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对付己(上) | mswe1.org

第十篇 对付己(上)


在线答题


我们现在要接着来看‘对付己’。这与前一个经历‘对付肉体’是紧紧相连的,也是十字架层一个重要的经历。

壹 己的定义

我们要对付己,第一先要找出己的定义。己到底是什么?很多属灵的名词,我们虽然常说常用,但若追问它真实的意义,就不容易说了。对于己,也是这样。我们常听见人说到‘己’,但很少人能说出己的定义来。到底己是什么?简单的说,己就是魂生命,而重在人的意思,人的主张。这是从圣经几处明显题到‘己’的地方,可以清楚看出来的。

我们先看马太十六章二十一至二十五节:‘从此耶稣才指示门徒,祂必须上耶路撒冷去,受长老、祭司长、文士许多的苦,并且被杀,第三日复活。彼得就拉着祂,劝祂说,主阿,万不可如此,〔或作可怜你自己,〕这事必不临到你身上。耶稣转过来,对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罢;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于是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或作否认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

在这一段话里,主先在二十一节指示门徒,祂要怎样受苦、被杀、并复活。主这话,就是说出神的旨意。主的十字架,乃是神在永远里所命定的旨意。但彼得在二十二节,却有了一个意见,劝主说,这事万不可临到你身上。因此主在二十三节,就责备他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神的意思,就是神的旨意,所以也就是十字架。人的意思,就是可怜自己,而不接受十字架。主所要的,乃是神的旨意,而彼得所体贴的,乃是人的意思。因此主在二十四节,就要门徒舍己,背十字架,来跟从祂。我们把这句话,和前文比较一下,自然就领会,这个舍己的‘己’,就是指着人的意思说的。主要门徒舍己,否认己,就是要他们把自己的意思摆在一边。而主要门徒接受十字架,也就是要他们接受神的意思,或说神的旨意。所以主在这里,就是要门徒把他们的意思摆在一边,而接受十字架,也就是接受神的旨意。

在这里我们看见,己乃是重在人的意思。但不能说己就是人的意思。人的意思,还不是己的本身。所以主在二十五节,又进一步说到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祂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这里的生命,在原文就是魂,也就是魂生命。前面说要舍己,这里接着就说要丧掉魂生命。这给我们知道,前面的己,就是后面的魂生命。魂生命,就是己的本身。

所以在这一段里面,主的话是一步一步追上来的。彼得在二十二节劝主可怜自己,主就在二十三节指出来说,这是人的意思,也就是人的意见。到二十四节,主又马上追根说,这意见就是己,所以要舍弃它,否认它。到二十五节,主更追根到己的本身,给我们看见己的本身,就是魂生命。若把魂生命治死了,己就否认了;己否认了,人的意见也就没有了。所以在这一段话里,二十三节是讲意见,二十四节是讲己,二十五节是讲魂生命。每一节各题一件事,一步一步追上来,这是很清楚的。

因此,我们就可为己找出一个定义来,就是:己的本身,乃是魂生命,而己显出来,就是意见。己、魂生命、和意见,这三者乃是一个东西的三方面。这就正如基督的本身,就是神,而基督的显出,就是圣灵。三者乃是三而一的。神成为肉身,显出来,就是基督。而魂生命显出来,就是己。基督显在人跟前,给人碰着,就是圣灵。而己显在人跟前,给人碰着,就是人的意见,人的主张。所以我们碰着圣灵,怎样就是碰着基督,碰着神;照样,我们碰着人的意见,人的主张,也就是碰着己,碰着魂生命。

我们再看约翰五章三十节:‘我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我怎么听见,就怎么审判;…因为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来者的意思。’

主这话给我们看见,不只在我们身上,己是重在意见,连在主耶稣身上,己也是这样。主在这里先说,祂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接着又说,祂不求自己的意思。这给我们看见,主前面所说的自己,就是祂后面所说自己的意思。祂不凭自己作,就是不求自己的意思。所以这也给我们看见,己就是重在意思、意见。己是在意见里显出来,意见就是显出来的己。比方,在一个谈论事奉的聚会中,若有一位弟兄一直发表意见,一直有主张,我们不能说那是罪,不能说那是世界,也不能说那是血气,却很自然的会说,那是己。因为己就是在意见里显出来的。一个人满了意见,满了主张,就是满了己,满了己的表现。

我们再看约伯记三十八章一至二节:‘那时耶和华从旋风中回答约伯说,谁用无知的言语,使我的旨意暗昧不明?’

约伯记从三章,直到三十七章,都是记载人的话、人的意见。在那么长的三十五章圣经里,约伯和他的三个朋友,以后又加上以利户,就是一直在那里说话辩论,一直在那里发表意见。所以等他们把话都说完了,神就来责备说,‘谁用无知的言语,使我的旨意暗昧不明?’约伯蒙了神的光照,到四十二章三至六节,就说,‘谁用无知的言语,使你的旨意隐藏呢?…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约伯先是用无知的言语,发表自己的意见,到末了就在尘土和炉灰中厌恶自己。所以这也是给我们看见,约伯的意见,就是他那个可厌恶的自己。他的意见,就是他这个己的表现。

我常常喜欢想约伯的故事。整本圣经里,人讲话讲得最多的,就是约伯。神在环境中击打了他,又在他身旁安排了四个朋友,就把他里面的话都引出来了。他就是有他的主张,有他的意见,就是不服气别人的说法。他觉得他一点没有错,他不需要对付罪,不需要对付世界,也不需要对付良心。所以他拍着胸膛,要和那位公义者理论。约伯的难处,果然不在罪上,不在世界上,也不在良心上,他的难处乃是在己上。他的己没有破碎,这个难处就叫他无法认识神。

在教会中,像约伯这样的人也不少,他们的话也是顶多的。实在说来,一个犯罪的人,一个爱世界的人,他们都不大说话,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有错有亏。每一个作错的人,他的良心都是有亏的,都是抬不起头来的,所以也都是不大说话,而比较容易接受人的帮助和带领。惟独那些像约伯一样的人,他们好像不沾染罪恶,也好像不爱世界,却非常自义自是;他们对于教会,对于神的事,有许多主张,有许多意见,所以整天讲东道西,说他们所不知道的话。这样的人最难帮助,最难带领,最叫人没有办法。

一个满了己的人,常给教会带来许多难处。今天的基督教,有那么多的宗派,实在说来,那个原因还不仅是在于人的罪恶和世界,更是在于人的己。有许多人事奉主,带领弟兄姊妹,都是要人跟从他们的意见和主张,要人随着他们的眼光和作法,因此教会中才会分门别类,变成今天四分五裂的光景。路德马丁曾说,‘在我里面有一个更大的教皇,就是我的己。’在教会中,人的己若没有受到破碎,就每一个人都是教皇,每一个都要成为一个宗派。

圣经中除了约伯以外,还有彼得也是一个满了己的典型人物。彼得的己表现得最厉害,就是因为他的话语最多,意见最多。我们在福音书中,在好多事上,都看见彼得在那里说话,在那里发表意见。没有一件事,他没有意见,没有主张。所以主每一次,也总是对付他那个意见和主张。马太十六章否认己的教训,就是因着他而说出来的。到主耶稣被卖的那一夜,祂对门徒们说,‘今夜你们为我的缘故,都要跌倒;因为经上记着说,-我要击打牧人,羊就分散了。”’彼得听见这话,他的自己又来了,就说,‘众人虽然为你的缘故跌到,我却永不跌倒。’但结果,他却三次不认主,而大大的跌倒了。(太二六31~33,69~75。)这真是他身上一次大的破碎,大的对付。但就是在这次对付以后,等主复活了,门徒们聚集在一起,还是他题议说,‘我打鱼去。’(约二一3。)他实在是一个‘自己束上带子,随意往来’的人。(18。)

在新约中,还有一个人也可以作己的代表,就是马大。四福音每次记载她的时候,也都给我们看见她在那里说话出主张。最给我们看见她话多主张多的地方,就是约翰十一章。那里记着说,她兄弟拉撒路患病死了,四天以后,主耶稣来了。她一见到主,就怪主说,‘主阿,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21。)这就是她的意见。主说,‘你兄弟必然复活。’她接着就说,‘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24。)这又是她照着自己的意见来解释主的话。主又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么?’(25~26。)她就答说,‘主阿,是的;我信你是基督,是神的儿子。’(27。)这真是答非所问,不知道她把主的话领会到那里去了。她说了这话,也不管主的话说完没有,就回家去暗暗的叫她妹子马利亚说,‘夫子来了,叫你。’(28。)这又是她捏造的话,替主出的主张。等到主同他们来到坟墓前,吩咐他们把石头挪开,她又发表意见,说,‘主阿,他现在必是臭了,因为他死了已经四天了。’(39。)我们在这一个故事里,所一直看见的,就是马大的意见和主张。她的意见主张这么多,就是表明她的己非常厉害。

我们看过圣经中这几个人的故事,就更清楚己的显出,实在是在于人的意见和主张。所以一个满了意见,满了主张的人,就是一个满了己的人。

贰 己与旧人等七者的分别

我们清楚了己的定义,就可以来看七件东西的分别。这七件东西,就是旧人、我、魂生命、肉体、血气、己、和天然。我们要追求十字架的经历,必须先对于这七件东西的定义和分别,有够清楚的认识。因为这些都是十字架对付的对象。

我们先简单的说一下这七件东西的定义:

‘旧人’就是我们这个人,就是我们这个受造而堕落的人。

‘我’乃是旧人的自称。旧人就是我,我就是旧人。

‘魂生命’是旧人的生命。旧人所有的生命,就是魂生命。

旧人、我、和魂生命,这三个就是一件东西。旧人就是在亚当里那个旧造的人。魂生命就是这旧人的生命。而‘我’就是这旧人的自称。

‘肉体’乃是旧人的活出,也可说就是旧人的生活。我们里面魂生命所是的那个人,没有活出的时候,就是旧人,等活出来了,就是肉体。

至于‘血气’,在圣经原文中并没有这个辞。比方,罗马三章二十节所说的‘血气’,在原文乃是肉体。又如林前二章十四节所说,‘属血气的人,’在原文乃是属魂的人。血气乃是我们中国人平常的说法,是指着人天然的血性,特别是脾气说的。所以有的人容易动怒发脾气,我们就说他血气很大。

‘己’我们已经说过了,就是魂生命,而重在人的意见和主张。

‘天然’乃是人的能力、干才、和办法。

我们若把这七件东西连起来说,就是:有一个受造而堕落的人,他的名字叫作旧人。当他自称的时候,就是‘我’。他里面的生命,乃是魂生命。等到他里面的魂生命所是的那个旧人活出来的时候,就是肉体。这活出来的肉体,有一部分是坏的。这坏的一部分,特别是动怒发脾气的部分,我们中国人称作血气。这活出来的肉体,还有一部分是好的,其中的意见和主张,就叫作‘己’,其中的能力和干才,就叫作‘天然’。

这七件都是十字架对付的对象,但它们的对付却各有讲究。全部圣经找不到一个地方,说主把我们的魂生命、肉体、血气、己、或天然,钉在十字架上。(注。)圣经只有罗马六章六节一处,说我们的旧人已经和主同钉十字架。主在十字架上所为我们钉死解决的一个东西,乃是我们的旧人。这是主替我们已经作成的一个事实。当我们看见这个事实,承认主已经把我们这个人在十字架上解决了,这时我们就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加二20,)或说,‘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六14。)这两句话,都是承认主所已经为我们作成的。承认以后,接着要经历这十字架的时候,就有末了这五项的对付,就是对付我们的魂生命、肉体、血气、己、和天然。

注:加拉太五章二十四节所说把肉体钉在十字架上,乃是我们靠着圣灵作的,不是主为我们作的。这在‘对付肉体’一篇中已详细说过了。

整个十字架的经历,就是这三个步骤。第一,是基督把我们的旧人钉在十字架上。那是一个已经完成的客观事实。第二,等到我们来承认接受这个事实,就是我和基督同钉十字架。第三,等到我们主观的来经历这个事实的时候,又有五点的分别。这五点的分别,乃是根据旧人所有五方面的讲究。第一,旧人有魂生命。这魂生命活出来的时候,就有肉体、血气、己、和天然。我们在经历中,把那与基督的同钉,靠着圣灵,执行到魂生命上,就是对付魂生命。第二,凡我们从魂生命所活出来的,不管是好是坏,都把十字架的死执行到上面,就是对付肉体。第三,对付肉体,里面就包括对付血气。第四,当我们的意见和主张出来的时候,也把十字架的死执行到上面,就是对付己,又称作背十字架。第五,当我们的手腕、干才、能力、办法、聪明、和智慧,逞能的时候,也把十字架的死执行到上面,就是对付天然,又称作十字架的破碎。

叁 己的对付

己是怎样受对付的?或者说,到底我们怎样来对付己?我们已经说过,圣经只说我们的旧人已经和主同钉十字架。所以认真的说,圣经没有说,我们的己已经在十字架上和主同钉死了。虽然如此,对付己的路,仍旧是十字架,像对付肉体的路是十字架一样。对于这件事,我们也要分作客观的事实,与主观的经历来说:

一 客观的事实

对付己的客观事实,也像对付肉体一样,是在于基督,就是在于我们的旧人和基督的同钉十字架。因为己就是旧人一部分的表现。在神看,旧人已经解决了,己也就在旧人里已经解决了。所以在客观一面,只有旧人钉死这一个事实。但在主观一面,却有好几个讲究。这就像我们吃鸡的时候,杀的是一只鸡,等烧好摆在桌子上吃的时候,就有鸡头、鸡腿、鸡心等等的分别。照样,当主钉死的时候,就是解决我们这一个旧人,而我们来经历的时候,因为旧人有好多讲究,所以经历对付,也就有许多方面。有的是治死魂生命,有的是对付肉体,有的是对付血气,有的是对付己,也有的是破碎天然。这些都是我们对十字架的经历。

二 主观的经历

对付己的主观经历,也像对付肉体一样,是在于圣灵。我们看见了旧人钉死的事实以后,若在日常的生活中,又发现有意见和主张出来,就要让圣灵来运行,把十字架的死,执行到这些意见和主张上,而把这些意见和主张置于死地。这就是我们对付己的主观经历。

肆 经历对付己的过程

一 看见旧人的钉死

对付己的过程,和对付肉体很相近。第一,还是看见旧人钉死的事实。就是在神面前得着启示,看见旧人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了。

二 看见意见是旧人一方面的表现

第二,还是看见的问题。就是看见意见,乃是旧人一方面的表现和活出。旧人不只有肉体一方面的表现,还有意见一方面的表现,就是己。人若单看见旧人的钉死,而不认识这旧人的表现是什么,不认识这旧人是在那一方面活出来的,就还不能有主观的经历。所以,看见意见是旧人一方面的表现,就是在对付己的事上接受主观对付的初步。

三 接受基督的钉死到意见上

我们既知道我们的旧人在基督里早已钉死了,解决了,又看见意见和主张乃是旧人一方面的表现,我们自然就不愿再容让旧人在意见这一方面表现出来,因此我们就靠着圣灵,把基督的钉死,执行到我们的意见上。这就是对付己的主观经历,也就是马太十六章主所说的否认己,背十字架。

今天在走了样的基督教里,有很多的真理都被人领会错了。背十字架这个真理,也是这样。许多人把背十字架,领会作受苦的意思。这完全是罗马天主教遗传下来的错误观念。我们要知道,十字架根本不是重在苦的问题,乃是重在死的问题。一个人到十字架上去,不是重在去受苦,乃是重在去受死。正如今天的人一题到枪毙,就领会是去死。同样,在主耶稣的时候,一题到十字架,人的领会就是死。所以十字架不仅是苦刑,更是死刑。认真说,十字架不是将人置于苦地,乃是将人置于死地。照样,背十字架也不是受苦,乃是受死,不是站在苦地,乃是站在死地。背十字架,不是把一个苦拿到身上来背,乃是把一个死拿到身上来背,不是把自己置于苦下,乃是把自己置于死下。这两种的意思,是大不相同的。

背十字架的意思,不是别的,乃是说,在宇宙中有一个十字架的死,基督已经作成了,当圣灵借着神的话,把这个十字架传给我们的时候,我们就用信心接过来,把这个十字架的死摆在我们身上,并且站在这一个死的底下,一直不离开,一直不抛弃。这就叫作背十字架。换句话说,背十字架,就是把基督的死背在身上,一直让基督的死在我们身上作工,治死我们的己。

背十字架和钉十字架,是有分别的。就着十字架是基督所完成的一个事实说,是钉十字架;就着十字架成为我们天天的经历说,是背十字架。所以钉十字架,是主为我们作成的,背十字架,是我们负责来经历的。主钉十字架,是在各各他山上,一次就永远完成了。我们接受主所完成的十字架,也是一次就接受了。但等我们来经历这十字架的时候,乃是一直一直背着的。不只在时间上,是长时而逐日背着的,就是在地理上,也是随地随在都背着的。

就主耶稣而论,祂是先背十字架,然后钉十字架。就我们而论,是先钉十字架,然后背十字架。主的一生都是背十字架的。在祂三十多年的生活工作中,最晚从祂受浸的时候起,一个无形的十字架,是一直背在祂身上。祂是背着十字架生活,也是背着十字架工作。到了祂往各各他山上走去的时候,祂又背着那有形的十字架。(约十九17。)最终祂就钉死在这十字架上。主背十字架,不仅是在十字架之下接受苦,也是在十字架之下接受死。祂虽然只有罪身的形状,没有实际的肉体,并且祂的自己也是圣洁的,但祂还是把十字架的死接受到身上来,让那个死治死祂的自己。到末了,祂在各各他山上钉死,更是把整个人都交在死地。所以就着主说,十字架是先背后钉。

主背过十字架,也钉过十字架之后,就复活了。就祂自己而论,从那时候起,就脱离了十字架。但就着祂的生命而论,因着祂是从十字架经过的,祂的生命里也就带着十字架的成分。因此,当祂复活,在圣灵里,进到我们里面以后,自然就把钉十字架的事实,把十字架死的成分,带到我们里面来,而使我们有分于祂的钉死。

这些都是主那边为我们作成的。至于我们这边,就还需要圣灵有一天开我们的眼睛,给我们看见,基督的十字架,不只把主钉死了,并且同时也把我们的旧人钉死了、解决了,我们这个人实在已经与基督同死了。我们一接受这个事实,圣灵又会给我们看见,我们那些主张和意见,都是旧人的一种表现,主既是把旧人钉死了,我为何还让旧人有这些表现?因此我们就自己把十字架的死,接受到我们身上来。何时一发现自己的主张和意见要出来,即刻就加以否认,而把它摆在十字架的死底下。这就是背十字架。所以就着我们说,十字架是先钉后背。

以上关于背十字架,以及己受对付的话,虽然很简单,我们相信是相当清楚了。当我们在十多年前,追求主的时候,实在分不清楚到底什么叫作十字架,什么叫作背十字架,什么叫作己受对付。那时,对于这些事,可说完全是在暗中摸索。但敬拜主,这些年来,主实在怜悯了祂的教会,一直给我们看见光,叫我们能把这些属灵的事,像科学一样,极有条理的点出来。所以今天神的儿女,只要有心追求,要对这些有认识、有经历,实在是容易多了。

 


在线答题