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关于儿童工作与青年工作 | mswe1.org

第六篇 关于儿童工作与青年工作


在线答题


儿童工作

成全青年人带儿童

儿童和青年工作是相当重要的,对此我的负担非常沉重。台北若是不能作出一万个儿童,儿童工作就是不成功。然而,要作到一万个儿童,就需要产生一千个带儿童的青年人;平均一个人带十个,这才能算成功。这件事在大台北地区容易作,只要弟兄们同心合意就能成功。这个工作一定要配搭;若是不配搭,只单独的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作,就不会有什么发展。台北现在有十几个会所,这样的大召会需要大家配搭。不配搭、不和谐,就不容易作事;若是能配搭得和谐,作任何事都容易成功。当然,儿童工作是需要花费心力的。目前儿童主日到会人数还不及三千,仍需要我们继续加强和努力。

学生工作方面,需要年长者受训练来照顾青年人,并要学习多为少年人着想。一个家庭的延续和前途,乃是系在少年人身上。所以,要多鼓励少年人参加主日聚会,让少年人操练作中干,把少年人成全出来。他们若是能这样被成全两年,就会很有功用,毕竟学生得学生比较容易。日后,他们若是毕业要出国,还要给他们出国的训练。

以家庭方式作儿童,避免形式与排场

有人说,年长圣徒是召会的根和干,青少年就像花和果;若是青年人数量太多,根和干来不及供应,就会撑不住。儿童及青少年工作都需要财力,若是负责弟兄集中全力在这些工作上,恐怕会难以维持。然而,这在作法上,是可以研究的。每一个家庭教育子女,都需要费财费力;若是没有家庭的扶持,子女会像孤儿一样。这意思不是要全召会只顾儿童,不顾别的。儿童工作的作法是要研究的,只是不要太拘形式。若是以家庭的方式作儿童,一个家庭带十个、八个儿童,一千个家庭就有一万个儿童,这并不需要太多的花费。

儿童工作不一定要有一个固定的形式或规模,但一定要作出来。这并不是说,负责弟兄都来顾儿童,别的事就不要作了;许多事都是可以带手作的。即便是同工们也得要学习如何将人带进来,而费用又花得少;这是技术上的问题。台北召会若是作不到一万个儿童,是不应该的。因为台北一面有这个需要,一面有这个本钱。无论是儿童或服事的人都有,应该可以作出一万个儿童。我们需要在作法和技术层面有所研究,如何能把儿童工作作出来,却不要只作出一个排场,或只搭一个架子。

青年工作

需要整体配搭

目前最难作的是青年工作,因为没有一个同工有这个干才。不过,我们不一定要倚靠同工的干才,我们应该倚靠众人的配搭。我从旁观察,发现台北青年工作的配搭情形相当弱,等于没有什么配搭。各会所还是各作各的,这个会所和那个会所的青年工作,彼此都不通气;这是一个很大的弱点。全台的青年工作应该有一个编制,有一个配搭;不能这个会所要人,那个会所不答应,这样相争就是没有编制,没有配搭。在某一地方,只要青年工作一有需要,立刻要能调动人配搭,这才能作得出来。

当初我们在上海、南京也是这个作法。虽然那时大部分是我在作,但我们仍是在一个编制、一个配搭里。这样才能通气,工作才能作出来。你们众人平常各作各的,有需要时才来在一起交通,并没有全盘的计划,这种靠偶尔的交通和口头推动,是行不通的。虽然有的会所在青年工作上作得不错,但是台北召会并没有整体的编制;行政力不够,就不容易把儿童和青年工作作得好。

这就像一个家庭管理,有的家庭,父兄都很强,但子弟不一定争气。有的家庭,父兄治理家庭不太好,但子弟很争气,自己也可以成功。若是有的家庭在这两面都强,当然是更好。青年工作是需要有人投入,所以,服事者要有一个志气,一定要把青年工作作出来。即使召会中没有整体的编制,也要承担这个托付,作出工作。青年工作一作好,就能带儿童。这样作五年,召会就会有一番新气象;召会的前途就在这里。所以,这个工作是相当有价值的,至终还可以产生全时间事奉者。若是少年人有心全时间事奉,长老一定要好好带领;青少年工作绝对是召会中必作的事。

存心清洁,提防个性

我们在服事上,一定要爱主,要学习配搭。不要以为自己是某某负责,就不接受长老们的带领。从前台北有个会所的专项奉献,都是自己处理,不要召会过问。这样的居心和情形,都是不正常的。一九六一年,我曾题议集中带领青年人,但有些异议者不同意,不愿意别人介入他们的工作范围。这样的存心并不正确。若是弟兄们的存心真是爱主,为着主的见证,什么都会愿意摆上。今天,主若是安排我在台北,我是极愿意接受你们的带领,你们如何吩咐,我就如何作。这完全在乎人的存心。我们曾经对那些有异议的弟兄百般忍耐、将就,但他们那种居心是无可救药的。就如卖主的犹大,连主耶稣也无法改变他。所以,若是有人居心不良,那是我们最大的痛苦,因为我们这些人不会耍政治手腕。我们只知道作工,不会与人玩弄外交或政治手法。在这一面,我们都要求主怜悯,使我们存心清洁。

除了存心清洁外,我们还需要对付自己的个性。在召会中服事,尤其不能单独。前几年,那些有异议的同工,混在我们中间说相反的话,作相反的事。这都是心不正,个性没有对付的结果。那些人是我栽培起来的,却在背后对我吹毛求疵,逼得我不得不说话。我不敢说我没有错,但若是要吹毛求疵,我们中间没有一个是完全人,即使是保罗也非完全人,只有主耶稣是完全的。所以,我们第一要注意的,就是要对付我们的存心,再来就是提防我们的个性。

以全盘眼光考量青年工作

现在,我们实在需要积极的作青年人。台湾的机会是太好了,这里风平浪静,鱼又多,网也多;若是我们不去打鱼,真是太可惜了。况且青少年得青少年是最容易的。青少年有一个特点,父母讲的话,他们不一定听,但同学、朋友讲的话,他们都会听进去。因此,我们实在应该大量的得着他们,并成全他们去得人。所以,我们都应该来在一起祷告,用全盘的眼光看台湾的青年工作。我们要看各地有那些大学,以及当地的会所、召会该如何开始青年工作。愿主怜悯我们,叫我们众人都显出功用。在世界里作千万富翁,并没有多大的意思;愿主怜悯我们,使我们在召会中显出作为。让我们把成见摆在一边,只要少年人能得救,只要能把他们带起来爱主,叫我们作什么都可以。盼望再过五年,召会中都是青年人。

一九六八年九月二十五日讲于台北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