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排聚集中真理和生命的供应,以及擘饼聚会的实行 | mswe1.org

第五篇 排聚集中真理和生命的供应,以及擘饼聚会的实行


在线答题


排聚集中真理和生命的供应

使用恢复本注解不能太呆板

我们曾示范在排里该怎样应用生命读经,相信那个示范对排的带领很有帮助。然而,我要请你们注意,在小排里可以用生命读经、和圣经恢复本,但是在使用注解时,不能太呆板。因为注解有些部分是在解释字义。比方,罗马一章二节的注解,在解释‘圣’字时,说到‘圣别的’、‘圣徒’、‘得以圣别’等,你在小排聚集时,不能全都搬出来;只要自己读过,了解‘圣’的意思,就是分别出来归于神,这样就够了。可能你会问,那为什么注解要写得那么详细?这是因为我们解释字义要有根据,不能只是凭空说明,所以写注解时必须这样写法。如同编写字典,每个字的各种用法,都要列得清清楚楚;但是用的时候,就不一定那么呆板,只要把意思说出来就可以。在小排里应用生命读经,字义解释越少越好,因为若是说得太多,排里的人不一定能领会。若是有人想多知道一点,可以自行研读。如果你在小排聚集里,把你读过的注解都搬出来,很可能会把聚会杀死。

要先花工夫找出生命读经的重点和中心路线

生命读经的篇幅较长,其中有些解释的话,聚会中不必全读。所以你在赴会前,一定要在生命读经上花工夫。当你准备那篇生命读经时,若觉得有些是不需要在聚会中用的,而有些是需要在聚会中用的,都可以作个记号,让自己能应用自如。总之,你要把重点找出来,请大家一起读几段中心、路线的话。读过之后,需要再加一点解释,这会使聚集活起来。若是读得太呆板,空气太沉闷,很难有味道,也不容易有享受。

很自然的有交通

读过重点,点过中心和路线,并稍作解释之后,你可以再用交通的方式,很自然的和大家谈谈,这样就会使聚会更活。盼望大家都要在这点上有操练,不要太相信自己已经聚了十多年的会,是老资格了,好像不必在这些事上注意。这好比打球,你若从来没有受过教练的指导,好好操练过,即使打了二十年,还是等于不会打。你要领会,在召会小排新起头的时候,大家都需要操练,不管你是全时间的,或是半时间的,是长老,还是执事,都必须重新有操练。

认真操练,预备材料

我把一条简单又实际的路摆在你们眼前,盼望你们简简单单、认认真真的在每一次排聚集以前,读圣经恢复本里的经文、注解,还要读与那一段相关的生命读经。你们若是照着我所说的操练,在要用的地方作记号,把不用的摆在一边;这样经过一年半载,你们就会比较练达了。要知道,我们不是去讲灵感的道,随着灵感说话,我们乃是要学习应用已有的材料。

或许有人会想,这样作未免太过规律,不够随从灵。然而,随从灵,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在一个小排的交通聚集里,总是需要有主的话,没有主的话就没有中心。既是这样,请问你要到那里找材料?我们还没有老练到一个地步,不预备材料,就能从口里滔滔不绝的倒出丰富。所以,我们都需要预备一点材料。照着现实情形,从各方面考虑,没有一种材料像圣经恢复本的注解和生命读经那样完全。然而,这不是要你去作一部录音机,只是照著书把声音放出来就好。乃要你像个大厨师一样,把材料作成丰富美味的佳肴。你不需要去买菜、买米、买面,因为在圣经恢复本的注解和生命读经里,各样材料都准备好了。你只要进厨房研究一下,烧什么菜,作什么饭;至于烧得好或坏,全在乎你怎么调配了。

恢复本注解和生命读经都在你们手中,我们并没有规定,一次只用一篇。当你去预备一篇信息时,预备采用那几段、那些点、那些话,都需要经过祷告。比如,你要用的材料有十五页,你从其中摘出三页精华,再把这些精华都读过;之后,你和大家交通时,再稍加一点解释,就能把它变成一篇活的、满有亮光、满有生命供应的信息。若是全召会的小排都这样追求、进入,对整体召会的带领会比较方便,全召会也有一个整齐的步伐。

次次聚会释放真理的亮光,供应生命的丰富

以罗马书生命读经为例,里面的内容实在丰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然而,当我们在排里释放真理的亮光,供应生命的丰富时,不在乎我们讲得完全不完全。一次聚会只要释放一些真理的亮光,供应一些生命的丰富,目的就达到了。我们不是要大家像神学家一样,学习整卷罗马书。我们乃是要把罗马书当作菜园、果园或农场;要菜蔬有菜蔬,要水果有水果,要肉类有肉类,要谷类有谷类,要什么有什么。我们从里头选取材料,一次一次的作饭给大家吃。这不在乎大家明白不明白罗马书,乃在乎经过一次一次的聚会,弟兄姊妹能从罗马书的丰富和亮光,蒙到光照,得到生命的供应。这样就达到小排聚会的目的了。这是一点简要的指引,但仍需要你们多方操练。

擘饼聚会的实行

现在我们来看如何聚擘饼聚会。关于擘饼聚会,我们都聚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可说是老经验了。然而认真说,我们擘饼聚会的规模,还不是十分确定、明亮。每件事都有规模,擘饼聚会也不例外。擘饼聚会的中心是记念主,但不是为着记念主的死,而是记念主自己。(林前十一24~25。)记念主的时候,我们是宣告主的死,(26,)就是把主的死陈列出来,把主的死展览出来;但我们不是记念主的死,乃是记念主自己。

记念主就是享受主

记念主就是享受主。在主耶稣被卖的那一夜,祂‘拿起饼来,祝谢了,就擘开,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23~24。)这里所说的记念主就是吃主。‘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逢喝的时候,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25。)这里的记念主是重在享受主;享受那位成为肉体,并且经过死而复活、升天的主。在擘饼聚会里,桌上摆着两个表记:一个是饼,表征主的身体;一个是杯,表征主的血。血和身体两样分开了,就表征主的死。我们在擘饼聚会中,乃是记念那位成为肉体的主,祂在地上经过了为人生活,然后进入死亡,并在祂的死里成功了一切;祂更复活,升上高天,成了赐生命的灵,产生我们这许多神的众子,成为祂的身体。我们记念主,就是享受这一位主,这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们的诗歌、祷告,都应当以此为中心。

自然的表现出记念主的规模

我曾参加过一个擘饼聚会,有位姊妹点了一首诗歌‘复兴你工作,主’;(诗歌五七六首;)这首诗歌并不合式于擘饼聚会唱。可能那段时间,召会在推动传福音、得人的负担,所以这位姊妹对那首诗歌很有感觉;然而我们来到擘饼聚会,来记念主的时候,是要记念主自己,享受主自己,所以那首诗歌并不合式。当我们享受祂的时候,祂也享受我们;我们不享受祂,祂也没有享受;我们越享受祂,祂就越享受我们。请你们切切记得,在擘饼聚会时,不要在主之外想到别的事情;这一点大家都要学习。

盼望在召会中较为老练的圣徒,一到擘饼聚会,就能自然表现出一个规模。若是他们不在聚会中尽职,时间就会给那些不知所云的人拿去。我们是在一个大家庭里,有各种年龄的人,上有八、九十岁的,下有十几岁的。在家庭中一起聚会时,中坚分子应当负聚会的责任。

中坚分子应当把住聚会的舵

在每一场聚会中,都有灵的酝酿和运行,但圣灵仍需要得着一个出口;有时是借着祷告赞美,有时是借着点唱诗歌。去年在德州欧文有一个训练,其间有一次擘饼聚会。在聚会里,我察觉明明有灵的酝酿和运行,但是我等了再等,都没有人有动静,逼得我只好点唱诗歌一百一十五首:‘看哪,耶稣天上坐着!我主基督登宝座!祂是那人神所高举,荣耀、尊贵已得着。’这首诗歌一唱出来,整个聚会就开了;那个聚会真是到了天上。

在每一个擘饼聚会里,都需要有这样的中坚分子来观察圣灵的运行,并带领聚会。召会就好像是一个五代同堂的家,每次参加聚会的人都很多。我们不能听凭年长的一直回顾已往,说‘当初’是如何如何;也不能让年幼的无所适从,只会说要去打球、运动等无意义、无重点的话。召会的中坚分子,都当学习如何在聚会中掌舵;这样的掌舵和控制不同,这乃是要把住聚会的舵,将聚会带往合式的方向,而不是控制。

若是召会的中坚分子能把住擘饼聚会的舵,那么擘饼聚会就会在规模里一直往前。那些刚被挽回过召会生活的人,以及新得救的人,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聚会,受到聚会规模的薰陶,也能慢慢被养成,而渐渐成为中坚分子。

擘饼聚会的头一段是记念主,第二段是敬拜父

建立起一个地方召会记念主的规模,乃是我们的家风。擘饼聚会头一段就是记念主,第二段是跟着主敬拜父。根据马太二十六章,主耶稣设立晚餐之后,就在那里带着门徒唱诗。(30。)这意思是,祂带领门徒记念祂之后,又带领门徒敬拜父。希伯来二章同样说到:‘我要向我的弟兄宣告你的名,在召会中我要歌颂你。’(12。)这是指明,在主的复活里,祂带领祂的众弟兄一同敬拜父。我们在擘饼聚会的第二段敬拜父时,不能草率了事。按一般的操练来说,敬拜父最少也得十至十五分钟。在这段时间,要好好敬拜父,无论是祷告、赞美或诗歌,都应当以父为中心。

智慧的把聚会纳入正轨

若是擘饼聚会中,饼、杯都传递完了,也开始唱两首诗歌敬拜父,有相当的祷告和敬拜了;这时忽然有姊妹心血来潮,点唱一首有关主宝血的诗歌,这是不宜的。有关主宝血的诗歌,应该在记念主的那一段唱,不宜用在敬拜父这一段。然而,若是这位姊妹是上周才恢复排聚会,这个主日她来擘饼,真是感觉主宝血的可贵,但她不知道怎样是敬拜主,怎样是敬拜父,只是到了那个时候,有了机会,她就想要唱一首主宝血的诗歌。若是这种情形,就让她唱罢;因为她还是家里的小孩,才刚回来,就让她快乐一下吧。不要立刻改唱别的诗歌,因为你若把她点的诗歌改掉,以后她可能就不来了。这些事我们都得学。一个久不聚会的圣徒回来了,她选了一首错的诗歌,就将错就错吧。慢慢的,她再参加三、五次聚会,就会知道自己点诗点错了,但弟兄姊妹实在有恩典,还是照样的唱。这样,排聚集的寿命才会长,同时也才能逐渐把我们的聚会纳入正轨。

起来作见证要跟随灵的空气

擘饼聚会中可以起来作见证,但要学习跟随聚会的空气,不要打岔聚会的空气。有时,聚会到了一个时候,需要祷告来发表。在祷告发表时,你的灵若是敏锐,知道还需要有更多的祷告;这时你就不应该点唱诗歌,因为你一点唱诗歌,就把那个祷告的空气赶走了。等诗歌唱完,就再也没有人祷告。所以,你必须继续把祷告的灵,发展到饱和点。

在擘饼聚会中起来作见证,要跟随灵的空气。这不是说在传饼递杯以前,不宜作见证;而是你必须有把握,你的见证不打岔聚会。若是你没有把握,那么最好把你的见证留到记念主、敬拜父之后。我们的聚会通常是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但擘饼聚会一个小时多一点就够了;所以,有二、三十分钟留给弟兄姊妹交通。这时,你就可以作见证,但不要拖得太长。

为求繁增,各会所应有分区分排的研究与准备

我们若希望召会人数能增加一倍,我们的排就需要增加一倍。我们现在是三百六十排,加一倍就是要再加三百六十排。按着月来分,每个月都要加三十个排。目前有二十一个会所,几乎每个会所每个月都要增加一至二个排。所以,各会所的负责弟兄们,从现在起就得准备如何划分家排。一个月后人数加多了,就得加排了,这就需要有各项的准备。各会所得立刻正式划分那些排要在一起擘饼,这都需要有统计。此外,还要有签到簿,统计到会人数,才能看出经常到会的是那些人。这样就能约略的统计出,应当分几个区有擘饼聚会。

为着这个新的变动,盼望各会所都要作准备,都要在这件事上有考虑,有观察;看看那几个排应当集合在一起有擘饼聚会,并且要分多少个擘饼聚会的地方,以及要在什么地方聚会。除了要有擘饼聚会之外,也需要有祷告聚会。台北召会现有二十一个会所,祷告聚会的人数不过七百多位;所以要考虑,怎样把排摆在一起有祷告聚会。这需要一点统计作根据,来划分。希望各会所的负责人,以及各排的中坚分子,都得考虑这事,实行排里的擘饼聚会,也实行排里的祷告聚会。当然,不是每个排都要有祷告聚会。这需要你们作厨师的人,好好调味,把菜作得合式。我只能讲一些原则,至于怎么实行,还需要你们加以研究、考虑。

认识三一神素质的一面和经纶的一面

有弟兄为着擘饼聚会分为记念主与敬拜父两阶段,而题出有关三一神身位的问题。我要趁此作一点说明。关于三一神的问题,有素质的一面,也有经纶的一面。召会历史上,有些神学家就是因为对三一神的素质和经纶这两面没有清楚看见,以致犯了大错。

父、子、灵有分别,但不能分开

历代圣经教师根据圣经的启示,研究出一个名词‘三一’(Trinity),和一个形容词‘三一的’(Triune)。因着人类的语言是根据人类文化而产生的,所以没有那种文化,就产生不了那种语言。例如,二百年前,我们没有电话,那时就没有‘电话’这个名词。后来因着电话的产生,就有了这个辞的出现。现在,人类因着有了电脑这种文化,就造出了许多与电脑相关的语言,来表达传输这种文化。同样的,因着在圣经真理研究上的进步,就需要创造新辞来发表。

圣经一面给我们看见,神是一,但另一面也给我们看见父、子、灵的讲究。那么父、子、灵是不是三位呢?不是。这实在不是一件容易说明的事。因为父、子、灵是有分别的,但是不能分开;一分开就变作三位神,那样的说法就成了三神论。

父、子、灵不能分开,是根据以赛亚九章六节、林前十五章四十五节、以及林后三章十七节。以赛亚九章六节说,‘有一子赐给我们;…祂的名称为奇妙的策士、全能的神、永远的父。’这里说到这位赐给我们的子,就是永远的父;这意思是这位子就是父。林前十五章四十五节说,基督这位子,就是末后的亚当,经过死而复活,成了赐生命的灵。林后三章十七节又说,主就是那灵。这几节摆在一起,给我们看见父、子、灵乃是一。

神是一,却有三的讲究

有些人因为太着重‘三’的这一面,就否认了父、子、灵是‘一’的这一面,以致落入三神论的错谬之中。正统的神学家看出神是‘一’,却有‘三’的讲究。所以,他们就造出‘三一’(Triune)这个辞。可以说,‘三一’是一个奥秘,没有人能讲得通。我曾经研究过,历代圣经学者都同意神是一,但是祂的确有三的讲究。虽然历代神学家花了极大的工夫研究,却不容易说明什么时候神是一,什么时候神又是三。然而,大家都承认,神是一,却有三的讲究。

正统可靠的说法乃是,三一神的三者有分别,却不可分开。一面来说,父、子、灵三者有别;但另一面,子就是父,子又是灵,三者是不能分开的。例如,主耶稣说,‘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约十四10。)又说,‘我与父原是一。’(十30。)这里子与父虽是一,但还是有‘我与父’的分别。这里有父、有子的讲究,但我们又不能因此把二者分开;因为这二者乃是一个,是不能分开的。然而,我们也不能说,因为二者不能分开,就没有分别。这是怎么分别法呢?这个分别又是到什么程度呢?关于这些点,很难用人的言语清楚说明。正统的神学家只能承认神是三,而这个三又是一;但三者还是有分别的,不能因为三者是一就没有分别。否则又会进到另一极端,落入形态论的错误之中。

素质一面,神是一;经纶一面,神是三;素质是指存在说的,经纶是指行动说的

就着三一神素质的一面,神是一;就着祂经纶的一面,神是三。父与子有分别,是在经纶的一面;父和子是一,是在素质的一面。素质是指祂的存在说的,经纶是指祂的行动说的。我们根据以上所引的圣经来看,父、子、灵实在就是一个。子是父,子也是灵。这是在素质的一面说的。就素质一面说,父、子、灵乃是一。

三神论者强调神是三的这一面,却忽略神是一的一面。他们引用了几处经节,比如,当主耶稣在河里受浸时,神的灵降在祂身上,而父又在天上讲话;(太三16~17;)以及约翰十七章中说到,主在祷告时,乃是举目望天,向父祷告;(1;)他们以此证明,父与子的分别与分开。然而,这都是经纶的一面,不是素质的一面;父、子、灵在经纶上有分别,但在素质上乃是一。

在主日聚会中,我们擘饼记念主,又跟随子敬拜父,这是经纶的一面。然而,今天三一神是那一位在你里面,是父在你里面呢,还是子在你里面?或是灵在你里面呢?答案当然是三者都在你里面,但这三者乃是一。这是素质的一面。然而,当你敬拜父时,你跟随子,就是神的长子,祂率领众子来敬拜父;这是经纶的一面。 我们敬拜的时候,子与父有分别,这不是素质的问题,乃是经纶的问题。 我们说记念主而后随着主敬拜父,这不是指三一神的素质;这是祂在经纶中的行动。祂在地上行动的时候,有父、子的分别。为我们钉在十字架上的是子,因为钉十字架是神经纶中的一个行动。然而,按着子的存在说,祂不仅是子,祂也是父,祂也是灵。就着经纶来说,钉十字架的是子,但就着素质来说,是三一神钉在那里。

一九八五年一月二十四日讲于台北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