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 事奉主者两面的难处-灰心与骄傲 | mswe1.org

第一篇 事奉主者两面的难处-灰心与骄傲


在线答题




事奉者向主祈求增加信心

路加十七章五至十节说,“使徒对主说,求主增加我们的信心 。主说,你们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种,就是对这棵桑树说,你得连根拔起,栽在海里,它也必听从你们。【但是】你们谁有奴仆耕地或是牧羊,从田里回来,你们会对他说,快过来坐下吃饭?岂不对他说,你给我预备晚饭,束上带子伺候我;等我吃喝完了,你才可以吃喝么?奴仆照所吩咐的去作,主人还谢谢他么?你们也是如此,作完了一切吩咐你们的事,只当说,我们是无用的奴仆,所作的本是我们应当作的。”请注意,这段话不是说门徒对主说,乃是“使徒”对主说。这里是把说话的人,摆在一个事奉的地位;说话的是使徒,是事奉的人,不是仅仅蒙恩的门徒。他们对主说,“求主增加我们的信心”主就说,“你们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种,就是对这棵桑树说,你得连根拔起,栽在海里,它也必听从你们”主说完这话,接着说了一个比喻。表面看好像是上文不接下文,然而我们若仔细对照原文,就会看见七节起头原文有一个连接词,可译为“但是”可见下文与上文是相接的。

这段圣经表面看很简单,话语也很平常,但几乎大部分读经的人都承认,很难捉摸主在这几节里所说的意思。因为前后两段话似乎有点上文不接下文,在思路上不容易连接。开头说到蒙主拣选的使徒就是那些事奉主的人,向主祈求加增他们的信心。然而,主并没有回答他们怎样加增信心,反而说到他们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种,就能有何等的功效。接着就说,他们乃是像奴仆一样,即使是耕了地,放了羊,作了许多事,当他们回到主人跟前时,并没有什么可居功的。他们还得学习在主人面前服事,让主人先得满足。不仅如此,他们当有一种心情,一个态度,就是承认自己是无用的奴仆。 这段话初读之下,很不容易找到它的思路,摸着它真实的意义。甚至可能读了无数次,还是读不通。必须等到我们在事奉里,在主的工作上有过一些经历后,我们才懂得。

不是信心大小的问题,而是有没有信心

这段圣经,主要的意思无非是给我们看见,一个蒙神拣选事奉主的人,应当学习不灰心,也就是学习有信心。换句话说,常常学习“相信”,因为只有相信能叫人不灰心,我们一同事奉主的人,常常会有一种光景 ,虽然口头上不说自己灰心,实际上却常困在灰心里面。比方,有些人一直觉得没有从主得着直接的负担;有些人则叹息工作没有什么果效。因此,许多人都不是那么刚强、愉快;反之,都是在一种愁眉不展的光景里。这是一种灰心的情形。

我们若不能从灰心里出来,里头就会一直有一种困扰,求主加增我们的信心,像这段圣经所记的一样。使徒们求主加增他们的信心,意思是,主叫他们事奉,但是他们不能,他们的信心不足,所以求主加增他们的信心,希奇的是主并没有告诉他们如何加增信心;主反而说,只要有信心,就能有信心。对他们而言,是信心太小的问题;对主而言,是有没有信心的问题,主说,你们只要有信心,哪怕信心小到一个地步,像一粒芥菜种一样,只要有这一点,即使对一棵桑树说,你得连根拔起,栽在海里,桑树也必听从。

这话给我们看见的是正面的,意即事奉主的人,不必求主加增信心,事奉主的人需要从根本看见,在他里头有一个东西,叫作信心。所以不要说,我的信心太小,我们常听见基督徒说,“请为我祷告,使我的信心加增一点。”我们要看见,主在这里一点不摸信心大小的问题。主点出了一个事实,我们是有这信心的。当然,使徒们不会没有这信心,我们这些蒙主呼召的人,也不会没有这信心。我们也许认为自己也许只有一点信心,但主对使徒的回答指明,只要有一点,就可以了;有这一点,就一定够用。所以,我们要这样相信。我们需要看见,不是我们的信心增加,乃是我们只要有一点信心就可以;而这一点信心,是每一个信徒都有的。

事奉主者两面的难处

主说完这些话之后,七至八节便说,“但是”你们谁有奴仆耕地或是牧羊,从田里回来,你们会对他说,快过来坐下吃饭?岂不对他说,你给我预备晚饭,束上带子伺候我;等我吃喝完了,你才可以吃喝么?”这意思是无论我们凭着信心作了多少,仍是没有什么可夸的。我们的难处,要么就是落在灰心里,要么就是偏到骄傲里。一骄傲,就看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所以,主说过信心之后,就用奴仆的事,来摸我们的骄傲。

当我们摸着一点窍,看见不是增加信心,而是有没有信心的问题时,我们乃是站在有一点信心的根基上;这能使一棵树连根拔起,栽在海里。因此,我们能作相当的事。

换句话说,当我认识在我里头有一点本钱,有一点信心,然后我凭着这个本钱,这个信心,能作一点什么,这个窍一开,立刻我就能作一些事。可惜我们人是这样的麻烦,不是偏于灰心,就是偏到骄傲。这是不能装假的。好比有的弟兄不是灰心,而是骄傲;即使他不是故意骄傲,但他那种自义,显出一种自命不凡的样子,便是骄傲的摸样。

比方,有两位弟兄作见证,一位说自己圣经读得不好,另一位说感谢主,这些日子自己圣经读得相当不错。又比方两位姊妹,一位说自己怎样没有直接从主得着负担;另一位说她很容易摸到亮光,也很容易接受负担。有人说,自己越过越糊涂。越过越忙,属灵的情形爬不起来,有一种灰心的感觉;另一个人说,他很容易摸着主,并且一祷告就有主的同在。这些情形,都是路加十七章五至十节所描述的光景。主在这里强调的说,你虽然有一点信心,因而有一些成就。但是不要忘记,即使你有信心耕了地,放了羊,你仍旧是个奴仆。这意思是,即使你的信心叫你能撒种传福音,牧养神的群羊,造就圣徒,并且你也都作得相当好,这并没有值得骄傲、夸口的。

你不能说,你作了很多,很辛苦,自己应该先得饱足。不,我们还不能有享受,还不能有可夸的。我们耕了地,放了羊,传了福音,带领圣徒,还得回到主跟前事奉祂,并且先让祂得着满足。等祂吃饱喝足、满足了,我们才可以有一点的满足和享受。此外,我们还得再主面前有一个存心,认识我们是无用的奴仆,所作的本是我们当作的。这一面拯救我们,使我们与主同心;另一面,保守我们一直不灰心,也不骄傲,不灰心是因主已经拣选我,把一点的信心放在我里头,作我的资本、本钱。我就是凭这一点事奉祂,作我所该作的事,而有一点的果效。不骄傲是因无论我作了多少,我都认识我不过是个无用的奴仆。

这件事必须深深的作到我们里面。你我事奉主,全数不在别的,只在乎主放在我们里面那一点信心,那是我们的资本。谁能说我们里面一点信心也没有?我们蒙了神的拣选,蒙主呼召,无论我们这人怎样贫穷,在我们里面总还有一点信心,这一点信心就是我们的本钱。我们不必灰心,我们只要有这一点就够了,只要凭着里头这点信心,就能作许多事。然而另一面,主有智慧,祂知道当我们真的开了窍,学了一点功课,凭着信能作一点什么时,我们就会偏到另一面,会骄傲。我们会以为自己能耕地,也能放羊,立刻骄傲、自满都出来了。所以主说,我们即使耕了地,放了羊,回来还不能吃饭。不能吃饭就是不能自满,不贪图自己的享受。我们还得空着肚皮,伺候在主跟前,让祂先享受。不仅如此,我们要谦卑下来,对主说,“主,我是无用的奴仆。我只是耕了地,放了羊,作了一点事,并没有什么可夸的。主,这不过是我应尽的本分,是我应该作的。”

在我们一同事奉的人中间,很明显的有两面的难处,有相当一部分同工觉得贫穷,觉得自己不能讲道,什么都不行,所以愁眉不展,打不起精神,也提不起劲。另一面,有少数同工有一个光景,不是路加十七章里谦卑、谦虚的侍立在主跟前,对主说,“主,我是无用的奴仆,就是作了一点工,也不过是应尽的本分,是我自己该作的”。他们反而在那里说,“我耕了地,放了羊;我读经有亮光,有异象;我有负担能作这个,能作那个。”我们中间这两种光景是很明显的。有的愁眉不展,有的趾高气昂,自视甚高。这两种情形都需要主的怜悯,因为我们没有可灰心的,也没有可骄傲的。

不灰心也不骄傲,拯救我们脱离事奉两面的难处

我们蒙主怜悯,在我们里面的确有一点东西,像一粒种子,那就是我们的信心。主说我们有一点信心,像一粒芥菜种就够了。这一粒小种子,就是我们事奉的本钱;我们认识这个,凭着这个事奉主。不要在乎我们的无知、我们的软弱,甚至我们的“看不见了”、“记不住了”、“说不出了”。这个“不”字并没有妨碍,即使我们的眼睛完全看不见,甚至即使看过也全数忘了,说起话更是前言不接后语,这都不成问题。

我们该知道,每一个蒙主拣选的人,都有信心。一个事奉主之人的难处,不在别的,就在路加十七章这段话里所隐示的灰心和骄傲。我们的难处就是这样,若不是灰心,说自己看不见、记不住、说不出;就是偏向另一面,说自己看得见、记得住、说得出。路加十七章正好拯救我们脱离这两面的难处。我们不需要灰心,在我们里头有一点东西,是主放在我们里面的,是无法取出的。这一点东西,是我们的资本,叫我们能在主面前事奉祂。所以我们定规能耕地,能放羊,能传福音,能牧养圣徒,牧养主的羊群。

然而,等到我们真能作些什么,能够耕地,能牧羊,那时便要提防骄傲。千万不要说我都能了,我现在得饱餐一顿。主说,“不,你们还得谦卑自己,到我面前伺候我。”若是可饱足、可享受,也是主先享受。我们还得在主面前,对主说,“我是无用的奴仆。”请记得,主从来不喜欢人说,“我是没有信心的奴仆。”主欢喜听见:“我是无用的奴仆。”主喜欢我们常常说,“我里头有信心。”主不喜欢我们说,“我没有信心。”主喜欢我们说,“我是无用的奴仆,即使作了一点什么,真是耕了地,牧了羊,那也不过是我应尽的本分,算不得什么。”我们若记得自己是有信心的人,就不会灰心,并且能够站立;我们若记得自己是无用的奴仆,便不会骄傲。我们要一直在主面前,抓住主在这里所说的话。

我们不需要灰心,也不需要羡慕人所谓的看见异象,或摸着直接的负担。我们要看见,不是每一个事奉的人,都像使徒保罗那样。在那么多的使徒当中,不过只有一个保罗,虽然西拉、提摩太都很好,但是他们也写不出保罗的书信。不要因为这个灰心,只要看见我们有信心,并且我们的信心虽小,却是我们事奉的本钱。另一面要记住,我们是无用的奴仆,所以要谦卑。我们乃是蒙主怜悯的人,即使作了许多,耕了许多地,牧了许多羊,到末了,我们仍不该居功,也不该贪图劳苦后的享受。我们要到主面前,伺候祂。若是可享受,要让主享受。我们在主面前,不过是个无用的奴仆,我们所作的是我们应尽的本分。这是我们该有的认识。

我在养病期间,独自躺在床上安静下来时,我环顾所有事奉者的情形,心里着实难过。有些人的情形就是灰心,有些人是相当自满,相当骄傲。甚至有人很确定的告诉我,他现在有异象,有负担,有亮光,他读经时如何看见启示。这些话听在我里头并没有一点快乐的感觉,我反而为着他们担忧、伤心,我担心有一天会出事情。我知道他们病了,有难处了;因为在同工中,灰心的人很灰心,骄傲的人很骄傲。

我们定规过同工们聚在一起时,要寻求主的同在,各种的情形都要注意。在属灵争战时,我们必须是勇敢的、勇猛的,并且担担子是争先恐后、不怕吃苦的。等到大家坐下来时,感觉更应该敏锐,彼此敞开交通。有些弟兄应该说,“我看见这样的事,不知道弟兄们觉得对不对。”有的说,“我也有一点感觉,但害怕是出于我自己,所以我交通给弟兄们,或者弟兄们给我一个平衡,一点改正。”有人则说,“我虽然外面看不见,里头也有一点感觉,但我怕是出于天然的,我愿意和弟兄们交通。”如果我们中间的情形是这样,我们真要敬拜主。

然而,在我生病的时候,却感觉同工们中,有些人相当灰心,有些人则相当骄傲;这两种情形都是不正确的。看自己不行的,乃是和别人比较,这明显是在自己里面 ,我们若是学了功课,没有自己的感觉,不在自己里面,那么有弟兄起来释放亮光,我们就能敬拜主,而不是与人作比较,我们只应该敬拜主说,“主,谢谢你,在我们中间兴起这样的弟兄,我们赞美你。”有好些弟兄常说,“我看有的同工作工好,读经好,带领人也好,站讲台更好,我却样样不行。看看他,再看看自己,真是不行。”这就是灰心。另一面,已过一段时日里也有相当多的同工说,他能耕地,能牧羊,并有异象,别人在那个地方作工不行,他可以去作作看。这口气就能暴露出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的存心是什么。这乃是落到一种不自觉的骄傲里。

有些人觉得灰心,因为多年来他们求主加增信心,主却没有加给他们。八年前圣经读不通,今天还是读不通。八年前,在主面前没有直接的负担,今天还是没有,某弟兄有,某姊妹有,他就是没有。他一直求主给他加增,却一点也看不到加增,什么都没有加增。然而主说,只要有信心像一小粒芥菜种就可以。我们需要忘记自己的感觉,也不要与别人比较,若不是在我们里头有一点小的信心,在那里顶着、拉着、维持着。相信许多同工都会落下去,灰心了。许多时候,同工们在工作上不振作,甚至不大敢作,没有勇气作,就是因为灰心。另一面,有相当多的人吃饱、喝足了,以为自己治理召会、传福音很有一套,带领圣徒也不错。这样的人,就是违反路加十七章所说的,不在主面前承认自己是无用的奴仆。我们中间相当缺乏谦卑的灵。没有功用的人就灰心,有了功用的人就自满。愿主怜悯我们,这两面我们都不要。

实在说,即使我们今天作了很多事,还得承认,一切都是主的怜悯,是祂给了我们一点祝福。一点带领,并且我们所作的还没有尽,我们该作的还有很多,我们都当认识,即使今天带进了主加倍的祝福,我们是连应尽的本分,都还没有完全尽到。我们没有什么可夸的,我们还得俯伏在主的面前,说,“主,我们是无用的奴仆。”无论是异象、负担、亮光,还是读经、属灵的认识,或是带领召会、传福音,这一切都是没有止境的。所以,没有一个人可以说,他已经登峰造极。你我都必须谦卑,一面不灰心,一面不自满。

灰心或骄傲的难处,在于缺乏彼此相爱

有人问说,我们在一起,究竟如何显出功用?约翰十五章十六至十七节说,“不是你们拣选了我,乃是我拣选了你们,并且立了你们,要你们前去,并要你们结果子,且要你们的果子长存,使你们在我的名里,无论向父求什么,祂就赐给你们。我将这些事吩咐你们,是要叫你们彼此相爱。”读约翰十五章的人,都注意住在主里面,与主的交通,乃是我们结果子的基本条件。然而约翰十五章的真理,不仅是个人单独与主交通的问题,也是众肢体相爱的问题。一个是我们与主之间的问题,一个是我们与众弟兄姊妹的问题。所以,约翰十五章里所说结果子的两个条件,一个是住在主里面,一个是彼此相爱。住在主里面是我们与主交通的问题;彼此相爱,是众人共同的问题。

一般人读约翰十五章,对第一个条件都看见得相当清楚,对第二个条件就相当的忽略。我们以为只要和主交通,就没有问题,岂知圣经中还有另一面,我们和主交通是必要的,但还必须注意另一件事,就是和众肢体彼此相爱。在主这棵葡萄树上,不只有我这一根枝子,还有许多的枝子;按主的身体而言,也不只有我这个肢体,还有许多的肢体。不只我与树的关系要对,我和众枝子的关系也要对,所以我们要住在主里面。也要和众肢体彼此相爱。

我们所以有灰心,或自满的情形,有路加十七章中两面的难处,并非我们与主之间缺了交通,多数原因在于我们彼此缺少相爱。若是我们一直实行彼此相爱,我们便不会灰心,也不会自满。彼此相爱是配搭的问题。我们中间该有许多功用,却没有显出来,问题就出在这里。有些人苦于显不出功用,就灰心了。另有些人显出一点功用,却落到骄傲里;这个自满、自傲,破坏了他的功用。这两面情形在我们中间造成很大的亏损,其原因就是缺乏彼此相爱。

若是我们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就只好支取别人所有的。这是很对的,主并没有要我们个个都行。圣经给我们看见,在那么多使徒中,写以弗所书的只有保罗一个,主并没有要人人都作保罗。但是我们看见,却有许多人支取保罗的丰富,提摩太、提多都是如此。真理是平衡的,一面说,每一个事奉主的人,都该学习活在主面前;但另一面,并不是每一个事奉主的人,都直接从主接受负担。比方,提多在各城设立长老,(多一5),他的负担不是自己从主接受的,乃是照着使徒保罗所吩咐的。或许今天有弟兄姊妹会说,“我自己还没有这个负担,你既有负担,你自己去作吧。”若是这样,就表示我们没有配搭。什么叫作配搭?乃是有一部分人作眼睛,看见前面汽车来了;还有一部分人作脚,立刻接受眼睛的警告,快快的闪避。看见的是眼睛,不是脚,但还需要脚才能闪避。今天的难处是,大家都想作脚,或者都想作眼睛。这就是没有正确的配搭。

主若怜悯我们,今后我们要学习好的配搭。一面说,每个人都要学习活在主面前,与主有交通;但从另一面说,当我们事奉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能单独说他看见什么,我们需要学习彼此配搭。比方,一位姊妹应当学习活在主面前,凭着里头那一点的信心,欢喜快乐的投身在事奉里。然而,在事奉的行动上,她该学习接受安排,与人配搭。她没有一个地位,也没有那个恩赐,直接从主接受负担,她的地位就是接受别人的安排,她就该欢乐的从一同配搭的人手中,接受支配与付托。当她实际的去执行时,就会看见主的同在。这并非人意的组织。

若是主许可,盼望我们被带到一个地步,连讲台也都是彼此配搭的。以传福音或主日讲台为例,在释放话语之前,有负担释放话语的弟兄们,可以一起交通。或者有人说,“我有一点感觉,要释放一篇信息,我觉得主今天要说这个,因为弟兄姊妹有这样的需要。”并且把他要如何说,都交通出来,让大家一同来看。也许有人便附和的说一点话,再加上一些需要注意,或需要避免、提防的点;甚至有一同事奉的弟兄,交通出一些实际的情形和难处。这样交通过后,讲台上释放的信息,必定比没有交通更刚强、更丰富、更明亮,也更实际。

借着配搭,实行彼此相爱

目前最需要的,就是事奉的人能够完全的配搭,完全的合作;所以,我们要有许多的事奉聚会。实在说,事奉聚会就是来在一起交通。盼望我们能够蒙主怜悯到一个地步,在这样的交通里,不怕说到个人的难处。比方,我们可以说到某位弟兄的讲台,还有什么欠缺的。我们彼此交通,互相接受,把那些难处、弱点,借着交通带过;把那些刚强、积极、丰富、正面的,都加上去。若是这样话语的讲台定规刚强、明亮。虽然主在我们中间的路,并不在于兴起一个会讲道的人,尽更强的话语职事;但我信主的路,乃是带领这些尽话语职事的弟兄们,慢慢调和成为一个。借着一同的交通虽然仍是某位弟兄作话语出口,但话语却比没有经过交通更刚强、丰富。

不仅讲台如此,连探望、召会中的带领、青少年的服事、都当如此。按规矩,作青少年工作的工人、事奉的弟兄姊妹、和长老们,应该一同坐下,好好交通,好好在主面前研究,看看会所里青少年的工作该怎样作。总要祷告再祷告,交通再交通。在交通里,有些人也许并未直接参与服事,但是可以把感觉、难处说出来;结果大家不分彼此,交通、建造在一起。照着主在约翰十五章的话,我们若彼此相爱,定规多结果子。若是我们仍向以往一样,都是各自活在主面前,等到要事奉,也是你作你该作的,我作我该作的;我感觉你作的有些缺欠,我不说;我作的有些差错,你也不讲; 你有什么能加给我的,我也不一定接受;大家里头都有故事,彼此间都不通气,结果自然无法有果子。

现在我们需要一改从前的作法,实行彼此相爱。我们应当来在一起,众人把各自的工作逐一交通出来,接受大家的批评、改正, 好除去我们的弱点。结果一个人在某地的工作,就是我们全体的工作,因为他工作的眼光,不是他个人的,所带去的也不是他个人的。相当有属于他的东西,但是也相当有属于别人的东西,众人就调在一起。这样,他讲一篇道,不仅是他自己的看见,还有别人加上去的亮光。众人便一同承当讲道的结果,不是一个人所作的,乃是大家一同作的。或许是两位同工一同配搭,但不只是那两个人去作,而是大家经过交通,一同作的。如果这样,我们中间会产生彼此相爱的实际,所显出的功用,也是出于彼此相爱。我们不仅是各自住在主里面, 与主有交通,更是各个彼此相爱。

我们在积极方面很缺乏这种彼此相爱。我们需要积极的往这一面带领弟兄姊妹,使全时间服事者和长老们彼此相爱,到一个地步,在功用上相爱,在同作枝子结果子的事上相爱。不光是一个个枝子住在萄葡树上,并且枝子间都彼此相爱。若是这样,我们的长进必然加多,也会显出许多不同的功用。因为我们有各种样的人,有各种样的功用,有的作手,有的作口,有的作眼睛,有的作脚;有的直接从主接受一点负担,有的在配搭里接受一点安排;有的也许在原则上像使徒保罗那样,有的也许在原则上像提多、提摩太。但这并不抹杀个人与主之间的交通,个人活在主面前的情形。

至此,我们的工作才能像样,我们在主面前才能学好功课,并且我们事奉主的两种难处,都能迎刃而解。盼望主怜悯我们,把我们带到这个境地,一切在工作上的举动,事奉里的活动,都是这样;一面个人活在主面前,另一面众人都在功用上彼此相爱。

最近某个地方召会就有一点这样的作法,弟兄们在释放信息之后,就摆在一同事奉的同工面前,大家一同来评论。不光是讲过之后一同评,在未讲之前也一同交通。每个人都摆出自己的感觉 ,甚至对聚会的带领,都交通给弟兄们,结果就交通出实在的东西。到了聚会的时候,众人便有在灵里的默契。这样,就见证他们彼此间的配搭是活的。

结语

一面,我们因着看见在我们里面有一点的信心,而不灰心;另一面也学习无论作了多少,还得承认,我们仍是无用的奴仆, 所作的不过是我们应当作的。不仅如此,在我们尽功用时,需要学习住在主里面,而彼此相爱;在功用上有交通,彼此间有好的配搭。在话语的讲台是如此,探望是如此,聚会的带领也是如此,一切的活动都是如此。这样,我们便能配搭起来,彼此加强,得着更多的丰富及平衡,蒙到更大的保障。我们借此都能学到许多美好的功课,并免去不必要的错误。

一九六零年七月十九日讲于台北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