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 存心纯净洁白,通达认识神,并刚强开拓 | mswe1.org

第一篇 存心纯净洁白,通达认识神,并刚强开拓


在线答题




读经:但以理书十一章三十二节,三十五节,十二章十节,士师记五章三十一节。

但以理十一章三十二、三十五节说到:“作恶违背圣约的人,他必用花言巧语使他们被玷污;惟独认识神的子民,必刚强行事。…通达人中有些跌倒的,为要熬炼百姓,使他们纯净洁白,直到末时,因为到了定期,结局才来到。”这里我们看到一个原则,就是在末期来到之先,所谓的敌基督和哈米吉顿大战要来之前,地上有种种的事发生,这会叫我们受到熬炼,使我们得以纯净洁白。这里也说到,有人要被花言巧语所勾引而受玷污,但是认识神的子民,必刚强行事,刚强开拓。

清楚看见主的路

从最起初,主在东方兴起祂的见证,主所给我们看见的这条路,是非常的清楚。尤其是到了今天,大家更是了然,更是透彻。主给我们看见的,就是基督如何是我们的救主,是我们的生命,并我们的一切;而基督这样作我们的一切,乃是为着产生召会,在各地彰显祂,为祂作见证。基督作人的生命和一切,而得着人作祂的身体,以彰显祂自己,这就是神的心意。

因着主给我们看见这一条路,我们才看见已过召会在地上走了样,把基督作救主失去了,把基督作生命失去了,把基督作一切失去了,更把基督要得着一个身体,彰显祂自己失去了。所以,主慢慢的作恢复的工作;五百多年来恢复得很多。今天在所谓的基督教里,派别很多,分门也很多。我们听见派别、分门,觉得是不好的名词;实在说,当初每一个派别,每一个分门兴起的动机,都是相当的好。结果,有些基督徒团体着重基督作人的救主,也有少数基督徒着重基督作人的生命;至于真的认识基督作人的一切,不仅有那个道理,并且实在有那个见证的团体,并不多。再往前就更差了,若是要你找出什么基督徒团体,认识基督要把我们作成一个身体,在地上彰显祂,几乎是找不到。

基督的身体要在地上出现这件事,不是一下就给神的儿女看见的,乃是一直等到约二百年前,摩尔维亚的弟兄们起来,基督身体的亮光才释放了一点。那时他们所看见的不多,但所实行的超过所看见的。而后再过一个世纪,有所谓英国的弟兄们兴起;他们所看见的,比摩尔维亚的弟兄们更多。然而,他们看见的还不够清楚。无论如何,主在地上这两次恢复的行动,实在是开了一个大的窗口,给神的儿女看见什么是基督的身体。

再过一个世纪,到了二十世纪,主把我们兴起来;我们一开头看见的,就比他们清楚多了。当然不能否认的,我们是踏在他们的肩膀上。英国的弟兄们是站在摩尔维亚弟兄们的肩上,我们又是踏在弟兄们的肩上。我们所以能看得这样高,这样远,是因我们踏在他们的肩膀上,这我们不能不归功给他们。然而,若说我们所看见的亮光,都是从他们来的,我们不能承认;因为主的确给我们看得更清楚,更进一步。

撒但有厉害的搅扰

今天我们是看见了这个身体的亮光,但要把所看见的摆到实行里,实在需要厉害的争战。我们无须再去读更早的历史,仅仅读我们中间四十年的历史,就能看见其中的争战非常多。除了开头十年,我不在同工的配搭里,只是听说的;从一九三二年开始,在实行的行动里,我全数有分。那些重大的事故,重大的关键,我不只看见,并且都在其中。我的确看见,撒但的攻击和搅扰实在是大。

撒但历代的争战,最厉害的就是在基督的身体这一点。他要拦阻、破坏召会的出现。他可以给人有基督教的组织,但他不能同意、不能让步,让基督在地上有一个实际的身体出现,以彰显祂的自己。倪弟兄看见基督身体的出现,需要在地方上有实际的建造。这个亮光别人也看见过;这个身体的信息不只我们讲说,别人也讲说。然而,我们不能不承认,别人所释放的都是所谓的异象,只说那个道理,而没有实际出现。

倪弟兄在一九三九年,曾在西方对一班基督徒说,“这些年间你们一直谈召会,如同木匠谈怎样制造椅子,谈了很多,但是今天这把椅子在哪里?”这话很简单,却很达意。这说出在西方一般的光景,都是只有所谓的异象、原则、道理、看见,而没有那个实际出现。所以,倪弟兄回国后,就着手实行,为要带进这个实际。他设立长老室、执事室,并且要长老、执事按时来服事。从那时起,召会就摸着了一点的建造。然而,从一九三九年起,到一九四二年,差不多三年多一点的时间,可说整个阴府的权势都倾巢而出,倪弟兄被迫停下他的职事。撒但的攻击、搅扰,几乎叫整个召会都暴动起来。

那些过去的事,我们没有时间细说。即使是从我们到了台湾,在各处地方建立召会,一直到今年夏天,其间也有许多波折。仇敌用尽一切方法,要毁坏这条路。然而感谢神,今天召会还在这里,一地一地的召会不只稳固,并且是一致的;这实在是主所作的。

看见这一个,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能清楚,我们的路是什么,我们的前程是什么。你说这是我们的异象也可以,你说这是我们的看见也可以。无论如何,这里有一条路是神历代要走的,这里有一个前程是神历代要达到的。

存心纯净洁白,才能走到路终

今后我们在这条路上,能不能受得住试炼,能不能受得住试验,能不能受得住试探?在我们受试炼、受试验和受试探的时候,我们能不能持久,能不能忠心至死走到路终?这些问题不在于我们有没有看见这条路,乃在于我们的存心到底如何。

但以理十一章所说的纯净洁白,就是指里面的存心和品格。主所要得着的人,以存心和品格来说,是纯净洁白的,而后外面的行动才是刚强开拓的。纯净洁白是指为人,刚强开拓是他们的行动。今天在这条路上,我们都是经过试炼,从战场上经过的。我们亲眼看见所发生的一些事,也看见主的表白,更看见主的手怎样处理。所以,这条路你们无须怀疑。然而,今后你们在这条路上,能否受得住试炼、试验和试探,能否经得起折磨,而始终如一,忠心到底,就要看你们的存心是否纯净,你们的品格是否洁白。

回头看我们在中国大陆的历史,二十年之久,我和那些事奉主的人相处,那些在我的良心里感觉是纯净洁白的人,如今都在监里;而那些在我的良心里觉得有问题的人,今天都变了节。所以,若是里头存心不干净,不管你的异象看得多清楚,迟早有一天,你在这条路上会出事情。求主怜悯我们,我们还得回到主面前,蒙祂光照,好使我们从深处直到外面,都纯净洁白;这样,我们才能走到末了。

一九四二年,在上海的同工中,起了反对倪弟兄的大风波,在上海只剩下几个人是站住的。当时我也蒙了保守,丝毫不为所动。现在回头看,我知道那完全是存心的问题。我绝对承认,那时如果我的存心稍微不干净,我也会陷进那个风波中。

中国人有句话说,树大招风。另一面,按人群关系说,没有一个带头的人,是不受攻击的。谁带头,谁就要遭到人的嫉妒。这些都是我们的试炼,试验我们的存心到底是不是纯净洁白。这不是前面弟兄有没有错的问题,乃是我们的存心纯净洁白么?还是我们趁机借题发挥?对方可能有一些弱点,但我们乘机发挥,这就证明我们里头存心不干净。所以,今后我们工作的配搭如何,你我在这条路上能不能走到路终,这不是异象的问题,而完全是存心的问题。

如果我们的存心还有得失的问题,我多得一点就平安无事,我少得一点里头就忿忿不平,这是危险的。若是你有这个不平,迟早有一天你会出事的。若是派你到一个好地方作工,你就去;派你到一个较差的地方作工,你就觉得受委屈。就是这一点点的委屈,有一天要出事情;这证明你里面不够纯净洁白。请我们扪心自问,今天我们里面干净不干净?存心清洁不清洁?

惟独通达人能明白

但以理十一章二十一至三十五节是预言安提阿克以比凡尼(Antiochus Epiphanes)的事。主前一七○年,安提阿克以比凡尼开始逼迫犹太人,屠杀犹太人,并且污秽圣殿。当时有犹大的马克比(Judas Maccabeus)率领犹太人起来抵抗。读经的人都承认,那是将来敌基督逼迫神选民的一个小影,一个预表。所以,将来的事发生,原则就和从前发生的事一样。但以理的预言中说到那些忠信为主作见证的人,乃是纯净洁白、通达认识神、刚强开拓的人。今天这三点我们都需要。我们要对主说,“主阿,求你把我的存心摆在你的光中,除去其中一切的不纯和不洁。”我们的心要纯净到一个地步,洁白到一个地步,除了为着主这条路,为着主的前途,我们别无贪求。若是你我的存心不是纯净洁白到这地步,若是我们在这条路和主这个前途之外,还稍微有什么贪求,有什么盼望,我们在事奉上迟早要出事情。

纯净洁白的人才能成为通达明白的人。今天不管有些人怎么喊看见异象,他们是越看越糊涂。有些人说他们得着启示,但他们的行事为人、他们的作工,却是往错谬的路上直奔。要作通达人,就得里头纯净洁白;里头明亮,眼睛就看得清楚。你有通达智慧,你才真明白。一切别有贪求的人,里头必定不明亮,也必不能通达明白。我们的心一不纯净,我们的眼睛就昏花。惟有我们里头是纯净洁白,我们的眼睛才明亮,我们才能成为通达明白的人。

认识神的子民,必刚强行事

此外,要刚强开拓。认识神的子民,必刚强行事,刚强开拓。越是到末后的世代,越需要我们有作为。为着主,我们要有作为。当人用花言巧语勾引人的时候,正是认识神的子民当刚强开拓的时候,正是我们该有一点作为的时候。

求主怜悯我们。我再说,我们能否走到路终,这要看我们的存心。环境可以非常恶劣,甚至叫我丧命,但我始终不改,一直要走到路终。我们能否这样,一面是在乎主的怜悯,另一面完全是在乎存心。存心纯净洁白,就能受得住熬炼。不然,等到勾引一来,就要出事情。存心若没有搀杂,外面怎样勾引都不会影响我们。

一九六八年九月讲于台北(确实日期不详)

原刊于一九六九年六月“话语职事”第二百十六期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