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擘饼聚会中对神的敬拜,以及祷告聚会该注意的事 | mswe1.org

第六篇 擘饼聚会中对神的敬拜,以及祷告聚会该注意的事


在线答题


擘饼聚会中需要记念主,也需要敬拜父

关乎擘饼聚会第二段敬拜父的事,我们要先看马太二十六章二十九至三十节:‘但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我绝不喝这葡萄树的产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他们唱了诗,就出来往橄榄山去。’这两节圣经,前一节告诉我们,主耶稣设立晚餐之后的说话,紧接着在下一节说,‘他们唱了诗。’这句话很简单,但含意却很多。其中隐含了三个问题,一是谁唱诗?二是唱诗赞美谁?三是为什么在这时候唱?按上下文看,是主耶稣和门徒唱诗,他们唱诗赞美父。主在设立晚餐后,立刻和门徒唱诗赞美父,这意义是很深的。

在二十六至二十八节,主设立晚餐,乃是要祂的门徒记念祂,正如林前十一章所记载的:‘你们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24下。)主把门徒带到中心点,让他们知道擘饼聚会是为着记念主。然而在新约里,子作事时,永远不忘记父。若是主设立晚餐,一再的说‘你们要记念我’,而后就停在这里,这样祂仅仅是带领门徒记念祂,对于父却没有表示。所以‘他们唱了诗’这句话含意深重,表明主要祂的门徒记念祂之后,祂再带领门徒一同歌唱赞美父,这就是对神的敬拜。

‘他们唱了诗’这句话虽然简单,但在圣经里,许多时候最简单的话反而表达了重点。当时的情景,是主耶稣满身重担,准备把自己交到杀害祂的人手中。所以,祂趁着被杀害之先,设立了晚餐,叫祂的门徒记念祂。若是祂停在这里,就去了客西马尼园,把自己交给杀害祂的人,那么门徒就会忘记了父。所以,主在这里带领门徒唱诗赞美神,留给他们一个印象,要他们记念主,也不要忘记敬拜父。

主在召会中,在弟兄们里面颂扬父的名

希伯来二章十一至十二节说到:‘因那圣别人的,和那些被圣别的,都是出于一;因这缘故,祂称他们为弟兄,并不以为耻,说,“我要向我的弟兄宣告你的名,在召会中我要歌颂你。”’按读经的原则,这里的思想是接着马太二十六章二十九至三十节的。主在设立晚餐后,与门徒一起唱诗赞美神,提醒门徒,给他们一个印象,在记念主之后,要敬拜父。而后主在十字架上受死,第三天复活;祂复活就产生了许多的弟兄。主复活以前,没有弟兄,只有门徒。彼前一章说到,我们是借着祂的复活蒙了重生。(3。)所以在主耶稣复活那天早晨,主对马利亚说,‘不要摸我,因我还没有升到父那里;你往我弟兄那里去,告诉他们说,我要升到我的父,也是你们的父那里,到我的神,也是你们的神那里。’(约二十17。)主耶稣复活那天,从神的独生子生为长子;在祂的复活里,一切信祂的人都生为神的众子,也就是祂的众弟兄。

因此,希伯来二章十一节说,主耶稣是那圣别人的,把我们生为神的儿子,我们就是那些被圣别的;祂和我们都是出于父。接着就说,‘因这缘故,祂称他们为弟兄,并不以为耻。’这句话可以联结到约翰二十章十七节。那里主耶稣告诉马利亚:‘你往我弟兄那里去。’当时那些弟兄们几乎都软弱了;彼得在主耶稣被卖的晚上,三次否认主,(太二六69~75,可十四66~72,路二二55~62,约十八15~18,25~27,)而其他的人也都失望逃跑了。这是弟兄们的羞耻。他们被称为弟兄实在不配,但主却不以为耻。这就是主在复活那天早晨所完成的事,祂称他们为弟兄也不以为耻。

希伯来二章十二节末了一句说,‘在召会中我要歌颂你。’这里的‘你’就是指父。所以这句话的意思是,‘在召会中我要歌颂父’。试想,在基督徒的聚会中,那一种聚会适合主耶稣在召会中称颂父的名?推断来说,当然是擘饼聚会。再者,当主耶稣设立晚餐之后,祂率领门徒唱诗,是在门徒之外唱;因为那时祂尚未复活,尚未进到门徒里面。然而,经过主复活那天早晨,门徒都成为主的弟兄;当天晚上,主又在门徒的聚集中,向他们吹一口气,借此进到他们里面。(约二十22。)从那时起,门徒每一次聚会,主都在他们里面。因此,主在召会中,就是主在弟兄们里面,称颂父的名;并且毫无疑问,在擘饼聚会中最适合这种称颂。

新约里对三一神真正的敬拜

这个亮光是弟兄们于十九世纪在英国被兴起来时才看见的。他们看重真理,就像提后二章十五节所说,‘正直的分解真理的话。’他们因此分解出,新约的敬拜乃是记念主加上敬拜父。那不像旧约的杀牛、宰羊献祭;乃是信主的人来到主的桌子前,以主作一切,围绕主、享受主,而记念主。真实的记念主就是享受主;我们越享受祂,祂就越得到记念。记念祂之后,接着就要赞美父。这就是新约的敬拜。

在弟兄们所编的诗歌集里,目录中的头一项分类,就是赞美的话。当倪柝声弟兄预备我们中间要用的诗歌时,第一部诗歌的目录,就是完全翻译弟兄会的诗歌。其中第一类也是赞美的话,有赞美父的,有赞美主的。等到我们整理现用的这部诗歌时,我们就把它分类,一类叫作敬拜父,一类叫作赞美主。这个亮光是借着一百五十年前弟兄们所看见,而传到我们中间的;我们看见了这个亮光,里头非常响应。所以今天在召会中,擘饼记念主,而后敬拜父,乃是新约里对三一神真正的敬拜。

素质的三一与经纶的三一

有人题及,在新约里,讲到擘饼记念主以后敬拜父的话似乎不多。为此,我们要加强一点交通。

历代对三一神和基督身位的争论

圣经里启示神是三而一的,这是太重大的启示。神是独一的神,祂名称为耶和华;然而这位神又是三,是父、是子、是灵。从第二世纪起,这个问题就成为争论的焦点。那时所有的教父和圣经学者,对圣经真理的知识,其研究的重点就在三一神和基督的身位。他们讲法不同,见地也不同,不过大体说来,正派圣经学者的见地大致相同,但是并没有归纳出一个结论。

如此争辩了两个世纪之久,到了主后三百二十五年,罗马帝国的君士坦丁大帝,鉴于当时帝国的版图广大,主的福音也成为一股最大的力量,普及到整个地中海四围;他便觉得要使国中各民族完全和谐相处,势必要解决基督徒中间道理上的争执,于是下令所有主要的主教,都聚集在奈西亚,召开大会。君士坦丁大帝自任主席,用政治上的影响力,要大家辩论。结果有了断案,产生奈西亚信经。直到今天,这仍是天主教和更正教的基本信仰。

信经主要说到基督的身位和三而一的神。其中的字句不能说有什么不当之处,然而它不像圣经那么透彻、详尽、完备、且甜美。因为圣经里启示基督的身位和三一神,不是用条文的启示法,乃是用一种分赐祂自己给我们享受的体裁,因此语调非常甜美。比如以赛亚九章六节说,‘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祂的名称为…全能的神、永远的父、和平的君。’然而在信经里,一旦变成条文,这种完备、透彻而甜美的味道,就全数失去了,人的了解也跟着差了。

我们的研读

十九世纪,弟兄们兴起时,他们声明:‘我们不要信经,只要圣经。’因为信经顶替了圣经,缩短了圣经。而后,也有别的基督徒作同样的声明。六十年前,我们在中国也宣告说,我们只要圣经而不要信经。从那时起,我们就花工夫研读基督的身位,和三一神的问题。初期我和倪柝声弟兄非常接近,可以说是并肩作战。所以,我全数知道他的信仰何在,他是怎样相信基督的身位和三一神,而我是完全的赞同。之后,我承继他的见地,继续研究这个问题直到如今,可以说研究得更加透彻、详尽。

从一九四九年起,我在台北开始出版工作,早期主要是出版‘话语职事’。而后一九六○年我到美国,从一九六二、六三年起,我就用英文出书,并且出版得相当多,特别是新约二十七卷的生命读经。我估计这二十二年之内,我在美国所出版的信息超过三千篇,生命读经就有一千二百多篇,共约一万二千页,其余的书还有二万页。这些书的主题,就是基督的身位和三一神。到了一九八三、八四年,我得到一个结论,就是三一神在圣经的启示里有两面,有素质的一面,和经纶的一面,也就是说,有素质的三一(Essential Trinity)和经纶的三一(Economical Trinity)。

就着神的存在说,是素质的三一;就着神的行动说,是经纶的三一

素质的三一是说到神的存在,经纶的三一是说到神的行动和工作。三一神一面有素质的讲究,是为着存在;另一面有经纶的讲究,是为着行动。历代基要的圣经研究者,几乎都承认这两面,素质的三一与经纶的三一。素质的三一乃是说,父、子、灵三者就是一个。这是根据以赛亚九章六节‘子…称为…永远的父’,以及林后三章十七节‘主就是那灵’。子称为父,主就是灵;因此父、子、灵乃是一个。这是说到祂的素质、存在,而不是说到祂的经纶、行动。

另外,在新约里也说得很清楚,三一神有祂的行动,就是父先有计划,子来完成,而后灵来实施。这就是三一神的三步行动:父计划,子完成,灵实施。因此,当子在地上时,祂在约但河里受浸,从水里上来,父就从天上对祂说话,灵也仿佛鸽子降下,落在祂身上。(太三16~17。)这乃是经纶的,不是素质的。约翰十七章一节,主对门徒讲道后,就举目望天说,‘父阿,时候到了,愿你荣耀你的儿子。’这是子在地上祷告天上的父,这也不是指祂素质的一面,而是祂经纶的一面。

我们在擘饼聚会中先记念主,接着敬拜父,这是经纶的。我们可以说,在素质一面,我们对三一神要有够多的经历和享受;在经纶一面,我们对三一神要有够多的事奉和敬拜。三一神住在我们里面,是重在素质的一面;我们敬拜事奉三一神,是重在经纶的一面。不要以为既然父、子、灵是一,我们敬拜父就是记念主,所以喊‘主阿’,‘父阿’,都差不多。盼望众人在擘饼聚会里不要再说,‘父阿,感谢你为我流出宝血。’也不要再说,‘父阿,你是何等爱我,甚至为我死了。’这样的祷告,是把素质的三一与经纶的三一混为一谈。以上简单的话乃是近二千年来研究神学的精髓,是最合乎圣经的。

无论基督教乱到什么地步,我们都是根据六十六卷神纯净的话。我几乎把这六十六卷书,关乎三一神的每一节,都透彻的研究过,也写了很多信息。因此,才能简单明了的告诉你们,三一神就着祂的存在说,是素质的一面;就着祂的行动、工作而言,是经纶的一面。我们要享受祂、经历祂作素质的三一,也要事奉祂、敬拜祂作经纶的三一。所以,在我们的擘饼聚会中,必须随着灵记念主,而后随着主并灵一同敬拜父。

我们诗歌目录里所列‘敬拜父’的最后一类,是‘众子的赞美’。以分类来说,这是最高的一类。许多基督徒不懂什么是‘众子的赞美’,众子的赞美就是主耶稣率领祂的弟兄们的赞美。其中第四十九首是弟兄会的弟兄写的,里面的真理非常深奥,对神的经纶有相当深的认识,是众子对父的赞美;这是在经纶的一面。

为着增加祷告聚会的人数,要求复兴,并禁食祷告

基督徒的祷告聚会是不容易聚的;所以,几乎每一个基督徒团体祷告聚会的人数都很少。因此,如何使祷告聚会人数增加,是我们大家的责任。若是我们每个人里面,都有一个灵里的复兴,祷告聚会的人数必要增加两倍。凡是祷告的人都知道,个人的祷告是一种味道,但在聚会中的祷告,其味道特别浓厚且丰富。所以,我宝爱自己的祷告,也宝爱聚会中的祷告,二者不能彼此替代。一个自己祷告多的人,一定会参加祷告聚会。所以,不能只盼望祷告聚会的人数增加,而自己不在主面前花工夫。我们应当向主要一个复兴:‘主阿,求你复兴我们的聚集。’求复兴的祷告需要禁食,所以我们应当划出一个时间,有禁食祷告;这样祷告的人数一定增加。

参加祷告聚会的人都必须有祷告的灵

从得救至今,我参加祷告聚会足足有六十年了;先是参加公会和弟兄会的祷告聚会,以后是参加召会的祷告聚会。按我自己的经历,每一个来到祷告聚会中的人,都必须有祷告的灵。我们一进到聚会中,什么都不要管,就开始祷告。若有人正在祷告,就等他祷告完了接着祷告。不要太倚靠负责弟兄带聚会,先选一首诗歌唱唱,再有一位负责弟兄开场祷告,再报告祷告事项。实在说,这样的祷告聚会都不够强。

在美国,我看见那里的召会有一种祷告聚会,是凡来到的人就先祷告。谁先来谁先祷告,后面来的人也跟着祷告,大家都祷告。没有人等到七点半才开始祷告,也没有开始的唱诗、开场的祷告,更没有讲道和报告事项,只是祷告。这样的祷告聚会很有力量,也很活,往往一祷告就是一个半小时。

一般来说,在祷告中间起来报告,或者喊一首诗歌,都是打岔。祷告的灵不可中断,一中断,就不容易再起来。所以,弟兄姊妹在一起祷告时,应该以此为目标,就是不倚靠任何无形的程序,也不倚靠特定的人,只要一来在一起就祷告。

不要当作例行公事

或许有人会问,不要报告事项,那要为什么事祷告?我们都活在召会中,理当知道召会的需要;而且我们来到祷告聚会,不要太为琐碎的事祷告,乃要为着重大的事,就如与神的旨意、神的国度、召会的开展有关的事祷告。比如,现在台北召会有一个新的转机、新的起头,为着这个我们应当多方的祷告、迫切的祷告。然而这不是说,不可以有人起来请求代祷。比如,有的圣徒家中有人病重,就可以在祷告聚会里随着圣灵的引导,找机会交通,请召会祷告。

若由召会定规祷告事项,分发到各处祷告聚会,按部就班的祷告,就是很死的作法。然而这也不是说,绝对不可以有这种报告,只是不要例行公事。总之,弟兄姊妹来在一起祷告,主要是为着神的国度、福音的广传、召会的建造,并为着众圣徒生命的长大,和召会的行动。这些都是大前题,也应该在祷告中好好记念。若是长老、同工、执事们知道召会现在有一件重大的事,应该给各处祷告聚会知道而有报告,也是应当的。此外,要给大家一点自由,交通一些个人的负担,比如带什么亲友得救,需要祷告聚会代祷,这也是可以的。无论如何,祷告聚会要作得活,而不要当作例行公事。

祷告要短而强

再者,不要有太长的祷告。我年轻时参加弟兄会的祷告聚会,每次总有十多位圣徒逢会必祷,逢祷必长,所以有很多人跪在那里打瞌睡。我们要避免这种情形。强的祷告往往是不长的。我祷告两句,你祷告两句,他再接着祷告两句;一个阶段祷告过了,再来一段,结果众人就如同一人在祷告。这就是最好的祷告聚会;越祷告越活,越祷告越高昂。我们需要学习操练,这种简单而又高昂的祷告。不必忧愁这个题目祷告过了,还要祷告什么;圣灵会带领我们,一个负担接着一个负担的祷告。

一九八五年一月二十四日讲于台北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