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顺服膏油涂抹的教训(下) | mswe1.org

第七篇 顺服膏油涂抹的教训(下)


在线答题




叁 对于膏油涂抹教训的认识

我们看过了膏油的涂抹,现在就来看膏油涂抹的教训。

我们已经说过,约壹二章二十七节所说‘恩膏的教训’,最好译作‘膏油涂抹的教训’。这个译文无论就原文的字义说,或是就属灵的意义说,都比原有的好多了。已往许多人,一直把‘恩膏的教训’,只领会作圣灵的教训,而忽略了圣灵的涂抹,就是因为在原有的译文里,不容易看出涂抹的意思来。但我们这个新的译文,就清楚点出涂抹的意思,叫人领会在膏油涂抹的教训里,不仅有膏油的教训,还有膏油的涂抹,不仅有圣灵的教导,还有圣灵的运行。不只如此,这个新的译文,还给我们看见,那个教训并不是出于膏油,出于圣灵,乃是出于膏油的涂抹,出于圣灵的运行。所以,我们以后要改用这个新的译文,无论读书,或是谈话,凡题到恩膏教训的地方,都应当改作‘膏油涂抹的教训’。

一 膏油涂抹的教训与膏油涂抹的关系

膏油涂抹的教训,乃是出于膏油的涂抹。它是膏油的涂抹所产生的一个自然结果。当膏油在我们里面涂抹的时候,一面是给我们抹上神的成分,一面又是给我们知道神的意思。我们已经说过,膏油的本身就是圣灵,也就是神自己。所以当这膏油涂抹的时候,就给我们抹上神的成分。但膏油的涂抹,既是圣灵的一个动作,就也定规是叫我们里面有感觉的。我们里面一有了膏油涂抹的感觉,我们的心思就能在这个涂抹的感觉里,领会到一点神的意思,知道什么是神喜悦的,什么是神不喜悦的;什么是神要的,什么是神不要的。这个领会、知道,就是我们从膏油的涂抹所得着的教训。所以膏油涂抹的教训,有两面的讲究:一面是借着它的涂抹,叫我们里面更多得着神自己,更多有神的成分;一面是借着它的教训,叫我们摸着神的意思,而活在神里面。

在这两面的讲究中,得着神自己乃是主体的,摸着神的意思不过是附属的。并且,总是得着神的自己在先,明白神的意思在后。每一次膏油在我们里面涂抹,总是先叫我们得着神,先叫神的成分在我们里面加多,然后才产生一个结果,叫我们觉得神要我们这样作,或那样作。我们绝不能没有得着神,而能明白神一点的意思。

这就如我们前面所举涂油漆的比方。我们把油漆涂在家具上,结果也就把颜色涂上去了。我们是重在涂上油漆,但油漆涂上了,就自然会显出它的颜色。所以是先有油漆,后有颜色。并且,涂油漆是主体的用意,有颜色不过是附属的作用。照样,当圣灵作膏油涂抹我们的时候,也是重在把神当作油漆一样涂到我们里面来。神一涂抹进来,我们自然也就知道神的意思了。所以膏油涂抹的教训,乃是附属于膏油涂抹的一个作用。

总之,在膏油涂抹的教训里,一共包括三个东西,就是膏油、涂抹、和教训。膏油就是圣灵,涂抹就是圣灵的运行,教训就是我们的心思对于那个运行的领会。我们从前对于膏油涂抹的教训,只领会那是恩膏的教训,意思就是那是圣灵给我们的教训,使我们知道这件事该作,那件事不该作;我们顺从了,就平安,不顺从,就不平安;而在这教训里,圣灵还是圣灵,我们还是我们,二者并没有发生调和的关系。这种认识是不够的,并且也是与新约的原则不合的。在旧约里神是在祂自己之外,把祂的旨意启示给人。在那样的启示里,神和神的旨意是分开的,人只能知道神的旨意,却不能得着神的自己。但在新约的启示里,神和神的旨意是不能分开的。在新约里,神乃是在祂自己里面,把祂的旨意启示给人,人必须得着神自己,才能知道神里面的意思。所以在这里,就不仅有我们知道的问题,还有圣灵和我们调和的问题。圣灵若单单给我们教训,就我们可以顺从,也可以不顺从;我们接受,就得着这教训,我们不接受,就得不着这教训。但圣灵若作膏油来涂抹我们,而给我们教训,这就不管我们顺从不顺从了;我们顺从,祂涂抹上了,我们不顺从,祂也涂抹上了;我们赞成,祂涂抹上了,我们不赞成,祂也涂抹上了。我们对于这膏油涂抹的教训,可以不顺从,但那膏油的涂抹却没有法子去掉。

比方有的人,神要他离开职业,凭信心事奉神。这在表面看来,是神给他一个感动,一个启示,一个引导,一个教训,但实际上却是膏油有一度,或有一次,在他里面涂抹所产生的后果。他可能不顺从这个教训,仍旧去作他的职业,外面和从前并没有两样,但里面那个作职业的味道不同了。他里面给膏油那样涂抹了一下,那个涂抹就没有办法去掉,一直留在他里面起作用。

基督徒真实属灵的生活、行动或工作,都该是这样从膏油的涂抹里出来的。膏油这个涂抹,不只给我们知道一个教训,更是给我们增加一个活的成分。那个教训我们可以不顺从,但那个成分却要在我们里面一直起作用,叫我们不顺从就过不去。比方,一位弟兄原来是爱看电影的,得救以后,膏油就在他里面涂抹,叫他知道电影看不得了。他可能还是去看,但他刚在电影院里坐下,里面就有一个东西,一直闹他,叫他看不下去。过些时候,他就是要去电影院,正在走的时候,那个东西就在他里面闹他,叫他去不了。再过些时候,就是当他定意想看电影的时候,里面都要闹故事,叫他连想也不能想了。所以膏油涂抹的教训,不仅是空洞的给我们知道该作什么,不该作什么,乃是在教训的同时,还把神的成分涂抹进来,在我们里面起作用,叫我们能以顺从那个教训。

我们已往对于膏油涂抹的教训,非常注重顺服的问题。诚然,许多时候,顺服能带进更多膏油的涂抹,也有许多时候,因着不顺服,膏油的涂抹就停止了,生命的交通也就断了,所以顺服和膏油涂抹的教训,的确有很密切的关系。但如果我们说,人不顺服,就绝对不会有膏油的涂抹,绝对要断了交通,并且人若终久不顺服,就终久不能恢复交通,这话就有一点太过了。不错,因为我们不顺服,膏油的涂抹就会停止。但很多时候,我们虽然没有顺服,它还是涂抹。甚至就是我们一直不顺服,它也不停止,还是一直的涂抹,直到我们顺服。事实上,我们乃是极不顺服的人,一百次膏油涂抹的教训,我们如果能顺服二十次,我们就是最好的基督徒了。但膏油的涂抹,却不因着我们不顺服,就停止了。在我们的经历中,膏油的涂抹,常是不管我们顺服不顺服,甚至也不管我们同意不同意;我们同意,它涂抹上了,我们不同意,它也是涂抹上了;涂抹到末了,我们总是和从前不同了。

弟兄姊妹,这就是恩典,这就是新约之下,神在我们里面作工的特点。我们若真认识这个,就不会为自己挂虑,也不会替别人担忧。我们带领人,若不过是一些外面的劝勉,外面的作法,外面的吸引,就没有什么用处。人今天好像被我们带起来了,明天可能就落下去了。惟有神在人里面这活的涂抹,才能叫人被主真实的得着。人给神这活的膏油涂抹了几下,就不能不顺服主,不能不跟随主。所以我们带领人,总要带人多摸着这个活的涂抹。

总之,我们这次题到膏油涂抹的教训,就是要着重的注意这涂抹的问题。单是一个外面的教训,并没有价值,乃是里面涂抹所产生的教训,才有用处。我们顺服主,也不是单单在外面顺服一个教训,乃是在里面膏油的涂抹里来顺服,这样,才有属灵的价值。

二 膏油涂抹的教训与心思的明白

膏油涂抹的教训,虽是出于膏油涂抹的,但这二者在我们里面所在的部分,却是不同的。膏油的涂抹完全是在我们的灵里,而膏油涂抹的教训乃是在我们的心思里。

为何膏油的涂抹是在我们的灵里?因为圣灵乃是住在我们的灵里,所以圣灵所运行的涂抹,也必是在我们的灵里。圣灵在我们灵里每有运行,我们的灵就有所觉得,这所觉得的就是膏油涂抹的感觉。这时,我们的心思若是受过教导的,就能翻译出我们灵里这个感觉,而明白它的意思,这样我们就得着了膏油涂抹的教训。所以膏油涂抹的教训,乃是在我们的心思里,完全是我们心思里一个领会明白的故事。

圣灵在我们里面的工作,无论是光照、滋润,或是启示、引导等等,都是祂作膏油在我们灵里涂抹而有的。所以膏油涂抹的范围极其广泛,几乎可以包括圣灵在我们身上一切的工作。但膏油涂抹的教训,却只包括我们心思所领会的那一部分,所以它的范围就窄小多了。有许多时候,膏油涂抹不需要经过心思,不需要头脑的领会,就能达成它的目的。比方,我们在交通中得着生命的供应,我们的灵就得以滋润、新鲜、明亮、刚强。又如我们摸着生命的律,就能照着神的性情而生活行动。这些都是单纯的膏油涂抹,并没有变成膏油涂抹的教训。但也有许多时候,膏油的涂抹必须经过心思,经过头脑的领会,才能显出它的功能。比方我们灵里蒙了光照,得着启示,对于神的真理有所认识,或是在工作行动中明白神的旨意,接受圣灵的引导,这些若单纯是膏油的涂抹,单纯是灵里的觉得,我们还不能懂得它的意思,必须经过了心思的翻译、明白,变成了膏油涂抹的教训,我们才能懂得它的意思。

膏油涂抹的教训,既是心思对于灵里膏油涂抹的翻译和明白,所以我们若要跟得上膏油涂抹的教训,就不只需要在灵里有敏锐的感觉,也需要配上一个练达并属灵的心思。这心思方面的配合,包括心思的更新,对属灵事物领会的操练,并属灵知识的储备等。这些都需要我们多爱主,多追求属灵的经历,多活在交通中,多读圣经,多看书报,多听道,好使我们的心思,受到属灵的启发,有了丰富的知识,能领会我们灵里膏油涂抹的意思,而得着膏油涂抹的教训。

我们可用看电影为例,来说明心思对于领会膏油涂抹感觉的重要。比方一个刚得救的人,在看电影这件事上,并没有受到教导,他的心思对这件事的性质,并没有什么认识。当他去看的时候,只觉得里面很受压、不舒服、不自然,并不懂得那就是圣别的灵在他里面禁止他,也不懂得那就是膏油的涂抹,教训他不该去看。这就是因为他的头脑、心思,没有受过启发,所以就不明白圣灵在这方面的意思。因此,他只是得着了膏油的涂抹,而没有得着膏油涂抹的教训。

以后他的心思在这方面受了教导,就知道在看电影这件事上,有许多不敬虔的成分。第一,大部分的电影都是污秽的,描绘、代表、并倡导这个时代里一切的邪恶和淫乱。常看电影的人,没有一个不受它的玷污和败坏。基督徒怎可在其中有分?第二,有的电影本身虽不是污秽的,看了也能增加一点知识见闻,例如教育片、战争片、探险片等,但电影院那个场合,却是不合于圣徒体统的。那里面很多人的装束、态度、言谈、举动,都是不敬虔的。你去看电影,遇到那些光景,总是叫你敬虔的灵受伤。第三,也有的时候,电影片子并不污秽,放映的场合环境也算正派,但你去看过以后,到底是叫你更与主亲近?还是叫你与主疏远?我们绝对信,就是像保罗那样属灵的人,如果每周看一次电影,虽都是看好片子,看过三两个月,也定规变为一个放松的基督徒了。所以从这三方面说,看电影这件事,不管电影的本身是好是坏,它那个性质,那个环境,那个空气,都是不适合基督徒的口味的。当这位弟兄,有了这些知识以后,他若再去看电影,圣灵的膏油在他里面一涂抹,使他感觉不愉快、不自然,他的心思立刻就领会,这就是圣灵禁止他看电影。所以这时,他不只在灵里觉得一个膏油的涂抹,并且也在心思里明白了一个膏油涂抹的教训。

三 膏油涂抹的教训与良心感觉的相联并分别

膏油涂抹的教训,与良心的感觉,有绝对的关系。我们曾说过,正常良心的感觉,都是圣灵在我们的灵里,透过良心,而给我们的光照。这种光照,也就是圣灵作膏油的一种涂抹。所以良心的感觉,和膏油涂抹的教训,同样都是出于膏油涂抹的感觉。膏油的涂抹,经过灵里的直觉,而被心思领会,就是膏油涂抹的教训。膏油的涂抹,透过了良心,而被心思领会,就是良心的感觉。这就是它们相联的地方。

但膏油涂抹的教训,与良心的感觉,也有不同的地方。第一,良心乃是辨别是非的机关,所以膏油的涂抹透过良心而有的感觉,也是以是非为界限,它所辨识的,只限于是非善恶。但膏油涂抹的教训,乃是膏油的涂抹直接在灵里给我们觉得的,所以是以神自己为范围,它能超过是非,而直接摸着神自己的旨意。单顾到良心的感觉,只能作个无过的基督徒。必须活在膏油涂抹的教训里,才能摸着神的心意,而活在神里面。关于这一点,我们在‘对付良心’一篇里,已经说过了。

第二,膏油涂抹教训的主要目的,是叫我们摸着神,得着神,而明白神的意思,重在积极的引导或禁止。而良心的感觉,单纯是一个亏欠的感觉,重在消极的定罪和对付。神总是先给我们膏油涂抹的教训,而不是先给我们良心的感觉。我们若顺服膏油涂抹的教训,就不会有良心的感觉。但何时我们一不顺服膏油涂抹的教训,良心就来定罪我们,使我们有亏欠的感觉。这就如国家里有行政治理的机关,也有监察弹劾的机关。行政机关若能正常的推动,监察机关就不必有作用。行政机关何时一失去效用,或越过常轨,监察机关就要提出纠正弹劾了。膏油涂抹的教训,与良心感觉的相联关系,也是这样。膏油涂抹的教训,都是积极的推动;良心的感觉,都是消极的弹劾。换句话说,圣灵作膏油,总是先在我们灵的直觉里涂抹,给我们引导或禁止;我们若不顺服,祂才涂抹到我们的良心,而产生良心的感觉。所以我们属灵的光景,若要正常,总该经常活在膏油涂抹的教训里,不该等良心的感觉来纠正弹劾。

四 膏油涂抹教训的性质

我们再看膏油涂抹教训的性质和特征。

第一,膏油涂抹的教训,乃是感觉,而不是明言。膏油涂抹所给我们的教训,虽然需要经过我们心思的领会,但所领会的,绝不是一句话,也不是一个字,它的性质仍旧是灵里的一个感觉,最多不过像是话语,又像是感觉,绝不会是一句确定的明言。这正如一种颜色,它不是一句话,乃是一个显示,人一看就知道了。照样,当我们活在主面前,和主有交通的时候,圣灵在我们里面作膏油来涂抹,也总是一个感觉上的显示。我们的心思若受过那种教导,有那种知识,就能明白这感觉显示的意思,而得着它的教训。但这还不过是意思的明白,并不是明言的教训,就是有时圣灵向我们显示圣经的话语,也不是给我们呆板的字句,而是给我们摸着圣经的原则。因为若都是呆板的字句,全本圣经就不够用了。比方,人为买一副眼镜去求问主,要想从主得着一句明文的答覆,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因为圣经里根本没有眼镜这东西。所以主也只能给他原则的认识与感觉。实在说,圣经里的话,原则的比字句的更宝贝。一个圣徒越老练,在膏油涂抹里面的经历越深,就越脱离圣经的字句,而注重灵里面对圣经原则所有的感觉。

许多人学习膏油涂抹的教训这功课,都喜欢追求确定的话语,盼望得着明言的教训。这样的追求,是很容易受欺骗,而带进危险的。比方有人进行婚姻的事,盼望明白主的旨意,就求主在他里面,明言的向他说,‘可以’或‘不可以’。这种求法很危险,很容易有错误,并且也可说就是错误。因为主给我们知道祂的旨意,并不多用话语,乃是多用感觉。我们在祷告中,把事情交托给主以后,若是里面很自然,对主的交通也甜美,这时我们就可知道主赞成这件事。若我们每逢为这件事祷告,里面就觉得不通,或每一想到这件事,总觉得不安,这就是告诉我们主不赞成这件事。所以,膏油涂抹的教训,乃是感觉,而不是明言。

第二,膏油涂抹的教训,乃是里面的,不是外面的;是主观的,不是客观的。膏油涂抹的教训,乃是我们深处的一个感觉,而不是外面的一个声音,所以是在我们里面的,不是在我们外面的;是主观的,不是客观的。固然我们里面的感觉,常会受到外面的影响,但所有从外面来的影响,还必须有里面膏油的涂抹来响应才可以。若单是外面的影响,还不该就接受。

因着膏油涂抹的教训是这样主观的一个东西,所以很多时候,膏油涂抹所给我们的感觉,都好像是我们自己的感觉。我们碰到这些感觉,常会怀疑,到底这是圣灵的感觉,还是我自己的感觉?好像明明是我自己的感觉,怎么说是圣灵的感觉呢?这就是因为这些感觉乃是圣灵在我们里面,经过我们,和我们调在一起,而给我们感觉的,所以就和我们自己的感觉不容易分开。

但这种感觉到底是出于圣灵的,因此在我们的经历中还是可以分别出来。比方,有时我们和主的交通断了,那时我们想再有这种感觉,就不容易了。但等我们和主的交通恢复了,这种好像是我们自己的感觉,就又有了。这就证明,原来这种感觉,并不是出于我们自己的,乃是圣灵经过我们而有的。

第三,膏油涂抹的教训,乃是自然的,不是勉强的,也不是特意去求来的。有的是在你和主交通的时候,有的不是在你和主交通的时候,或是工作,或是休息,或是在马路上散步,你的里面,你的深处,自然就来了一个感觉,而给你一个教训。这一种从深处自然而来的感觉,差不多都是膏油涂抹所给我们的感觉。我们属灵的生活若是正常,膏油涂抹的教训,常是这样自然的给我们觉得。否则,我们在神面前的生活,定规有问题。比方我们要买一件衣服,应当在正要买的时候,很自然的就有膏油在我们里面涂抹,给我们觉得该买不该买。如果我们还需要祷告三天,才能清楚该买不该买,这就证明我们属灵的光景不正常了。不只生活细节的事是这样,就是遇到重大的事,特殊的事,原则也是一样。我们可以为着它专一的有祈求、有等候,但当圣灵给我们知道神的旨意时,还是顶自然的。所以膏油涂抹的教训,总是越自然越正常。

第四,膏油涂抹的教训,乃是经常的,不是偶然的,也不是突如其来的。膏油涂抹的教训,虽然极其宝贵,却是我们能经常得着的。不是我们平日行事为人,圣灵都不给我们感觉,等遇到重大的事情,我们去寻求的时候,才给我们感觉;乃是从早到晚,在我们一切的起居行动中,膏油的涂抹都能经常的给我们感觉,叫我们明白神的意思,而得着神的引导。不只在我们灵里滋润的时候,我们能觉得膏油涂抹的教训,就是在我们感觉最摸不着神同在的时候,我们还能有膏油涂抹教训的感觉,并且那个感觉,比在滋润的时候,还要准确。那时虽然不感觉神的同在,但有的事你一作,就觉得神不许可,有的事你一作,又觉得摸着神。这好像很矛盾,但在属灵的经历上,的确是如此。这就是因为膏油涂抹的性质,乃是经常的。人若只能偶然得着膏油涂抹的教训,他属灵的光景必不正常。

膏油涂抹的教训既是经常的,我们就该经常的经历它,而活在它里面。有人平时不注意膏油涂抹所给他的感觉,等遇到重大事故了,才去寻求,就不容易寻着;就是里头有了一些感觉,那种感觉也不可靠,有时不过是他自己的幻想,有时还是撒但的假冒,所以就很危险。比方,有弟兄平日从来不凭膏油涂抹的教训跟从主、顺服主,等到有一天,因为要结婚了,才寻求圣灵给他感觉,就很不容易真正得到圣灵所给的感觉。因为膏油涂抹所给我们的感觉,都是经常的。它在婚姻这样的大事上,所给的感觉,就像它在生活中的小事上,给人感觉一样。所以人若活在膏油涂抹的感觉里,就像火车行在两条铁轨上一样,只要一直在轨道上往前行,就可以了。何时我们若要行出轨外,膏油涂抹的感觉,自然就会禁止我们,把我们再约束到神的旨意里面来。

使徒们在圣灵里面,往前作工的时候,他们的光景就是这样。我们在行传十六章六至七节,看到保罗要留在亚西亚,圣灵就‘禁止’;他们要往庇推尼去,耶稣的灵又‘不许’。这种禁止和不许,就是膏油涂抹教训的故事。圣灵这种‘禁止’和‘不许’,正好像两条铁轨,把他们规范在神的带领中。他们不用祷告几天,才懂得圣灵的意思。当他们往前工作的时候,圣灵作膏油的涂抹,就经常的教训他们,为他们定规当走的路程。

我们活在膏油涂抹的教训里,也就应当是这种光景。我们若常觉得,这样一动,圣灵就禁止,那样一动,圣灵又不许,这就证明我们是经常的活在膏油涂抹的感觉里。如果我们平时都不大觉得这种感觉,在遇到事情时,还需要专一的寻求圣灵的感觉,那就证明我们不是经常的活在膏油涂抹的教训里。所以在正常的情形中,膏油涂抹的教训,总是经常而有的。

五 膏油涂抹教训的结果

真实膏油涂抹的教训,都是从圣灵而来的,所以我们顺服它,并活在它里面,就必叫我们的心更爱主,更亲近主,叫我们的灵与神也更有交通。这是顺服膏油涂抹的教训,所必有的结果。若是我们顺服了里面一个感觉,却没有叫我们更爱主,也没有叫我们和神加深的有交通,我们就可以断定,那并不是膏油涂抹的教训,乃是出于我们自己的感觉。所以我们里面的感觉,是否膏油涂抹的教训,也可用这个结果来衡量、来鉴别。

肆 对于膏油涂抹教训的顺服

膏油涂抹的教训,就圣灵一面说,是重在涂抹,就我们一面说,是重在顺服。若没有顺服,就难能有这个功课的经历。所以我们也要把这顺服看一下。

一 顺服膏油涂抹的教训与随从灵而行

我们常把属灵的生活,说作随从灵而行,活在交通里,或活在神面前。这些可说都是顺服膏油涂抹的教训几种不同的说法。现在我们逐一的说明,它们与膏油涂抹教训的关系。

我们已经说过,膏油涂抹的教训,就是圣灵在我们里面运行所给我们的感觉,所以我们顺从那个感觉,也就是随从灵而行。我们若要随从灵而行,就必须活在膏油涂抹所给我们的教训里。我们能顺服膏油涂抹的教训,也就能随从灵而行。这二者,实在就是一件事的两种说法。

所以我们若要有随从灵而行的经历,就必须认识什么是膏油涂抹的教训,什么叫作圣灵运行所给我们的感觉。我们必须认识这个感觉,摸着这个感觉而活,在这个感觉里面,才能随从灵而行。

在二十多年前,我就听见人讲跟从主。但是,该怎样跟从主?怎样才算是跟从主?那时却不懂得,也摸不着那个实际。但感谢主,现在知道了。跟从主,就是随从灵,具体一点说,也就是顺服膏油涂抹的教训。我们不是跟从一位客观身外的主,乃是跟从一位主观身内的主。祂的面光,祂的显现,就是膏油的涂抹。祂在祂面光中所显示的意思,就是膏油涂抹的教训。我们顺服这教训,就是顺服主,我们跟从这教训,也就是跟从主。

二 顺服膏油涂抹的教训与活在交通里

我们在说到膏油涂抹与生命交通的关系时,已经看到这二者乃是一件事的两面,根本没法分开。生命怎样是在圣灵的里面,生命的交通也照样是借着圣灵的运行,就是膏油的涂抹。膏油在我们里面每有涂抹,总是一面把主涂到我们里面来,一面又把我们涂到主里面去,因而使我们和主有了生命的交流。所以我们一得着膏油的涂抹,也就有了生命的交通。

我们和主的交通,若仅仅在关起房门祷告,或守晨更的时候才能有,那还是很浅的,必须时时刻刻,就是最忙乱的时候,也能活在交通里,和主有亲密的交流,这样的交通才是深的。要这样活在交通中,我们就非活在膏油的涂抹里,常得着膏油的涂抹不可。这个活在膏油的涂抹里,就是顺服膏油涂抹的教训。我们常顺服膏油涂抹的教训,就能常有膏油的涂抹,而活在交通中。我们不顺服膏油涂抹的教训,就不能常有膏油的涂抹,也就不能活在交通中。

顺服膏油涂抹的教训,而常有膏油的涂抹,并不是一件难事。因为膏油涂抹教训的性质,就是经常的,也是自然的。自然的意思就是说,你不必求,它自然就有。经常的意思就是说,任何时刻都有。我们若顺服膏油涂抹的教训,它就能在我们里面产生一个结果,叫我们经常和主有交通,自然而然和主有交通。这样,就是活在交通里。

在这里,我们也顺便说一点进入交通具体的路:

第一,要认识膏油涂抹的感觉就是膏油涂抹的教训。我们要进入生命的交通,或者说,要进入膏油的涂抹里,第一必须先认识膏油在我们里面涂抹运行的时候,那个感觉是如何给我们教训。

第二,要停下外面的活动。我们整个人,应当从一切外面的工作和行动上停下来,退回到里面去,而注意里面的感觉。我们若是忙于外面的活动,就无法顾到里面膏油涂抹的感觉了。前一点是认识感觉的问题,这一点是注意感觉的问题。基督徒真实有属灵价值的工作和活动,都该是从里面推动出来的。先有了里面感觉的推动与引导,然后才随着有工作和活动。但有许多基督徒,直到今天还是留在外面的活动里。他们向主热心起来的时候,就带着圣经,到处乱跑。他们只看见外面的需要,却忽略了里面的故事。他们不只不懂得里面的感觉,也不注意里面的感觉。这样的人,就没有法子进到里面的交通去。所以我们要进入交通,第二就必须停下外面的活动。

第三,操练定时与主交通。我们初期学习与主交通,应当每天划出几次固定的时间,来操练和主交通。在这样的交通中,不要把许多事项带来祷告,(连这些外面的祷告,都需要停下来,)乃要顺着里面的感觉而祷告。在这种祷告中,多半是先感觉自己的罪、自己的亏欠,而有对付;以后多半是感觉该归向主,而有奉献,再后自然就会仰望主的恩典,并得着恩典的供应而更深的进入交通中;末了,就是感谢、赞美、并敬拜。我们若天天这样定时操练交通,我们的灵就必刚强、活泼,更容易摸着主,更容易进入交通。

第四,操练随时与主交通。我们对定时的交通,操练过一段时间,就要操练随时与主交通。定时的交通,乃是在固定的时间内,放下一切外面的活动,专一去祷告寻求主,所以比较容易进入。随时的交通,却是整天的,无论是工作,是休息,外面可以十分忙碌,应付许多事务,里面却一直不离开主,且能经常很自然的摸着膏油的涂抹,摸着主的同在。到这时候,我们就能活在交通中了。这一点是比较难的,也是比较高的,但我们随时操练就能达到。

三 顺服膏油涂抹的教训与活在神面前

顺服膏油涂抹的教训,就是随从灵而行,就是活在交通里,也就是活在神面前。不过,随从灵而行,是就着圣灵说的;活在交通里,是就着主说的;而活在神面前,乃是就着神说的。所以这三件,可说就是膏油涂抹的教训,与三而一之神的关系。

就着圣灵说,祂在我们里面,乃是涂抹运行,所以需要我们随从祂而行。就着主说,祂在我们里面,乃是作生命,而叫我们有生命的交流,所以需要我们活在交通里。而就着神说,祂在我们里面,乃是叫我们有祂的面光,而得着祂的同在,所以需要我们活在祂面前。这三方面,都是因着我们顺服膏油涂抹的教训而有的。

按真理说,从我们得救那天起,神就无时无刻不与我们同在,并且这个同在是永不离开,永不失去的。这个同在,就是圣灵。圣灵在我们里面,就是神的同在。所以这个同在,不仅是一种情形,是一件事,还是一位人物。这位人物,就是圣灵,祂在我们里面,就是神的同在。从我们得救那天起,这个同在,就永不失去。

但在我们的经历中,却不能一直感觉到这个同在。有的时候,这个同在好像停止了,我们就好像失去了神的面光。有的时候,这个同在又恢复了,我们又感觉有了神的面光。这个讲究,就是在于膏油的涂抹。膏油不涂抹,神的同在,就不能实施到我们里面,我们也就感觉不到神的面光。膏油一涂抹,就带来神所施行的同在,我们也就能感觉到神的面光。所以借着膏油的涂抹,我们才能在实行上经历神的同在。

我们已经说过,膏油的涂抹叫我们知道该作什么,不该作什么,这一面的作用,乃是附属的。我们经历膏油的涂抹,主要的该是摸着神自己,得着神的同在才可以。比方我们讲一篇道,不仅是该讲不该讲的问题,更是我们讲的时候,神是不是和我们同在的问题。神若不同在,无论讲得多对多好,里面却是越讲越空,等到讲完了,好像灵都倒空了,甚至好久都不能祷告。反之,若有神的同在,里面就有滋润,越讲越饱足,好像主耶稣和撒玛利亚妇人谈道一样,谈完了,里面也吃饱了。这个滋润和饱足,都是因着有膏油的涂抹。因此,一个好的站讲台的人,因着常常摸着膏油,就不只能叫别人得供应受造就,也能叫他自己里面神的成分得以增多。再如我们要去一个地方,也不仅要问该不该去?还要问,我这样去,神和不和我同去?我是否能有神的同在,像从前在旷野里的以色列人,得着云柱、火柱的同行一样?神若不与我们同在,我们就是作最好的事,还是没有属灵的价值。所以神的同在,乃是首要的问题。而这个同在,乃是在于膏油的涂抹。我们一得着膏油的涂抹,就觉得神的面光,得着神的同在;一没有膏油的涂抹,就失去神的面光,摸不着神的同在。

可惜已往因着我们对这件事,认识得不够清楚,有的弟兄姊妹虽学过一点恩膏教训的功课,也不过是注意外面行动上的引导,而忽略了里面神成分的加多。因此有的人,你几年前碰着他,他里面神的成分是那样,过了几年,你碰着他,他里面神的成分还是那样。他几年之内,没有作什么错事,没有什么放纵,几年来好像都很敬畏主,好像都是活在神面前,但是几年过去了,他里面神的成分并没有加多。所以认真的说,他属灵的生命并没有长进。这就是因为他在顺服膏油涂抹的教训这一个经历上,只注意受神引导那一面,却忽略了神的同在这一面。

四 顺服膏油涂抹教训的结果

膏油的涂抹,对于神的同在既是这样重要,我们就必须顺服膏油涂抹的教训,而常得着膏油的涂抹。这样,我们就能随时随地都活在神面前,在祂的面光中过生活,而时刻摸着祂的同在。到这时候,我们就能进到诗歌二百二十七首(今四一六首)所说的境地中。那里说,人经过了裂开的幔子,在神面前过生活,就有何等不败落的荣耀!人透过了肉体的幔子,活在神面前,就是进到至圣所,也就是活在灵里面,就和神面对面有交通。到这时候,我们属灵的经历,就达到最高峰了。

总之,我们一切属灵生活的关键,就是在于膏油的涂抹。我们该一直摸着膏油的涂抹,而顺服它的教训。我们一活在膏油涂抹的教训里,就是随从灵而行,就是活在主的交通中,也就是活在神面前。我们一失去了膏油涂抹的教训,就不能得着圣灵的带领,就断绝了和主的交通,也就失去了神的面光,没法活在神面前了。膏油涂抹的教训,实在是一切属灵经历的中心,也是神救恩中极奇妙的部分。但愿我们多注意!多经历!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