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认识属于生命长进的真实光景,并看见基督与召会的启示 | mswe1.org

第二篇 认识属于生命长进的真实光景,并看见基督与召会的启示


在线答题




属灵生命长进的真实光景

人心中有超凡的渴望

许多基督徒都觉得,他们的住处最好是在天上。然而在神的智慧里,祂并没有把人创造在天上。祂在拯救人之后,也没有立刻将人提到天上。神在祂智慧的安排里,乃是命定人住在地上。我们都知道,作为一个人,生存在地上,不知有多少麻烦,多少问题要面对。即使像我这样蒙恩事奉神的人,有时也有一个感觉,觉得活着真苦恼。当然,这不是一个灵里的感觉。我所以有这种感觉,是因为天气一热,我就容易出汗,即使坐着什么都不作,也是满身大汗。一天要多次换衣服,而且全身都是痱子,非常不舒服,觉得很苦恼。这虽是件小事,好像微不足道,但这里面有神的智慧和计划。

神创造人,把人摆在地上,乃是要人在地上过一个正常、正当的生活。从两千年来的召会历史,我们可以看见,基督徒心里一直有个渴望,渴望过一种超凡,没有烦扰、打岔,而能追求神,与神交通的生活。每天祷告的时候,能摸着主的同在;读经的时候,能满有亮光,圣经的内容既清楚又有系统的照明在里面。出去作工时,能面上放光,有如天使,一讲话,人就受感而落泪;再作一个见证,又使人破涕为笑,工作真是满有果效。然而事实证明,神好像从来不应允人这种心愿;这个心愿好像是人在宇宙中一个很高的呼声,但神从来不听。

召会历史上,追求超凡的两个派别

修道派-远避俗尘,离世隐居

在召会历史中,曾有两派人士竭尽所能的,想要达到一个超凡理想。但这两派人士在召会历史里都不长命,并且没有留下多少结果。第一派,是召会历史中的修道派,修道士。他们觉得这个世俗、凡尘,在基督徒身上是一大麻烦。因此,他们几乎像东方的宗教人士一样,抛弃了家庭,离开了尘俗,隐居在山野里,过着非常简单的生活,为要脱开人生一切的烦扰。初期,他们都能见证说,他们满有神的同在,非常摸着神自己。然而到末了,他们并没有产生正面的结果,反而渐渐没落,并且后继无人。

奥秘派-回到里面,摸着里面的人

近代基督教历史里,有一般所谓的奥秘派。奥秘派的人和修道士不太相同,修道士是要脱去凡尘,隐居山野;而奥秘派的人是要脱开外面,回到里面,摸着里面的人。

其实,这种诉求,不仅是一个属灵的需求,也是人类心理上一个共同的需求。中国文人胡适之先生曾说到,中国佛教经典及相关文献众多,但可归纳为“发自内心”,意指佛教的诉求,乃是一切从里头来。

在中国儒家方面,明代的王阳明先生,是一位理学大家,他说到人的修行若不是从里面出来的,就如同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一样。理学家所谓的修养心性,也是说到要发自内心,从内心深处出来。所以,这个回到里头,从里头出来,不只是基督徒追求属灵的故事,乃是人心灵上相通的一种需求。从这里就可以看见,无论是哲学、理学,甚或是属灵的追求,“回到里面”都有其一定的地位,也有其占优势之处。

当时,奥秘派的基督徒能取得优势,这是原因之一。另一面是因为那时整个基督教,已经太往外面发展,太过物质化了。一些大礼拜堂、大教堂,都太注重外面、物质的仪式和实行。因着人心灵的虚空不满足,就有了奥秘派。然而,这种心灵的追求,还不能绝对说是属灵的。因为我们的“心”,仍有相当成分的搀杂,我们的灵乃是包藏在心的一部分。连佛教和理学家都讲,只有外面的修行是不行的,要发自内心才可以,这在原则上是一样的。所以奥秘派所说的,不尽然是属灵的,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包含着心理的作用。然而,当他们在那种物质的基督教背景下,发出呼召,倡导脱开外面,回到里面,自然真是一鸣惊人,立刻受到人们的欢迎,而取得了相当的优势。

在神所安排的环境里,平衡的为人并生活

虽然这两派都曾兴盛一时,但从召会历史来看,这两派都没有继续的发展,反而对照出基督徒该有正宗的光景。正宗的基督徒,并没有脱开为人的生活,不像修道士那样,脱开尘俗,到山野修行,也没有脱开所谓外面的工作。他们乃是在神所安排的环境里,过着正常的为人生活,一点也没有脱开作人的缠累,更没有脱开家庭、妻子、丈夫和儿女。他们学习在人群社会中,有正当的职业,持续的担负着工作,作一些该作的事工。然而,他们确实有神的同在。这样的人才是正统、正宗的基督徒,这样的属灵才会长命,才能延续发展。

我承认若有人能脱开一切,不受缠累是相当好;我也承认不该太重外面的工作,乃要更多回到里面,与主有交通。然而神的安排,不是要我们绝对的脱开这些;神的安排乃是平衡的,祂把我们摆在环境里,是要我们得着平衡。

超凡的属灵憧憬并不真实

历史告诉我们,修道士的生活不一定能持久,而那种光是回到里面,发自内心的追求,也不一定靠得住。可惜,人还是常常带着盼望和憧憬,想要脱开俗世的忙碌与搅扰,达到一个属灵的境地,成为天上的一颗星,而不是在地上翻滚的一颗石子。在中日抗战时期,我蒙主带领,在西北各省一地一地作工。我一面作工,一面里面有一种感觉,觉得有一层幔子隔在我和神中间。不管我怎样竭力想冲破这幔子,这个幔子依然存在。同时,我觉得有一个至圣所,总是比我高,我一直想爬到这个至圣所,却爬不上去。之后,我回到烟台,带圣徒们读希伯来书,这个感觉仍然存在。我仍然觉得自己是在至圣所下边的一个人,我一直在爬,却一直爬不上去。到了一个时候,我不爬了,因为我发现这个至圣所不是真实的,而是我的梦想、我的憧憬。

我虽然还没有走到路终,也没有达到属灵绝对成熟的境地,但是照着已过的经历,并参考许多名人的传记,我发现没有人能达到那境地。就着一个普通人里面所有的属灵感觉来说,你我从不会觉得完全达到了圣别的境地。反而你越蒙恩,越觉得在你身上还有不圣的光景,还有不完全的地方,还有冲不过的幔子,还有无法脱开的弱点。你常会有这些感觉,这并非不正常的光景。反之,这是个正常的光景。我不是说,人软弱的情形是正常的。我乃是说,人有一种感觉,一直觉得有一个圣别的境地,想进入却不能进入;有一个至圣所,想要达到却不能达到;有一层幔子,想要冲破却冲不破。这种感觉,会一直留到我们见主面的时候。

在不满意中,学习谦卑,不受搅扰

在神智慧的安排里,祂创造了人,又许可人一再的堕落,还许可人住在这地上,并且让这地是如此的黑暗、败坏和复杂;这乃是要彰显神的智慧。神是要在这样黑暗的光景中,产生出许多神的儿女,作祂儿子荣耀的配偶。等到新耶路撒冷显现出来时,神就要完全得着彰显。然而今天,这样荣耀的光景还没有显现,在我们里头还没有完全显明,反而我们常觉得,里面有许多不洁、不能,许多软弱与失败。在这样一个软弱的情景中,我们常想要作天使,住在天上,成为天上的一颗星。这是我们的憧憬和理想,但这不一定正确。盼望你我都持守一个平衡,虽然不满意于我们的景况,但不要因着我们的感觉一直受搅扰,这些都是打岔。我们一面要学习谦卑,不以为自己达到了一个境地,得着了什么,看见了什么。另一面,不要受搅扰,以为今天还没有看见什么,还是如何的不行。

以弟兄姊妹实际的生活为例,可能有的人单身,没有家累,早上起床后,就可以好好晨更享受主,晚上也能按时上床就寝。然而有些家庭孩子还小,若是孩子生病,作母亲的半夜还要起来喂孩子吃药。第二天早上,自然是无法起来晨更。然而,她若是能在那一天,用一点零碎的时间享受主,那操练就是真的。

神许可荒凉,以培养真实的属灵生命

盼望我们都能清楚,在零落中学的功课才是真实的。当日亚伯拉罕蒙神带领,经过伯特利和艾。(创十二 8)一面是伯特利,原文意,神的家;另一面是艾,原文意,乱堆。这意思是,按着当时的情景,亚伯拉罕所面对的,一面是神的家,另一面却是乱堆,是荒凉。在我们的生活中,有许多情景的确叫我们感觉混乱、荒凉。比方,丈夫的情形、儿女的情形,都叫我们感觉混乱、荒凉。今天所有作父母的,几乎都觉得儿女是混乱、荒凉的;而少年弟兄看父母的光景,也是混乱、荒凉。特别是当你有一点属灵的追求,有一点摸着时,立刻你会感觉你旁边有混乱、荒凉的光景。你觉得所在的召会荒凉,讲台的信息不能满足你。虽然你觉得那里是伯特利,神的家,但另一面你也觉得那里有艾,有乱堆,一面觉得有神同在,一面也觉得荒凉。

这一切的荒凉,虽不能说是神的创造,但起码可说是神智慧的许可,祂许可许多荒凉的光景。两千年来没有一个人能说,他愿意他的兄弟姊妹属灵,他的兄弟姊妹就属灵了,她愿意她的丈夫属灵,她的丈夫就属灵了。属灵的丈夫巴望妻子属灵,属灵的妻子巴望丈夫属灵,属灵的父母巴望儿女属灵,属灵的儿女巴望父母属灵,但结果都事与愿违。两千年的召会历史中,难得看见父母巴望儿女属灵,儿女就属灵的,或者儿女盼望父母属灵,父母就属灵了。

为什么会有这些荒凉的情形?因为神要让你我认识现时的光景。召会历史有例可寻,那些不属灵、不爱神的人,反倒有属灵的儿女。那些属世界、不爱神的儿女,反而有属灵的父母。像盖恩夫人那样属灵的人,她盼望丈夫能和她在灵里同走一条路,达到同样的境地。然而一路上,盖恩夫人的丈夫都是她的一个缠累和十字架。这一切都是神许可的。为什么呢?因为这是最好的田地、最好的“温床”,来培养真实属灵生命的长大。

在伯特利与艾之间,操练真实的属灵

真实属灵生命的长大,就在这个荒凉的环境里。千万不要奢望,有一天你所盼望的都能达到,读经有亮光,祷告有主同在,一作工就名声响亮,你的妻子,你的丈夫,你的儿女,你的父母,所有的弟兄姊妹都属灵。这乃是奢望。两千年来的召会历史,都没有这样的光景。反而真实属灵的人,都是在伯特利和艾之间经过。神没有让我们脱开这些荒凉,去作修道士,也没有叫我们脱开这些外面的工作,去作一个奥秘派的人。神要让我们留在蒙召的身分里,(林前七20。)有妻子的还得有妻子,有丈夫的还得有丈夫,有儿女的还得有儿女,有家庭的还得有家庭;并且要学习在外面劳苦,亲手作工。我们若是能在今天这个烦杂的地,烦杂的光景,堕落的情境里作正常的人,才是真实的操练属灵。在伯持利和艾中间,乃是我们每天平常的经历。

我们都巴不得我们所在的召会,属灵而没有难处,充满和谐,且满了神的同在和荣耀的光景。然而至终,你我会发现,我们虽然尽所能的维持局面,却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风浪出来,总有不和谐,总有人的肉体、弱点会出来搅扰我们,总是有艾伴随着伯特利。我们都像跟从神的伯拉罕一样,从伯特利和艾中间经过,这边看看是神的家,那边看看是一堆荒凉。所以请记得,无论你怎样祷告,怎样用尽力气,你还得预备好,今天叫你快乐的属灵召会,有一天或许会让你心痛。今天可能是伯特利,明天就变作艾。这就是我们真实生活的一幅图画。

从某一面说,这也是神所知道的。借着外面的情形,配合神那上好的工作,我们里面真实属灵的生命,才能在这种矛盾荒凉的“温床”里得着发展。千万不要以为,有一种光景是绝对属天、属灵、一帆风顺的。没有这回事。神没有叫我们在天上作人,乃是安排我们在地上作人。当然神也喜欢我们作一个属灵的人,然而真实的属灵,并不是脱开作人的各种关系,而是在这些关系里,看见各种事情都是灰色的,所有情景都是荒凉的,却仍然能在这种光景里好好生活为人。

我们要看见,我们所憧憬那个完全属天、属灵的情境,并不是真实的。不管我们多长进,多有看见,我们里面仍然一直会有荒凉的感觉,因为我们还在这个地上,还在旧人里面,还在肉体里。只要我们还在地上,没有被提到天上,一切所给我们的,仍然可能是一种荒凉、一种艾的感觉。我们乃是在伯特利和艾中间,一直的寻求进步而往前。我们一面感觉荒凉,但一面有神的家,有神的同在。我们一面觉得讲台信息不精采,但一面却看见许多人蒙恩,得到供应。虽然一面是艾的光景,是软弱荒凉的情形,但一面有伯特利,有主的祝福。我们需要脱离属灵的憧憬,而在荒凉的光景中学习经历神,并逐渐的往前。

看见基督与召会的启示

我们不该有不切实际的属灵的憧憬,但我们的生活和事奉,却是有异象的。这异象是根据圣经的启示,而圣经启示的中心路线乃是基督与召会。

基督与召会是圣经启示的中心路线

启示录中基督与召会的启示

在启示录开头,我们看见七个金灯台,乃是指一地一地的召会。到了十二章我们看见一个宇宙的妇人,日月星都围绕在她身上,那主要也是指召会。与这个妇人相对的,还有一个大妓女,大巴比伦(十七1-6),那是宗教和世界联结所产生的集大成。到末了,出现召会最终表现的新耶路撒冷(二一2)。另一面,在启示录里,一直用召会来启示基督。二章开头,在七个金灯台中间,有一位行走在其中的人子,就是基督。到末了,新耶路撒冷城的中心就是羔羊,也是指基督。可以说,整卷启示录都是以基督作一切的中心和执行者。所以,启示录所给我们看见的,乃是基督与召会。关于基督与召会的启示,我们若要更深入,就必须从整本圣经来看。

召会乃是神照着基督所造的新人

以弗所五章三十二节说,基督与召会乃是极大的奥秘,是这一个宇宙的启示。而圣经启示的中心路线与钥匙,就是基督和召会。我们先从旧约说起,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至二十七节说,神乃是按着祂自己的形像和样式造人。这样的记载,就含示基督与召会。神按着祂自己的形像造人,祂的形像就是基督。在歌罗西一章十五节说,“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这里清楚说到爱子,就是基督,乃是神的像。所以,神按着自己的形像造人,就是按着基督,以基督为模型、为形像造人。

到了新约就看见,神最终所造出来的人,并不是亚当这个旧造的人,乃是新造的新人。神创造人的工作并没有停在旧造的人身上;在旧造的人身上,神没有完成祂的工作。神造人的工作,乃是从祂所造这个旧造的人里面,再造出新造的人来。乃是等到新造的人产生了,神造人的工作才完成。

以弗所二章十节说,我们这些蒙恩得救的人,乃是神的杰作。十五节又说,我们这些蒙恩得救的人,乃是神所造的一个新人。到了四章二十四节又说,这新人乃是照着神,在那实际的义和圣中所创造的。这与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节的话相呼应,神乃是按着祂的形像创造人。创世记一章里所造的人,表面看似乎与召会不相关,但是对照以弗所二章、四章,神所创造的这一个新人,可以看出创世记一章的人,至终乃指向召会。所以,神造人的中心意愿,乃是要以基督为模型,来创造召会。

虽然今天有许多得救的人,但神在他们身上那个造人的工作还没有完毕。我们只能说,头一步的工作是完毕了,旧造创造的那一步工作是完成了,但第二步还没有完成,因为人还没有让神在他们身上,完成第二步创造的工。虽然他们让神在他们身上有了第二步的创造,但是这创造还没有完成。直到今天,神还在我们身上作进一步创造的工作。神今天在这里,仍在创造人,但不是第一个旧造的人,乃是第二个人;因为惟有第二个人,才有基督那完全的形像。

新约书信中,有关基督与召会的启示

我们还可以从几处经节,看到神在人身上新造的工作。罗马八章二十八至二十九节说,“我们晓得万有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因为神所预知的人,祂也预定他们模成神儿子的形像,使祂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神要万有互相效力,就是要把我们模成祂儿子的形像。

歌罗西三章十至十一节说,“并且穿上了新人;这新人照着创造他者的形像渐渐更新,以致有充足的知识;在此并没有希利尼人和犹太人……,惟有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内。”这一个新人乃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在这个新人里,旧造的人没有地位,惟有基督是一切。神要把基督造到这个新人里,以致这个新人满有基督的形像,而这个新人就是召会。

林后三章十八节也说,我们要“渐渐变化成为与祂同样的形像,从荣耀到荣耀,乃是从主灵变化成的”。这里所说的,不是个人的改变,乃是召会这个团体新人的变化;每个弟兄姊妹都在这里变化,并且是共同的变化。腓立比三章二十一节说,“祂要按着祂那甚至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动力,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使之同形于祂荣耀的身体。”约壹三章二节也说到同样的事:“祂若显现,我们必要像祂。”当基督来的时候,我们必要像祂。

以上这些圣经节都让我们看见,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至二十七节所说,神按着祂自己的形像造人,其中心意义乃是基督与召会。基督是一个模型,而召会就是神照着基督,在基督里所创造的一个团体人,一个新的人类。这个人类不是旧造的人类,乃是新造的人类;这一个乃是召会,是基督的身体。我们若是从“形象”方面来看,可以对照启示录四章和二十一章。四章三节说到,神“显出的样子好像碧玉”。二十一章十一节说,“城中有神的荣耀;城的光辉如同极贵的宝石,好像碧玉,明如水晶。”这一座城是召会的终极显出,而其最终显出的光景也像碧玉,就是像神所显出的样子。

对基督与召会有清楚的异象

神在宇宙中工作的中心和目标,就是要在基督里面,照着基督,并以基督为模型,创造出一个新人类,而这个人类不是旧造的人类,乃是新造的人类。这新造的人类是基督的召会,是神按着自己的形像造人的中心意义。神按着祂的形像,就是按着基督所造的那个人,并不是旧造的人,乃是新造的人;而且神要我们脱去这旧造的人,变化成为新造的人,并且这新造的人不是单个的人,乃是一个团体的人。这个团体的人就是召会,就是基督的配偶,也是一座城,神的居所,神的住处。这就是神在我们身上一直要作成的事。

圣经一开头,给我们看见的就是这一个。创世记一章所说的,是一个有神形像的人。到了二章,就说到这个有神形像的人,需要让神进到里面,接受神作生命。所以,在二章就有生命树,说出神必须像食物一样,给人接受到里面,作人的生命,使人能成为祂的配偶,就是祂的召会。一章给我们看见,一个目的、形像的问题。到了二章,就给我们看见,里头生命的问题,二章末了,更给我们看见一对配偶联合的关系(18-25)。这些都是指向基督与召会,也是整本圣经所要给我们看见的异象。

从这里一路往下,贯穿整个旧约,给我们看见夫妻的关系,祭司和会幕的关系,君王和百姓的关系,造殿的人和圣殿的关系,申言者、话语和人的关系,这些都是指向基督与召会。到了新约一开头,就说到这位神借着圣灵,成孕在童女腹中,为童女所生。人称祂的名为以马内利,就是神与人同在(太一23)。在马太十六章十八节,更说到这一位以马内利的神,要在祂自己,以及关于祂自己之启示的这一块磐石上,建造祂的召会。基督与召会是圣经里一个顶大的异象,盼望我们能多下功夫,从整卷圣经的观点,探究这项真理,并对基督与召会的异象,有更清楚透彻的看见与认识。如此,我们就能脱开不切实际的属灵憧憬,照着圣经的中心启示生活并事奉。

一九六零年七月二十六日讲于台北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