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篇 对付灵 | mswe1.org

第十三篇 对付灵


在线答题


我们看过了圣灵的管治,现在就来看对付灵。我们把这两个功课排在一起,是因为它们在属灵的经历中,也是紧紧相连的。许多时候人的灵不正、不对,就是因为他没有接受圣灵的管治。所以圣灵的管治,常会显明人灵的光景。同时,人也只有把灵对付好了,才能从最深处接受圣灵的管治。

壹 圣经的根据

(一)诗篇五十一篇十节:‘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这里说到正直的灵。这不是我们原有的,常是因着神的眷顾、对付而有的。

(二)提后一章七节原文:‘神赐给我们,…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灵。’这里说到一种灵,是刚强的,又是仁爱的,且是谨守的,这种灵,乃是神所赐的。

(三)加拉太六章一节原文:‘当用温柔的灵。’这里说到温柔的灵。这种灵能挽回被过犯所胜的人,乃是属灵的人所有的,所以必是人经过神的对付而有的。

(四)彼前三章四节原文:‘里面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灵。’这里说到一种灵,不仅是温柔的,且是安静的,所以在神看是极宝贵的妆饰。这也必是经过神的对付而有的。

(五)箴言十六章十九节原文:‘有一个谦卑的灵。’一个谦卑不骄傲的灵,也必是受过折磨、对付而有的。

(六)马太五章三节原文:‘灵里贫穷。’这就是说灵里不自满自足,不自义自是,这也必是人受过打击、管教而有的。

(七)林后七章一节原文:‘当洁净自己,除去…灵一切的污秽。’这里所说的,就是对付灵,除去灵一切的污秽,使灵清洁。

贰 灵的意义

我们要对付灵,必须先清楚灵究竟是什么。在关于生命认识的十四点里,我们曾说过,人分体、魂、灵三部分,而灵乃是人最里面的一部分,也是人最深、最高的一部分。在这里我们还要特别指出,灵也是人最真的一部分。可说灵就是人之真,就是人的真我。

一般人常说要真心待人,其实心还不够真,因为心只是灵里面的一部分,并且心还挂着魂。比心更深的乃是灵,所以灵比心更真。我们生活、行事,必须凭着灵,那才够真。我们凭着灵说话,那才是说真话。我们凭灵待人,才是以真待人。就是我们属灵的活动,像祷告、交通、讲道等,也都要凭灵而作,才是真的。凡灵不动而作的,都是外面的,都是浅的,也可以说都是假的。凡不是从最深处作出来的,都不够真。这并不是故意装假,乃是所用的机关不对。所以我们要学习用灵,凭灵作真人。

一般人最真的时候,就是大发脾气的时候。因为人发脾气,他的灵就出来了。人没有生气的时候,外面总有一套规矩,一套礼貌,真实的光景乃是包藏在里面。等到人气极了,忍无可忍了,实在包不住了,就不顾一切的爆炸出来,里面感觉什么,外面就说什么,里面怎样气,外面就怎样讲,外面所表现的,就是里面的光景。这时,就是人的灵出来了,也就是人的真出来了。所以一个外表文雅,不常发脾气的人,常是假的;而一个好发脾气的人,倒常是真的。他的真,就在于他的灵出来了。总之,人最深、最真的地方,就是灵。灵乃是人之真。

叁 对付灵的意义

关乎灵,我们所该学的功课有两面,一面是让灵能出来,一面是使灵出来而清洁。

让灵出来,就是以前所说几个对付的功课,也就是对付肉体、对付己、对付天然所注意的。这几个对付的结果,就是让灵能出来。

神当初对人的安排,乃是把人的灵摆在人的魂和体之上,要人凭灵而活,一面用灵接触神,受神管理,一面用灵管制全人。但是当人堕落之后,体和魂就夺取了灵的地位,人就不凭灵活着,而凭肉体、凭魂活着了。于是人的灵,就渐渐枯萎而濒于死寂。所以直到今天,凡没有蒙恩的人,都是活在肉体和魂里,他们的灵在里面,似有似无,几乎是没有作用的。并且人的体因着有罪就变作肉体,魂因着有己意就变作己,因着有天然的才干就变作天然。这些肉体、己意、天然,都紧紧的、厚厚的把灵包围在里面。等到神来拯救人的时候,祂的灵进到人的灵里,就是要叫人的灵复苏、壮大起来,好使人重新凭灵而活。但人的灵既被包围在肉体、己意、和天然里面,并且人又是凭这些活惯了,所以神就要人借着主十字架杀死的功效,治死这些,对付这些,破碎这些,叫这些有了裂口,然后灵才得以出来。人的灵出来了,神的灵也就被带出来,人就可以凭灵活着,凭灵使用魂,凭灵支配体,凭灵作真人,凭灵生活行动,凭灵敬拜事奉。所以前面所说的对付肉体、对付己、对付天然,都是为要破碎人的肉体和魂,而让灵出来。这是我们关乎灵所该学的第一面功课。

但我们单把灵的外围破碎了,让灵能出来,还不够。因为灵出来的时候,光景对不对,正不正,单纯不单纯,有没有杂质,这又是另一面的问题。我们的经历能证实,虽然有的弟兄姊妹,实在是在那里好好否认己,对付天然,使他们的灵能出来,但他们的灵出来了,又总是带着一些不正当的情形,或是粗暴、狂傲,或是弯曲、不平等等。这证明他们的灵里,还有许多神所不喜悦的杂质。

比方我们在前面说,人发脾气的时候,灵容易出来,但这时出来的灵,无疑常是凶恶、仇恨、粗暴的。这就是灵不正当的光景。再比方一位弟兄,要去一个地方讲道。他有一点学习,知道讲的时候,不能靠外面的人,必须让他里面的灵出来,所以他就好好否认己,拒绝天然,结果那一次灵真是出来了,灵里的圣灵也随着出来了,叫人很受感动。但那一次他讲的时候,却含着一点意思,想要显扬自己,得人的称赞,也有一点想要与人比赛,盼望出人头地。这些夸耀、不正当的光景,就在他灵出来的时候,也一齐出来了。所以这一次,他的灵固然是出来了,但出来的光景却不对、不纯。

实在说,我们的灵里还有许多搀杂的成分,就如狂傲、自夸、弯曲、不平、诡诈、阴毒、悖逆、强项等等。那种复杂、微妙的情形,连我们自己都想不到。所以灵能不能出来固然是一个问题,但灵出来了,清洁不清洁,更是一个问题。我们对于灵,不只要使它能自由畅通的出来,还要使它出来的时候,是清洁的、单纯的、正当的。这就是我们对于灵所该学的第二面功课,也就是我们在这里所说的对付灵。总之,关于灵,一面我们要受破碎,使灵出来;一面我们要受对付,使灵清洁。所谓对付灵,就是指着后者说的。

肆 灵的本身并不污秽

虽然我们在前面说,要使灵清洁,但灵的本身实在并不污秽。不错,林后七章一节也说,要‘除去…灵…的污秽’,但这污秽并不是灵本身的,乃是灵沾染上的,受了魂和体的影响而有的。

我们对这件事的断案,乃是根据圣经中所记载人堕落的经过。创世记三章给我们看见,人在堕落的时候,是先用魂接受了撒但的题议,所以人的魂里就受到撒但的败坏而污秽了。人又用体吃进了善恶树的果子,所以人的体里也就调进撒但的成分,而受了玷污了。但那时,人的灵并没有动。人第一次犯罪,灵并没有分。所以人在堕落以后,灵虽然受了魂和体的影响并玷污而死了,但是灵里并没有调进撒但的成分,因此灵的本身还是没有污秽的。

比方,良心虽然会受玷污而有亏欠的感觉,但良心的本身并没有问题。所以直到今天,就是没有得救的人,他们的灵什么时候稍微苏醒过来,就是人平常所说天良发现,总还是站在神这一边,还能觉出一点是非善恶,他们灵里的交通部分,也还能有一点敬拜神的观念。甚至最厉害的无神党,口里虽喊说没有神,深处还是不能没有神的感觉。这些灵里残余的功能,证明灵的本身还是干净的。

伍 灵的经过污秽

灵的本身既不污秽,为何灵出来还有不清洁、不正当的光景?这是因为灵出来的时候,还要经过我们里面许多部分。这些部分里面有污秽,灵从其中经过,就受到玷污,而将这些污秽带了出来。所以灵出来显在外面,就有那些污秽、不正当的光景。

比方温泉里的水,常是带着硫磺的气味。其实水的本身原是清洁无味的,但水流出来的时候,一经过硫磺矿,就把硫磺的成分带出来了。水里有了硫磺质,就变作硫磺水,所以流出来的时候,就带着硫磺的味道了。

照样,灵在我们的深处,也是纯洁无污的。但在灵的外围,乃是魂和体。这魂和体已经搀进了撒但邪恶的成分,变为污秽、败坏的,所以当灵经过这魂和体,往外出来的时候,也就沾染了其中的污秽、败坏,因此显在外面的时候,就带着污秽、败坏、不纯、不正,各种不该有的光景。如果一个人魂里骄傲,他的灵出来也是骄傲的。一个人肉体里动了血气,他的灵出来也是带着血气。我们常碰到急躁的灵、妒忌的灵、弯曲的灵、傲慢的灵等等,这些都不是灵的本身有问题,乃是灵所经过的魂和体,其中那些不好的成分,染到灵上面来了。所染上的是什么成分,出来的也就是什么灵。所以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灵。

人的灵把魂和体的污秽带出来,这真是一件可怕的事!好像灵不动的时候,魂和体里的污秽还不厉害。当灵一出来,把魂和体的污秽也带出来,那就非常厉害了。就如火药库里的火药,存放在那里的时候,并不厉害,当火经过那里而爆炸起来,那就厉害了。火的本身虽没有爆炸力,但火经过火药而冲出来,就带着火药一同爆炸了。照样,人若单在魂里恨人,那还不厉害,若是恨人的时候,灵动了,灵出来了,把魂里的恨带出来,成了一个仇恨的灵,那就厉害了。

因此,我们单学习叫灵出来,实在还不够。我们必须把灵里一切搀杂的成分,也都对付干净,然后灵出来了,才能没有危险,才不会和人出事。

陆 灵经过的包括

灵的经过,总括的说,是魂和体,但细分起来,乃是存心、动机、目的、用意、心、心情、心志、和肉体等等。存心是心的问题。动机、用意等等,不是在心里,就是在魂里。而肉体乃是体的问题。

这些灵的经过,都包围在灵的外面,灵要经过它们出来,就不能不受到它们的影响,带着它们的成分和光景。所以它们的光景如何,灵出来的光景也如何。我们的动机,若不纯洁,灵出来也不会纯洁。我们的存心,若不干净,灵出来也不会干净。

前面所举讲道想显扬,又想比赛的例子,就是这样。那位弟兄讲道,灵是出来了,却带着显扬、比赛的味道。那就是因为他的存心、动机里,有显扬、有比赛。他有显扬的存心,出来的就是显扬、夸耀的灵。他有比赛的动机,叫人碰着的也就是比赛、竞争的灵。

所以人的灵,实在是人最真的部分。人的里面无论是什么光景,灵一出来,就都显明了。我们接触人,在属灵的事上帮助人的时候,应当摸人的灵,认识人灵里面所带着的存心、动机等等。这样,我们才能懂得人深处、真实的光景。

例如一位弟兄来见长老说,我和某某弟兄合股作生意,他亏欠了我。我来不是要告他,不过和负责弟兄有一点交通。他口里虽说不是要告弟兄,但他的灵却是要告弟兄,他来谈话的用意、存心,就是要告弟兄。我们一摸他的灵,他的存心、用意就跑不了。

人的灵所含着的存心、动机等等,正像人说话的口音一样,是很难装假的。比方一个南方人,硬说自己是北方人。他不说倒好,他越说,人越听出他的口音是南方人。当日彼得在大祭司的院子里,越分辩他不是拿撒勒人一伙的,他加利利的口音,却越把他露出来了。(太二六69~73。)照样,有的人说他谦卑,他的灵却露出了他的骄傲;有的人说他绝对诚实,他的灵反叫我们感觉到他的诡诈;有的人说他想帮忙,却帮不上,其实他给人碰着的,乃是一个不想帮忙的灵;有的人说他实在愿意顺服,但有难处,使他无法顺服,他的灵就给我们知道,从起头他就没有想顺服过。人灵里的故事,实在比外面的表现,复杂得多。所以我们总要凭人的灵来断定,而不可单凭人的话来断定。

这个功课,特别是事奉主,服事教会的弟兄姊妹,必须学习的。我们若只看人外面的态度,听人外面的话语,很可能受欺骗。但我们若学会摸人的灵,人里面带着什么存心、动机,含着什么目的、用意,就没有一点能逃过我们的观察。因为这些都是灵的经过,灵出来必是带着这些出来的,灵的光景如何,就是这些的光景如何,可说不能有一点例外。

柒 对付灵就是对付灵的经过

灵的污秽既在于灵的经过,而灵的经过就是存心、动机、目的、用意等等,所以对付灵并不是对付灵的本身,乃是对付灵的经过,也就是对付我们的存心、动机、目的、用意等等。我们每有一个行动,或者要说一句话,不只要问对不对,好不好,还要追查里面的存心清洁么?动机单纯么?目的专为着神么?有什么自私的用意么?有我们自己的倾向么?这样的对付,就是对付灵。

比方一位弟兄和你过不去,你对他就很气愤、憎嫌。当你向别人题起他的时候,外面无论怎样轻描淡写,装作没有事,但话语里总给人摸着一点定罪的灵,气愤的灵。直到有一天,你或在聚会里,或在祷告中,蒙主怜悯,看见主既赦免了我,我怎能不赦免弟兄?这时,你就从深处把这不赦免的存心、用意,都对付得干干净净。然后,你若再向别人题起这位弟兄,甚至话语里就是说到已往彼此间过不去的事,但你的灵却是平的、正的。所以这时你的灵不只是出来的,并且出来了还是清洁的,没有别的作用。

在教会中,真正能供应人,造就弟兄姊妹的,就是这种对付过的清洁的灵。人的灵若未对付过,就是称赞人,也叫人不舒服,因为他的灵不干净,或者有谄媚的用意,或者有从人得到报答的存心。反过来说,有的人,灵是对付过的,他就是很直、很重的责备人,人听了,魂里虽不免难过,灵里却得到供应,受了光照,而感到新鲜、饱足。这是因为他的灵是清洁的、单纯的,没有别的作用。

因此,我们不只要把肉体、己、和天然,都破碎了,让灵能出来,还要进一步的,把一切不好的存心,不该有的用意,不单纯的倾向,不正当的意志,有搀杂的情感等等,也都对付干净,然后灵才不只能出来,并且出来了,还能是正直的、纯净的。所以我们需要有两层的对付:一层是破碎的对付,为着叫灵能出来;一层是成分的对付,为着叫灵出来而能清洁。这成分的对付,就是对付灵的经过,也就是对付灵。

灵的经过既包括我们全人的各部分,所以要对付灵,也就需要对付我们全人的各部分。这比以前各种对付,都深入多了,细密多了。如果说对付罪和对付世界,如同洗衣服,对付良心好像洗澡,对付肉体是刮毛,对付己是剥皮,对付天然是切肉,那么对付灵就是把血轮都拿出来检点检点,清除清除。从对付罪起,一层一层的对付,都是越对付越深,越对付越细。到了对付天然,里里外外就都对付了。所剩下的一部分,就是灵出来的时候,所带出的一些杂质。等到把灵也对付干净了,杂质都没有了,不只灵能出来,并且出来的还是清洁、单纯、正直的灵。这样,就是把全人都对付尽了,再没有什么可对付了。所以接下去,就是圣灵充满。我们旧造的成分都对付光了,圣灵就能整个的占有我们,充满我们。

捌 对付灵与对付良心的分别

对付良心和对付灵,都是我们里面很细的对付,好像很难分别。但我们若仔细比较,就知道这二者所对付的对象,是不同的。对付灵,乃是重在对付我们里面不纯的存心、动机等杂质;而对付良心,乃是重在对付良心对那些杂质的感觉。

比方一位姊妹把一件事告诉人,她说的时候,里面藏着一个很不好的动机。事后,她的良心就责备她,叫她觉得这样含着不好的动机,去向人说话,很不应该。于是她就在神面前认罪,又去向人对付。到这时候,就着出于不好的动机去把事告诉人这个行为说,她是对付过了,良心也平安了。但是那个不好的动机的本身,她却没有对付。那个成分,那个杂质,还是存留在她里面。所以她不说话,灵不出来,还显不出来;什么时候,她又题起那件事,灵出来了,那个动机,那个杂质,定规又会带出来。后来她蒙了光照,看见那个动机何等卑鄙,实在不该再留在里面,于是她就靠着圣灵的能力,把那个不好的动机对付出去了。到这时候,她不只把外面那不该的行为对付了,也把里面这个杂质的本身对付了。对付外面的行为,就那个行为说,是对付罪;就良心对这行为的感觉说,是对付良心;而对付里面的杂质,就是对付灵。

再比方,一位弟兄对另一位弟兄很不满,有许多批评、埋怨的感觉。虽然这些感觉还没有显露到外面来,他的良心也知道这是不该的。因此,他就向神承认这是罪。这就是他对付了自己的良心。但另一面,他却不肯放弃这些不满的感觉,而对付这些杂质。所以什么时候他想起或题起这位弟兄,他的灵还是含着这些杂质,还是一个批评不满的灵。到这里,他只是把良心的感觉对付过了,灵里的杂质还没有对付。他只有对付良心的经历,还没有对付灵的经历。所以他的良心可能平安,但灵里的杂质还未去掉。直到他再蒙怜悯,把藏在深处那个不满也弃绝了,然后他的灵里才没有这个杂质,他才算学了一次对付灵的功课。

总之,对付良心,不过是对付感觉的问题;必须对付灵,才是对付里面的本质。只有把本质对付了,那件事才算根本解决了。所以,对付灵比对付良心深得多,也厉害得多了。对付良心,不过是灵命经历第二层里的功课。而对付灵,却要等到第三层将到末了时,才能经历得到。

玖 对付灵的路

一 我们的主动

对付灵具体的路,还是和已往所说各种的对付相似。第一是定罪,第二是靠圣灵的能力除掉。比方我们有弯曲的灵,第一要定这弯曲为罪,第二要靠圣灵的能力,把弯曲这个东西,从我们里面除掉。但这定罪和除掉,虽是靠圣灵的能力,却是我们主动的。我们肯,我们要,我们就能取用圣灵的能力。圣灵必须得着我们的意志和祂合作,祂才能叫我们有能力对付。这是生命对付一个最基本的原则。

罗马八章十三节所说的‘治死’,就是我们主动的来治死,并不是圣灵替我们来治死。凭藉是圣灵,但主动却是我们自己。供应能力的是圣灵,主动而凭藉着圣灵来治死的乃是我们。我们已往也说过,加拉太五章二十四节说,我们这些属基督耶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都钉在十字架上了。那个‘钉’也是我们主动的,不是主主动的。不错,十字架是主钉的,但那只是一个客观的根据;我们主动的钉,才是主观的应用。我们的肉体、自己、天然,以及存心、用意、目的、倾向、动机等等,这些灵的经过,都必须我们自己主动的应用十字架来钉死。

二 十字架的根据

我们这样主动的对付,和人工的修行,并不一样。人工的修行,单纯是人为的;我们主动的对付,乃是有十字架的事实为根据。是主在十字架上已经定罪了罪,我们才能对付罪。是主在十字架上已经审判了世界,我们才能对付世界。同样,是主在十字架上解决了我们的旧人,连带的也解决了我们的肉体、血气、自己、天然、以及一切杂质,我们才能依据这个事实,来对付我们的肉体,对付我们的血气,对付我们的己意,对付我们的天然能力,并对付我们灵里的这些杂质。

三 生命的功用

我们对付灵,不只有主十字架完成的事实作根据,并且还有主死而复活的生命作能力。因着这生命是从十字架的死里出来的,它里面就带着十字架死的成分。所以当这生命流到我们里面以后,就把我们又带回到十字架的死里,使我们联于十字架的死,和十字架的死贯通起来。这就如电流通到电灯里,就把电灯和发电厂联接贯通起来,同时发电厂的电也就能在电灯里发生功用而叫它发光。照样,主死而复活的生命进到我们里面,一有运行,也就发生死的功用,叫我们能有各种治死的对付。这生命在我们里面,很自然的会给我们感觉,要求我们对付罪,对付世界,对付良心的感觉,对付肉体的夸耀和喜好,对付自己的意见,对付天然生命的能力,并对付我们全人各部分里面的杂质。这些对付,都是已经在基督的十字架上所完成的事实,现在在圣灵里成了我们的经历。

我们有了主的生命所给我们的感觉,就要运用意志和主的生命合作,立刻主动的起来对付。我们这样一合作,这生命的感觉就会变作一个杀死的能力,使我们有了十字架治死的经历。到这时候,十字架的治死,就要表现在我们的生活里,而实际的、具体的,除掉我们的不义、不圣,除掉我们良心的亏欠,除掉我们的肉体、血气,除掉我们的己意、天然,并除掉我们全人各部分里所有的杂质。到这地步,我们这个人就不只破碎了,叫灵能够出来,并且也纯洁了,使灵出来的时候,是清洁而正直,温和而正常的。

四 平安的准则

我们对付灵的准则,还是‘生命平安’。只要对付到里面平安了,就可以了。至于我们该对付到什么度数才能平安,圣灵会负责向我们说话,给我们清楚的感觉。许多时候,圣灵在里面说的话,比外面要求的标准还高。我们生命的程度,若达到对付灵了,就圣灵在我们里面的要求,不只比世人的律法高,甚至比圣经中字句的规定还要高,还要厉害。所以只要深处的感觉通过,就可以了。深处不通过,不平安,就不要听外面的理由。必须顾到圣灵在里面的要求,而达到圣灵在深处所要求的标准。


在线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