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在于灵不在于字句 | mswe1.org

第七篇 在于灵不在于字句


在线答题


读经:罗马书一章九节,二章二十九节,七章六节,十二章十一节。

按着灵的新样,不按着字句的旧样服事

我们需要领悟,无论属灵的道、属灵的知识有多高,若我们不在灵里,那些之于我们不过是字句、仪文。过去,我们落在字句、仪文里太久了;对于在灵里的事奉,我们的感觉、认识、领会都不够深。认真说,我们在灵里的时间都不够多,我们也不太注意灵。因此,我们在灵的事上也不练达,甚至有些服事者还不知道如何运用灵;这实在是我们的短缺。

基督教所以下沉、荒凉,成为宗教,不外乎两个原因。第一是道理,宗教里没有一个是不讲道理的。第二是仪文,已过我们也逃离不了这个。我们搞道理、仪文搞得太多。然而,当我们注意灵的时候,撒但就兴起人来反对,说我们把讲台去掉了。事实上,说这话的人是怕从讲台上失业。我担心常常站讲台的弟兄们,一旦不讲道,其光景就真的是失业了。换句话说,你不讲道你就没事作了,因为你不会运用灵。现在主转移了时代,转到灵的时代,所以我们非要学习操练灵、运用灵不可。有人以为操练灵就是祷读;这是不对的。首先,你不能把祷读当作一个作法实行,认为现在的带领既然不重在讲台,那么就实行祷读吧。这是行不通的。要知道,你必须先把你自己的灵挑旺起来,烧起来;因为你的灵不焚烧是不行的,作法是无用的。这一点我们众人都要有警觉。

其次,今后大家在读经的事上都得受调整,不要把圣经一打开,就开始动头脑,落在心思里。当我们一打开圣经,就要用灵祷告,不要自己编造话语祷告;乃要用圣经的话祷告,要把你这个人的灵祷告起来,祷告到让灵焚烧。不仅如此,也要学会唱诗,即使外面不唱,里面也要唱。我们这个人若是不唱诗,不祷读,头脑就容易转个不停。所以,要使头脑停下来,就要借着唱诗、祷读,甚至背唱诗歌。你我读经的头脑都应该打碎,因为我们已往用脑过多。特别是弟兄们,不要再用头脑了,要学习一打开圣经就祷读。一切在于灵不在于字句,我们服事主要按着灵的新样,不按字句的旧样。真实的讲道乃是在乎灵,而不是在于头脑或心思。

今天我们的工作能有一点果效,实在是主的怜悯,正如马太五章四十五节所说,主“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我们不过是东碰西碰,碰着一点点而已;我们没有多少活在这个灵的流里。我事奉主三十多年来,曾遇到很好的光景。有一次在菲律宾南岛,我一进到会场,我的灵就出来了。当时话语不断的释放出来,那真是灵说话,真是不在头脑里,的确是灵的出来。一九四二年,烟台大复兴那一次,我和长老们为二百多位圣徒按手。这二百多个头一个接一个的接受我们的按手。我们为这两百多位的祷告,如同一个祷告,整个合起来就是一篇道,那实在是灵的涌流。那时,按手到一个地步,召会的空气,实在是祷告的空气;得救的人是透彻的得救,人一受浸以后,就接受按手。二百多位跪着进来,后面还有人陆续进来;那的确是灵的涌流。所以,灵一定要出来,我们必须让灵出来,把召会带到灵里。

基督徒基本的三要件-我们的灵、主的灵、主的话

操练运用我们的灵

若是我们不操练灵出来,我们的呼喊就变作乱喊乱叫。所以,我们非改观念不可,我们只需要一有工夫就祷读,把我们的灵祷告到如火挑旺起来。或许有人会批评我的带领有一点过了,但我心里很有把握,这是一条最稳,同时也是最新、最活的路。关于祷读,有三个重点,就是我们的灵、主的灵、和主的话。第一,无论是祷唱、祷读,或是彼此对说、彼此对祷,甚或宣读、分享,点点都是要操练我们的灵。我们不是教人乱喊乱叫,不是教人说方言,而是教人操练他的灵。祷读操练灵,祷唱也是操练灵。我们的灵乃是实在的,比我们的眼睛还实在。人若失去双眼而失明,乃是痛苦的事。然而人的灵若失去效用,便是最痛苦的事。所以无论祷读、或祷唱,都该是操练灵。

今天我们都是事奉神的人,一个人得救之后,就是作这一行的;这一行是用灵,不是用头脑。人要得着学位需要用头脑,但事奉神乃是要用灵。神是灵,事奉祂的必须用灵。所以,我们要事奉神,就得天天操练灵,才能认识神。因此第一,我们的灵要强。不要以为圣经知识增加,或者读了许多属灵书报,就认识神了;要知道,那都是在操练头脑。据我观察,无论是在中国或西方,许多讲道讲得最高的人,都是在头脑里。这可以从圣经得到证明。约翰五章三十九至四十节说,“你们查考圣经,…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从这里我们看见,人可能查考圣经、研究道理,却与主分开,没有接触主。

法利赛人、经学家都是查考圣经并且重看圣经,却不肯到主这里得生命。在这里我们看见,研究圣经是一件事,到主这里得生命又是一件事。或许你会说难道他们查考圣经有错么?然而,不可否认的,主耶稣责备那些犹太宗教徒,因为他们查考圣经,却不肯到主这里得生命。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所以同工们必须醒悟过来,即使作长老的,从前学过治理,虽是有用,但若没有灵也仍是仪文、字句。因此,你们非操练灵不可;这就如同在运动场上赛跑的人,非操练他的脚不可。我们今天要事奉,非操练灵不可。操练灵乃是最稳妥的。

操练碰着神的灵

第二,当你用灵祷唱、祷读时,你的灵就敞开,就与神的灵有交通。你不敞开,交通就中断;你一用灵,你就碰着灵。我们刚开始操练祷唱、祷读时,的确有一点乱,但是我们宁可这样乱。因为我们若是很守规矩,很有秩序,却是死的,这就与天主教没有两样。虽然我们的操练还不够练达,但是这样一操练灵就活了。有人批评我们的带领太过了。实在说,这班批评我的人才需要受点平衡。他们搞道理,搞头脑,搞言辞,搞讲法,搞动听的道以获取人的认同;然而,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过去了,却看不见什么工作的结果。虽有好听的道,但是人在哪里?

洛杉矶的负责弟兄们,在访问东京召会时,看见圣徒在会中操练祷读,之后众人纷纷站起来作见证。令他们大感希奇的是,这些见证加起来,就像一篇道,衔接得非常和谐。这个特点证明,祷读的效力太大了。实在说,我们的祷读应当操练到那样的光景。弟兄们又说到,在富山那里传福音,到会人数有三百多,其中有许多在富山大学就读一、二年级的学生得救。他们不仅得救了,甚至在末了一次聚会中,站起来作见证。洛杉矶的弟兄们见证说,“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刚得救的人,那样作他们得救的见证;这使富山的聚会达到最高峰。”这就是祷读的功效。

所有的弟兄们都当丢弃知识的路、讲道的路;并且要醒悟,在各地不要再学习如何讲道,乃要操练你们的灵,把你们的灵搞活,搞热,烧起来。每到聚会里就是操练灵,借着祷读操练灵,借着祷唱操练灵,要把众人的灵都操练得活起来、焚烧起来。如此一来,当人来到聚会中就会得救,他们的灵就调进去了。

我们都知道,种田需要翻土,特别是路旁的土。主耶稣也说过,路旁的土并不叫种子生长。(太十三4。)所以你要种田,就得翻土。这意思是要把人的灵翻过来。当人的灵活起来,人就会活出一种见证,让旁边的人看了问说,“这些人在作什么?他们一定得着了什么东西,不然怎么会这样?这是怎么回事?”结果亲友大受感动,都来参加聚会,召会的人数就繁增了。所以,仅仅讲一些死的道是没有用的,我们必须转,因为今天的需要乃是灵。我们要天天操练灵,来碰着神的灵。

要接触主的话

第三,要接触主的话。主的话是活的,是宝贵的。我们的灵、主的灵、主的话是基督徒基本的三要件。有什么比我们的灵、神的灵、神的话更重要?所以这条路是稳妥的。我们操练的时候,吵一点、乱一点没有关系,但是灵一定要出来。弟兄们都得醒悟过来,不要再想讲道给人听,乃要帮助人操练灵,操练到每一个人的灵都烧起来。最好的办法就是祷读、祷唱,让自己的灵先烧起来。今天乃是灵里焚烧的时候;如此,圣灵的能力就能穿在你我身上。这是我们今天的需要。

敬拜主的三大工具-我们的灵、诗歌、圣经

在擘饼聚会中,虽然不祷读也可以很活,但不容易丰富;因为没有主的话,就没有路线,也没有中心。负责弟兄们需要先在主面前寻求,从主得着引导,选出记念主用的圣经节,例如以赛亚五十三章,腓立比二章等。擘饼聚会可以和别的聚会一样祷唱诗歌、彼此对说,但要重在灵的出来。开头唱诗,不必等负责弟兄,谁都可以操练带头唱诗;要唱得活,不要等待别人带领聚会。不仅如此,还要列出祷读的经节,让大家翻开圣经宣读,对读,之后就祷读。这样,就能帮助众人有祷告的灵。否则有的人祷来祷去,就是那几句话。若是一次能给几处经节,作为祷告的材料,这样祷到一个地步,就会有灵感;这时,就可以配上一首诗歌。

例如,祷读腓立比二章六节:“祂本有神的形状,”可以配上诗歌六十六首第二节:“耶稣原有神的形像,竟来成为人子。”无须从第一节唱,可以从这一节唱,或者只唱这一节。唱完后把诗歌祷唱祷唱,那就更丰富了。祷唱完了,再祷读经节:“降卑自己,顺从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8。)祷到一个时候,又有灵感,再选一首关于主在十字架受死的诗歌,再祷唱。之后,再祷读经节:“神将祂升为至高。”(9。)这时,众人的灵升到该祝谢擘饼,有人就可以祷告说,“主阿,我们接领饼杯,你加上祝福。”又一个说,“主阿,丰满的祝福。”然后,几个人为饼杯祝谢,不必拘泥于形式。祝谢过后,就有弟兄传递饼杯,另一面一位弟兄题基督升高的诗。唱过、祷唱后,再祷读,“神…赐给祂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9。)以后,再唱一首颂赞主尊名的诗或其他,然后再祷唱,再祷读。这样祷唱、祷读,既丰富又有中心。所以,敬拜主的三大工具,就是我们的灵、诗歌、圣经。无论那种聚会,就是用我们的灵,用诗歌,用圣经。

不仅如此,擘饼聚会之后,需要有一点分享和见证。原则上众人都必须有分,都要把丰富摆出来,并且众人的灵都要出来。我们的宣读、对读、祷读,都是为叫众人的灵出来;末了的分享、见证,也是叫众人的灵出来。在每个聚会里,每一个人的灵都要出来。有一百个人,一百个人的灵都要出来;有六十个人,六十个人的灵都要出来。如此,擘饼聚会就活而丰富,每一个人都是活的事奉神。

要带退后不聚会的圣徒回来

此外,我们到会人数的比例太差。台北有一万多的圣徒,到会的却只有两三千人;恐怕别处也是这样的比例。这需要研究调查,那些人是什么原因不聚会。知道因由之后,就要研究出一个方案,医治这个“病”。今后我们不能再重演,带一百多人得救却只有二十几个人聚会,其余八十个不知去向。今后所有常聚会的弟兄姊妹,都要在聚会中操练有供应,并且每个人每个月都得带一个退后的,而且要带成功。实行时不要马虎,每一个经常聚会的人都要带一个,不是带新得救的,乃是带退后不聚会的。一个带来了,再带一个,一个一个作,实在有可作的。但是不要按老规矩作,总要花工夫研究,以改善现况。最重要的是,要先把自己的灵烧起来。

关于祷告聚会

关于祷告聚会,盼望不要再报告祷告事项。有人会问那怎么办?不要报告祷告事项,意思是不要死的报告,乃要活的报告。比方,聚会开始可以先选一处圣经,如以弗所六章十一至十九节:“要穿戴神全副的军装,使你们能以站住…与…那邪恶的属灵势力摔跤。…为众圣徒祈求,…也替我〔使徒〕祈求…。”负责弟兄带着大家宣读,若有时间也可以对读。之后就祷告,你祷告到“站住”,若有负担就说,“主阿,叫这里的弟兄站住;这里好多弟兄都站不住。”另一位祷告说,“主阿,是阿,这里的弟兄有一万多,但到会的才二千多,许多弟兄都都退后了。”这样一祷告,这就是报告,大家就会跟上去,为这件事祷告。众人就为退后、久不聚会的弟兄祷告。祷告一会儿,有人想到香港了:“主阿,香港有谁站住?”这也等于报告,大家就转到为香港祷告。有人点到那里,就有一个祷告出来,这头一个祷告的就等于报告,这就是生机的报告。有时不一定要呆板的照着圣经。比方,你祷告到一个时候,有感觉:“主阿,我们有一个姊妹生病,求你记念。”你这样祷告就是一个报告,接着众人就会跟着祷告说,“是阿,主耶稣,为着身体的缘故,你医治她。”“是的,主阿,你担当这个病。”有时是为着主的仆人祷告,说,“主阿,你的仆人某某到那里去,你记念他。”这就等于报告,大家就在这一点上祷告。

在祷告聚会中,当祷读完了时,不要花太多时间说到有什么难处,只要为这个难处祷告,这比报告还活。有时一位弟兄站起来,交通某地的情形,接着就赞美。在每一个交通之后,根据交通的性质,都跟着一个祷告,或求告,或赞美,或对付仇敌。这样,祷告聚会就是活的。弟兄姊妹在聚会里,不需要等负责弟兄报告,说,“今天祷告聚会的事项,第一,某弟兄要来了;第二,某弟兄身体有病痛…。”报告到末了,大家都瘪了气,不能祷告。祷读应该是万灵法宝,祷告到那一点,就带上那一点;这一带就等于报告,大家立刻跟上去。

我们必须把祷告聚会转到和擘饼聚会一样,凡来聚会的都要祷告。我们一定要推翻基督教的情形,就是听道挤破门,祷告聚会却只有牧师和牧师娘,以及看守礼拜堂的,再没有人了。目前我们的光景几乎也是如此,这是不对的,这是荒凉的情形。我们一定要翻这个,要把祷告聚会祷告得活,祷告得有味道,祷告得吸引人,叫人非来不可。所以,我们要作到一个地步,祷告聚会和擘饼聚会一样。这个需要灵里焚烧,单单讲死道是不行的。我们的祷告聚会经过十年、二十年,只有二、三十人,这是不能交待的。我们一定要翻过来,众同工长老都要起来翻,要把这事作成功,就是赖在主面前也要赖成功。

用祷读传福音

即使是传福音,我们也可以用祷读的方式。洛杉矶召会就是用祷读传福音。每个月第一个主日上午,他们都传福音,在唱诗之后就祷唱,然后摆出经节来祷读。你一句,我一句,这个就是祷,结果道更活。有时候福音朋友会跟着祷,我们祷,他也祷,就得救了。祷读完,就根据所祷的经节有分享,有见证。当这个祷读的灵感来时,可以说相当丰富,你所想不到的统统都出来了。灵在那里,真是风随着意思吹,又新鲜、又活泼,还富有感动力。末了,再来一个分享,然后是一个见证,最后就可以收网。等到收网的时候,不一定要人站起来,也不一定要人不站起来,这没有一定的方式,最重要的是要祷读。散会之后,还要围着福音朋友,和他一起祷读,三祷、两祷,他就得救了。

此外,福音谈话时也要祷读,不要和人谈太多不必要的话,乃要用祷读与人谈话。人问什么,不必多作解释,只要与他祷读,人就会得复兴。所以,不要落在作法里,乃要活。洛杉矶的弟兄们的确是祷读活了。还有一件事,就是聚会要有一点混合性,除了有祷唱、彼此对说、祷读、对读之外,要给人一点时间作见证。见证就是混合的,什么都有,这样就丰富了。若是同工们有信息更好,但一定要活,而不是滥竽充数的讲道;有丰富就讲,没有就不讲。

关于初信成全

对于初信的弟兄,我们需要有初信的教导,然而不要教导得那么死,乃要活的教。当你教导他们关于膏油的涂抹,或随从灵的引导对付罪时,不要死的教,乃要活的教,并且给他们一点功课,下一次来时问问他们。此外,还要鼓励他们作见证,就是见证他们如何经历膏油的涂抹。等到下次聚会祷唱、祷读之后,就请他们随着灵感作一点见证。这样,众人都有见证并且是活的,就比已过呆板的一个人讲道,然后祷告、散会,丰富得多。同时,还要带他们读圣经,以浏览的读法,一年内很快的读过一遍。

一九六八年九月二十九日讲于台北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