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对付肉体(下) | mswe1.org

第九篇 对付肉体(下)


在线答题


陆 经历肉体受对付的过程

现在我们来看,经历肉体受对付的实际过程:

一 爱慕无罪的生活

人的肉体肯接受对付,第一步总是开始于人对无罪生活的爱慕。人的肉体最容易认识的部分,还是败坏的一面。因此对付肉体,总是先从败坏的一面开始。但这里所说败坏的肉体,是比对付罪里的对象广泛多了,也深入多了。可说隐藏在人里面一切不讨神喜悦,摸不着神心意,构不上神旨意的,都是败坏的肉体。当人受主的吸引,往前追求时,自然会看见这些败坏肉体的污秽和可憎,也自然会渴慕能摆脱这些,而过一种圣洁、无罪、得胜的生活。

二 发现肉体的难处

人这样爱慕无罪的生活,要在主面前脱离罪恶的辖制,自然就要用自己的力量,来对付他所感觉到的罪,并且也求主赐给力量,帮助他对付那些罪。但结果却叫他非常失望,因为他虽能对付一些行为上的罪,却不能解决那倾向犯罪的性情;他用力对付了一个罪,里面又生出十个来。好像越对付,罪的力量反而越强,以致使他常常一败涂地。就在这些失败的过程中,他逐渐的发现,在他里面有一个败坏的肉体,并且知道所有的罪都是出于这败坏的肉体。罪不过是那些显出来的败坏而已,肉体才是那些败坏的根源。单对付罪,而不对付肉体,乃是舍本逐末,结果必是徒劳无益。若没有把肉体对付得彻底,就永远不能过真正无罪的生活。这样,他就发现了肉体乃是他最大的难处。

圣经给我们看见,人对付肉体的经历,也是这样。罗马六章先开头说,我们既是受浸归入基督的人,就不能再在罪里活着,不能再将肢体献给罪作器具了,所以该对付罪,将肢体献给义作器具。到了七章就说,这个对付罪的人,看见了罪和肉体是分不开的,肉体就是罪身,里面是没有良善的,人所以犯罪,那个原因就是在于人属肉体。因此到了八章,一面说到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里释放人的事实,一面也说到肉体受对付的事。因为肉体对付了,罪的缠累才能脱去。所以人从爱慕无罪的生活以后,就要逐渐发现肉体的难处,并知道我们这个旧造的人,就是一个肉体,我们身上所有的难处,就是在于我们这个人,我们这个人不解决,肉体就不能解决,也就无法过圣洁无罪的生活。

三 看见肉体和基督同钉十字架

当我们真在神的光中看见肉体的难处,也看见凭着自己绝对无法对付肉体,而对自己完全绝望的时候,圣灵就自然要给我们一个启示,叫我们看见十字架的拯救,就是罗马六章六节所说:‘我们的旧人,和祂同钉十字架,使罪身灭绝,叫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圣灵要给我们知道,我们这属肉体的旧人,已经与基督同钉在十字架上了,我们的罪身已经废掉,已经失效了,(罪身‘灭绝’,原文是废掉、失效的意思,)我们为何还受它的辖制呢?罗马六章一再说到,我们是在罪上死了的人,我们是已经脱离了罪的人,罪必不能作我们的主,因此我们已经是从罪里得着释放了。我们一在神话语的光中,用信心接受这个事实,这些话语就要成为我们得释放的宣告,成为我们得胜的凯歌,我们就能向罪算自己是死的,而向神在基督耶稣里,却算自己是活的了。这是何等荣耀的恩典!

四 让圣灵执行基督的钉死

我们看见并接受了旧人与基督同钉死的事实,接着就需要让圣灵把这个事实执行到我们身上来。客观的事实,基督已经为我们作成了;主观的经历,还需要我们靠着圣灵来负责。所有肉体受对付的经历,都得是主观的才是真实的;凡是单单相信十字架同死的人,还不能真实的经历肉体的受对付。主耶稣在十字架上钉死的时候,幔子裂为两半,那幔子就是祂的肉身。祂是穿着我们的肉身,钉在十字架上死了。这件事,就着祂说,乃是一个主观的经历,但就着我们说,还不过是一个客观的事实,还必须让圣灵执行到我们身上来,才能成为我们实际的主观经历。

加拉太五章二十四节说,‘凡属基督耶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了。’这里所说把肉体钉十字架的主动者,乃是属基督耶稣的人,就是我们得救的人。所以这里不是说主把我们的肉体钉十字架,乃是说我们自己把肉体钉十字架。这给我们看见,把肉体钉死,乃是我们自己该负责主动的。旧人的钉死是神负责的,肉体的钉死却必须我们自己负责。

所以加拉太五章二十四节所说的,乃是我们将肉体钉死的主观经历,并不是基督为我们钉死旧人的客观事实,像许多人所以为的。因为:第一,这里说到把肉体钉死,明说是我们主动作的,并不是基督替我们作的。第二,这里是说把肉体钉死,不是说把旧人钉死。我们已经说过,旧人乃是客观方面的称呼,而肉体总是主观方面的说法。况且下文又连同说到邪情和私欲,这些都是现实生活里的东西。第三,这节圣经的前后文,都是说到圣灵的工作,所以这节所说的钉死,也必是我们靠着圣灵所作的。既是我们靠着圣灵所作的,就是我们主观的经历。凭着这些理由,我们就敢断定,这节圣经完全是讲到我们主观方面的经历。

但为何这里说凡属基督耶稣的人,都已经把肉体钉死了?为何把钉死肉体这件事,说成一个已经完成的事实?这与许多人的经历,怎能吻合?大多数的基督徒,岂不仍是凭肉体活着?这是因为使徒是照圣灵正常的作法来说。照圣灵正常的作法,所有属乎主的人,都是已经靠着圣灵把肉体钉死了。人若属主而没有靠着圣灵把肉体钉死,乃是反常的!当日好些加拉太的信徒,就是这样反常。他们虽然得救属乎基督了,但仍凭肉体活着,没有靠着圣灵把肉体钉死。使徒向加拉太人说这话,就是告诉他们说,按正常,所有属基督耶稣的人,都已经把肉体钉在十字架上了,你们既是属基督的人,怎么还能凭肉体活着?神已经把你们的旧人和基督同钉死了,你们也该是已经靠着圣灵把肉体钉死了,所以现在你们不可再凭肉体活着,而放纵肉体的邪情私欲。这就是使徒写加拉太五章二十四节的意思。

有人以为这里所说的‘同钉’,是和基督同钉。但细读使徒的话,就知道乃是把肉体和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所以这不是说到和基督同钉的客观事实,乃是说到靠圣灵钉死肉体的主观经历。

我们把这节圣经的正意找出来,首要的是要给我们看见,在对付肉体这件事上,我们自己也是有责任要负的。我们单单相信旧人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的事实并不够,还必须自己靠着圣灵主动的把肉体钉死才可以。圣经从来没有说,要我们把旧人钉死,因为那是在基督里已经完成的事实。圣经从来也没有说,基督已经把我们的肉体钉死了,因为这是我们靠着圣灵要负的责任。

就是经历也是这样告诉我们。我们也许在半年前,的确看见了在基督里旧人钉死的事实,但我们若不靠圣灵实际的治死肉体,就我们直到今天,必定还是凭肉体活着。所以,我们看见了十字架钉死旧人的事实以后,还必须靠着圣灵,用十字架这把刀来杀我们的肉体,天天靠着圣灵的能力,把肉体交于死地而治死它。这样,我们才能有真实对付肉体的经历。

当然,我们要把肉体钉十字架,这十字架是我们自己所没有的。宇宙中只有一个十字架,是神所算数的,是有功效的,那就是基督的十字架。所以主观的对付,还是根据客观的钉死。当我们看见了我们这个人,我们这个旧造,这个旧人,已经在基督的十字架上被神解决了,而我们这个人,我们这个旧造,这个旧人,又是在我们的肉体里活出来,这时候,我们就能在实际的生活中,一步一步的让圣灵把基督的十字架,执行到我们身上来,一步一步的靠着圣灵治死我们的肉体。这就是实际的经历圣灵在我们里面的钉死。我们一看见基督在十字架上,把我们的一切都解决了,立刻就该让圣灵使这个事实,在我们身上发生效力。这个效力,就是我们主观的经历。

当初神叫扫罗杀亚玛力人,神自己不去杀,必须扫罗亲自去杀。但扫罗去杀亚玛力人的能力,却不是他自己的,乃是神给的。神的灵临到扫罗,就加给他能力,使他靠着那个能力,来杀死所有的亚玛力人。今天我们对付肉体,也是这个原则。一面神自己不对付我们的肉体,必须我们自己负责对付,负责治死;另一面我们又绝对是靠着神的能力来对付肉体,不像外邦的宗教那样完全用人工的力量去攻克己身。换句话说,对付肉体的责任是我们负的,能力却是神给的。我们就是这样靠着圣灵的能力,来治死肉体。

总之,我们这个‘人’,这个‘我’,被钉十字架,乃是在基督里的故事;而我们的肉体钉十字架,乃是在圣灵里的故事。十字架摆在‘我’身上,十字架摆在‘旧人’身上,乃是主耶稣在各各他所完成的客观事实;等到圣灵把这个十字架摆到我们的肉体上,就成为我们主观的经历了。这主观的经历,就是加拉太五章二十四节所说:‘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也就是罗马八章十三节所说:‘靠着圣灵治死肉体的行为,’(原文,)以及歌罗西三章五节所说:‘治死你们在地上的肢体。’

柒 肉体受对付的应用

我们经过前面几个过程,对于对付肉体就开始有经历了。但这不是说一次经历,一次对付,就完成了,我们还得一直把这种经历,这种对付,应用在实际的生活上,继续让圣灵在我们身上执行治死,叫我们在各方面都能有肉体受对付的经历。这一个继续的经历,就是我们这里所说肉体受对付的应用。这,我们可以分作三点来说:

一 是在圣灵的交通里

肉体受对付的应用,完全是在圣灵交通里的故事。没有一个人能在圣灵的交通之外,来经历十字架的对付。所以我们要继续经历肉体的受对付,要一直有对付肉体的应用,最基本的条件,就是要活在交通里,也就是活在圣灵里。我们一不在圣灵的交通里,立刻就要失去对付肉体的实际。

我们已经说过,罗马六章是说在基督里旧人钉死的事实,罗马八章是说在圣灵里肉体受对付的经历。罗马六章说到基督的死解决了罪,基督的复活解决了死,这些都是客观的事实,而这些事实只有在罗马八章生命圣灵的律里,才能变作我们的经历。所以我们曾着重的说,罗马六章的事实,除非摆在八章的圣灵里,否则,是不能成为经历的。很可能有的人对于六章的事实看得很清楚,也凭信心接受了,但他若不活在八章圣灵的交通里,那些事实在他身上还不能成为他的经历。反过来说,历代倒有很多的人,他们对于六章的真理看见得不多,认识得也不很清楚,但他们却一直活在八章的交通里,所以他们反倒能很自然的经历了脱离肉体的事。因此八章的交通,对于肉体受对付的应用,实在是绝对必须的。

当我们与这位内住的圣灵有交通,并且在这交通里,让祂在我们里面自由运行的时候,我们就会在这圣灵里摸着了主的生命,而在这生命里有一个成分,就是十字架的钉死,也就是死的成分,要实际的应用到我们身上。圣灵越在我们里面运行,主死的成分就越在我们里面作杀死的工作,这个杀死就是钉十字架的应用,也就是肉体受对付的应用。所以我们要应用肉体的受对付,就得一直活在这圣灵的交通里。

二 让圣灵将基督的死执行到一切行动上

我们在圣灵的交通里,让圣灵在我们身上执行基督的死,初期时还只限于少数的行动,并且是偶尔有的,等到我们的经历渐渐增深时,这个死就要普遍的执行到我们每一个行动上。从前是发现了肉体才来对付,现在是把一切的行动,无论是好是坏,都先让圣灵用十字架的死来过滤一下,结果凡是出乎天然的、旧造的、自己的,就都被十字架解决了,所剩下的,就都是那些出乎神和祂生命的成分了。

比方我们要去看望人,或是要奉献财物,虽然这些事,在我们看都是好事,都是属灵的事,但就连这些事,也要先让圣灵把基督的死执行在上面。这样,我们才能清楚到底这看望该不该去?或是这奉献该不该作?因为人的肉体,最怕碰到十字架,一碰到十字架就了了。但神和祂的生命,却是越碰十字架,越活。基督的十字架,就是新旧两造的分界线,没有经过基督的十字架,我们还分不出那是旧造的,那是新造的,那是肉体的,那是圣灵的,那是天然的,那是复活的。特别在那些善良的事,那些所谓属灵的事上,这二者常是混合不易分别的。但一经过十字架的死,新旧两造就分开了,凡倒下的、了了的,就是旧造的、肉体的、天然的;凡还能站住的、存留的,就是新造的、圣灵的、复活的。所以十字架乃是一个顶好的过滤器,叫肉体和属肉体的,在这里都被挡住,而叫神和属神的都能被释放出来。

我们若能继续应用十字架的经历,让圣灵把十字架的死,执行到每一个生活行动上,我们的肉体就能越过越受对付,越过越枯萎。我们一直活在十字架的荫影下,肉体就永远无法抬头。到这时候,我们才能在教会中不出事,才能与所有的弟兄姊妹同心合意配搭成一个身体,而给主上好的事奉。

感谢主,在已过这些年日中,我们有许多同工在一起事奉主,但我们中间没有争吵,没有分门别类,表面的原因,固然是由于大家都是同心要主、爱主、为着主;但潜在深处的原因,乃是在于我们多少都学了一点十字架对付肉体的功课,十字架在我们里面杀死了一切的纷争、血气、忌恨,所以就叫我们没有法子争吵,没有法子分门别类。

三 顺着生命之灵的律而行

我们在一切行动上应用肉体的受对付,到末了,就是顺着生命之灵的律而行。罗马八章给我们看见,人胜过肉体,乃是顺从圣灵的结果。而圣灵在人里面的动作,乃是一个律,就是生命之灵的律。换句话说,当我们在交通里,靠着圣灵的能力,把十字架的死执行到生活的每一部分时,那个执行就是顺着圣灵在我们里面的律,也就是让圣灵在我们里面有自然的运行。所以我们靠着圣灵对付肉体,治死肉体,和圣灵在我们里面那个自然的律,有绝对的关系。一个真正经历肉体受对付的人,就必是让圣灵在他里面运行,也就是让生命之灵的律在他里面运行的人。

我们这样绝对顺着生命之灵的律而行,就是不体贴肉体,而单单体贴灵,随时治死身体的行为,使肉体没有活动的余地,不只不凭肉体犯罪,不凭肉体作错,并且也不凭肉体摸属灵的事,不凭肉体事奉神。到这时候,我们才是一个实际而完满对付肉体的人,才是一个绝对脱离肉体而活在圣灵里面的人。

捌 结论

现在我们再把以上各点综合的看一下。

对付肉体的第一点,就是要认识肉体是什么,要感觉在我们身上有那一点是肉体。在属灵的经历中,一切的对付,都是根据我们对于那件事物的认识与感觉。认识有多透,对付才有多透;感觉有多深,对付也才有多深。所以我们对于对付肉体要有确实的经历,也必须对于肉体先有清楚的认识与感觉。

肉体的意义有三方面:就是败坏了的肉体,整个堕落的人,和人良善的一面。关于肉体是败坏了的身体,也就是肉体败坏的一面,这是我们比较容易认识的,所以初期的对付肉体,总是着重在这一面的对付。但当我们在主面前往前去的时候,就该对其他两方面的肉体,也有深刻的认识和对付才可以。我们不只要认识那些犯罪、发脾气、作恶的事,是出于肉体,也要认识就连那些敬拜神、事奉神、并敬虔的事,也会满有肉体的成分。简单的说,凡不是我们在交通中摸着主,摸着灵,倚靠神而作的,无论多好,我们还得定罪说那是出于肉体的。

对付肉体的第二点,就是认识肉体在神面前的地位。我们要从圣经中得着亮光,看见肉体怎样抵挡神,与神为仇为敌,肉体的性质怎样与神不合,以及神怎样弃绝肉体,憎恶肉体,并且定规要除灭肉体,与肉体誓不两立。这一个启示,会叫我们有神的眼光,能定罪神所定罪的,除灭神所要除灭的。这样,我们才能有寻求脱离肉体的愿望,才肯与神合作,让圣灵来治死我们的肉体。

对付肉体的第三点,就是认识肉体与旧人的关系及其分别。我们要看见旧人,或旧我,乃是肉体在事实上的本身,而肉体乃是旧人或旧我的显出。当旧人,或旧我,在经历里活出,就是肉体。所以对付肉体,完全是经历一面的事-实际的经历旧人受了对付的事。

对付肉体的第四点,就是认识肉体的受对付。这有客观事实的一面,也有主观经历的一面,两面都是同样需要,而不可缺少的。客观事实的一面,神已经在基督里为我们作成了,主观经历的一面,就需要我们自己负责在圣灵里与神合作。

我们有了以上关于对付肉体的四种基本认识,随着就能有肉体受对付的经历。对付肉体之经历的过程,总是开始于我们对属灵之事更深的渴慕与追求。我们一爱主,追求主,自然就盼望能更深的活在主里面,也盼望主更深的活在我们里面。但这愿望,在事实上,却常遇到挫折而失败。凡我们愿意的,常作不出来;我们不愿意的,倒常去作。这一再失败的结果,就把我们陷于痛苦绝望的境地。虽然也常寻求主的拯救,却找不着蒙拯救的路。到这时候,圣灵就会逐渐给我们看见,那失败的原因,乃在于我们是活在肉体里。那拦阻我们和主有更深调和,拦阻主更深活在我们里面,最厉害的一个东西,就是我们的肉体。同时圣灵也给我们看见,我们的肉体是何等污秽、败坏、邪恶、诡诈;不要说肉体那坏的一面,就是我们平日认为好的、良善的这一面,也是满了人的成分,满了人的自己,根本是被神定罪,而永远不能蒙神悦纳的。我们既看见这个,自然就会在圣灵的光中,厌恶自己的肉体。所以到这时候,圣灵就能很自然的把十字架同死的事实,好像照相一样,印到我们里面来,叫我们看见我们肉体的本身,就是我们的旧我,我们的旧人,已经在主耶稣的十字架上钉死了,解决了。这个光一进来,立刻就在里面发生杀死的作用,使我们的旧我或旧人,自自然然的瘫痪、枯萎,而失去了它的地位和能力。这样,我们在现实生活里那些肉体的成分,也就很自然的消灭了。我们越让圣灵这个光在里面照我们,旧我或旧人就越失去它的地位,我们生活中肉体的成分,也就越消踪灭迹了。到这时候,我们对于十字架的死怎样对付肉体,就有一点主观的经历了。

但我们的对付肉体还不能停在这里。我们还需要在交通里,靠着那住在我们里面,叫我们有分于主的死的圣灵,在我们现实的生活里面,一时过一时,一步过一步的,把每一点显出来的肉体都治死,把每一点所发觉的肉体都置于死地。这就是我们靠着圣灵,对于十字架同死的应用。也就是加拉太五章二十四至二十五节所说,靠着圣灵,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的主观经历。到这时候,我们里面的圣灵,就能因着我们给祂机会并地位,因着我们与祂合作,而带我们治死肉体,使我们能过神所要我们过的生活,能行神所要我们行的事。到这时候,我们不仅是靠圣灵得生,更是靠圣灵行事。我们这时是不属肉体,而属圣灵了。

这些对付肉体必经的过程,我们应当常常用以审查自己,到底我们看见了客观的事实没有?到底我们有没有让圣灵将这个事实印到我们里面来?到底我们在主观方面有多少的经历?我们在现实的生活里,应用十字架的死有多少?我们这样严格的审查过,就能清楚自己的经历究竟到什么程度,好仰望主更深的带领。

以上肉体受对付的过程,并不是短时间就能透彻经历的,还必须逐步加深。许多肉体的东西,在起初的时候,还不觉得,也就无法对付。必须等到属灵的经历加深,才会逐渐认识,而有对付。因此我们的对付肉体,总是先对付肉体坏的一面,然后就对付肉体好的一面,最后就把整个人都摆在十字架的死底下,而对肉体有完全的对付。

就着许多弟兄姊妹对付肉体的经历说,对于肉体坏的一面的对付,是有一些,但对于肉体好的一面的对付,却太少了。我们对于肉体有一个天然的认识,就是认识肉体坏的一面,因此我们对肉体的对付,也总是偏在这一面。比方有的弟兄作见证说,有时他站讲台,为主传信息,如果那次讲得不错,也有主的同在,讲完以后,心里不免很得意,他就定罪这得意,觉得有骄傲的成分,乃是肉体。这样的定罪当然是对的,也是需要的。但实在说,我们要学习对付肉体,这方面的对付还不是首要的。首要的是,当你站在讲台上讲的时候,到底是你讲,还是圣灵借着你讲?我们要审判的,就是这一个。不是讲好讲坏的问题,乃是说这一篇道是谁在那里讲的?也许你讲得非常好,也有许多人得帮助,但如果是你自己讲的,如果是你照着你所懂得的,照着你所记忆的讲出来的,这还是肉体,还要被定罪。

也有的弟兄作见证说,他和弟兄们相处的时候,向人发了脾气,回去心里就很难过,觉得这一次是发了肉体,就定罪对付。这也是很浅的对付。我们若在对付肉体这个经历上,学过一点深的功课,就是没有发脾气,并且对人还有好的表示,还给人一点帮助,甚至还在一起有一点祷告,但这些若不是在圣灵里作的,不过是自己的一点好行为,回去以后还觉得这是肉体。我们能对付到这种地步,才是真正的对付肉体。

实在说来,我们对付肉体,若只限在坏的一面,那就和对付罪差不太远,实在并没有多少真正对付肉体的成分。我们真要对付肉体,就必须注意对付肉体好的一面,对付整个属肉体的人,不只在平常的小事上,连在那许多敬虔、属灵、敬拜神的事上,都有对付,都问说,这件事是我自己作的,还是我住在主里面作的?是我随己意作的,还是圣灵带我作的?我若不住在主里面,没有和主交通着来作,就是作得再好,还是肉体,还是该定罪的。

我们不只要对付肉体的‘作’,也要对付肉体的‘不作’。有的弟兄姊妹在肉体好的一面有了一些认识,圣灵也给他们看见,他们多少的事奉、看望、谈话,都是凭着他们的自己和天然,并不是在交通里倚靠圣灵而作的,因此他们就定规从此不事奉,不看望,也不说话了,但这些不作,若不是出于圣灵的交通,而是出于他们自己的定规,反而是更厉害的肉体。擘饼聚会中的祷告,也是这样。有的弟兄姊妹看见光了,知道从前那些祷告都是肉体,所以从此就不祷告了。那知道这样不祷告,更是肉体。因此‘不作’,绝不是脱离肉体的路!许多脱离肉体的人,反而是最能作的人。圣经给我们看见,神是有作为的神,祂作工直到如今,几千年来,祂一直说话,一直作事,从来没有在人中间停止工作过。照样所有活在圣灵里的人,也没有法子停,圣灵就是他的动力,叫他也能更多的作工。所以我们绝不可以为不作就不是肉体,不作就是灵;不作就可以没有肉体,不作就可以属灵。所有不作的人,都是更属肉体的人。肉体不是别的,就是你在那里定规,你在那里主张,你在那里是,你在那里作。所以肉体的受对付,也就是说,我这一个人已经钉在十字架上了,今天讲道不讲道,祷告不祷告,都不是我作主,乃是主作主。主作,我就作,主不作,我就不作。人真正对付了肉体,凡事就不凭着自己;作不凭自己,不作也不凭自己;乃是一直活在交通里,住在主里面,一直有一颗不信自己的心,一直有一个倚靠圣灵的灵。一个倚靠的灵,一个倚靠的态度,就是肉体受了对付的表记。

我们再拿站讲台作例子。许多时候,人讲道都是很有把握的,知道该讲什么,也知道该怎样讲,因此就把该讲的都预备好了,而把主丢在一边,好像宇宙中就是没有主,他也能讲那篇道,也能讲得一样好。这种光景就证明,他这篇道乃是在肉体里讲的。肉体受过对付的人,却不是这样。他站讲台,虽然也预备,但他学会了拒绝肉体,而倚靠圣灵的功课。也许他本来预备讲称义,但到了讲台上,如果圣灵忽然叫他觉得该讲成圣,他就会毫不踌躇的把题目改了。也许在开讲以前,主一直不给他知道该讲什么题目。主日上午十点钟开始聚会,到了九点五十分,他还不知道该讲什么。他带着圣经、诗歌,往讲台走去,还不知道该讲什么。也许诗歌也唱过了,祷告也祷告过了,他还不知道该讲什么。虽然到了这时候,他还不凭自己定规讲什么,还是从最深处仰望主的带领。也许就是等到他站起来,打开圣经,说,‘请大家读…’的时候,该读的圣经才知道了,该讲的题目才有了。也有的时候,开头讲还是摸不着什么,他就一面讲,一面还在里面摸主,慢慢讲到一个时候,就摸着了,好像挖井,碰着了泉源一样,有一股活水给他摸着了,他就很流畅的讲下去。这样的讲台,就是肉体受过对付的人,所有的光景。

主在地上的生活,给我们看见祂是一个完全倚靠神的人。我们的主一点没有罪,也没有错,但祂还说,‘我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约五30。)祂在地上,从不单独自己作,自己说。祂在父里面,父在祂里面,一切的事,都是祂和父交通着来作,一切的话,都是祂和父交通着来说。这就是我们对付肉体的榜样。我们必须住在主里面,让主在我们里面作,我们才在外面作;让主在我们里面说,我们才在外面说。这样,才不是肉体。

罗马八章讲对付肉体,也讲随从圣灵,体贴圣灵,这二者是必须相题并论的。因为什么时候我们不随从圣灵,不体贴圣灵,不活在圣灵里面,那就是肉体。我们对付肉体,不是重在对付肉体的妒忌、自私、自傲,而是重在对付在圣灵之外的那些工作、活动,对付在圣灵之外的那些生活为人。只要是在圣灵之外的,只要是不在圣灵里面的,作是肉体,不作也是肉体;动是肉体,不动也是肉体。所以无论什么方法,无论怎样作法,都不能叫我们脱离肉体,只有圣灵能救我们脱离肉体。只有随从圣灵而行,体贴圣灵而行,活在圣灵里面,才能脱离肉体。因此对付肉体的最终结果,就是活在生命之灵的律里,凡事凭着圣灵,绝对不凭着自己。到这地步,我们才算完满的经历了对付肉体这件事。愿主恩待我们!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