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和谐配搭带进主的祝福 | mswe1.org

第三篇 和谐配搭带进主的祝福


在线答题




我们在工作上能有多少用处,显出多少果效,完全是在于配搭。

配搭的权柄并无地位的思想

说到配搭,虽然我们注意了多年,也实行了多年,但我们对配搭仍有一个错误的观念,就是对于权柄的错误领会;这个错误的观念是从我们的背景出来的。因着在配搭里有属灵权柄的讲究,我们一听到权柄,就从背景的影响里生出一个错误的观念,以为权柄是地位的问题,好像谁作我的权柄,谁就比我高,比我大。这就是今天在召会中配搭的难处。

其实在配搭中的权柄,并没有地位高低的意思。在身体中的配搭不是作官,好像我是部长,你是局长,局长比部长低;配搭里没有这个。你不能说,眼睛比鼻子高,鼻子比嘴唇高,这完全是配搭的问题。在身体中的配搭,完全重在合作;没有配搭就没有合作,没有合作就没有功用。正如你膀臂上的手臂、手掌和手指,配搭在一起,才能为身体尽功用;并不是手臂比手掌大,也不是手掌比手臂低。同样的,在召会的配搭中,绝不是说,我是权柄,我就高大,你是服权柄的,你就低下。

作任何事只能是一元的,不能是多元的。比如,一支军队出去打仗,里面不可能有两个总司令。若是有两个总司令,这支军队的指挥就是多元的。指挥一多元,就会产生混乱。一支军队必须只有一个总司令,这支军队的指挥必须是一元的。然而,人有一个堕落的天性,这个堕落的天性,就是人的不服,你不服我,我不服你。所以,一题到权柄,人里头就是不服,就是背叛。召会的事奉是一元的,不是多元的;若不是一元就会乱,一乱就会解体,一解体,能力就没有了,功用也丧失了。召会的事奉必须一元化,才会出现一个体系,才有功用和能力。这个一元不能有八个头,甚至两个头也不可以,它必须只有一个头。

在这一点上,历代召会都弄不清楚,有时是服权柄的人弄不清楚,有时是作权柄的弄不清楚。有些作权柄的,像是在作官,要众人都听他的话。有的人甚至到一个地步,以为自己是第一,别人是第二,第二该听第一的。这完全是作官的味道;在召会中配搭,绝不该这样。

不重带头只重显出功用

那么在配搭中该如何呢?这完全在乎主的怜悯。你来到一个场合,是一个地方召会也好,是一个工作区域也好,若是主安排你在那里作带头的,你就带头;若是主没有安排你带头,你就接受安排,接受带领。这不是说,别人作长官,你作部属,他是上司,你是下属;这样的思想不该存留。你到一个区域作工,若不和这个工作区域的带领人调在一起,这个区域的工作就会变成二元化。工作应该是一元的,所以一定要有一个领头的。你作工的能力或许比他高,职事的分量比他重,但环境安排他在这里带头,你就该听他,这才是合宜的。

不要以为你的能力强,你在工作上就是带头的。在环境上,主不一定这样安排。你非得接受环境的安排,和别人配起来不可。一配起来,就有作权柄的与服权柄的。比如你有传福音的恩赐,你不能说你会传福音,就不管配搭的事,不需要配搭。你还得和其他圣徒配搭,还得服带头的人;带头的安排你去那里传福音,你就去那里传福音。等到你去传的时候,你那个传福音的恩赐就该全力尽上,这个别人不能代替你;这时就是你运用恩赐的时候。

千万不要争带头不带头,要紧的是要显出你的功用。你不要在乎谁带头,谁带头都可以。只要带头的说,你去传福音,那就是你显出功用的时候。这就像一个听命的军长一样,你们差派我到那里去,我就到那里,我绝对听调。你多给我军队也可以,少给我军队也可以;给我好的装备我打,不给好的装备我也打。我们在工作的行动上,也应该有这个精神,绝对和人配搭,绝对听调。

自由权柄就是没有权柄

有的弟兄虽然讲权柄,但他所讲的是自由权柄。什么是自由权柄?就是今天你讲得合式,我服你的权柄;明天我认为不合式时,就请你客气一点,我也客气一点,大家都不要过问,彼此客卿相安。这就是所谓的自由权柄。

我们这个工作,这个见证,从一九二二年开始,到了抗战之前,各地起来走这条路,脱离公会奉主名聚会的,非常的多。等到了抗战期间,各地情形是相当混乱,谁也不听谁的话。从抗战前一直到抗战期间,我们各处的同工有几百位,大家都公认倪柝声弟兄是工作带领人,但是倪弟兄能调动,同时肯被调动的,约只有五到十位。许多人倪弟兄不能调动,他们也不肯被调动;这就给我们看见,大家服的是自由权柄。与他合式,他就服你这个权柄;与他不合的,严重一点就说几句反腔反调的话,轻一点就客客气气,保持距离。试想这叫带头的倪弟兄怎么办?当然,他也只好让他们去了。所以那时,名义上的同工虽然不少,但真正配搭在一起,在工作上一致行动的,不过只有几位。

抗战胜利之后,主安排我们到上海,上海就有了复兴。这复兴的风声传到全国各地,福建、广东两省重要城市的弟兄们,都写信请我们去。我们去了一看,情形实在很混乱。到了一九四八年,我们与倪弟兄有一次的交通,我问他说,“我们看过了福建、广东两省的工作,情况相当的乱,这怎么办?”他就讲了耶路撒冷的路线,越讲灵越出来,大家实在受感动。有一位姊妹就说,“这条路线既然那么好,为什么我们不这样行呢?”大家都说,“阿们。”倪弟兄就说,“既然你们众人都要实行,那么你们就得把自己都交出来。”

倪弟兄这样作,是因为他学了功课。既然大家要走耶路撒冷的路线,要受带领,要配搭在一个地方,就得个个把自己交出来。这个“交出来”乃是这样开始的。从那时起,福州马上复兴了,接着全国都复兴了。

我们到台湾来,还是那时“交出来”的一个流。所以当初在台湾,几乎大家都是站在交出来的地位上配搭的。因此,台湾的工作一开头就是一个体系,没有紊乱的情形。回头看我们的历史,在已过这条路上,没有那一部分工作,能比得上在台湾的工作,开展得如此快而蒙福。我们都承认,那个蒙福的原因就在于一,在于和谐。这个和谐一出来,祝福就跟着来了。

工作的祝福在于同心和谐

工作上最要紧的就是要同心;我们非同心不可,因为同心才能配搭。过去在大陆,我们没有多少祝福,是因为没有同心配搭。这些年在台湾有祝福,是因为有同心的配搭。谁都看见了,从一九四九到一九五七年,八年之间的开展有多少。以后中途起了波折,从一九五七年到六八年,几乎没有开展,等于停顿,因为那时没有和谐。所以,同工们必须学习和谐,这是绝对闹不得的。任何场合只要一闹意见,祝福就没有了。若是我们全体同工都同心配搭,工作的前途就非常可观。

祝福在于和谐,在于配搭,不在于会讲多少的道。按我的观察,我们的配搭还不够和谐,在我们的配搭里还有一些小摩擦,这叫我们非常受亏损。我愿意作见证,最上算的事就是配搭,就是接受调动。

工作行动应接受身体引导

请你们原谅我说,你们不必再注意个人引导。在个人的生活行动上,你可以个人寻求引导,但是在工作的行动上,你要放下个人引导,接受身体的引导。弟兄们调你到那里,你就照着你所能的去作。调你到台中,你去传福音;调你到高雄,你也是传福音;调你到高山上,你还是传福音。无论调你到那里,你都可以传福音。不仅如此,弟兄们叫你和谁配搭,你都接受;给你年长的,你可以配搭;给你年幼的,你也可以配搭。叫你带头也可以,叫你完全服别人也可以。这如同一支篮球队,领队的不一定打球打得最好;可能在队里你是第一好手,但你并不是领队,你还得听领队的话,听教练的话。你若不听话,球就不会打赢。今天我们这个工作也是这样,不是你个人作,也不是我个人作,乃是一个团队,一个体系作。

我们当初受了组织基督教的刺激,起来弃绝人的组织,不要人的管辖,只接受圣灵的引导,这在开头是对的;但慢慢的我们偏到另一个极端,什么都是“圣灵的引导”。现在我们回到圣经来看,请问全本新约里有没有一处说,提摩太受主引导?没有。什么地方说,提多受主引导?没有。难道保罗不如我们今天带头的属灵么?我们今天常会说,“弟兄,看主怎么引导你吧。”保罗却从来没有这样作。保罗说,“提摩太,你到我这里来。提多,你要留在那里。”(参提后四9,多一5。)保罗要这个去,这个就去;保罗要那个来,那个就来;保罗要谁留下,谁就留下。你再读新约,你找不出有那一次,提摩太自己在工作上受引导。因为工作是一个整体,只能有一个引导。如同打篮球,如果五个队员有五个引导,五种打法,你看这场篮球怎么打?好的篮球队,全数队员都得听队长或是领队发号,全体一致行动,这样球才能打得好。

工作完全在于配搭

今天我们的工作不倚靠属灵大汉。老实说,属灵大汉到我们中间,反而带来麻烦,弄得大家都不能干了。我们不在乎属灵大汉,完全在乎配搭。虽然大家都差不多,但只要配搭得好,主就有路。这在撒但面前有能力,在人面前也有能力。人会说,难怪他们作工有果效,他们处处都是联在一起,他们是一致的。你若稍微一没有配搭,你就是在分割主的身体,你自己会先失去功用,你也会害了整个身体。这一点我们必须蒙怜悯,靠主恩典学功课。

千万记得,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单独作工。我们不是作解经家,也不是作布道家,我们今天作的是建造身体的工作。上上下下,前后左右,我们不知和多少的人有关联,所以你我不能不配搭。你一不配搭,立刻你就了了。今后我们的工作能否带进祝福,就系在这点上。我们的存心要干净,我们的旧个性要翻掉,我们与人要配搭;这样,我们的事奉就会有果效,前面的工作就会有主的祝福。 

一九六八年九月二十四日讲于台北

原刊于一九六九年八月“话语职事”第二百十八期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