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研究主恢复中的真理 | mswe1.org

第七篇 研究主恢复中的真理


在线答题


全时间者的工作

全时间服事的人作工的第一个对象,就是他所在地的小排。全时间的人需要知道,如何去帮助小排。我们已经看过,小排聚集就是交通聚会。交通聚会是包罗性的,全时间的人去参加时,不要带着全时间者的身分,也不要摆出全时间者的架子。我们去帮助排里的交通聚会,第一,要帮助他们学习怎样读神的话,最好的材料是用生命读经、恢复本圣经。第二,在擘饼聚会的事上,帮助他们逐步聚出一个模型。第三,帮助他们参加祷告聚会,并学习如何祷告。

全时间者的精神

全时间服事的人不带职业,若是可以,甚至盼望饭可以不吃,衣服也不用穿得太讲究,也不用睡觉。我刚出来全时间时,就有这个精神,真是愿意时间全用在读经、祷告、与主交通、与弟兄姊妹交通、追求主、事奉主、传福音上。认真说来,所有全时间者,都得有这个精神,二十四小时都在思想真理。我自己常常是一早醒来,还没换掉睡衣,就回头思想前一晚的信息。我鼓励你们要有这样的精神。

我替全时间的弟兄姊妹设想过,虽然你们不以全时间者自居,也不摆全时间的架子,但事实上,我们就是作这一行的。我们放下学业,放下职业,不去赚钱,不在世界上飞黄腾达,什么也都不作。我们既然作这一行,就要作得出色。我们固然不应该骄傲,但我们不能没有一点骨气。尤其是年轻人,绝不能软趴趴的,好像随地吃饭,随地穿衣,随地睡觉都可以。

一九三二年,烟台有个公会请倪弟兄去讲道,我也跟去了。他们把我安置在一间宿舍,我进去一看,环境脏得叫人无法在里面睡觉。于是我花了一整天时间,将房间里外打扫得干干净净。他们一看,宿舍竟然焕然一新,就知道这人了不起。我们作人总要有骨气,不要人给你一个地方像狗窝,你就随便将就;倒要起来把狗窝弄得非常有精神。这样,别人就佩服你。所以,你们一定要有骨气,不叫人小看你们年轻。

真理恢复的简史

基督教注重神学过于圣经

在召会里,什么样的人我们都会碰见。比方在小排里,你们总会遇到有人问些关于真理的问题。所以,你们对真理需要有透彻的认识,好能帮助他们。在基督教里,第一有圣经,第二有神学。圣经和神学的分别,乃在于圣经是神的启示,而神学是人用头脑研究圣经所得到的一种知识。这种对圣经的研究,从第二世纪就开始了。在第一世纪末了,使徒们都过去了;从第二世纪起,许多爱主、有学问的人被主兴起,他们开始研究圣经。从这一班研究圣经的人中,产生了教父。这种研究一路下来,经过十九个世纪从未停止。他们研究所得的结果,就出版成书;这些书就成为基督教中神学的内容。

今天基督教里一个非常可怜的光景,就是人注重神学过于注重圣经;他们接受真理不是根据圣经,而是根据神学。神学又分好几种,天主教有天主教的神学,更正教各公会也都有自己神学的主张。并且有些新派神学,居然不相信圣经是神所默示的,也不相信神迹奇事,更不相信主耶稣是神,有神圣的身位等。

弟兄们透彻查考圣经

一八二八年以后,英国弟兄们被主兴起,他们不停留在传统的神学上,乃是彻底的查考圣经,这在召会历史上乃是一件大事。就在那个时候,神特别使用他们,把圣经中许多真理一一解开。不到一个世纪,仅仅七十五年的光景,他们看见诸多的亮光;可以说,那一段时期,亮光乃是倾泻在他们中间。

弟兄会的真理影响美国基督教

这班弟兄们所教导的真理,被美国的基督教接纳,主要是透过两个人。第一位是慕迪(D. L. Moody),他是十九世纪美国的大布道家。他的教义都是采取弟兄会的,因此,今天慕迪圣经神学院里所教的神学,就是弟兄会的真理。第二位是司可福博士(Dr. C. I. Scofield),他是美国一位有名的牧师,编写了一本串珠圣经,里面很多注解,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采用弟兄会的见解。与司可福同时代的人,成立了在德州达拉斯的神学院;他们在神学教导上也采用了司可福的观点。所以,美国这两个具影响力的神学院,都教导弟兄会的神学。

神学的研究,从第二世纪开始,至第十九世纪,都是传统的。然而,弟兄们兴起后,把圣经重新再研究过,他们参考过传统的神学,但并不拘泥于那个传统,因而带下许多亮光。可惜他们所教导的亮光,却停止在十九世纪末了。时至今日,时间已经过了近百年,连弟兄会的神学也变成传统的了。何谓传统呢?就是仅仅接受前人所流传下来的,自己却没有从圣经看见新的亮光。

已过六十年间,主不断给我们新的亮光

然而在中国,主又兴起人来,带进新的亮光。一九二○年,倪柝声弟兄得救;一九二二年,在倪弟兄的家乡有一个小聚会兴起,这是中国第一个在主恢复中的召会。已过六十多年,我们的态度是一面接受传统的帮助,一面尽力钻研圣经,研读神的话。在这六十年中间,主陆续、不断的给了我们许多新的亮光。比如三一神,开头时我们笼统的从西教士口中,听到‘三位一体’,但从来没有人把‘三位一体’是怎么回事讲清楚。这也难怪东方希腊教中,有人画出了一个身体三个头的图画。后来我们发觉这个领会不合圣经,就花了许多工夫,亲自重读新旧约中关乎三一神的讲解。

等到一九六○年代,我到了美国,就把我们四十多年的研究释放出去。我的用意是为着带领信徒经历三一神,享受基督一切的丰富。我引用歌罗西二章十六至十七节:‘所以不拘在饮食上、或在节期、月朔、或安息日方面,都不可让人论断你们,这些原是要来之事的影儿,那实体却属于基督。’无论饮食、节期、月朔,都是影儿,实体却是基督。我在那里告诉人,基督是宇宙中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祂是我们的真饮食、真衣着、真节期、真月朔、真安息,祂是我们的真空气、真住处。然而反对我的人,却定罪我讲凡事都是基督,把一切都称作神,因此定罪我是多神论者。同时,因着我教导圣徒凡事跟从里面生命的感觉,又有人加以定罪,说我是远东的奥秘派。这都是他们根据神学武断的看法和批评。

研读圣经加上生命经历,产生主今日恢复中所传讲的真理

我们在地方召会中,这六十年所释放的真理,初期是受到从西方到中国来的传教士讲解的影响。慢慢的,我们追溯到源头,就是圣经。我们直接读圣经,并且研读希腊原文。我使用希英对照圣经,采购各种希腊文参考书,深入研读经文中希腊字的意义。在我家中,有近百套不同圣经权威作者的著作。比如,德国一位著者基特尔(Gerhard Kittel),他所著的新约神学辞典,专讲新约字义研究,将新约所用的希腊字,字字加以解释,全套共有十大册。并且往往一个字,就有八页、十页的解释,将此希腊字古典的用法、主耶稣在世时的用法、以及之后圣经中基要的用法、和希腊人通俗的用法等,都加以详尽解释。然而,我们并不是完全跟从他的解释,对于他所提供的详尽资料,我们还得在圣经启示的光中加以审核。恢复本的注解,就是根据这个原则写的。我们乃是进入了圣经本身,也就是进入了圣经本文,并且根据我们几十年,对属灵之事的经历,才产生出这些注解和生命读经。

我们中间从开始直到今天所听见、所传讲的真理,都不是囿于传统,而是经过我们几十年来,用圣经的标准筛选过,有些已经被我们舍弃了。不仅如此,我们更是用了几十年的工夫,把圣经彻底研究过。我不敢说,对旧约我是字字研究过,但我能说,新约每一个字我都研究过。并且还把研究所得,照着正统的学术写成书,那都是有根有据的。我实在愿意你们知道,我们中间所释放的真理是这样来的,是这样确定的。虽然我没有读过神学院,倪弟兄也没有读过神学院,但不能说我们不懂神学。倪弟兄和我都是踏在前人的肩头上往前的;我说这些,是要你们知道我们中间真理的来历。

素质的三一与经纶的三一

在主恢复中的弟兄姊妹,要学习素质的三一与经纶的三一。‘素质’是指着神的构成和存在,也就是神自己本身。一个人的构成和存在,就是他自己。素质的三一就是说到三一神的本身,祂的自己。按‘经纶’这辞看,经纶就是打算、计划、安排。毫无疑问,这是指着神的行动、作为和工作说的。素质指神的构成、神的存在、神自己;经纶是指神的计划、打算、安排、行动、作为和工作。

素质是指神自己,经纶是指神的工作

简单的说,素质是指着神自己,经纶是指着神的工作。父神在永远里有一个计划,然后父神根据那个计划,拣选了我们,预定了我们。(弗一3~6。)不仅如此,父神在永远里,还定规要祂的儿子成为人、为人受死、完成神的救赎;(7~12;)而后,又要圣灵来把父神所计划的,子神所完成的,都实施在我们身上。(13~14。)这就是神的经纶,是神的计划、工作、行动。

等到神的儿子主耶稣来到地上成为人,祂在地上一切的行动,就都是经纶的。祂在约但河里受浸,圣灵降在祂身上,父神在天上发声,(太三16~17,)这是经纶的。在经纶一面,有父、子、灵三面行动的讲究。并且不只有三面的讲究,还有三个时期。父计划在先,是在创世以前;子来完成在后,这是在四福音里;灵来实施,这是在更后,是在使徒行传和书信里。这清楚给我们看见,有三个连续的步骤。第一个步骤是父的计划;第二个步骤是子的完成,是在父的计划之后;第三个步骤是灵的实施,是在子完成父所计划的之后。这三个步骤不是在素质的一面,而是在经纶的一面。

圣经中的真理总是两面的

主耶稣在地上常常祷告父神,在马太十一章二十五至二十六节,祂祷告说,‘父阿,天地的主,我颂扬你,因为你将这些事,向智慧通达人藏起来,向婴孩却启示出来。父阿,是的,因为在你眼中看为美的,本是如此。’到了二十七章,祂又祷告;甚至在十字架上也祷告:‘我的神,我的神,你为什么弃绝我?’(46。)子向父祷告,子与父有别;这是经纶的一面。

然而,圣经中的真理总是两面的,因为宇宙间每一件东西的存在都有两面。即使一张薄薄的纸,也有正反两面。人看自己也有两面:前面有七个孔,后面一个也没有。若是我们只看前面,或是只看后面,就辩论人的长相,即使辩到天地末日也不会有结果。因此,一面说,主耶稣站在水里,父神在天上说话;(三16~17;)但另一面,以赛亚九章六节说,‘有一子赐给我们;…祂的名称为…永远的父。’子的名在这里称为父,意思是子就是父。这就是真理的两面。

圣经说,主耶稣在地上时,门徒腓力对祂说,‘主阿,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约十四8。)腓力的意思是,‘你是子,我们了解,我们天天看你,但我们还是不知足,我们愿意看看父,你把父给我们看看,我们就知足了。’主耶稣听了便说,‘我与你们同在这样长久,你还不认识我么?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你怎么说,将父显给我们看?’(9。)主的意思好像是说,‘我给你们看了三年多,你还没有看见父么?你怎么不知道,看见我就是看见了父,怎么还要我把父显给你看呢?你怎么不知道,父就是我呢?’接着主又说,‘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10。)因此我们可以说,当主耶稣在地上祷告天上的父时,祂也在父里面;当天上的父听祂在地上祷告时,父也在祂里面。主说,‘我与父原是一。’(十30。)以赛亚九章六节说,子称为父;林后三章十七节说,主就是那灵。所以父、子、灵乃是一;这是圣经的话。

圣经还说到‘末后的亚当’,(林前十五45下,)这末后的亚当就是成肉体的主,祂经过死而复活,成了赐生命的灵。若说赐生命的灵不是圣灵,那么除了圣灵之外,还有第二个灵来赐生命么?若是那样,就成了异端。所以,赐生命的灵铁定就是圣灵。

圣经是两面的,一面说到经纶的三一,是关乎神的行动、神的工作。另一面说到素质的三一,是关乎神的自己、神的存在。当主耶稣来到地上,为了完成神的工作时,祂站在水里,那是个行动;神在天上说话,也是个行动;灵如同鸽子在空中飞翔,也是个行动。主在地上对天上的父祷告,这也是行动、工作。这都是经纶的一面。在神的经纶上,父、子、灵三者有别,但在神的素质、存在上,三者乃是一。

关于‘三位一体’的解释

在中国的神学里有‘三位一体’的说法,并且强调‘位不可乱,体不可分’。按这种说法,‘位’是指父、子、灵三者的身位,三者不可混乱。至于‘体’,有人领会是身体的体,也有人解释为团体的体。那样的解释都不对。这里的体应该是指体质的体,也就是质的意思;三一神乃是一个素质,是不可分的。

在神学的研究上,头一个时期是希腊文时期,第二个时期是拉丁文时期,再一个时期就是英文时期。后因英美的西教士到中国来,又带进中文的神学。中文‘三位一体’的‘位’,在希腊文里是hupostases(复数),在拉丁文是personae;从拉丁文转到英文是persons,转到中文就是‘位’。希腊文的hupostasis(单数),是个复合名词,hupo意即在底下(underneath),stasis是在底下竖立着支持的实质,也就是支柱的意思。父、子、灵就是三一神的三个支柱。Hupostasis这字在保罗的书信里,用作确信、自信等意思。(来三15,林后十一17。)父、子、灵就是神的根据和支持,没有父、子、灵,就没有神。

‘三位一体’的‘体’,希腊文是ousia,到了拉丁文就变成essentia,演变到英文,就是essence,就是中文的‘素质’。神是三一的,是三个hupostases一个ousia;用中文来说就是三个身位一个素质。若是照着中国人一般的领会,把‘一体’领会成‘一个身体’,是完全走了样。

‘Personae’这个拉丁字,有好几个意思,其中一个意思是指‘出现’(manifestations)。三一神是一个素质,但是祂的出现有父、子、灵三面的讲究。神有父、子、灵三者的讲究,乃是为着神的经纶。在神的经纶里,是父来计划,子来完成,灵来实施;这是在神经纶里的行动。然而,父、子、灵在素质上乃是一位神。

当初西教士若不用‘体’而用‘质’,也许较不会害意。我们也许可以将‘三位一体’改成‘三身一质’。诗歌四四七首说,‘何等奥妙,父、子、灵乃是一神!身位虽三,本质却是一灵。’这里就有‘三身一质’的意思,不过中文有时无法单用一个‘身’字,所以就填了一个‘位’字。不过我们要清楚,这里的‘身位’追溯到希腊文就是hupostases,指神的三个支柱,而不是指三位神。

一九八五年一月二十五日讲于台北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