鱼的恩赐,结果这鱼就无法给人吃。我虽然蒙召,有异象,也有启示,看见该作什么,但是我不会作,没有恩赐,这样也不行。恩赐是一种属灵的本能,没有属灵的本能,就不会作属灵的事。因此,我们学习事奉主的人,都要羡慕恩赐,操练恩赐,使其成为自己属灵的本能。

然而,恩赐在我们的事奉上,并不是最好的东西。恩赐在事奉上,乃是神一时的借用,不是长远的。比方,一个地方的弟兄姊妹,好些都是得救两、三年的,虽然有几位得救年数较长,但属灵的认识不多。大家被主兴起来聚会,聚会就要有人传讲信息,因此一些有心的弟兄就祷告说,“主阿!求你在我们中间兴起人来说话!”这祷告好像蒙到垂听,就有弟兄站起来说话,说了一次很象样,说了二次更象样,说了三次也没有问题,大家都很喜乐,以为某某弟兄大概是神兴起来说话的。这就是神在那里兴起-个恩赐,在召会中能传讲信息。

这位弟兄就学习把圣经多读一点,把属灵的书籍看了再看,想了再想,讲起道来,很多人受感动。他什么道都能讲,讲爱主,讲奉献,讲破碎,讲什么叫作对付,走十字架的道路,基督活在我们里面,我们活在主里面。可能保罗今天到他们中间,也不一定能讲出更好的。然而我们要明白,这位弟兄所讲的道,都是恩赐的。对于十字架的破碎和活在主里面,他懂是懂,却只是在头脑里懂,在话语上懂。在他身上有没有十字架的破碎,有没有实际活在主里面,可能还是个问题。

或许你们要问,难道这位弟兄作了不该作的么?不,他作的一点都不错。如果那地方没有这位弟兄,大家都要睡觉了。他那样作,有他的功用。刚被主兴起来的人,只有恩赐。但是一个人事奉主的年日久了,一个地方召会兴起的年日长了,在召会中,在事奉主的人身上,光有恩赐是不行的,是会出问题的。一个事奉主的人,必须把恩赐变作职事,召会才能被建造。

以十字架的破碎来说,这位弟兄或许已经讲过二'三十次十字架破碎的道,但是这位弟兄身上不一定有十字架破碎的生命。十字架破碎的道,能从他恩赐的口出来,但十字架破碎的生命,在他这作口的人身上,不一定能看见。这不是祷告三天能得着的.,祷告也许能叫人得着恩赐,但光是祷告,不能叫人得着职事。

恩赐要变作职事

这位弟兄要得着职事,必须从他看见十字架破碎的光那天起,就服在所看见的光里面,接受十字架的破碎。破碎到有一天,他这个人就是十字架的破碎,十字架破碎的生命就组织在他里面。十字架的破碎在他身上不光是一篇信息,一个道理,一种讲法;十字架乃是一个组织,一个生命,变作了他这个人。

召会需要恩赐,也需要职事。然而,你不能盼望一个召会兴起来两年,就有职事产生出来;这也许需要再过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如果神的圣灵和神的生命,在某位弟兄身上得到合作,圣灵能把十字架的破碎,组织在他里面;有一天,这位弟兄要讲十字架的破碎时,圣经不必读,参考书也不必看,他这个人就是十字架的破碎。经过八年、十年圣灵的工作和组织,十字架的破碎,不光是在他口里的一篇道,更是成了他这个人。

哥林多前书说到使徒对付恩赐的问题,后书给我们看见什么叫作职事。哥林多人非常注重恩赐,保罗曾对他们说,“你们在恩赐上一无所缺。”(林前一7。)所以到了十二、十四章,保罗就说出他们各种的恩赐。但是我们看见,一个有恩赐的人,可能很幼稚,一个有恩赐的召会,可能很紊乱。哥林多召会恩赐很齐全,似乎一无所缺;但哥林多召会很乱,不仅有淫乱、分争、结党等,其它各式各样紊乱的事都有。

因此,保罗在前书不是讲恩赐,乃是对付恩赐。他给哥林多召会看见,光有恩赐不能应付召会的需要,不能解决召会的难处。所以他说,“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这位钉十字架的。”(二2。)保罗给他们看见,恩赐不能解决难处,只有钉十字架的基督,才能解决难处。恩赐能应付召会一部分的需要,但不能应付所有的需要。恩赐能 够叫召会得着帮助,但是当召会发生难处时,能叫召会的难处得到解决的,乃是钉十字架的基督。

到了后书,保罗不题恩赐,他给我们看见,一个活出钉十字架的基督的使徒,到底是如何。他一章一章的给我们看见,他身上不光有恩赐,乃是有职事。保罗不光讲十字架的道,乃是天天让主的死在他身上作工,让十字架显在他身上,结果他这人就变作职事。到这时候,保罗对人讲钉十字架的基督,就不是一个道理,乃是一个生活。道理是恩赐,生活是职事。职事不光口讲那篇道,乃是人就活在那篇道里面。

初兴起来的召会,当然只能有恩赐,不能有职事。也许职事的种子种在那里,但是还未成形,还未结出丰满的果子。等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应当有职事。有恩赐的人,至终都该有职事组织在他们里面。什么叫作恩赐呢?恩赐就是主的灵临到你身上,给你一个属灵的本能,叫你作别人不会作的事。什么叫职事呢?职事乃是你活在圣灵的生命里,活在你所传的信息里,活在你所看见的亮光里,让圣灵在你里面一直作组织的工作,把你所讲的道,调和在你里面,调和到一个地步,你这个人就是那篇道,你这个人就是那篇道的职事。

用恩赐讲道相当不容易,圣经要多读,参考书要多看,甚至整周都要豫备。等到上了讲台,又是战兢恐惧,深怕讲了头尾,忘了当中。等讲过之后,又相当后悔,怎么把使人感动的话都忘了。这都是用恩赐讲道的故事。等到恩赐变作职事,你到讲台上说话时,永远不会忘记要讲什么,怎样讲都条条是道,因为道就活在你这个人里头,你这个人也活在道里头。你不是用恩赐讲道,你乃是用职事证道,用话语在职事里把道说出来。

事奉主的人光有恩赐不行,恩赐必须变作职事才可以。已过我鼓励弟兄姊妹要羡慕恩赐,因为你们刚开始事奉主,必须有恩赐。现在我告诉你们,光有恩赐不值钱,还得在主手里有剥夺,有破碎,让你所讲的道能组织在你里头,变作你这个人,让你的恩赐变作你的职事。

也许你们要问,传福音这个恩赐能变作职事么?当然能。我曾看见有的少年弟兄很有传福音的恩赐;他到讲台上传福音时,难得有人不受感动,难得有人不佩服。然而,等他下了讲台,卽使看见许多人没有得救,也丝毫无动于衷。这就是光有福音的恩赐,而没有福音的职事。他站福音讲台时,福音的灵出来了,福音的口才出来了,但是到了私下,不只福音的灵没有,连福音也没有了,这就是只有恩肠。

我曾看见过一位西国教士,她在福州住了十几年,年迈时在上海。你不觉得她身上有多少福音的恩赐,但是你碰到她的时候,觉得她这个人就是福音。福音在她身上组织了五、六十年之久,她这个人就变作一个福音的职事。她不必传福音,就是传福音。她的确有传福音的力量,她分发单张实在有福音的灵,结果没有人不受感动。福音在她里面组织到一个地步,在她身上变成一个职事。

以学语言为例,我从幼年就学英文,一直到今天,可能是口才太差,所以英文还是1塌胡涂。然而,我说中国话一点也没有困难。用比方说,我说中国话是恩赐呢,还是职事?是职事。因为我不必想就能说中国话,中国话就组织在我里头,已经变作我这个人。但如果要我用英语讲一篇道,那我真是要用九牛二虎之力,并且要去看参考书,好好豫备才行。这就是恩赐。中国话在我身上是职事,英语在我身上只是恩赐。所以恩赐就是你平时不在它里面,临时拿来用而已。职事就是你平日在它里面,你就是它,它就是你。

林后三章九节说,那职事是有荣光的。保罗接着在十八节说,“我们众人旣然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好像镜子观看并返照主的荣光,就渐渐变化成为与祂同样的形像,从荣耀到荣耀,乃是从主灵变化成的。”保罗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观看并返照主,就变化成为与祂同样的形像,从荣耀到荣耀,所以保罗的职事是有荣光的。

到四章保罗又说,我们有宝贝在瓦器里。(7。)我们要看见,从宝贝进到我们里面的那一天开始,外面就没有平安的日子。里面有宝贝,外面有击打,无非是叫这宝贝一天一天的长大。死在我们身上作工,主也在我们身上作工。这不是话语所能言传的,乃是一个生命的道,在保罗身上变作职事。

恩赐若不变作职事,召会必受亏损

召会中该有恩赐,但是召会中也怕有恩赐。哥林多召会的难处,可以说就在于恩赐多。比方有一处召会,神实在恩待他们,兴起了两位有讲道恩赐的弟兄。起头的时候,两个人很新鲜,也很有主的祝福,许多圣徒蒙了恩。但过了不久,两个人在真理的看法上很不同。比方,第一个起来讲一篇道,说到我们与主同死,需要有启示,有看见,讲得头头是道,非常好。过了一周,另一个弟兄也来讲与主同死,他说光看见没有用,还得天天随从圣灵,治死肢体的恶行才可以,讲得也相当有道理。再过一周,第一个弟兄又上台讲罗马六章,说到人若没有看见与基督同死,定规死不了。钉十字架是无法自己把自己钉上去的。众人听了,觉得他说得很对。又过一周,第二个弟兄再说,“歌罗西书明明说,要治死你们在地上的肢体,(三5,)怎么说钉不上去呢?”结果这一个讲台就重演约伯记的故事。这样讲了两年,把弟兄姊妹都讲跑了。前一年用恩赐带进来的人,听他们这样讲,越听越没有路可走。两个人在讲台上讲死,却没有一个愿意死。无论是讲钉上去也好,没有钉上去也好,总归两个人都没有钉上去。两个人传十字架的道,结果都没有钉十字架。有十字架的话,没有十字架的生命。十字架的话从他们口里出来,但十字架的生命没有组织在他们里面,没有变作他们的职事。

这给我们看见,恩赐变作职事,是一个极重要的问题。当我看见许多弟兄姊妹心里爱主,要事奉主,把时间摆出来,前途完全不要时,我知道这不是一件小事。一面,我觉得宝贝,也觉得喜乐。但是另一面,我替你们担心,如果人出来事奉主,光有恩赐没有职事,再过几年,全台各地的弟兄姊妹都要吵起来。这不是假设,因为无论最近或在召会历史上,我都能举出例证。最近的,就是我们在中国大陆已经有这样的事发生;在召会历史上,我们也看见弟兄会当初之所以分成两大派,全是因为有恩赐的人在道理上有了争执。两个有恩赐的人相争,争得非常厉害,就把召会分了。

我们许多人都看过怀特腓乔治(George whtefleld)的传记。与怀特腓同期的,有一位叫卫斯理约翰(John Wesley),他们都曾经从新生铎夫(N.L.Znzendorf)得帮助。然而,当我们读他们的传记时,就读出卫斯理和怀特腓在起头的时候,是很好的同工,后来两个人发生难处。对于圣洁的问题,新生铎夫说,我们没有圣洁,也没有法子圣洁,我们的圣洁就是基督。怀特腓也同意这个主张。但是卫斯理说,我们的圣洁就是里面有一个能力,把我们里面的罪赶走了,叫我们完全洁净,圣洁就是无罪的完全。在这点上,他们两个人发生很厉害的争执,甚至以后无法同工。

所以,你若没有看见什么叫作恩赐变作职事,将来定规产生一种情形,你讲多少道,就会有多少辩论。许多的辩论不过就是道理而已,等你活在其中时,你就看见无可辩论,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不需要辩论。盼望召会的负责弟兄,碰到有人想辩论时,就请辩论的人去作作看。所有的辩论都不用反驳;要消除辩论,就是要题议的人自己去作。

恩赐的地位,只在起头一段时间,拖长了没有益处。若是在职事之外,恩赐的寿命1直延长,反而会为害召会。恩赐必须在职事里结束它的生命,才不至为害召会。因为若是一个人能说,能作,却不能活出多少,那么这人所说的、所作的,在起头的时候还能帮助召会,末了却要为害召会。若是人说过'作过之后,所说所作不能变作生活,不能组织在人里头,这人所说所作的,都要变作召会的难处。

盼望所有有恩赐的弟兄姊妹都看见,召会需要恩赐,但是恩赐不能活太久,恩赐的寿命不能太长。恩赐应该像蚕一样,要变作蛹,再变成蛾。恩赐要快快变作职事。恩赐若不变作职事,在起头的时候对召会有帮助,以后却要把所建造的召会拆毁。

我从头一天出来事奉主就有同工,至今有二十年之久。但是你难得听见我讲一篇道,或者写一篇稿,不赞成什么同工所讲的。或许你要问我说,“李弟兄,二十年来你对真理的看法,和所有的同工都一样么?”我要告诉你:“绝不是。有很多地方,我们不一定有一样的看法。”那为什么不争呢?因为每一次我想要讲那个不同点的时候,里面有一个东西制止我。你叫它十字架也可以,叫主的对付也可以,叫圣灵的管治也可以,这个东西杀死了我里面的争,叫我仍然能和同工一同往前。所以,你若是一味的凭恩赐作工,后果相当危险。你可能落在极端的错误里,自己还不以为错。恩赐可用,但不能一味的凭恩赐,恩赐只能用到某一个程度,以后就要让它在职事里结束它的寿命。

愿主怜悯我们,叫这些话在我们里面发光,叫许多青年同工虽然宝贝恩赐,但不活在恩赐里,而能学习活在十字架的阴影下,受圣灵管治,让十字架的信息组织在我们里面,使恩赐变作职事。这样,我们就能给召会帮助,而不会变作召会的难处;只会建造召会,而不会拆毁召会。

原刊于一九六四年十月“话语职事”第一百六十期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