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对付世界 | mswe1.org

第五篇 对付世界


在线答题




现在我们要来看关于对付世界的事。这在基督徒开头的生命经历中乃是重要的一个,所以我们要相当仔细的来看它。我们先从圣经的亮光来看,到底罪和世界有何不同?世界是如何形成的?它的界说是什么?它演变的经过是怎样?神又是怎样救我们脱离世界?我们对于这些真理,若有准确的认识,对于对付世界,就容易有准确的经历了。

壹 对于世界的认识

一 罪和世界的分别

人把自己奉献给神以后,接着要对付的事物,第一就是罪,第二就是世界。罪和世界,都是我们身上的玷污,都是神所憎嫌的,所以都是我们所该对付,所该除去的。不过此二者所给我们的玷污,是有分别的。罪所给我们的玷污,是野蛮的、是粗暴的、也是丑陋的。世界所给我们的玷污,却是文明的、细雅的,很多时候在人看来还是很好看的。罪对我们的玷污,好比一件白衬衫上,染了大块的黑墨,或是沾了许多的污泥。世界对我们的玷污,就好比一件白衬衫上,印了花花绿绿的图案。在一般人看,衬衫上有了污点,那是肮脏,乃是不该有的;而有了花色,那不是肮脏,乃是该有的。但在神看,此二者都是不该有的。祂不要有污点的衬衫,也不要有花色的衬衫,祂只要纯白的衬衫。因为污点固然不合于洁白,就是带颜色的花样也是破坏纯白的。照样,虽然世界的污点,比罪的污点好看些,但对于纯洁的性质,此二者都是玷污的,所以都需要对付。

罪和世界所给人的侵害,也有很大的分别。罪侵害人,乃是把人玷污了。世界侵害人,却不仅把人玷污了,更是把人霸占了。所以,可说罪是玷污人的,世界是霸占人的。在人身上,这世界的霸占,比罪的玷污严重多了。撒但若单用罪来玷污人,只能叫人受他的败坏,但他用世界来霸占人,就把人得着了。这就如一个小孩,原是在他父母看顾之下,天真纯洁。若有人来教他撒谎、偷窃,引诱他作许多坏事,就使他纯洁的品性,受到玷污和败坏。但这时他还是在父母的身边,还是属于他的父母。等到有一天,那人若更进一步,送他两件好衣服,就会把他骗去而得着了他,他也就会离开他的父母而失落了。照样,撒但用罪来玷污人,不过只把人败坏了,但他用世界来霸占人,就把人得着了,叫人离开神而失丧了。

我们在创世记起头的地方,就能读出这个分别来。亚当虽然因犯罪而受了败坏,但他还没有离开神的面。乃是等到创世记第四章,人在那里发明了文化,有了世界的时候,人就不只是败坏的,更是被撒但借着世界霸占了、得着了。因此,人就不再属于神了。

亚伯拉罕虽然在以妻为妹的事上,一直有软弱,但那不过是个罪,只玷污他,还不霸占他,所以他还能作一个事奉神的人,在外邦地还能为人祷告。(见创世记十二章下半,并二十章。)但是底马虽然作了保罗的同工,当他一贪爱了现今的世界,就在神面前没有用处了,因为他是被世界霸占去了。(见提后四10。)这样看来,世界在人身上的侵害,是比罪厉害多了。

但一般人都是只感觉到罪的侵害,而不感觉到世界的侵害。因为罪是违背道德的,而世界并不违背道德,乃是顶撞神的自己。人里面只有道德的观念,而缺少神的观念,所以对于违背道德的罪,就有一点认识,能感觉到它的玷污,而对于顶撞神自己的世界,就没有认识,也不感觉到它的霸占。比方一个人若醉酒、邪荡、放纵各种私欲、不怕神、也不管人,众人就都会定罪他,认为这些是不道德的。但一个人若天天吟诗填辞,沉迷在文学里,全然不想到神的事,也不肯被神得着,众人反而会称赞他,并不感觉他是被文学霸占了。这就是因为人不认识神,没有神的观念,所以也就不认识撒但借着世界所给人的霸占。

罪和世界的界限,也是有分别的。世界的界限,比罪的界限广阔多了。罪只是指着那些不道德的,违犯神律法的事。世界却包括一切在神之外的人、事、物。我们不能说所有在神之外的都是罪,但我们能说所有在神之外的,没有一件不能成为世界。在这么多世界的事物里面,罪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世界包括罪,罪却不能包括世界。罪不一定是世界,但世界里面定规有罪。

一个人,可能犯罪了,而不一定就被世界霸占了。但凡被世界霸占的人,却定规要沾染罪。就如亚当犯罪堕落,只是堕落到罪里面,还没有堕落到世界里面,所以他只是一个被罪败坏的人,还不是一个被世界霸占的人。但到了该隐身上,世界就开始了。在该隐的后裔中,有一个人名叫拉麦,他多娶,又凶杀,他就是一个被世界霸占而又犯罪的人。

再如亚伯拉罕在迦南地住帐棚的时候,他没有落到世界里,就不需要犯罪。等他下到埃及,就是落到世界里去的时候,就需要撒谎,需要犯罪了。这也是证明罪不一定是世界,但世界里面定规包括罪。我们一落到世界里,就没有法子不犯罪。

我们看过了这些罪和世界的分别,就知道世界为害的界限比罪更大,它给人的侵害比罪更重,它给神的顶撞也比罪更厉害。它是直接顶撞神的自己,而成为神的对头。罪不过顶撞神的律法,而违反神的手续,就是义。世界却是顶撞神的自己,而违反神的性情,就是圣。罪是与神的律法相对的,世界是与神的自己相对的。所以圣经说,人若与世界为友,就是与神为敌了。(雅四4,原文。)又说,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约壹二15。)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呼召人来跟从祂,一再着重的要人撇下房屋、田地、弟兄、姊妹、父母、妻子、儿女等等。(太十37,十九29,可十29,路十八29。)这些都是人生里面的故事,也都是世界的代名词。人若要跟从主,就必须撇下这些世界的东西;因为它们是霸占人的。

罪是人初期的、浅的、头一步的堕落。世界才是人末期的、深的、最后的堕落。世界才是最后的东西、最厉害的东西。许多人只注重胜过罪,但圣经却更注重胜过世界。(约壹五4。)世界是我们更需要胜过的。所以我们要在生命里长进,要更多被神得着,就必须着重的对付我们身上的世界。

二 世界的形成

世界对神的顶撞,和给人的侵害,是这样厉害,那么世界是何时形成的?世界是从何而有的?世界形成的经过又是怎样?我们从圣经中看见,世界不是一有人类就有的,乃是以后逐渐形成的。人刚被造的时候,只有宇宙,只有天地,只有万物,并没有世界。世界是在人堕落以后,因着人失去了神和神在生活上的看顾,才形成的。所以说到世界的形成,我们就要先从人类生活的需要说起。

平常人说,人生有四大需要,就是衣、食、住、行。其实这还不够包括人生一切的需要。从圣经看,人生的需要可分作三大项,就是:供应、防卫、和娱乐。人要维持生存,不只需要各种的供应,就如衣、食等等,还需要防卫来保护自己,使自己不受侵害,同时也需要娱乐,使自己愉快、喜乐。这三大项,可说就包括了整个人生的需要。

人生这三大需要,在人刚被造出来,还未堕落以前,都是由神负责的。第一,在供应方面,神在造人之前,就把人生所需要的一切都预备好了。当日在伊甸园里的亚当,有园中各样果子和菜蔬作食物,有水作饮料,还有空气、阳光、以及居住的地方等等。这些都是神所给他的供应。

第二,在防卫方面,也就是保障方面,当初也是由神为人负责。今天人要自防自卫,但在当初,人的防卫、人的保障,乃是神自己。人在神的看顾之下,就能免去一切的侵害和危险。

第三,在娱乐方面,当初也是神为人负责的。有人以为娱乐是罪,这是错误的。人生不能没有快乐,娱乐就是为着得快乐。创世记二章九节说,‘神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可见当时伊甸园中那许多树木,不只有果子好作食物,并且也是悦人眼目,供人欣赏,而使人快乐的。神不只为人预备了这些叫人快乐的环境,同时神自己也作了人的喜乐。人得着神作了自己的享受,人的喜乐就满足了。

所以起初人类的供应、防卫和娱乐,这三大需要,都是神来为人打算,为人预备。这正像儿女所需要的一切,都是由父母打算预备。也像一个正当的妻子,她所得以养生的,所赖以保障的,和所得以喜乐的,也都在她丈夫身上。可说丈夫就是她的人生,就是她的一切。照样,当日在伊甸园中的亚当,也不必为自己担心什么,打算什么,预备什么,因为一切都有神为他负责。神既这样负责人生所有的需要,所以也可说神就是人的人生,神就是人的一切。

可惜人竟犯罪堕落了!结果就被赶出伊甸园。这时人和神的关系,就不正常了。但因着神所预备皮衣的救赎,人还能不离开神的面,所以还没有失去神。等到该隐的时候,人更深的堕落了,创世记第四章就记载该隐向神说,‘你如今赶逐我离开这地,以致不见你面。’(14。)又说,‘于是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16。)这样,人就完全离开神的面,而失去了神。

人这样失去了神,自然也就失去了神的供应、神的防卫、和神的喜乐。人一失去了神在人生活上的这些看顾,第一就产生出惧怕来,怕没有供应,怕没有防卫,怕没有喜乐。换句话说,就是怕没有饭吃,怕没有衣穿,怕受侵害,怕苦闷不乐。同时,人要维持生存,又实在需要这一切,因此人就不得不靠自己的力量,来自造供应,自造防卫,自造娱乐,以应付自己生存的必需。所以从这时候开始,人就有了自造无神的文化。

这从创世记四章,可以清楚读出来。那里说,该隐犯罪堕落,失去神之后,从他的后裔中,就产生出人生这三大需要的祖师。这就是拉麦的三个儿子,一个名叫雅八,是住帐棚牧养牲畜之人的祖师。帐棚和牧畜,都是为着人生活的供应,所以是人生活中供应的一面。一个名叫犹八,是一切弹琴吹箫之人的祖师。弹琴吹箫,都是为着娱乐,所以是人生活中娱乐的一面。还有一个名叫土八该隐,是打造各样铜铁利器之人的祖师。打造铜铁利器,是为着防卫,所以是人生活中防卫的一面。当时人既有了这三大发明,就可以不需要神,而自养、自卫、自乐了。这些就是人类失去神之后,所产生的文化,也就是人类自造的无神生活。

当人一有了这些无神生活,撒但立刻就化装到这些里面,而利用这些来霸占人,叫人只顾尽力的谋衣食以自养,造武器以自卫,并发明各种娱乐以自乐。人把这些需要得着了,就又沉缅在其中,而尽情的享受。到这地步,人整个人生,就被这些生活的事,完全霸占了,人也就完全不顾神和神的旨意了。这就是世界初步的形成。

这生活事物的霸占,起初好像还是零碎而没有系统的,后来又经过撒但的编组,就成为一个更具体而有系统的世界,因此也就更厉害而有系统的把人霸占住了。例如吃饭这件事,人在那里一直注意找饭吃,就已经受到霸占了。但撒但还把吃饭这件事,编组起来,无论是口味,是烹调,是吃法,都有各样的讲究。还有盘碟的配摆,席位的排列,也都有成套的规矩,一定的礼仪。这就叫人不吃饭则已,一吃饭就不得不受到这些的束缚。其他像穿衣、住房、喜丧、职业、娱乐等事,也都被撒但编织成组,有许多花样,许多讲究,成为许多系统,而把人重重缠捆,多方霸占,使人无法自拔。

所以简括说来,世界的形成不外五步:(一)人失去了神,(二)人有了惧怕的心理,与急切的需要,(三)人自造了无神生活,(四)撒但的化装和利用,(五)撒但的编组。这五步一齐全了,世界就完全形成了。

三 世界的界说

我们看过了世界的形成,就很容易找出世界的界说。人原是属于神,活在神手中,一切倚赖于神的。现在撒但编组的世界来代替神,供应人的需要,人就离弃神,倚赖世界,而被世界霸占了、得着了。所以就意义说,世界就是一切在人身上代替神而霸占人的。无论是人、是事、是物,不管是善、是恶、是美、是丑,只要是霸占人,而叫人不顾神,不活在神手中,不倚赖神,不属于神的,都是世界。

就字义说,世界这个辞,原文乃是‘科斯莫斯’(kosmos),意思就是‘系统’或‘组织’。我们在前面说过,撒但不只利用人生所需要的人、事、物,来霸占人,并且更进一步的把这些人、事、物,编组起来,成为一个一个的系统,好更厉害的霸占人。我们看今日的世界正像一所大学一样,里面也是分作许多的系,像饮食系、服装系、婚姻系、丧事系、文学系、音乐系、金钱系、名誉系…等等,真是不胜枚举。这些加起来就是一所世界大学。人类在这里面,有的人被这一系系住了,有的人被那一系系住了。撒但就是利用这许多人生系统,把人类一个一个的捆绑住,霸占住,叫人完全离弃神,忘记神,而浮沉在世界中。人自以为是经营享用这些,却不知早已因着这些,而落在那恶者手中,听他的摆布,受他的捉弄了。所以从字义说,世界就是撒但的一个编制,一个系统,一个组织,为要在人身上夺取神的地位,而把人霸占在其中。这和前面所说世界的意义,正相吻合。

关于世界的界说,我们还能从圣经中,找出一些讲解:

第一,是‘世界’与‘世界上的事’的分别。约壹二章十五至十七节,说到‘世界’,也说到‘世界上的事’。十五节说,‘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这给我们看见,世界是与神相对的。十七节原文又说,‘这世界上的事,…都要过去,惟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长存。’这给我们看见,世界上的事又是与神的旨意相对的。至于世界上的事所包括的,在十六节把它分作三类,就是‘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总括来说,凡不是从父来的,凡是出于神之外的,凡是从世界来的,都是世界上的事,都是与神的旨意相对相抵的。

第二,是世界和世代的分别。罗马十二章二节说,‘不要效法…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这里的‘世界’,原文不是‘科斯莫斯’,乃是‘爱容’,意思就是‘世代’。中文和合本圣经有时把这两个字,都译作‘世界’。实在说来,这两个字所指明的东西,是不同的。

什么是世界?什么是世代?可说一切在神之外的人、事、物,合起来就叫作世界,而我们眼前所碰到那一部分的世界,就叫作世代。该隐所碰到的一部分世界,就是该隐的世代。亚伯兰所碰到的一部分世界,就是巴别的世代。你我今天所碰到的一部分世界,就是二十世纪的世代。所以世界乃是撒但所用以霸占人那个组织的整体,而世代乃是这组织的一部分。在世界整个的组织里面,是分作许多世代的。所以使徒在以弗所二章二节,才有‘这世界的世代’的说法。(那里‘今世的风俗’,原文是‘这世界的世代’。)世界是整体的名称,世代是部分的说法。人只能碰到部分的世代,不能碰到整体的世界。平常我们是说,世界霸占我们。认真说,霸占我们的,并不是整体的世界,乃是部分的世代。并且就是在这世代中,我们所碰到的,还不是整个的世代,不过是在这世代中有一个妻子,几个儿女,一座房屋,一点钱财等等。这些就捆绑了我们,霸占了我们,而成了我们现实的世界。因此,世代也可说,就是前面所说世界上的事。

‘世代’这个字的原文‘爱容’,翻作英文,就是‘摩登’或‘时髦’(modern)的意思。所以在以弗所二章二节,中文和合本圣经把这字翻作‘风俗’。所以世代的意义,就是摩登,就是时髦,就是风俗,也就是今天显在我们眼前的世界,也就是世界上的事。罗马十二章二节,不是用世界来和神的旨意相对,乃是用世代来和神的旨意相对。这和约壹二章十七节的话,也正吻合。

这样,我们就知道世界,和世代,或世界上的事,彼此的关系了。世界太大了,我们不能完全碰到,我们只能碰到世界里面的一部分,这一部分的世界,就叫作世代,或世界上的事。神和神旨意的关系,也是这样。神也实在太大了,我们没法整个的碰着,我们只能碰着祂的一部分,这一部分所碰着的神,就是神的旨意。你什么时候碰着神,就是神有一部分从祂里面出来了,那一部分就是神的旨意。所以世界是与神相对的,世代或世界上的事是与神的旨意相对的。

所以可说,爱世界不过是一个总称,爱世界上的事才是具体的说法。正如我们说顺从神也是一个总称,顺从神的旨意才是具体的说法。

四 世界的演变

我们看过了世界的形成,现在再看世界的演变。我们已经说过,世界是形成在该隐堕落远离神之后。那时,他住在挪得之地,建造了一座以诺城。这是人类在地上所建造的头一座城,也是人类自造无神文化和生活的开始。人所造的‘城’,在圣经中,可说是人类自造无神生活的中心和表号。因此城也就是世界的象征。我们若从圣经中,找出关于城的一条线来,就能借此认识历代世界演变的过程了。

我们若有启示的眼光,就可以看见,世界在圣经中,共有两个大段落,也可说共有两个世界。第一个世界,是开始于该隐所造的以诺城;第二个世界,是开始于洪水以后的巴别城。那第一个世界,从该隐起,逐渐繁荣发展,到了挪亚的时候,就达到最高峰,人类也就完全堕落到世界中。同时,人类也败坏到无可救药的地步,正如创世记六章十一至十二节所说:‘世界在神面前败坏;地上满了强暴。神观看世界,见是败坏了;凡有血气的人,在地上都败坏了行为。’所以,那时候人类的地位,完全是落到世界中,人类的光景,完全是败坏、强暴,充满了罪恶。这种光景,就带来了神洪水的审判。神叫洪水泛滥,不只审判了人类所犯的罪恶,也结束了那一个充满罪恶的世界。所以经过了这次审判,除了挪亚一家八口之外,那第一个世界,就完全被洪水淹灭了,结束了。

洪水以后,人类又渐渐堕落到世界里了。到了创世记十一章,人类就开始集体反叛神,弃绝神和神的名,高举人自己的名,而建造了巴别城和巴别塔。这是圣经中所记人类所建造的第二座城。这座城更是人类只要自己不要神,只靠自己不靠神的宣告,更是人类自造无神生活的代表,所以这座巴别城就成为人类第二个世界的开始。

这第二个世界,从巴别城开始,继续往下发展,就演变出三条线来,就是圣经以后所记载三个地方的城。第一,是巴比伦城;第二,是埃及的城;第三,是所多玛城。第一个世界是混杂的,什么都有。第二个世界,就明显的分出三条线,这三条线,各代表世界的一方面:

第一条线,是巴比伦城所代表的一面。巴比伦是巴别城以后的名称。这城里充满了偶像和假神,(据说当日的巴别城和塔,上面满了偶像的名字,)所以这城是代表世界偶像的一面,也就是偶像的世界。

巴比伦是在迦勒底地,就是亚伯拉罕出身的本地。(创十一27~28。)亚伯拉罕和他的先人,住在那地,都是拜偶像的。(书二四2。)虽然神把他从那里召出来,叫他脱离偶像,但他的后裔以后又被掳到那里,被迫拜偶像。(参但二。)巴比伦总是破坏人对神的敬拜。乃是巴比伦人毁坏了神的殿,并将神殿中人敬拜神所用的器皿,掳到巴比伦,放在偶像的庙里。(王下二五8~9,13~15,代下三六7,10,18~19。)这些都是证明,巴比伦在圣经中,乃是代表世界偶像的一面,也就是代表偶像的世界。

第二条线,是埃及的城所代表的一面。埃及是富庶之地,有尼罗河的灌溉,不只食粮有余,(参创四二1~2,)且有各样的口味,(参民十一5,)所以埃及的城是代表世界生活享受的一面。圣经中所记神的子民几次下埃及,都是为解决生活问题,(创十二10,四二3,四五9~11,18,)就是一个证明。另一方面,神的子民一下到埃及去谋生活,就必落到埃及的权势之下,要为埃及作苦工,作奴隶。(参出一11~14。)所以埃及的城又是代表世界生活权势之下劳苦为奴的一面。总括的说,埃及的城就是代表生活、权势、劳苦为奴的世界。

第三条线,是所多玛城所代表的一面。圣经论到所多玛,总是说到她的罪恶。(参创十三13,十八20,十九13。)所以所多玛城乃是代表世界罪恶的一面,也就是代表罪恶的世界。

这三个地方的城,就是代表第二个世界的三方面,围绕在神的子民所该站住的地位-迦南-的四周,如同陷阱,要把他们陷在其中。他们一不小心,接受了试探,就会落到所多玛所代表的罪恶世界里,而沾染许多世界的污秽。这就是罗得下到所多玛的故事。或是他们经不起试炼,有了软弱,就会下到埃及所代表的生活、权势、劳苦为奴的世界里,专为生活奔忙,作了生活的奴隶,受了世界的辖制。这就是亚伯拉罕,和以色列人下埃及的故事。至于他们再回到巴比伦去拜偶像,虽好像不容易,但在他们极软弱的时候,也会被掳到巴比伦所代表的偶像世界里,去事奉鬼魔。这就是以色列国衰败了,而被掳到巴比伦的故事。

世界的这三方面,或说这三方面的世界,都是与神为敌,破坏神为祂自己所得着的人。以色列人,是神从世人中所分别出来,归为神自己用的。但他们总是脱不开这三方面世界的败坏。他们不是下到埃及的世界求帮助,(赛三十1~4,三一1,)就是变成所多玛世界的样子,(赛一10,三9,结十六46,49,启十一8,)甚至被掳到巴比伦的偶像世界里,而失去了对神的敬拜和事奉。(代下三六14~20。)今日这三方面的世界,也是同样的败坏了主为祂自己所选召出的教会。你看!今日的教会,岂不也是投靠埃及世界的势力?岂不也是有了所多玛世界的罪恶?甚至岂不也是被掳到巴比伦的偶像世界里,而满有这世界的偶像?今日的罗马教,尤其是这样!

这三个地方的城,所代表第二个世界的三方面,要一直并行着演变下去,最后就成为启示录十七至十八章的大巴比伦城。那城-就是当时世界的中心和代表-要变本加厉,尽其所能的,与神为仇,陷害神的子民。她是第二个世界发展的最高峰,也是第二个世界的总结。所以就带来主降临的审判,而被主用烈火焚烧。这次的审判,是与挪亚时代洪水的审判,遥遥相对的。洪水的审判,是结束第一个世界,这次的审判,是结束第二个世界。所以主在马太二十四章三十七至三十九节,就把挪亚的日子,和祂的日子作一对比。那大巴比伦城的结束也就是世界最终的结局。

我们从这两个世界演变的过程,能以看出,撒但总是一直用世界来霸占人,得着人,而破坏神的旨意,使神不能达到祂在人身上的目的。他先用罪把亚当玷污了,接着就逐步再用世界来霸占亚当的后裔。到挪亚的时候,整个亚当的后裔,就是受造的族类,就都陷在世界里,而被撒但完全得去了,于是撒但这霸占人的工作,就得着了初步的成功。以后那个世界虽经过神洪水的审判,而被神毁灭了,但等到挪亚的后裔生养繁多了,撒但又来鼓动人建造巴别城,而集体反叛神。这样,人类就又更深的陷在世界里,而被撒但得去了。

撒但既这样把亚当的子孙,也就是一切受造的族类,都得去了,神在他们身上的目的就没法达到了。所以神只好放弃这受造的族类,另外选召出一个亚伯拉罕来,使他的后裔繁多,像天上的众星,地上的尘沙,而成为一班神所选召的族类,好让神在他们身上,能完成祂在受造的族类身上,所未能完成的心愿。但是撒但仍是不停的作工,他仍是用世界来作夺取人,霸占人的工作,使神的目的在祂所选召的人身上也没法达到。

旧约的记载,给我们看见,这蒙召族类多次的堕落,都是堕落到撒但所用以霸占人的世界里。像亚伯拉罕蒙神带进迦南以后,又堕落到埃及去。以后整个以色列人软弱的时候,也是堕落到埃及生活权势的世界里去。再后以色列国堕落失败到极点,就被掳到巴比伦偶像的世界去。最后到了启示录十七至十八章,神的选民又堕落到那代表世界集大成的大巴比伦去了。那大巴比伦,就是蒙召族类最终堕落,而受到撒但最厉害的败坏和霸占的地方。

所以我们看见圣经对人类历史的记载,乃是分作两大段落。第一大段落,是从创世记一至十一章上半,也就是从人类被造,直到第一个世界被洪水淹灭。这一段乃是以亚当受造的族类为对象。第二大段落,是从创世记十一章下半,到启示录末了,也就是从亚伯拉罕蒙召,直到第二个世界被烈火焚烧。这一段,乃是以亚伯拉罕蒙召的族类为对象。虽然在亚伯拉罕蒙召以后,还有受造族类的历史,但圣经却不再以之为中心的对象而记载了。在这两大段落中,撒但工作的特点,都是用世界来霸占人。在第一段落中,撒但是用第一个世界,把受造的族类,完全霸占得去了。在第二段落中,撒但是用第二个世界,把蒙召的族类,又霸占得去了。这第二个世界,到了有埃及的城时就成熟了。因为那时撒但借着埃及的世界,已经把所有蒙召的族类,就是整个以色列人,都霸占得去了。

总之,人有两个族类,撒但就用两个世界来霸占人,因此也就带进神的两个审判。第一个审判是用水,结束了第一个世界;第二个审判是用火,结束了第二个世界。所以可说,全部圣经是分作两段。第一段,是从人类被造,到第一个世界被毁灭。第二段,是从选民蒙召,到第二个世界被毁灭。这就是圣经中关于世界演变的路线。

在这世界的演变中,虽然撒但用世界,把大部分神为祂自己所预备的人,都霸占去了,但仍有少数的得胜者,没有被世界霸占去,乃是站在从世界里被神分别出来的地位上,一直以帐棚和祭坛,向着那作世界表号和中心的城,作相反的见证。所以在圣经中,不只有城的一条线,说出世界的演变,也有帐棚的一条线,说出一班得胜者与世界相反的见证。这是圣经中另一条重要的线,与世界演变的线相反而并行,所以我们也要把它看一下:

在第一个世界里,挪亚是头一个人,以‘帐棚’生活,向‘城’的世界作了相反的见证。当神审判了第一个世界,而把他从其中拯救出来之后,他一出方舟,就为神筑了一座坛,(创八20,)而住在帐棚里,(九21,)不住在城里。他这帐棚,可说是与该隐所造的以诺城相对。他这头一个从世界里蒙拯救出来的得胜者,就是住在这‘帐棚’里面,与那象征世界的‘城’相对,作了一个与世界相反的见证。因此他能有祭坛,他能敬拜事奉神。

到第二个世界里,就有许多人,都以‘帐棚’生活,向世界作了相反的见证。其中最主要的一人,就是亚伯拉罕。创世记十二章给我们看见,亚伯拉罕从巴别城的世界里,蒙神选召出来,到了迦南地,就支搭帐棚来居住。他这帐棚,可说是与巴别城相对。他这帐棚不只证明他的得胜,也说出他对当时世界所作的相反见证。因着他不活在那霸占人之世界的城里,而是过着帐棚中为神活着的生活,所以他也有祭坛,也能敬拜事奉神。他的帐棚既是对着巴别城的,他的祭坛就是对着巴别塔的。他的帐棚如何对着巴别城,作相反的见证,他的祭坛也如何对着巴别塔,作相反的见证。

但得胜者何时失败了,这帐棚的见证,和祭坛的事奉,也就失去了。当亚伯拉罕软弱失败的时候,他就下到埃及去。他一到了埃及,帐棚没有了,祭坛也没有了;与世界相反的见证没有了,对神的事奉也没有了。等他一离开埃及,回到迦南,帐棚和祭坛就又恢复了,见证和事奉也就都恢复了。

同时那与亚伯拉罕一同来到迦南地的罗得,原来也和亚伯拉罕一同住在帐棚里,后来他离开亚伯拉罕,渐渐挪移帐棚,直到所多玛城。他一住到所多玛城里,帐棚就没有了,见证也没有了。

以后整个以色列人都堕落到埃及的世界里,他们终日所作的就是‘烧砖造城’。没有见证,也没有事奉。等到他们一蒙拯救,出了埃及,到了旷野,就有了帐棚的生活,也有了祭坛的事奉。那时甚至神也和他们一同住在帐棚-帐幕-里。那时他们的帐棚,乃是与埃及的城相对。

等到以色列人进了迦南,就有耶路撒冷作他们居住的中心。这耶路撒冷,是那将来作神永远帐幕之新耶路撒冷的一个小影,乃是与巴比伦城相对的。耶路撒冷总是对着巴比伦的,巴比伦也总是反着耶路撒冷的。当以色列人失败到极点的时候,巴比伦就来毁坏耶路撒冷。等以色列人中有了得胜者的时候,他们就向着耶路撒冷,(但六10,)而恢复耶路撒冷。(尼二。)

到新约末了,一边有大巴比伦城的毁灭,一边就是新耶路撒冷城的从天降下。这新耶路撒冷城,在圣经中也称作‘神的帐幕’,也就是帐棚。所以到最终,我们还是看见,象征得胜者生活的帐棚,向着那代表世界的城,作相反的见证。

这些圣经的记载,给我们看见帐棚与城相对的属灵意义。城是人类自造生活的象征和中心,所以‘城’就是代表世界。而帐棚是支搭在旷野,是在城之外,也就是在世界之外的,所以‘帐棚’是代表在世界之外的客旅生活。住在帐棚的人,表明他们不是沉缅在世界里面的人,乃是一个在世界之外过客旅生活的人。人堕落失去了神,所以就落到世界里面。人若蒙神拯救,就必脱离世界,而过帐棚的生活,在地上作个寄居的客旅,以单纯的事奉神。

因此,圣经也给我们看见,帐棚总是带着祭坛的。有帐棚,就有祭坛;没有帐棚,就没有祭坛。挪亚出了方舟,他支搭帐棚,也筑了一座祭坛。亚伯拉罕到了迦南,他支搭帐棚,也筑了祭坛。等他落到埃及去,就失去了帐棚,也就没有了祭坛。以色列人也是如此。他们住在埃及,就没有祭坛。等他们出了埃及,到了旷野,住在帐棚里,也就有了祭坛。有祭坛,就有奉献;有祭坛,就有事奉;有祭坛,也就有敬拜。因为祭坛就是人奉献、事奉、敬拜神的所在和凭藉。人住在帐棚里,就有奉献,就能事奉敬拜;人一落到世界里,就失去了奉献,也就不能事奉敬拜了。

帐棚的生活,不只是人事奉神的地位,也是神向人显现的地方。我们在亚伯拉罕和罗得身上,可以看见这件事。创世记十八章,记载神向亚伯拉罕显现,就是当亚伯拉罕‘坐在帐棚门口’的时候。这是证明亚伯拉罕还站在胜过世界的地位上,所以能得着神向他显现。但到了十九章,就记载神自己不去到罗得那里,只打发两个天使去。他们到了所多玛,就看见罗得‘正坐在城门口’。那是表明罗得已经堕落到世界里面去了。所以虽有天使来救他,却得不着神向他显现。因为神不能向一个堕落在世界里的人显现。人一堕落到世界里,就是被撒但得去了,他就不能再见神的面光了。

世界既是这样霸占神的子民,破坏神在他们身上的目的,所以当神拯救人的时候,祂就必须给人两面的拯救,一面不只要拯救人脱离罪恶,另一面更要拯救人脱离世界。脱离罪恶,只是脱离人堕落的光景;脱离世界,才是脱离人堕落的地位。我们平时所传的福音,只重在要人脱离罪恶,却很少说到要人脱离世界,这是不够的。

旧约里对于神的救恩,有两个重要的预表,一个是挪亚方舟的拯救,一个是使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拯救。这两个预表,都不仅表明神的救恩是把人从罪恶里救出来,更是表明神的救恩也是把人从世界里救出来。挪亚一家八口,和以色列人的得救,都是两面的。挪亚一家八口的得救,有借着方舟的一面,也有借着水的一面。借着方舟的一面,是叫他们脱离神洪水的审判;借着水的一面,是叫他们脱离当时那败坏的世界。以色列人的得救,有过逾越节的一面,也有过红海的一面。过逾越节的一面,是叫他们脱离神审判的击杀;过红海的一面,是叫他们脱离埃及世界的辖制。

照样,我们今天所得到的完全救恩,也有这两面,就是我们借着信而受浸所得到的。信叫我们得到一面的救恩,受浸也叫我们得到一面的救恩。信是叫我们借着血得救,脱离了罪;受浸是叫我们借着水得救,脱离了世界。挪亚一家八口是借着那淹灭世界的洪水得救,脱离了当时那败坏的世界;以色列人也是借着那淹灭埃及军兵红海的水得救,脱离了那辖制他们的埃及世界。他们这两班人,两次的经过水,都是预表受浸。(彼前三20~21,林前十1~2。)这受浸的水,就是要把人从世界里浸出来。所以信徒一受浸,就该是经过洪水,过了红海;一从水里上来,也就该是从世界里出来,而站在支搭帐棚的地位上,以事奉神了。我们这些蒙召得救的人,就该一直是以帐棚的生活,来见证我们是已经脱离世界,而与世界有了分别的人。这样我们就得蒙拯救,脱开一切世界的霸占,而作个借着祭坛,完全为主而活的人。

贰 对于世界的对付

我们再看对于世界的对付。

一 圣经的根据

(一)雅各书四章四节:‘你们这些淫乱的人哪,岂不知与世界为友,就是与神为敌么?所以凡想要与世界为友的,就是与神为敌了。’(这节,中文和合本圣经两次所说的‘世俗’,原文都是‘世界’。)

(二)罗马十二章二节:‘不要效法这个世代(原文);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

(三)约壹二章十五至十七节:‘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因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都不是从父来的,乃是从世界来的。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常存。’

二 对付世界的对象

我们在前面已经说过,世界就是在人身上夺取神的地位,而霸占人的一切人、事、物。所以凡在我们生活中,代替神而霸占我们的人、事、物,都是我们对付世界该对付的对象。

我们怎么知道某些人、事、物,是霸占我们的?那测量的准则是什么?第一,我们要看那些人、事、物,是否超过我们生活的必需。凡超过我们生活所必需的,可说都是代替神而霸占我们的,所以也就都是我们所该对付的世界。我们知道,人要生存,就需要一些赖以生存的人、事、物,像父母、儿女、妻子、丈夫、穿衣、吃饭、住房、行路、家庭、职业等等;这些都是人生存所必需的。而人的生存乃是为着神的,所以这些为着人生存所必需的人、事、物,也就是为着神的,并不是世界。但何时这些人、事、物,超过了我们生存的必需,就变成我们的世界了。比方,穿衣是生存所必需的,并不是世界。但人若注重美衣、金饰,为着迎合时尚,任意奢侈,这就是超过他生存所必需的,而变作世界了。又如有人戴眼镜,是因眼睛有毛病,那是他的必需,所以不是他的世界。但有人戴眼镜,却是因着爱好时髦,这就不是他的必需,所以就是他所爱的世界了。

我们生活中所有的人、事、物,到底那些是我们生存所必需的,那些是超过生存所必需的?这又是以什么为准则?这在圣经中,并没有一个一律或一定的标准。神在宇宙中,既安排我们各人出身于不同的家庭,受到了不同的教育,居于不同的职业地位,接触不同的社会环境,神也就许可我们各人对于生活,有不同的水准,与不同的观感。因此,在我们各人身上那生活必需的标准,也就不能一样了。比方,一个住在城市里的人,和一个住在乡下的人,他们同样是得救的弟兄,同样在里面有了基督的生命,但因他们的出身、教育、职业、环境等,都不相同,所以他们对生活需要的观感,就不能一样。同样一件事物,住在城市里的人,并不觉得是超过生活的需要,而住在乡下的人,就看是超过生活的必需。就如我穿这套西装,在城市中作商人的弟兄们看,我穿的很简朴,但那些在乡间作农夫的弟兄们看了,就不免觉得太奢华。同样,一个作公司经理的人,和一个在公司里扫地的人,或者一个大学教授,和一个在校园里种花的园丁,他们都得救了,也都是爱主的,但他们对于生活必需的观感,也绝不会一样。这就是因为各人的生活和环境不同,所以眼光和感觉也就两样。因此圣经对于信徒生活的必需,就没有一个一律或一定的标准。就是提前二章九节所说不以贵价的衣裳为妆饰,也不过是一个原则的劝勉,并不是细则硬性的规定。到底怎样才算是贵价的?这自然是随着各人不同的观感而定的。

这种生活水准的不同,我们绝对相信是神所许可的。神在教会中,并没有意思要把各等各样的人,都弄得完全一样。从前在山东有一班基督徒,因缺乏这种亮光,就走到极端了。他们兴起了一个聚会,就立了一些规条,凡穿皮鞋的,都不可去聚会,必须穿布鞋才可以;男人必须剃光头,女人必须穿裙子,否则也都不可去聚会。我们知道,这不是神在教会中要祂的儿女所作的,这是太过了。如果神是要人这样作,就所有欧美的人,都没有资格来聚会了。

所以,对于生活必需的水准,需要我们各人在神面前祷告寻求,而自行定规。不能照别人的标准,来量定自己;也不能照自己的观感,去要求别人。并且,就是自己在神面前有对付,也必须照着我们在神面前日常生活的水准,不能不及,也不要太过。有人就是把他生活所必需,而并不霸占他的事物,当作世界来对付,就走了极端的路。从前我在北方碰到一位弟兄,人很聪明,很能讲道,也很爱主,常为主说话,可惜就是对付世界对付得太过了。例如他讲道常常出汗,但他不肯带手帕,讲得满头是汗的时候,就用袖子擦一擦。他睡在床上,就觉得不平安,必须睡在地上才平安。以后他早晨起来,在房间洗面,里头也不平安,就到海边去捧一点海水洗一洗。他这样对付,实在是太过了。甚至连饭也不能好好的吃,觉也不能好好的睡。结果,身体受了亏损,不过五十几岁就去世了。这实在是一件很可惜的事。

我们要看见,神今天还是要我们在地上生存,还是要我们作人,也就还要我们有生存与作人的必需。当初亚当在伊甸园里,神还给他好看的树木,来悦他的眼目。可见连美观和愉快,也是人生存所需要的。我们把自己装饰得不像样子,或把家中弄得一塌糊涂,并不是属灵。所有的问题,是要问这件事物是不是霸占了你?如果这件事物在你里面有了地位,使你里面一直被它霸占,一直放它不下,那没有疑问就是你的世界,你就该对付。

虽然凡超过我们生存必需的事物,就是世界,但这不是说,所有我们生存必需的事物,就都不是世界了。有一件事物,虽是我们生存所必需的,却一直系住了我们,叫我们不能遵行神的旨意,不能被神完全得着,这对我们也就变作一种霸占,也就是我们该对付的世界了。比方吃饭、穿衣,这些都是我们生存所必需的,但许多人被这些事霸占了,这些事夺取了神在他们身上的地位,所以就是他们的世界,也必须对付。

实在说来,当一个信徒往前追求主的时候,最霸占他,使他摆脱不下的,往往不是那些超过生存必需的事物,反而是这些生存所必需的人、事、物。所以当主耶稣呼召人来跟从祂的时候,并没有叫人撇下那些超过生存必需的,反而是着重的要人撇下这些生存必需的,就是父母、妻子、儿女、田地、房屋等等。这就是因为这些生存必需的人、事、物,霸占了人,夺取了主在人身上的地位。当然主耶稣不是要我们撇下不顾这些生存必需的人、事、物,乃是要我们撇下这些人、事、物的那个霸占。所以到了书信里面,主又借着使徒教训我们,要孝敬父母,要用合宜之分待妻子,要顾到亲属等等。

所以,我们可以清楚看见,对付世界,是重在对付那些人、事、物,在我们身上的霸占。只要是霸占我们的,不论是生存所必需的,或是超过生存所必需的,都是世界,都是我们该对付的对象。不过,那些生存所必需的,可能是霸占,也可能不是霸占。至于那些超过生存所必需的,就必定是霸占。

总而言之,对付世界的对象,绝不是固定的某件人、事、物。乃是看说,这些人、事、物,是否霸占我们,夺取了神在我们身上的地位?可能同样一件生存必需的人、事、物,在这个人不是霸占,在那个人就是霸占,因为在这个人身上,并不夺取神的地位,而在那个人身上,却夺取了神的地位,所以从我们人这一面说,很难限定什么是世界,什么不是世界,这并没有一定的界限和准则。

我们现在再从神那一面来看,对付世界的对象是什么?什么是世界,什么不是世界?从神那一面来看,测量世界是有一定的准则的。这准则,就是神自己。罪怎样是以神的律法作尺度来测量,世界也怎样是以神的自己作尺度来测量。对付世界的标准,全在乎神。神不进来,我们就不觉得什么是世界。神一进来,我们就觉得什么是世界。神与世界,永远是相对的。那里有世界,那里就没有神;那里有神,那里就没有世界。

所以,若就着神自己这个标准来看,可说世界就是一切和神合不来,顶替神自己,叫神的旨意在我们身上不能通行,以及叫神不能完全得着我们的人、事、物。这一切霸占我们的人、事、物,统称为‘不圣’,我们对付世界,就是对付这些不圣。所以对付世界的对象,又可说就是‘不圣’。

不圣就是圣的对面。圣经中所说的‘圣’,(中文和合本圣经很多地方都翻作‘圣洁’,)乃是指着分别出来,与众不同的意思。在全宇宙中,只有神自己是从万有中分别出来,与万有不同的。所以也只有神是圣的。同时,一个人,或一件事,或一件东西,如果是分别出来,属于神,归于神,为着神的,圣经也称作圣的,因为是分别为圣的。比方,主耶稣在马太二十三章十七、十九节,给我们看见,有的金子因归为圣殿用,就成圣了;有的礼物因献在祭坛上,也成圣了。这是因为世上所有的金子,都是为着人用的,都是俗的,但有一部分是被分别出来,摆在圣殿里归为神用的,所以就成为圣了。再如一只牛或一只羊,当它们在牛群羊群里面的时候,还是为着人用的,就是属世界的,就是俗的;等到把它们从牛群羊群里取出来,摆在祭坛上,当作祭物献给神用,就是分别为圣的了。所以这些都不是洁不洁的问题,乃是是否分别出来归于神的问题。未分别出来归于神以前,是俗的,分别出来归于神以后,就是圣的了。

简括的说,‘圣’就是一切是神的,和一切属于神,归于神,为着神的。凡不是神的,或不属于神,不归于神,不为着神的,都是不圣,都是俗的,也就都是我们对付世界所该对付的对象。

那么,到底什么是是神的?什么是属于神,归于神,为着神的?神自己和祂里面的一切,都是是神的。神和祂里面的一切,进到我们里面,就使我们成为直接属于神的,也使一切属于我们的东西,成为间接属于神的。

林前七章十四节给我们看见,一个人得救了,他的妻子、儿女,虽然还没有信主,但因着他是属于主的缘故,也就是圣的了。这是因为他们既是属于他的,也就因着他而间接属于神了。他是直接属于神的,他的妻子、儿女,又是属于他的,所以他们就因着他而间接属于神了。如果他们不是因着他间接的属于神,而被分别为圣的话,那他得救之后,要对付世界,对付不圣,就得把他们对付出去。这就不合真理了。

再说什么叫作归于神?归于神的范围,比属于神的范围小。比方我的房子是属于我的,但不一定是归于我支配的。照样,我们得救的人,一切都是属于神的,但不一定都是归于神的。乃是等到我们什么时候把这一切都奉献给神了,这一切才是归于神的。

再说什么叫作为着神?这又比归于神的范围小了。为着神,就是给神使用。我们归于神的人,不一定完全给神使用。我们属于神如果是一百分,我们归于神可能只有四、五十分,而我们真正给神使用也许只有四、五分。我们若能达到完全为神使用的地步,那就完全是圣的了。

就以上所看的,我们就知道,凡是是神的,和一切属于神,归于神,为着神的,都是圣的;凡不是是神的,和一切不属于神,不归于神,不为着神的,就都是不圣的。我们对付世界的对象,就是这些不圣的。所以测量世界的标准,就是神自己。凡和神合不来的、对不起的、构不上的,那就是世界,就是不圣,也就该对付。所以我们该在我们的身上,在我们的环境中,在我们的家庭中,在我们的工作里,在我们的事业上,把每一件人、事、物,都摆到神跟前,看这一个人,这一件事,这一个物,是否是神的?是否是属于神的?是否是归于神的?是否是为着神的?如果还有一点是构不上神的,是与神合不来的,就需要对付,叫它构得上神,与神合得来。比方,你的妻子、儿女,虽然因着你是属于神的,而成为圣了,但却是间接的属于神,所以就该快快的带领他们得救。等他们得救了,还没有奉献给神,没有事奉神,没有为神使用,就还需要再为他们解决归于神,为着神的问题。这些都可以算是对付不圣。

总而言之,对付世界的对象,就是那些不是神,不属神,不归神,不为神,夺取神在我们身上的地位,以及超过我们生存必需的人、事、物。这些都是不圣,都是世界,都是我们所该对付的对象。

三 对付世界的根据

对付世界的根据,和对付罪一样,也是根据交通中的生命感觉。神从来不要求一个人一时就把他所有的不圣或霸占都对付掉,神乃是要人把他所感觉到的不圣或霸占都对付清楚。以事实来说,我们身上可能有一百件不圣的事物,但我们在交通中,可能只觉得十件,所以神就只要我们负责对付这十件,其余的九十件,我们可以暂不负责,等我们将来生命交通的程度加高,再有所感觉的时候,再对付。

所以对付世界的根据,也和对付罪一样,该在原则上注意三点:

第一,要照着我们在交通中所觉得的世界去对付,觉得多少,就对付多少。

第二,要逐渐扩大交通的范围,使我们的感觉遍及到生活的各方面,好使我们在各方面都有世界的对付。

第三,要逐渐加深交通的深度,好使我们对世界的感觉加深,以致我们对世界的对付也就彻底。

此外还有两件事,最影响我们对世界的感觉,就是爱神与生命的程度。我们曾说过,对付世界,总是以神为准则。我们一远离神,就不觉得身上有世界;一亲近神,就发觉身上有许多事物都是世界。而只有爱神的人,才愿亲近神。所以我们要对付世界,就要先爱神。我们爱神越深,对世界的感觉就越敏锐,世界也就从我们身上显出来得越多。一显出来,就会掉下去。这个显出来,就是光照。爱叫我们碰着神,而神就是光,光一来了,就把我们身上的世界照掉了。所以对付世界,并没有律法,只有神是我们的准则,是我们的度量。我们爱神到什么地步,对付我们身上的世界也就能到什么地步。

我们生命的程度,也是我们对于世界感觉的一个根据。我们生命的程度有多高,对神的认识就有多高;我们对神的认识有多高,对世界的认识也就有多深。这对世界的认识,就是对世界的感觉,也就是对付世界的根据。所以我们生命程度的高低,和对付世界的轻重,是成正比例的。一个刚蒙恩的人,他的生命幼稚,对神的认识很低,所以对世界的感觉就很浅,对付世界的程度也就很轻。反之,一个久已追求主的人,他的生命既然长进,对神的认识就加高,所以对世界的感觉就加深,对付世界的程度也就加重了。这就如我们头上的天,是那么大,那么高,但我们所看见的天,到底能有多大,能有多高,那就要看我们的视线是如何了。如果你的视线只有井口那样窄小,你所看到的天,也就只有井口那么大。这就是平常人所说的坐井观天。照样,在我们每个人身上有太多的世界,但我们的对付能有多少,这也要看我们对世界的感觉如何。这感觉是根据我们对神的认识;而对神的认识,又是根据我们生命的程度。所以对付世界,虽然也是叫我们的生命长进,但我们要把霸占我们的世界对付掉,叫神在我们身上有完全的地位,就必须一面求神吸引我们,叫我们更爱祂,一面多追求生命的长进,使生命的程度增高,才可以。

四 对付世界的限度

对付世界的限度,还是‘生命平安’。(罗八6。)我们每一次感觉到身上的世界,而有对付的时候,总要对付到里面生命平安了才可以。因为对付世界,既是根据交通中生命的感觉,就也是一个生命的经历。所以对付世界的结果,就叫我们经历生命,觉到生命的新鲜、明亮、饱足、刚强、喜乐和平安。对付世界,总该达到这样的光景,总该以这生命平安为限度。

五 对付世界的实行

我们要实行对付世界,有一点需要注意的,就是要关掉世界的念头。

我们初期学习对付罪,并对付世界的功课时,罪和世界还会常常在我们的念头里回头,就是我们还常会有犯罪或爱世界的念头。这时我们就要负责把这些念头关掉。

当然,要把罪的念头完全关掉,叫我们里面再没有犯罪的思想,那是不容易的。因为罪是住在我们里面的,是我们里面的东西,是我们身内的难处,除非到我们被提变化的时候,这个东西是不会从我们里面出去的。因此,有些相当深,相当老练的基督徒,有时还会有罪的念头。

但是世界这难处乃是身外的。圣经只说罪住在我们里面,从未说世界住在我们里面。世界乃是身外的一件事。所以世界的念头,是容易关掉的。约壹二章说到要对付世界,乃是对少年圣徒说的。可见对付世界,不需要多老练,乃是在开头跟随主的时候,就可以,也应该作到的。反之,若是一个圣徒,还一直有世界的打扰,世界的念头一直不能完全从他里面出去,这就证明他还是在少年幼稚的光景里。

所以,我们在实行对付世界的时候,总要下决心,下狠心,把世界的念头彻底的关在门外。不只要关上门,还要加上闩,并且还要使这门变作一道墙,把世界的问题彻底的解决了。这个,我们不能光等主的爱来激励,光等主的恩典来扶持,我们自己也要负责下手。如果这样,世界的念头就不会再来了。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